【要娶姐姐做老婆】(第二部1-19章)

第二部 第1章:冷美人无奈的初次
杨琼离开以后,铁质大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嘭的一声关上,只留下一对关
系暧昧的孤男寡女。石逸辰与韩小蝶你眼望我眼,一时呆立无错。
石逸辰心头即紧张又激动,前些日子给公主姐姐下药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
虑过她会有什么感受,如今——自己一个男人,竟然被女人下药,当真是有些哭
笑不得。不过,对于这一点,石逸辰还是有些纳闷,那位叫做杨琼的大美女究竟
是好是坏?为什么把自己与冷美人掳到这里还要给自己下淫药,这不是想要白白
便宜自己吗?嘿,韩小蝶冷是冷了点,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小美人,能够与她干
上一炮,实在是物超所值呀!
只是,杨琼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是自己干了韩小蝶这位冷美人,对她来说
又有什么好处?莫非——她还想躲在外面偷听冷人美叫床跟着自慰解决需求…
…呃,这样的爱好,未免太扯蛋了,石逸辰无比苦恼,虽然明白这其中一定有什
么阴谋,却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韩小蝶此刻更加害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她来说,本身就是平生头一遭,
更可怕的是,身边的家伙,本来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色狼,如今还给别人灌了淫
药……韩小蝶浑身一颤,只觉得周身寒毛直竖,缩成了一团坐在床角边,警惕的
注视着石逸辰的一举一动。
苦苦思回忆防狼手册内容的冷美人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猛
然惊叫一声:「呀!我、我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应该是隐龙会的成员!」
石逸辰被冷美人这么一叫,打断了沉思,立刻觉得体内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
不受控制的在全身经络中钻行,像是在开拓浑身经脉一般,有些舒服又有些发热,
最后,那股热流竟自然般融入周身经脉与神经系统里,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可是小流氓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那股气流融合的瞬间,有了一些改变,至
于到底改变了什么,却又说不上来。听到了韩小蝶的话,忍不住随口问道:「有
什么大惊小怪的,大爷我中了春药都没有对你动手,你就该知足了……喂,隐龙
会是什么东西?那个女人又指谁啊?」
韩小蝶被小流氓奚落,竟是出乎他意料的没有半点愤怒,神情还是那般惊恐,
颤声道:「你傻吗?那个女人当然就是自称是杨琼的女人。而隐龙会是我们国类
的一个地下组织,在民间社团里很有名气。」
石逸辰暗道:很有名吗?大爷我怎么就不知道?心悬体内出现怪异情况的小
流氓,根本没有发现冷美人说这话时的眼神闪烁。疑惑道:「好吧,就算隐龙会
很有名,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个大美人就是隐龙会的?」
韩小蝶想到了那个强大的组织背后的家族,又想到自己与小流氓离奇被人绑
架,心中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眼前的小流氓,那个家族甚至是自己背负任务需要
寻找的人,难怪猫儿姐姐会对他那么好,原来是因为……韩小蝶心头一颤,没好
气道:「混蛋!人家当然知道,你管那么多……你知道吗,杨琼说那种药是他们
组织特制的,我就一下子想到了隐龙会。因为,隐龙会去年才发明了一种可怕的
药物,这种药只对男性有效,吃了之后,药效就会彻底改变那个人的基因和神经
系统,把吃药的人活活变成一个色魔,只要见到美丽的女人,就会变得很冲动
……而且,这种药一旦吃下去,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没有办法治疗好……你刚才
没有听到杨琼那得意的语气吗?她给你吃的药,就是这种啊!」
「啊!?」石逸辰脑子里一下子变得乱糟糟的,实在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
还会有这种可怕的药物,冷美人的神情那么认真,应该不会有假吧?小流氓心头
霍霍急跳,对于他来说,这种药对他来说,并不能算是很恐怖的事情,相反的,
能够对美丽的女人多多冲动,只怕是大多数男人的梦想吧?隐龙会研制出这样的
药物,究竟准备干什么?将人类社会变成动物世界?小流氓并不担心这些,只是
稍稍有点害怕,自己到时候玩意情欲爆发,把猫儿小雨还有小美女她们都给强上
了,一旦造成她们心里的阴影,那可如何是好?
