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成真,仙女师傅用处子媚体为我洗髓灌顶】(全)


闺房内,身着轻纱的一位高挑美女,面色潮红,檀口微张,喘息着,倚靠在
木椅之上,缓解着刚刚占据脑海的快感。回过神来之时,眼前桌上放的画本早已
被自己弄得潮湿一片了,这让这位仙女的脸上更加浮现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羞红。
如果这时有人闯进来的话,肯定会惊讶于这位平日在宗门中高雅出尘冰清玉
洁的白薇仙子,竟然也会露出这幅千娇百媚的神情。至于为什么这样一个不食人
间烟火的女修,会露出如此食髓知味的表情——事情还要从几天前,她去拜访自
己早年下山游历的时候结识的合欢宗女修花颜说起了……
……
「所以说,你的徒弟,修为还是难以精进一分?」花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一脸的不可置信。「那棵灵草就算是猪吃了也能成精了……不,我不是要羞辱你
那徒弟了……我只是想说,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什么,会不会你那徒弟并不是你
所说的那样天赋不足?」
白薇也是微微叹气,眉宇之间也尽是无奈。「但他确实是自从练气之后再无
进步了……我看他也从没懈怠修炼,我所言所说也都遵从师命,好歹是我收下的
第一个徒弟,若是传出去我白薇仙子的徒弟百年之后还是止步练气,只怕也贻笑
大方……以及……」
「以及你担心他修为不足,寿元短折?日后怕是还要你送他的终?」花颜一
阵坏笑,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的闺蜜。
「诶?!你怎么……」白薇的脸上一阵羞红,娇嗔着打断了自己闺蜜的问话。
「我可没想那么多!」
「哎呀~~这种事情在我们合欢宗很常见的啦,而且我看你自从收养了那个
孤儿为徒,脸上的笑容和红润都多了不少呢,在我们合欢宗那可叫思春哦~」
「诶,你这坏花颜,再乱说话我可要拿茶杯泼你了!」但白薇也就这么一说,
手上一点动作都没有,怕是被花颜说到了心坎里。
「好啦好啦,不调戏我的好姐妹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再和我说说你那徒弟
的情况,我好像有点想法了。」
「嗯。」白薇想了想,脸上的红润也渐渐消散了几分,便将自己徒弟的情况
和盘托出。什么三岁被收养,五岁就会偷偷亲自己脸,七岁阳根已大如成人,十
岁更会偷拿师傅亵衣什么的……
「打住打住。这些事情你都这么清楚?」花颜的表情明显不太对。
「对啊,怎么了。」歪着脑袋,白薇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的闺蜜。
「也没想着阻止?」
「小孩子心思活络,顽皮爱闹,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奸夫淫妇……」花颜小小嘟囔一句,但很快就大声转移话题。「那什么,
我觉得会不会因为你那徒弟是纯阳之体?」
「纯阳之体?」
「对。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男子,天生阳气极重,若不排泄,则难
以与天地灵气交互,盈满难亏,自然无法精进修为,你说他七岁阳根已大如成人,
那如今……」
「如今……」白薇举起自己的纤纤玉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臂。
「噗——」花颜直接一口茶喷了出来。「你管这个叫十四岁?咳咳,看来,
你那徒弟,应该是纯阳之体没得跑了,啧。」说着,看着白薇的小臂,花颜伸出
香舌,舔了舔自己红润的嘴唇,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可!」白薇立刻摆正了脸色,像是护食一般。「我们宗门可是……」
「别紧张了,我不会抢你的东西的,真的是……妹妹还真是一点儿经不起调
戏呢~」花颜笑哈哈地拍了拍白薇的手背,但眼底还是划过一丝失望。「话说回
