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光荣的赛车女郎风笛激情四射的爱恋,与育种】(完)


能够维多利亚的拉力锦标赛的头牌赛车女郎是件光荣的事情,风笛回应满足
的博士的愿望。
皇后一号,英姿飒爽,当风笛热情地挥动她那印刷着赛车标志的旗子,当她
在镜头之下将自己青春靓丽的身姿投影到大荧幕上时,观众们都会欢呼不已。
她是今天的焦点,她是今天最靓丽的赛车女郎,她卖力地挥舞旗帜悦动身体
期待着自己的冠军与英雄,只因她在赛车比赛前以与自己共度一夜春宵为赌注压
给今天的冠军——一夜春宵,育种。发情期的亲爱的瓦伊凡姑娘紧张着,期待着,
她不想和陌生人做爱,她只想和自己心爱之人交欢育种,在比赛结束前谁的不知
道谁是胜者,但风笛期盼着,坚信着她的爱人会第一个冲过终点将她如同奖杯一
般高高举起。
肆意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将漆黑的跑道上空升起热浪波纹。当宽敞的引擎盖
上的罗德岛表示第一个出现以远超第二名的身姿闪耀之时,风笛她已经开始了欢
呼,烈日下的等待终究让她等来了自己的冠军,她心意的强者和爱人。车赛的主
办方将奖杯和奖牌早早准备好,车道两边的香槟大炮已经填装好了炮弹,冠军将
会得到喝彩鲜花香槟荣耀,但风笛知道只有她才是冠军心仪的奖品,这位光荣耀
眼充满活力的赛车女郎,所有人都在期待她的归属。
蓝黑色的罗德岛号第一个冲过终点,它轰鸣的发动机真是让人胆颤心惊,混
合着温蒂森蚺可露希尔等风格迥异的工程师心血的赛车心脏没有辜负赛车女郎的
期待,喝彩声与香槟大炮的瓶塞酒液一齐冲向云霄,泛白的酒精泡沫和冰凉的酒
液浸湿了风笛笛的赛车女郎制服,不过这位瓦伊凡女郎早已被自己的汗液浸湿身
体,在维多利亚的阳光下尽情挥洒着,只当身着着罗德岛特制博士赛车服的冠军
自豪地打开车门,这位瓦伊凡女郎便一把将她的心上人抱在怀里,让这位冠军如
同奖杯一般将她高高举起抱到半空,欢呼着向所有人展示他的战利品,她将自己
的美臀坐在冠军先生的肩上让欢呼中的众人挥舞着旗子。
风笛笛自己拿起一杯冰镇的香槟快速摇动为冠军博士献上自己的礼炮,黄橙
橙的酒液沾到女郎有些干裂的嘴唇,于是瓦伊凡姑娘用自己的舌头舔过酒液,两
瓣刚刚欢呼完的嘴唇便吻上女郎那令人向往的嘴唇,粗糙的大手毫不避讳揉捏着
女郎的屁股,冠军亲吻着女郎的脖颈和女郎痛饮胜利的香槟,挺拔的胸部和冠军
的胸膛紧贴,她精致流畅的小腹曲线被冠军的嘴唇亲吻。
维多利亚既是优雅和荣誉的故乡,也是激情和荣耀之地,人们为冠军欢呼着,
为赛车女郎欢呼着,有人为冠军和赛车女郎的育种之夜欢呼着,期待着这位冠军
能让他们难孕的瓦伊凡大姑娘成功怀上一颗光荣强大的种子,所有人都兴奋着欢
呼着,于是便没有人在意他们赛车女郎在大庭广众下的不知检点。然而只有这位
瓦伊凡赛车女郎自己才知道她自己兴奋成了什么样子——发情期,产卵期。
罗德岛特制的保健药物和仪器告诉风笛今天正是瓦伊凡受孕的最棒的一天,
当紧张到极点心脏就如同那辆特制的罗德岛赛车的发动机一般剧烈跳动之时,当
她和自己的冠军自己的强者自己的心上人接吻之时,当冰凉的酒精和欢呼声一切
沾再瓦伊凡女郎的身上时,她的内裤就湿透了,她如同一条贪龙一般将自己爱人
的激情四射的荷尔蒙吸入肺中,当男人粗糙的大手和嘴唇触碰她的肌肤,被自己
的冠军碰上半空之时,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心照不宣的秘密,颤抖的瓦伊凡卵巢
和子宫饥渴地期待着冠军的精子让她们受孕,成为他的女人,成为只属于他的奖
品和荣誉。
欢呼与喝彩,冠军用他的嘴唇亲吻着瓦伊凡姑娘小腹下的子宫,瓦伊凡想要