思绪过于烦乱,石逸辰都忘记该要问问冷美人,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而且
还那么清楚……
就在石逸辰心头烦闷之际,无意间眼光扫射到蜷缩在床角的冷美人的神情,
整个窈窕动人的身体缩成一团,双手死死的抱住膝盖,胸前原本就不见很大却坚
实挺拔的乳房被双腿挤压成一团,由于他穿着紧身的牛仔裤,胯下竟是凸出了鼓
鼓胀胀的一团,将娇嫩柔美的蜜穴形状完美的凸显出来。
石逸辰心头猛然一震,眼神被深深的吸引,一股强烈的欲火突然在心头强烈
侵袭而来。眼前的冷美人仿佛变成了一份最香艳可口的食物。吸引着石逸辰去品
尝采摘。胯下隐约凸起的一团软肉,是那么的晃眼,还有那对单薄的小可爱T恤
包裹下的嫩乳,是那般的诱人,令人恨不得扑到她的身上,将这对娇美动人的奶
子狠狠的蹂躏,把粗壮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蜜穴,干得她高潮迭起,哭爹喊
娘。
虽然理智还很清醒,石逸辰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个送上门来的未婚妻,
不是那么好采摘的,却仍然无法压抑心头的那一股强烈的冲动,心头纠结矛盾之
中,石逸辰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身体正一步步的艰难挪动,朝着身旁不远
处的冷美人步步逼近……
韩小蝶正在疑惑,都过了这么久的时间,被喂服下春药的小流氓为什么现在
都还没有特别的反应,突然间感觉到身边可怕的小色狼正悄悄的挪动屁股,朝自
己靠近,被制住全身功力的冷美人如娇弱的小女孩一般脸色大变,尖叫道:「混
蛋,你、你干什么?别靠近我!」
石逸辰其实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把娇娇嫩嫩的冷美人收服胯下。可是,自己
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好像自己的体内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强烈的促使着他朝着身
边可口且不设防的小美人进发。韩小蝶的一颦一笑,或者是身体微微的扭动,都
深深的吸引着他的心神,只想把这位冷美人压在身下,用自己粗壮的肉棒,狠狠
的填满她的处子蜜穴,给她无限的满足。这样猛烈而不受控制的冲动,使得他额
角溢出汩汩汗水,惨然道:「喂!你不要这样一副把大爷我当色魔一样的表情好
不好?我、我是很想干你……可是,大爷我并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你的身体
啊,你是大爷的未婚妻,虽然有名无实,大爷我还是很心疼你的……算了,说多
了也是废话,你干脆把我敲晕算了,我、我已经不受控制了……」
看着小流氓一步步的接近,原本清澈黑亮的眼睛此时竟冒出火焰一般的热情,
仿佛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一般,韩小蝶内心无比的慌乱紧张。换做是在其他的情况
下,自己或者眼睛一闭,不是不能让他为所欲为,只是,如今情况特殊,自己就
算是付出了贞操的代价,却不知能不能够在他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哎呀,自己
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韩小蝶暗暗自责,更是柔肠寸断。如果他真的
是自己背负的任务中的那个男人,就算是没有半点感情,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
得到自己的身体……然而,冷美人的心里,除了些许的羞涩,更多的却是不甘。
「笨蛋!姑奶奶要是还有那种力气,早就将你废了,还用你提醒吗?」韩小
蝶神情复杂的盯着石逸辰,心头无比的愤恨。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失身给这个可恶
的家伙?为什么自己的使命这么的残忍?难道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为他而
活吗?为什么我不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选择自己心爱的男人?
