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儿子敷药】(西洋镜系列)

一支探险队在安第斯山区遭遇了他们建队以来的最大阻碍——在他们的必经
之路上,到处漫生着一种生有倒刺的藤本植物。
这支探险队由詹妮弗带领,她是一名传奇的人类学家。42岁的她年龄也不
算小了,但多年的野外生存训练和健康饮食,以及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使得她看
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她称得上是一个美人,有着精致的五官和傲人的魔鬼身
材。
这次她带领一支小探险队前往一个寒冷的山区,目的是研究一个土著部落。
她的儿子肖恩是她的一名助理,因为他是同一领域的优秀在读大学生。
起初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肖恩被一株有毒植物意外戳中。
当然,作为母亲,詹妮弗的反应有些过度,她吓得脸色铁青。但事实证明,
情况并没有她所想的那么糟。肖恩只是受到了一点小伤,并且很快就康复了。这
件事的真正好的一面(至少对詹妮弗来说)是,通过对肖恩的治疗,她亲眼目睹
了这个原始部落的医疗能力——他们的治疗师很高兴为肖恩使用一种他们沿用了
数百年的特殊疗法,詹妮弗也很乐意学习。
当詹妮弗母子和随队翻译一起聚集在小茅屋里时,她惊讶地看到一位年长的
治疗师将异国风情的叶子和草药混合在一起,在一个石碗里把它们捣磨成糊状。
翻译为她破译了医生的话:「她说这有助于恢复他的活力。」
詹妮弗笑了笑,问:「这是什么?」
翻译再次破译了那位年长的治疗师的话,解释说这是当地种植的草药和在结
冰季节前采集的花朵。詹妮弗聚精会神地听着,她人类学的一面完全警觉起来。
对她来说,这是宝贵的经验,而这就是她这次旅行的主要目的。
「很有趣,不是吗?」詹妮弗对她的儿子说。
「当然。」他回答道。
医生继续说着话,翻译解释道:「她说这会让你的儿子恢复健康。」
肖恩一看到最终形成的绿色稠状混合物就瞪大了眼睛。真的,谁能责怪他呢?
这种混合物看起来像是网状的绿色糊状物,有一种强烈的刺鼻气味充斥着整
个空间。
治疗师通过翻译再次说道:「她说这必须一天外敷两次。不仅是为了去毒,
也是为了整体的健康。基本上,她认为你的儿子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她想
给他一份大自然赋予他的礼物。」
詹妮弗的眼睛亮了。「试试吧,肖恩。我很好奇它会起到什么作用。」
翻译又补充说,这些难看又难闻的绿色混合物,对于男性来说是一种疗伤圣
物,尽管翻译不知道为什么。
「但愿有用吧。」肖恩说。
詹妮弗看出了儿子的担忧,对像他这样的年轻大学生而言,对古老传统的看
法跟她是不一样的。
「不会那么糟糕的。你应该相信她,这里的人已经沿用了几个世纪了。它很
安全。这将是一种新的学习体验。」
「我想总不至于会要了我的命吧。如果我感到不适,我会告诉你的。」他开
玩笑说。
部落治疗师通过翻译继续和他们对话:「她说今晚会有暴风雨。在治疗过程
中身体必须保持温暖,暴风雨来临时,你们两个必须睡在一起以保持体温。」
詹妮弗和她的儿子眉头紧锁着,这对他们母子来说的确是一个难题。詹妮弗
看了一眼她年轻英俊的儿子,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健康。
她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看来这次旅行变得有趣多了。」她打趣道,「我
们是睡在你的睡袋里还是睡在我的睡袋里?」
肖恩脸红了,「我想应该是我的睡袋,因为我是那个需要被照顾的人。」
「好吧。只要能让你更快恢复健康就行。」詹妮弗说。
当部落治疗师再次发言时,翻译又有了回应,他们进行了一番交流。这一次
翻译的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说肖恩必须露出他的阴茎才能用药。」
「有这个必要吗?」詹妮弗惊讶地问道。据她所知,儿子受伤的部位并不在
阴茎上。
翻译与治疗师又进行了一番对话,结果还是一样。
「为什么是他的阴茎?」她再次问道。
医生的解释是,肖恩的阴茎需要暴露出来,因为他被有毒植物戳中了腹股沟,
并且毒素已经渗透到了他的阴茎上。药物最简单的进入途径是在他的胯部周围,
