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流浪猫】(1)


1.雨夜里捡回来的流浪猫
自从和家里人闹掰之后就一直是在一个人住。
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毕竟我的很多行为在父母那边看来是相当的离经叛道的,在一气之下搬出去
之后,倒也乐得清闲。
只要固定的时间把工资的一部分寄回去,他们就不会再多说什么奇怪的话了。
剩下来的钱就可以去过自己完美的单身汉生活。
目前是在网吧里当一个小网管,加上在网络上写写小说,收入富裕的同时,
每天的空余时间可以说是多到不行。
加上网吧生意冷清些的时候,空余时间就更多了。
今天很明显就是那种生意冷清的场合。
造成这样的原因是,这场因为台风轨道移动而突然引发的大暴雨。
窗外传来着仿佛是炒豆子一般的雨声,如果落在人的身上,大概感觉到疼痛
感吧。
「今天大概是不会有更多的客人来了吧?」老板看了看网吧内零零散散的顾
客,摇了摇头。「等会雨小点你就早点回去吧?」
「好的,谢谢老板。」
被暴雨打的七零八落的心情一下子愉快起来。
作为已经开始养活自己的社会人而言,提前下班这种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东西。
很快随着雨声逐渐的减弱,剩下来的一些客人也逐渐的下机准备回家了。
回到自己的公寓楼下,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有些被打湿的衣物换下了,毕
竟感冒对于我就意味着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办法去工作。
在我刚准备收伞进入电梯的时候,从楼梯间里传来了一声相当可爱的喷嚏声。
如果是男生打喷嚏绝对不会是这个声音,这个喷嚏是因为当事人害怕被人所
以刻意的压抑着自己想要打喷嚏的欲望,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的。
略微有些好奇的我,便把自己的视线落到了声音的来源处。
对方藏在楼梯间的角落里,半开着的门之间的缝隙,只能够看到一双包裹在
黑色过膝袜当中的纤细双腿。
大约是80D的丝质过膝袜因为被雨水打湿而紧紧的贴合在少女的肌肤上,微微
的透出白色肌肤底色。
嘶——
这也太涩气了吧?
不对不对不对。
晃了晃脑袋,把奇怪的想法从自己的脑袋里赶出。
虽然说单从腿的形状来看却是很漂亮很社保的啦,但是果然还没有看到脸或
者是其他什么部位,就直接断言对方是个女孩子是不是有着太武断了?
不过刚才的那声喷嚏声确实是挺可爱的。
慢慢的走到了楼梯间的门口,打开了半开着的楼梯间的门。
而那双腿的主人也似乎是因为意识到有人来了,所以把自己舒展开来的腿缩
了回去。
而打开了门的我,和一双祖母绿的眸子对上了视线。
但是很快对方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在角落里好好的蜷起了身体。
漂亮的美人。
也许是因为淋雨之后体温有些过低的缘故,黑色长发之下的肌肤有种病态的
苍白,微微颤抖的身体表面她也许真的很冷。
一件黑色的小外套被她抱在怀中,而上身穿着的白色T恤因为湿润的缘故,已
经完全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已经可以看到对方衬衫之下灰白色的Bra了,而下半
身的黑色百皱裙。
在少女的胸前,白色衬衫上印着一直黑色的猫咪,让人感到有趣的时,T恤上
印着的黑色猫咪也是因为浑身被打湿而蜷起身体缩成一团的模样。
完全就是给人一种猫的感觉呢。
虽然说我并不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但是把一个女孩子就这样放在这里不
管也不是个事情吧?
「请问怎么了吗?是否需要帮助呢。」
我的声音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但是那双祖母绿的眼睛依旧是仅仅和我的双眼
交汇了短暂的瞬间便又很快移开了。
她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
视线落在了她自己脚上的那一双黑色松糕鞋上,也许是因为被完全打湿而感
觉到的不适感,她微微的活动了一番。
「……你是住在这里的吗?」
对方完全就一副把『我有心事』这种话写在自己脸上的样子,实在是难以让
人放心,我还是决定追问。
正如人类很多时候会因为一些小小的理由对人对物发出恶意,也会因为一些
小小的理由而散发出善意。
或者说……只是单纯的好色罢了?
「不是。」
她第一次开口回答了我。
鼻音有些过重的声音,听起来有种奶声奶气的感觉,乙女的外表发出这种声
音,倒是有种反差的萌感。
「那是来找人的吗?」
「嗯……」
「对方现在是不在家吗?」
「不……是我不知道对方住在几楼。」
「这样啊……」
因为不知道对方在哪里,所以只能在这里等着吗?
