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该这样绿爸爸】(二)


我习惯性的抽出卫生纸,轻轻擦拭着流到蛋蛋和阴毛上的淫水。
以我堪比可乐瓶的粗大,深入妈妈紧可吮指的窄小,彼此结合地严严实实、
密不透风。但在妈妈的小嫩屄蓄满了我们母子俩的精水后,也自然而然地因过容
而发生了水满自溢的现象。这时候,为免弄脏床褥,就需要及时清洁一番。
当然了,这种类似打扫战场的工作,一般都会由母子肉搏战的胜出者—即身
为人子的我,来承担。
源自于熟女妈妈胯下的淫水黏稠如蜜,这边刚擦干净,那边又溢了出来。让
我不禁一边勤加擦拭,一边暗暗感叹,妈妈可真不是一般的水润多汁!
刚休息好的妈妈,则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认真擦淫水的样子。看着我乐此不疲
地擦了又擦,忍不住娇声娇气道:「你这得擦多久啊,我里面好像还发胀呢!」
说完她还又打了我胸脯一下,嗔道:「不过这都怪你,那么能射,害得妈妈里面
又装不下了!」
「我故意的!」我坏笑着道:「我就是故意把您的小嫩屄射满,这样您就只
能装着我的,就不能装别人的了!」
「合着妈的小妹妹,就是给你装精液用的呀?」
「嗯!」我抬头看着一脸风骚的妈妈,脸色一正,认真而又深情地道:「好
妈妈,我的好妈妈,您就是儿的女神……」
说到这,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等妈妈一脸娇羞地啐我:「你少来,少拍妈的
马……」
屁还未出口,我就赶紧打断她道:「也是儿的精盆!」
妈妈听完,直接就懵逼了。估计她这辈子,应该都没听过这么粗俗这么黄暴
的话语。过分的是,这话还是从她的亲生儿子—我的口中说出来的。
我怕妈妈生气,赶紧补充道:「怎么样,押韵吧……女神对精盆……别打…
…都是网络用语,我真不是故意的……那个,我刚又想出了一条对联,我念给您
听啊……」
「你念,我倒要好好听听你能念出什么好词出来。」
「上联是,母宠儿,宠得情投意合,合合美美。下联是,儿孝母,孝出儿女
情长,长长久久。横批,母子合欢。怎么样,儿子的学费没白交吧?」
「小流氓,早知道你上学都学了这,妈才不给你交学费呢!不过,这对联妈
还挺喜欢的,等下你得用毛笔写下来,送给妈。」
妈妈知道我跟爸爸学过写大字,家里过春节,都是我和爸爸一起写的对联。
「没问题,不怕您笑话,我还有两首诗要念给您听呢,都是这两天白天发呆
的时候即兴而作。」
「肯定不是什么好诗……想念你就念,妈还能拦着你不成。」
「那我念啦……嘿嘿……第一首。小屄美娇娘,负气上儿床。夜布巫山雨,
不惧乱伦常……您别捂耳朵啊,还有第二首呢。您听好,下面是第二首。大屌好
儿郎,常思妈屄香。一朝学孝武,蒸母结鸳鸯。两首诗的诗名都是第一句,第一
首就叫小屄美娇娘,第二首就叫大屌好儿郎,您看,这两句还押韵呢……咦,妈
您捂脸干嘛,好歹您也品评品评,给几句好听话啊!」
妈妈闻言拿开玉手,没好气道:「你说我干嘛捂脸?生了你这样的好儿子,
妈还有脸活在世上吗?还以为你能作出什么好诗献给妈……你看看你作的这两首
歪诗,哪能见人啊?还要好听话,这要是念给你爸听,保准能把你三条腿全都给
打断成三截!」
话虽如此,可妈妈那一夹一夹的肉屄所传递出来的无疑是血脉喷张的兴奋之
情。
我麻利地又抽出一张卫生纸,仔细地抹去了因妈妈的小嫩屄不停一张一缩而
一股股溢出的淫水。
边擦边抬头冲妈妈坏笑了两声,然后才道:「妈妈您心里面是喜欢儿子作的
这两首情诗的,对不对……您不说话我就当您同意了哈……等会起床,我就也把
这两首诗写了送您,就当是给您的定情信物……这才是才子佳人应该有的爱情方
式啊,以情入墨,用爱赋诗……像前些天那种,上床就肏屄,太俗了,不适合儿
子我这种文人雅士!」
「还文人雅士?我看就属你肏屄肏的欢,老娘被你肏得现在都还疼着呢……
你个小坏蛋,当妈是傻子啊,算今天你都一连肏了五天了。到现在才想起来作歪
诗调戏妈,分明就是晚上爽够了,白天反正也不能肏屄,感到无聊才写的……但
凡你能得空把妈拉上床,你也不会写歪诗,你只会在床上可劲儿折腾妈!」
「也对,作诗哪有肏屄爽!反正您也有的爽,不然您也不会主动和儿子我打
