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辉在指挥室里偷偷滴贴贴】(完)


今晚的港区,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庆祝昨天取得的巨大胜利,全歼塞壬
的主力部队。
随着优雅的音乐响起,舞会环节开始了,舰娘们开始四处寻找舞伴,但却发
现宴会的主角——指挥官不见了!于是她们开始议论纷纷,有的直接开始寻找指
挥官去了。
「阿嚏!」指挥官又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指挥官,是感冒了吗?」
「感觉不是,应该是有人……有舰娘在背后议论我。」
「指挥官现在可是皇家联合王国的焦点,议论你的舰娘和各大人物肯定不会
少……比如说现在,那些没有舞伴的舰娘可能就在议论指挥官为什么消失不见了。」
「大概她们没有想到指挥官不会跳交谊舞吧。」指挥官回答道。说起跳舞,
他是会跳一些舞蹈的,比如说抖肩舞和两个老虎爱跳舞,不过在舰娘的众目睽睽
之下和优雅古典的《蓝色多瑙河》之中跳那些舞蹈……还是算了吧。
于是在舞会环节开始后,光辉就悄悄带着指挥官来到了隔壁的房间,教他跳
交谊舞。
今天的光辉换了一身华丽的白色连衣裙,羊奶般的长发扎成麻花辫的样子放
到肩膀上,发梢处停留着一直蓝色的大蝴蝶,仿佛沉醉在迷人的发香中而无法飞
行。她还戴了一对翅膀样式的头饰,宛如张开双翼的天使,让她的笑容多了几分
圣洁的气息。
与圣洁的气息相对应的就是天鹅颈下面那两个又大又白的乳球了,今天光辉
胸前的布料比以往更少几分,深邃的乳沟就像黑洞一般吸引着指挥官的目光,随
着光辉的缓缓呼吸,它们就如同被微风拂过的布丁一般微微晃动着。
「指挥官的手,应该要挽住腰部……」光辉拉着对方的手,将其放到自己的
腰间。
光辉的腰并没有看起来的那般柔弱,相反,透过柔软的脂肪,可以摸到一层
硬硬的肌肉,可以想象这样的腰在扭动时会有何等强大的爆发力——毕竟上半身
还有两团巨大的「装甲甲板」要托着,腰不有力点怎么行呢?
摸着这光滑细腻的肌肤,感受着手指陷入其中的触感,指挥官情不自禁地捏
了一把,感觉就像抓到了织女用云朵做成的棉被。
「哎呀,不用那么用力的,指挥官。」光辉惊呼一声,抓住了他的手腕,显
然被这猛然一掐吓到了。
「抱歉,对不起,我、我有点紧张……」指挥官急忙把手抽回来,双手举起,
就像缴械投降的士兵。
「不用那么紧张的,来,放轻松一些,随着音乐的曲调。」光辉重新挽着他
的手,带动着他的身躯,用轻柔的声音教着他应该怎样运动。「来,就这样,进
进退退,节奏可以慢一点,第一次不用那么激烈的……啊,没错,就是这样。」
突然,光辉的脚绊到了地毯隆起的褶皱,身子猛然停住,她想尽力保持平衡,
而不明白发生什么情况的指挥官却继续随着音乐的步调向前走了一步,和光辉撞
到了一起。
这下光辉彻底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她下意识想拉紧指挥官的手,似乎想用
他的力量来保持平衡。但是指挥官却毫无准备地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向前拉去,
往光辉的身上倒去,一头扎进软绵绵的乳沟之中。
指挥官下意识把头埋进这柔软、温暖、布满香气的乳沟中,深深地吸了一口,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急忙把头抬起来,向光辉道歉:「对不起,真的抱歉,
我没想到会这样……」
「呵呵,指挥官真是非常奇怪呢,在战场上现得成熟稳重……」光辉缓缓坐