「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吗?」
「手机没有电了……」
她从自己的怀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没有电的设备已经没有办法打开了。
「那我的电话借给你吧。」
「……谢谢。」
她道谢之后,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我的手机。
锁屏已经被我打开,所以她一拿到手就可以直接使用,但是让我意外的是,
她并没有打开拨号的界面,而是在我的软件页面翻找着。
「我和那个人只在社交软件上联系。」
「这样啊……」
这就是所谓的奔现面基?
我不由得羡慕起来。
我也有一个在网络上认识的,很可爱的人,但是对方和我定下了,这辈子就
这样保持着互相不打搅的关系。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社交软件的话,企鹅Vx什么的我都放在这里。」
「嗯……谢谢。」
她点开了企鹅的图标,刚准备切换账号的是微微的愣住了。
「……怎么了?」
「绯月,就是你吗?」
少女靠着墙站了起来,向我吐露了这样的话语。
……能这么称呼我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几个人而已。
毕竟那只是在网络上,所使用的圈名,虽然我很喜欢被人如此称呼自己,但
是终究并非是我真正的名字。
她会是谁?
「嗯……是我。」
她将手机重新交还到了我的手中,露出了一个微笑。
原本带着愁容的脸被笑容所覆盖,让我愣住了。
「我打破了约定,来找你了哦,Darling。」
……
能够这样叫我,这个世界大概就只有一个人。
因为某天的时候,对方说一直都是我在付出,也想要为我做点什么。
但是那个人是一直是一个相当缺乏自信的人,觉得并没有什么是她能够做到
的独特之事。
换句话说就是。
在我和她相处的过程当中。
一直都是我付出的比较多,她觉得,在这样的关系里,我对于她而言是必不
可少的东西,但是她对于我而言却不是不可替代的事情。
于是当时我就提出了,让她多对我撒撒娇,包括喊Darling这件事。
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吧?
毕竟网络上认识的女孩子,突然就和自己见面了,还是这样漂亮的美人。
有种梦境一般的不切实际感。
毕竟这种展开怎么看都只是轻小说里才会有的场景吧?
往日里和对方通过文字交流的过程中,对方时常会展露出自我厌恶的态度,
实在是难以和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联系在一起。
虽然这么想有些失礼。
但是毕竟只有某些方面上有些欠缺的人才会那样子的自卑吧?
「啊……你身上都湿了呢,要先去我家洗个澡吗?」
「嗯……其实,我现在是外出『打拼』的阶段,和家里人闹掰了,已经没有
什么地方可以去了。」
「诶……」
她和家里人关系不太好,就和我一样,这点我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是她在我印象里一直都是那种胆子有点小的女孩子,至少一个人离家这种
事情她做不出来的。
但是人总是会变得。
就算是再难以置信,对方此刻也确确实实站在了我的面前。
「不过……你居然就这样急匆匆的过来了,没有带什么行礼吗?」
注意到冻得有些瑟瑟发抖的她,我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在了身上。
略带苍白的少女脸庞微微的抬起,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
「东西还留在旅店里,只不过想先来找你,结果被雨困在这里了,手机也没
有电了。」
这种掉链子的行事方式,可以说是非常有她的风格了。
「你呀……跟我来吧。」
两个人走进了电梯。
随着电梯行进产生的重力感,我们陷入了沉默。
大概是因为和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见面,她的姿态还是显得相当的拘谨。
随着叮的一声,我所居住的楼层到了。
我率先迈出了步子,向着自己的门前走去,而她则是无言跟在我的身后。
不过按照她的意思是……要和我一起住吗?!
