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该这样绿爸爸】

「爸,你怎么进来了?」
我被开门声惊醒,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一看,差点没被吓死。这三更半夜的,
爸爸不好好睡觉,居然偷偷摸摸地溜进了我的卧室。
他不知道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吗?
是了,他的老婆在我的床上!
妈妈她昨晚又和爸爸吵架了,她们这周已经吵了四次了,可这周才过去了五
天。巧合的是,一吵架妈妈就要跑我屋里跟我睡。
自从第一次我们母子同床,我半夜忍不住掏出大屌,把她翻过来摁在床上狠
狠干了一顿后,她似乎更喜欢和爸爸吵架了。
昨晚发生的故事,和前面没什么区别。依然是妈妈找理由同爸爸大吵一顿,
然后假哭。然后由我出面哄,然后哄着哄着就把她领进了我的卧室。然后就是抱
到我的床上,把她脱光光,然后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扑上去就上。
我揉了揉眼睛,想起身坐下。但是忽然感到下体一紧,我才不得不改为半躺。
妈妈昨晚被我压在胯下,狠狠干了大半夜。更加过分的是,我由于食髓知味,
自打干进妈妈的小穴后,压根就没舍再把鸡巴拔出来过。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自从我和妈妈好上后。妈妈和我的大鸡巴,好像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新家。妈妈
找到的新家是我的床,我的大鸡巴找到的是妈妈的裤裆。
所以目前,就在爸爸这位不速之客的眼皮子底下,仅仅隔着一床薄被,我这
个做儿子的大鸡巴还正插着亲生妈妈的美穴呢。
喔,妈妈的美穴可真是舒服啊,难怪我不舍得拔出来!这就是插一辈子也插
不够啊!
可是,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
我和妈妈毕竟正在做着见不得人的事。
这要是被爸爸发现了……
那后果简直太美,令我简直不敢想象。
望着爸爸在黑暗中不停搜索的目光。
我忍不住开始恐惧起来,头上隐隐冒出了冷汗。
等等,爸爸他,应该不是进来抓奸的?我忽然灵光一现,意识到。
一定不是,爸爸不可能知道的,妈妈很懂事,都是咬着被子叫床的,发出的
声音很低,不可能传出去。
果然,只见爸爸见我发现了他,不由一愣。然后他就一边回身轻轻掩上门,
一边低声比着食指道:「嘘,你小声点,别把你妈吵醒了!」
我会害怕吵醒妈妈?这都快被你抓奸在床了,我还会担心这个?妈妈她就长
在我鸡巴上,我能怕她?
可表面上,我却不得不强装镇定地「哦」了一声。
我观察到爸爸打量完四周后,目光变得有些复杂。随即便意识到,虽然我因
为爸爸的到来,下意识拉开和妈妈的距离。可毕竟我和妈妈下体还结合着,就是
想分又能分开多大点!
而且我和妈妈都朝着一边弓身侧睡,这姿势实在是过于暧昧!即使我们俩是
亲生母子,在一张床上,同一个被窝内,摆出这种经典的侧入姿势,看起来也实
在很难不令人想歪。
糟糕的是,看见爸爸的到来,从另一个方面还更加刺激了我,使我更加兴奋
了起来。
这叫什么?
这不正是《夫,目前犯》吗!
于是,我的大鸡巴,就那么不合时宜地又开始再度勃起了,在妈妈紧致湿润
的小穴中慢慢膨胀,慢慢变大变硬。
「我进来看看你妈!」爸爸有些尴尬道:「我仔细想了想,是我不对,不该
先说难听话气她……你妈她长得漂亮,从小就娇生惯养,有点任性,爱发脾气也
是应该的,我本该由着她……唉,都是我不好……这辈子运气好,才能娶到你妈
这样的老婆,这其实是我的福气……你妈她睡着了吧?」
「嗯,妈妈她刚睡着!」
可不是吗,整个上半夜,她都在挨我的肏,根本就没时间睡觉。她那么紧致
的小嫩屄,被我的夺命大屌可劲儿欺负,累也累坏了。所以,就算是现在,就算
是小穴里夹着根大粗屌,妈妈她依然酣睡不醒。
想到这,我甚至都有点同情爸爸了。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眼前这位看上
去人畜无害的亲生儿子,正在干着最最禽兽的事情吧!
