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除夕夜晚的楼道口遭遇邻居家的大姐姐这件事】(全)


简介:孤独少年找寻不到自己心中想要的年味,却在独自一人的夜晚遇到了他的邻家姐姐
除夕的夜晚,城市间四处依旧灯火通明。
又一年过去了,虽然在元旦的那个晚上通俗的新年就已经称得上是渡过了……
但传统文化的定义上依旧是跨越除夕与春节的那一天。
疲身走出了旧的年份,脱去繁重的压力,过得新旧交替的除夕夜,所谓过年
的真谛便是辞旧迎新,一想到就这样结束了一年的忙碌,从此化作另外一个开始,
便感到如释重负,想来想去却又颇有怅然若失一意,心里仿佛失去了某个本不重
要的事物,拿得起放得下,可它却留下了无法忘怀的缺口,始终让人的思考空空
荡荡。
凌晨未至的一片昏黑,深夜里是空无一物的帷幕,仿佛伴着月影勾勒出一张
张眼熟能详的画面。难以余留的是昙花一现的轻松释怀,反倒是无穷无尽的茫然
与惆怅层层叠叠纷至沓来。
现在已是临近深夜,天公自然不会作美。楼梯口时而会由下至上刮来阵阵萧
瑟晚风,带着除夕月份自带的低温交织在一起化作半夜里催魂夺命的湿冷——这
个时期不在家中享受温暖,游荡者必会遭遇那无情北风的透骨酸心。
住宿区几乎都是亮堂一片,以彻夜亮起的灯光迎接这一晚的跨年。然而即使
光芒那般绽放耀眼,也鲜少有人会在这般喜庆的日子里察觉到默默无闻的身影,
好比无人在意某个楼道口处朦胧生辉的荧光……
裹在保暖衣下,半蹲的娇小身影此时就在那漆黑一片的楼道口萝卜蹲得一动
不动。
手机屏幕反射的荧光烁烁,照亮了一张看起来有些疲惫淡漠的稚嫩面庞,时
不时会从嘴角流出丝丝姨母笑,一丝不苟地滑动着手机屏幕,依稀可见倒映在瞳
眸中的一排排字体,不禁感慨何等之认真?
即使半蹲在楼道的他会时不时打几下寒颤,却也全然不顾环境孤寒。无视了
一旁那透过门缝隙间的暖光,那般忘我的境地颇有一番窃读记的风范。
微微的嘈杂搭配着长辈们的吆喝,小孩子们的开黑狂欢尖细叫唤,搓麻设备
电子桌与飞舞指尖碰撞闷响,以及那电视荧幕中将音量调到了最大的万恶春晚现
场……开着空调的屋内截然是暖洋洋的冬季天堂,带着各自娱乐的隔阂与冰冷大
门外的男孩分割开来,俨然化作了家门内外的两个极端世界。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
疯狂玩谐音梗的抄袭艺人,无谓小品的尬笑与尬演,长辈间自顾自的娱乐,
各大视频网站在这时广告的格外争奇斗艳……这些因素就此共同创造了他所讨厌
的一幕幕喧嚣,让少年的假期不再舒适惬意。
踏入寒冬之际本该能从渴望的新年里感受到一种温暖,温馨,幸福,家常。
告白旧年,畅谈明年,迎新送旧的时候也理应令人激动万分。但不知从何时起,
觥筹交错的这一夜再也不能令他感到喜悦。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是日渐成熟所带来的格格不入还是那些电子产品对情
感的侵吞,总而言之男孩难以参与进他们其间——反正那些长辈们到最后也只会
不怎么在乎他的感受,也不想让那些惹人厌的熊孩子亲戚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比起会被问东问西让自己陷入社恐般的尴尬境地,还不如默默独自知足常乐……
因此,早早就吃完了年夜饭的少年就裹着厚重的保暖衣,得到一句注意安全
后独自出了门,想着该如何一个人度过此夜,但思来想去之际却是迷茫何去何从。
大年三十年夜饭的夜晚,城市的霓虹灯影在这时也不会繁华,娱乐场所与商
场什么的早已销声匿迹。他脑子一时发热离了家,到最后却不知如何是好。
