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青梅】(1~32全)

第01章:只要舔一舔,就会发水
「你怎么了?」
郑宣看着心不在焉的周青梅,眼神满是探究。
身侧的女孩子微微抬头,长而柔顺的发丝间,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欲言又
止。但可疑的是,她水润润的眼睛里满是躲闪,盯着自己的时候,脸色越来越红……
「嗯?怎么了?」郑宣凑过去,闻到了她头发上桃子的香气,那白皙柔润的
小耳朵也近在眼前。
他故意又低了低头,灼热的呼吸喷了过去。
下一刻,周青梅仿佛被烫到了一般瞬间跳起:「哥哥,我……我还有事先走
了。」
她跑的飞快,从郑宣身侧跨过,百褶裙下露出若隐若现的白皙大腿,还有里
头带着粉色痕迹的内裤,看得郑宣呼吸又忍不住粗重一瞬。
……周青梅一路跑回宿舍,内心也很是窘迫。
她冲进卫生间,微微弯腰,撅起圆润挺翘的屁股,褪下内裤——上头一条透
明的银丝黏着,让她忍不住又羞窘起来!
都怪那本小黄漫!
她一直都是乖宝宝,一直以来有郑宣这个竹马护着,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事……
结果昨天晚上看了舍友送的一本小黄漫,漫画里,那个男人跪在地上,把鼻梁凑
近女孩子的下体处,而后张大嘴,直接撮了上去!
只这么一想,她感觉到下身又是一股水意,又想起小黄漫中的台词——「这
么快就出水了,真骚。」
而她……她只不过看看就……周青梅收拾完自己,重新换了内裤,这才爬上
床铺。
宿舍里空无一人。
这是她大学的第一个学年,如今是放假第一天,姐妹们昨晚上就迫不及待回
家了。
只有她和郑宣,因为两家父母约着出去旅游,此刻还留在学校里。
……然而宿舍里空空的,周青梅躺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从枕头下摸出那本漫
画——我就看一下。
如果还那么羞人,我就……我就再也不看了!
翻开书页,只见下一回里,男人握住女孩的大腿,舌头如蛇一般舔舐着,还
不忘配上台词:「感觉到了没?这是你的骚豆,只需要一舔,一揉……这底下就
像发大水一样……」
周青梅脸色赤红,她忍不住眼神飘忽。
同时,一颗小恶魔的心也开始蠢蠢欲动了:我……我也有那个骚豆吗?被摸
一摸,真的会受不了吗?
天下男人都这样吗?那里那么脏,但是漫画里却舔的那么陶醉。
那郑宣他……郑宣哥哥以后有了女朋友,会不会也帮她舔呢?
她想到这里,一股酸溜溜的感觉充斥着心灵——才不要郑宣哥哥有别的女朋
友!
我可以做他女朋友的!
我,我长大了!
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鼓鼓涨涨的弧度,这里又绵又软还很粉红,舍友们都
很羡慕呢……她呼吸粗重起来,白皙柔软的指尖颤抖着,却又毫不犹豫的伸进了
新内裤里,摩挲,探索,最后剥开那隐秘的唇瓣,伸进了一处湿滑的地带……那
里,有一个小小的凸起。
周青梅犹豫片刻——我,我也会揉一揉就出很多水,很骚吗?
她动了动手指,颤巍巍的无人触碰的豆豆在一瞬间哆嗦起来,整个人从天灵
盖都酸软起来,仿佛整个人被通了电!
下一刻,她感觉到又一股湿滑的水意涌出!
新换的内裤,又湿了。
……
但……那种感觉好舒服啊!
周青梅呼吸粗重,伸出手指再一次滑动波弄,如同她坐在钢琴前,伸手扣下
一个音符……
「叮叮叮……」
手指猝不及防一重,也不知道是蹭到了哪里,她整个人都酸软起来,又忙不
迭喘着气接通了电话——是郑宣的电话,她莫名又羞耻起来。
「哥、哥哥……」
身体里过电般的余韵还在,她忍不住嘤咛一声,又微喘了口气,这才平稳下
来。
而电话那头,郑宣的呼吸声陡然变得粗重许多!
但他很快又笑着出声:「在做什么坏事?」
周青梅吓了一跳,赶紧辩解:「没有没有!」
郑宣眉头一挑,对着电话吩咐道:「那起来收拾吧,我已经租好房子了,等
会我去帮你提行李——现在女生宿舍应该能进了吧?」
……小丫头有秘密了啊。
郑宣环视着新收拾的房屋——两个卧室,但是其中一个,在角落的梳妆台上,
有一个极其隐秘的针孔摄像头。
而床头则放着一个造型美丽的小香炉,里头有味道靡甜的香气袅袅升起……
再打开抽屉,里头一大瓶XX牌身体乳里,已经全是白色的膏体,用手一搓,就化
成了热乎乎的液体。
这些,都是他在医学部准备了整整一年的作品。
如今,小丫头长大啦!