不过下一刻,我的心立即就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说着说着,爸爸忽然开始一步步走了过来,让我猝不及防。
靠近床后,爸爸甚至还伸手摸向盖在光着屁股的我和妈妈身上的被子。
我赶紧在被子里面紧紧攥着被沿,随时准备用尽全身的力气,来防止他一把
掀开被子。
要知道,这床被子下面掩盖的东西,实在是没法见人。一旦让爸爸掀开,受
到伤害最大的恐怕就是他。
幸好,爸爸只是替我把被角掩了掩,还充满关心道:
「这么冷的天,你们就盖一床被子。你也不知道加一床,也不怕把你妈给冻
着?」没等我回答,爸爸他就又转身往外走去,边走边道:
「我去给你们再抱一床被子过来。」
等爸爸的脚步声消失,我忽然腰间一痛。
原来是刚睡着的漂亮妈妈,又被我「胀」醒了。虚惊一场后,她气不过,就
报复到我身上,使劲掐了我腰间软肉一把。底下肥度适中的极品大屁股也跟着使
劲左右扭了扭,好像要急于摆脱我的大鸡巴。
可惜我的鸡巴尺寸太大了,插得也深。以至于她的这些小动作,除了更加愉
悦我,根本起不到别的作用。
「你……你还不拔出去,想等你爸回头把我们捉奸在床吗?你就不怕把他气
疯啊?」
听着妈妈带着喘息的娇滴滴的话语。我不知道犯了哪门子邪性。二话不说,
使劲干了妈妈一气儿后,才粗声道:「怕什么,等会爸爸还要给咱俩加床被子助
兴,你信不信?」
「……德性……知道你贼胆子大……」
「不然我也不敢把妈妈您占为己有了,对吧?」
「哼……你也知道是你霸占了妈妈啊?」
我回应妈妈的是,继续大力的肏弄,根根见底的那种。
「你……喔……好重……别……你爸爸……马上……就进来了……」
妈妈猝不及防,被我干得下意识浪叫了起来。反应过来后怕不已,赶紧拿手
捂紧了嘴巴,良久不敢松开。只能随着我的大力抽插,不停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我太享受这个了!
我从背后一手掐着妈妈的杨柳小腰,一手扶着肥美肉臀,不停的冲撞着。
只可惜,好景不长,我总共干了还不到三百下。就远远望见门外,爸爸正抱
着一床大红色的被子,从客厅往这边走。我赶紧停止了抽插,顺便把消息告诉了
妈妈。
妈妈吓得赶紧乖乖躲进被窝里,屏住呼吸一言不发。
「努,给你们挑了床最好的,你妈在双十一买的手工蚕丝被,花了二千多,
还是打折后的价。家里本来就不缺被子,你妈非要买,说是将来给你结婚用……
你妈就爱贪小便宜,是标准的剁手党……马云也真是的,专坑你妈这种喜欢乱花
钱的败家娘们!」
爸爸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轻手轻脚地把被子摊开,然后一点点地给我们母子
俩盖上。
这时我从鸡巴上,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妈妈的紧张,她的小穴一夹一夹的,就
连里面的嫩肉都跟着蠕动起来。
想必是妈妈也觉得,在老公的眼皮子底下,跟亲生儿子肏屄,着实刺激。
「爸,你少说两句吧,妈妈要是知道了,准又会和您吵架。」
我尽量保持住平常语气道,这是真正考验定力的时候。
「唉,你说,你妈她是不是不爱我了?」
爸爸话音刚落,我就觉得底下妈妈的小屄又是一紧。夹得我差点没忍住,直
接喊出声。
「怎么可能,你们结婚都快二十年了。妈妈她要是不爱您的话,不早跟您离
婚了!或许,妈妈她只是更年期到了吧!」
我刚说完,免不了又领受来自装睡妈妈的一记恰恰紫。
「不对,你妈不可能是更年期。她这两年先是天天练瑜伽,不让她练她又去
学跳舞,活成了舞疯子,天天得空就整一身奇装异服出去跳……她这几年可会来
事了,把我折腾地够呛……怎么看都不像是更年期啊……倒像是又焕发了第二春……
儿子,你跟你妈亲,你们娘俩无话不说……你偷偷告诉爸爸,你妈她是不是出轨
了啊?外面好多人都劝我要注意,我自己都觉得丢人啊……听说出轨的女人就这
样,怎么看老公都不顺眼,天天鸡蛋里挑骨头……你妈就这样……你是不知道,
打你走了以后,她连饭都不给我做了,我这半年,天天都吃外卖……喂,你听我
说话没有,你很困吗?」
我哪里是困啊,主要是我正在集中精神对付妈妈会咬人的小嫩屄啊!
