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暗算后堕入凡间惨遭欺辱的仙族人妻,却意外收获了自己的真爱?】 (全)


「洛羽清,这回你总没地方跑了吧!哈哈!」下界,一名男子追赶着一个被
他称为「洛羽清」的女子。而这名被追赶的女子,很显然受了一些伤,行动有些
不自然,但身上却没有伤口,看起来很是奇怪。
「卑鄙的小人,竟然暗算我!」洛羽清强忍住足底的痕痒,转身怒道。她的
身前已经没有路了,再往前就是万丈深渊,即便是修为了得的洛羽清,也不敢保
证自己摔下去后能活下来。洛羽清是天穹宫宫主的夫人,而这追赶着洛羽清的男
子,则是天穹宫的仇家。前几日洛羽清亲自下凡执行一项任务,却被男子知晓,
在被该男子买通随身丫鬟,将洛羽清的鞋子换成了会按照主人意念搔痒鞋内玉足
的「痒鞋」后,便寻了个无人地段,追杀洛羽清。
「暗算你又如何?我修为不如你,自然要用点小计谋了。」男子邪笑着,一
步一步地向洛羽清靠近。反观洛羽清,随着男子越靠越近,足底的痕痒也愈发强
烈,渐渐地开始抵挡不住,只得瘫在地上大笑着,毫无形象地滚来滚去,看起来
十分滑稽。
「哈哈哈!卑鄙……哈哈~鞋……鞋子……好痒!哈哈哈~」洛羽清见男子
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索性把心一横,强忍住足底痕痒对自己意志的骚扰,运起
真气,以封印修为的代价,催动了自己胸口暗藏着的宝器。宝器缓缓飘起,散发
着夺目的七彩光芒,随即在男子一脸恐惧的表情中,瞬间爆炸,男子也随之成为
飞灰。洛羽清也被冲击的余波震下山崖。
数日后,下界某村落的集市边缘。
「哟,这位小姐请留步。」一个看起来贼眉鼠眼的男子拦下了皱着眉头的洛
羽清,一脸殷勤地笑道:「这位小姐的容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实在是个美人,
只可惜这身衣物与小姐您十分不搭。我们锦绣阁的大裁缝免费为美丽女子裁剪衣
物,不知小姐可否赏脸前去呢?」
洛羽清本想拒绝,可是再看看自己身上那临时拼凑起来的粗布衣——原来的
衣服已经被爆炸毁掉了,虚荣心作祟的她便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男子闻言大喜,忙带着洛羽清左拐右拐,穿梭在着并不算大的村落之中。走
着走着,洛羽清突然发现周围安静得有些不太正常,而眼前的男子却还是若无其
事地带着路,发现了不对劲的洛羽清刚想转身就跑,却猛觉得后脑一痛,随后便
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昏了过去。
「哼哼,现在的外村人都这么傻的吗?」这男子名叫李小二,是这村落里有
名的泼皮破落户,今天赶集之时,见洛羽清容貌清秀,而且也不似附近之人,便
动了歪心思,没想到还真的被他给成了!喜出望外的李小二赶紧把洛羽清抱回了
家里,把洛羽清五花大绑在床上后,便出门去买东西了。
待李小二回来,洛羽清已经醒了。李小二这才发觉自己忘了堵上洛羽清的嘴,
不过好在洛羽清没有大声呼救,看来她应该是明白附近没有什么人。「嘿嘿,美
人儿~你醒了啊?」李小二飞扑在洛羽清的身上,用他那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清洗
过的臭嘴亲吻着洛羽清的脸蛋。
「不要碰我!」洛羽清奋力挣扎着,身体在有限的范围里不停地扭来扭曲,
头也是左右晃动着,不让李小二如愿。
「嘿你个臭娘们儿,老子我是看得上你,别不知好歹!」李小二被弄得有些
急了,骂道。
