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债肉偿之失身于财团少公子的巨乳人妻】(完)


「下注,下注。」
「这些,都押上,都押上。」
这里是佐久间市近郊地区一处新营业的,由森下财团出资建设的,号称「东
日本地区最豪华博彩娱乐场所」的赌场。地上与地下规模宏大的场馆以及配套设
施齐全的赌博设施,让人很难不将其和拉斯维加斯的豪华赌场联想起来。此时在
地下的公共赌博区内,穿着黑西装马甲与白衬衣的侍者从人群缝隙中将托盘里的
美酒送给对应的客人那里;穿戴兔女郎发饰,色彩缤纷兔女郎紧身衣和各色丝袜
的荷官则在每一张赌桌旁张罗着各色博彩玩法和调动着赌徒们的热情。
红木材质的赌桌,地上奢华的地毯,装饰更加华丽的VIP包厢以及倒入每一只
酒杯里的拉菲古堡红酒,黑桃A香槟与蓝方威士忌;整齐摆放在银质盒子里的高希
霸雪茄与大卫杜夫雪茄等高档烟酒;都无不在无声的说明赌场老板之财力雄厚与
赌场对那些慕名而来的贵客门的精心准备,浓浓的烟味,明亮的灯光和嘈杂的声
音,让人无法安静的休息,只能尽可能全身心投入到面前一轮又一轮的下注之中。
而在赌场边缘处,则摆放着诸如21点,老虎机之类的独立赌博设施,以供给赌资
在10万日元以下的散客使用。硬币的叮叮当当与机器内部零件转动的吱嘎嘎声音
不绝于耳。
「可恶,又,又输了。」
「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差劲!」
一位留着黑色及腰长发,身上是T恤,牛仔裤和运动鞋组合起来的休闲气息十
足打扮,但面带忧郁之色的美艳少妇看到手里最后几个筹码也打了水漂后,不由
得心灰意冷起来。美貌的少妇虽然看起来是一名游客,但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贴身的T恤与牛仔裤,令她胸部与臀部位置异于常人的丰满很好的凸显出来。以至
于在她落座的时候,吸引了几个夹带着色欲与淫欲的不友好目光,但很快,那些
目光就被正发放扑克牌的兔女郎打扮荷官所吸引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玩了多久,她只知道,和闺蜜出来旅游时路过这里
时,就被热情的工作人员请上了商务车并带到了这里。不知不觉中带着的几十万
日元早已输了个精光。她自己都没想到,本打算赚点小钱就收手的她,竟然按捺
不住内心的欲望以及被身旁「运气超棒」的一个老太太一直赢钱影响下一直下注,
但很显然,在赌桌上坚持到最后的结局往往是血本无归。「这位女士,您未到本
赌场规定每一名游客离开的时间,现在您还不能走呢。」
「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了,还能怎么办?」
「很简单,本赌场有一个」绝地翻身「活动,针对像您这么漂亮的女士。」
少妇点了点头,心想还可以搏一搏,在这位工作人员带领下她来到了前台并
获得了60个筹码。认为自己可以咸鱼翻身的她兴冲冲的带着这些筹码重新回到了
赌桌上。一刻多钟后,看着面前空荡荡的桌面,她瘫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如何
是好。而这时之前带着她去办理「绝地翻身」活动的工作人员在与另一位保安耳
语几句后。几名保安走到了她身旁,并将她带离了赌桌,朝着赌场边上一个小房
间里。
「这位女士,您已经欠了本赌场60个筹码,相当于30万日元。」
「我,我可以,可以用这个……」
意识到被套路的少妇面色顿时紧张起来,她自己都没想到所谓的绝地翻身,
原来是一个套路。「抱歉女士,针对您这么漂亮的美人,本赌场不需要您用其他
财物作为抵押呢,只需要您听从赌场老板的少公子安排,即可完成这笔欠款的支
付。」
「什么安排?」
「很简单,就是穿上这身衣服,去服侍少公子就可以。还有,签上自己的名
字在这个合同上。」
看着合同上的说明,少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本打算趁着自己孩子与父亲去