「啊,没有,主要是我刚睡醒。您刚才是说妈妈出轨是不是?这怎么可能呢!
我向您保证,妈妈她绝对没有出轨,爸爸你就别瞎担心了。您就算是对自己没信
心,您也得对妈妈有信心啊!妈妈她作风一直都很正派,对不对……所以,妈妈
她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不过说真的,爸爸您也该花点精力捯饬一下自己了,没事
多做做运动,健健身,适当保养下皮肤。您看妈妈,保养得那个水灵,我跟妈妈
一起出去逛街,人家都把她当成我姐姐……再对比下您自个,您说您两口子一起
出去,说是父女都有人信!」
「我有这么显老吗?」
「嗯」我非常坚定地点了点头。
「是了,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关键也不是老的问题,唉!」
「那是什么问题?」
「你别问,问了我也不能说……行,没别的了。那我回屋去,你替我照顾好
你妈。等她醒了,别忘了多帮我说说好话,让她别生我的气了!我听你的,以后
做运动,健身,还有保养皮肤,你看我都记着呢!」
「嗯,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的!」
我正说着,爸爸已经掉头出去了。关门声一响,我立马就换了副面孔,像一
头发情的公狮子一样,翻身就压住了在被窝里不停地冲我使坏的妈妈,按住她的
手臂就直接开肏。
「你……唔……唔……你不是人……你个禽兽……你放开我……别……别干
了……别干妈妈……了……唔……太大了……太大了啊……太用力了……轻点啊……
你轻一点……妈妈受不了……不行了……要来了……啊……啊……啊——」
就这样,正值虎狼之年的妈妈,再一次被我的一顿小平拍,给强行送上了高
潮。我又干了快八百下,才虎吼一声,趴在妈妈的粉背上一动不动。
「……啊……你……你怎么又射那么多……妈妈里面……都装不下了啊……」
我也没数今晚我到底内射了妈妈多少次,只记得妈妈这个晚上挨肏的时间肯
定比睡觉的时间多,而且要多很多。射完精我依然没有拔出来,因为我感觉到妈
妈的阴道好像真被我射满了,里面黏糊糊的。我要是贸然拔出来,一定会流得满
床都是,那就没法睡觉了!
「好妈妈,舒服不?」
我舔着妈妈的耳垂,在她耳边问道。
妈妈双手捂着脸,压根就不搭理我。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使小性子的女人,完全值得原谅,更何况向我使性子的
还是我的亲生妈妈。
我把大腿搭在妈妈美胯上,贴着玉背抱紧她,不停地逗弄她的乳头,不停地
轻吻她的香肩粉颈。
妈妈这朵花龄四十许的嫩蕊娇花,受了我的雨露滋润后,肉眼可见的,更加
娇艳起来。本来就粉腻腻的羊脂玉肤,变得更加水润光滑。本就丰腴的一对上佳
雪奶也更显充实鼓胀,就连胯下那片被我开垦了一边又遍的肥田沃土,也蒙上了
一层淫靡的胭脂色。
这样的温香软玉抱在怀,让人如何不可劲的疼爱可劲的把玩啊!