来,若真是纯阳之体,又怎么会令行禁止,在白薇你手下苦心修炼这么多年啊,
白薇你宗门的清心寡欲在江湖上都是出了名的,你徒儿也早该被心中情欲占据神
智,发狂变成见人就上的色魔了吧……等等,难不成……白薇,你是几年几月几
日几时出生的?」
「我?这我也不清楚,我当初也是被我的师傅从宗门捡回去的。」
「能中和纯阳之体的欲念,也就只有和纯阴之体,也就是天生媚体的朝夕相
处了……」花颜的表情不知为何严肃了起来。「这样吧,我这里有本合欢的内门
功法,白薇,你若是信我,回去就按照上面前几页的那几个姿势和动作调息一番,
若是感触极深,甚而一触即泄……那你就不用担心你徒弟的修为问题了,要是按
照书后半部分的说法双修的话,你们俩都可大有进步。」
「什……什么?!让我和我的徒儿双修……这……这……成何体统啊……」
红着脸,白薇娇嗔道,但却是眼疾手快地把那本书拿到手里塞入衣服收下了。
「记住可别对外传是我把内门功法交给你的哦。」花颜笑着,媚眼如丝。实
际上,合欢宗内的宗规主旨就是——能拉一个下水是一个。
……
回到如今的闺房之中,白薇也是一阵恍惚,没想到自己真的如花颜所想的那
样,竟是和自己疑似是纯阳之体的徒弟天造地设一对的纯阴之体。更没想到能让
自己徒弟修为精进的方法竟然真如她所愿……啊不是,是得到得如此轻而易举。
这时,房外传来几声敲门声。
「进来。」
应声,一位少年推门而入,眉清目秀,意气风发。
「师傅……今天说是要给我洗髓……我来了……」少年深吸了一口气,这还
是他第一次被正式邀请到自己师傅的闺房里,以前他只敢趁白薇出行或者闭关的
时候进闺房偷拿师傅的亵衣自渎。
「师傅,要怎么做呀……」闺房里全是自己渴求的女人的体香味,少年的眼
神上下飘忽着,不敢看着眼前的美艳仙女,即使如此,他还是要花大量的力气在
压枪之上,免得又跟之前那样因为衣服下面隐约可见的粗壮轮廓被师傅问东问西。
「嗯……今日还算守时……为师前段时间去友人那里做客……获得一本功法……
可能会有助你修行……你看一下吧……」平日看上去总有些清冷的白薇,此刻脸
上似有一丝红晕,说话也是吞吞吐吐的,从桌上拿起那本功法,递到少年面前。
少年看着,却发现这本书似乎被翻阅过好几次,看起来破破旧旧的,纸张也像是
被多次打湿过,显得有些褶皱,不过好在作书的人意料到了这边用了特殊的纸张
和墨水,因此其上字迹依然清晰。
「谨遵师傅教诲——」少年毕恭毕敬地接过书本,定眼一看,不禁两眼瞪大——
『这……这……这可比我下山买吃食的时候在集市上买的春宫图都还下流啊!』
合欢双休之法的古书上将那些姿势、画面之类的全都画了出来并且用文字标注……
这就是自己的美艳高冷仙女师傅要教给自己的洗髓之法?
少年觉得自己快要压不住枪了,不过,还不能完全确信自己的胜利,少年鬼
精灵的眼珠一转,对师傅诚恳回答。「可……师傅,此上的精髓之法还需要天生
媚体的女子帮助,师傅的意思是让徒儿去合欢宗找人帮忙嘛……以及……为何这
古书纸质墨水皆为旧物,但……却是像被打湿一般呢……」
「不,不必去那什么合欢宗!唔——师傅……嗯……师傅是说……就……嗯……
师傅就是媚体……是为师刚刚……咳咳,是为师从小就知道的……这也是为师最
大的秘密……本来凭你的资质,修行长生之道应该是难如登天,所以为师特地去
求了合欢宗的一位友人,得来这本功法,书上面的……你不要管……只当好好看
一下……而为师今日就为你洗髓……」似乎是想要坚定自己的决心一般,白薇素
手解开了身上轻纱系带,外衣就飘然落地,露出了大片白嫩的皮肤。
「师傅居然是天生媚体?!」少年又惊又喜,他知道自己是纯阳之体,如今
才明白为什么在被师傅收养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对着这位美艳仙女有着非同一般
的欲望。而如今这仙女甚至想要用合欢的功法来让自己洗髓……少年只是忍住笑
容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哪还有功夫压枪,很快裤裆之上就鼓起了小帐篷。而且
若真是媚体……那么……少年已经可以想到在尝到自己这根肉棒之后的师傅,会
变成什么样子了,到时候再想发泄欲望,少年肯定也不用再偷偷摸摸地去窥探师
傅洗澡或者偷用贴身衣物了!