配合了。对不对,好妈妈?」
「谁主动和你打配合了……又流出来了,你赶紧擦啊,等会把床单弄脏了,
我要你好看!」
「没事,有我爸在,脏了就拿给他洗!」
「你—你个小混蛋,你是不是就怕你爸不知道我们的事?要是拿湿床单给他
洗,不是明摆着告诉他,我们娘俩有一腿吗?」
「嘿嘿……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过,好妈妈,也都怪您,水太多了!」
「你个小东西,还有脸怪妈,感情把妈的小妹妹射满的是别个?」
「讲清楚,我射精的次数还没您泄身的次数多呢!而且您看,这呲出来的都
是透明色的淫水,可不是乳白色的精液!」
「就算这是妈妈的淫水,说明妈妈泄身泄得多……那还不都是被你干的,你
个小坏蛋敢做不敢当啊?」
「谁敢做不敢当了,我这不是正忙着善后呢吗!」
「亏你还知道要善后!你要能早点想到这点,妈也不会受你欺负了!你也不
想想,你都把妈妈这样了,还能怎么善后啊?我问你,你能想出一个让你爸爸也
满意的善后法子出来。」
「好像不能。妈,我也问你,您说身为人子的责任是什么?」
「干嘛问这个。当儿子的,不是明摆着的吗,首先要孝顺父母,其次就是要
传宗接代。」妈妈下意识地回答道,刚说完她就回过味来,羞得双手捂脸。
想来她怕是联想到,我对她做的事,恰恰也可以说成是孝顺父母和传宗接代。
我装不知道,一本正经道:「您捂脸做什么?说得很正确啊。不过您还是漏
了一条,这一条叫为父报仇和替父还债。」
「呸,就你个小东西歪理多……你这样对妈妈……替父还债算是说的通,毕
竟你爸爸他欠缴了不少公粮……可为父报仇说不通啊?」
「您自己做过的丑事您知道……您不会真的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吧?您好好想
想,我那晚强行把您给办了的导火索是什么?」
妈妈闻言先给了我一下,然后才面带羞赧道:「你还有理了是不,不就是因
为你偷看妈妈的手机,发现妈妈出轨了吗……又不是妈妈一个人的错,出轨本来
就是两个人都有责任……再说,世上出轨的妈妈那么多,哪有像你这样当儿子的。
就因为发现妈妈出轨,二话不说,逮着亲妈就肏,还使劲肏了一晚上都不带歇气
的……」
「咳……那个,您现在明白了吧,我那其实就是在为父报仇啊!您给爸爸戴
绿帽,我为父报仇,对您挥鞭行刑……用我充满正能量的大肉鞭,狠狠抽打您那
为妇不贞的小嫩屄。这下您明白了吧……让您舒服地嗷嗷直叫,是儿子我在为母
尽孝。选择内射在您阴道,那是传宗接代的需要。您给爸爸戴绿帽,我就奸得您
整晚不能睡觉!您瞧瞧,我多么有才,又押韵了!」
「是是是,你有才,你孝顺。你是天下第一大才子,你还是天下第一好儿子,
行了吧!错都是妈的,都是妈妈不守妇道。」
「那当然。」
「呸,你真是不害臊!你以后别说是妈妈生的你,妈真丢不起这个人!到底
是妈不守妇道,还是你这个小坏蛋恩将仇报,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就是个小淫棍,
你就是看妈长得性感漂亮,馋妈的身子。妈守不守妇道,都不耽误你上来就肏,
对不对?」
我随手把湿透了的卫生纸团成团丢进垃圾桶,吹了个小声的口哨,打了下响
指道:「答对了,但是没奖励。」说完我还指了指我们的性器结合处问妈妈道:
「亲爱的好妈妈,您低头看看,看看这里……请问,这里丢不丢人啊?」
妈妈斜着瞥了一眼,看到茂密油亮的阴毛下,几乎整根埋入自己小穴的青筋
大鸡巴,立刻就把转过头去。羞红了脸小声道:「这……这又不是我的错,我也
是受害者!是你欺负妈妈!!」
「要不,我喊爸爸进来评评理?」
「随你喊,不喊是小狗!」
「爸……」我第一声刚喊出来,就立刻被妈妈捂住了嘴。
「不要!」妈妈跟着下意识地大叫一声,回过神后立刻又松开了手。然后就
又羞又气,转而对我又掐又打。
我也不惯着她,捉住她的两只手腕,用硬成铁棍的大鸡巴挑着她的小骚屄,
带着她整个人跟我一起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
许久以后,等我把鸡巴闹软了,妈妈又主动同我啧啧唧唧地亲了一通。然后