石逸辰根本无法顾及冷美人的想法,丹田里产生的那股熊熊的欲火,简直就
是最惨烈的煎熬。尽管很想要将眼前的小美人抱在怀里,肆意蹂躏。然而,这样
的方式,实在不是他所期盼的。眼见自己正一点点的失控,石逸辰极力忍耐,神
情古怪的道:「小、小蝶……你不要怪我,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其实、其实
大爷真的很喜欢你,从你到我家的那天开始,大爷我就、就发觉了你与众不同的
美,特别是今晚看见了你的身体……我、我也是情不自禁。如果我对你造成了伤
害,请你原谅我,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绝对不会始乱终弃……」
韩小蝶脑子一片空白,听着小流氓突然一本正经的深情表白,冷美人心头慌
乱不堪。若是说自己对小流氓一点情意都没有,只怕自己都难以相信,不然的话,
晚间他与猫儿姐姐无比亲热旖旎的时候,自己也不会隐隐的产生醋意……可是,
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的与恋人深情相依的情景,却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形啊
……
「你、你真的控制不住了吗?」韩小蝶的心情无比的忐忑,颤抖着声音凄凄
苦苦的发问。
石逸辰满脑子都是冷美人出浴时那无比娇嫩动人的处子胴体,自制力全无,
苦苦一笑:「要是能够控制,大爷我就不会和你说这些话了……」
韩小蝶十分无助的死死抱紧身子,不敢去看已经无限接近自己的小坏蛋,几
乎能够感觉到他无比粗浊的气息,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心头不由升起一丝明
悟,今日之事,显然是无法幸免。既然他是因为自己才受到这样的惩罚,自己将
身体作为回报,失身给他,也是理所当然吧……
「那、那你来吧,这次的事情,只算是我报答你的恩情……啊!」
韩小蝶话还没有来得及的说完,身旁无限靠近的强壮少年已经忍耐不住,突
然间搂住了他簌簌发抖不止的身体,双手死死的箍住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身。正
要开口惊呼之际,石逸辰浓浊的气息全然喷在了她的脸上,一张大嘴瞬间堵住了
她小巧湿滑的嘴唇。
「唔——」
韩小蝶身体猛然一僵,脑际轰然一震,霎时间,什么都不记得了,脑海中充
斥着小流氓俊朗的面容和强壮的体魄还有他比武之时从容不迫的英姿……自己就
这样失去了人生最宝贵的初吻,在这样尴尬与不甘的情形下,将自己保留了十七
年多的初吻送给了这个令自己又恨又睡不着的混蛋……
冷美人僵硬的身体,不知何时,突然软软的靠在石逸辰的怀里,认命一般放
弃了抵抗,鼻尖充盈着小坏蛋身上传来的那股即刺激又好闻的男性气息,脑袋昏
昏沉沉,迷糊之间,紧咬的牙关被小流氓撬开,柔软的香舌被他粗糙火热的舌头
俘获……自己的舌头,竟然还不知羞耻的与他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韩小蝶
羞愤欲死,意识全然不清,浑身的毛孔都紧张的战栗不已。一股即甜蜜又窒息的
奇异感觉袭上心头,使得冷美人的身体,无可自制的放软、再放软……
石逸辰激动不已的品尝着冷美人香软的舌头,眼前的冷美人,就像是一支正
在夜间悄悄绽放杜鹃,无比的娇艳而柔美,表面上伪装出来的冷艳高傲,在这刻
早已不翼而飞。石逸辰死死的吮吸舔舐着香软迷人的处子香舌,大力的吸入怀中
柔软的身体那股淡淡的处子清香,简直无比的迷醉。恍惚之间,突然伸出手去,
从下至上将冷美人唯一一件可以遮羞的紧身小可爱T恤褪去,露出了乳白色的小