「师傅……这……这不好吧……不太……符合伦理……不过……此等大恩,
弟子没齿难忘啊……」虽然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宽衣解带的师傅,忍耐多年的肉棒
已经膨胀到了极致,小小帐篷已经变成了巨龙的模样,把少年的布衣裤子撑得紧
绷,甚至发出布料撕裂的声音。「那……弟子该……该怎么做呢……」少年已经
忍不住想要没根难忘地给师傅报恩了。
「徒儿的首次童子阳气极为重要……要好好引导……阴阳交融……才能让洗
髓事半功倍……」白薇莲步轻移,走到少年面前,用有些发烫的小手拉住自己徒
儿的手,引导着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则分开双腿,跨坐在少年跨间,轻轻地
解开他身上的衣物。
「呜……徒儿……解开为师身上最后的衣物吧……今天之后……为师就是你
的了……」在少年的配合下,白薇终于将少年的衣服全部脱下。少年硕大的肉棒
就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顶在白薇的小腹上,其中内含的阳气都已经快要凝成实
质一般,尽情吞吐着雄性气息,白薇看了脸上更是红得要滴出血一般。
「咕——」吞了吞唾沫,少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是这么色情地渴求自己的
师傅了,没想到他这师傅上来的淫乱样子比他在春梦里想的都下流几倍,那可怕
的肉棒也因此超长发挥,甚至又增大了几分,顶在白薇的小肚子上,让白薇清楚
这根14岁的肉棒可还远远没长到他的极限呢。
「好……好的……」虽然只有14岁,但是个子也差不多能比上自己高挑的师
傅了,少年因此伸出手,将白薇的最后一层亵衣褪下,随着衣服落在地面,白薇
的双乳和两腿间的蜜处,完全的展露在了少年的面前。偷看洗澡的时候看到是一
回事,而白薇自己展露给少年看,则是另一回事了。少年极度兴奋的肉棒甚至已
经挤出了几滴粘稠的先走液,浓稠的气息玷污着这原本只有清香体香的闺房空气。
「师傅……好……好漂亮啊,白薇师傅是徒儿见过的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了……
这样美艳的是师傅……是……是我的了……怎么可以……那……要……要怎么做
呢……」——虽然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占有眼前的美人了,但是少年决定将自己假
装清纯的人设装到底。
「呜……书里说……要对准然后……」白薇纤细的手指握住自己徒儿的大肉
棒,对准了自己的双腿间蜜裂,让其一点点的撑开自己的阴户,逐渐进入自己的
身体,直到顶到一层薄膜之前,才停下,花穴内的褶皱也在吮吸着少年的肉棒前
段。「呼……已经进来一些了……接下来徒儿要……好好吸收为师的处子元阴……
为师之前吃了超出常人分量数倍的春药……更是能激发体内元阴之力,这样子你
的修炼路途一定一帆风顺……」
「好徒儿……要了我的身子吧……」白薇说完就闭上双眼,等待着少年的下
一步动作。
好哦!
「吃了……吃了数倍的春药……呜……没想到师傅居然为弟子做到这种地步,
那为了不让师傅被春药折磨过多……弟子要……要全力以赴了!」听到自己的美
艳师傅说出这种话,少年也根本忍不下去了,贴上白薇的身体,双臂环绕,紧紧
抱住她的腰肢,然后微微向下用力,顺势挺腰——嗤!
仙女百年保留的处子之身,在火热滚烫的龟头之下竟没有一丝反抗能力,化
为了少年肉棒上的几缕血丝,而少年的肉棒也顺势进入白薇身体的更深之处,将
这从未有人开垦过的处女地撑开。薇甚至可以感受到,在收下自己的处女之后,
少年的肉棒竟又大了几分,让她的脑子都一片恍惚,之前那些本来只有催情效果
的给凡人用的春药,在处女膜被少年的肉棒击穿之后,不知为何竟然开始真的能
够影响她这位修士了。
「我……我进来了……师傅!」仿佛是按照白薇要求成功完成了任务在邀功
一般,少年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太久了,太久了,11年的等待,少年在今天终于
得偿所愿。
「哈啊……」仅仅是插入了一下就让白薇发出了一声莺啼,多种因素的累加