起来,整理上半身的衣服,刚刚的冲击让她的双乳挣脱了布料的束缚,直接跳了
出来,光辉重新把它们都塞了回去。「但有时候的表现却跟小孩子一样,你很喜
欢这里么……」
回想之前的所作所为,指挥官觉得就算自己说不,光辉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于是他点了点头:「我确实很喜欢,光辉身上的每一处地方我都喜欢。」
「那……指挥官,要不要……」光辉轻声说道,她的脸开始微微发红,她用
手钩住胸前的布料,一点一点往下拉:「呵呵,要不……这就当作给指挥官的奖
励吧!」
随着光辉胸前布料的束缚消失,两个丰满圆润的乳房跳到了指挥官面前——
它们就像过度发育的两个「大木瓜」,以傲人的姿态挂在光辉的胸前。
按照科学理论来说,这个世界是不存在那么大,那么挺拔,那么圆润,那么
洁白无暇的乳房的,但舰娘毕竟是舰娘,人类幻想的最高产物,结合了工业、科
技、大海和女性之美。当看到舰娘美丽的胴体之后,就算是牛顿也要推开棺材板,
把自己的著作撕得粉碎吧。
看到指挥官炽热的眼神后,光辉下意识用双臂夹住了这两个「大木瓜」,两
团乳肉在挤压中不断地向上隆起,中间渐渐形成一道深邃迷人的乳沟,在吸纳指
挥官的目光……光辉害羞地用手捂住了乳峰顶端的那一片粉红,但却被指挥官阻
止了,她抓住她的手腕,将其慢慢放下。
「指挥官,我……」
「没关系,我很喜欢。」
随着光辉的手缓缓放下,藏在乳首的两个「小樱桃」才缓缓出现在指挥官的
面前,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粉红色的光泽,此时此刻她们正深深陷在乳首中,
就仿佛藏在绿叶中的成熟果实,等着人们来采摘。
现在指挥官才明白,原来光辉平时都是真空上阵,看不到凸起不是因为贴了
乳贴,而是因为乳头是内陷的。
随着光辉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两团柔软的乳肉随着胸膛的起伏在空中
微微地晃动着,指挥官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伸手抓上了光辉的右乳,他的
手指深深陷入软绵绵的乳肉中,不停地将其把玩成自己想要的形状,时而向下压
去,用粗糙的手掌摩擦着深陷乳肉中的乳头,时而又捏起乳首,向上拉去。
「啊……」光辉忍不住叫出了声,她向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怎么了,弄疼你了吗?」指挥官停下来,问道。
「没……」光辉回答道。「就是感觉有点奇怪……你继续吧。」
于是指挥官又向光辉的左乳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他一口把乳首含在嘴里,
舌头不停地挑逗着凸起的乳首,舌尖在乳晕边缘一遍又一遍地画着圆圈,时不时
又如同蜻蜓点水般掠过深陷在乳肉中的乳首。
而指挥官的另一只手在欺负着光辉的右乳,他轻轻捏起光辉的乳首,不停地
用手指细细地摩擦着。渐渐地,他感觉到那个深陷的乳头开始充血,变得坚硬了
起来,于是边用指尖轻轻钩了一下刚刚露出头的乳头,像是在敲门,也像是在邀
请。
「指挥官……」光辉急促的呼吸声喷吐在指挥官的头顶,她紧紧抱住了指挥
官的头。「啊……」一股奇怪的快感从乳首处绽放,侵袭着她的内心。
指挥官用手指努力拨开包裹住乳头的乳肉,向下压下去,将乳头暴露在空气
中,冰冷的空气迅速舔舐着这个新生儿,他用手指紧紧夹住她,不让她缩回去,
而另一边,指挥官将舌头深入到深陷中的左乳首中,不停地上下拨弄着,过
了一会,感觉到这边的乳头也准备好了,于是便把舌头收回来,开始用力吮吸着