「你……无耻!」洛羽清那受过这等辱骂?而且受过极好家教的她也不知道
有什么骂人的词汇,只能满眼怒火地干瞪着李小二。
「我就是无耻了,你能那我怎么地?」李小二阴阳怪气到,突然,他发现了
洛羽清那双不安地扭动着的双脚,嘿嘿一笑道:「不知这位美人儿的脚丫可否怕
痒啊~?」
洛羽清听到李小二的话,心下顿时凉了半截,自己仅仅只是因为一点足底的
痕痒,就完全不敌比自己低了三个小境界的男子。而现在洛羽清仅仅只是凡人修
为,除了肉身不死不灭以外,她连运用真气抵挡痒感的能力都没有了。「不……
不要……」
听到洛羽清满是恐惧的话语,李小二的恶趣味倒是被勾引了出来。只见李小
二坐在洛羽清的腿上,粗暴地扒去了洛羽清脚上的布鞋,露出了里面一双裹着罗
袜的双足。只是可惜这罗袜因为绑着洛羽清的绳子的原因,并不好脱,而且又刚
好身边没有剪刀,李小二只得把这双罗袜留在了洛羽清的脚上。「美人儿的脚丫
好是秀气,且看我如何伺候它们~」
说着,便把双手抵在了洛羽清的足底,隔着罗袜搔挠起来。腌臜黝黑的手指
划过洁白的罗袜,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脚上还留着罗袜,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只可惜这罗袜是洛羽清遭受爆炸后,
身上唯一残留的衣物,这下倒好,被歹人给玷污了。不过洛羽清倒是没空计较这
些,足底的痒感惹得她放声大笑着,剧烈的痕痒让她感觉生不如死。「哈哈哈~!
停……停啊……啊哈哈哈哈!别挠了别挠了!哈哈哈~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哈哈哈~别挠了……哈哈~」
「哼哼,果然还是这招管用啊。」李小二闻言便停下了手,看着气喘吁吁的
洛羽清,得意道。正当李小二准备脱掉洛羽清衣服,行不轨之事时,一阵破空声
袭来,一个箭矢刺穿了李小二的头颅。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来者是一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模样的清秀少年,
这个少年一边把李小二的尸身踹进床底,一边给洛羽清松了绑。有些腼腆地笑道:
「我叫陈川,是这个村子的一名修士。这厮名叫李小二,是我们这儿有名的泼皮,
我们平时也恼他几分。只是今日听闻姑娘笑声,觉得不对劲,发现了李小二预谋
不轨之事,这才狠下心来为民除害,还请姑娘不要怨恨我们村子。」
洛羽清呆呆地看着这个叫陈川的少年,少年说的话,她几乎都没能听进去。
洛羽清现在满心想的都是「这世间怎会有如此俊美的儿郎?」待洛羽清回过神来
是,陈川已经把她身上的绳子悉数解开,准备离去了。
「少侠请留步!」洛羽清赶忙道,「不知少侠住在何处,小女子今后好前去
报恩。」
「啊,」陈川苦笑一声,说道:「姑娘有所不知,我杀了李小二,按理来说
是要一命偿一命的,可这太过不值,所以我今后只能隐居山林之间了。」
「这样啊……」洛羽清失望道。
或许是听出了洛羽清语气中的失望,也可能是某些其他心理因素作祟,陈川
鬼使神差地,用玩笑般的语气说道:「在下为姑娘付出如此代价,那姑娘陪我去
山上小住几日,如何?」话刚出口,陈川便意识到了不对,毕竟孤男寡女住在荒
无人烟的山上,哪怕是个傻子,都会猜陈川心里有鬼。
正当陈川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之际,洛羽清确实大喜过望,连忙开口道:「那,