才柔声道:「现在好了吧,等会你就别闹妈妈了!妈妈已经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
觉了,闹出黑眼圈,天明你爸也会怀疑的。」
「他怀疑什么,他又没能力给您送上黑眼圈?」
「反正,等下你不许闹我了!」
「好,反正我也累了,我这就搂您睡觉。」
「累了活该,小坏蛋!你不累才怪,谁叫你贪心,你说说,今个一晚上你都
要了妈妈多少次了?」
「没办法啊,妈妈说想要,我这做儿子的,哪敢不竭力尽孝?」
「呸,尽会胡说八道……妈才不想让你尽孝呢,妈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
「嗯,睡觉,一起睡觉!」
等到清晨的阳光,再次隔着玻璃窗,打在我和妈妈这对簇拥在一起的肉虫上。
宣告着激情的一夜已成过去,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暖洋洋的太阳,照得我率先睁开眼。强光令我一时看不清东西,只觉得抱在
怀里的妈妈,娇躯火热,一身香软滑腻的浪肉柔若无骨。还有底下她那格外紧致
的小嫩屄,将我的大鸡巴层层包裹,里面是那么的嫩滑多汁。
此时此刻,妈妈她带给我无与伦比的满足感。甚至都令我产生了一种,我已
经大学毕业,已经成家立业,娇妻在怀,正忙着生小孩的错觉。
这种错觉是如此的清晰和理所当然,以至于我有种想立刻把怀中美妈喊起来
做早饭的冲动。
一家之主的权力本来就包括享用一家之母的身子,和她亲手做的早饭。
我忍不住付诸了行动,晃了晃妈妈的香肩道:「妈妈,妈妈……该起床做饭
了,我饿死了!」
「嗯哼……别闹……你饿了呀……饿了就吃我吧!」
妈妈眼都懒得睁一下,嘴角含着笑意,懒洋洋地道。
看来她老人家夹着我的大鸡巴睡觉,睡得还蛮舒服。
不过不得不说,我又给妈妈说得鸡巴一硬,下意识就想接受她的提议,把她
再次给吃干抹净。然而理智告诉我,现在这个时候,肏屄的危险系数可不是一般
的高。毕竟是光天化日,门也没关,爸爸远在客厅都可以对房内的情况一览无余。
所以我就强忍着施奸行淫的冲动,出言吓唬妈妈道:「您再不起,小心爸爸马上
进来,真把我们给捉奸在床!」
「昨晚不是捉过了!安心啦,你爸他呀,根本就不是捉奸的那块料!!」
我仔细一寻思,还真是。爸爸他貌似还真不擅长捉奸这种事,毕竟昨晚连我
和妈妈在他眼皮底下办事都发现不了。
我脑海中忍不住地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荒唐事。想到我和妈妈一边性交一
边说落爸爸,爸爸却连顶嘴都不敢顶嘴的窝囊模样,不由地会心一笑。有这样好
脾气的爸爸,我要是不挖他墙角都对不起他。
什么捉奸不捉奸的!
他捉由他捉,我自揉妈波。他疑任他疑,我自把妈骑。
这样一想,我不禁心头一宽。下意识就一边用大腿攀上妈妈的美胯,一边从
背后伸出色手,把玩起妈妈的肥奶。
话说我本来也没什么好怕的。
我从小就不怕爸爸,因为爸爸怕老婆,而爸爸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妈妈,则
打小就非常疼爱我。非常溺爱的那种,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宝贝
的不行。据说连当年给我断个奶,她都能陪我一起哭上二星期。
我在家说话一向就比爸爸说的管用。所以一旦他有求于妈妈,通常都会先来
讨好我。所以,打小爸爸就在我面前低一头。
就连爸妈明明当面都不搭腔说话,还得我当传声筒这种情况,在我们家也是
司空见惯的。我打小就知道爸爸是个妻管严,是个窝囊废,家庭地位垫底,所以
是真的不怕他。
不经过妈妈的同意,爸爸都不敢轻易大声骂我一句。他敢骂一句,妈妈就敢
骂他十句。
话说,我和妈妈一连五晚的奸情,之所以没有败露,应该也和这个有关。
一是爸爸怕老婆,二是我从小就和妈妈亲密无间,这两个原因怕就是我们母
子俩得以平安通奸背后真正的保护伞。
抛去这个,想必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觉得,让妈妈这样成熟美艳的美熟
妇和我这样青春正盛的壮小伙睡在一个被窝里,不会出事。
哪里憋的住啊!