达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媚体血脉的激活,春药更是在血脉的引导下更是如
同洪水猛兽般在身体内肆虐,可现在依旧不是去尽情纵欲的时候,还要引导着自
己的元阴去对徒弟进行改造,根据双修古籍上记载的功法,将自己的元阴顺着两
人的交合之处,灌入少年的丹田之中,最终蔓延至少年的四肢百骸,似乎过了很
久,但在现实中也就一两个呼吸之间,少年未来的修炼之路就在此刻筑基,不过
也都是后话了——白薇睁开眼,看着两人的交合之处,眼中春水荡漾,根据书中
的知识,主动的扭动腰肢,在少年身上一上一下的起伏,花穴内的褶皱随着自己
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按摩着少年的肉棒。
「好……好舒服……」在拿下白薇处女的瞬间,少年感觉到自己仿佛脱胎换
骨了一般,四肢中都充满了力量,难以言明的愉悦之感充斥识海之间——而抬起
头,看着眉目含春的美女师傅正在生涩地扭动腰肢服侍自己的时候,那些修仙路
上种种,似乎都变成过眼云烟了,少年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眼前这个女人,
三千弱水只取一瓢。少年紧紧抱住白薇的身子,迎合着她的扭动,肉棒渐渐全部
没入白薇的身子,仅仅只是14岁的尺寸,就达到了阴道的最深处,龟头抵在了宫
口之上,浓密的元阳先走液和子宫口流露而出的雌性元阴交融。「好……好喜欢
师傅……好舒服……白薇的身子……哈啊……」沉浸在性交的快感之中,哪怕知
道洗髓仪式早就结束了,少年还是贪恋着这具媚体,坐在床上抱着师傅的纤腰挺
胯,不断顶起师傅的躯体,享受着快感。
「哈呀!」白薇一记轻轻的爆栗打在少年头上。「还……啊嗯♡还叫师傅♡
现在现在应该♡叫♡叫♡……」还在说着什么的白薇忽然停下,身体一僵,嘴中
出发了柔媚至极的媚音,什么不食人间烟火,什么清冷仙子,在这一刻都在两人
交合产生的快感中消失不见,只剩下高潮个不停的淫乱女人,而少年也在不停的
挺动肉棒,让他的肉棒在白薇体内进进出出,少年想要占据一切的想法是如此之
深,每次插入都要顶到子宫口才算罢休,让他的肉棒占满白薇的每一寸身体,从
高潮中恢复过来的白薇本还想说什么,可又被少年的大肉棒硬生生顶了回去,只
剩下一声声带着媚意的呼声。
「对不起……师傅……确实不该叫师傅了呢……」看着被顶到子宫口的瞬间
就陷入高潮之中的仙女师傅,少年终于破掉了伪装,露出邪恶的笑容,抱住白薇
的身体,一个翻身,将本来骑在自己身上的白薇压在身下,利用这个女人还在被
高潮的快感折磨的空档彻底掌握主动权,双腿勾住白薇的修长美腿,双手压在白
薇的两只美臂之上,仿佛野兽一般猛烈地挺腰,根本不管已经陷入高潮中无法自
拔的白薇,用自己的肉棒强行挤开高潮之中拥挤而上裹住肉棒的层叠穴肉。
「爱你……白薇……我的妻……白薇……徒儿爱死你了……我……太喜欢你
了……从十年前就开始喜欢了……一直就想要……占有师傅……不,占有白薇的
身子!」一边诉说着自己忍耐十多年的爱意,一边一下一下地大力挺动自己的腰
肢。「舒服吗……师傅……舒服吗白薇……徒儿对自己的肉棒也是很有自信的呢……
其实,徒儿没有修仙资质的原因,就是因为纯阳之体呢,阳气不泄,自然不能和
天地灵气有所交互,但是……因为……徒儿只想把第一次……交在师傅的身子里!!
「仿佛也快到高潮边缘了,少年的抽插也变得越来越猛烈,肉棒一下一下地撞击
子宫口,白薇感觉自己多年未曾精进的修为竟然在随着子宫口的松动一起松动——
「可以吗,师傅,可以吗……娘子!」
「喜欢~呀啊~♡相公的大肉棒插的很舒服♡高潮到停不下来了♡可以哦♡
相公♡白薇的一切都是相公的~♡」修长的双腿缠住了少年的腰部,胸前的雪兔
更是被顶的划出无数让人晕眩的乳波,快感已经让白薇彻底沉沦,原本只有香气
的床上也多了一丝令人血脉喷张的淫味,「喜欢♡喜欢相公♡把我的一切都占据
吧♡喜欢♡~」
「娘子我来了娘子……一定要把……娘子……灌得满满的!」明明只是个十
四岁的小屁孩,却把几百岁的美艳仙女压在身下,在猛烈的几下抽插之后,少年
再也忍不住播种的欲望,抬起白薇的双腿,狠狠压下,身体里不知哪边涌出的力
量,仿佛要将白薇的身体折断一般沉下身子,肉棒深入,将子宫都压得扁扁的,
马眼和子宫口紧紧贴合,仿佛正在亲吻的恋人一般,而实际上此时的少年也和自