总是有些自尊心的,不好意思、也实在不愿意就这样直接回到熙攘无比的家
里。
他的时间不能没有意义,想来想去找不到,最后只好干脆利落地蹲在原地,
隔绝门内的喧嚣就权当是出来透风透气……
认真思索着,男孩索性拿出了手机。
尽管自己厌恶电子产品削减年味的感觉,但他同样也只能选择真香……
于是便有了这样的一幕,孤单的男孩默默捧着低电量的手机,独自一人蹲守
在门前等待时间的流逝。所谓的新年对现在的他而言,甚至远不如浏览全新的涩
涩要来得舒服。
双眼盯着低亮度的屏幕,比学习还要专注,刷着蓝色P站上熟悉 只是用覆盖屏幕上的指尖上下滑动着电子产品的页面,便能轻松陶醉于文字
的魅力其中,翻动着赖以成为精神食粮的涩文,他不禁打心底由衷地感激 「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一片漆黑间突然响起的柔声细语,夹杂着几分湿润灌入了耳道。
曾在九年义务教育时期偷玩手机被抓包的恐怖记忆似乎一刻回闪,宛如炸毛
的猫般遭受惊吓。急忙关掉手机上的亮光,猝不及防下险些是没来得及锁住满是
色情文字的屏幕。蓦得回过头,却是有什么东西在触碰他的鼻尖,扰上了有些微
妙的瘙痒……尚未涌动丝许潮气的飘飘绸缎疑似刚刚散去湿润,长长的发梢带着
好闻的洗发水香味,爱抚着敏感的鼻腔。
随着锁屏键按动,环境顷刻由低亮转变为黯淡无光,他一时模糊的瞳孔都只
能依稀看到身旁站着一具分外高耸的身姿,揉了揉眼角才堪堪看清那淡白色身影。
崭新的一双流行马丁靴自然映照了新年换新衣的传统,顺着视线向上,裹在
裤袜以内的美腿流线率先出现在面前,前倾的娇躯让本就凸显傲然的毛衣愈发出
落得显眼。温婉可人的眉宇此时呈现着如花的浅浅笑颜,突然出现的声音便是来
源于这样的一张熟悉面孔。
温柔体贴,时常会照顾自己的邻家大姐姐,
在深夜的楼道口套着一件性感无比的宽松毛衣,弯起腰肢俯下身笑眯眯地背
着双手,用倾斜的视线投向漆黑一片的屏幕,盈盈笑意已是不言而喻。
猫步轻悄,无声无息,过于投入的男孩自顾自地刷着Pixiv的涩情小说,沉浸
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旁边居然会有人在旁窥……
「姐……姐姐,除夕快乐……」
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支支吾吾地寒暄着,忘了这句祝词早在白天的
走亲访友中就已然对大姐姐奉上了,此刻不自觉的反复更是意味着心情有多么的
不平静……
看到了,绝对看到了,自己宛如变态般沉迷黄色小说文字的姿态。
但这般暴露也是没办法的无可奈何……谁会想到大半夜的除了自己这个在门
口看黄色小说的人,还会有第二名旁观者呢?
一向不错,甚至能做到时常串门的邻里友好关系却在这时激起了糟糕的反作
用。少年波涛汹涌的心再也久久不能平静,正是因为是熟悉的邻家姐姐,才会在
此刻无比惊慌失措,害怕会因此而遭受熟人异样的眼光……
心中焦躁无比,想着就这样逃跑回家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吵闹也好,
睡觉也罢,总比现在被这般被抓包的尴尬要来的舒服。
只是因为遭此意外,伶牙俐齿早已变得凄凄艾艾,窘迫少年语无伦次,木讷
而僵硬地将手机收入保暖外衣的口袋,心中已经生出了不明不白的退缩。
匆匆地想要从半蹲的姿势起身,却忽得一下踉跄,险些后仰得撞到了贴上春
联的白墙……穿过男孩腿间那双饱满美腿悄然间封锁住了不知何时散开的鞋带——
白色足靴就这样碾踏其上,让双脚暂时性地无法脱离她的靴下,一时竟是让男孩