事实上,我和妈妈连一晚上都没憋住。
亲生母子转眼间就化身为痴男怨女,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在我们这个三口之家,高高在上的妈妈还是比较泼辣的。别说是爸爸,
就连我这个她最疼爱的儿子,也没少挨打挨骂。
但在那个晚上,当我握着硕大的鸡巴,对准妈妈的小嫩屄,将要破门而入时。
妈妈却一反常态地温柔如水、媚眼如丝,反抗都不反抗一下就乖乖就范。虽然事
出有因,但也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当然,后果就是妈妈被我授了一晚的精。
也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我才发现,床上的妈妈才是真正的好妈妈。
会扭屁股会撒娇,会吃鸡巴会发骚。哪怕被肏得嗷嗷叫,也会抛着媚眼儿回
头对我笑。这样的妈妈,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我正胡思乱想间,顶着一头乱发的妈妈,忽然从我怀里钻了出来。她先伸直
手臂伸了个懒腰,打了一声长长的哈欠,然后就若有其事地冲我道:「好儿子,
你这么色,可真得小心点啊!你爸他疑心重,都说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你看
你,又忘收垃圾袋了吧!那里面那么多用过的卫生纸,你说你爸看到了会怎么想
啊……你赶紧下去收了。」
收垃圾袋这种小事,对我们这对合体鸳鸯来说,还蛮有挑战性的。
我得先扯着妈妈挪到床边,然后托着妈妈的肥臀,用力把她整个抱起,然后
才能和她一起下床。
然后我还要一手搂着妈妈的小腰缓缓下蹲,一手艰难地从垃圾桶里拎出垃圾
袋。然后再起身交给妈妈,让她把垃圾袋打好结,再丢地上让我用脚踩扁,再一
脚踢到床底下放着。
那儿已经有四个同样的。
我和妈妈做贼心虚,一直没敢拿出来当垃圾丢掉。
在我和妈妈化为四脚兽刚处理完垃圾袋,就清晰地听到厨房里传来的颠勺声。
妈妈当时就戳着我的额头教训我:「你看你,还不如你爸勤快呢,你爸他都知道
早点起床给妈做早餐,你呢?」
我自然是不理会妈妈的PUA,把着她的大腿就同她一起扑在床上,就地做
早操。
早操做得妈妈直求饶:「别闹……你爸爸……马上就要……过来了……门还
没关呢……你……太……胆大包天了……你做的……声音太大了……你爸会听到
……啪啪声的……」
爸爸显然是不可能听到的,毕竟颠勺声要远大于啪啪声。
果然,到我射完精后又过了一小会。浑然不知绿帽又上头的爸爸,才屁颠屁
颠地跑进来,向完事后正在和我勾着肩膀说着床话的妈妈邀功。
「老婆,老婆……饿了没,我做了您最爱吃的……」
很显然,爸爸他看到我和妈妈一副床上小夫妻的模样,应该不由自主地想歪
了。
妈妈本着美艳的小脸,一边整理着秀发,一边十分傲娇地瞥了她一眼,没好
气道:「饭做好了,就端过来啊!真是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没见我和儿子还
在床上没起来吗?」
「你……不起来吃?」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三更半夜不干人事,跑过来把我和儿子吵醒好几次,
害我现在还发困呢!」
「我的错,我的错……那你就多睡会……儿子,你赶紧起来,咱爷俩先吃,
再不起饭就凉了!」
「你没脑子吗?我都困成这样,儿子他还正长身体,不更困!再说了,儿子
他好不容易回到家,你就不能让儿子好好休息几天?赶紧的,去把我和儿子的早
饭都端过来,我们娘俩在床上吃!」
我见到爸爸闯进来时,是吓了一跳的。刚强自镇定下来,又被妈妈的一番话
给惊得目瞪口呆。与此同时,内心和鸡巴又齐齐狂跳起来,实在是太刺激了。
此情此景,不干妈妈两下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我几乎下意识地,面无表情
地,当着爸爸的面,在被底下使劲顶了妈妈两下。顶完还胆大妄为地摸了一把妈