巧棉质内衣,凸显着少女特有的青春与羞涩。小巧可爱的内衣,包裹住了大半个
柔软挺拔的酥乳,只露出一小片粉嫩的胸肌。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韩小蝶以为自己会就这么本小流氓深情一吻亲得窒息
而死时,紧搂着自己的少年,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松开了自己的舌头,火热的
嘴唇随之离去。两人就像是刚刚从溺水中得救的生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新鲜的
空气。
韩小蝶稍稍清醒,这才发现自己的T恤不知何时已经被他脱去,娇嫩敏感的
肌肤,布满了动情的小小颗粒,一一被眼前色咪咪的少年看在眼底。韩小蝶愧不
可抑,双手死死的抓住小坏蛋正朝自己胸前袭来的双手,羞愧而焦急的道:「石
头,你醒醒啊,咱们别这样好吗……」
石逸辰听闻冷美人银铃般动人的呻吟,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电影院里与小
美人蒋雯雯的旖旎。然而,这一次,他再也没有那天的自制能力,心头熊熊冒起
的欲焰,正一寸寸的吞噬着他仅存的理智。石逸辰俊朗的脸庞,露出一个艰难的
笑容,颤声道:「小蝶,我、我不能控制……对不起,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
满怀歉意的倾诉之际,石逸辰眼中的红光越来越盛,身体愈发不受控制,双
手前伸,轻易的摆脱了冷美人无力的阻拦,一手伸到她的后背,出碰上光滑细腻
的肌肤,在韩小蝶不由自主的阵阵战栗之中,轻轻的挑开了棉质内衣的小挂钩。
另一只手,则将松脱的内衣一把扯了下来,情不自禁的放在鼻尖,闻着那一阵阵
属于少女特有的诱人幽香,更是止不住的迷醉。
「不要这样——石头,你别、别这样,你醒醒啊,我们……啊!痛……」
眼看着自己隐秘的胸衣被对方放肆的在捂在脸上吸闻,韩小蝶止不住的微微
一颤,声音都变得羞愧不安起来,焦急推搡之际,石逸辰却突然将她的幽香乳罩
丢在一旁,迫不及待的一把抓握住一只柔软而充满青春活力的娇嫩乳房……
「啊……轻点!」
敏感宝贵羞耻的酥乳,再一次被小坏蛋一手把握,可怕的瘙痒酸麻感再次袭
来,韩小蝶差点就要呻吟出来,一张冷艳绝美的俏脸浮现出动人的红晕,迷茫的
眸子无力的看着欲念勃发的小坏蛋,心头又是羞耻又是不甘。更令她吃惊的是,
柔嫩的乳房被他肆意的又揉又捏,竟带来了一阵阵眩晕般的迷人感觉,是她从来
都没有体会过的。
石逸辰急促的喘息,瞪大着眼凝视这对饱满娇弱的嫩乳,心头止不住的兴奋,
大约只有32B大小的白嫩嫩的动人美乳不盈一握,两粒花生米粒的粉红色小巧
乳头凸显在眼前,迷人的乳尖中心稍稍的凹陷进去,正是处子最明显的特征,看
得石逸辰一个劲的猛吞口水。颤声道:「小蝶,你的乳房真的好美,让我尝尝味
道怎样……」
还没等冷美人来得及反对,小流氓猛然低头,一口含住了一粒娇嫩可爱的乳
尖,粗糙的舌头不停的舔舐着这里晶莹的乳头,吸、舔、咬、扯……
「唔……好、好难过……啊!放、放过我吧……」
敏感无比的羞人乳头被石逸辰如此放肆的品尝,一股股钻心的酥麻瞬间爬上
心头哦,平生第一次产生了令她又怕又期盼的情欲之念,苗条娇美的身体情不自
禁的扭动着,很想摆脱这种又难堪又酥麻的滋味,却是无济于事。恍惚间,石逸
辰突然轻咬着幼嫩的乳尖,牙齿合拢,微微向上提拉,将柔嫩美乳上的小玛瑙稍
稍提起了一部分,这样的刺激,使得韩小蝶再也无法忍受,酡红着俏脸,发出一
声近乎哭泣般的低吟……
「嗯——」
韩小蝶几乎快要发疯了,这股可怕又冲动的滋味,让她的理智一片片的破碎,
脑海里止不住的浮现偶尔在梦中才会有过的旖旎景象,眼前的少年,坚毅而兴奋