乡下看望爷爷奶奶时候和闺蜜出来玩的她,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套路。但不得已,
她还是乖乖就范,在这份合同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渡边由衣」。「很好,脱下
你的衣服,换上袋子里的衣服。」
渡边由衣只得点了点头,然后当着他们的面一点点脱下身上的粉红色T恤与深
蓝色牛仔裤,很快一对包裹在浅绿色蕾丝文胸的尺寸豪迈巨乳连同露了出来。但
她不敢怠慢,更不敢在这两名安保面前流露出不快的神色。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被
陌生男人看到自己的身子,但她能做的只有继续脱掉身上剩下的衣服。很快胯间
浅绿色蕾丝三角裤与脚上的白色运动袜都露了出来。「很好,渡边女士,你的身
材想必少公子一定会很喜欢呢。现在脱掉身上剩下的衣服,换上袋子里的衣服。」
「能不能,不要,不要看我换衣服。」
「对不起,女士,这是老板的要求。想必您也不想得罪森下财团的少公子吧。」
「我,我做就是了。」
美艳少妇点了点头,然后熟练的解开身上最后的遮羞布。很快,一对略有下
垂的挺拔豪乳颤巍巍的展现在两位笑嘻嘻的安保人员面前。虽然略有下垂,但乳
头与乳晕是成熟的深粉色,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要好好的玩一玩,舔一舔。至于
胯间的蜜唇,则被浓密的乌黑阴毛小心的遮掩着,生怕暴露给陌生人看到。看着
面前的白皙丰腴的成熟女体,两位安保人员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她将
袋子里的衣服一一拿出并穿上。
「怎么,怎么是这种,不知廉耻的打扮?!」
「怎么,太太不喜欢吗?莫不如安排你全裸过去服侍少公子如何呢?」
「你现在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你需要做的就是穿上里面的衣服,去服侍
财团的少公子!」
听着安保人员强硬的话语,渡边由衣急忙点了点头,开始将袋子里的衣服一
一拿出。袋子里装的是一身兔女郎服装,有头饰,类似于泳装的红色抹胸款兔女
郎紧身衣,黑丝裤袜以及一双黑色高跟鞋。兔女郎紧身衣是低胸款式的,这样一
来可以最大程度的让这位美艳巨乳少妇一对熟嫩巨乳乳沟很好的展现出来;由于
没有内裤的缘故。「好,好羞耻。」穿好这身兔女郎服装后的美少妇一边红着脸
用胳膊捂住胸部,一边却不得不在安保人员带领下,来到了另一处类似于卧室的
房间。
「少公子,您的女人准备好了。」
「很好,回头我会让我爸爸好好的奖励你们的!」
一身儿童款西装,一副养尊处优样子的小男孩在打发走了两位安保人员后,
面带玩味笑容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身兔女郎打扮的美艳少妇。「嘻嘻嘻,
你就是服侍本少爷的女人吧,想不到,能够让本少爷告别处男之身的,会是一位
如此美丽的兔女郎小姐呢。」男孩一边用与自己年龄不符的淫邪话语说着话,一
边不忘以一双淫欲十足的眼睛打量着这位准备服侍自己一整晚的美少妇。
「不,不要啊。」
「怕啥?别忘了,赌场针对你这样的女人规矩可是,赌债肉偿哦。」
「那总好过你到处找人借钱来为自己脱身要好吧,只需要你乖乖的服侍本少
爷一晚上,就可以了呢。」
「小孩子,是,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渡边由衣脑海里回想起自己的丈夫与孩子的身影和面孔,眼下自己即将失身
于一个所谓的财团少公子,她实在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但一想起自己还欠
这个该死的赌场的赌债,她只得咬咬牙,坦然接受了面前这名小男孩近乎于变态