妈的肥臀,给自己助兴。
效果那是杠杠地,我立刻就发现自己的大屌又胀大了一圈。胀得妈妈都感觉
到不舒服,不得不暗暗挪了挪屁股,以便重新适应。
我猜我们母子俩此时与其说是母子,不如说更像一对奸夫淫妇。
彼此性器依然联结在一起,只不过强行把腰扭了近九十度,才得以以不太协
调的姿势双双半靠在床头。妈妈上身依然是仅仅戴着一副二分之一罩杯的黑色奶
罩,且还堂而皇之地把半边香肩靠在我的胸肌上。我的一只手穿过妈妈的脖子,
捏着妈妈的一条丰腴的上臂。
不提更加不堪的下半身,就但看上半身这肉贴着肉勾肩搭背的样子。要点面
子的夫妻都做不出来。
可以说要不是昨晚给爸爸打过了预防针,爸爸这回搞不好已经冲上来扇我耳
光了。
爸爸不知道的是,我的另一只手,还留在被窝内,不停地对妈妈使坏呢。提
一提妈妈的阴毛,逗一逗妈妈的阴阜,甚至还会去扣妈的骚屁眼子。做得再怎么
过分,妈妈都不得不由着我。
「在床上吃,不太好吧。弄脏了,还得洗被单!」
爸爸看着妈妈,一脸为难道。
趁爸爸不注意,我又偷偷握着鸡巴根子缓缓打着圈儿轮。鸡巴头子就跟着在
妈妈的阴道深处,贴着屄芯子滚擦画圆。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只见才轮了两圈就把妈妈给弄得春情上脸,呼
吸急促。
受不了的妈妈,赶紧把一只手也伸到被子下面,想阻止我使坏。谁曾想,彼
此较力之下,我俩的性器却遭受了更大的刺激。因为我是死死抓着鸡巴根不放的,
所以妈妈对我使的每一分力,都会经由我手,传递到彼此紧紧咬合在一起的性器
官上。
性经验丰富的妈妈尚可以咬牙坚持,我这个刚破身不久的小处男就没那么好
的定力了。
在妈妈的屄肉猛刷之下,我忍不住直接「呃」了一声。一下就把爸爸的注意
力吸引到我身上,我赶紧补救道:「好饿啊!」
于此同时,我清晰地感觉到,妈妈的小穴一紧。看来,这一声把她给吓了个
够呛。
我转脸看妈妈,就见她紧咬着下唇,都快咬出血来。回望向我的眼神,则充
满哀切恳求之情。
我却装看不见,接着对在床前已经被妈妈训了一通,训得到现在还有些手足
无措的爸爸道:「爸,喔……那个……妈妈说得对,我确实也挺困的……又困又
饿,晚上运动量大,饿的就是快啊……呵呵……」
「你晚上不是一早就跟你妈一起上床睡觉了吗?什么时候做的运动?」不得
不说,爸爸在面对我的时候,腰板儿挺得是要直一些。
「这个啊……呃……爸爸您还不知道我,我一直有健身啦……我在妈妈……
旁边……那个又做了一百多个俯卧撑才睡的……对了,您晚上过来不是看到我出
汗了吗,我那时也刚做了五十个俯卧撑……爸,您还别说,这健身就是上瘾,练
上了,想停都停不下来!」
一边的妈妈背地里用胳膊肘捅了捅我,我意识到扯远了,赶紧又把话题转回
来:「那个,所以现在就很困……不想起来,就麻烦您帮我也把早饭端过来吧…
…都是妈妈害的,这几天妈妈她也跟着拉我一起做俯卧撑,做完了浑身酸疼,就
犯懒病,害我也跟着妈妈学懒床了……不过家里的床就是舒服,我都有点恋床了!」
妈妈咬着下唇,再次哀怨地和我对了一下眼神,接道:「臭儿子,你还好意
思说……都怪你,要不是你把……把被窝窝暖得那么好,妈会犯懒吗……喔……
好困……」
我见爸爸脸色有异,猜到他老人家怕是要发挥联想了,就赶紧停止使坏,装
作不经意地刺了他一句道:「爸,您该不会介意我和妈妈一起做俯卧撑,还有我
还给她暖被窝吧?」
妈妈长吁一口香气后,听我这样问,登时又睁大美眸,有些忐忑地望着爸爸,
看他如何回答。
谁想爸爸果真不负众望,发现妈妈看着他,直接秒变脸,立刻就一脸理所当
然地连忙摇头否认:「怎么会,你妈喜欢就好,你妈喜欢什么你就照做……」
「老东西,看你那样就知道,你准又想歪了是吧?我还不知道你。不是我说
你,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也不好好用脑子想想,我要是真和儿子有一腿,会
连门都不关?你见有谁偷人不关门的……我和儿子不关门,就是行得正做得直,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说我们母子俩容易吗?打小就形影不离,母子情深……这