……
学校假期住着不是很方便,而且也没有空调,周青梅早就受不了了,因此郑
宣也提前一周就开始看房子了。
如今一切就绪,她看着自己又湿了的内裤,此刻略一犹豫——马上就要搬走
了,天热,刚才的内裤倒是已经晒干了,可如果再换洗……
她红着脸,重新穿上百褶裙,将自己的床铺都盖好,想了想,又将那本小黄
漫塞进了背包里。
其他行李早就收拾好,放在床底下,但昨天舍友们离开时一番折腾,如今竟
都被横着塞到了最里头,周青梅伸长胳膊也够不着。
只能跪趴在地上,努力想伸手去够。
就在这时,宿舍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郑宣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谁也看不清楚他危险的眼神。
而在他的世界里,自己日思夜想到下身硬邦邦的小女孩儿,如今正跪趴在地
上,屁股高高撅起……
百褶裙顺着腿根向后翻折,两瓣圆润的屁股仿佛桃子一般,随时能挤出汁来。
白色的内裤中央处,好大一团水迹格外明显,将布料沁成半透明的,露出里
头红嘟嘟的痕迹来。
空气中有着某种甜腻的气息。
郑宣忍住粗重的呼吸,和冲上去疯狂啃式那饱满臀瓣的欲望,心中只有一个
想法——小丫头,为什么大中午的换内裤?是因为之前那条……湿透了吗?
真好啊,他的小丫头,马上就要成为小女人了。很快,他就会握住她柔软的
腰,钳住她丰润的大腿根,而后……是如公狗一般的疯狂冲撞!
把这小丫头按倒在床上,干到瘫软失神,一塌糊涂……
第02章:她的腿间,一片泥泞湿滑
郑宣内心的恶犬正在疯狂地咆哮。
但……青梅带着酸涩的口感,如今还不到熟透的时候啊!他不要小姑娘的一
时兴起,而是要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从里到外,从头发到脚趾。
所以他只是悄无声息的走上前去,对准那圆润白皙且高高撅起、仿佛任人采
撷的嫩屁股,伸出手掌来,不轻不重的拍了上去。
「啪!」
热烫的大掌接触到微凉紧致的臀瓣,他一错不错的眼神,明显能看到上头荡
漾起微微颤动的弧度——甚至,那中心处的水迹仿佛又重了些!
「啊!」周青梅颤抖的叫了一声,腰肢一软,险些趴了下去。
郑宣却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努力平复着呼吸,对着一脸惊惶回过头来的女孩
子微微一笑:「在干什么?」
然后不等她回答,又自然而然的问道:「刚刚打电话时听你在喘,小丫头,
是不是干坏事了?」
周青梅终于反应过来,脸颊瞬间爆红!
「没……没,我没有!」
郑宣笑了起来,不知为何,眼神有些黑沉沉的。
他伸手戏谑的拍了拍那荡漾的软波臀肉,眉头一挑:「大白天的也不锁门,
穿那么短的裙子撅着屁股,底下的小逼都叫人看光了——小丫头,你就不怕外头
有人偷窥你吗?」
周青梅此刻全身都开始泛红了她仓皇的爬了起来,眼中水波盈盈,带着说不
清道不明的不自知的媚意和羞涩:「郑宣哥哥,你、你说的什么啊?」
什么小逼……那,那怎么会从他嘴里说出来啊?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郑宣这才反应过来似的,眼神盯着她,灼烫的眼神不知有意无意,竟在鼓囊
囊的胸前转了一圈,最后不太有诚意的说道:「啊,忘了你还什么都不懂呢——
是我不对,说话太直接了,不是小逼,是底下的花瓣。」
周青梅身子一颤,不由自主想起了那本漫画——【小骚货,你看看你的逼,
多湿啊!】
这漫画的台词仿佛跟郑宣的脸重合在一起,让她忍不住从腿心处又涌出一股
热流,只能压抑着粗重的呼吸夹紧腿。
怎么会……怎么会又湿了?
难道自己真的这么骚吗?