己的仙女师傅吻在了一起,一边在上面的小嘴里交换着唾液,一边在下面的小嘴
里交换着元阴——
在子宫口不断喷泄而出的春水浇灌之下,少年再也忍不住,紧紧贴在白薇阴
阜上的两颗卵蛋开始强力的收缩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火热粘稠的触感,通过马
眼和子宫口贯通的联结毫无阻碍地喷射而入,积存数年的童子元阳,毫无保留地
喷射而入,将被肉棒顶扁的子宫生生射得膨胀起来,被压迫着种付的白薇的小肚
子上也随着少年卵蛋的一阵阵收缩一下一下的变大,那粘稠之物喷射在子宫里的
水声隔着肚皮都回响在少女,啊不对,是人妻的闺房内。「好……好舒服……停
不下来……娘子的里面,还在吸哦……射给你……全都射给娘子~」
「呜♡」虽然被自己的徒弟摆成了更加羞人的姿势,可白薇此刻已经彻底放
开,回应着少年的热吻,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的肉棒开始剧烈的跳动,正高潮迭
起的白薇似乎意识到了要发生什么,可是高潮已经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紧接
着就被少年直直的顶到子宫口上,大量阳精喷涌而出,直直的灌入子宫口里,小
小的子宫被快速灌满,可是精液还在持续不停地注入,子宫为了接纳更多,只能
不停的延展,最终小腹都能看到鼓起的形状,像是显怀了一样,白薇更是被刺激
的高潮到无法自拔,双手本能的想要抓住什么,可也就是在少年身上留下一道道
抓痕。
「呼……呼……」像是快把自己的灵魂射了出去一样,完成了自己漫长而大
量的人生中第一次的交配射精的少年倒在白薇的身上,身体压着白薇丰满的双乳,
喘息着,胸口随着呼吸欺负。「好……好舒服……白薇师傅……」经过了如此浓
密激烈的性爱,不管是白薇还是少年都得以从被情欲绑架的状态之中脱出,但是——
白薇却还是能够感受到,那根将自己的肚子都射大起来的肉棒,一点柔软下去的
意思都没有,还这样紧紧盯着自己的子宫口,甚至比之前又大了几分,经过交合
的锻炼,被白薇连续的春水灌溉的肉棒,似乎变得更加可怕了。而贴在阴阜上刚
刚似乎缩了下去的两颗蛋蛋,不知为何竟然似乎又恢复了鼓胀,甚至比之前还要
大上几分。
白薇这下明白了少年和花颜所说的纯阳之体绝非玩笑,甚至在自己的天生媚
体的滋润下,这具为了播种女人而生的男性身躯,正在焕发出更加剧烈的交配欲
望和交合能力。果不其然,从双峰之中抬起头,少年看向了自己的仙女师傅,虽
然洗髓早就完成了,但是那双澄澈的眼神里,想要继续做,继续占有自己的仙女
师傅的欲望,一点不曾减少。「师傅……」
「……嗯♡可以哦~已经是你的人了~自然要让相公好好的舒服~」纠缠着
少年的双腿分开,白薇将自己的刚刚被灌满的花穴更加暴露在自己的徒儿……自
己的男人面前,脸上带着期待的神情看向少年。少年明白,面前的人已经完全属
于自己了,所有的愿望都已经满足,现在该是品尝果实的时刻了。
「咕——」吞下一口口水,少年火热的。还沾着白薇春水的肉棒又挺起了几
分。「白薇师傅……不……娘子……我……我就……」口头上虽然犹犹豫豫的,
但是,身体上行动得还是那么迅捷,经过第一次洗礼之后更加强力的肉棒又顶到
了白薇的花穴阴阜之上。「一次……不够,徒儿想要更多……我想要,把白薇完
全变成自己的东西……」改变了自己刚刚跪坐的姿势,少年渐渐在床上站起了身
子,身体里仿佛有花不完的力气,抬着白薇分开的双腿,向外拉开,一边将白薇
的下半身抬高——这样的姿势,能够一边让精液因为重力保留在处在下方位置的
子宫里,一边让少年接下来的抽插也更加顺手,说着,少年就再度沉下身子,轻
车熟路的将完全大了一整圈的肉棒,再度没入白薇饱满而湿润的耻丘之内,让那
泥泞湿润的蜜肉美穴,再度被火热坚硬的龙根撑开。
「又动起来了♡哈啊♡喜欢♡呜♡好舒服♡想要永远做下去♡哦♡相公的大
肉棒又顶到花心啦♡里面还有相公满满的子种♡受不了了♡要去了♡」随着第二
轮抽插,白薇又一次的浪叫起来,原本传道授业的小嘴,此刻无数淫语从中飘出,
似乎白薇天生就学会了一般,这种体味更加增大了身体感知度,像是一个娃娃一
样被自己徒弟的肉棒举起来,一股股的快感已经让白薇感觉进入到了仙境,舒爽
到四肢都麻痒无比,花穴内壁更是止不住的痉挛,仿佛都要被自己的徒弟开拓成