为了确保阴茎不受到伤害,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把药敷在阴茎上。
在解释这一点的时候,詹妮弗和肖恩之间除了尴尬之外什么也没有,肖恩一
直哑口无言。
詹妮弗对翻译说:「肖恩可以自己敷药。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他能很好地遵
照执行。」
翻译询问了医生,并破译了答案:「她说敷药必须由你来做。因为药物必须
以特殊的方式敷上去。然后她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教会你如何为他敷药。」
詹妮弗转向儿子耸了耸肩。「你觉得怎么样?这对我们来说会是一次有趣的
学习经历。」
「真的吗?」他说,尽量保持礼貌的语气。「医生希望我在所有人面前暴露
我的阴茎,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
「不是所有人。我们会在一间私人小屋里。」
「但你……」
「我是你的妈妈。」
他点了点头。「这太奇怪了。」
「你表现得像我以前从未见过或接触过阴茎似的。」
「这不是重点。」
「我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中见过无数的阴茎。」
「但你不应该看到我的。」他争辩道,然后冷静下来。在他们对话的过程中
翻译和医护人员一直盯着他们。
詹妮弗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话。「好吧,我理解你的处境。我必需感谢治疗
师,感谢她浪费了那些珍贵的草药,你完全可以自己康复。」
「你是在让我内疚吗?」
「当然不是。」
「你呢?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治疗师说你今晚必须给我敷药。另外,
我们还必须共用一个睡袋。这不会让你烦恼吗?」
詹妮弗闪过一个犹豫的眼神,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我是一名人类学家,
也是一名专业人士。这一切都不会困扰到我。我是认真的。我们都是身心健康的
人,这种小事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你又是我的儿子,对我而言你根本
就没有什么秘密。」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会适应的。」他叹了口气。
詹妮弗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嘛。」
她把信息转达给翻译,翻译把信息又转给了医生。
翻译说:「她想现在就开始。请让你的儿子把阴茎露出来。医生会先剃掉他
的阴毛,再清洗他,然后将草药涂抹在他的胯部、阴茎和阴茎头部。」
「天哪!」他小声嘀咕道。
詹妮弗温柔地揉着肖恩的肩膀安慰他。这是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她告诉他
不必因为这些而感到尴尬。
「我以前遇到过很多比这更难堪的局面。」她尽可能慈爱地说。「你没有什
么可羞愧的。记住,这只是为了治病。你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说起来容易。因为你不必赤身裸体。」
「如果我转过身去会对你有帮助吗?」她主动提出。「发生这种情况时,我
和翻译可以面朝另一个方向。我保证我不会偷看。你可以稍后告诉我。这样听起
来公平吗?」
肖恩稍微放松了一些。「那样听起来似乎可行。」
「你会很好的。」她笑着说。
医生开始帮肖恩敷药的时候,詹妮弗和翻译转过身去,让他可以全身赤裸地
躺在地毯上。詹妮弗专注而好奇地听着,医生先剃去了肖恩的阴毛,然后用水和
一块布替他擦干净。
当詹妮弗面对小屋的墙壁时,她听到治疗师将草药涂抹在肖恩的身体上。出
乎意料的是,肖恩并没有呼痛或抱怨。他似乎很认可这位治疗师所提供的部落医
疗服务。在某种程度上,她尊重肖恩的意愿,因为这涉及到他最私秘的区域。在
内心深处,她为自己抚养了一个成熟的年轻人而感到高兴。
然后,她听到了一种「潮湿」的声音,这听起来像是咕噜咕噜的声音。詹妮
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听起来像是在吸吮。不可能的,不是吗?