她愧疚又羞涩,同时内心深处还带着隐秘的跃跃欲试。而后还要颤抖着反驳:
「郑宣哥哥……你,你不可以这么说……再说了,你怎么能拍我、拍我屁股呢?」
她脸颊晕红,眼神水波荡漾,紧身T都挡不住胸前的波澜起伏,还有短裙底下
绞紧的双腿……
郑宣揉了揉她的头发,仿佛对待妹妹一样,带着毫无情欲的亲昵。
然而说出的话,却让「妹妹」险些将身子瘫软成一团水——「没办法,我也
是一时着急——小丫头的屁股又白又嫩又软,就这么撅起来对着门口,万一在门
缝里有男人偷窥呢?」
「又或者对面有人拿望远镜在看……你的大腿,你的裙摆,你的翘屁股……
岂不是都要被人看光了!」
温柔的郑宣哥哥仿佛君子一样替她担忧着,每说出一个可能,就要搂着她的
肩膀去看自己提到的地方。
只在今天才接触到情事与爱欲的小姑娘哆嗦着,忍不住联想起那些画面——
【当自己跪趴在地上,屁股如同漫画女主一般高高翘起,露出中间隐秘又嫩红的
肉缝……门外,是不是有人正喘着气,眼神死死盯着自己,甚至胯下还……】
她身子战栗着,在这第一次的接触中联想到如此刺激的画面,裙摆下头洪水
泛滥,是纯棉内裤都包裹不住的泥泞与湿滑。
一股若隐若现的甜腻气息瞬间弥漫。
【小骚货。】
郑宣握紧了她的腰,深深压抑着自己的欲望。
若无其事的,仿佛根本没发现任何异常。
……
第03章:拢住又白又软的胸,狠狠揉一揉
前往出租房的路上,耳边只有被郑宣拉在手里的行李箱咕噜噜的响,但周青
梅却显得格外沉默。
肩膀处拢着郑宣哥哥热烫的手掌,裙摆下头是湿热滑腻的水感。夏天的风顺
着腿缝穿过,便连那处隐秘之地也仿佛凉飕飕的……
不过短短一截路,她脸颊上的红色根本就没有退下去过。
反倒是郑宣很是开心——他伸长羽翼,拢着这个小丫头很多年了,将她的世
界造的密不透风,不接触一点不该有的。
只等着自己亲手采摘。
而如今小丫头成年,看起来也是对自己有感觉的……这种带着爱情的甜蜜果
实,待他好好拨弄成熟,必然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青梅,」他突然出声。
周青梅下意识抬起头来,哪怕发生中午的事,郑宣哥哥展示了他作为男人的
侵略与肉欲,但此刻,小姑娘水润润的眼中仍满是信赖:「嗯?」
郑宣便微笑起来,伸手在她脸颊处抚摸着:「刚刚哥哥说的那些话,是不是
太露骨了?」
「轰」得一下,周青梅发丝都要烧着了。
她窘迫极了:「哥哥,你怎么还说!」
郑宣却叹了口气:「因为我觉得妹妹长大了呀,应该要了解一下男人的欲望
了,也省得以后被人欺负。」
他热烫的手掌下滑,紧紧扣住小青梅的腰:「青梅长的很漂亮,眼睛看我时
仿佛戴着钩子,嘴唇红嘟嘟水润润,让人忍不住想舔上去。」
他的话音低低的,身侧马路上是汽车和人群的嘈杂,周青梅下意识揪紧了他
的衣服,整个人羞窘的,仿佛要钻进他怀中。
「哥哥,你别说了……」
她无力的抗拒着,却不知为何,又因为这些话而在心中升腾起隐秘的欲望。
就像,就像真的有人,正扑上来握住她的肩膀,热乎乎的大嘴吮吸着她水润
的唇瓣……「胸也很软……一定又大又白,你穿着紧身衣的时候挺起的格外明显。
中间也是粉嫩嫩的吧?摸上去像面团一样,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狠狠用手
掌拢住,然后用力揉一揉的。」
周青梅已经软了腿,她两只胳膊抱住了郑宣紧绷有力的胳膊,娇滴滴的祈求:
「哥哥……」
郑宣却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幻想:「如果可以,我还想将你粉嫩嫩的乳头含进
嘴里,乳头肯定翘起来了吧?再用舌头去舔,去慢慢拨弄……或者用力吮吸的话,
也不知道有没有奶水呢……」
少不经事的小姑娘初尝情欲滋味,甚至才只擦了个边,但如今,不管是门外
的偷窥幻想,还是想象着自己的衣服被扒开,郑宣哥哥如狼一般埋在她的胸中,
舔舐,啃咬,吮吸……都让她忍不住从胸腔发出一声喘息。
「啊嗯……」
她绞紧双腿,盈盈泪珠终于滚落下来,可怜兮兮的恳求道:「哥哥,你别欺
负我……」
郑宣仿佛这才回过神来,少女柔软的胸脯就牢牢压在他的手臂,他歉意的笑
起来:「抱歉,我……幻想的太投入了,吓到妹妹了是不是?」
他松开行李箱,将少女拢入怀中,坚硬的胸膛抵着她的柔软,胯下凸起的弧
度卡进了裙摆。
然而声音还是一样温柔:「是哥哥错了,哥哥不说了。」
第04章:在这张床上,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热烫的怪东西就卡在滑腻腻的腿心。
万一……万一它动了怎么办?
周青梅又是忐忑,又是一点点的期待。
漫画上说,这样蹭一蹭就会很受不了的,可这里是大街上啊,如果郑宣哥哥
真的蹭起来了,那她……那她……她想的脸色羞红,裙摆下水意深深,快要不能
呼吸了。
然而,郑宣却只是深呼吸几下,又慢慢松开了怀抱。
热烫的温度分开,不知为何,周青梅的心中隐约还有一股不舍感。
「走吧,带你看看我们要住的地方——你的房间我特意收拾过了,一定会很
舒服的。」
他仿佛全然没看到少女脸上显而易见的失落,此刻仍旧是规规矩矩的哥哥。
毕竟,美味的东西,自然是要留下余念的。
一次便饱足了,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回味呢?
