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活部学姐张美玉强迫】(全)


从办公室走出,林羡北脚步很是沉重,紧锁眉头想要回到办公室再理论一番,
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走开了。
林羡北是黑龙江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二生,因为学习尚可加上参加了一些比赛,
很有机会拿到今年的奖学金——如果没有那档子事的话。
在一次寻常的查寝时,林羡北因为不满生活部来的人鸡蛋里挑骨头,和她们
的部长张美玉争论一番,最后吵起来了。而那位拽得要上天的张美玉学姐临走之
前撂下狠话,说让林羡北后悔。
也不知道她究竟认识什么人,林羡北的奖学金申请在某个审核环节被卡住了。
天真的林羡北指望学校能给他主持公道,但没想到……
「阿北回来啦,来来来,开一把,哈麻皮的,爷今天一定要上万古流芳!」
室友A正在玩电脑,他一向很有精神,但可惜他的充沛精力没能感染林羡北。
「不了,我等会去图书馆。」
「那行——吧……对了,你那件事怎么样了啊?」
「还在想办法。」
「要不要咱们宿舍拉个横幅在学校游行啊?」
「拉个粑粑,你的好意爸爸心领了,打你的游戏去吧。」林羡北毫不留情地
拒绝了,他清楚室友A是认真的,但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害得他们挨处分。
要是硬杠到底,也不知道张美玉那贱人又会怎么恶心人,而且……那六千块
钱奖学金,林羡北还真舍不得放弃。
思前想后,林羡北最终还是无奈地掏出手机,找人打听起张美玉的QQ号。
。。。
两天后。
站在走廊里,林羡北犹豫了一会,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这是学校一间已经关闭使用的活动室,也不知道张美玉是怎么拿到钥匙的。
在之前的聊天中,林羡北忍辱负重地道了歉,但却只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呵呵,不挺狂吗?是哪个比崽子说我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事想算完,你人过来
再说……」
走进活动室后,张美玉竟然已经在里面坐着看手机,林羡北还以为她会晚到
个一小时给自己下马威。
身材圆胖的张美玉学姐,穿的还是她们生活部那套黑色小西服,也不知是从
哪搞来这么奇葩的衣服当制服的,林羡北就没见过哪个学生天天穿成这样。
没有理会进门的林羡北,张美玉依旧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手机。
等得着实有些焦躁的林羡北忍不住开口:「张美玉……」
张美玉的眉毛一下子挑起来了,眼神凌厉地瞪了一眼:「这是你这种人叫的?
叫学姐。」
强行压下愤怒地冲上前一拳打在她的胖脸上的冲动,林羡北咬着牙改口了:
「学姐……」
「坐吧。」张美玉眉头有些舒展开了。
林羡北左右瞧了瞧,没看到有能坐的东西:「我坐哪?」
「我说了,坐!」
在心里想象着给这个女人来一套腕豪组合拳,林羡北坐在了地上。
「再往前坐点。」
「……」林羡北听话地往前挪了挪屁股,不太自然地仰视着,「那关于那件
事……」
张美玉放下了手机,蔑视地打量着扫了林羡北几眼,让他觉得心里莫名有些
慌乱。
「你先学几声狗叫来听听?」
林羡北忍不住了,生硬地拒绝:「不可能,想都别想。」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张美玉脸变得飞快,穿皮鞋的脚一下踹到到了林羡
北的胸口上,直把他踹得躺倒在地。
林羡北满脸涨红瞪大了眼想起身,但张美玉的一句话却像冰水浇灭了他的愤
怒:「你的那个什么过滤系统,是抄的吧。」
那是林羡北之前拿去参赛的算法模型,大部分是从外网「借鉴」来的,张美
玉是怎么知道的……
「别跟个傻比一样在那愣着,快学狗叫吧。」
对开除学籍的恐惧还是战胜了纠结,林羡北硬生生憋出了狗叫声:「汪,汪……」
这耻辱的男声仿佛对张美玉来说就是天籁一般,让她原本冷峻的肉脸上露出
享受的微笑。
就在林羡北以为这就是终点的时候,张美玉把腿伸了过来:「好狗,你姐今
天走了不少路,酸得不行,给姐揉揉腿。」
刚刚踹我的时候可有劲了,林羡北没敢说出口,认命般地一只手托着她的脚
腕,另一只手在壮硕的小腿上捏着。
「怎么,没吃饭啊?使点劲。」
「我草,你使那么大劲干嘛,想捏死我啊?」
张美玉不知哪根筋不对,怎么就是不满意,眉毛一横又一脚把林羡北踢倒在
地。
「别起来。」
林羡北也是被骂烦了,听到这话就干脆躺在了地上,看她还能整什么幺蛾子。
只见张美玉站起了身,走到林羡北身边,抬脚就踩在了他两腿之间。
「啊……」林羡北忍不住叫出声,眼里闪过火光,这个贱人在干什么?