难以挪动。
涂着桃色的指甲油,几只纤细好看的指尖便是直接落到了他的手中,握住了
想要收回的手机。
那块承载了自己许许多多涩情想法的小方块,居然就这样沦落到了旁观者的
手中……
不敢置信地抓握了一下,可手心除去一片空空荡荡,再也没有了充实的感觉。
想要缩回的肢体被那份温热触及过后,顿时怔怔地愣住定格在原地动弹不得,心
中忐忑不安又实在有些难受,一时又难以开口。
看着年上女孩娴熟地按动了侧面的锁屏键,划开了那若有若无的遮羞布,甚
至还恶趣味似的故意将屏幕晃了两晃,少年头一次觉得自己为了图方便而不设置
锁屏密码是他人生中作出的最糟糕的决定,殊不知更让他更为脸红的遭遇还会在
下面。
「深邃粉嫩、伸出红唇带着熟练舌尖咕啾的淫靡水声向孤舟独桨的少年,再
一次卷去美艳诱惑的祸害巨浪——」
语气绵长无比,缓缓上挑的尾音加剧了男孩瞳孔间的地震——他无助地遮挡
住面颊,又时而捂住自己的双耳,极力想要逃避被揭穿的羞耻一幕,就算只是掩
耳盗铃的虚假行为亦是逃避的救命稻草……
「……包裹住稚嫩少年的小嘴,滑嫩灵巧的丁香舌透润起鲜艳红唇点缀着水
润唇瓣,挑弄的微弯肆意搅动着欲望。」
轻启的红唇补刀不断,用她那独有的悦耳银铃念出了印刻其内的淫荡内容与
埋藏在小男孩心底的秘密爱好——
话语充斥夹杂着挑逗与俏皮,像是故意要映衬起字里行间的色情与放荡。更
是当着他的面念出,用这般直白当面戳穿的大胆行为制造了公开处刑般的恶趣味……
诵读的色情文字恰似魔音贯耳,恶毒而甘美的低语不绝于耳。完全没有办法
隐瞒此时爆棚到极点的羞耻心,小家伙已是没脸见人的面红耳赤……
「小弟弟,在一个人做坏事呢……」
她的面颊晕红色不减,好看的一双眼睛随着笑意微微眯起,眸光晦暗不明却
是流转出了宛如狐狸似的狡黠。
避免了一台人体蒸汽机的产生,终究是不打算再逗弄调戏绯红双腮的小家伙……
只是,将归还的电子方砖按回了他的手中时,却没有让宽厚雅润的温暖掌心就此
离去,而是轻轻地摩挲着男孩的冰冷指尖,沿着那方向蔓延着握住了衣袖下的皓
腕。
画上的轻抹淡妆让本就无瑕的素颜锦上添花
淡妆舒颜都一样姣好,更是带着几丝迷迷糊糊的朦胧醉意美笑意盎然的慢慢
凑近,依稀感受到裹挟着丝丝酒香的吐息喷洒到了少年的面颊。
「跟我来吧,小家伙~」
拒绝,亦或者是同意?
醉醺的年长女孩丝毫没有给他一点回话的机会,被踩在靴下的鞋带如愿以偿
得到了松懈,却只感觉到衣袖那儿的温暖触感在微微用力,让久蹲带来的僵硬双
脚难以挣脱。
随着大姐姐有力臂膀的强行拉起,被迫追随着那醉意阑珊步伐的男孩步履同
样有些慌乱得蹒跚,感觉要被诱拐了之类的感情油然而生,却在这时没有选择的
余地。
何去……何从?谁又说得清呢。
呆滞的少年就那样跟随着大女孩的醉步,在深夜进了并不算陌生的邻家。
比起大多数在这时候依旧热闹的屋子,这里静寂得有些不寻常……
足上的穿着鞋靴直接灵便地交叠蹭下,裹在内绒棉靴下的黑丝玉足似乎还带
着憋闷的白色蒸熏,随后便是在玄关套上了动物模样的可爱棉拖,回头望向少年
回眸一笑。
好似那深山老林的孤单猎人抓到了一只无家可归的瑟缩幼兽,得意而又感到
有趣,并不打算就此放过……
一步、两步,拉着手越过了玄关与客厅,直到最后扭开了少女闺房的门把——
没有照明,没有灯亮,适应了夜色的眼睛继续深陷漆黑,唯有那高悬墙角的机械
制品亮着20的数字,从风口吹起了暖气阵阵,给了萧瑟北风中凌乱的少年温暖慰
藉。
看不清大姐姐闺房的模样,懵懂无知的小家伙唯有被迫顺从,而后被像是对
待一件大玩偶似的轻轻推着,陷入了软糯的床垫席梦思……
这一刻,安静地几乎要听清自己跳动的心脏。慵懒与粉红色的氛围丰拥着敏
感肌肤,灼热与滚烫紧随其后……