陈公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
在山上,陈川草草地盖了一个草屋,虽然谈不上舒适,却也能遮风挡雨,免
得洛羽清受了日晒风吹。洛羽清只是倚在一棵树上,痴痴地看着陈川努力干活的
背影。毕竟那天穹宫宫主虽是自己夫君,可两人只是政治联姻,毫无感情可言,
他也从未送过自己什么东西。而这个下界修士,竟会为了自己而盖一个房子,而
且他还有如此俊美的容貌,洛羽清那沉寂了几千年的情愫躁动了起来。
「姑娘,房子建好了,进来吧!」陈川一脸兴奋地小跑过来,拉着洛羽清就
往屋里跑去。这一跑可不得了,直接拉动了洛羽清的内伤,痛的洛羽清趴在地上,
一脸狰狞的表情,豆大的汗珠凝结在洛羽清的额头上。
「姑娘你不要紧吧!」陈川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闯了祸,慌忙把洛羽
清抱进了草屋里,放在了床上。「姑娘?!」
「我……我没事。」洛羽清怏怏道,尽力挤出了一丝明媚的笑容,「这是我
自小就有的内伤,静养几日就好。」
「好,姑娘你这几天就在这儿静养,我伺候你。」也不知是真情流露还是怎
的,陈川再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攥住了洛羽清的右手。这感觉真好啊……
凉凉的,软软的,似若无骨的手怎么把玩都玩不够,陈川细细品味这洛羽清右手
的柔软,却不敢长时间摸着洛羽清的手,怕引起什么误会。
「好,那没什么是的话,我就先睡下了。」洛羽清因为内伤的问题已经疼痛
难忍,便赶忙睡下疗伤了。
陈川见状,也识趣地没有再追问,只是从包里拿出自己唯一的一张棉被,盖
在了洛羽清的身上。
「姑娘安心养伤就是,莫要着凉。姑娘以后的生活起居就由我来服侍了。」
陈川见洛羽清恬静的睡颜,以为洛羽清已经睡着了,便自言自语道。随后陈川就
稍稍易容了一下,便下山去买一些吃食药品。
待陈川归家之时已是黄昏。陈川推门而入,却发现洛羽清依然熟睡着,只是
睡姿着实有些不雅——棉被仅仅只盖住了洛羽清的肚子,洁白细腻的乳肉在凌乱
衣衫的遮掩下若隐若现,一只裹着白色罗袜的秀气脚丫更是耷拉在床下。陈川只
不过是个不谙男女之事的纯情少男罢了,何曾见过如此香艳的场面?更何况屋内
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似是勾引着陈川犯罪一般,而且陈川越靠近洛羽清,
这股香气便越发扑鼻冲人。待陈川回过神来之时,他已经快要扑在洛羽清的身上
了,陈川赶紧打了自己两巴掌,让自己清醒过来,自言自语道:「陈川啊陈川,
没想到你心底里竟是如此龌龊……」只是陈川没有看到洛羽清脸上那一闪而过的
笑意。
洛羽清此刻自然是醒着的,只不过从始至终她都从未想过反抗,一是因为陈
川把自己救了下来,这等恩情也值得自己以身相许了;二嘛,就是这陈川实在是
俊美非凡,让洛羽清都动了凡心。只不过陈川的反应让洛羽清对他更加满意了。
不过出乎洛羽清预料的是,这陈川虽然没有「非礼」她,却是捉住了她那只耷拉
在床下的白袜玉足。
怪不得李小二那厮喜欢挠小姑娘的脚丫子,原来小姑娘的脚这么香啊。陈川
此刻心中这样想到。原本他只是想帮洛羽清把脚放回床上,可哪只洛羽清脚上的
香气比她身上的都要浓郁一些,完全不听理智使唤地,陈川捧起了洛羽清的白袜
玉足,轻轻吻了一下洛羽清的脚趾。浓郁的向其中虽然其中夹杂着些许的汗味,
却更加衬托出这只白袜脚丫的诱人
洛羽清此刻只感觉一个软软的东西在触碰着自己的脚趾,与李小二的挠痒不
同,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很安心,很惬意,就连装睡的事情都忘掉了,扭动着自己