这有点……
我打开了大门,从旁边的鞋柜里拿出室内鞋出来。
不经意的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这个小了我一头的女孩子。
「要先洗个澡吗?」
「嗯。」
「但是你没有带衣服来啊……要先穿我的吗?」
「好……」
也许是因为身上湿透了的缘故,她进来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当中开始在衣柜当中慢慢的寻找着。
找件比较新的吧……
翻找了一阵之后,找到了一件宽大的长袖,以我的身材看来都相当的款待,
而她的话,下摆大概都能到膝盖附近了。
「今晚就先穿这个……你内衣的话怎么办呢?」
她看了看我手中的白色长袖,点了点头。
「内衣的话……就先不穿好了,这里有烘干衣服的地方吗?」
「不穿……烘干衣服的话,倒是有吹风机。」
「唔……还是先洗澡吧,身上好难受。」
「嗯也是。」
交流起来还是有种奇怪的隔阂感。
明明在网络上没有这种感觉。
在最初的惊喜过后,她的脸上就没有那样子的灿烂的笑容了。
教会了她如何使用这里的热水器之后,我便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帮她把手
机插上了充电器开始充电。
水流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女孩子……在自己的房子里洗澡。
回想起刚才看到的,对方湿透的黑色过膝袜透出的肌肤颜色,感觉自己的体
温有些略微上升。
心猿意马的我觉得自己还是要找点时间来打打岔比较好。
毕竟那样子的美少女不动心肯定是假的。
水声停下了。
换上了那件宽大长袖衬衫的她小心翼翼的在沙发上坐下了。
「这段时间就先在这里住下吧。」
「嗯……」
「工作也辞掉了吗?」
「太累了。」
「小说呢?」
「再尝试尝试吧。」
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
不知道如何继续打开话题的我,非常直男的低下头开始玩自己的手机。
某物靠在肩膀上的触感。
诶……
微微的侧过脸,可以看到少女合上了眼睛,露出了恬静的侧颜。
「请让我靠一会。」
「多久都可以。」
记得,她曾经说过,自己应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相信的人了。
最相信的人吗……
能让一个女孩子只身一人,远赴这里的信任感。
有些沉重啊。
下意识的伸出手拦住了她的肩膀。
真的很纤弱呢。
洗发水的柠檬香味流入了我的鼻腔,让人有些忍不住想要把脸埋入到她柔软
的黑色发丝当中,去仔细嗅一番。
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能在这里住下吗?
「多久都可以。」
我给出了一样的答案。
「谢谢。」
「不用和我说谢谢哦。」
「……谢谢。」
「你呀。」
雨变小了。
「能帮我去取行李吗?」
「好。」
她告诉了我位置,并且将她的房卡交给了我。
距离这里不算太远,但是步行的话,也要花上不少时间。
这附近还是稍微有点绕的,有些路痴的她摸到这里想必相当不容易吧。
下意识的伸出手在她头上揉了揉,她错愕的歪了歪头看着我,但是很快就又
很享受的合上了眼。
到达了安歇之地的流浪猫?
还真是可爱。
披上外套嘱咐她不要随便给人开门之后,我便披上了外套出发。
来到她之前下榻的旅店,拿到了她的行礼。
换洗的衣物以及被她所喜爱的着,那台笔记本电脑。
重新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也太没防备了吧。
我的房子很小。
毕竟只是在刚踏上社会的人,能够这件一室一厅一卫的屋子而不必花费太多
的钱,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
但是……今晚要怎么办?
卧室只有一件,床也是理所当然的略大一些的单人床。
不过总之还是先让她睡到床上去吧。
轻轻的抱起在沙发上睡着的女孩,轻的超出想象。
她恐怕只有40KG左右吧?
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盖上了摊子。
那么……我今天睡到哪里呢。
鬼使神差的,我在她的旁边躺下了。
因为身材太小的缘故,尽管她是以蜷起身子侧躺着的状态,依旧没有在床上
占据太多的位置。
尚且还没有太多困意的我,只是用手撑起了自己的下巴,静静的看着旁边睡
着的人儿、
完全就和猫一样啊……
这样蜷起身体来睡觉。
微微的呼噜声传出。
好像是因为她自己原来有的鼻炎,所以睡觉的时候一直会打呼噜。
但是打呼噜也很可爱。
今天似乎是520来着?
5月20号。
因为和我爱你谐音,在善于把任何节日都变成情人节的中国人手中,这个节
日也理所当然的变成了情人节之一。
原本在这个有很多人秀恩爱的日子里,突然出现的一场暴雨想必打乱了所有
人的安排吧。
我把自己的手臂慢慢的放在少女的脑袋旁边,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摄像头。
把自己的手臂和少女的睡颜全部拍了进去。
发表在了自己的朋友圈和沙雕网友群里。
看着那些家伙清一色的『?!』之后,我的心情愉快了很多。
幸福的味道还真是甜蜜。
希望此刻变成永恒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吗?
只是看着一个人的睡颜,会这么有趣吗?