孩子一上大学,就大半年都不能见一面。你说我这当妈的,能不想儿子吗?儿子
他在外面吃苦受罪,能不想家,能不想亲生妈妈吗?你自个说,我和儿子应不应
该一床睡?应不应该……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不得抓紧时间和儿子亲热亲
热吗?不然儿子转眼又走了,我就是想儿子想得掉眼泪都找不到人……是,我晚
上不跟你睡跟儿子睡,这是有点说不过去。可是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们
母子俩的感情有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怕老实告诉你,十个你也比不上儿子
重要……我跟儿子睡,不就是为了能和儿子多说说悄悄话,多了解一下儿子的生
活和学习情况?这些事,我这当妈的不操心谁操心?靠你吗?再说了,儿子的被
窝也暖和。」
「那……你要是嫌被窝不暖和,可以买电热毯……和儿子说悄悄话也不是非
得睡一起嘛?」
爸爸唯唯诺诺道。
「你看看,你看看,被我说中了是吧?你就是心胸狭隘……你就是小心眼,
没有安全感,成天疑神疑鬼……电热毯能和人比吗……你还别不服气,年轻人就
是火力旺,咱大儿子就是比你会暖被窝。老娘在儿子的被窝里睡,睡得又香又甜
又舒服。睡眠质量好了,连皮肤都变得更水灵了……怎么,你妒忌了,你妒忌也
没用,你再妒忌老娘也不会回去跟你睡……老娘跟你睡的时候,老失眠。不说三
天两头,一个月两次总是有的……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疑心我和儿子的清白,
我可真的会生气,别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大不了就离婚,反正老娘也快受够
了,不惯着你!」
离婚警告对爸爸的威胁一向是核弹级别的。爸爸再次被妈妈训得不敢吭声,
头越来越低,脸都憋红了。
我赶紧出来打圆场道:「妈,您也真是的,别动不动就拿离婚吓唬爸,多伤
夫妻感情啊!爸昨天晚上都保证了,说他会努力改正,努力治好疑心病……您得
多给爸一点时间,爸您说是不是?」
我这么一说,爸爸好像是松了一口气,对我报以感激的眼神。不过眼下他的
处境依然非常尴尬了,妈妈听我说完,嗤笑了一声道:「要不是看在儿子你的面
子上,老娘我早跟他离婚了!」
爸爸不敢反驳,尴尬异常。他红着脸慌忙岔开话题道:「那,就这样……你
们娘俩先睡着,我先给你们盛饭去!」
说完也不等我们回答,就自个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望着爸爸灰溜溜地背影,我再次顶了妈妈两下,接着搂着妈妈就要亲嘴。
妈妈则很不配合地挣开了我的胳膊,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道:「德性!你爸
在跟前,你就来劲是不是?」
「好妈妈,你训爸爸的样子简直美呆了,我好喜欢!」
「要不要以后你和妈做的时候,妈专门把你爸喊过来,训他给你助兴?」
「这倒是不必了,嘿嘿!」
「你还知道不必了啊,你个小变态,妈怎么就生出了你这样的儿子……我警
告你啊,你可得小心点,小心以后惹妈不高兴了,妈也这样训你!」
说完她又转脸望了望门外,得意洋洋道:「不过也是你爸这人好训,就是个
属毛驴的,不抽鞭子不拉磨!」
「那我呢?」
「你也是属驴的?只不过是属犟驴。」
「怎么说?」
「犟驴脾气,犟驴屌!你个小坏蛋,你说你,是不是头小犟驴,犟起来连亲
妈都日……妈被你欺负了那么久,都还没问你呢,你是怎么想的,准备拿妈妈怎
么办啊?真就以后天天在你爸爸面前欺负妈,这日子也不能老这样过啊?」
「您不说要和爸爸离婚,然后跟我过日子吗?」
「妈那是说情话呢!这时候仔细再想想,妈要是真和你爸离婚了,跟你过也
过不安生。孤男寡女的,不嫁不娶的,时间长了别人一定会说闲话的!他们可不