当肖恩发出低缓的喘息时,詹妮弗忍住了强烈的冲动,她很想看看到底发生
了什么。这听起来像是发生了什么淘气的事情,但詹妮弗已经答应不去看了。
几分钟后,随着更多的咕噜声和几声喘息,詹妮弗听到肖恩再次穿衣服的声
音时她很高兴。翻译说,根据治疗师给出的信息,她可以转身了。
詹妮弗转身看着儿子,他脸上泛着红光,似乎有点害羞。
治疗师说话了,翻译转述了她的话:「她说第一次敷药已经完成了。今晚你
必须让他的体温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上,以便血液流动,还有,晚上睡觉前你必须
再给他上一次药。然后,一切顺利的话,肖恩会完全得到治愈,并且会比以往任
何时候都好,他的活力会强很多。」
詹妮弗点点头,仍然怀疑地看着儿子。「好吧,我能做到。只是我该如何给
他敷药?」
当医生解释时,翻译的脸上尽量坚忍着,然后他替她翻译过来:「你必须先
在他的胯部周围涂抹草药。然后再用嘴把混合了药汁的草药涂抹在他的阴茎上。」
詹妮弗惊掉了下巴。「什么?你确定她是这么说的吗?」
肖恩脸红的事实证实了她的怀疑,即治疗师的确是在用吮吸他的阴茎来上的
药。换句话说,治疗师刚才给了他一个口交。
在医生多说了几句话之后,翻译转述了新的信息:「唾液或体液对草药有好
处,它有助于它更好地发挥作用。还有,药物必须进入阴茎头部。所以敷药时它
必须保持充分勃起。嘴巴是最容易和最愉快的方式。不用手是因为它太粗糙了。
当他可以射精时,就说明已经成功了。」
听完这一番转述,詹妮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情。她感觉自己的头在旋转。然而,她意识到她不能退缩。实在不行的话,也许
她会让肖恩自己涂,他可以用他自己的唾液,然后她会在床上搂着他,让他的身
体保持温暖。当然,这样的话她就打破了自己一贯的行事准则,但这实在是太过
牵强了,不能怪她。
「我会尽我所能。」她对翻译说。「请替我感谢治疗师。这对我们来说将是
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治疗师对她的感激之情抱以一笑,令人惊讶的是,肖恩在尽力抑制自己的笑
容,他似乎完全期待着再次接受口腔治疗,好像他的母亲真的会为他这么做似的。
*** *** *** ***
由于天气寒冷,睡觉的时间比以往要早了很多。詹妮弗和儿子共用一顶帐篷。
有一盏灯可以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照明。
地板上只有一张床,今晚他们将共享这张床。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肖恩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大可不必。我不希望你这么做,尽管这是你的主意。」
「你现在是在让我内疚吗?」
「不,我只是在替你考虑。」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点了点头。
「当然,什么都可以。」
「我想问的是,刚才……医生真的给你口交了吗?」
肖恩紧张起来。
「她按照适合的方式在使用草药。」
「这包括用嘴吗?」
他勉强点头。
「是的。」
「你勃起了吗?」
他惊讶地看着她,但还是点了点头。
「是的。」
「她用舌头和嘴唇了吗?」
他又点了点头。
「是的。」
「她帮你吸了吗?」
他耸了耸肩。
「也许,是的。」
「你在她嘴里高潮了吗?我好像没有看到精液的痕迹。」
「她吞下了它。」他承认。
詹妮弗难以置信地看了儿子一眼。
「你知道,在美国,这种治疗有一个术语。」
「好吧,这是治愈过程的一部分。」
「是的,但在美国,这被称为口爆……」
「嘿,别生我的气。」他反驳道。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你说得对,但……」
「你总是在谈论你的职业素养,可现在你却在这里冷嘲热讽。」
她觉得儿子说的确实有道理,这是她无法反驳的,因为她一直以遵守职业道
德为荣,尤其是作为一个从事有助于研究人性工作的女性。
「你已经表明了你的观点,我承认我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她说。「我会帮
你涂的。但只能用我的手,也许还有一点唾液。」
他瞪大了眼睛。「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必那样做,妈妈。我刚才只是在开