的要求。
「想不到,小姐您的奶子蛮大的呢。」
未等渡边由衣回过神来,一双白白胖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隔着兔女郎紧身
衣很是用力的揉搓起自己那硕大的胸部。男孩一边以淫欲十足的目光仔细打量着
自己揉搓的这对美豪乳,一边不忘伸出舌头,舔一舔她白皙的胳膊与露出的胸部
北半球部位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令美艳少妇下意识发出一声声喘息声与哼声,她
不由得回想起新婚之夜,丈夫和自己前戏时候的动作来。「哎呀,我,我在,在
想什么?!被赌场老板的孩子玩弄身体,竟然会有这种背德的想法?!」忽然意
识到这种感觉是被这个男孩舔舐身体带来的后,一抹红霞刹那间浮现在她脸上。
但一声声轻微的娇喘与呻吟声还是不自禁的从口中发出,白皙性感的娇躯也忍不
住颤抖起来。
「想不到兔女郎小姐不但是大奶牛,身子还挺敏感的啊。」
「你,你这是,要,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要好好的看看你的奶子啦,你的奶子这么大,这么肥,估
计产奶肯定是奶牛级别的!」
一抹凉意瞬间从她胸部传来,意味着胸部位置已经失守,在失去了紧身衣遮
掩后,一对又白又大,造型近乎于完美的浑圆乳球立即弹了出来。虽然由于生过
孩子且哺乳过的因素而有些下垂,但深粉色的乳晕与挺立的乳头还是令这位少公
子兴奋不已。「好大的奶子呢,嘻嘻嘻,你知道吗?大奶牛小姐,我最喜欢的就
是,像你这样的大奶子女人呢!」看着这对又白又大,在日本女性中已经属于少
见级别的美豪乳,一丝丝口水从这位年龄虽小,但已十分好色的少公子嘴角处流
下。「怎么样,被财团少公子玩弄奶子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呢?想必你的丈夫
都没有这么疼爱过吧。」
「别,别说了,少爷,求求你,别,别说这些……」
「啪!」随着响亮的拍打声传来,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一下子就出现在她胸
部上。「看样子,你这个贱人还蛮不听话的啊,本少爷玩的正高兴,你却说那些
扫兴的话。是时候应该被好好惩罚一下了呢。」一脸气鼓鼓之色的男孩一边说着,
一边垫着脚,一口就咬住了一颗好比大草莓一样的奶头。一声声兴奋的喘息声顿
时从他口中发出,一双肉乎乎的小手也不忘揉搓着这颗椰果般的浑圆乳球。被揉
搓,被吸吮以及被舔舐带来的一浪接过一浪的快感迅速传遍渡边由衣全身,正红
着脸忍受这一切的她忽然间意识到,自己胯间竟然不争气了流出了水,而且流出
的水儿量之多,已经透过了兔女郎紧身衣与胯间的裤袜,顺着大腿流了出来。
但少公子并未注意到面前美艳少妇下体的异样,对他而言,这个巨乳大美人
的大奶子才是他目前要好好玩弄的对象。「虽然没有奶,不过玩起来的感觉还真
不错呢。」将头埋在她深深乳沟里的少公子痴痴地笑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亲身
体验玩女人的感觉。忽然,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大奶牛,你下面怎么还湿了,
是不是尿裤子了啊?原本我以为女人都是蹲着尿的,没想到你这个骚货还站着尿
啊。」
「不,不是的,那是……」
「别跟我废话,你这个淫贱的骚货,说实话能在今晚服侍本少爷,是你不可
多得的荣幸!」
对她有些磨磨蹭蹭态度开始不满的少公子,伸出一双肉乎乎且十分有力的小
手,一把就将特意设计易撕开的兔女郎紧身衣裆部布条扯断了。看着面前白皙丰
满的美少妇因胯间遮羞布不复存在而有所害羞的样子,他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
「果然嘛,你这个贱货这里都这么湿了,毛不但很多,闻起来还蛮骚的呢,渡边