反正我意识到的时候,朋友圈回复都已经有好多条了,时间也过去很久了。
虽然时间还早得很……
但是突然也想睡一会了。
那就……睡一会吧。
慢慢的躺下,和侧躺着的少女面对面。
一起进入了梦乡。
把我从睡眠之中唤醒的是……来自于下半身的奇怪触感。
某样温热而潮湿的东西,将我的半身给包裹住了。
某样柔软的东西,在上面轻轻的拂过,作为身体上神经比较敏感的地方,这
样完全睡不着啊……
到底是……
湿润感,什么液体正粘在上面。
迷迷糊糊的我,在睁开眼看到天花板的时候,下意识的掀开了自己身上的毯
子,第一时间去查看自己身上异常。
于是我便和一双湖绿色的眸子对上了。
不知何时,漫天的乌云散去了,一轮皎月伫立在夜空之上。
和煦的风微微的荡起,拉上的窗帘,明亮的月亮倾洒入室内,也洒在了少女
的脸上。
脸上带着仿佛是微醺一般的红润,少女正趴在我的两腿之间,晶莹的唾液自
我的半身和少女的嘴角边,拉出了一条让人心神荡漾的丝线。
「王子大人醒了吗?」
「你……」
「王子大人正在做梦哦。」
「……」
「所以,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哦。」
她眼睛轻轻的眯成了一条缝。
仿佛是猫咪一般趴在那里,湖绿色的眸子闪着光芒,在宽大的白色T恤缝隙中
之中,能够看到少女小巧的蓓蕾,以及前段粉红色的小点。
做梦……
「那么……继续了。」
她用手轻轻的褪去了包皮,让肿大发紫的龟头整个露了出来,小心翼翼的伸
出自己的舌尖,在我的马眼上舔舐起来。
!!!
太犯规了。
爽到连坐都没有办法坐起来了。
她是认真的吗?
从这里看到的,衣服缝隙之内的风景,加上她全神投入的样子,使得我下面
的巨根已经是越发的肿胀了。
「……居然又变大了。」
略显惊讶的同时,她又朝着我露出了一个坏笑,将自己的脸颊慢慢的靠近那
狰狞之物,用自己的肌肤慢慢的摩挲着。
啊……差点就忍不住了。
但是,这么快就缴械的话,实在是有点太丢人了。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窘迫,她便一口将前端全部吞入了自己的嘴巴之中,一边
抚摸按摩着睾丸的同时,轻咬着我的半身。
太犯规了太犯规了。
为什么会这么懂啊……
奇妙的疑问在我心里产生了起来,但是我很快就无暇顾及这样的疑问了。
因为少女的口交实在是,让人忍不住了。
不断吞吐的同时,她纤细的小手还不断的在睾丸上抚摸着,这也太难顶了。
在她略微停顿下来试图撩起一缕掉到额前的发丝时,我便直接抱住了她的小
脑袋,想要将我胯下的狰狞之物全部塞入到她细小的口腔当中。
被我突然之间的动作惊讶到的她下意识的挣扎了一番,但是在身体力量上完
全占着上风的我面前,这样的挣扎实在是有些微乎其微。
为了防止提前射出,而紧绷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大量的精液直接在她的口
腔当中喷发而出。
宣泄完全部的欲望之后,我才松开了自己的手。
「咳咳咳……」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被深喉,剧烈咳嗽着少女伸出手接住那些从自己的口腔当
中溢满而出的精液,不少粘稠的白浊液体黏在了她的小脸和衣服上。
涩秦的程度又一次上升了。
看到那衣服缝隙当中的蓓蕾,胯下的狰狞之物在一次宣泄之后,居然很快就
又有了第二次反应。
它在渴望着,前往少女的私处。
「真是的……真是坏心眼的王子大人呢。」
和白天的时候,拘谨的她完全不一样的姿态,她露出了一个相当诱人的笑容。
微微皱起自己眉毛的少女,勉强自己将还留在自己嘴巴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还舔舐掉了自己手上接住的部分。
「……不用吃掉也没有关系的。」
「有哦,为王子大人做的更多,王子大人说不定就不会在将来不要我了。」
「不会的……」
「嘛……人是会变的呢。」
慢慢的靠过来的少女,那张可爱的脸庞与我距离缩短到了只有几厘米的程度。
解开了我衬衫上的纽扣,微笑着的少女再一次的向着我的乳首伸出了舌头。
