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生命—想和在温和柔软知性的赫默妈妈居家约会时让她给我做膝枕】(完)


棕色的波波头短发,圆框眼睛遮挡不住她湿润柔软如同雨后清新泥土一般的
眼眸,羞涩与爱意在她乖巧可爱的脸蛋上以朵朵红霞浮现,她有些害羞于自己现
在的装饰——棕榈色的贴身高领毛衣将她女性柔软窈窕的身体展现无疑,而赤裸
的下半身,圆润的大腿和浑圆的小屁股,一只纯白普通的内裤包裹着赫默身为女
性最重要地方却也丝毫不让人扫兴。纯洁,保守而又无比色气,诱人;并不算特
别丰满的身材反而将女性独有的那份柔美表现地淋漓尽致,包裹给了人无限丰富
的遐想和向往。
而对我来说,一位认真负责的研究员,一名有些保守和死脑筋的猫头鹰医生,
我最爱的人穿着这身服饰出现在我面前怎地不让我兴奋和激动。
赫默:博……博士!你回来了……
紧张着坐在地毯上奥利维亚在看到我回来之后立马紧张地挺起身体跪坐起来。
然而不敢和我对视视线,当我将视线投向她时她立马将头转向一边,白洁干净的
脸上被羞涩的通红填满,小巧的耳朵连耳跟都变得通红。
真是可爱啊……
我的嘴角勾起笑意。
博士:嗯,我回来了哦,奥利维亚。
于是在门口脱下鞋。迈开脚步向奥利维亚走去,她将头扭到一边羞涩地不敢
于我对视,但我知道她能感受到我身体的逼近,我的视线扫过她的身体,扫过她
浑圆的大腿和被毛衣包裹的鼓鼓的胸部,愈发紧张的她我甚至能听到她的心跳。
看着无比紧张的她我捉弄的想法也忍不住浮上心头,于是手掌轻轻搭在她的肩上,
手指轻柔地下滑,指尖轻轻撩过她饱满的酥胸,大腿以及被白色内裤轻微包裹的
屁股,我将自己的身体与她相贴,不高的身材让我有些弯下腰才能让嘴唇亲在她
已经通红的耳朵,湿润的舌头轻轻用唾液润湿她的耳廓——敏感的耳朵被袭击让
她的身体一抖,从那张向来沉稳的小嘴发出一声羞耻的嘤咛,颤抖着的可爱的奥
利维亚……
我双手摁住她的肩膀轻微用力在坏笑中将她推倒,我的身体压在她娇小的身
体上,让惊慌失措的她强行对上我的眼眸,害羞地快要滴出血一般的面容让我心
生怜爱,于是将自己的嘴唇轻轻印在她柔软的小嘴上,试探地轻吻,舌头舔着赫
默她的牙齿,然后找准机会撬开她的牙关,羞涩早就紧紧闭上双眸的奥利维亚如
同一只受惊的小羊羔,我将舌头侵入她的口腔,挑拨她的细小的嫩舌,与她搅拌
纠缠在一起,用自己的身体强行压制住她惊慌的挣扎。
手掌则轻轻抚摸上她的秀发和头顶,清新的发香让我心旷神怡,温柔的眼眸,
在奥利维亚于我对视上后让她的眼眸闪过安心和感动,爱抚着她的身体,逐渐缓
解着她的不安与恐惧,奥利维亚逐渐放松了身体,紧闭的眼眸逐渐放松,将精力
投入与我的接吻,纤细的手臂忘情的抱上我的后背,我们的心跳逐渐交融一致,
仿佛时间都挺直了一般,亲到情迷意乱,当嘴唇分开时两人唇间不禁拉出一条银
色的丝线,眼眸迷离,红润的脸颊不仅仅是害羞还包含了情欲与爱情。
「你就是我今晚的晚餐吗?我的小猫头鹰医生?」
我故意在她的耳边用磁性声音轻轻诉说。而奥利维亚也向我露出了一如既往
的温柔的笑容。
「欢迎回家,博士……」
和奥利维亚·赫默的居家约会
赫默:你感觉如何……博士?
博士:嗯……嗯……舒服~可以再往深一点……嘶~
我倒吸一口凉气,被刺激到敏感处的我身体忍不住有点颤抖。
博士:对,对对……就是这里,用点力,多……多动动~
赫默:好的,博士~
有些故意使坏地故意用力,然后朝着更深处探去,自己根本做不到的舒服传
达到大脑。
博士:要,要出来了!
啊~~
……
赫默:博士,你多久没有掏耳朵了,耳垢真的好多啊……
博士:呼~感觉耳朵好久都没有那么舒服了,太爽了~
赫默:请不要发出那么下流的声音,博士……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赫默依旧用着宠爱的眼神看着躺在她大腿上的我,温柔
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舒服地摆动着头,将头探入赫默的大腿更深处,把
头埋入赫默柔软的小腹,惹得赫默的脸上又是一阵红霞。
赫默:博士,撒娇的样子好像小孩子一样哦。
博士:那你就是我的妈妈吗?赫默妈妈~
赫默:我,我才没有博士您那么大的儿子呢!