当然是时不时撩拨一下,若即若离,若隐若现。
想要收获最甜美的果实,他向来是最耐心的。
……租的房子是很传统的户型,2室1厅1厨1卫,客厅有大大的落地窗。
空调已经遥控开启,打开门时一股凉风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在盛夏舒爽起
来。
但是……「哥哥,卫生间的门为什么是透明的啊……」
郑宣心想:这可是我特意给房东加钱装的。
但他此刻也只是苦恼的皱皱眉:「没办法,合适的房子不好找,而且租房也
不能改装——妹妹,忍一忍吧。」
但周青梅显然陷入了苦恼之中。
郑宣把她推进卧室:「你是不是担心哥哥会偷看?」
「不会的。相信哥哥。」
「不管是你洗澡的时候按摩胸部,还是搓洗小屁股,又或者底下的花瓣……
哥哥都不会偷看的。」
他说完,明显看到小青梅的脸颊又红了,心中不由失笑——刺激么,当然要
时时有。
只有这样,以后妹妹才会更乖的。
比如让她乖乖在房间里,被红绳绑住洁白的肉体,粗糙的麻绳勒进小逼里,
在焦灼的欲望中等待自己回家。
又或者夜里带她散步。让她穿着短短的背心,凸起的乳头就卡在背心边缘,
轻轻一拽就能揉搓到。而短到臀部的短裙里,却什么也不能穿……郑宣俯下身在
她耳边问:「怎么样,这个房间喜欢吗?」
「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小天地,哥哥不会不敲门就进来的——你在这里,还
有这张床上,想做什么都行。」
周青梅下意识想起背包里藏着的漫画,多想着不肯看郑宣的眼睛:「那……
那哥哥我要先洗澡,你去做饭吧!我好想吃你做的饭!」
郑宣点点头,拉开抽屉给她看:「这是我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身体乳,你闻
一闻,很香的。」
「据说可以让皮肤更加白皙柔软紧致,妹妹,每次洗完澡要涂哦,每一个地
方都不可以错过。」
这可是自己精心调配的,热烫,细腻,长久使用能够提升敏感度,且效果温
和,让人根本察觉不出。
关键部位自然不能错过。
不过,错过了也没关系——他会来帮妹妹涂好的。
身体乳么,周青梅也是常涂的,只是……每一个地方都不可以错过?
是什么地方?郑宣哥哥是不是又逗她了?还是她太敏感了?
她偷偷抬眼,却见郑宣哥哥又拿出打火机点起一支香来:「毕竟很多东西都
是刚收拾的,这是我买的香薰,现在点了,待会儿洗了澡吃完饭,你就可以好好
睡一觉了。」
第05章:万一插进去,你就只能长在大鸡吧上了
周青梅进了浴室。
里头的东西准备得很是齐全,可偏偏门是透明的,她的手放在裙摆上,只要
想想将要脱下就莫名羞窘。
但……外头是郑宣哥哥,应该没事的吧?
哥哥也说了不会看的……她犹豫着,腿心黏腻腻的感觉更加难受了,而就在
这时,郑宣却直接进厨房了:「妹妹,待会儿洗完澡抹完身体乳,直接出来吃饭
哦。吃完饭再去午睡一下。」
周青梅霎时松了口气。
她脱下裙子,中午才换的内裤,又蔓延出好大一滩水迹,此刻脸蛋红红的将
它裹在裙子里头,再将上头的T恤和胸衣脱下来,一双又白又软的大兔子瞬间跳了
出来。
粉色的乳头因微凉的空气而微微挺立,周青梅下意识的用手拢住沉甸甸的胸,
却冷不丁又想起之前郑宣哥哥说的话——【一定很白很软吧?再把乳头含进嘴里,
用舌头拨弄……】
「嗯……」
她发出一声呻吟,腿心处又涌出一股热流,赶紧打开花洒冲洗起来。
温热的水流在全身冲刷,很快便将这半天蒸腾出的汗水洗得干干净净,身上
又散发出一丝少女的馨香。
而那花洒激烈的水流在身上蔓延,搓洗到下身处时,青梅犹豫半天,还是伸
出手掌胡乱搓动两下。
等到终于洗完时,将浴巾往身上一裹,青梅这才尴尬起来——这浴巾好窄啊。
裹住了上头,裹不住下头。
她几番调整,最终却只能将上沿险险的卡在乳头上,下头的边缘只堪堪遮挡
住那丰润隐秘的花瓣,略一走动,怕是要连屁股都被人看光了。
可想要从浴室到自己的卧室,就要经过客厅和餐厅……郑宣哥哥已经等在了
餐厅啊!