而白净的小手则是再一次的握住了我胯下的狰狞之物上下抚摸着。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所以都说了啦,现在是做梦,是梦境的世界哟。」
她一边抚摸着阳具的同时,还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在我的胸前来回游走着。
在我胯下的狰狞之物再一次进入了完全的觉醒状态之后,她便站起身来,在
我的身上分开双腿慢慢的蹲下了。
一只手握住我狰狞的阳具,另一只手微微的撑开自己的小穴,将两者对准在
了一起。
「诶……」
相对于我的阳具而言,她的小穴有些太小了。
并且……似乎完全还没有进入到兴奋的状态,也没有爱液从当中流出。
「为什么放不进去呢……」
她又比划了一番,但是放不进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幽绿色的目光露出了求助的意味。
这要是……谁还能忍得住的话……那就只能说明那家伙肯定不是个男人了。
理智已经快要被完全焚毁殆尽的我,一把抱住她纤细的腰肢,翻身将其压在
了身下。
一把掀开对方身上那件过大的白色长袖T恤,将光滑的小腹和蓓蕾直接暴露在
空气之中。
我的呼吸逐渐变得越发粗重起来。
被点燃的欲望之火。
略带幼态感的脸上带着奇异的魅惑感,刺激着我的神经,急速的心跳在偶然
之间会瞬间的停滞,我的身体在催促着自己占有身下的这个女孩。
湖绿色的眸子当中,在被压在身下的时候所露出的慌乱转瞬即逝,取而代之
是希冀的目光。
为什么要露出那样子的目光呢……
「拜托啦,王子大人~?」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按照脑海中曾经看过那些糟糕物当中的画面,自己的一只手慢慢的向着少女
的私处慢慢探去,拂过少女柔软的肌肤,来到了那温暖的深处。
轻轻的用手指拨开少女的阴唇,纤细瘦弱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虽然脸上表现得很期待的样子,但是本质上还是挺害羞害怕的?
真可爱啊。
食指率先进入到了狭窄但温热潮湿的小穴当中,大概是因为本人的害羞,小
穴的收缩相当的强烈,我的手指有种要被吸住的感觉。
但是现在是要主动出击的时候。
让这个大胆的丫头尝点苦头。
食指在狭窄的小穴之中搅动着,而另一只手也没有空闲着,抓住了少女可以
被单手掌握程度的胸部轻轻的揉捏着。
「哈……哈……」
她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称热打铁。
将自己的脸贴近了另一只小巧但形状可爱无比的胸部,轻轻的咬住了前端的
粉色蓓蕾,少女便立刻发出让人心神荡漾的叮咛声。
「王子大人很熟练呢……」
就算是在被这样对待着,她还是能摆出一副略显调笑的面容。
看来还是太温柔了。
「哼嗯……」
逐渐变得湿润的小穴很快就到达了可以容纳两根手指的程度,而我也是毫不
犹豫的抽出自己的手指,然后将食指和中指同时插了进去。
「唔伊?!」
她很明显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肩膀。
舌头被伸出,在少女胸前的蓓蕾上不断的舔舐着。
「哈……呼……讨厌……太激烈了……」
「这还只是开始哦。」
「……」
「这不是你自己期待的事情吗?」
少女微微的侧开了脸,被茜色浸染的脸庞上带着的表情,那是足以映入脑海
存留一辈子的风景。
要是能和她一起共度余生就好了。
就算不能共度余生……我也要在她身上留下足够多的……我的痕迹。
用力的揉捏着少女柔软的胸部,在她痛呼出声的时候,瞬间用我的嘴巴堵住
了那张樱桃小口。
残留着的,属于我自己精液的味道。
她刚才确实是喝下去了。
过去的时候自渎经常闻到的味道,但是真正的吃到嘴里也是第一次吧……
虽然有些奇怪,但是现在是和非常喜欢的人接吻,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吧?