调皮的脚趾,配合着陈川的亲吻。而陈川倒是被洛羽清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慌得
他赶忙看了下洛羽清的脸,发觉洛羽清依然还在「熟睡」之中后,这才安下心来,
只道刚刚是洛羽清脚趾无意识地扭动罢了。
而洛羽清也被吓得不轻,差点就被陈川发现了自己装睡的事情,要是让他知
道了自己在遭受他非礼对待时,却毫不反抗,还指不定会让自己在陈川心中留下
什么不好的印象。
陈川在确认了洛羽清睡得「很熟」之后,便大胆了起来。不仅异常贪婪地张
大嘴巴,含住了洛羽清的脚趾,舌尖也在洛羽清的趾尖来回扫荡,两只手捏住了
白袜脚的两侧,来回把玩着,享受着这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柔软触感,甚至陈川的
下体都微微起了些许反应。
而洛羽清,则是不动声色地享受着陈川的服侍。可以感觉出来,陈川的动作
非常轻柔小心,既是害怕把自己搞醒,又是害怕把自己弄痒了,一股股极舒服的
酥麻从足底冲进洛羽清的心间,让原本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洛羽清再度瘫软了下来。
就这样玩了一会儿,陈川只觉得口干舌燥,反观洛羽清的双脚,一对洁白罗
袜的脚尖部分已经被陈川的口水浸透。
完了完了,这要是被姑娘发现了,我怕不是要身败名裂啊!陈川心理焦急道。
然而他又不能直接把洛羽清的袜子脱下来,那样只会徒增嫌疑,而且还会让洛羽
清认为他图谋不轨,动了她的身子。而正当陈川左右为难之际,只听见洛羽清一
声嘤咛:「唔嘤……」
陈川感觉仿佛天都要塌了一般,看着洛羽清翕动着的红唇,却听到了宛若天
仙般的声音。「陈川……能给我倒杯水吗,啊……先扶我起来,下半身没有知觉
了。」
像是得到了赦令一般,刚刚还如临大敌的陈川赶忙把洛羽清扶了起来,也不
知洛羽清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身上的衣服更是下垂了一些,浑圆的乳球快要露出
一半,淡淡的乳晕也若隐若现。待陈川把水端来后,洛羽清也不管陈川那直勾勾
的眼神,只是微红着脸,抿了一口杯里的水,随即便装作无意地,把水洒在了被
子上。
「啊呀!」一声做作的尖叫,让陈川心头的最后一丝担忧也尽数散去——只
见蔓延的水渍浸透了被子,而洛羽清身上的衣裤罗袜也都未能幸免。
「啊!姑娘怎如此不小心。」陈川赶忙道。随即便赶紧拿了张刚买的毛巾,
细细擦拭着洒在洛羽清身上的水渍,洛羽清也不介意,就一动不动地坐躺在床上,
任由陈川隔着毛巾,亲密接触着自己的身体。
而当陈川擦拭至洛羽清的下体之时,洛羽清依然是没有丝毫动作,像是要观
察陈川要怎么做。陈川的脸蛋早就红透,在只是在昏暗的草屋里并不显眼罢了,
而当他擦拭完洛羽清的上半身之时,便把毛巾递给了洛羽清,道:「姑娘,下面
的话,还是你亲自动手吧。」陈川虽是一个纯情处男,但男女有别的事情他还是
知道一些的,因而也没不敢做太越界的事。
「这就不必了。」洛羽清笑道,随即便让陈川先出去。陈川虽然满心疑惑,
但也照洛羽清说的出去了,只是好奇心驱使这陈川趴在一处缝隙上,偷偷看着洛
羽清要干什么。
洛羽清哪里不知陈川在偷窥自己?只不过她并不在意,或者说她就是要这个
效果罢了。只见洛羽清把被子完全掀开,轻轻地,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褪下了自
己的裤子,整个过程像是开了四倍慢放一般,洛羽清线条优美,丰腴水润的双腿,