育种,想要诞下子嗣,于是冠军将她的旗帜盖上那滚烫发热的育种铁皮床,将赛
车女郎的制服用力撕开口中但仍旧让女郎穿戴在身上,风笛知道男人喜爱这种代
表身份的制服,他今天要宠幸的不仅仅是风笛更是这位激情的赛车女郎,于是瓦
伊凡女孩的身体和滚烫的引擎盖贴在一起迎来这次漫长拉力赛的高潮,粗糙的大
手将包裹在蓝橙赛车服中的酥胸解放,被黄色塑料短裙遮盖住的短裤被仍开露出
赛车女郎早已爱液横流的下体,冠军嘶吼着将包裹着女孩修长美腿的长靴扔去将
散发着热量和蒸汽的棉袜小脚露出,将那对已经急不可耐的美腿分开,冠军的嘴
唇亲吻上女郎下体的粉嫩蝴蝶,灵巧的舌头侵入风笛的小穴。
「诶,诶诶……博士,要……要在这里吗?」
女郎迷茫的双目有些抗拒地推着博士的头,她在众人的目光中羞愧难当,难
道真的要在众人面前做爱吗?
女郎环顾四周。
观众充满情欲的目光毫不避讳地观看着,迷离着,憧憬着,她看到高高在主
席台之上的维多利亚的王,虽然以往一直有维多利亚的女王和来自罗德岛的天才
军师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甚至有小道消息说他们的女王是那位军师的
性奴——但是着怎么可能呢?
女王向风笛投来赞许的目光。
这边说维多利亚的意志,维多利亚的激情,维多利亚的子宫,她是维多利亚
的女王。
她现在要干的,就是践行维多利亚赛车女郎的责任,她要向她的冠军献出她
的子宫。
这是属于她的战斗,这是维多利亚拉力锦标赛的最高潮。
女郎的巧手解开冠军的皮裤将那根躁动的肉棒解放而出,女郎的翘嘴将肉棒
的尖端含入口中仅做初步的润湿,于是便将那根肉棒顺着女郎的肌肤滑下顶住女
郎早已湿润的小穴,于是深吸一口气,将肉棒挤入女郎温润的小穴,被黏液包裹
的小穴肉棒被肉棒长驱直入,畅快淋漓的感觉通过肉棒传入女郎和冠军的全身让
两人不由发出舒畅的赞叹,蠕动中的肉壁按摩着硬邦的肉壁,性器交合的黏腻声
响穿透着冠军的脑海,于是粗糙的双手握住风笛光滑的腰肢继续深入——此时需
要的不是温柔和怜悯,只有尽兴,只有酣畅淋漓的性爱,肉棒顶端毫不犹豫顶到
肉穴顶端,赛车女郎花心的收缩似是要让龟头和子宫口热吻,超然的顺畅与舒畅
让笛笛肆无忌惮地呻吟着,浪叫着。
「亲爱的……亲爱的……」
女郎将身体扑入冠军的胸怀,修长的双腿紧紧抱住冠军的腰肢,两人的性器
紧紧贴合,两人的嘴唇紧紧贴合。
「冠军大人……」
四目相对。
现在在她面前的不是那个让人敬仰的罗德岛指挥官博士,而是属于她,征服
她占有她的冠军,她只是她的女郎,她的战利品。
「Fuck me,get me pregnant,my champion。」
我的唯一。
「那么如你所愿,我的女郎~」
拥抱,柔软的嘴唇紧密缠绕拥吻,于是冠军用力挺着腰肢,凶猛的阳具在深
藏莫测的深穴中搅动贯穿,女郎的小翘臀在冠军的反复贯穿冲击之下翻飞,流淌
而下的淫水顺着冠军健壮的双腿流下很快将女郎推上第一个高潮,女郎如同袋鼠
一般紧紧抱在男人的怀中,修长的双腿在背后交叉,将从自己子宫中喷发的第一
股阴精淋洒在男人的龟头,抚慰男人长途征战的疲惫,高高扬起的头颅呻吟着昂
扬的歌曲,如同赞美维多利亚的赞歌,赞美激情,赞美生育,赞美这一将要孕育
在子宫的结晶,瓦伊凡的胚胎是瓦伊凡种族的骄傲和希望,是维多利亚的希望,
高高在上的阿斯兰雄狮女王用自己精致的手指抚慰着属于她的阿斯兰饥渴的子宫。
冠军的第一发浓精重新回到了罗德岛滚烫的铁皮育种床与维多利亚国旗婚被,
以最经典的传教士体位,将女孩的双腿大大分开,挺动的腰肢将瓦伊凡女郎饱满
的胸部在阳光下晃动,将汗水和湛黄的酒液挥洒到口中,淫靡的乳浪随着身体摇
摆,赛车女郎橙色的长发粘在女郎的俏脸,最终冠军将女孩的双腿合拢,贪婪地
吸着女孩脚底的芳香。
瓦伊凡的尾巴紧紧缠绕着冠军的大腿,最终在一声堪比发车时轰鸣的引擎声