玩笑,你一直是遵守职业道德的模范。」
「尽力做好我的工作对我来说可不是一个玩笑。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记录一种
古老的文化,这正是我们要做的。此外,我们需要确保你从有毒植物的叮咬中完
全康复。」
「说得好。所以,嗯……」他停顿了一下。「我们应该如何进行?」
如果詹妮弗没有听错的话,她可以发誓她儿子的声音中有一丝激动。一种微
妙的迹象表明,他很快就会再次达到高潮。但作为专家,她把这些想法抛到脑后。
实际上,她手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去处理。
她决心克服尴尬,尝试一下。成为一名优秀的人类学家的一个重要条件是直
接观察被观察的文化。在这里,这意味着要充分理解土著文化的整个过程,即使
她必须与自己的儿子保持某种不恰当的亲密关系。
「你确定你没事吧?」她希望最终确认一下。
「我会有什么事呢?我的意思是,只要你不会因为触摸我那里而感到恶心。」
詹妮弗又一次察觉到肖恩身上隐隐有一丝隐秘的享受,但她却毫不在意。他
很年轻,当然会有一定程度的兴奋。
「好吧,先生,请把你的裤子脱下来。」她用严厉而俏皮的语气说道。「你
的阴茎永远不会让我恶心。这是治疗过程的一部分,我会接受的。但从你刚才的
表现来看,也许真正的人类学工作并不那么适合你。」
他笑了,「现在你在给我施加压力。」
「为什么不呢?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必须从容面对一切困难。现
在请做好敷药的准备,跟你之前做过的一样。对于你我来说,最好听从医治者的
指示,因为她最清楚什么是最好的。」
「你说的对,妈妈。」
肖恩毫不犹豫地脱掉了裤子,让他从腰部以下都赤裸着。这是詹妮弗在儿子
成年以后第一次看到他的阴茎,这给了她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她心想,也许她
不应该看这个。儿子那被剃过的下体白嫩光滑,阴茎的大小令她震撼!更糟糕的
是,她不应该因此而感到两腿之间的轻微刺激。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爱了,
也许是太久了,这是不合适的。
此外,还有一件令她困惑的事情,看起来儿子那异于常人的硕大阴茎正在勃
起,鸡蛋大小的龟头从包皮中探出头来,像是在冲她耀武扬威。
儿子的鸡巴在向母亲发出挑战!这种荒诞的事情就在詹妮弗眼前发生了。毫
无疑问,肖恩急于让自己的母亲来触摸他的鸡巴,这在某种程度上让詹妮弗感到
气愤。
「躺在床上。」她说。
肖恩顺从了。当他仰面躺下时,他的鸡巴朝上竖着,这一次变得更硬了,就
像一根旗杆。这一幕让詹妮弗觉得更不寻常。当然,她在造访世界各地的土著部
落中见过很多暴露在外的阴茎,只是现在是她的儿子,在看到他勃起时她感受到
了冲击。
她下意识地夹了一下腿,两腿中间的地方似乎有东西流出来。这让她很生气。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以求获得自信,然后伸手去拿草药混合物。她摸了摸,
用手指揉了揉。虽然味道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但刺鼻的气味仍然萦绕不去。
「我会在上面吐口水。」她说。
「然后我会把它涂在你身上,包括你的阴茎。」
她尽量做到淡定,不去看那根嚣张的勃起物。
「但医生说过,你不能用手碰我的阴茎。」
詹妮弗怀疑地看着他。「我相信用嘴只是一种习惯。我想不出用手有什么不
对。」
「用手可能会让它感觉粗糙,而且指甲上还有一些锋利的边缘。」
「你是想让我吸你的鸡巴吗?」她严厉地问。
他摇了摇头。「什么?不。我只是说,如果你在我的阴茎上划一下,可能会
很痛。」
「这意味着你更愿意让我用嘴吸你的鸡巴。」她重复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用手可能会导致痛苦的结果,再说这也是
医生的嘱托。」
詹妮弗仔细观察了草药混合物,她看到了里面有一些小的肿块,她知道他说
的不无道理。有些草药和植物没有被很好地研磨,如果把握不好力度,很可能会
造成二次伤害。眼下她最不希望的就是给儿子已经受到伤害的部位再割上一刀。
她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想你是对的。」