小姐果然是个骚女人啊。」
意识到自己即将被侵犯的渡边由衣听到如此不堪入耳的粗俗话语时,越发的
面红耳赤起来,她很想尽快逃离这个魔窟,但一想起那笔需要用自己肉偿的赌债,
她还是要坚持下去。
「撕拉……」随着裤袜裆部被撕开的声音传来,一声尖叫下意识从她口中发
出。她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失身于一个小毛孩子。
看着黑丝破洞中那朵在黑森林下略有些绽放开来,正滴答着散发淡淡骚气水
滴的深粉色花瓣,头一次零距离接触女人下体的少公子只感到胯间小鸡鸡越发的
难受了。「呼呼呼,按照电影上展示,应该插进去才会有那种感觉吧。」只在成
人影片和成人漫画里了解过性知识,从未实战过的少公子略有些笨拙的将摆脱外
裤与内裤束缚的小肉棒包皮撸下,然后将粉红色的龟头一点点插入进这朵有所盛
开的美少妇胯间花瓣里。
「嘶哈,好,好爽的感觉!这,这就是,做爱吗?」
「感觉好棒呢,怪不得大人那么喜欢性爱,原来是这个缘故。」
「喂!给我叫出声啊,叫不出声,那干你的穴还有什么意思?!」
随着几个巴掌用力的拍打在她挺翘的大圆屁股上,渡边由衣下意识的尖叫了
起来。一声声夹杂着悲愤,欲望得到满足,乃至是背德感的呻吟声和娇喘声从她
那涂抹着鲜红唇膏的小嘴里发出。结婚以来第一次被其他男人侵犯肉体所带来的
不一样的快感与背德感,令她在感到深深羞耻的同时,欲求不满的丰满肉体却一
扭一扭的,以满足身后这位正揉搓着自己大屁股,将胯间小丁丁在自己虽生过孩
子,但依旧紧致的蜜穴里做着尽管生涩,但越发熟练的抽送运动。
「大奶牛,第一次被其他男人干穴吧。嘻嘻,你老公头上可是多了一顶绿帽
子咯!」
「不得不说,你的嫩穴还蛮紧的啊,这么多水,夹的我,好舒服!」
从小养尊处优的少公子自然体力上比一般寻常百姓家的孩子更为充沛,在耕
耘面前这位巨乳丰臀的美少妇上这优势就很好的体现出来。怒鸡一样雄起的小肉
棒一下又一下的在正流淌出温热且有着淡淡骚气蜜汁的蜜穴里做着开始熟练的活
塞运动来,作为回应,美少妇那紧致且富含褶皱的腟穴也在对这根不速之客做起
了一下下的吞吐动作。酥酥麻麻的快感渐渐地好比电流一样传遍了这位一脸喜悦
之色少公子的全身。「嗯……做爱的感觉真棒啊,你这个大奶牛,想必你老公的
本事都没我的好吧。」
「是,是的,少公子的鸡巴,干的我,好舒服……」
话音刚落,一声悠长的喘息声从她口中不自禁的发出,听着如此销魂的叫床
声,少公子忽然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来。因为一种像是尿尿的快感正一点点传来,
但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出,出来咯!大奶牛的小嫩穴,被我灌满咯!」在用
力一插到底的同时,一股股白花花的,稀薄好比米汤一样的精液尽数灌入到这位
白皙丰满美少妇的嫩穴深处。「我,我也要,要去了……要,要高潮了。」几乎
与此同时,热腾腾的淫水尽数从她蜜穴深处狂喷而出。
头戴兔女郎发饰,手上套着白丝短手套,穿着开了裆黑裤袜与一双黑色高跟
鞋的美少妇渡边由衣,在这个财团小少爷的大肉棒耕耘下,下作的高潮了。被内
射和性高潮带来的双重快感,令她欲仙欲死的同时,内心的背德感也达到了顶峰。
一方面,在和老公做爱的时候她还未曾体验过这样的快感,这种快感令她发狂,
令她陶醉;另一方面,浓浓的背德感令她羞愤难当,婚礼上的誓词与自己对丈夫
一家人的发誓在这里,变得跟搞笑漫画里的剧情一样可笑。区区60个筹码的赌债,
就让自己像援交妹那样,向男人奉献出自己的身体,乃至是自己的灵魂。
「呼呼呼,大奶牛,想不到做爱的感觉还真是和书上描写的一样,让人欲罢
不能呢。」
「而且还是无套内射哦,不知道,会不会让你怀孕呢?!」
「不过嘛,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满足!」