像你爸爸,是个好忽悠的睁眼瞎。」
「那怎么办啊?」
「妈也不知道,妈这几天心里都乱得很,都是你害的!」
「对不起啊,妈妈,都怪您太性感漂亮了,奶大臀肥,还天生一个销魂洞…
…」
「你少拍马屁……妈现在算是明白了,妈被你啪了真不算冤,是妈自己惹的
祸。打小就惯着你,宠着你,把你给惯坏了。」
「要我说,主要是您也从来没教过我,儿子不可以啪妈!」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行了吧!现在你睡也睡了,啪也啪了,你还想怎么
样啊?难道还想让妈妈天天主动扒开小屄给你啪吗?」
「那更好了。说真的,妈妈,我其实蛮想听您喊我一声老公的!」
「什么呀,你—你这让妈怎么好意思……你跟妈才刚好上几天呀?」
「我不管,我就想让妈妈喊我老公!」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妈可有言在先。想当妈的老公,除了跟妈上过床,还
得跟妈拜过堂才行,你这任务才只完成了一半喔!」
「您信不信我现在就拉您去拜堂?」
妈妈一脸戏谑地看着我的眼睛,极为挑衅地缓缓摇了摇头。
我拿她没办法,又不能真的拉她去客厅当着爸爸的面拜堂,就只得朝下半身
使劲,威胁她道:「最后问您一句,叫不叫?」
「不叫……啊……你干什么……别闹……啊……轻点肏……啊……啊……停
下……妈投降啦……妈叫……叫你老公……还不行吗?」
我闻言停下抽插,得意洋洋地等待娇妈履行承诺。
「老公!」妈妈弱弱叫了声后,就羞怯不已,缩头就往被窝里钻。
「哎!」我故意大声答了一声,接着又调戏妈妈道:「等会我就去通知爸爸,
他可以下岗了。」
「笨蛋儿子,你都成妈的老公了,还叫他爸爸啊?」妈妈忽然从被窝里钻了
出来,娇笑着道。
「不叫爸爸叫什么?」
「应该叫前夫哥……嘻嘻……啊……你怎么……又肏起来了……你就是个…
…驴儿子……驴鸡巴……真大……真厉害……好舒服……好……」
这一次,我和妈妈都没敢做到高潮,一是怕爸爸这位前夫哥忽然端者早饭闯
进来,二是怕妈妈那装满了精水的小骚屄被我射爆浆。
「先存着吧,妈妈晚上再取出来用!」妈妈摸着我的蛋蛋,打趣我道。
「是您的小屄现在装不下了吧,再射怕是能把您给射爆浆!」
「你还知道啊,知道还不快点拔出来。万一等会真爆浆了,味道会很浓的,
你爸要是闻到,准会猜到我们母子俩已经肏上了!」
「好吧,那为了照顾一下爸爸脆弱的玻璃心,儿子我只好忍痛戒色了!」
妈妈看不惯我小人得志的样子,当腰又掐了我一把道:「你这也叫戒色?你
才能坚持戒几个小时?」
「您还有脸问?儿子我本来可是坐怀不乱的,都是您害的,害得儿子我现在
见您就想干!」
妈妈被我气得没话说,扭头不理我,只用纤纤玉手指了指下面,示意我赶紧
拔出来。
话说我和妈妈好上的第一天,床单就被我们母子俩弄得湿了个透,以至于第
二天一大早就被我塞入洗衣机内洗了。
因此现在我们是绝不可以再把床单弄脏的,这么快就再次洗床单,鬼都知道
有猫腻。
后面的几天,妈妈依然是夜夜被我灌满。只不过次日早上,我就会用我喝咖
啡用的马克杯给妈妈接精。然后再借着上卫生间,把装了大半杯的精水倒入马桶
里冲掉。
老实说,这样的处理方式真的无迹可寻,远比戴套安全多了。
不得不说,妈妈她的身体对精液的吸收能力,还是非常惊人的。满满的一屄
精液,等到天明,就只能剩下半屄不到,剩下的都被妈妈给消化掉了。之所以第
二天还能装大半杯,那是因为我们会做早操。
今天的处理方式依然如故,伴着妈妈的轻声娇喘,我缓缓地抽出湿淋淋的大
屌。在此过程中,妈妈抱着膝弯,高举着小嫩屄。等我整根抽出来后,就把马克
杯杯口朝屄倒扣在妈妈的小屄上,然后妈妈就可以一边捂着杯子,一边缓缓起身
蹲着,慢慢地蠕动阴道,强行把屄内的精水给挤出来。
我拿卫生纸先把自己的鸡巴擦干净了,然后又帮妈妈擦干净小嫩屄。然后我
们母子俩又都穿上了睡衣,才又爬回床上,肩并肩靠在床头说话。
「妈妈,这些都是您亲生的孙儿孙女啊,就这么冲马桶,您于心何忍?」
「怎么,难道还得让妈夹到危险期,给他们一个冲刺的机会吗?」