也就是爸爸那个不解风情的老憨憨,才舍得恶语伤人,气得佳人夜奔、琵琶
别抱。
话说,就是连爸爸事后,应该也是后悔了的。不然他也不会深夜送温暖,给
我们母子加床被子。
想到这,我眼珠一转就又计上心来。
「好妈妈,您是不是早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啊!不然您也不会把喜被都早早
买好了。您看,这上面还秀着龙凤呈祥呢!我决定,以后咱俩一起睡的时候就盖
这床被子了。它就是咱俩的定情信物。爸爸他也真是的,连自个媳妇在他眼皮底
下跟别人颠鸾倒凤都看不出来,他还主动给加被子。加被子就算了,还送您买的
这床龙凤呈祥!他估计做梦也想不到,这床龙凤呈祥下面正上演着逆子肏亲娘的
好戏……哦对了,他临走还要我帮他照顾您呢,您看看,这不是让孙猴子看蟠桃
园吗,明摆着给我机会,好方便我监守自盗啊!不过我也算是对得起爸爸了,我
不光替他照顾媳妇儿,连公粮都替他交了……」
「求求你……别说了……你脸皮厚没关系……妈臊得慌……你再说,妈真就
没脸见人了!」
「好妈妈,您终于搭理我了!」
「谁搭理你了,小坏蛋……你坏死了……又故意欺负人……我让你欺负我……
让你不把我当妈……我让你埋汰我……让你干那么舍得使劲……我小时候就不该
给你奶吃,把你奶得那么壮,你却把力气都用在妈身上……」
妈妈转过头,一边骂,一边请我吃了一顿小拳拳捶胸口。
对此,我一脸享受。
妈妈的拳头一点力气都没,不知道是不舍得还是被我给干得。
「……呜呜……你说,我们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丑事……都怪你……你
让妈妈以后……怎么做人……怎么给你当妈……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你爸……」
捶着捶着,妈自己边骂边哭了个梨花带雨。
「妈!」我握住妈妈的手腕,认真道:「实在不行,您就和爸爸离婚吧!离
婚后,我俩一起过,我天天陪您跳舞,天天给您暖被窝!反正您也还能生,给我
当媳妇儿,足够了!」
这时候,就听门锁吱悠一声后,某个熟悉的身影再次走了进来。
妈妈吓得赶紧缩进了被窝,只冒了半截头在外面。
「爸爸,您怎么又进来了?」
「我起来上厕所,听到屋里有声音,就过来看看。你妈是不是醒了,我刚在
门外听到你们在说话,还说什么跳舞暖被窝,还有什么媳妇……你们母子在聊什
么?」
「喔,这个啊,妈妈她是醒了,您不是让我替您说好话吗,我刚刚就替您说
了……妈妈她埋怨您不懂心疼人,每晚都不知道先上床帮她暖好被窝……她教育
我将来不要学你,要学会在一些小细节上疼媳妇呢……」
我说完,下意识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幸亏我够机智,能够把话给圆回来。不
然,还真不堪设想。
「你怎么光着膀子睡觉啊?你妈还在旁边呢,也不知道注意点影响!」
我听了爸爸这话,再次爆汗不已。何止我光着膀子,妈妈她也光着膀子呢!