的脸庞,在她的眼里,突然间变得那么好看,那么诱人……韩小蝶一声低吟,颤
抖着道:「石、石头,我、我受不了啦。你……你快点来吧,不要折磨人家了。」
自知今日之事难以幸免的冷美人,终于忍受不住体内蓬勃爆发的欲念,发出
低低的哀求,希望能够早点结束这种让自己沦陷的疯狂冲击……
石逸辰的冲动,一点也不比韩小蝶少。然而,经验比冷美人更加丰富的他深
知前戏的重要,如果不将美人儿的情欲全面的挑起,就鲁莽的进攻的话,只会让
她留下更加痛苦的阴影。听到冷美人苦苦的哀求,小流氓一阵心疼,悄悄的伸手
插进了冷美人的裤腰里,穿过柔软的小内裤,划过柔软细嫩的蜜毛,轻轻的摸到
了冷美人微微凸起的娇美细腻的蜜穴上。
两片紧紧闭合的大阴唇又软又韧,中间夹合着的狭小缝隙中,竟是已经溢出
了汩汩湿滑柔腻的蜜汁,证明他的一番耐心挑逗,终于是有了成效……
石逸辰心头大喜,明白身下的小美人总算是自己动了情,不堪这般猛烈的挑
逗,流出了羞耻的爱液。石逸辰无比温柔爱怜的亲了亲韩小蝶的粉嫩小嘴,咬着
她的耳珠低声道:「小蝶,你放松一点,好好的感受吧!如果不把你下面弄湿一
点,进去的时候,你会很疼的。不过嘛,嘿嘿,你的小穴,已经很湿了哦……」
耳朵被他的牙齿咬得痒痒麻麻,火热的气息喷在了耳根与脖颈上,韩小蝶无
比的难过,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心口噬咬,暗暗憎恨自己的身体竟然如此的淫荡,
从来没有过的兴奋战栗感觉居然使得下身羞耻的蜜处都流出了一阵阵热潮,被裤
子紧紧的包裹,极不舒服,恨不得有一根火热粗壮的玩意,将自己变得空虚难耐
的蜜穴狠狠的填满……
「嗯嗯……石头,不要啊……你、你……不准你弄疼人家……」
迷迷糊糊之间,韩小蝶发出了阵阵娇媚的嗔吟,一双冷艳动人的眸子满是晶
莹的光彩,无力的白了小流氓一眼,受不了他火热的注视,连忙羞愧的闭上眼睛,
心头噗噗直跳。
石逸辰的忍耐,几乎到了极限,自己努力的挑逗,终于有了相应的收获。火
热的身体与激烈的欲望,需要更加深入的接触。小流氓死死的吮吸着冷美人胸前
已经悄悄充血勃起的奶头,将双手依依不舍的解放出来,划过平坦的小腹,将冷
美人紧身牛仔裤的纽扣解开,拉下拉链,双手使力的扯动,要将冷美人的裤子褪
去。
韩小蝶羞不可抑,心如鹿撞,极为矛盾的死死夹紧双腿,不让小流氓轻易的
得逞。
石逸辰急不可耐,又不敢太用力弄伤冷美人娇嫩的腿儿,只得苦苦一笑,几
乎哀求的道:「小蝶,我、我真的受不了啦,你把腿打开一点……我保证,绝对
不会弄疼你的……」
韩小蝶慌乱之极,即想就这样让体内的欲火释放出来,又羞怯得不敢太过放
浪,小流氓的嘴巴毫不客气的吸吮着自己敏感的乳头,都快要让自己发疯一般难
过,体内一阵阵欲潮的冲击,越来越强烈,脑子里一片空白。听到对方的哀求,
心头不由得一软,双腿瞬间失去了力量,软软的分开,使得石逸辰终于顺利的将
她的紧身牛仔裤连同可爱的白色棉质小内裤一起一扒到底。
「嗯……坏蛋!你、你这个混蛋,你欺负我,人家要、要告诉猫儿姐姐…
…」
「好好好,你告诉她吧,只要你能够让大爷我舒服,随便你想做什么,大爷
都答应你!」石逸辰怔怔的望着冷美人微微分开的双腿间的绝美景象,脑海一阵
当机,胡乱的随着冷美人的语气应付着,心神全部被少女迷人的幼嫩蜜穴吸引。
韩小蝶此刻赤裸裸的毕现在石逸辰眼前,真是羞愧万分,自己都弄不明白,
为什么明明是只有他一个人中了春药,自己为何被他如此一阵挑弄,也像是服食
了春药一般春情大作,这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更可怕的是,小流氓的形象,
在自己的眼中,突然变得那么高大威猛又俊朗可亲……难道,自己当真是爱上了
这个时常让人哭笑不得的小流氓?