「什么?」
「我会用我的嘴。」她不情愿地说。「就像治疗师那样。毕竟,我们对研究
这种文化有兴趣,不是吗?」
他点了点头。「是的,是这样。」
「我说,这件事一句话也不许告诉任何人。永远不要让团队中的任何人知道
。」
「我发誓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可以相信我。」
她又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浪费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尤其是当暴风雨即将袭
来时。我需要让你保持温暖,就像医生说的那样。」
「是的,是的。你说得对。」
詹妮弗对儿子突然急于参与这种乱伦的治疗感到恼火,但又有些开心。她二
话不说,用两根手指舀起少许草药混合物,然后她把它涂在肖恩裸露的胯部,感
觉他在这个过程中有些抽搐。
「冷吗?」她问道。
「是的,是的。」
她继续揉搓,同时盯着他的阴茎。她不得不把草药敷在他的胯部,而他的鸡
巴就在那里,由于她的触摸,很快那家伙就变得更僵硬了。
儿子年轻的鸡巴又白又嫩,龟头呈粉红色,看上去格外的新鲜。它离她那么
近,她害怕自己会一时冲动把它含在嘴里。
「感觉好吗?」她问道,几乎是在开玩笑。
「哦,是的,我是说,我不介意。」
詹妮弗笑了笑,继续着她照顾儿子的母亲职责。在这一点上,人类学的东西
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现在她的主要职责是确保她的儿子从植物中毒中康复,如果
这是确保他完全康复的唯一方法,那就只有顺其自然。
她说:「我现在要把药敷在你的阴茎上。」她停顿了一下。「我会用我的嘴。
记住,这是我们的秘密。」
「相信我,妈妈。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这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詹妮弗皱了皱眉,在这个时候,妈妈这个称呼听起来有些刺耳。
「我现在是你的医生,别叫我妈妈。」她说。
「好的,医生。」
这就好,她想。再一次深呼吸后,詹妮弗准备吸吮儿子的鸡巴,她已经决定
了,她会打着医疗的幌子给儿子做口交。
当她的舌尖接触到那绿色的草药混合物时,这个计划就遇到了一个重大障碍。
天哪,这种混合物味道太糟糕了,比恐怖还糟糕。这是她迄今为止吃过的最
苦的东西。她瞪大了眼睛,差点就呕吐了。
「哦,哇。」她喘着气,眯着眼睛说。「我想如果我必须把它放进嘴里,我
肯定会呕吐。天哪,那个治疗师是怎么做到不呕吐的?」
「我想她那是习惯了。」肖恩说。
詹妮弗用抹布擦着舌头。「我得用我的手。我保证我会很温柔的,好吗?」
「等等,也许还有别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我乐意接受你的建议。」
他停顿了一会儿,「也许你可以,你知道,用另一个身体部位。你应该记得,
医生说过体液与草药混合治疗会很有效。如果你用手不停地向我吐口水,那会有
点恶心。」
詹妮弗不是白痴。她清楚地知道儿子在暗示什么。
「你说得再具体一些。」她说,她想听儿子说出来。
「你可以……也许……你知道……用你的另一个身体部位。那里有医生说的
体液。我保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她表情严厉地看着他。「换句话说,你是想和我做爱,对吗?」
「好吧,从技术上讲,这不是做爱,这是一种医学应用手段。你细想一下,
在目前的情况下,这应该是最完美的治疗方法。你很清楚,阴道柔软光滑,此外,
它也有大量的纯自然的润滑液。」
「性就是性。这是我们之间的区别。」
「好吧,好吧。」他眼睛盯着她。「也许这种文化不适合像我们这样的美国
人。」
「我可以适应任何文化。」她自豪地说。
「哦,真的吗?我已经不太确定了。」
她又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抑制住了发自内心的微笑。「听起来你想挑战我。」
「我?从来没有。每个人都知道你是人类学领域最棒的女人。当然,除了这
个。」
「你很无情。」
「我希望这是一种很好的证明。」
詹妮弗什么也没说。相反,她站起来解开裤子,直视肖恩的眼睛。裤子掉下
来时,他们两个都没说一句话。灯光照亮了詹妮弗的腿。詹妮弗把内裤拉下来时,
肖恩轻喘了一口气。她又脱掉了袜子,于是全身赤裸了。