他的形状了。
「我……我也要……我也想要一直插白薇师傅,一直和白薇师傅交合……和
白薇娘子合二为一,太喜欢娘子了……爱你……爱死你了!不行,还要更多……」
仿佛是用这种姿势肏干白薇还不够舒坦,少年放下了白薇的一条美腿,任由
其随着自己的大力抽插在空中摇晃,仿佛投降的白旗。接着,两只手抱住白薇的
另一条腿,侧过身子,一只脚踩在了白薇的身子上。小小的少年的脚丫就这样踩
在了白薇的下乳之下,虽然不管是少年的体重还是白薇的体质,都不会有任何不
适感,但是这种被自己的徒弟踩在脚下抱住脚打桩的羞耻奇异体验,还是给白薇
截然不同的异样感觉。
「白薇……很喜欢,很喜欢弟子的肉棒吧,哈啊……完全不知道,师傅居然
是这么一个下流的人呢,这些淫语都是从哪学来的呀,没想到我一直喜欢的……
哈啊……师傅,居然是,这样一个喜欢被弟子侵犯抽插的下流仙女呢~呼——」
少年一边说着情趣的话语挑逗自己的师傅,一边抱着白薇的大腿做着深蹲,用这
种侧身的姿势抽插,给白薇全然不同的感觉,之前还是正面侵攻的肉棒,现在因
为两人十字交错的下体,以陌生的角度插入了白薇的小穴,哪怕已经变成了少年
形状的蜜道,此时也不得不为以这种方式抽插的肉棒再度改变形状。
而少年变本加厉的是,抱着白薇大腿更方便发力,一下一下的,把本来就已
经更大的肉棒送进更深的地方——没错,之前仅仅只是抵着子宫口的接吻射精,
这本没法满足这个想要彻底占有自己师傅的男孩,他想要进入的是,更加深邃,
更加神圣,更加勾引人的地方!——装满精液的子宫被肉棒大力高频的撞击撞得
摇晃不断,里面的精液翻腾汹涌,将子宫一遍一遍的粉刷,不少漏网之鱼更是直
接被摇晃进了输卵管之中,朝着白薇最神圣的女子胞巢中奋进。
「好舒服♡去到停不下来了♡相公的肉棒好棒♡被徒弟欺负到这样子♡好背
德♡唔啊♡每次都顶到深处了♡宫口♡唔啊♡~」高潮迭起的白薇宫口逐渐放松,
每次少年都可以让肉棒多顶进去一点,似乎只要再加把劲就能彻底占据对方的一
切了,不论是如此激烈的动作还有和徒弟乱伦的背德感,都是快感的放大器,无
限地放大了白薇的快感。
「好爽……师傅……师傅果然很喜欢我的肉棒吧……感觉……感觉前面的束
缚越来越小了……我就知道,师傅的身体肯定不会想就这么结束的,我的肉棒,
也要……要……进……呀……呀啊啊啊!!!」紧紧抱住白薇的大腿往上提拉,
而踩住白薇乳房的脚则往下狠狠踩压,将白薇的乳房踩得变成圆饼,其中间凹下
脚的轮廓。接着,少年大叫起来,猛得用力沉下身子,在白薇的子宫还没完全松
到龟头大小的时候,强行挤开小小的子宫,一下子,将肉棒送进了温暖的子宫之
中。
「进去了!师傅……师傅完全是徒儿的了!弟子彻底将师傅的处子夺走了!」
像是还要插到更深的地方一样,少年没有抽插,而是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不断下沉,
将子宫向上,哦不对,现在的体位应该是向下顶着,仿佛要将白薇的五脏六腑都
顶得变形一般,将子宫的末端扩张成龟头的形状,而子宫的前端也被迫被拉扯成
肉棒的肉套——少年是如此地想要把白薇的身体改造成自己的形状。之前射进去
的浓稠精液被这狠狠的冲压,一部分被完全挤进了卵巢,一部分则随着少年的下
沉从两人的交合处倒喷而出,如同开水壶沸腾时从壶口边缘不断翻腾而出的气泡,
在白薇的两腿间喷流。
随着莲宫迎来第一位访客,这种明知道不行,但是却无法抗拒快感从小腹沿
着脊髓传递到大脑再蔓延至全身,白薇直接就陷入了至今为止最强烈的高潮,被
少年压住的身体剧烈的痉挛着,甚至都给少年感觉都有一些他压不住身下女体乱
颤压不住的感觉,浪叫声也变得有些沙哑,「这里♡明明这里是不可以进来的♡
已经被相公都夺走了♡白薇全身都是相公的形状了♡」
「呼——呼——」感受到自己肉棒同时受到的来自子宫和小穴的挤压感,感
受到自己双手中紧紧抱住的不断痉挛着大腿,感受到自己脚下连呼吸的起伏都没
有的只有疯狂颤抖的胸脯,以及两人交合处那倒喷而出的比少年上次射进去的精
液还要多的元阴,少年的嘴角还是挂上了邪恶的充满征服感的微笑——自己的母
狗师傅,居然被破宫高潮了。当然,少年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要让师傅
在这高潮中排卵打开胞房,彻底怀孕!——那么,就该延长这白薇人生中第一次
体会的破宫高潮了!