而且,下面被窝里的,我们母子全都一丝不挂,还连接在一起呢。
可这话显然是不能告诉爸爸的,幸好我反应快,连忙搪塞他道:「您不是刚
刚给我们加了一床被吗,有点热,我就把睡衣脱了……您看,我都流汗了,妈妈
她也热得一头汗……嘶……」
显然,我又中了妈妈一记恰恰紫。我俩身上的汗是怎么来的,她可是清清楚
楚,还不是刚刚做活塞运动做出来的。
哪成想我弄巧成拙,爸爸听完我的解释,反而一副担心妈妈的样子。抬腿就
走到了床另一边,伸手就去掀妈妈的被子。
「狗爪子拿开,别碰老娘!我可警告你,你给老娘滚远点!」
爸爸手还没沾到被子,就被妈妈伸出手打了回去。遭受了妈妈一顿痛骂的爸
爸,赶紧赔笑道:「老婆,还生我气呢!」
「我犯不着,我压根就不想看到你好么!你识相的,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怪我,怪我不会办事,以为你们娘俩盖一床被子冷,就给你们加了一床被
子。没想到又把你们热到了,你看这把你热得,头发都贴头皮了……要不,我再
把被子抱出去?」
「爸,你赶紧回屋睡觉吧!我和妈妈真没事,出点汗是好事,就当是排毒了。
尤其是对妈妈这样的大美女来说,多出出汗,多排排毒,还能美容呢!对不对啊,
妈妈。」
妈妈十分不给面子,没搭腔,我只得尴尬地笑了笑继续道:
「再说了,实在热得慌,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用不着麻烦爸爸您的!」
「你这孩子,不懂事,我这不是关心你妈嘛!」爸爸一边说,一边使劲给我
使眼色。
「啊哦,是的,是的,我差点忘了。妈,您不知道,爸爸他对您是多么好,
他晚上都来了好几趟,就是怕您冻着……要不您就回去睡吧?」
妈妈这回都不掐我软肉了,她直接下手捏我的蛋蛋,吓得我赶紧住嘴收声。
她哪里不知道我是在打趣她,一丝不挂,屄里还夹着大鸡巴的她,怎么有脸在爸
爸的面前从这张床上下去?
我一边忍着蛋蛋将碎之痛,一边冲爸爸无奈摊了摊手。我也只能帮他到这里
了,再劝,我们老张家就要断子绝孙了。
「不回去睡就不回去睡,在这睡也挺好……咦,这不是你妈的睡衣吗?你妈
怎么也把睡衣脱了?她也没穿睡衣睡吗?」
我早注意到爸爸一双眼睛正在不停的搜索什么,感情是找妈妈的睡衣来着。
对了,肯定是刚才,妈妈伸出白胳膊打他手的时候被他瞧出了破绽。
都说儿大避母,妈妈和我之间非但一点儿也不避,反而随着我年龄越大越亲
密,现在甚至都睡到一张床上了,还一个光膀子一个光胳膊的,这的确容易惹人
起疑心啊!
不过我还没来及开口解释,就听身边美妈的呵骂声跟着就响了起来:「你个
老王八,成天担心老娘偷人,管老娘这,管老娘那。健身房不让老娘去,做瑜伽
你都要叽歪,老娘好不容易出去跳次舞,回头要听你说一个月难听话……天天捕
风捉影冤枉我……我都忍了。儿子好不容易放假回到家,又恰好封闭,我让儿子
陪我跳舞怎么了,我不做晚饭怎么了,你少吃一顿能饿死?你自己没长手长脚,
自己不会做饭去,你个光吃不干的老王八蛋,就会和我吵架……老娘不就是跟儿
子睡了一晚上,你个老王八居然还怀疑我和儿子……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要我还
要呢……孩子从小就是我搂着睡大的……要不要我把被窝掀开给你看,看看我和
儿子是不是清白的……要不要啊……来来来……你来掀开……我让你掀开看……
看看儿子有没有穿内裤……看看老娘有没有穿内裤……我可真是受够了……老娘
嫁的这都是什么人啊,这日子根本没法过,老娘一辈子都没偷过人,就因为长得
漂亮,你个老王八天天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什么都不说了,离婚!解封了咱俩
就去民政局!」
令我倍感神奇的是,从被窝里露出半截娇躯的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就
把胸罩戴好了。虽然二分之一杯无钢丝托的胸罩根本就遮不住妈妈胸前的雄伟。
但不得不说妈妈这带胸罩的手法,简直神乎其技。就凭这一手,我和妈妈偷再多
次,也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啊!