石逸辰眼睛睁得老大,生怕错过了眼前的美景,那肯定会后悔一生。韩小蝶
的蜜穴,生得实在是太娇嫩动人了!一丛浅浅的棕黄色阴毛,呈一条手指宽的直
线,覆盖在柔软微凸的阴阜上,而两片洁白细腻柔软丰美的大阴唇上,却没有半
根杂毛,如瓷器一般晶莹剔透。由于动情的缘故,冷美人的大阴唇悄悄的分开少
许,露出里面一抹令人心颤的粉嫩颜色,细小狭长的小阴唇,完完全全的被外面
的蜜唇包裹,只在那道微微打开的缝隙之间,隐隐可见一斑。一汩汩清澈滑腻的
蜜汁,缓缓从细小的肉缝口羞怯的流淌而出……
如此惊心动魄的诱人景象,让石逸辰的理智瞬间完全被欲望所吞没,颤声道:
「小蝶,我想要你了……」
韩小蝶恨不得晕过去才好,被他如此放肆的注视着自己羞耻的蜜处,本来就
已经无地自容,而她居然还故意问出这般羞耻的话语,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
去才好,情欲的需求更是越来越强烈,死死咬着银牙,紧闭着美目,同样是颤抖
着道:「混蛋……你、你来吧!这次以后,不、不准你再缠着人家……」
石逸辰大喜过望,根本就没有听清她后面说了什么,连忙将自己浑身的衣物
全部褪去,露出精壮赤裸的男性身体,胯下一杆早已经硬挺无比的肉棒,不住的
颤抖着,在灯光下,散发出无比惊心动魄的光芒。
跪坐在冷美人的身前,将她的双腿尽量的分开,让原本就娇嫩不堪的滑腻蜜
穴更加的凸出,双腿插入她的退后,将她的小巧圆滑的肉臀微微的顶高到适合插
入的角度,这才一手握住不住跳动的粗长肉棒,迫不及待的抵在了那道微微分开
的蜜缝口处。
火热的肉棒与柔嫩的蜜穴刚刚一接触,两人忍不住同时一震,无比酥爽的感
觉,使得他们几乎同声一阵低吟……
硕大的龟头,灵活的在冷美人的蜜穴缝隙间一阵滑动,激得原本就不堪挑逗
的韩小蝶娇躯阵阵颤动,钻心的酥麻感觉袭上心头,忍不住低低的呻吟着,期待
那一刻的到来。
龟头一阵碾磨,终于将细小的肉缝磨得缓缓的撑开,硕大的龟头像是长了眼
睛一般,立刻滑到了娇嫩的肉缝口处,稍稍一阵用力,龟头顺利的进入一小部分,
将粉嫩的蜜穴口撑得无限扩大,露出里面更加幼嫩的蜜肉。受到如此的刺激,那
粒躲在小阴唇内只有黄豆大小的娇嫩肉蒂,终于在此刻羞羞怯怯的钻出了一截,
散发着晶莹诱人的光芒……
石逸辰欲火熊熊烧起,恨不得就这么狠狠的插进去,将娇柔的处子蜜穴撑破
……苦苦的忍耐着这股冲动,伸手摁住了那里娇俏可爱的肉蒂,轻轻的一阵揉捏,
弄得冷美人更是娇喘吁吁,香汗不自禁的汩汩溢出……
「小蝶,我要插进来了,就要成为你的第一个男人,你——你不想说点什么
吗?」石逸辰发力的前夕,看着紧闭着双目、又是紧张又是期待的冷美人,忍不
住发出最后的通牒。
韩小蝶心头猛然一颤,暗道:终于要来了!死死的咬着银牙,不敢睁开眼睛,
心头猛烈的急跳不已,颤声道:「你要是弄疼我,我、我就阉了你!啊——」
说话间,石逸辰微微一笑,腰部猛然发力,狠狠的一挺!瞬间,硕大的龟头
进入了狭小无比的肉缝口,一下子破开了蜜道最外面的那层宝贵的肉膜……剧烈
的痛楚使得韩小蝶的蜜道自发性的收缩,死死的箍住侵入的龟头,不让它再进入
半分……
「啊——痛死啦!」
撕裂般的疼痛,使得韩小蝶情不自禁的睁大了闭上了眼睛,流露出无比痛楚
的神情,浑身止不住的绷紧,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小流氓厚实的肩膀,嘴唇几乎都
要被咬破了……自己终于被这个混蛋插进去了,宝贵的处子之身,居然是在这样
羞耻可恨的情形下丧失了……深深的失落,莫名的心悸,身心的痛楚,还有一丝
无法言语的如释重负感,同时袭上心头,娇弱动人的小美人长长一阵哀鸣,动人
闪亮的两行清泪,止不住的滑落眼眶……
「嘶——」