深吸一口气,少年放下了怀中的大腿,同时抬起了踩在白薇胸上的脚丫,一
个侧身,完全背对着白薇,然后抱着白薇的两腿,弯下身子,沉下身体,用肉棒
一下一下撞击着子宫内壁。
这样的姿势下,少年只能看见身底下的床褥,以及用双手和屁股感受白薇的
体温了,这样,能够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剧烈可怕的打桩之中,减少自己对白薇
的浓密的爱意对自己的侵扰——现在的少年,是纯粹的播种机器。
而高潮中的白薇可没有这么好受了,一边沉浸在难以褪去的高潮快感之中,
一边感受着再度调转角度的全新肉棒抽插触感,而且睁开眼睛,她可以清楚直观
的看见,随着少年的屁股下压,在自己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将小腹上顶出高高轮
廓的肉棒,以及非常刺目的——不断撞击着自己的阴阜,少年那涨得通红,连蛋
蛋上的褶皱都被撑得光滑饱满的子孙袋。
「操……肏死师傅……肏死白薇……徒儿又要射了……你这下流的仙女……
要相公射在哪,嗯?想要大鸡巴相公射在哪?」
被大肉棒插的高潮迭起的白薇只能断断续续的回答着自己的好徒弟:「哦哦
哦♡又换角度了♡这个姿势好厉害♡射在里面♡师傅是下流仙女♡是自己徒儿的
专属精液袋♡哈啊♡以后相公徒儿的精液都要好好的射进袋子里面♡要受孕了♡
要成为妈妈了♡要生下徒弟的孩子了♡呜♡我是最下流的仙女了♡去了去了♡」
「好~师傅的命令,徒儿可不能不遵从呢~呼——接住吧,我的下流子宫孕
袋~」狠狠地砸下身子,两人的蜜处紧紧贴合在一起,那重重砸下的一刻,飞溅
而出的倒流精液和溢出的蜜汁,甚至飞出了四五米远。接着,就是咕咚咕咚的粘
稠射精。被压在身下的白薇睁眼就能看到,少年的屁股下面,是两颗被压得紧紧
的浑圆饱满的子孙袋,肉棒则是完全插进了白薇的肚子里,一点留在外面的部分
都没有。随着子孙袋咕咚咕咚的每次收缩,白薇可以亲眼看着自己小腹上子宫的
位置砰砰地仿佛在里面被塞了鞭炮一般猛得炸开变大一圈——那就是少年一次射
精的量。
随着滚烫粘稠的射精触感在白薇的子宫里爆发,恍惚间的白薇就这样看着自
己的肚子被生生灌大,仿佛在预示着十个月后白薇肚子的尺寸呢~
「好……好爽,停不下来,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师傅是世界上最好的精液
袋子!是徒儿最爱的下流淫乱仙女!!噢噢噢!!!」射到后面的少年甚至都痉
挛了起来,颤抖不止的肉棒带着白薇浑圆的肚子一起痉挛,现在别说是子宫和阴
道了,被灌满精液膨胀了十来倍的子宫挤开的内脏们,也记住了被少年内射的感
觉了,那股冲击感,那股温度,那股分量,那股热情,那股爱欲,被白薇用四肢
百骸所铭记。那本该灵力充填的丹田,也早已充满了少年的气蕴。
白薇甚至可能会庆幸是自己这样修为高超的仙女接受了少年的第一次,如果
换成一般的女修,说不定会被这根肉棒弄到香消玉殒,不过现在的白薇也和被弄
坏掉没什么两样了……
「呼……呼……」长达五分钟的射精,到最后两颗蛋蛋都瘪回了干瘪的样子,
甚至都开始放空炮了,空有射精的动作和颤抖,没有精液挤出来了,少年才停下
了痉挛——看来他真的很享受对自己师傅的黏密播种。「好……好爽……师傅……
师傅你还好吗?」
不停的高潮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薇感觉到高潮到了失去了世间的概念,世间
的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一般,「啊♡喜欢♡啊?你说什么?你说话好慢啊♡呜♡
师傅很舒服啊♡」原本嘴上大叫个不停的白薇,现在高潮过多到已经变得有些迷
茫,看起来是做的太过火的缘故。
「哈……哈啊……」看着自己的师傅已经快被肏傻了,少年不由一阵大笑。
少年知道这一波风波过去之后,师徒之间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的隔阂,少年想了想,
决定充分利用这段时间,趁着白薇还没完全从春药的影响中出来,再好好享用一
番自己的师傅。于是他拔出了自己的肉棒。放开了白薇的双腿,很快白薇一直被
少年高高抬起的下半身就砸在了床褥上,粘稠的精液倒喷而出,让白薇的两腿间
仿佛变成了开闸放水的精液水坝——然而即使如此的喷流,白薇的肚子变小的程
度也也只有微微——可见不仅是量大,少年的精液更是以极高的密度被肉棒压在
白薇的子房里,如此异常的精液倒喷的触感,又将给绝顶之中的白薇带去别样的
体验。
「我说,我喜欢师傅哦~师傅最好了~师傅可以帮弟子清理一下吗~」一边
说着,少年一边将自己沾满春液与倒流而出的精液的,还没完全软下去的肉棒,
放到了白薇的嘴边,火热的龟头抵着白薇的嘴角嫩唇——在用嘴唇夺走师傅的初
吻之后,少年想用肉棒也享受一下白薇的香舌。
「呜♡这里也可以用吗?嘿嘿♡像是在吃东西一样哎♡呜♡上面都是徒儿的
味道♡」面对着眼前的肉棒,白薇主动地含进小嘴中,像是在品尝什么世间美味
一般,细细的感受着,小舌头游离在少年肉棒的每一寸,将上面的精液一点点舔
干净,在舌尖上拨弄几下再吞下去,前端的很快就清理完毕。白薇的小嘴一点点
将肉棒挤到口腔的更深处,想要将肉棒后面的精液也清理干净,一边将肉棒吞到
更深处,一边用有些略带迷茫的双眼看向少年,仿佛是一个正在求索的新入门女
修一样,让自己的大肉棒师傅看看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做对了。
「嗯……」看着白薇用自己的小嘴小心翼翼地充满爱意地清理着自己的肉棒,
少年知道,这个女人彻底属于自己了,哪怕之后她从春药和情欲的影响之中恢复,
也无法忘记自己,也不能摆脱自己了。「可以哦,很棒~」爱抚着白薇的脑袋,
少年的手指拨弄她柔软的发丝——然后,挺腰插入!