就在那里。詹妮弗全身赤裸地站在那里,比她的儿子还要彻底。她两腿修长
白皙,阴户有一片阴毛,遮住了她的阴唇。
「看到你喜欢的东西了吗?」她问道,注意到儿子挥之不去的眼神。
「我甚至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我在想什么。」
詹妮弗笑了,把这些话当作是一种恭维。她跪下来,用手指在阴道内涂抹草
药混合物。她把手指深深地插进去,把草药也抹了进去。在这个动作中,她意识
到她的双腿张开了,灯光照亮了她的阴部,让肖恩清楚地看到了她最私密的性活
动区域。
她看着儿子,注意到他几乎流出了口水。这是一个可爱的表情,她想,但她
还是很快闭上了腿。这景象可不适合他。她想,这也不应该。虽然这是关于医疗
需求和人类学的,但她还是他的母亲。
「我想你以前有过性生活,对吧?」她说,把自己放在肖恩的身体上,她的
阴部在肖恩勃起的上方。
「几个女孩?」她问。
詹妮弗的脑子里很快就想到了肖恩过去的大学女友,以及她们为拥有这样一
只鸡巴是多么幸运。
肖恩保持沉默。
「你曾经和年长的女人在一起过吗?」她一边问,一边把阴茎的头部引向她
的湿洞。
「不,从来没有。」他说。
她蹲下身去。「有没有幻想过跟我这样年纪的女人?」
就在这时,詹妮弗降低了自己的身子,让她涂了草药的小猫吞没了肖恩的阴
茎头部,这让他感到愉悦和紧张。
「是的。」他大口地喘息着说。「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种幻想。」
她进一步沉下了身体。「你很色,我的孩子。我注意到几秒钟前你看我阴道
的样子。」
詹妮弗把她的阴部进一步放低,让他的鸡巴完全进入了她的阴道。当这只鸡
巴滑进她的阴道时,她的感觉非常强烈。她想可能是草药的作用所致。这种药草
就像某种兴奋剂,会导致她的阴部紧缩,在给儿子额外好处的同时,也让她异常
的性奋。
「哦,天啊……」他呻吟着,仿佛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不用为你的反应感到尴尬。」她解释道。「成熟女性的阴部与大学女生的
不同。这是一种不同的体验。所以你会有强烈的反应也很自然。」
「喔,不。这太他妈的刺激了。」
詹妮弗对儿子的反应有些开心。这证明她的阴道还没有老。「先生,你可能
想得太多了。我现在做的只是在给你治疗受伤的阴茎。」
她猛推了一下,肖恩的眼睛几乎往后翻。他的身体僵硬,呼吸困难。说实话,
这对詹妮弗来说同样令人愉悦。她喜欢她体内那只硬鸡巴的感觉。这满足了她在
过去几个月里对性的渴望。坦白地说,和儿子这样做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禁忌,
更别说让她难以置信地湿透了。
「天哪,你说得对。」他呜咽着说。「只是我能感觉到不同。」
「什么不同?」她问她的儿子。
「比白天那位医生爽得太多了。」他说。「也许这就是嘴巴和阴道的区别。」
她抬起屁股又放下,这样来回了很多次。她做的非常小心谨慎。「此外,我
更有经验。我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中学到了很多技巧。成为一名优秀的人类学家的
一部分是研究不同文化的各个方面,包括他们的性方法。」
这是事实。詹妮弗从世界各地学到了很多技巧,也包括性爱技巧。现在的一
些事情迫使她和儿子一起尝试性爱。她用力握紧她的阴部,然后把那根鸡巴当做
滑杆上下一滑就松开了。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身体。她直视着他的眼睛,还有她自
己的阴部。天哪,她清楚地看见她的小猫紧紧地咬住了她儿子的鸡巴,阴道在不
停地抽搐着,像是一张贪吃的小嘴在吃着某种美食。
她以正确的方式、正确的节奏旋转扭动。时而爬杆,时而又滑下。时而以圆
周运动瞬时针旋转,时而又以反时针方向旋转。詹妮弗的内心有一种压倒性的感
觉,但她不想向儿子透露。毕竟,母亲必须对母亲与儿子的关系有一定的控制力。
「哦,操。」他喘着气说。「你是对的……无论你学到什么……都是最棒的
……」
她旋转时眉毛上扬着。「这些技巧有效吗?还是你喜欢我是你妈妈的事实?」
她特别强调了这个神奇的词——你的妈妈——只是想看看会发生什么。答案
令人震惊。肖恩的眼睛似乎在听到这肮脏的乱伦谈话时亮了起来。
「啊……啊……妈妈……想不到做爱是如此的美妙。」他喃喃自语。
听到这样的回答不是一个母亲可以接受的。这是肖恩一直以来的恋母癖吗?