这边的乳首,感受到强大的吸力,这边的乳头就像是破土而出的春苗一般从乳肉
中挣扎了出来。刚出来,湿热的气息就像成百上千的细小绒毛,摩擦着乳头。
「啊——」乳房受到这样的刺激后,光辉忍不住发出一声淫叫,她感觉自己
的体内一种奇怪的感觉正在酝酿,随时都能爆发出来,她抱着指挥官的头,将脸
贴在他的头顶上,感受着他的头发摩擦着自己的脸颊。
「指挥官……」她低声喃喃道。
听到这声呼唤,指挥官从乳房件抬起了头,看向光辉的脸庞。
「光辉……」他低声回应道,将嘴唇缓缓靠近光辉红润的朱唇,最后亲了上
去。
指挥官的舌头直接深入光辉的口腔中,与光辉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交换着彼
此口腔里的津液,等到窒息的感觉传来,指挥官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光辉的嘴唇,
他的左手仍然捏揉着光辉的右乳,但右手已经开始往下摸索。
指挥官的指尖划过光辉的白嫩的颈部、凸起的锁骨,来到光辉的左乳之上,
在乳首处画了一个圆之后,便又往下摸去,来到光辉的小腹上面,轻轻摩挲了一
阵后,他没有做太多的停留,向着更深处的地方探去。
指挥官的手摸上了光辉肥美的臀部,柔软的臀肉像果冻一般富有弹力,让他
的手指忍不住深陷其中。随着粗糙的手指不停地揉捏着,光辉开始发出一阵阵
「嗯,啊,唔」的娇喘,这些娇喘声就像媚药一般刺激着指挥官的耳膜,让他忍
不住把手往更深的地方探去。
最后指挥官来到了他的目的地——那是夹在大腿之间的一处软肉,对着软肉
中间的缝隙,他轻轻摁了一下。
「呀——」光辉忍不住地加紧了大腿。
「没事的,一切都交给我吧……」指挥官轻声说道,他知道,舰娘们的生活
远离人类社会,对于这种事情她们一无所知。此时此刻,光辉的内心仍然是紧张
的,但她还是相信指挥官——她不讨厌这种感觉,这种被指挥官抚摸的感觉。
指挥官继续抚摸着那两片紧闭的花瓣,像是在有礼貌的敲门,同时左手的手
掌不停地摩挲着乳头,嘴巴也再度亲上光辉的朱唇,只有左乳遗弃在外,左乳的
空虚让右乳的刺激更加强烈。
在这三重刺激下,光辉的那两片花瓣终于打开了一个小缝,让指挥官的中指
得以进入,不停地揉捏着里面的内壁,摩擦着里面凸出的部分。
「啊哈、啊哈、啊哈,指挥官,不要那么激烈……」光辉开始忍不住的淫叫
起来,她感觉自己的下面开始止不住地流水,顺着大腿内壁缓缓流下,慢慢浸湿
了丝袜,使其黏在大腿上。
指挥官没有停止手指的侵犯,相反,顺着缓缓流出的爱液,他把食指也顺利
地插入到了光辉的蜜穴里——此时那两片本该紧闭的花瓣已经丧失了保护蜜穴的
作用,只能任由指挥官的手指在里面抽动,划过那一片片的褶皱,带给光辉一阵
又一阵的快感,让她不停地发出媚人的娇喘。
指挥官的大拇指也没有闲着,当食指和中指在蜜穴里肆意进出的时候,大拇
指仍然在四处摸索,寻找隐藏在花瓣中的阴蒂。终于,他摸到了那一个硬硬的小
豆豆,指挥官坏笑了一下,摁了下去。
「咿呀呀呀——」前所未有的快感在从那个地方爆发出来,光辉的身体像触
电般颤抖起来,双腿一软,下半身像失去力气似的往下坠去,同时也让杨旸的手
指插得更深,带给光辉更大的刺激,最后还是指挥官用左手扶住了她,才没让她
倒在地上。
指挥官将沾满爱液的右手从光辉的蜜穴里拔出来,满意地舔了一下。
「啊,那个,脏……」看到他这样做后,光辉小声提醒道。
「不脏,不脏,我很喜欢。」指挥官回答。
这时,门外响起两个舰娘的声音:
「指挥官到底去哪了呢?我们都找了一圈了。」
「会不会在这个房间里?这个房间我们还没找过……」
听到这句话,指挥官和光辉开始紧张起来,开始收拾这淫乱的场景了——但
又该从何下手呢?