少年将肉棒毫不讲理地插入白薇的喉咙深处,连小腹都和白薇的鼻尖贴到了
一起,如果刚刚是用这种压迫的姿势打桩小穴,那这边,少年就是用这个姿势,
抱着白薇枕在床上的脑袋,打桩小嘴穴!
「喜欢,喜欢白薇!喜欢娘子!」紧紧抱住白薇的脑袋,少年凶狠地抽插起
白薇的小穴,在之前的清理的舔弄中再度恢复硬度的肉棒,现在已经完全没入了
白薇的小嘴与喉咙之中,本来用来进食的喉舌,成为了少年肉棒的容器,也已经
无关洗髓了,也无关交配结合了,这是纯粹的情欲色欲之举动,是合欢宗的女修
来了都会捂住眼睛娇嗔下流的口交。
「不管是肉棒后面,还有肉棒最里面,其实还有一点精液要清理哦,那就拜
托师傅了~」这样说着,少年加速耸动自己的屁股,噗呲噗呲地爆肏着自己仙女
师傅的樱桃小嘴——啊,不过被肉棒撑开成O型的小嘴可能也算不上是樱桃吧~
「呜♡清理干净♡好深……要好好清理干净♡唔啊♡」长长的肉棒每次都要
进到最里面,甚至在白薇白皙的脖颈上也能看出少年的肉棒进出的形状,而少年
也是将白薇的小嘴当成了另一个用于发泄的小穴来使用,看起来想要将自己的气
味也散播到白薇的全身各处,不同于花穴的褶皱,白薇的小嘴给少年的肉棒一种
别样的紧致感,仿佛在渴求着能有精华的进入一般。
「呜——不行,最后,最后的一点,也要射给白薇师傅~真是饥渴的小嘴,
这就给你把最后的精液清理出来~~」抱住白薇的脑袋,少年的卵蛋一阵收缩,
将最后压箱底的精液也喷射了出来,一开始先是插到最深处,在白薇的胃袋前大
射特射,之后渐渐一点一点地拔出来,每一次倒拔而出都给白薇的嘴穴不同的刺
激,同时挤压肉棒,吐出一股一股的粘稠精液,每一次,吐一点,从食道的最深
处,到喉咙口,到咽喉,到舌根,到最后拔出肉棒前龟头停留在嘴唇中对着香舌
的一阵挤弄,将最后的精膏一般的粘稠固状精液,由内之外的给白薇的嘴穴从深
至浅粉刷了遍,这下白薇这两天不管是吃饭喝水还是打嗝呼吸,恐怕都逃不开少
年精液味道的洗礼了呢~
似乎是意识到少年已经射空了,白薇的小舌头搅动着嘴中最后的那一点精液,
好好的回味了一下这甘露,才缓缓吞下,然后对张开自己已经将全部精液都吞下
的小嘴,示意自己已经将全部吞下,接着,白薇一副还想说什么的样子,可身子
却突然倒下,猝然地陷入了深沉的沉睡中,看来是春药和双修的效果散去,被干
去一身体力的仙女终究是倒在了少年的肉棒之下。
嘴角上带着一丝笑意,失去了媚态的白薇,恢复到了原本恬静的样子,看起
来似乎是在做着什么美梦吧,如果不是看到那隆起的腹部和满床的水渍的话,还
以为她只是在普通地休息。
而看着睡死过去的白薇,以及她还在时不时喷涌出浓稠精液的蜜裂,少年思
索了一番,不如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的样子!
没错,看着自己射到干瘪的卵蛋,少年压制自己的体内真气循环,减缓心跳,
让子种液的补充停滞,顺便让自己看起来血色没那么红润——然后坏心地躺在白
薇的身子上,用自己的体重压下白薇的隆起腹部,一边让她倒喷出更多的精液,
一边将头埋在双乳之间,枕着那对香甜的媚肉也跟着沉沉睡去——俨然一副洗髓
到一半被吃了春药发狂的色情仙女师傅榨干的形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