如此紧凑的蜜穴,只不过刚刚插进一个龟头,就被狭窄细长的蜜肉死死的卡
住,无法动弹,爽得石逸辰倒抽一口凉气,无比舒爽的紧夹感传进心头,一丝丝
醒目的处子初血顺着被撑开的蜜穴口溢出体外,沾染到粗硕闪亮的肉帮上,十分
的炫目。
「小、小蝶……你那里好紧……唔,你放松一点啊,我、我差不进去了…
…」
韩小蝶整个人就像是被从中间生生的撕开,痛楚难耐,根本无力做出抵抗,
只能将指甲深深的嵌进小流氓的肩头皮肤里,浑身紧绷,无比委屈激愤的瞪着那
根居然还有大半截没有插入的可怕肉棒,胆战心惊的嗔怒道:「混蛋……啊啊,
痛死啦!你以为人家想夹这么紧呀?呜呜,都怪你!谁叫你那东西长得这么丑陋,
还那么粗长,人家都要被你撑裂啦……唔!」
没等韩小蝶把话说完,石逸辰连忙低头,控制着她的挣扎,又一次亲在她的
小巧嘴儿上,吸出她的香舌,不住的吮吸挑逗,双手自然的握住那对娇嫩的奶子,
轻柔的抓弄着,不时的挑逗一番那两粒粉嫩的小巧乳头……
足足过了好半晌,一直吻道冷美人快要断气的时候,石逸辰这才离开了她的
嘴儿,急促的喘息着,感受到她的身体逐渐的放软,不在紧绷颤动,被插入小部
分的蜜穴也开始渐渐的放松,滑腻的蜜汁包裹住侵入的龟头,使得蜜道开始变软
变滑……
「嗯嗯……轻点啊,喔喔喔,混蛋,你弄疼了我,我一定要阉、阉了你…
…啊啊啊!可恶的混蛋,谁叫你生得那么一根可恨的东西……」
石逸辰在韩小蝶又疼又酥的低吟声中,缓缓的插入点点,又马上退出一小部
分,如此的往返不息,足足两分钟过去,粗长的肉棒终于插进了蜜穴的最深处,
死死的抵住了花房深处隐秘柔韧的子宫口。而在这一连串抽出又插进,插进再抽
出的过程中,韩小蝶一直嗯嗯啊啊低叫个不停。酸痛的感觉越来越弱,身体越来
越酥软,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可怕快感,瞬间袭上心头,一下子让韩小蝶从开苞的
地狱解脱出来,渐渐的朝着请与巅峰的殿堂进军……
「唔唔……啊,好、好奇怪的感觉,混蛋,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啊啊
啊,好、好奇怪,好舒服……唔唔,不行……麻、要麻了……啊啊啊,不要了,
快拔出去,呀呀呀,好难过,要晕、晕了,受不了……喔喔,一、一点都不疼啦,
怎、怎么会这么舒服啊?这、这就是做、做爱的感觉吗?啊啊啊……」
韩小蝶自从从嘴儿里吐出第一声无意识的呻吟后,就再也无法抑制这股猛烈
的性欲狂潮。无边的快意,瞬间将初经人事的冷美人带入一个陌生而畅快无比的
天地。整个脑海里,只有那一根在自己无比紧凑的蜜穴中进进出出的硕大肉棒,
虽然无奈,心头却深深的明白,自己的这一生,只怕都离不开这根让自己痛不欲
生而又无比舒爽的可怕男性巨根了……
「啊啊,小、小蝶,啊!我、我也很舒服啊……你、你夹得我好紧,花芯子
还会咬人一样,哈哈,我终于干到你了!」石逸辰守得云开,终于可以大开大合,
肉棒似马达一般飞速的运转,迅疾无比的抽插在滑腻紧凑的蜜穴里,瞬间将冷美
人干得忘乎所以,不知身在何处。唯一有些遗憾的是,韩小蝶的蜜道很浅,肉棒
只插入一半,就已经到底,无法再前进一步。只不过,她的花芯像是会咬人一般,
一次次在肉棒的撞击之际,轻轻的开合,吮吸着龟头,让他爽的浑身汗毛直竖
……
如果小流氓能够再多懂一些风月知识,就能够发现,冷美人韩晓蝶的蜜穴,
正是十大名器之一「五龙戏珠」的特点……
五龙戏珠,俗称龙珠——其玉门狭窄、秘道细长,但花心的位置不一定太深。
阳物向前插进时,花心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会碰撞到男性阴茎的