不过是真的,亏得她能够把这种东西吞下去了。
手上的动作不断的加速,而嘴唇相印在一起,完全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因为用力过度揉捏的缘故,白皙柔软的胸部仿佛会从指缝之间漏出一般。
「唔……嗯……唔……」
温热的液体冲击在了不断搅动着的,我的两根手指之上。
潮吹了呢。
停止了Kiss,给予她喘息的机会。
晶莹的唾液拉成丝状,依旧将两个人嘴唇连接着,而在我手指抽出的瞬间,
小穴内的爱液瞬间喷洒了出来。
白皙的胸部上留下了因为我的肆虐,而产生的红色印记。
那是我的印记。
奇特的成就感在内心之中充盈着。
「那么要进入正题了哦。」
轻轻的分开少女的双腿,让少女幽静的私密之处完全暴露了出来,因为刚刚
潮吹的缘故,少女阴唇一张一合着,阴蒂也依旧处于兴奋的状态。
「别看……」
终于是难得的害羞了。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想遮住彻底暴露出来的,潮吹过后的小穴,但是我不会让
她这样做的。
稍微强硬一点的玩法好了。
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臂,锁住两只白皙的手腕,将她的双手牢牢的禁锢在她
的头顶。
微微的前倾了身子,握住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忍耐的男性阳具,暴突的青筋彰
显着现在的我到底是有多渴望把它放入到那『锁孔』之中。
对准了张开的小穴口,我慢慢的挺了进去。
「咿呀……嗯……啊……唔唔……啊……」
她的双腿因为不适而痉挛起来,这是典型的,未经人事的特征。
「太大了……放不进去的……停下来吧……」
她拼命的摇着头,摆出了先前挑逗时截然相反的态度。
也许摆出那样子的挑逗就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勇气了吧?
但是这样的是不行的啊。
明明是她点起来的火,不好好的负责到底也太任性了吧?
况且现在可是很温柔的状态啊。
「呜呜……」
胀痛感让她的眼角渗出了泪花。
而我的阳具也前进到了二分之一的位置,再往前开始变得异常困难了。
现在就要让她开始逐渐习惯这个了。
我松开她的双手,而用我的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开始在那温热潮湿的小
穴当中来回磨蹭。
「啊……啊……哈啊……」
她轻声呻吟着,但是听得出来,已经从逐渐疼痛感转化为了因为快感产生的
呻吟声了。
进入状态真快。
「习惯的很快呢?果然是个很好色的女孩呢。」
她没有接话,依旧是微微的侧开了脸。
不好好做出回应可不行呢。
双手捏住纤细的腰肢,腰部开始猛然的发力,狠狠的往着更深出冲击着。
「咿呀……好疼好疼好疼……」
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抠在了我的后背上,一双纤细白净的双腿因为疼痛而绷紧
伸直不断痉挛着。
理所当然的第一次。
无论将来,这样的女孩子要和什么样人结婚,第一次在这里留下印记的人,
只有可能是自己。
阳具抽出带出的点点血丝,那是少女原本的无暇之证,就在刚才猛烈的刺击
之下,已经被破坏掉了。
挺进最深区域之后,还是要先慢慢的让她习惯才行。
这样娇小的身体,感觉仿佛稍微粗暴一些就会被破坏掉一样。
但是只是温柔对待的话,有感觉就好像少了些什么一样。
「嗯……嗯唔……啊……」
痛呼也逐渐的变得轻柔了下来,少女身体在习惯了那巨大的阳物在自己的小
穴深处来去之后,也很快发出了轻松许多的娇柔喘息声。
不必压抑自己了。
松开少女纤细的腰肢,而抓住少女胸前的一对虽然规模小巧但是圆润饱满的
胸部,揉捏的同时,开始对少女的深处开始发出急促的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激烈了……」
湖绿色的眼睛迷离起来。
随着阳具不断的撞击着小穴的最深处,晶莹的唾液从嘴角流出。
「嗯嗯……啊啊啊……嗯唔啊啊啊啊……」
又一次潮吹了,这一次爱液直接喷洒在了还留在小穴当中的,我的男性阳具
之上。
这个刺激感太强烈了,要不是因为刚才已经射过一次的原因,想必我都已经
直接缴械了。
柔软白皙的胸部在我的手中不断变幻形状,这妮子虽然潮吹了,但是我可还
没有结束的意思,只是继续探究着她的深处。
「嗯……要死了……不要不要……唔伊……嗯呜呜呜……」
她显然已经快不行了。
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的她已经是开启了全面求饶的模式了。
再一次的潮吹。
就这样短暂的开发,居然就能敏感到这种程度了吗……
这一次我也没法忍耐了,直接将她小巧的身体揽入怀中,然后将其完全的抱
在怀里,将自己的阳具顶在她小穴的最深处,放开了自己想要射精的欲望。
太爽了。
仿佛就好像是要将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注入到少女的身体内一样,凶猛
的射精持续了十几秒才停下。
「嗯唔……」
她靠在我的胸膛上,不断的喘息着。
爱液混合着精液,在小穴和阳具的缝隙当流了出来,如果现在就拔出来的话,
大概就会流的到处都是的。
今夜还是要睡觉的吧……
「……要洗个澡吗?」
「……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