毫不掩饰地展露在了陈川的眼下,而且隐约可见洛羽清两腿之间的,一簇簇黑色
间若隐若现的嫩红。
这还没完,裤子是脱下来了,可袜子还在洛羽清的脚上呢。洛羽清细细地叠
好了自己的裤子,还有连带着裤子一同脱下来的亵裤,整个过程缓慢而优雅,让
偷看的陈川大饱眼福,一串鲜红的鼻血滴答滴答地滴在地上。叠好裤子后,洛羽
清缓缓起身,吓了陈川一跳,确认洛羽清只是找了个舒服姿势脱袜子的时候,陈
川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当陈川看到洛羽清脱袜子的姿势时,差点没直接鼻血狂涌而导致因失
血过多而死。只见洛羽清跪坐在床上,背对着陈川,丰满挺翘的臀部坐在脚上,
脚趾盯着床面,即便隔着厚厚的罗袜,整个脚底的形状也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了陈
川眼前。
而洛羽清则是侧着身子,笨拙地把左边的罗袜一点一点地慢慢褪下,待把袜
子褪到脚后跟时,微微抬起左边的屁股,这才把整个袜子褪下。右边的袜子也是
如此。整个过程看得陈川起了生理反应,尤其是洛羽清抬起屁股时,两腿间若隐
若现的一抹嫣红,更是让陈川血脉喷张。
「陈川,进来吧~」洛羽清的声音有些无力,谁能想到,这大名鼎鼎的天穹
宫宫主的妻子,在一名下界凡人的眼皮子底下亲自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甚至还在
那个凡人视奸下到达了高潮?只不过房间昏暗,而且床上本来就是湿漉漉的,所
以陈川没有发现而已。但洛羽清确确实实高潮了一次,因此声音有些无力。
陈川听到洛羽清叫他进去,不敢怠慢,随手抹掉自己脸上的鼻血,强压下腹
中邪火,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样子后,便赶紧进去了。而洛羽清自然是规规整
整地坐在床上,腹部以下的位置都被被子盖住,除了那对浑圆的乳球,依然露了
一小半出来。
「陈川,这些是我刚刚脱下的衣物。这里也没别的衣服穿,所以……只能麻
烦你帮我洗洗了……」洛羽清一脸羞红道,一边把叠的整整齐齐的衣裤罗袜交到
了陈川手里。
陈川狠狠咬了下舌头,这才不至于在洛羽清面前失了态,失了魂般地说了句
「没关系」后,就失魂落魄地逃也似的离开了草屋。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陈川都会趁洛羽清「熟睡」的时候,偷偷把玩洛羽清的
双脚。刚开始。洛羽清还是有些见生的,每每睡觉之时,都至少穿着一层贴身的
轻薄衣物,脚上的一双依然洁白胜雪的丝绸罗袜也几乎从未脱下来过。
不过,自从洛羽清动了情愫,她那许久未有波澜的身体确实渐渐焦躁起来,
而陈川身上那股男人独有的气息,却总是能抚平她内心的躁动。而且,每当陈川
偷偷把玩她的脚时,洛羽清心中总是有一种小孩子偷吃糖果般的喜悦和快感。刚
开始这些感觉还不甚明显,只不过随着陈川的「技艺」日趋成熟,陈川已经能够
自如地挑逗并且满足洛羽清的身体了。
而愈发欲求不满,却羞于启齿的洛羽清,在某一天偷偷脱掉了自己睡觉时身
遭所穿的衣物,凌乱的被子盖在一丝不挂的胴体上,静静地「熟睡」着。陈川回
来后,被草屋里的景象吓了一跳,慌忙捂住眼睛,心想——洛羽清此前睡觉的时
候可是都要穿一身衣服的,这次怎么一丝不挂了?不过陈川还是没能抵挡住内心
的诱惑,偷偷把手指缝打开了一点,眼睛在指缝中肆无忌惮地欣赏着这具完美的
肉体。
「咕……」吞了下口水,陈川饱了眼福之后,还是规规矩矩地帮洛羽清把被
子盖上了,不过他的眼睛盯着洛羽清露出的一只豪乳看了好久,差点抑制不住直