的怒轰中,灼热的精液如同那把锐利的破城矛一般贯穿入女郎的身躯,向那饥渴
的子宫中尽情播撒生命的精华,穴内猛然发力,瓦伊凡女孩的娇喘从肉体深处发
动力道紧紧抓住冠军的肉棒,敞开的子宫口将神圣的育种棒含入子宫深处,有力
的射精直接注入输卵管侵犯熟透了的卵巢,身体如同触电般剧烈颤抖,收紧的有
力的穴肉榨取着这第一发最为浓稠的精液,将它封存入体内,封存在子宫,随着
肉棒的拔出重新闭合的子宫口,被冠军的双手紧紧把握住的美艳臀肉,在播种高
潮中颤抖的双唇再度被冠军含入口中,粗糙的大手抚摸着瓦伊凡女孩亮眼的橙色
长发,安抚着她漂亮的角,颤抖着的淡紫眼眸惹人疼爱。
「你表现地很好。」
冠军温柔地赞扬着女郎的努力,破损的衣服,尽兴的性爱,赛车,香槟,欢
呼,迷离,享乐。
身着高贵礼服的维娜从高台上走下,淫液透过维多利亚皇室的蕾丝内裤流淌
到她修长的美腿之上,润湿了维多利亚皇家的纯白吊带丝袜,因为王知道她的军
师喜欢这个,而这个被他宠爱的女孩,这个珍贵的瓦伊凡女孩,王来到他们的身
前优雅行礼。
「Let Victorias glory shine in the womb of the vaivan girl!」
虔诚,欢呼,期待种族的子嗣们修复这片属于他们的大地!
女郎坐在引擎盖轻微喘着气,冠军用维多利亚的国旗将女孩包裹抱在怀中,
女郎在爱人的怀中渴望温暖和爱抚,于是她的爱人给了她,她想将之后的自己仅
仅献给冠军一人,不愿将自己的身躯再次让他人观看,冠军和女王表示理解和赞
同。播种狂欢到了终点,阳光依旧在播撒着大地。
「博士……」
男人轻轻摸了摸女孩的长发。
女孩将头埋进男人的胸怀。
尽管一直宣称罗德岛的博士除了在战术指挥人员管理人事调升经济管控人员
调配战略把持源石研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外,他的跨界能力也是一绝,但是
再一绝第一次参赛就勇夺维多利亚拉力竞标赛的魁首还是让人感到折服,虽说其
他参赛者普遍认为那辆集中罗德岛工程部全体天才智慧结晶的赛车实在太离谱,
但是能够顶住如此恶劣环境和漫长赛道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在他面前似乎就是可以做到,他永远可以做到。
为罗德岛的博士庆祝胜利的晚宴开到了深夜,来自游牧农村的笨拙女孩无所
适从,尽管她是维多利亚拉力赛舞台上的头牌赛车女郎,但是她依旧对上流社会
的社交活动无所适从,尽管在晚宴前她重新拾起来早就放弃的想贵族同学学习的
妆容,但是临时抱佛脚并没有什么大用,她始终觉得自己可能更适合给这个上流
晚宴看大门,如果是工作她肯定会开开心心并且敬职敬责地完成自己的任务。但
是明明身为这场晚会名义上的女主角却被如此排挤……甚至连包围着冠军的内圈
的挤不进去时,这件事就显得不那么好笑了。
「唉……」
穿着不习惯的衣服,不习惯的气氛,看着上午刚刚和自己温存激情过的爱人
被花枝招展的娇柔的贵族女孩们包围,看着自己的博士鱼如得水一般和周围的女
孩谈笑,风笛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神情暗淡地离开了晚宴。
深深的隔膜与失落,向比于这种上流的姿态,风笛反而更喜欢散发着芬芳清
新气味的泥土,简单的粗布衣服,农田中的蝉鸣和星空,还有和自己爱人在宁静
中温和的相伴。
博士……好像说过他不喜欢土土的女孩,他特别宠爱的似乎都是那些有着特
殊地位的女孩,耶拉冈德的圣女姐妹,龙门的贵族督警,就算是那些普通一点的
干员她们也都擅长打扮和讨好博士。
是,他很喜欢的身为赛车女郎的风笛笛,他宠爱身为头牌赛车女郎的风笛笛,
但是她的本质呢?身为乡下女孩,热情却又羞涩,笨拙的瓦伊凡女孩的本质呢?