挨了一顿臭骂的爸爸,大概是因为我在场,觉得太丢人了。气得脸上一会青
一会紫,指着妈妈颤声道:「你——你胡说什么,谁怀疑你了……身正不怕影子
斜……你自己做的那些事,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做得吗?我就不能说两句了?我那
也是正常怀疑……我要是不在意你,我才懒得管你偷不偷人呢……你天天不对我
也挑三拣四的,嫌我老,嫌我不懂浪漫,连情人节不给你送礼物你也要生气,你
都多大的人了,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好了好了,爸爸您就少数两句吧,您再和妈妈吵下去,搞不好就真离婚了!
你真是的,就不知道女人都是用来哄的吗,就不会说好听话哄一下妈妈!」我说
完爸爸,又假装去安慰妈妈,搂着妈妈的香肩,把妈妈往我怀里抱。
妈妈大概是顾忌着有爸爸在,不敢表现得和我太亲密,抖了抖肩膀,表示抗
拒。我也并不介意,只在下面再次硬顶了一下作为回敬。把妈妈顶的微微一仰,
小嘴半张,差点在爸爸面前出个大丑。
幸好爸爸没注意。
他好像很怕妈妈提出的离婚威胁,正独自生着闷气呢。
妈妈又抓了把我的蛋蛋作为报复。
这时就见爸爸十分窝囊地弯着腰低着头,贱贱地冲妈妈赔笑道:「老婆,别
生气了好不好!怪我说话没遮拦,伤了你的心,我掌嘴,我给你掌嘴赔罪好不好!」
说完,爸爸真的立刻就给了自己两个清脆的嘴巴子。
抓完我的蛋蛋,还在不停轻轻摇着肥臀的妈妈,听到响声,回头扫了爸爸一
眼,非常不屑地哼了一声,理都不理他。
静等妈妈原谅的爸爸赶紧给我使眼色,要我帮他。
我只得叹了一口气,晃了晃妈妈无限嫩滑的小香肩,替爸爸求情道:「好妈
妈,您就再原谅爸爸一次,好吗?」
「这算什么,除非他跪下给老娘磕头认错!」
我一脸为难地望向爸爸:「爸,您看这……」
爸爸则继续朝我挤眉弄眼。
我只好又回头对妈妈道:「妈,您这条件有点过分了,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

「他个老王八又不是没跪过。」
「那您保证爸爸跪下认错,您就原谅他?」
「那还得看他以后表现。」
我回头冲爸爸摊了摊手,表示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爸爸长吸了一口,狠狠咬着后槽牙道:「跪就跪!」
他转头朝四周望了望道:「这里怎么跪。要不老婆你先从床上下来,到客厅
沙发上坐着,我到那给你跪。」
「要跪你就在床头跪。这大冷天的,你想冻死我?没看我都没穿衣服?」
然后,爸爸的目光就落在我身上。
「爸,你看我干什么?」
「你就不会从床上下来!」
「这……」
「关儿子什么事,你跪你的……儿子,你先躺被窝里,别看了,给他留个面
子。」
见妈妈主动出面帮我解围,我连忙点头答应。
等我再次从被窝里钻出来,就见爸爸正弯着腰,舔着笑脸讨好妈妈:「老婆,
你让我跪,我就跪。这下不生我的气了吧……儿子这里床小,床垫还硬……要不,
跟我回去睡吧?」
「去去去,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今儿就跟儿子睡了,你赶紧滚回你屋里
睡觉去,深更半夜的,自己不睡觉,也吵得别人跟着睡不好……呜,困死我了!」
「我这就回去睡……那个,老婆,你还是把睡衣穿上吧,儿子都那么大了,
你这样……影响多不好!」
「我呸,你个老王八,诚心气我是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什么也不
用说了,咱明天就去民政局。」
妈妈说完还又在底下掐了我一把蛋蛋。我收到了命令,赶紧也跟着埋怨爸爸
道:「爸,您也真是的,您怎么可以这样?翻脸跟翻书似的,你刚刚才向妈妈道
过歉,转脸您就……您怎么可以思想那么肮脏呢?亏妈妈刚刚还原谅你了。我可
是您和妈妈的亲生儿子啊,难道我和妈妈之间还会不干不净吗?」