扭动门把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但是门却没有推开。
「这个门好像锁住了,打不开。」
「那算了,我们去其它地方找找吧。」
光辉长吁一口气,她才想起来她进来时随便把门反锁了,但是这个地方也不
安全了,毕竟隔壁就是宴会大厅,港区所有舰娘都在那里面
「那我们去指挥室吧。」指挥官提议道。
于是,趁着其她舰娘不注意,指挥官和光辉又偷偷溜出了举办宴会的大楼,
来到了在海军大楼的指挥室里,这个地方在白天是指挥官办公的地方,但是现在
却成了指挥官和光辉幽会的地方。
指挥官本想开灯,但却光辉阻止了,她轻笑一声,拉开窗帘,脱下衣服,让
月光照耀在自己的身上:「黑暗中的光辉会更耀眼哟,指挥官。」
光辉抱起胸前的巨乳,就像捧起了两个巨大的夜明珠,光辉不停地挤压着它
们,在指挥官面前变换着形状,她缓缓走到指挥官面前,半跪到地上,脱下了指
挥官的裤子,露出早已勃起的肉棒,光辉轻轻抚摸着它:「刚刚就是这个调皮的
孩子在顶着我呢~」
光辉拿起已经被爱液浸湿的白丝,轻轻缠绕到了指挥官的肉棒上,刚刚脱下
来的白丝,还残留着光辉的余热,光辉左手握住被白丝缠了一圈又一圈的阴茎,
右手拿起白丝的大腿部分——这个地方是浸入爱液最多的地方,摁到的龟头上,
轻轻地前后摩擦着。
「指挥官也喜欢这种感觉,是吧~」看着指挥官舒服的表情,光辉问道。
指挥官没有说话,他坐在了沙发上,大腿张开。
光辉捧起双乳,将肉棒裹挟其中,她把自己的巨乳用力往中间挤压,紧紧夹
住指挥官的肉棒,然后控制着柔软的双乳上下地摩擦着。此时浸满爱液白丝仍然
裹在肉棒上,充当着润滑的角色。
「指挥官的这个,似乎很喜欢这里哟~在光辉的双乳里一跳一跳的。」
「光辉,这个叫肉棒……」指挥官介绍道。
「肉棒是么……」光辉朝着露出的龟头哈了一口气,她抬头看向指挥官,笑
了一下。「这似乎是指挥官的弱点呢,刚刚指挥官那么欺负光辉的乳头,现在光
辉就要欺负一下指挥官的肉棒。」
光辉向前压去,让龟头从双乳中露出来,伸出软糯的舌头舔了一下,舌尖划
过龟头缝,她细细观察指挥官的表情,来调整自己舔的位置和速度。随着光辉的
不断舔舐,口水也顺着舌头流入双乳之中,为夹在双乳中的肉棒做进一步的润滑。
光辉的舌尖先抵在马眼处,顺着龟头缝向下走去,来到龟头底部,然后又围
绕着冠状沟转了一圈,随后在龟头表面画着圆圈,回到马眼处,在这个过程中,
光辉还控制着双乳不停的挤压着肉棒。在光辉的多重刺激下,一些透明的液体开
始从马眼里流出,光辉看到后下意识亲了上去,吮吸着龟头,将那些液体吸入口
中。
紧压的双乳所带来的强大压迫感和舌头软糯湿润的刺激让指挥官忍不住射精
的欲望了,他抓住光辉的两个巨乳,用力向中间挤压着,下身挺起,直接将龟头
插入到了光辉的嘴巴里。
「抱歉了,我要射了……
「什——」光辉还没反应过来,白浊的鲜花就在光辉的嘴巴里绽放,炽热的
精液喷射进了光辉的口腔,涌入到了光辉的喉咙里。
过了一会,指挥官才放开光辉,光辉坐在地上,不停地咳嗽着,白色的精液
从嘴角流出,但是光辉并没有将它们全咳到地板上,而是用双手收集起来,捧住
这一摊白色的「小水洼」,全部舔食到了口中……
「光辉……」指挥官摸了摸光辉的头,撩起她那在月光下散发着阵阵银光的
发丝。
「没关系,光辉也很喜欢。」光辉舔了一下嘴唇,回答道,然后她又拿起指
挥官的肉棒,将上面的精液也吃了进去。在光辉的又一次舔舐下,肉棒再一次硬
了起来。
指挥官把光辉抱起,放到沙发上,光辉知道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于是下意识
张开了双腿——粉嫩的蜜穴就像三月的桃花,花瓣半开着,闪闪发亮的花蜜正从
花心里缓缓流出。她伸出手指在蜜穴表面抚摸了一会,然后将手指缓缓抬起来,
一根银白色的丝线被拉了出来,粘稠的爱液似乎能将月光也粘上去。
指挥官把肉棒抵在了蜜穴的门前,在肉乎乎的花瓣间蹭来蹭去,他看向光辉: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
光辉听到后没有回答什么,她把屁股抬起,将蜜穴对准了指挥官的肉棒。
「没事的哟,我相信指挥官,来吧。」她说道。
指挥官把肉棒缓缓插入光辉的蜜穴中去,一股前所未有的挤压感捏住了龟头,
指挥官感觉就像是被无数只柔软的手给握住了,将他向外推去。
「唔……」光辉忍不住叫了一声。
指挥官弯下身子,亲吻上光辉的朱唇,手指揉捏着光辉的巨乳,手掌摩擦着