她的双臂撑在床边,俯瞰着惊慌失措的少年,动人的眼眸在几番迷醉的衬托
下更为魅惑,忍不住靠近着蹭了蹭着稚嫩脸蛋,明目张胆的亲密就像是两颗熟红
的桃蜜相互取暖的模样。
「你的脸好烫,是害羞了吗?」
那种事……还要明知故问吗……
额角分泌的液体顺流直下,划过一道湿润轮廓,甜蜜的声音搅动得大脑一团
浆糊,男孩早已被压倒性的雌香熏陶到有些恍惚,可坏心眼的大姐姐即便是心知
肚明却也要故意提起,浮动空气间满溢着好闻的洗发水香,从口鼻传出的香甜的
气息带着微醺的酒涩投向了小家伙羞愧难当的通红脸蛋。
为什么会这样,被比他还要高大不少的大姐姐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头一次与异性如此近距离,都让自己的呼吸愈发急促
了起来。
这种事,又为什么偏偏会是除夕的晚上……
「真可爱❤」
魔性的快感足以直贯他的胸腹,触电似的肉欲在侵入着不断扩大理智的统治。
裆部悄然之间竖起的帐篷下流而可耻,却从那里疯狂从体内涌出了源源不断的快

或许是那空调吹着的热风,亦或是欲火焚身的兴奋,自额头的第一滴汗涩低
落后,便不自觉地在身体分泌得更多。
一阵肉凉却是在这时自然而然出现——只见那遮羞的保暖裤被一阵不小的力
气扯下,一只搭上了挺翘阳具的柔荑已然开始了不安分的运动。
「姐姐!?」
惊惶无措,但是无力扯回下半身的长裤……
趴在自己身躯上的这具绵软肉体又是如何短时间挣脱得开的?少年的挣扎与
反抗换来的却是她无需言语的笑意盎然,尖细的指尖恰似恶作剧一般刮蹭过鼻尖
的濡沾汗湿,只是莞尔而笑——
「交给姐姐就好~」
浇灭了剩余想要反抗的道德,转而升腾起了熊熊的欲火……成熟女孩迷人的
魅力与独处的这一夜本就削减了孤单夜晚里的冰凉……如今更足以化解了无谓的
固执戒备,迈向禁忌的道路。
从青涩果实迈向血气方刚的年龄自然会有生理方面的渴求,小男孩纵是年纪
轻轻,又岂会不知道自己的欲望所在?
浑圆挺翘的双峰带着重量与绵软在男孩的胸脯上摊开,对那种沉睡野兽的索
取也即刻开始。扯下短裤的滚烫五指仿佛章鱼的触手一般蜷着卷缩起了渐渐勃起
的阳具被柔软无比的手心嫩肉温柔裹住的肉棒,更增添了几分挺立的硬烫余温。
「呜……」
下体被陌生人触碰可能还是头一回,赧赧地轻声喘息……
相拥的肉体紧贴,不安分的嘴唇依旧散发阵阵酒醺,开始触动起了男孩易动
的敏感点。
一块饱含湿润与温热的软肉抵住了他的耳畔,将满是女孩子香甜津液的口腔
轻轻触及回荡着湿润细腻,伸出檀口的樱舌滋生让人心神荡漾的耳语。丝丝湿润
口水灌入了耳道,吐息搅动着听觉不止不休的迷离,不寻常的呼吸声就像是女孩
的娇吟,有节奏的律动热息在他的脸蛋、耳畔边留下了无数潮湿。
游走在勃起肉棒的那只柔荑也无休无止,不会停歇,留存在阴茎上方缓缓地
扒动,用攀附在男性阴茎上的五指撸开了青涩时代的皱缩包皮。
待到拨开云雾的那一刻,略微粉嫩的龟头顿时在空气中一览无余,轻轻揉捏
积攒不少的精液容器也让肉棒时不时迎来一阵阵地颤抖,抚摸着那独特的形状,
稍稍收紧的那手心囚笼抓握住了硬梆梆的肉棒以及胀鼓鼓的睾丸。
舞动在胯下不断驰骋的指尖玩弄起少年下体,弹拨着敏感粉红嫩肉,拉伸撸
动着皮肉虬结。明明只是手指的缠绕触碰,却能让他感受到自己几欲要爽到失去
知觉的下体正在被大姐姐滑润的女体肌肤一点一点浸染。
这时的那拇指又是攻势一转,由贴合棒身的区域化作轻点着流出汁液缝隙的
塞口,像是在划圈一般绕动敏感的雄肉,将快感化作电流从龟头向男孩未经人事
的全身尽情扩散,摊开的掌心竟是直接扭动摩擦着龟头,用那直灌入马眼的惊人
快感惹得雄体发颤到战栗不止。
「呜噫噫噫——」
鼓涨起的青筋兴奋地跳动着,血脉偾张的充血肉棒又横生快感枝节源源不断,
