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是武术宗师,在我十八岁生日时我将武术宗师的爆乳肥臀旗袍妈妈压在身下,爆操亲妈的馒头骚逼直到她成为我的精液母猪老婆为止】 (完)


我的名字是薛文凯,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从小缺少父爱的我与妈妈相依
为命,我的妈妈王玉荣是全国有名的古泰拳宗师,号称泰拳女王,国内国外的武
术圈子全部流传着妈妈的威名,妈妈继承了家里留下的道场,偶尔指导一些具有
天赋肯花重金的学生,没错妈妈的道场有钱也进不来,而且每年只有特定的时间
对外开放,要具备财力与天赋的热爱泰拳才能得到妈妈的指点。
我站在道场边缘穿好白色的道服等待着妈妈的到来,十几年来妈妈高冷无敌
的姿态深深影响着我,看着那么强大高冷的女王妈妈,我从小下定决心要让妈妈
得到本该有的幸福,对爸爸的忠心让妈妈长期以来只能依靠自己来解决性欲,我
从小就知道妈妈的性欲比寻常女人旺盛的多,但为了我,妈妈十几年来从没做过
出格的事情,就连自慰也那么优雅平淡。
这时道场的门被推开,虽然早已习以为常但我还是看直了眼睛,丰满的木瓜
大奶纤细的柳条细腰丰盈不胖的健硕大白腿,高挑的身材充满肉感淫荡又色情,
搭配妈妈惊人的一米九身高是那么协调纤细,这具完美到不能再完美的淫荡美肉
长着一张冰冷如霜的冷漠瓜子脸,蓝色的眼睛更是透露着寒意。
妈妈带着一个方框眼镜,黑色的长发绑成一束高马尾方便活动,而那妩媚的
完美淫肉酮体上下包裹着一件蓝色的开叉旗袍,蓝色的旗袍露出妈妈白嫩的玉背,
露出两侧的乳肉包裹住妈妈的脖颈,奶球还有凹陷肚脐的小腹夸张的开叉一直分
到了妈妈的肚脐两侧,大胯美腿全部暴露在外,看到妈妈光滑的臀股,所有人都
知道面前的高冷泰拳女王没有穿内衣,不禁遐想女王的真空肉逼我的裤裆躁动了
起来。
「小凯现在换个愿望还来得及」妈妈脱掉高跟鞋光脚走到道场中间,微微低
头看向一米七的我好心提醒,但我没有丝毫畏惧面对面前比我要高出一个头的女
巨人,我看着面前的两团白色奶球走到中央,这个机会我等了整整十年,为了今
天我一直拼命锻炼着自己,而疼爱我的妈妈也终于以十八岁的成人生日愿望答应
了我的挑战请求。
「放马过来吧我一定会打败妈妈的。」
「好妈妈可不会手下留情。」妈妈看到我的气势简单的摆出出拳的姿势大腿
岔开,等待着我的进攻我毫不客气冲向妈妈。
「正面进攻妈妈是不明智的!」妈妈的速度之快让我都没有看清楚,但我也
从来没有想过要在武术上打到妈妈,因为接下来才是我计划了十年的计划,妈妈
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只是出拳打在我的胸口上,但这没有发力的一拳依然让我难以
招架,我后退两步,抓住妈妈担忧的瞬间我一个扫堂腿攻击妈妈的下盘,泰拳注
重出拳的速度跟力量虽然妈妈修改了很多缺点让古泰拳达到了完美的状态,但没
有认真对待决斗的妈妈架势明显不够认真,我攻击妈妈羸弱的下盘果不其然,妈
妈担心自己出拳力度会不会打疼我,没有防备被我撂倒在地,妈妈的屁股重重砸
在地上,肉感十足的安产型蜜桃臀掀起蹭蹭肉浪看的我心痒难耐。
妈妈摔坐在地上我跳了起来夹住妈妈的肩膀用胳膊夹住妈妈的两条大腿,没
错比起格斗我训练的更多是锁技,我锁住了妈妈的四肢关节,妈妈整个人像是一
个颠倒的葫芦脑袋立在地上,大腿被我用胳膊锁住朝着两边张开冲着天花板,我
低头看向因为重力落向地面的旗袍裙子,尽情欣赏着妈妈雪白壮硕的安产型蜜桃
臀,还有就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我盯着妈妈长满阴毛杂乱的粉嫩肉逼,妈妈的
肉逼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骚臭味,我的裤裆瞬间就鼓了起来,杂乱的阴毛之下是一
块切开的馒头,妈妈还是稀有的馒头逼,看得我直流口水。