「妹妹,还没好吗?」
催促声又来了。
周青梅一咬牙:「哥哥你闭着眼睛不许看!」
接着捂住浴巾直接冲了出去,然而经过餐厅时却瞬间住了脚,从脚底板的红
色蒸腾到脸颊,她控诉道:「哥哥!你为什么不闭眼睛!」
郑宣却将火辣辣的眼神,从她的脸到胸脯,再到腰肢,和下身浴巾仍在摇摆
的边缘,那视线仿佛带着火,叫她身上又一次灼烧起来。
「妹妹!」他无奈地说:「不要总这样诱惑哥哥,你胸那么大那么软,万一
浴巾掉下来,圆嘟嘟的乳头,还有底下水乎乎的小花,岂不是都要叫我看光了?」
「还有我……」他挺了挺下身:「万一我控制不住插进去了,你以后都只能
长在我的鸡巴上了。」
什么、什么鸡巴?
郑宣哥哥那么温柔,怎么说这样的话?叫人羞也羞死了!
因为她成年了,所以现在说话就这样肆无忌惮吗?这是成年后男女之间该讨
论的话题吗?
青梅不懂。
但的腿又有些发软了。
好在,郑宣似乎并不打算继续。
「去吧,把身体乳抹了出来吃饭。」
关上房门,周青梅解开浴巾,只见两颗乳头已经红艳艳的挺立起来,颤巍巍
的,仿佛白雪上的红梅。
腿心又有些潮湿的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骚了!
她有些埋怨自己。
郑宣哥哥也很坏,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就把那种直白的话说出来,他每说一
句,自己就要联想一次……小姑娘深吸一口气,此刻泄愤般地从身体乳的盒子里
抠出一大坨来,双手一搓便在身上涂抹着。
这身体乳也不知是什么牌子,刚上身时,一股温热的感觉便蔓延全身,而随
着自己的不断搓弄,再加上房间空调的凉气,让她浑身都仿佛有蚂蚁在爬一样,
又仿佛浸泡在温水里。
喉咙开始干燥起来,下身处又开始若隐若现的涌动水意。
小姑娘心中恨自己不争气,此刻再次抠出一大坨来,恨恨的涂抹在腿心,仿
佛这样就能堵住那不断的骚动与水来。
第06章:微动两下,滑腻的水液就迫不及待涌出
房间里弥漫着甜腻的香气。
有些好闻,又让人忍不住有些昏昏欲睡,身体乳总算涂完了,但不知为何,
胸前两颗红嘟嘟的圆豆此刻依旧挺立。
青梅只能拿了胸衣来穿——她以前,在郑宣哥哥面前很随意的,直接真空穿
睡衣。但是今天……今天实在太令人羞涩了,还是穿严实些吧。
胸衣上身,只不过略微调整,滑溜溜的布料在乳头上蹭了一蹭,她便头皮一
激灵,险些又发出一声呻吟来。
怎么会……自己的身体今天怎么这么……这么骚……等到拉开门吃饭时,郑
宣假装没看到周青梅脸上的红色还有眼中水润润的媚意,只是劝着她吃饭,随后
又递了杯牛奶过去:「知道你累了,现在彻底放假了,待会儿好好睡一觉吧。」
「你自己在床上,干什么都可以的。」
青梅撇了撇嘴——本来干什么都可以的,郑宣哥哥怎么老是强调。
卧室里的暖香弥漫,搭配着微凉的空调,今天一天接受太多刺激的青梅很快
便觉得疲惫不堪,翻着漫画的动作也迟缓起来……等到郑宣看着监控确定她睡着
后,这才不紧不慢的敲门,推开房间。
软软的大床上,小丫头早已将内衣脱下来,此刻只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俯趴
在床上睡得正香。
胳膊下还压着一本书。
郑宣伸手将那本册子拿过来,看到里头毫不遮掩的直白画面,这才轻笑一声:
「小丫头,我说你怎么这么快开窍了呢……」
而且还是直奔主题的开窍。
暖香一阵阵的催动身体上的热潮,郑宣很快也有些呼吸粗重,此刻他也没有
掐灭那支香,反而俯下身,将热烫的手掌握住青梅的脚踝,而后一寸寸向上摸索
着,顺着那细腻光滑又敏感的肌肤,最终伸进宽大的T恤下摆。
那里,又是一条崭新的黑色内裤了。
这距离上午,才过去不到四个小时啊。
【以后,该买一抽屉的内裤才够穿的——不,不用买,妹妹以后在家,说不
定都不用穿了。】
他想到这里,手指便顺着内裤边缘伸进去,略一摸索,就碰到了那湿润潮热
的地带。
手指拨弄开两片花瓣,再微微向前,一颗软肉便显出了更加潮热的湿度。
找到了。
他开始缓缓的用指腹搓弄着那里,显然妹妹有好好听话,涂抹身体乳,如今
只微微动两下,甜腻的水液便迫不及待的涌出,很快就让整根手指一片湿滑。
沉睡中的少女脸颊微红,此刻睫毛微颤,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只发出了一
声难耐的呻吟——「嗯……」
而下一刻,郑宣的另一只手也顺着衣服下摆摸上去,开始在软绵绵的胸上轻
轻搓弄,揉捏……最后猛然用大掌攥住,微微用力,掌心压紧那颗红嘟嘟的硬豆
子,跟随着身下另一只手的节奏,若隐若现的摩擦着,揉捏着。
「嗯……啊嗯……」
女孩子的身躯无力的动了动,内裤已经又是湿哒哒的一团,她在睡梦中无助
地绞紧了腿,最终却只是将那热烫的手掌夹得更紧了!