博士喜欢的……到底是谁呢?
「不去和博士打招呼吗?」
熟悉的声音于耳边响起,风笛抬起头,看到的是她的王,她曾经的同事干员。
「女,女王……」
维娜伸出手轻轻摆了摆。
「还是叫我维娜就好。」
「维娜……呜啊!」
「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啊……」看着径直扑倒她怀中的笛笛,维娜感到很是
有趣和好笑。
「你在烦恼些什么呢?风笛?」
「我……我只是,有些,迷茫……」
风笛神情有些暗淡。
「如,如果,如果我不是维多利亚的赛车女郎,如果我从不那么光彩照人,
那么散发着吸引力……博士他,会喜欢上我吗?」
「嗯……你这个傻女孩。」
维娜伸出手在这个钻牛角尖的笨女孩头上弹了脑嘣,只是丝毫没有收力。
「呜啊……好疼……维娜你干啥啊!」
「像你这样的笨女孩,就应该被打个脑花蹦。」
男人的声音从两人的背后响起。
「博,博士!还是……我应该叫您冠军先生,你会更高兴一点……」
博士无奈地笑笑,摇摇头。
「生闷气的傻姑娘。」
于是再赏了一个脑花蹦。
「唔!不要把人家当笨蛋!」
「你就是笨蛋,钻牛角尖,故意想不存在事情的笨女孩。」
博士温柔地抚摸着风笛的头顶长发。
「你就是你,那个淳朴的乡下女孩也是你,维多利亚的头牌赛车女郎也是你。
我或许不能否认我更喜欢赛车女郎,但我喜欢的终究是你,我会包容喜爱的是你
的全部,明白吗?傻姑娘?」
微笑着勾了勾女孩的鼻梁,将女孩的身体抱入怀中,同样的身体不一样的拥
抱。
瓦伊凡女孩微微用力抱住面前人的腰肢,将她埋进男人的胸怀。
「我要证据……我要你的保证!」
「哦?要什么保证呢~」
「我……」
少女的俏脸猛然羞涩通红,惹得男人哈哈大笑。
真是可爱。
「就是……」羞涩的乡村女孩在男人手上轻轻写下自己的要求,于是男人转
过头对维多利亚的女王轻诉抱歉,让她代替自己想宾客表示自己的离开。
「我们走吧。」男人微笑着。
「所以……这是上午的继续吗?」
风笛眼睛认真地盯着博士。
「呵呵」,而男人只是笑着摇摇头,「不,这是属于乡下女孩风笛的夜晚时
间。」
于是亲吻上风笛笛柔软性感的嘴唇。
不同于午中的热烈而激情的索取,强大的瓦伊凡女孩仍旧喜欢着夜晚凉风中
如同陈酒佳酿一般绵长温柔的亲吻,那是细心抚摸着瓦伊凡龙角的细心与温柔,
温暖的手掌轻轻覆盖上笛笛的翘臀,撸动她的尾巴根部的敏感之处,悠久绵长的
亲吻一直持续着,似是要将她肺中的空气全部吸出,用自己的气味填满风笛的肺
部,舌头在口腔中搅动的声音填满了风笛的大脑。
「发情了……」
饥渴的子宫和卵巢不满足于仅仅一次的射精。
「跟我走吧,风笛……」
轻轻牵着风笛的小手,将她带到一片耕地。
「你是否喜欢泥土的气息?」
将她轻轻推到。
更换衣物,换成往日务农时的粗布衣服和草帽,维多利亚令人骄傲的头牌赛
车女郎此时重新成为了她所熟悉喜爱的农家小妹,粗制的衣物摩擦着娇嫩的肌肤
却只能让她感到舒适与自由,压迫在自己身上那令人心安的重量,喜欢的男人的
气味,身下是结实的泥土,而仰望天空则是漫天星辰。
「我爱你,博士……」
清凉的夜风拂过两人的身躯,吹起风笛橙红的长发。
男人将手伸进风笛的白色粗麻上衣中。