「小文你做什么快放开妈妈!」妈妈没有向平常女人一样羞涩惊慌只是愤怒
的训斥我住手,如果是寻常人早就被妈妈的女王气势给吓住了,但我可是为了今
天等了整整十年哪里会被妈妈吓住,我不理会妈妈低下头闻了闻那股越发浓烈的
肉逼骚味,看着近在咫尺的粉嫩馒头逼完全想不到这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长
期锻炼的结实大腿让妈妈Q弹的雪白屁股也充满弹性,我差点忍不住松开妈妈想要
去拍那大肥屁股,我迫不及待的低下头准备品尝这极品馒头逼。
「小文妈妈生气了快住手不然妈妈不会放过你的」妈妈还想反抗一边喊叫分
散我的注意力,手脚趁机摆动试图挣脱我的束缚,我反应迅速抓准机会咔嚓。
「齁哦哦哦!」妈妈惊叫一声我借着这个机会死死锁住妈妈,大腿更是直接
踩住妈妈结实的胳膊彻底断绝了妈妈反抗的机会,就连刚刚还能摆动小腿的两条
健硕美腿也被我彻底掰直,变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平角,妈妈像是一个「工」
字上下摊开,如果是平时妈妈的力气我不会这么轻松的锁住妈妈,但妈妈刚刚在
饭桌上喝的酒里面加入了就连大象都能放倒的松弛剂,没想到妈妈竟然还能像正
常人一样反抗,不敢相信如果妈妈没有喝那杯酒该有多厉害。
「小文……小文快……快住手哈啊」解决了后顾之忧我毫不客气的低头咬住
妈妈的两片馒头逼,柔软的两片小馒头在我的嘴里爆浆喷汁,我用舌头按压刺激
着妈妈的馒头逼,骚臭迷人的逼水弄得我满嘴都是,我像是品尝美酒一样吸吮着
骚水,我的嘴巴凹陷凸起「咕噜咕噜」骚水被我吸入肚子里。
「小文哈,啊,啊,不要吸妈妈那里脏哈啊啊……不可以做这种事……快停
下来……」妈妈还试着跟我谈判,意识到自己的异常,妈妈彻底慌了,加上刚刚
酒里的媚药也开始发作,妈妈的大脑充斥欲火慢慢变得迟钝下来,淫荡的喘息也
从嘴里传了出来。
我肆无忌惮的吸吮着妈妈多汁的粉嫩馒头逼,杂乱的阴毛含在嘴里也变得柔
软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我连带着逼毛一起吸吮,弄得舌头痒痒的不知道吸了多久,
吸的我嘴巴都麻了,啵的一声,我松开妈妈湿润的馒头逼,不过上面晶莹的不是
逼水而是我的口水,我舔了舔嘴唇确认了妈妈身上的媚药开始发作,小心的放开
了妈妈的大腿,咣当!妈妈砸在地上,我看着脸红的像苹果一样的冰山美人泰拳
女王,裤裆更加膨胀妈妈的俏脸布满汗珠,眼神迷离,眼镜蒙上一层水雾,红的
像是猴屁股一样的脸气喘吁吁,没有丝毫反抗的力气,我按耐不住扑倒妈妈,跨
中双手抓起妈妈的大腿根朝着两边推开,解开腰带的裤子脱落,一根足足有20CM
的巨大鸡巴,乌黑发亮布满了青筋像是一条巨蟒。
「小文不可以……我们是母子……妈妈什么都没发生哈啊……你快穿上裤子
哈啊……求……求你了」意识模糊的妈妈像是较弱的小女生一样求饶,但我并不
会因此产生动摇,回想起十几年来妈妈的辛苦,以及那无处发泄的欲望,我做了
这么多就是为了今天为了拥有这根鸡巴,我百度了各种能够壮阳的食物吃了十几
年十六岁,开始就背着妈妈往复各个酒吧夜店,什么样的淫荡妓女都玩过,这座
城里十有八九的妓女都跟我有过关系,正是如此我锻炼了一根所向无敌的超级鸡
巴,为了确保这根鸡巴能让妈妈性福,我还特地用学校的女生包括我的班主任做
过测试,结果她们无一例外都成为了这根超级鸡巴的肉奴隶,但我才不会让她们
分享,因为只有妈妈才能成为这根鸡巴的使用权。
我看着妈妈苦苦哀求的可怜模样,就想到了妈妈躲在房间小心自慰的可怜模
样,我更加坚定鸡巴也更加坚固,噗呲,妈妈的馒头逼顿时淫水飞溅,我压在妈
妈的身上抱住妈妈的胸口,整个人贴在妈妈身上压了上去鸡巴一插到底,长满淫
肉的馒头逼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妈妈不愧是泰拳女王,肉逼里面又紧又