这一刻,年轻男人温文的脸上一片隐忍与克制!
他呼吸粗重,眼神凶狠,盯着身下无助呻吟的少女,仿佛随时要将她拆吃入
腹!
随后,他把眼神放在了一旁的漫画书上。
第07章:水很多,也很骚,但我想更刺激一点
漫画书被打开。
郑宣盯着里头的内容,此刻微笑起来。
他略粗糙的手指不断拨弄着青梅的下身,先是缓慢分开肉唇,然后找寻水嘟
嘟的软肉,接着,缓而有力的上下磨动着,速度由缓变快,而后,力气越来越大,
速度也越来越快!
身下仍旧昏睡的小姑娘在睡梦中难耐的拧紧眉头,红唇微张,忍不住从嗓子
眼里发出了呻吟:「嗯……哈嗯……啊……」
两只手无力的在床单上抓挠着,双腿紧紧绞动,粉嫩的脚趾头不断摩擦着床
单,腰肢要扭不扭……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
而就在这时,耳垂处突然被热烫的口腔含住,有柔滑的舌头在上头碾转吮吸,
随后,带着热气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畔,刺激着半梦半醒的神经——「小骚货,
你穴里的水好多啊!」
「你看,我的手都盛不下了——非要我把舌头伸进去,又舔又嗦才满足吧?」
半梦半醒中,青梅仿佛仍在梦中。
梦里,她成为漫画的主角,那个女孩儿被画中强壮的男人掰开腿,对方把手
伸出来给她看:「小骚货,你穴里水好多啊!」
「你看,我的手都盛不下了——非要我把舌头伸进去,又舔又嗦才满足吧?」
这一刻,心中朦胧的期待和忐忑,都化身成点点刺激,让她小穴里的那一团
嫩肉仿佛过了电——再之后,那看不清面孔的男人,却突然有了张郑宣哥哥的脸!
而对方如恶犬一般露出笑容,随后低下头,伸出了灵巧的大舌头,对准了那
处小穴,飞速的舔舐着——「啊嗯……哈啊——啊——」
现实与梦境交织,郑宣肥厚柔滑的舌头还在拨弄着骚阴蒂,然后未经人事的
小姑娘已经被这绵长的刺激,送上了巅峰的快乐!
汹涌的水流灌射进郑宣的嘴,他鼻尖都湿淋淋的,全是腥臊又甜腻的气息。
而床上的姑娘浑身都泛起了红色,身子颤抖着,腿根更是一抽一抽,发出来
餍足又仍旧带着不知名渴望的呻吟——「唔嗯……」
……
郑宣笑了笑,面上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温柔的神情,反而狰狞的青筋绷紧,
黑沉沉的眼神仿佛将要将这羊羔一般的女孩,完全吞噬!
「好姑娘,」他身子紧绷着赞许:「水很多,很骚,哥哥很喜欢。」
「但……」
他跪坐在床上,把柔若无骨不知反抗的女孩半抱起来,搂在怀中,让她纤薄
的后背抵在自己胸口,而后将胯下已经狰狞抬头的肉根,直接塞进了紧致光滑的
两腿之间!
「但是哥哥想更刺激一点……妹妹会听话的吧?」
哪怕隔着内裤,那热烫的温度都让昏睡中青梅身子一颤。
下一刻,他的双手已经伸进了宽大的衣服里,再一次牢牢扣住了那绵软柔嫩
的双乳!
红嘟嘟硬邦邦如石子一般的乳头挺在他的掌心,那热烫的大掌却丝毫没有怜
惜,反而上下左右揉搓着抓捏着,让女孩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手上的动作也越发
肆无忌惮了!
而下身的肉棒,隔着薄薄一层内裤,已经开始迅速的前后挺动,摩擦,挤压……
第08章:哥哥磨得你腿心爽不爽?穴里空不空
浑浑噩噩中,青梅梦到自己化身成漫画女主角。
梦中,郑宣哥哥如同贪婪的恶犬,不知餍足地在她身上舔咬吮吸,大手揉搓
着软绵丰润的酥胸,乳头被含进嘴里,热烫都让她忍不住哆嗦起来,发出来绵长
又刺激的呻吟:「呃嗯……」
她想动,最起码,拦一拦的。
但浑身却仿佛酥透了,脚趾头都只顾绷紧,根本抗拒不了这如同浪潮一般的
快感。
敏感肿大的乳头被那讨人厌的肥厚舌头拨弄翻卷,还被郑宣哥哥仿佛小孩子
一样拼命嗦着,有声音含含糊糊传来:「妹妹,我想吃奶……给哥哥一口吧!你
看,你的奶头这么大,这么涨,肯定有奶水的吧……」
「怎么还没有?是哥哥嗦得不够用力吗?那哥哥再用劲儿一点……」
青梅在迷乱中摇着头,狂乱的蹬着腿,然而胸脯却是越挺越高,脸上的表情
也越发迷醉!