爬上了脊柱的电流流窜四肢乏力,流泻出的先走透明汁液经久不绝。以那覆盖着
肉棒的湿润粘液用作自己都润滑工具,时而用柔软掌心的挤压封锁停滞那一刻的
环绕快乐,时而直接大力摧残强逼颤抖的娇弱身躯泄出喘息外的闷吟。
敏感至极,残酷的快感持续在他的下体躁动,直到泵上第一发白浊喷射殆尽,
要命的指尖轮舞才终于落下了帷幕……
她终于放开了晕乎少年的耳朵,不再用口腔蜜露灌耳,催得他朦胧蒙圈。
指尖粘稠一片,忍不住闻了闻初精的雄香,卷出舌头夺走了指尖残留下的几
丝白浊,又炫耀似地鼓了鼓舌苔上染白嫩肉,高昂的洁白脖颈作出了吞咽的动作。
随后,醉意不减的双眼,兽欲依然。
第一次流泻权当做一刻的预热,贤者时间的不适期却不会成为隔阂,只是前
兆的开端而已。
起伏的胸脯与那不绝蒸腾雌性荷尔蒙的毛衣交织,软糯的触感再一次带着她
的体香压了上来,只是这一次压倒性带来的力道实在加剧了不少——顺着无骨腰
肢脱去繁杂的衣装,黑色的连身裤袜俨然褪下直到腿根,外露着一片淫香雌穴……
一片黑暗之中,攀上他的下体不过举手之劳,直白地、粗暴地朝着依旧挺立
不见疲软的肉棒坐下,并在身躯相合与包裹的这一刻用力耸动,引得女声娇吟与
那沉闷呜咽交相浑映——
「嗯啊~」
「呜……」
紧致温热的一片潮湿,仿佛是为这般尺寸量身定做的天堂,夹紧的下体一并
带动着胯下男孩跳动抖腰,震颤不止。
吸吮的腔道疯狂地渴求撕扯,贪婪地将勃起的阳根并入温热的雄性天堂。蠕
动交织间,噬人软肉是满溢活力的扑腾榨取,迫使少年那青涩初棒贯通阴唇的前
庭关,在她的幽深蜜穴里耕耘深挖。
「哈……啊……噫——」
狂风骤雨般的快感随着身上御马的骑手迎面而来,黑暗中被欲望裹挟的少年
早已无处可逃。挤压强制勃起,降下的子宫主动迎合着这根灼热坚硬似钢铁的肉
棒,蜜穴中的膣道肉壁紧缩收紧,亲吻吸吮着每一处挺翘皮肉,好似多方面的争
夺夺取不休。
汹涌肉棒的撞击催化男女交欢的极致快感,粘动起来的潮热软肉贪婪分食着
进道肉棒的每一处……耸动的身姿也不时加剧迎接着横冲直撞,迫使那生涩肉棒
刮蹭撞击着欲求不满的寂寥肉穴。
凹凸不平的青筋化作女孩最好的慰藉点缀,以肉感满满的水润厚臀沉下腰撞
击,让湿润泥泞的交合之处处直至那厚臀的落下而直至玷污根部,大腿臀肉相亲
的啪啪作响声就此回荡在邻家女孩的闺房之中久久不散。
交握的十指刻出床垫凹陷痕迹,无节奏的粗野腰振连同床板都在吱呀响个不
停。
埋下了汗湿的秀发,她对着他低声细语。
「你是第一次,就在这里内射的坏孩子呢。」
言语之间满是诱惑与淫靡,全然不负邻家女孩那般的清纯,但就是这份从未
见到的反差,只言片语之间便惹得他精关大开……
噙着眼泪,想要射精的欲望止不住向上蓬勃,这具话语便即刻化作了色情开
关,顿时让那欲望达到顶峰,潮涌出白浊粘稠的压榨浪花。
痉挛的身躯止不住后仰,激烈的媾合融化了最后的理智,没有力气的无助身
体任由她用胯下骑乘驰骋,瞳眸子渐渐变得空虚……氤氲出搅动男孩大脑的粉红
色水汽。无力地趴卧其身,两具贴合住的汗涔身躯欢愉殆尽,疲累终于袭来……
但在昏沉困倦之间,余留下的那个思考,似乎是得出了答案——
「这种事,为什么偏偏会是除夕的晚上」
或许让能是不太欢欣的日子与心情,变得不会那么糟糕吧……
一夜没有回家自然免不了一顿问责与训话,
埋头默默地当做耳旁风。但即便是第二天的大年初一,男孩还是感觉昨夜只
是一场如梦似幻。
带给她所赠予、裹在脖颈处的围巾,男孩忍不住吸了吸昨夜风情带来的香熏,
依旧忍不住回味起那般疯狂的韵味。
明年,也一起过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