或者只是他临近高潮的一种宣泄?
坦白地说,詹妮弗的情绪是如此火爆,以至于她不能责怪肖恩有这种感觉。
事实上,她也开始感觉到他们做爱时的快感,她的额头和胸部周围形成了汗
珠,尽管外面很冷。
她继续骑着他,看着他的眼睛。「也许这将成为一种难以忘怀的体验。」
当她的儿子用力向上推时,詹妮弗尖叫了起来,他无意中用他愤怒的硬鸡巴
的尖端击中了她难以捉摸的g点。
「对不起,妈妈。」他呻吟着,试图克制自己。「我不是有意的。」
她眼睛一亮,狠狠地收紧了她的阴道。「哦,不要为此感到抱歉。作为母亲,
我愿为我的宝贝儿子做任何事。」
他的身体再次向上顶起,再次击中了她的g点。一种新的模式出现了。每次
她有某种乱伦的暗示,肖恩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地弹起来,让「治疗」对他们每
个人来说都变得更愉快。
她利用这个机会小声说道:「我很高兴我带你来参加这次旅行。我也很高兴
治疗师给我们提供了这种解药,因为它为你提供了一种美妙的学习体验,这是你
在课堂上无法获得的。我可以告诉你,你更愿意从我的阴部学习,不是吗?」
「哦,操。」
肖恩眼中的表情是纯粹的欲望。他惊呆了,而且表现得很好。那一刻,詹妮
弗很清楚,她的儿子有一个长期的幻想,想和他妈妈做爱。这解释了他一直以来
的行为。这件事让她的心跳加快,更多的汗水开始冒出来。
詹妮弗热情地骑着他,当她试图抑制自己的身体反应时,她做了一个持续的
挺胸动作。她继续了几分钟,尽管在她的脑海中,这似乎是几个小时。突然,她
开始上下耸动,她感到自己被刺穿在儿子的阴茎上了;她的额头、脸和脖子上出
了更多的汗。
詹妮弗觉得自己要疯了。她平时的理性和冷静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感觉到
儿子即将进入性高潮阶段时,她把两根手指放在阴蒂上,她想追上他。
当她的儿子目睹她因乱伦性行为和手淫而产生的面部表情时,他在震惊和欲
望中瘫痪了。
「哦,该死!」他喘着气说。「我……我……要射了!!!」
「嘘!!!」她发出嘘声,减缓了她的旋转。「我们不能让我们团队的任何
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如果他们发现我在和我儿子做爱,我会感到羞辱,我爱这一
切的每一秒。」
她说到最后一部分时,脸上露出苦笑。
「上帝……」他低声回答,身体绷紧了。「你不知道我在看你脱了几次衣服
之后等了多久。」
这句话使她脊梁骨一阵热颤。他一直在监视她回家?对她偷窥?追求她?这
个禁忌是超现实的,她应该感到羞耻,但现实却又令人难以置信地兴奋。与此同
时,纯属巧合的是,肖恩的身体再次猛地向上一跳,这把他怒不可遏的硬鸡巴又
一次推到了她的g点,意外地让她在同一时刻达到了高潮。
詹妮弗的高潮就像潮水一样。它的打击如此之大,以至于她不再担心尖叫或
太大声。她的呼吸消失了,心跳加快了。她阴部的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她的阴
部以难以置信的力量紧握着。一股液体从她的子宫涌出,流到她儿子的胯部,把
深埋在阴道腔里的草药完美地涂抹在了她儿子的硬鸡巴上。
她的阴道咬得很紧,让肖恩睁大了眼睛。很明显,他也在高潮中了。詹妮弗
在这种情况下尽她所能使自己镇定下来。是时候继续她作为母亲和人类学专家的
职责了,以确保这个治愈过程的完成。
「就是这样。」她小声说,以加快进度。「射在我体内。没关系的。我想要
它在我体内,你能帮妈妈做吗?」
尽管詹妮弗有过湿漉漉的高潮,但她仍然能感觉到儿子在她的阴部喷涌而出。
这给了她一种温暖的感觉。这也给了她一种情感上的温暖,她知道自己给了
儿子一种难以置信的快乐,即使这是一种禁忌的性快乐。
「哦,妈的。」高潮逐渐减弱时,他呻吟道。「我想我已经射完了。」
詹妮弗的旋转速度减慢了,因为她的儿子已停止在她的阴部射精。当她感到