在她的嘤咛中,胸前敏感的乳头被人用力吮吸翻卷,柔滑的舌头仿佛装了电
动马达,飞快的将她所有的神经都拨弄成软绵绵一滩水迹!
而此刻,下身更是说不出的又酸又痒又酥!
花心处仿佛发了大水,甜腻的水渍绵延不绝,有热烫坚挺的肉棒被塞在腿心,
不断的进出,摩擦,挺动。
硕大的龟头坏蛋般的放肆杵弄,不仅磨的她花心热烫酥软,还叫那东西是不
是蹭住凸起饱满的骚阴蒂,然后狠狠碾压,摩擦——「啊……哈啊……啊……」
青梅只觉得,身后搂着自己的身躯热的发烫,腿心处那难以挣扎抗拒的酸软
还有抗拒不了的抽搐,更是让她在睡梦中脸颊酡红,神情迷醉,身下的肉唇花瓣
还是不受控制的紧紧收缩着,纯棉内裤都仿佛粗糙起来,每一次摩擦,都让她的
抽搐越发急促!
「妹妹,爽不爽?哥哥磨的你腿心爽不爽?穴里空不空?」
郑宣呻吟着,如同交媾中的野狗,又狠又快的顶撞摩擦,然而,却还要借着
催情香的作用,把话语都灌进青梅脑海里!
「都怪妹妹,太骚了,屁股那么白那么软,奶子也大,妹妹是不是故意叫哥
哥看到的?」
「不穿内衣在家里,把胸挺起来,奶头都顶的高高的……是不是想勾引哥哥,
让哥哥扑上去狠狠的揉?」
「只穿短短的裙子,却又不穿内裤在哥哥面前做家务,趴在地上擦地板——
是在等哥哥掐住你的腰,把肉棒塞进小穴里吧?」
「妹妹,你好骚啊!哥哥要射了……啊哈……射给你……都给你……妹妹别
发水了!下次!下次哥哥一定狠狠插进去!」
「啪」的一声,圆润的屁股被拍了一巴掌,青梅身子一抽,朦胧中又听到一
句话:「都怪妹妹太骚了,主动勾引哥哥……哥哥太喜欢了!」
郑宣将浓稠的精液射了出去,却小心的没沾到衣服,直到房间里重新恢复安
静,他这才仿佛压抑住心中仍旧没能餍足的怪兽。
他喘着气,眼看催情香已经快要燃尽,此刻拿了温热的毛巾来,一点点的收
拾着。
妹妹的身子仍旧泛着粉红,粗糙的毛巾隔着内裤用力摩擦着,可她下身的水
汩汩流出,擦也擦不尽……
第09章:妹妹的穴会越来越水,越来越骚
粗糙的毛巾擦着红嘟嘟的肉唇,时不时摩擦着那已经凸起肿大的骚蒂,水液
却层层叠叠,永远也擦不干净。
郑宣握着毛巾的手都越发狰狞用力了——好想,好想把头埋下去,拉扯着青
梅的大腿,对着那颗骚的不行的阴蒂,啃咬,吮吸,拉拽!
让她的阴蒂再也缩不回去,被内裤磨一磨就要发水!
他喘着气,压抑着已经汹涌的欲望,此刻不清不重的对着那处水源地拍了一
巴掌:「妹妹,只是磨一磨,怎么就肿起来了?你这样,以后怎么吃得下哥哥呢?」
「不过别担心,哥哥会有办法的。」
他拿出「身体乳」,此刻再次抠挖出一大坨,全部涂向了肉唇和骚蒂,剩下
的,则被手指借着润滑,全部塞进了那从来没有接纳过外物的地方。
塞的满满的。
但郑宣知道,体内的高温,很容易就会让它们融化,然后缓慢又坚定的渗透
进去,从今天开始,妹妹的穴会越来越多水,也会越来越骚,当然……也会更加
紧致有弹力……毕竟,他可是靠着改良这个配方,单纯作为柔软紧致的面霜,就
已经拿到数百万的费用的。
这才是他和妹妹未来生活的保障。
内裤已经都湿透了。
但是没关系,妹妹很快就会醒来,到时候会再换一条的。
郑宣这么想着,将妹妹的手塞进内裤里,只稍微磨一磨,她手上就已经全是
甜腻的水渍了,腿都下意识夹紧了。
另一只手则摆弄着,放到了女孩子绵软的胸口,手指还掐着乳头。
……空气净化器启动着,房间里的味道很快散去,青梅醒来时,总觉得身子
酥软,毫无力气。
她下意识动一动,却发现胸前一股刺激人的掐弄感,身下则又是一阵潺潺水
意……
「啊!」
她羞红了脸!