乳头,然后下身一挺,将肉棒又深入了几分。阴道上的褶皱如同无数的手指一般
抓握着指挥官插进去的肉棒,它们不停地收缩、挤压,似乎想把这个外来的异物
排出去,但是过分的挤压又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力,让指挥官又得以深入几分。
「嗯啊、嗯啊、嗯啊、嗯!」光辉的忍不住娇喘。
过来一会,娇喘戛然而止,光辉看向指挥官。
指挥官也看向光辉,皎洁的月光在他们身上披了一层白纱。指挥官感觉自己
顶到了一层薄薄的,类似于膜的东西,他知道,当他穿透过这一层薄膜,他们就
能真正的结合在一起了。光辉看向指挥官,作为舰娘的她或许不知道这个东西对
于人类的意义是什么,但她也感觉到自己要把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交付于眼前的指
挥官。
「我爱你,光辉。」指挥官抱住了光辉。
「我也爱你,指挥官。」光辉也紧紧抱住指挥官,长腿也将他环抱而住,两
只白嫩的莲脚也重叠在他的后背。
指挥官猛然一挺,穿破了这层薄膜。
「嗯——啊啊啊啊!」由痛感组成的快感在光辉体内爆发,让她忍不住叫了
起来,她的身子向上拱起,阴道猛烈收缩,大量爱液从蜜穴里喷出,打湿了指挥
官的下半身。
这股强烈的挤压感差点让指挥官差点射出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过了一
会,他感觉稍微平复了一下,然后又开始运动起来。
「啊哈、啊哈、啊哈,指挥官的肉棒在光辉的身体里抽动呢,感觉比刚刚更
大了一些——啊!」光辉红着脸,开始不停的喘气,随着指挥官的抽动,阵阵淫
叫从嘴里散发出来。
指挥官的肉棒在光辉的体内横冲直撞,阴道内壁凸起的软肉就像无数的舌头,
舔舐着他的肉棒,他抱起光辉丰满的大腿,不断的把肉棒往更深的地方探去。
「啊、啊、啊,指挥官,不要,不要那么激烈……」光辉的头仰靠在沙发上,
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起来,蜜穴被第一次开垦的痛楚和肉棒划过敏感带所带来的快
感夹杂在一起,正不断侵蚀她的理智,让她开始沉迷其中。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向起一个声音:「光辉姐和指挥官到底去哪了呢?」
指挥官和光辉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好像是胜利的声音。
「不知道,说不定是在指挥室?指挥官和光辉姐晚上偷偷加班?」
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就在门口。
光辉急忙把指挥官往外推去,似乎想赶紧收拾这淫乱的场面,但指挥官却不
为所动。
「看样子不可能,指挥室的灯都是灭的。」
「应该是的……」
听到这里,指挥官突然开始继续抽插着光辉的蜜穴。
「啊!等等!指挥官,胜利她们还在外面!会被发现的……」
「叫那么大声才容易被发现。」指挥官坏笑了一下,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不行,指挥官!」光辉急忙把嘴捂住,但娇喘声还是忍不住断
断续续的传了出来,光辉用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内心在祈祷胜利和可畏听不到
这里传来的奇怪声响。
在这个寂静的黑夜,充斥着被捂住的媚叫和肉棒撞击小穴的「啪啪」声,它
们夹杂在一起,给这个黑夜添上了淫乱的色彩。
「其实你的内心还是有点兴奋吧,当着自己姐妹的面前展现出那一面……刚
刚小穴收得更紧了呢。」
「不是,我只是……唔啊啊啊……」
过了一会,感觉到胜利和可畏已经走了后,指挥官抱起光辉,边插遍走地来
到了落地窗前,让光辉面朝窗外,背对着自己,让那洁如白玉,洗如凝脂的后背
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自己面前,优雅的蝴蝶骨在月光的照耀下翩翩起舞,纤细的腰
肢仿佛一把就能握住。指挥官抓起光辉肥美的翘臀——此时它们就像两个紧紧贴
在一起的两个大珍珠,猛烈地抽插着流着淫水的蜜穴。
光辉双手扶着玻璃,脸几乎快要贴到玻璃上了,双乳也紧紧压在玻璃上,被
压成柿子饼的形状,乳首在玻璃上随着身体的晃动不停地摩擦着,流出的汗水沾