体内的阴茎松弛时,她结束了旋转。尽管她很享受这场性爱狂欢的激烈程度,但
她也很高兴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当柔软的阴茎还在她体内时,詹妮弗弯下腰,将上半身放在儿子身上。她汗
流浃背的额头紧贴着他的脸,她觉得他也在出汗。她把乳房紧贴在他的胸部,他
们感到彼此呼吸困难。
「我想我们不必担心保暖。」他开玩笑说。
她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不是我们应该分享的那种温暖,但它确实有
效。」
「那么我们就这样睡了?你知道,我的鸡巴还在你体内。这对草药治疗有帮
助,不是吗?」
「别碰运气。我们已经做得够多了。」
「但我们还没有完成。」他狡猾地说。
当她看着他时,眉毛上扬。「哦?」
「你还没有像治疗师那样完成这件事。记住,她吞下了我的精液。」
詹妮弗笑了笑,「我也吞下了,不是吗?」
当他们的眼睛紧盯着的时候,她抬起臀部,把她的小猫从他松弛的湿漉漉的
鸡巴上拉开。她爬到下面,像一只猫向后走,直到她的脸离阴茎几英寸远,阴茎
被草药和他们的果汁浸透了。
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看着儿子,只是想逗逗他,然后把阴茎的尖端放进嘴
里。为了能把肖恩的精液吸进嘴里,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与药草的苦味作斗争。不
过幸运的是,他们两次高潮的味道足以抵消药草的苦味,让这一切变得可以忍受。
几滴精液在詹妮弗的舌头上徘徊,她伸出舌头向肖恩展示了那肮脏的景象。
她发现向他展示她舌头上的精液混合物很有趣,这是他们性交的产物。然后,
她把舌头放回嘴里,抿着嘴唇,大口大口地喝着,吞下了所有新鲜、温暖的精液,
以便在胃里消化。她对他笑了,他也笑了。
「怎么样?」她说。
「很好。」他说。「你已经超过那位医生了。」
「当然,我用了两种不同的方法帮你治疗,对吗?」
「我更喜欢你独创的那一种方法,你知道的,妈妈。」
「我也是。毕竟这草药实在是太苦了。」詹妮弗说。
治疗结束了,但他们都懒得穿裤子。为什么?在这一点上,在他们做了所有
那些事情之后,已没有必要遮掩。
他说:「我完全期待明天早上再次接受这种治疗。」
「按照医生的命令,对吧?」她回答道,在他的脸颊上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湿
吻。
詹妮弗伸手把灯关掉。然后,她像医生吩咐的那样,把儿子搂在毯子下面,
光着腿交叉在他身上,她的阴毛擦着他的阴茎。
肖恩移动了一下身体,将阴茎的尖端抵在了他母亲阴道的开口处。她知趣地
把手伸到下面,轻轻拨了一下他的阴茎。于是母子两个又一次合体了。
「睡吧,亲爱的。」她说。她吻了吻儿子的额头。「医生说体液有助于草药
的吸收,从医学角度来说这是有道理的。」
「哦,妈妈。」肖恩抱紧了全身赤裸的母亲。「我很庆幸这一次的意外受伤,
这是真的。它让我们变得如此亲密。」
「我也是,亲爱的。治疗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肖恩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他确实是累了。詹妮弗看着儿子那张年轻英俊的脸,
她忍不住又亲吻了他的嘴唇。
她心想:「我也该睡了。明天还有更多的治疗。」
一想到明天的治疗,她的阴道又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这让她再一次感受
到了儿子那根半软鸡巴的存在。一种甜蜜的情感在她的心头蔓延,她已经很久很
久没有这么幸福的体验了。
(结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