但这位一点点拔出肉棒的少公子可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他继续狂笑着看着
这位美艳少妇胯间精液与淫水一起流出时的淫靡场景。而转过头,看着身后正哈
哈大笑,全无同龄人应有的稚气和天真的少公子,一滴滴清泪从渡边由衣眼角处
流下。本以为这个小孩射了一发后就会满足的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的欲望竟然这
么强烈。很快,趴在铺了地毯的地面上的她,不得不伸出手掰开好比大白面包一
样的屁股,让股沟之间那朵深褐色的小菊花完全展现给这个欲望依旧在巅峰状态
下的少公子。
「嘻嘻嘻,很不错呢,夫人的屁眼看起来好迷人呢。不过嘛,我更想被夫人
的小嘴,好好的舔一舔这个!」
听到这里,渡边由衣点了点头,她很清楚一旦惹怒了这个少公子会面临怎样
的后果。「蛮听话的嘛,贱货,你如果服侍我让我舒服了,我不介意在免除你赌
债的同时,还给你一笔小费呢。」听到这句话后,渡边由衣快速的爬了过来,并
跪在地上,开始一下下的舔舐着这根高高挺起,上面还粘附着精液与淫水混合物
的小肉棒来。精液与淫水混合在一起特有的淫靡味道,令这位在先前性生活中没
怎么做过口交的美少妇脸蛋红的像极了熟透的苹果。
但这不影响她尽其所能的用舌头一下下舔舐着他小巧的龟头,龟头下方残留
着大量黏糊糊液体的冠状沟以及青筋暴起的阴茎。在丰富营养食物的滋养下尺寸
与粗细胜过同龄人一筹的肉棒,一度令渡边由衣开始怀疑,这个男孩在性爱方面
是否是天赋异禀的怪物。
过了一会,认为舔舐的差不多后,她将头朝前探了探,以便于可以尽可能的
吞下这根硬邦邦的棒棒。「都,都吞下去了。」意识到这一点后的她开始用力的
吸吮起来,同时双手也不忘揉一揉这位少公子小巧玲珑的蛋蛋。她忍不住幻想,
这个男孩现在就已经在性爱上这么有天分,倘若他长大了,又会变成怎样可怕的
怪物。
「嘶哈,嘶哈。」
「唔嗯,唔嗯嗯……舔,舔的蛮舒服的呢,大奶牛的嘴巴,也很不错呢!」
「不过你要注意一下,毕竟本少爷的身体,可不能有什么损伤!」
听到他这么一说,渡边由衣只得连连点头,以表示认可和服从。温热软滑的
口腔对这名才射出第一发童子精后没多久的男孩来说实在是杀伤力不小,他不断
活动小小的身体,以便让胯间大棒棒可以很好的在她嘴巴里做着销魂的活塞运动。
「噗嗤,噗嗤……」伴随一声长长喘息声从他口中发出,第二发精液不失时机的
灌入了进去,意识到嘴巴内被一股腥咸且带着体温的液体所灌入后,渡边由衣下
意识的想要吐出来。她并不想喝下这个男孩射出的如此肮脏的东西。
「奶牛!我没让你吐出来,快点都喝下去!这可是本少爷给你的恩赐!」
「遵,遵命。」
听到这里,被射了一嘴巴稀薄童子精的美少妇认错般的连连点头,伴随她点
头动作的,是发出带着孩童语气的得意忘形的狂笑声与做着一只手抚摸着她脑袋
动作的少公子。「味道是不是很好吃呢?小骚货。」
「是,是的,公子的精液,肯定是很好吃的了。」
急忙将口中黏糊糊液体喝下后的渡边由衣连连点头,虽然她此时还在强忍着
被迫饮精带来的不适感和难过感,但考虑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她能做的只有尽可
能的顺从。「公子,你,你这是,做什么啊?」
「没做什么,你赶紧给我上床,因为我发现,你的丝袜还挺性感的呢。看着
你穿丝袜的样子,我的鸡鸡就硬了。」
脱下高跟鞋后,上了床,气喘吁吁的渡边由衣还没来得及休息,她一条腿已
经被脱的赤条条的少公子抬了起来。紧接着,滑溜溜,湿乎乎的感觉隔着薄薄的
丝袜从小腿处传遍了全身。「嘶哈哈哈,嗯啊啊啊。被,被舔,舔的好舒服啊。」
有些失神的她忍不住嘴巴微张,舌头有所吐出在外面,同时翻白眼的样子更
加令抱着她这条黑丝美腿舔来舔去的少公子越发兴奋起来。
「被,被舔一舔腿,就受不了了吗?真是个本性淫乱的货色呢!」
「别忘了,你可是要好好服侍我一晚上呢!」
意识到自己失态之举的渡边由衣急忙摆好样子,强颜欢笑的继续任凭这位少