接扑上去吮吸那颗粉嫩乳首的冲动。
不过,虽然强按下了直接强暴了洛羽清的极端冲动,但是每日例行的「足部
按摩」可还是不能省略的。陈川蹲在了洛羽清的脚边,口水不争气地从嘴角流了
出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近距离观察洛羽清的裸足,浓浓的体香里夹杂
着一股淡淡的汗味,秀气的脚型,红润的足底,修长饱满的脚趾,无不在挑逗着
陈川的神经。
陈川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含住了洛羽清脚趾,像是吃糖豆一般吮吸着。脚趾
间的汗味更浓郁了一些,不过并没有妨碍到陈川的胃口,反而是变本加厉地伸出
舌头,一寸寸地细细扫过脚趾间的每一片嫩肉,清扫脚趾的同时,差点没把装睡
的洛羽清弄得笑出声来。
而陈川却不知收敛,把脚趾全都侍奉了一遍之后,就准备侍奉洛羽清的足心
了——只见陈川先是把洛羽清的两脚并在一起,把脸埋进两脚的凹陷处深深嗅着,
随后便伸出舌头,粗糙的舌苔一遍遍地舔舐过洛羽清红润的足心。
「脏不脏啊~?」洛羽清缓缓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笑意。陈川被吓呆了,
抬头望去,只见洛羽清已经坐起身来,左手提着被子遮住了敏感部位,正笑吟吟
地看着自己。洛羽清并没有如陈川所料般发怒甚至斥责他是个流氓,只是笑看着
他,还抬起脚,在陈川俊美的脸蛋上踹了一下,道:「发什么呆呢?」
「我我我……我不是……我没……」陈川被洛羽清这一脚给踹回了神,急赤
白脸地想要解释一下,但自己对洛羽清动手动脚,还被抓了个现行,怎么想都是
百口莫辩了。「陈某心性不佳,一时起了歹心,冒犯了洛姑娘。陈某这就……以
死谢罪!」说着,就要抽刀自刎。洛羽清眼疾手快,一脚踢在了陈川手上,阻止
了陈川动作的同时,也是把脚送到了陈川手里。
洛羽清看着陈川急赤白脸地傻样,不由得笑了起来:「「不必如此,陈川,
其实,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了~」说罢,便不再言语,只是晃了晃被陈川抓在
手里的脚丫,一切尽在不言中。
陈川虽然有些愚笨,但不迟钝,他自然知道洛羽清的话外之音是什么意思。
于是乎,陈川一只手抓着洛羽清的脚,另一只手在足心爬搔起来。
「哈哈哈~慢点……哈哈哈哈~~嘶啊~啊哈哈~~脚心……对,啊哈哈~
那里好痒……哈哈哈哈哈~」
洛羽清没有抵抗,顺从这足底传来的痒感笑了起来。说来也怪,同样都是被
挠痒,李小二挠自己时,只感觉到了绝望和不甘,但陈川挠自己时,自己却是满
心的甜蜜和满足,真的是……自己明明是被欺负的啊……洛羽清心中纳闷道,不
过脚丫还是很是诚实地迎合着陈川的手指,不仅脚趾微微后翘,将优美的脚型和
敏感软嫩的足底完全暴露出来,而且遭受着巨痒的脚丫更是一动不动。
陈川挠了一会儿,嫌不过瘾,他总感觉这双软嫩怕痒的脚丫远远没有到达极
限,可他又舍不得直接用刷子狠狠刷挠,于是便暂时丢下了洛羽清一人在屋里,
自己出门了。
正在洛羽清疑惑之际,陈川便立马回来了,只见他手里多了一把羽毛。明白
了陈川意思的洛羽清先是小小地害怕了一下,随即便一脸轻松地笑道:「怎么,
还变着花样地挠我啊~?」
陈川不理会洛羽清的调笑,直接把洛羽清的两只脚并在一起,坐在洛羽清的
腿上,一手一个羽毛,在洛羽清的足底慢慢拂弄。
「噗嘻嘻……好痒,但……嘻嘻……笑不出来的感觉,好难受……」
陈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若即若离的瘙痒挑逗着洛羽清的神经,就像是被蚊