铃口,其形状就如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珊瑚,据说历经五次以上强冲才能达到
高潮。
刚巧的是,韩晓蝶碰到的,正是如怪物一样强壮的小流氓,不但长着令天下
男人都无比羡慕的肉棒,更是在性事上有着令人震惊的持久力……肉棒死命的在
绝世名器里进出钻探着,带出大片大片滑腻无比的蜜汁,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
沉醉在无比快慰的性爱交合中的男女,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已经达到了巅
峰。
「啊——来、来了!」
韩晓蝶紧绷着身体,香汗淋漓,死死的抱住小流氓强壮无比的肩膀,死死的
咬着牙,从嘴缝里发出无比动人淫靡的呻吟,瞬间子宫口打开,一股无比浓稠的
阴精飞泻飞出,全数浇打在巨硕坚挺的肉棒上……
石逸辰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紧凑的名器,柔软而紧凑的蜜道夹得他快感滚滚
而来,被她高潮中的淫水一烫,也忍不住噗噗的发射了出来。
「啊——烫、烫死我拉,好舒服……啊啊啊,你、你怎么又硬了!?」韩莉
莉又爽又惊,睁大了眼睛,无力般看着身上刚刚射精而又快速的在自己蜜穴里硬
挺起来的小流氓,心头惊恐万分。
「呵呵,小蝶,我爱死你啦!你的小穴,是在是太让人舒爽了……我们再来
一次!哈哈……」
「啊——」
韩晓蝶尖叫的快意声中,石逸辰听着无比坚硬粗长的肉棒,再次如打桩一般,
在冷美人绝世名器龙珠肉穴里大力挺动起来……
*我****是**割***线****
宋淼快要急死了!
小流氓与韩晓蝶两人出去了几乎快一个多小时,居然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
了什么事情吧?对这个特别的弟弟过分关心的宋淼,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绝美
娇艳的脸庞露出焦急不堪的神情,正要想出门去找找看时,张俊却在此时找上门
来。
「你来干什么?」宋淼急切万分,语气十分不耐的看着神情古怪的张俊问道。
张俊犹豫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阿淼……你应该知道,以他的身份,
和你是很难有什么结果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默默的思念着你,你难道就不能
够……」
话还没有说完,宋淼脸色一变,冷冷的打断他的话道:「我要出去找石头,
你来不来?不来我就自己去了,这件事情,以后你最好永远不要再提!」
看着绝美的佳人毫不留情的离去,张俊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半晌,重重的叹
了口气,无奈的跟了上去……
然而,张俊却不知道,刚刚走出门不久的宋淼,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
电话里那头的人,居然说石逸辰在他们手上,不过不会有生命威胁,说不准还是
一件好事,提醒宋淼不要把事情闹大,最后不好收拾。然后,没等宋淼发问,就
匆匆的挂上了电话。
宋淼稍稍一愣,连忙整理了慌乱的心绪,似乎是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那个
特殊家族的名称……
今夜,注定有很多人无眠,更注定了一个意外的少年变成特殊的存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