「要不妈妈您就喝了吧!据说精液很补的,亲生儿子的精液也更好吸收。」
「我呸,你个小坏蛋,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是没安好心,想让妈给你饮精。
告诉你,想都别想,这么臭的脏东西,妈才不喝呢,要喝你自己喝!」
说着妈妈就拿起马克杯往我手里递,我自然是高举双手,坚决不接。
巧了,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就看见爸爸端着一个大托盘,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时间点卡得恰到好处。
「来咯来咯,老婆你最爱的皮蛋瘦弱粥,鸡蛋炒青椒,西蓝花炒胡萝卜,小
牛肉炖土豆还有养颜美容的乌鸡汤。」
妈妈放过我,在爸爸面前一如既往地高冷:「算你还有点用!」
「瞧你说的,我毕竟是一家之主,一点用都没有怎么行?」说完他左右打量
了下,又道:「那个,你们在哪吃,要不我放床头柜上?」
「就放那!」
「老婆你手里端的是什么?是牛奶吗,凉的还是热的?凉的可不能喝,早上
喝凉的对肠胃不好。」
妈妈闻言忙把杯子往怀里一缩,接着就说谎不打草稿:「要你管,这……这
可是儿子刚给我倒的牛奶!」
「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又不抢你的!」
爸爸对妈妈的反应过度有些意外,带着酸味接着道:「唉,儿子倒的牛奶是
香的,我辛苦一早上做的早饭都得不到一句谢谢!」
妈妈闻言,理所当然回他道:「我就爱喝儿子泡的牛奶,你管的着吗!」
我在见状,赶紧趁热打铁,提醒妈妈道:「妈,您再不喝就凉了!」
说完还故意冲妈妈眨巴眨巴眼,把妈妈给恨得牙痒痒。
「好儿子,你刚刚不是说饿了吗,你先喝一口垫垫吧?」
「我吃爸爸做的早饭就行了,这牛奶就是跟您倒的,还是您自己喝吧!您不
是说我亲手给您倒的牛奶最香吗?您还不赶紧喝?您要不想喝就端给爸爸喝,反
正爸爸也不会嫌弃是您喝剩下的。对吧,爸爸?」
「不嫌弃,不嫌弃。还别说,我在家吃你妈剩下的都吃习惯了。要不是你妈
剩下的,我吃起来反而觉得一点都不香。」
说完爸爸又转过头一脸谄媚对妈妈道:「老婆你不想喝的话,给我,我替你
喝。」
「谁不想喝了!」说着,妈妈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这杯子里装的可是我们母
子俩的下体分泌物,别说让爸爸喝,就是让他看一眼,都会露馅。
妈妈看完我,又低头看杯子里盛着的浓稠液体,吸了吸鼻子,闻道散发出令
人作呕的怪味,忍不住就眼圈一红。最后她又恨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毅然端
起杯子,咕噜咕噜,一口气直接喝干。
喝完,妈妈直接就呕了一声,差点吐了出来。她连忙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
瘦肉粥。
爸爸赶紧把粥递上来,我怕爸爸闻出味道不对,赶紧中途接过碗筷,再亲自
端给妈妈。
幸亏粥是冷好的,一点也不烫。妈妈连喝了几大口,才把已经呕到口中的骚
屄水掺浓精给压了回去。
面对着妈妈想刀我的眼神,我战战兢兢地吃完了早饭。
等爸爸收拾完碗筷,妈妈二话不说,立刻就把他赶了出去。
爸爸刚带上门,她就直接把我扑倒在床上,成熟美艳的小脸几乎贴到我脸上,
张大嘴就不由分说地冲我哈气,哈一口说一句。
「你闻闻,你闻闻!」
「好闻吗?」
「臭死你,都是你,你个小混蛋!」
「可臭死老娘了!」
「老娘从小长到大,一口鸡巴没含过,现在让你弄得一嘴鸡巴味……我恨死
你了!你赶紧出去给我看看热水器里还有热水没,老娘要洗澡,马上就洗!」
「那个,您不怕露馅啊,您说过的,洗澡要睡前洗。第二天早上洗,一般都
是晚上那个……」
「您笨啊你,你不是已经告诉他昨晚我们一起做俯卧撑了吗?」
「也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