张美玉还是脚下留情了的,力度只是刚好让林羡北难受但没到痛不欲生的地
步,不然就她这体重全力踩下去的话,要直接断子绝孙。
「不狂了啊?告诉你句话,这个学校你可以不认识校长,但你必须认识我张
美玉,听明白了吗?」张美玉一边说着,脚下碾着林羡北的下体。
「知……知道了……」林羡北不敢得罪她,就怕她真的一脚踩到底。
「那就开始算账吧。」
这样说着,张美玉抬脚站在了林羡北的两侧,直接蹲坐下来,肥硕的屁股就
这么压在了林羡北的下面。
还没等林羡北说话,张美玉就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此刻她表情是得意又
带着癫狂的:「很嚣张是吧……不给我面子是吧?」
张美玉每说几句话就会给一巴掌,林羡北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却憋着一口气
不敢发作。
这时候,张美玉突然感觉到胯下有个东西硌到了,于是面带怀疑地伸手一摸,
确定了是猜想中的那个东西。
「我……」林羡北脸色通红,一半是被打的,一半因为是耻辱感,自己居然
因为这种女人硬了。
「什么贱玩意,挨打都能硬?」张美玉一脸不屑地用弹指弹了几下林羡北两
腿之间的凸起。
林羡北想辩解这不是因为挨打,而是因为贴得太紧了,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
说得出口的话就干脆不说了。
令人震惊的是,张美玉站了起来,脱下了她的裤子,露出了肥白的大腿和黑
色的内裤。
心里有点不妙的林羡北,就看到她直接站在自己脸前蹲了下来,内裤直接贴
在了脸上。
「唔……唔……」一股腥臊气味在眼前,让林羡北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紧闭
着嘴出声抗议。
张美玉冷哼一声,拉开林羡北的裤子和内裤,一根红润的肉棒就跳了出来。
「欠收拾的东西。」一边骂着,张美玉一把握住了那根肉棒,感受到肉棒颤
抖了两下后,拇指按压着龟头顶端揉压起来。
林羡北死死支撑着,没想到张美玉那肉乎乎的手掌居然触感如此柔软,肉棒
被揉捏着就有股要喷发的欲望。
居然……对这种女人……林羡北对自己的兴奋感到屈辱,但又无法抵御肉棒
上传来的快感。
好似林羡北这拼尽全力忍耐的模样让张美玉非常受用,她用下身隔着内裤摩
擦着林羡北的脸,手上的力度更重了几分,圆润的手掌用力握住肉棒像捣药似的
撸动。
林羡北胸膛起伏着,鼻腔传来的骚味和两腿之间传来的快感让他越来越难以
坚持,全凭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尊心强忍着。
撸动了一会后的张美玉有些不满林羡北这无谓的坚持,眯起了眼。
林羡北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处湿润温暖的所在,忍不住发出一
声哼叫。虽然看不到,但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张美玉那涂了黑色口红的嘴唇将龟头前端含在了嘴里,然后一下就吞没了半
根肉棒用力吮吸着。这样似乎还不够,她又用手握住了林羡北有些绷紧的蛋蛋揉
搓着。
「啊——」突如其来的持续刺激让林羡北守不住了叫出了声,但张开的嘴马
上就被包裹着内裤的肉感十足的蚌堵住了。
伴随着他的叫声,肉棒一阵颤抖地在张美玉口中喷射出了浓郁的液体。
然而还没从射精中缓过劲来,林羡北就听到了张美玉的破口大骂。
张美玉吐出正在喷射白浊液体的肉棒,一口将嘴里的精液吐到旁边的地上,
骂道:「你他妈是不是想死,不声不响就喷出来了,草!」
听到这话,林羡北不知道如何解释,实际上他的脑子还乱糟糟的,为什么突
然就变成这样了?