湿了玻璃表面,使它们具有了一定粘性,在摩擦时也能紧紧吸住光辉的乳头。
「啊啊啊——,不行了,太激烈了,那种奇怪的感觉又要来了!」光辉大声
淫叫道,多重的刺激已经把她推向高潮的边缘。
突然,窗外的景物让光辉一下子清醒过来,此时宴会已经结束,不少舰娘正
在从宴会大楼里走出来,成群结伴地从指挥室的窗下经过,从光辉面前的下方经
过。
「啊啊啊——指挥官,不行!快点离开这里,其她舰娘会发现的!」指挥官
扭动着身子,想要赶快离开这里。
但指挥官却不为所动,仍然不停地抽插着留着淫水的小穴,将光辉往落地窗
上顶,他把两只手伸到前面,揪住了光辉的乳头,往下拉去。
「唔唔唔——!」光辉只能捂住嘴巴,尽力压低自己的声音,克制住内心的
欲望,祈祷路过的舰娘不要抬起头——自己的这个样子是不能暴露在其她舰娘面
前的,透过玻璃的反光,光辉看到了自己的样子——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凌乱地贴
在身体上,红透了的脸颊,喘着粗气的小口,一丝不挂的身体,双乳在指挥官的
手中不停地变换着形状,淫水从蜜穴流出,沿着大腿低落到地板上——自己的这
个样子已经完全没有白天之前的皇家淑女的样子了。
虽然害怕被面前的舰娘看到,但是光辉的身体仍然配合着指挥官的节奏扭动
着,蜜穴在吮吸着指挥官的肉棒,一层又一层的快感在侵蚀着她的心智,害怕被
发现的紧张和渴求满足的欲望在她的体内交织,融合,升华。
指挥官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在拉扯着他的肉棒,随着光辉的扭动,肉
棒在小穴里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而那股吸力已经化作细丝,沿着马眼深入进去,
探到了他的精液,向外拉扯着。他抱起光辉的一条大腿,向上抬起,同时也向前
挤压着。
「射了!」他大吼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滚烫精液冲刷着敏感的阴道内壁和子宫口,一股炽
烈的冲击在光辉的体内爆发,瞬间就将她推上了高潮。指挥官将她的一个大腿抬
起来,让她那被肉棒深深插入的小穴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月光之下,暴露在路过的
舰娘前,此时此刻,小穴剧烈地颤抖着,爱液混杂着许些精液正从缝隙喷射出来。
「不要——不要——抬头看啊——」
「嗯?」天狼星突然抬起头,看向指挥室的落地窗——此时它已经被窗帘遮
挡住。
「怎么了?」旁边的黛朵问道。
「我好像听到光辉女士的声音。」
「真的吗?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天狼星看了看四周:「不知道,声音又消失了。」
「唉,真不知道指挥官和光辉女士去哪里了,自从舞会开始后他们都消失了,
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而在指挥室里,落地窗的窗帘已经被拉上,大部分月光已经被遮挡住,只有
一丝丝的月光能从边角落的缝隙探过来。
在感觉到自己的脊髓都要射干净后,指挥官才把肉棒从光辉的小穴里拔了出
来,之后坐到了沙发上。
光辉仍然趴在地板上,大口喘着粗气,还没从高潮的余味中回过神来,她的
美臀对着指挥官,小穴里还有精液在缓缓流出,光辉伸出一只手将那些精液接住,
然后放入嘴中。
「不能浪费啊……」她轻轻说道,然后她爬到指挥官面前,将肉棒上的残精
也舔舐干净,最后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张手帕,缓缓嚓了擦嘴唇,然后又伸下
去擦了擦阴唇。「多谢指挥官款待,嘻嘻~」
看到这个场景,指挥官的肉棒又再次硬了起来。
「哎呀,指挥官还是非常有精神呢~」光辉的手再次握上了肉棒。
就在这时,指挥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不知道是被风吹开,还是不小心被人
推开。
胜利和可畏就站在门外,一只手扶着门框,一只手探入两腿之间,她们都红
着脸,喘着粗气。
「哎呀,我的姐妹们,你们也想加入这场晚宴吗?」光辉笑道,她又轻轻捏
了一下指挥官的肉棒……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