子咬了个包后,会本能地想去挠那个包一般,洛羽清在羽毛的挑逗下,愈发想要
伸手去挠一下自己的脚底。而且洛羽清的脚本就容易出汗,先前被陈川挠了一阵
后,就变得湿湿的了,羽毛拂过足底时的难耐瘙痒的效果就更加明显。本就身体
燥热的洛羽清那里经得住这番挑逗,不一会儿便求饶了起来:「陈川……哈~求……
求你了,哈哈~挠我……好好挠我脚,别这样了……嘻哈哈~」
「想让我挠你?可以啊~」陈川笑道,不过与此同时,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
眼,「只是那样的话,洛姑娘得与我成婚哦?」
「不……不可能!」洛羽清被陈川的话吓了一跳,立即开口否定道,不过回
神想想,与陈川成亲什么的,确实不错……
洛羽清过于干脆的拒绝激起了陈川的歹心,他是真的对洛羽清动了真情的,
而且洛羽清平日里也会时不时地对自己表露一丝爱意,这才是自己今日向她告白
的勇气所在。而洛羽清的拒绝,陈川下意识地理解为了小姑娘的腼腆害羞,于是
便道:「那既然洛姑娘不愿意的话,那我就只能挠到洛姑娘愿意咯?」
洛羽清闻言一笑,心下已经有了计较,道:「那么,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本事
了。」其实洛羽清还是不怎么情愿主动被别人挠痒痒的,而且她感觉之前陈川用
手挠她脚心时,那股痒感就够她受了。只不过洛羽清心里知道陈川决不会仅仅满
足于只用手来挠她痒痒,为了满足一下陈川,也为了试一下被狠狠挠一顿的感觉
究竟如何,洛羽清这才假装拒绝了陈川的要求。
洛羽清的话音未落,陈川便已经开始行动了。只见陈川一个手指缝夹着一个
羽毛,羽毛坚硬圆钝的尾端抵在洛羽清的足底。总计八根羽毛的羽尖齐齐划过最
怕痒的足心,饶是意志坚强的洛羽清都有些受不了,她想要挣扎,但凡人之躯的
她怎么能撼动身为修士的陈川?
「哈哈哈哈!太痒了哇……哈哈~犯……犯规!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
双腿完全挣扎不得的洛羽清只能死死蜷缩起脚趾,在足底泛起一道道可爱的
肉纹,希图减轻一些痒感。而陈川等的就是这一下,在洛羽清脚趾闭合蜷缩的瞬
间,八根羽毛的毛茸茸的部分就被陈川塞进了洛羽清的脚趾缝中,粗糙的手指随
即便开始放肆地在洛羽清的足心飞舞。
「陈川你!哈哈哈~痒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别……别挠了哈哈哈~~」
着了道的洛羽清又羞又气,可也只能一脸无奈地任由陈川玩弄自己的双脚。
此刻洛羽清的双脚尴尬极了,如果保持现在的姿势蜷缩脚趾,就只能任由被
夹在趾缝的羽毛刺激其间最敏感的痒痒肉,同时足底还会被陈川的双手抓挠;可
如果张开脚趾,能不能把羽毛甩掉是一说,陈川可就能直接用羽毛来刷挠自己那
比脚心还要敏感怕痒的地方了。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处于极大劣势的洛羽清终于是支撑不住,讨饶道:
「哈哈哈~!陈川……哈哈哈~~停……停!我我我哈哈哈~我答应你啦……哈
哈哈哈~」
数日之后,陈川与洛羽清两人便成婚了。婚礼是在草屋前举行的,很是潦草,
所有的道具都是陈川一手置办的,不过两人却如胶似漆,很是恩爱。你请我侬的
样子让不知多少单身之人看了都得嫉妒的发狂。
洞房花烛夜。
洛羽清看着陈川胯下那根硕大的阳具,一俩惊讶地捂着嘴巴。陈川却笑道:
「娘子若是害怕太大的话,不妨用脚来把它踩得扁一些?」