自己……怎么骚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欲求不满,所以才会、才会在梦里梦到
郑宣哥哥那样子揉舔,还要嗦奶,还要把大肉棒塞进腿间……然后梦中的自己,
就自己伸手……「啊嗯……」
想到这里,她起床时腿都软了!
就在这时,门外郑宣哥哥的声音传来:「青梅,睡好了吗?」
「睡、睡好了!」
青梅慌乱地应和着,此刻抖着腿脱下湿哒哒的内裤,拿湿巾稍微擦了擦就赶
紧换上新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穴里好热,湿哒哒的,刚换的内裤,顷刻间又有些湿了!
她红着脸,拼命擦拭着,然而那颗骚豆豆却根本不听话,越擦腿越软,水就
越多,同时,脑海中还不期然回想起梦中郑宣哥哥的话:「都怪妹妹太骚了……」
「不穿胸衣,奶头顶的高高的诱惑我……」
「或者不穿内裤,在家里撅着屁股做家务……」
她嘤咛一声,喘着气直接跪坐在地!
房门被打开了:「青梅,我听到有声音……怎么倒地上了?」
郑宣走过来,伸出胳膊要扶着她。
青梅脸色爆红——怎么可以起来!
底下,底下刚才发水,为了能够擦干净,她把新换的内裤褪下来,如今就卡
在大腿根,全靠衣服和跪坐的姿态挡着。
……
第10章:奶头给哥哥看一看吧
青梅穿着宽大的T恤,奶头因为春梦的原因正高高挺着,如今被郑宣哥哥一看,
仿佛灼热的火苗正在炙烤,越是紧张,越是挺的厉害!
郑宣的视线凝聚在那两个凸起上,突然伸手,不轻不重的拧了一下:「小丫
头,奶头挺这么高,是要勾引哥哥吗?」
「啊嗯……」
一股过电的酸软刺激传来,青梅身子一软,直接抱住了郑宣的腿。
「郑宣哥哥!」她又羞又囧,却又有种莫名的渴望,柔软的胸脯挤压在郑宣
的膝盖下方,青梅自己都没意识到,她挤压的更用力了:「你,你怎么现在这么
坏!」
郑宣却不回答这个问题,到底弯腰,伸手从胳膊底下卡住了她的腰——不,
这里并不是腰,只是她绵软胸乳的下方,此刻两只手的大拇指托着软嘟嘟的大奶,
似乎要帮她站起来。
青梅脸色爆红——这个位置……这个位置!
但如今最重要的,是不可以叫郑宣哥哥看到她的内裤,她湿哒哒的内裤和、
和小穴!
于是她主动再一次抱住郑宣的胳膊!
郑宣眼神中笑意深深,大拇指「一不小心」就向上,按在了她的乳头上!
仿佛是下意识的,他拿指甲刮了刮。
粗糙的棉布和上层指甲刮搔带来的刺激,青梅喘了一口气,身子底下又是潺
潺一阵流水,她脸颊晕红,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骚。
可越是想不通,水就越多!
此刻只能可怜兮兮的搂着郑宣的胳膊,哀求道:「哥哥,你别拉我。」
郑宣仿佛发现了什么,此刻蹲下来,好奇地看着青梅:「妹妹,你之前不穿
胸衣的时候,奶头没那么挺,也没那么硬的。」
他仿佛好奇,眼神中却带着灼灼的热度,烫的青梅根本不敢抬头。
然而魔鬼哥哥还在说话:「那……能让哥哥好好看一看吗?」
「!!!」青梅仿佛快要烧起来了——「哥哥,你,你怎么可以……」
郑宣哥哥却叹了口气:「哥哥也是个有欲望的男人啊!」
他岔开双腿,将那高高鼓起的一团给妹妹看:「哥哥只是想,万一以后有女
朋友,总不能像个新手一样丢人吧?妹妹,让我看一看,就看一眼,好吗?」
青梅的内心却是一阵酸涩——郑宣哥哥万一有女朋友?为什么会有女朋友?
明明中午才夸自己的胸又大又白又绵软,别的女朋友,能比她的胸更好看吗?
她心里酸溜溜的——明明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做郑宣哥哥的女朋友了,可
为什么,他都不对自己有别的想法呢?
是因为自己还像小孩子吗?他觉得自己没长大吗?
她心思复杂,完全被郑宣带偏,根本想不到,不管是之前的话题还是刚才的
要求,都不该是「哥哥」所能说出口的。
此刻,带着对郑宣的占有欲,她终于鼓起勇气,小心的把睡衣卷了起来,露
出了那圆嘟嘟的乳头。
「哥哥,你看吧!」
微凉的空气和热烫的眼神刺激着,腿心的水意仍旧绵延不绝,但此时此刻,
她早已忘了,内裤还坐在屁股底下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