公子对自己这双引以为傲玉腿的亵玩。不知不觉中,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内心的
背德感不再那么强烈了。她开始主动迎合着他舔舐自己小腿的动作而发出一声声
的喘息声和娇喘声,而听着她发出这等淫乱声音的少公子,嘴角处不由得微微一
笑,作为回应,舔舐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
「说,我是一个淫贱的骚货,被其他男人侵犯很快乐!」
「我,我是一个,淫贱的骚货,被,被其他男人侵犯,很快乐!」
支支吾吾念完这句话后,再看看那个男孩眼睛里流露出的淫邪与得意之色,
渡边由衣下意识抬起了另一条腿。心领神会的少公子笑吟吟的换了目标,将目标
从已经被舔的湿乎乎的小腿,换到另一侧小腿上。轻薄且软滑的黑丝无形之中起
到了很好的调情效果,令这名才接触女人肉体没多久的财团少公子越发的沉迷于
其中。「贱货,赶紧去换一身新衣服!今晚你可要陪我睡觉的哦。」
一脸顺从之色的渡边由衣急忙来到了不远处的衣柜旁,打开衣柜后本以为里
面能有些「正常点」衣服的她,没想到衣柜里放着的,依旧是一套套各色兔女郎
服装。左挑右选后,红着脸的渡边由衣脱下了胯间那条开了裆,且被舔的黏糊糊
的黑丝,转而换上一条深灰色裤袜,以及一件深蓝色兔女郎紧身衣与配套发饰。
「公子,我,我,我来了。」
「叫我主人!」
「主,主人好。」
「这还差不多,现在,就让我们继续做愉快的事情吧。」
随着一声娇呼声传来,躺在床上的美艳少妇颤抖着一身白花花的丰腴美肉,
任凭这个出身高贵,一脸淫邪之色的男孩玩弄着自己。想要挣扎一下的她,却听
到一声声撕拉声从自己下面传来,紧接着传来的凉飕飕感觉提示着她,下身的丝
袜已经被撕破了。看着满是大小不一破口的深灰色丝袜,少公子脸上浮现出灿烂
的微笑来。
往日被父亲训斥,被学校老师批评带来的不愉快,现在全部都得以宣泄了出
来。「大屁股,大奶牛,我来了哦。」伴随着兔女郎紧身衣裆部再次被扯断与裤
袜裆部被撕破声音传来的,是美艳少妇主动发出的高亢且娇媚的淫乱叫声。她只
感到自己像极了淫乱的妓女,为了一点钱而任凭嫖客对自己的摆布和玩弄。背德
感,耻辱感什么的此时都不再那么重要了,她脑海里想的是如何尽可能的让这位
初次品尝性爱滋味没多久的财团少公子得到肉欲上的满足,这样他可能会给自己
一笔小费。
竭力扭动着身体,做着各种下流动作的美少妇不知道被这个男孩在自己身体
里射了多少次,更不用说射在自己嘴巴里,头发上和脸蛋上以及屁股上的黏糊糊
精液了。估摸着两个多小时后,精疲力尽的少公子这才搂着这名让自己如愿以偿
告别童贞的淫熟美肉,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用过简单的早餐,换上来时的衣服并拿好行李准备离开的渡边
由衣,如愿以偿的收到了来自一脸满意之色的少公子所赠送的「销魂一夜」小费。
不多不少,一共15万日元,这笔钱足够她回家和路上的食宿。回到家后的渡边由
衣隐瞒了自己赌债肉偿的经历,几个月后,一个匿名包裹被送到了她家里。避开
家里其他人后的渡边由衣强忍着忐忑不安的内心,将包裹拿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并小心的拆开。当看到包裹里的东西时,她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一滴滴汗珠顺
着脸颊流下。过了好一会,强行按捺住无法平静下来内心的她急忙将包裹盒子与
内里东西好好地藏好。
只见包裹里放着的,正是自己那一天所穿过的两条破烂不堪的裤袜,上面似
乎还带有淫水的淫靡气息。同时内里的一封字迹有些歪歪扭扭的信写着:
「多谢渡边阿姨让我体验到做爱的快乐呢,总有一天,我要天天搂着渡边阿
姨的大屁股做爱。这两条裤袜是给你的纪念,而你穿过的兔女郎衣服,已经被我
好好的收藏起来了,上面似乎还带着阿姨您的骚味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