原本只是打趣的话语,洛羽清却是当真了。只见洛羽清伸出一双秀足,一只
脚磨蹭着阳具碰面,另一只脚那柔软的脚心抵住了陈川的马眼,从未享受过如此
快感的陈川当下便按捺不住精关,一下子就射了出来,弄了洛羽清一脚。
洛羽清一点嫌弃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是被空气中弥漫着的精液的气味给熏得
情迷意乱,蜜穴中也不禁分泌出了一股股的淫液。陈川见状,身下的阳具瞬间再
度勃起,扑到洛羽清身上就要行男女之事,洛羽清也是极其迎合。
但就在两人完事之后,洛羽清的身体便散发出一阵光芒,磅礴的真气自洛羽
清体内发出,竟是直接震晕了无辜的陈川。洛羽清急忙上前查探陈川的身体,发
现陈川无恙后才松了口气。如今她的修为已经恢复,应该返回上界了,只是她实
在是舍不得自己在下界偶遇的陈川,只得咬咬牙,硬生生逼出一杯精血给昏迷中
的陈川服下,又从储物戒指里给陈川留下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功法宝具。
最后,洛羽清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那双丝绸罗袜塞在陈川手里,当做了信
物,这才恋恋不舍地返回了上界。
数年后,陈川偶然从歹徒手中救下了一名女子,而这名女子与他还是个小修
士时所邂逅的洛姑娘异常相像,再加上还有歹徒在追杀这位女子,陈川索性便带
上她一起修行,最终一同飞升到了上界,并且结为夫妻。
只是在飞升之后,陈川和妻子走散,寻找途中,陈川遇到了早已等候他多时
的洛羽清。
「陈川,你还记得我吗?」洛羽清看着还是那么俊美迷人的陈川,虽眼角含
泪,却仍是轻笑道,「我本就是有夫之妇,机缘巧合下才与你结为夫妻。后来我
修为恢复,只能飞升回上界……」
陈川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自己最早的妻子,只是当洛羽清将那双裹着白色
丝绸罗袜的双脚递到他面前时,这才缓过神来:「洛姑娘……你……」陈川有些
机械地捧起洛羽清的双脚,浓郁的体香中夹杂着微微的汗味,熟悉的味道唤醒了
陈川尘封百年的记忆……
「你现在的妻子是我的女儿,」洛羽清笑道,同时呆在陈川手中的双脚还调
皮地动了动脚趾,「现在,我们母女二人都是你的人了哦~当然,我不是明面上
的,我还是你的丈母娘。」
陈川这才意识到洛羽清依然是爱着自己的,甚至主动把女儿都送给了她!
「多谢丈母娘教诲,陈川明白!不过嘛……」陈川突然邪魅一笑,道:「只是不
知丈母娘如此不知检点,竟把双脚放我手里侮辱我,丈母娘您说,该罚不该罚?」
「该罚!」洛羽清也是配合地演戏,恶狠狠地道,「像这种丈母娘,就应该
让她家女婿日日夜夜地绑起来狠狠挠脚丫子!」
「呀!」一声娇呼传来,竟是洛羽清的女儿发现了二人。未等陈川想好如何
解释,却只见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乖乖地跪坐到了陈川身边,褪下鞋子,把自
己清秀的双脚也凑了过来……
几天后,上界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新闻——有一个下界来的小子入赘了天穹宫,
还娶到了天穹宫宫主的女儿。
只是那些八卦之徒不知道的是,那个叫陈川的小子,不仅在天穹宫之中与自
己的妻子夜夜笙歌,甚至还会时不时地潜入到自己丈母娘的寝宫里,更甚之时,
甚至会让丈母娘来到自己寝宫,与自己妻子一同服侍自己,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