湿,淫肉像是舌头包裹着我的鸡巴,我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的感觉,看到妈妈大
大张开的嘴巴、眼睛,我更加性奋,啪啪啪啪,我的屁股像是打桩机一样疯了似
的在妈妈的大肥屁股上砸来砸去,每一下都一插到底,毫不客气攻击着妈妈的子
宫口。
「齁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小文……噢噢噢噢小文噢噢噢❤噢
快住手啊啊啊啊……妈妈不可以跟你噢噢噢噢」
我不耐烦的加大力度,妈妈庞大的身躯都被我砸的向上滑动,妈妈一下就翻
了白眼,只剩下了淫荡的呻吟,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松开妈妈的后背,抓住了妈妈
那两只被旗袍舒服的木瓜大奶,旗袍顶端凸起的两块像是两颗拇指大小的葡萄,
我闻着奶香看着湿透的乳头部位旗袍咽了咽口水,我一只手解开妈妈脖颈后面的
细绳一把扯开妈妈上身的旗袍,啪啪啪,两只木瓜大奶拉的老长,疯狂甩动白色
的奶汁在空中挥洒,我吃惊不已没想到妈妈还有这么多奶水,我迫不及待的抓住
两只甩动的大奶,妈妈性奋的嚎叫一声,随后我立刻含住妈妈的大奶头,嗯~浓
郁的奶香让我贪婪的吸吮着奶头,下身的动作也更加卖力。
「小文不哈啊啊……我是你妈妈啊啊❤啊啊……不要哈啊啊啊这样❤……这
样对不起哈啊啊……小文啊啊啊……听妈妈的齁噢噢❤噢噢」
我坏笑一声把妈妈的两个奶子凑在一起,然后一口咬住妈妈的两只大奶头,
妈妈瞬间仰起头发出惊天的淫叫,我用力咬住奶头故意松开妈妈的奶子,像是做
俯卧撑一样爆操妈妈的馒头逼,两只本该疯狂甩动的奶子被我咬住,乳头拉的老
长,妈妈再也说不出话,只剩下了齁噢噢噢噢的淫叫,妈妈的小腿夹住我的腰让
我的速度更快,我坏笑一声张开嘴巴,啪嗒,奶子砸在妈妈的身上,然后上下左
右疯狂甩动,流不完的奶水让空气中的骚臭味加上一层奶香,我看着妈妈本该冰
霜高冷的俏脸此刻如同那些低贱淫荡的母猪一样,鸡巴又膨胀了几分,在妈妈的
馒头逼里膨胀着撑开妈妈狭小的阴道。
「妈妈来了儿子的精液」说完我抽出鸡巴,然后一只手握着鸡巴疯狂撸动坐
到妈妈身上,对着妈妈气喘吁吁的嘴巴噗噗滚烫的腥臭精液射满了妈妈的脸,灌
入了妈妈的鼻孔跟嘴巴,妈妈的鼻孔被精液堵住「齁齁噢噢❤噢齁齁」发出了母
猪一样的叫声,我立刻掏出手机记录着妈妈狼狈的模样,泰拳女王脸上射满精液
鼻孔被精液堵住发出猪叫,我故意等着妈妈缓过神。
「小文哈啊……玩够了吗……妈妈这次原谅你……快齁哦哦❤哦」妈妈刚松
了口气就被我抓住葡萄大小的阴蒂,我揉捏着妈妈的阴蒂用力一挤,淫水像是喷
泉一样喷了出来。
「妈妈别担心一切交给我」我把妈妈的大腿扛在肩膀上,没等妈妈开口就变
成了齁哦哦的淫叫,我的鸡巴一插到底爆操着妈妈的馒头逼,妈妈刚刚吸上的一
口气又变成了淫叫。
「小文哈啊啊啊不行哈❤啊啊……我是你妈妈齁哦❤哦哦」妈妈一边淫叫一
边尝试用母子关系唤起我的良知,但我知道自己是为了妈妈好我要让妈妈成为最
幸福的女人。
「那不是我就可以了吗?」
「小文哈啊啊齁哦哦❤……你齁哦哦哦……你再说噢噢噢噢说什么齁❤……
啊啊啊」妈妈被我问住了,因为妈妈没想过要接受任何男人,坚强的泰拳女王产
生了一丝动摇但转瞬即逝。
「没关系妈妈一切交给我就好」说着我不再给妈妈机会,噗噗抓住妈妈的大
腿爆操这妈妈的馒头逼,妈妈被快感袭击说不出一句话,只有淫荡的呻吟与喘息。
「小……小小小……小文齁❤噢噢噢不可啊啊啊啊❤……不可以,齁哦哦哦
只有这个不可以❤哈啊啊……快住手齁噢噢噢❤噢……你以后让妈妈齁噢噢噢❤……
妈妈帮你口交哈啊啊啊❤……但只有这个不可以齁噢噢噢噢」妈妈感觉到了我的
鸡巴在膨胀,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强大的意志力让妈妈惊慌尖叫,就算以后帮
儿子口交也要阻止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妈妈见我无动于衷抱着自己的大腿更加卖