好像光骂林羡北几句还不能解恨,张美玉用手又拍打了几下已经软下来的肉
棒,却没想到这根肉棒又颤颤巍巍抬起头来了。
林羡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平时打个飞机也有一天的贤者时间,怎
么它今天在这个胖女人的手下会这么精神。
「还算中用,今天给你美玉姐爽爽,你得罪我的事就当做没发生了。」
说着,张美玉把身上的黑西服扔到椅子上,顺手解开了衬衫的几个扣子,脱
掉胸罩也扔了过去,肉肉的乳房从衬衫中间跳了出来。
林羡北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但注意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后马上把
头别了过去,似乎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欲望被勾动了。
张美玉却眉头一皱,凶恶地坐在了他的身上,一巴掌又打了过去:「你还不
情愿是吧?告诉你,在这个学校里我张美玉说的话,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被如此对待让林羡北怒火中烧但又不敢说话,但因为张美玉下面饱满的软肉
隔着内裤压在肉棒上,肉棒却不听话地愈发硬挺起来。
感受到身下这根火热的肉棒轻微的跳动,张美玉大发慈悲地没有多计较,扭
动着屁股摩擦了几下之后就站起来脱掉了沾着水的黑色内裤。
这次林羡北没有移开视线,看着茂密的黑色毛发下面是肥厚的阴唇正在滴着
水,不禁咽了口水。
故意不去看又要挨打……算了,怎么样都好了,这个女人想做什么都无所谓
了,只要能解决那件事……林羡北心里如此想着。
「老实点别乱动。」张美玉厉声警告着,迈开两条白胖的粗腿,慢慢蹲了下
去。
林羡北看到自己的肉棒被她反手握住,龟头顶端抵住了两片红润的阴唇前后
摩擦着,湿湿滑滑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诱惑着想把肉棒吸进去,但是却迟迟没进
去。
「啊……张,不……学姐……」林羡北感受着肉棒上传来湿滑的摩擦触感,
难受得挺直了腰,但丝毫不敢乱动,心里乱得像一团乱麻却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想进去了?」张美玉的大脸上也浮红,声音略微颤抖,但还是冷笑
着质问。
「我……」林羡北不愿意承认这点,但下面传来的刺激却让他憋得快要爆炸,
「我想进去,请让我进去吧!」
我这只是迫于形势,不是真心话,林羡北心里这样想着,顿觉轻松不少。
「哼……」对林羡北的回答还算满意,张美玉满意地点了点头,扶正了肉棒
找准位置,此刻她的肉缝被摩擦到已经两片肉外翻了,汁水顺着肉棒流下。
张美玉把握着肉棒,让龟头顺着洞口「滋」的一下挤了进去,饱满的肉穴被
肉棒撑开全部没入了。
林羡北咬着牙发出一声闷哼,心里很是纠结,为什么这个女人那么胖但肉穴
里却这么紧密温暖,自己的第一次居然给了这个张美玉,但快感很快淹没了他的
理智。
张美玉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哼,壮硕的腰肢摆动地越来越快,肥墩墩的屁股也
不断拍打在林羡北腰上,发出啪啪声,那对肥大的乳肉也随着身体的摆动上下晃
动着。
肉棒在穴内被夹紧不断吞吐的快感和眼前晃动的奶子让林羡北有些失去了理
智,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了张美玉的胸。
手刚抓到她的胸,还没怎么感受到柔软的触感,就被张美玉把手打下来了。
「嗯……我说了,老……老实点……嗯哼……」张美玉虽然面露红晕,但还
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她的表情让林羡北升起屈辱感,但却给了他一种无名的刺激,只觉得身下的
肉棒更加胀了。
「呃啊……」林羡北被她刺激得快要发疯,心底有种不顾一切把这个胖女人
推倒狠狠冲击的欲望,但是却只能在她的身下动都不敢动。
渐入佳境的张美玉大屁股挺动地更加猛烈,阴唇开开合合,一次次吃下身下
的肉棒,汩汩的汁水汹涌流出打湿了林羡北的下身。
此时的张美玉也没管之前说过什么,抓起林羡北的手就往胸上放,口中发出
阵阵呻吟。
而林羡北也不管不顾地抓捏着她的乳肉,另一只手摸着她的粗腰,下身也挺
起腰抽插起来,只感觉她的肉穴好像吸尘器一样要把他吸得一干二净。
专注享受的张美玉闭着眼呻吟着,没有斥责,而是继续剧烈地扭腰:「快点……
嗯……给点劲……」
肉棒在她体内这样激烈的抽动下,林羡北已经要坚持不住了,如果不是害怕
挨骂就已经释放了。
欲火高涨起来的张美玉屁股不停摆动着,两条粗腿夹紧了林羡北的腰,两人
的肉体撞在一起啪啪作响,肉棒在穴内抽插着发出滋滋水声。
终于在一次沉重的下沉后,顶到子宫口的龟头传来的刺激让林羡北再也坚持
不住了。
随着肉棒抖动个不停,一股股浓郁滚烫的精液突然射到了张美玉体内,让她
晃了晃胖脸渐渐清醒过来。
张美玉的动作慢慢停止了,感受着已经变软的那东西在体内一动不动,表情
逐渐扭曲。
「我草你妈!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射里面了!」
一边破口大骂,张美玉握着林羡北的脖子又是一耳光打了上去,「你这小比
崽子是不是早泄!这才多长时间就出货了,能不能有点出息!」
林羡北此时却出奇地感受不到愤怒了,清醒过来的他只感到心里乱糟糟的。
挨了几分钟的骂之后,张美玉擦了擦身上的精液,穿上衣服就走人了。
「这次的事情还不算完,今天我算是记住了,这个周末你给我准备好,再掉
链子饶不了你!」
林羡北在活动室里站了一会,拍了拍自己的脸。
想到周末还要伺候这个胖女人,他心里也不知作何心情,可能心底有那么一
点小窃喜吧。
算了,至少奖学金是有希望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