真空的胸部,在凉风中是那么挺拔有力,紧致的肌肤,经过锻炼的没有丝毫
下垂的美乳,那是一件令人爱不释手的玩具;光滑的小腹,轻轻揉捏的柔软的肌
肤,在亲吻中将风笛的长裤脱去,修长的长腿被打开伸张,露出的肉棒挤压划过
那可爱性感的骆驼趾,被软肉紧密贴合的龟头,马眼划过那被淫水沾湿的小阴蒂
总会带来一阵身体颤抖,然后分泌出更多的爱液。
「博士……喜欢,喜欢……快,快进来……」
有些着急的催促,但是并非是发情到了极点丧失意思那样的渴求,而单单是
对爱人的渴求,渴望爱人填满自己的身体,这份渴求发源于爱情,发情排卵的子
宫也无法让这个坚强的瓦伊凡女孩失去意识,失去冷静。
于是博士将身体压下,将肉棒压入那紧致的小穴,尽管湿透了的瓦伊凡肉穴
湿润和柔软,但瓦伊凡小穴的肉棒仍旧有着力气收缩夹紧以及放松,如同深不见
底肉穴黑洞将男人的肉棒纳入包裹,如同巨龙一般撞击花心,再拔出的时候则有
力收缩,发挥着惊人的穴压和吸力。
「好啦好啦」
但是博士叫停了她的努力。
「请按照自己舒服的来就好。」
于是轻轻抚摸风笛的脑袋。
这是两人第一次以她乡下姑娘的身份做爱,男人只是想满足她,不想从这个
朴实的姑娘哪里再被迫让她使用凡尘的做爱技巧。
「我们都应该好好回想。」
于是再次接吻。
普通的性爱,仅限于一般恋人之间的做爱,但是风笛呻吟的格外频繁欢快,
发出黏糊糊黏腻腻的呻吟,以及蠕动被黏糊爱液包裹的小穴,被硬邦邦火热的肉
棒抵到花心,却没有硬要打开子宫口,而是轻轻的研磨,如胶似漆,风笛赤裸的
修长长腿夹紧博士的腰肢,漂亮的小脚在男人的背后交叉,风笛用自己的舌头舔
过男人流着汗的身体,嘴唇吮吸他的脖子留下属于这个乡下姑娘的印记,让身体
颤抖的高潮如同将风笛的力气全部消耗了一般,肉棒将精液射入阴道和子宫,将
黏糊糊的温热液体灌入女郎的身体,温和的射精仍旧畅快。
博士将肉棒拔出,风笛熟练夹紧小穴将精液留存在肉穴之中,于是两人便并
排躺在了一起,仰望着这片乡下的天空,以及那璀璨的群星。
「明明是同样的两个人,为什么只是换了套衣服,和人做爱起来的就这样不
同呢?」
风笛看着男人的脸。
「那,风笛你更喜欢那种风格的做爱?」
「唔……博士喜欢那种?」
「相较之下,我可能更喜欢的是赛车女郎的你。」
「因为只用爽完了提起裤子就走不用负责吗~」
「才~不~是!」
一个脑瓜崩轻轻敲在这个傻姑娘的头上。
夜晚的凉风吹过两人赤裸的身体。
「有时候,在微风中品味品味做爱的余韵还真是挺美好的啊……」
「仅限于和我哦~」
于是微笑着收紧胳膊,将她赤裸的身体抱进怀中,让风笛笛枕着我的胳膊入
眠。
小手划过胸膛,玩耍着拨动我的乳头,不知疲惫般亲吻着我的身体留下属于
自己的印记。
「今晚的博士,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我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无话,也无需多言。
只用享受着爱情的余韵,这清凉的晚风,这璀璨的星空,身边温存的爱人。
仅此而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