力操着,眼神忽然绝望,一时间泰拳女王差点哭了出来,但发出了确实淫荡的猪
叫。
「妈妈来了,啊啊,来了我跟妈妈的第一次妈妈好好看着哈啊啊」我嘶吼着
啪啪啪最后几下砸在妈妈的屁股上,然后身体颤抖咕噜咕噜滚烫的精液撕开妈妈
的子宫口,灌入了妈妈的子宫里面,十几年没有待客的卵巢瞬间活跃起来接受着
我的精液,连带着十年的分量,我满足的抽出鸡巴,看向满脸阿黑颜舌头外翻的
妈妈,我抱起妈妈的身体走向屋子里。
「小……小文不要在继续了❤齁噢噢……妈妈求你了……这样做对不起你爸
爸❤齁哦哦哦」
我把妈妈按在床上,按住妈妈的大腿根继续爆操这那让我爱不释手的馒头逼,
妈妈也稍微适应了我的操干,艰难的求饶。
「妈妈……妈妈你不想要吗」
「妈妈不想要齁噢噢❤噢……我们这样做不对齁噢噢❤噢」妈妈的内心越来
越动摇,鸡巴每次插入都让妈妈的内心剧烈颤动。
「那妈妈宁愿被别人操也不愿意做我的女人?」我生气的一巴掌打在妈妈的
屁股上
「不齁噢噢噢不是❤……妈妈不要男人齁噢噢噢妈妈齁噢噢噢❤」
「那妈妈以后真的不要了吗不要我也不要任何男人」我故意挺腰加大力度,
妈妈再也忍耐不住,十几年的禁欲早就让她痛苦不已,如今的欲望像是洪水猛兽
再也管不住,但看着亲儿子妈妈始终保持着理性。
「不不要齁哦哦哦……❤……妈妈发誓不要齁」我不给妈妈机会,抓起奶子
疯狂打桩,操的妈妈说不出话。
*** *** ***
「小文哈❤……齁噢噢噢噢不行了❤……妈妈不行了……好儿子快慢一点齁
噢噢噢……」床上的壮阳药滚下地上,床单上布满了淫水跟精液,妈妈的头发也
沾满了精液,全身上下都是精液,今天已经是我生日的第二天晚上,被我连续操
干了整整一天一夜妈妈的气势终于消失,这个过程就像是驯服一匹桀骜不驯的野
马,我只能骑着她让她知道不顺从我的下场,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终于妈妈这匹
女王胭脂马被我驯服了,现在只差最后一点。
「妈妈我爱你」
「小文齁噢噢噢❤……可是妈妈……妈妈」妈妈犹豫着
「妈妈爱不爱我」
「妈妈爱哈齁噢噢噢❤」
「那妈妈还需要在乎其他人吗」
「可是齁噢噢噢妈妈❤……我们是母子齁哦哦哦这就是乱伦齁噢噢噢」
「那我就跟妈妈断绝母子关系?」
「不行齁噢噢噢❤……小文不要齁噢噢噢……」妈妈终于下定决心转变了态

「我知道了齁哈啊啊噢噢❤噢噢……大鸡巴儿子妈妈爱死你齁噢噢噢❤」
我彻底扯开妈妈的旗袍丢到一边,把妈妈翻了个身我压在妈妈的屁股上,啪
啪啪震耳欲聋的响声回荡在房间,咕噜咕噜我趴在妈妈身上滚烫的精液灌入,妈
妈仰着头发出一大声淫叫最后瘫软的趴在床上。
我满意的抽出鸡巴看着馒头逼红肿不堪,被插出一个肉洞淫肉外翻的肉逼,
妈妈的大腿朝着两边分开,像是一只大青蛙身体一颤一颤,嘴里发出呻吟精液从
骚穴喷出,房间充斥着奶香跟骚逼的臭味,我也疲惫的躺了下去。
*** *** ***
「妈妈……」我睁开眼睛妈妈趴在我的身上整理好了心态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妈?」妈妈像是撒娇的小女生,锤了锤我的胸口。
「嘿嘿」我坏笑一声手指噗的一声插进妈妈的馒头逼,扣住里面的淫肉。
「齁噢噢噢❤……坏儿子快快住手齁噢噢噢」妈妈瞬间气势全无,淫荡的叫
了出来。
「叫老公」
「坏哈啊啊坏儿子妈妈要生气齁噢噢噢」
「不听话?」说着我更加用力掐住妈妈骚逼里的淫肉。
「老公老公齁噢噢噢老公儿子」
「老婆妈妈嘿嘿」我坏笑着抽出手指塞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听话的吮吸着手
指上的骚水。
我看向床头妈妈跟爸爸的结婚照,扭头看向如同母狗一样吸吮我手指的妈妈,
心里一块石头落下,从今往后泰拳女王王誉荣即是我的好妈妈,又是我淫荡的大
屁股老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