「我……唉……是我不好,老毛病了……我这疑心病看来是治不了了……我
就是一看到你和你妈妈练睡一块,连睡衣都不穿,心里头就总不是滋味……」
「爸,不是我说您,您要是真的疑心我和妈妈……别说是妈妈,我都会很生
气,因为您这纯粹就是冤枉好人。我看,您要是不下狠心好好改改这个疑心病,
这个家迟早要散掉……您这防妈妈防得也太没有死角了,连儿子我都被您列入名
单……这样下去,妈妈就像生活在囚笼里,会感到喘不过气的……我送您一句话,
爱她,就要给她自由;爱她,就要对她充分信任。」
「我也没觉得你跟你妈有什么,就是看到你和你妈这样……这样亲密……」
「爸,您要清楚,我和妈妈是亲生母子,是天下最最亲密的关系,母子间有
亲密行为很正常的,如果不发生亲密行为,那才叫有问题。我要是和妈妈不亲,
将来又怎么会孝顺你们呢,又怎么会给你们养老?」
「唉,你说得对。你照顾好你妈吧,既然你妈想在你这儿睡,那我就把你妈
交给你了。就这么说了!」
爸爸接着又对着妈妈道:「老婆,对不起,今天儿子这么一说,我才明白,
我对你的爱太过于自私了!我以后尽量按儿子说的做,给你足够的自由和信任。」
妈妈闻言非但不感动,反而得理不饶人道:
「你要是有儿子一半好,老娘也不会后悔嫁给你,也不会三天两头就和你吵
架。你看看你,长这么大,还没有咱儿子懂事,还得让咱儿子教你什么是情什么
是爱……你赶紧给老娘滚出去,我现在看着你就烦!」
「好好好,我滚,我滚行了吧!」
爸爸说完,一脸失望地扭头就走。我赶紧提醒他道:
「爸您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关上,下回进来的时候要先敲门啊!」
重新钻到我怀里的妈妈,也跟着吐糟老爸道:
「这个老王八,一点素质都没有,连进屋要先敲门的礼貌都不懂,你说跟这
样的人,能过日子吗?」
她故意说得很大声,唯恐爸爸听不到。
爸爸回头想反驳,看见妈妈整个人都钻进了被窝里,根本就懒得看他一眼。
他更加落寞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走了出去,回头又把门轻轻带上。
听到关门声一响,妈妈反身就一头趴到我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接着又是
一顿小拳拳伺候。
「都怪你,都怪你。吓死我了,差点就露馅了!臭儿子,你坏死了,当着你
爸爸的面,你还敢动,我都要吓死了!」
「您也知道怕啊,那您以前偷别人的时候,怕不怕被发现?」
「说得那么难听干什么,妈才没偷人呢!妈只是犯了正常女孩子都会犯的错
而已,哪个漂亮女孩子没被男人骗过啊?你还是妈的亲生儿子呢,都要使坏招把
妈骗到手,何况是别人!」
「有道理啊!不过,那些都是次要的。」
「那什么是主要的?」
「主要是我爱您,所以您以前所犯的任何错误,我都会选择原谅的啦!」
「你,你又调戏妈妈,坏死了你,臭儿子,臭宝宝,你太坏了……」
妈妈打着骂着,忽然又一头趴在我肩上抽泣起来。
「好好的又哭什么?」
「我就是想哭,要是妈先遇到你就好了……臭儿子,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妈
都快老了,都快成残花败柳了,你才来……亏你还是妈的白马王子呢!」
「我这不是来了吗……好饭不怕晚,良缘不怕迟,说的就是咱俩啊!」
「嗯」妈妈用我的脖子擦了擦眼泪,带着哭腔道:
「我听你的,臭儿子,回头我就和他离婚,我跟你了!」
说完,妈妈就对我献上深情的一吻,小香舌首次主动地伸到我的嘴里,任由
我肆意品尝。亲着亲着,我就又硬了起来。
接下来,妈妈不得不再次咬着被子给我献上一曲哀怨凄婉而又勾魂摄魄的嗯
啊之歌。
给大家拜个晚年!我还是不会排版,麻烦版主帮我排版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