奥利维亚脸上浮上通红。
赫默:坏蛋博士……明明那么欺负过我,现在却说妈妈什么的~
博士:嘿~难道说我成赫默妈妈的儿子后就不能欺负赫默妈妈了吗?
赫默:欸?
于是我坏笑着将惊慌失措的赫默妈妈推倒。
赫默有三好:身娇体柔心善且易推倒
博士:嘿嘿~
望着再度被我推倒在地毯上的奥利维亚,我不禁嘿嘿一笑,从上往下望的征
服感填满了我的心。
赫默:博……博士!别闹啦!
博士:嗯~赫默妈妈,让人家撒撒娇不行吗~
赫默:我可没有见过对妈妈用那样色色的眼神撒娇的孩子……
面对赫默无情的吐槽,我也是有些尴尬地笑笑,但手上的动作自然也是不能
停。
将两颗在毛衣勾勒下弧线柔和优美的酥胸轻轻握在手中,酥胸鼓鼓的肉感和
柔软透过羊毛毛衣的摩擦感传到手心。手掌律动着将奥利维亚的胸捏出各种模样,
我感到仅隔着一层毛衣的小小乳头刺激到轻微勃起,在毛衣上造出一个小凸起,
奥利维亚有些赌气地咬着嘴唇不愿发出呻吟声,但我也知道这种摩擦对赫默敏感
的小巧乳头的刺激非常大。
博士:怎么了,赫默妈妈?
故意说着挑起奥利维亚羞耻心的「赫默妈妈」,让自己的头埋进赫默的双乳
之间,真的如同孩童一般在妈妈乳房之间撒着娇,闲着的手臂则抱着她纤细的腰
肢,不安分的手掌抚摸揉捏着赫默妈妈的小而顶翘的屁股,手指探入内裤让自己
的手指感触赫默妈妈的肌肤以及更深处的小穴。如同孩童恶作剧一般玩弄着赫默
妈妈的身体,直到……
赫默:差不多够了,博士!
于是赫默妈妈行使了自己身为妈妈的特权,揪起面前色咪咪的儿子的耳朵将
我直接提溜起。
博士:啊疼疼疼,赫默妈妈好无情!
赫默:我就不是您的妈妈……博士。
于是赫默有些无语地看着理智似乎又归零的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手掌揉了揉
自己的胸口,被刚刚的大「儿子」揉了胸……被自己的爱人撒娇着需求着自己的
身体,赫默的脸上以及充斥着羞涩,紧张,剧烈运动还有轻微动情的红霞,看向
以为没法向赫默妈妈撒娇而失落的我。
脸上轻微露出了笑容。
将身体靠近了处于失落中的我,手掌轻轻抚摸我的头发,脸上的笑容填充上
一层母性鼓励和溺爱,就如同真正看着辛苦努力取得成绩的自己的孩子。
赫默:好啦好啦,知道博士您工作辛苦想要撒娇……
眼眸蕴含着爱意以及羞涩,赫默她轻轻撩起她的毛衣,将折叠起的衣物堆在
她饱满的酥胸之上,露出自己粉红的乳头,然后向我递出了怀抱。
赫默:来撒娇吧,博士。
看着这样温柔迎合着我的赫默,我也不禁露出了微笑,然后收敛起自己心中
的玩笑。
博士:嗯,奥利维亚。
于是将奥利维亚轻轻推倒,将脸凑近赫默的美乳,日常被严实包裹在衣物之
下的乳房展现在我的面前,大小适中的乳房散发着乳香和赫默自身柔和清新的体
香,乳头在空气中轻轻竖立,从赫默衣下发出的热量如同磁石一般吸引着我。
我最终将那枚乳头含入口中。
因为从未怀过孕,硬硬的乳头不管怎么吸也是不会有的乳汁出来,但单纯是
授乳这个印在人体DNA中让人安心的动作便让人感到身体放松,湿润的舌头轻轻拨
动奥利维亚的乳头,轻舔她粉红的乳晕。我将赫默的乳头从口腔中吐出,如痴如
醉地顶着她如同白玉一般的乳房,孩童一般的占有欲涌上心头,有些粗糙的手掌
将她握入手中揉捏,挺立而柔软的乳房在我的手指变换着自己的形状,我痴迷地
将自己的嘴唇印在她的乳房,有些用力地吸取,在赫默一声轻微的吃痛声中在那
乳白的乳肉上印下自己的唇印,留下自己的标记。
赫默:坏孩子……
有些娇嗔的白眼,于是知性温柔的赫默妈妈很轻易地放过了我,用着慈爱的
眼眸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如果她真的可以泌乳的话估计也会是温柔地抚摸着我
的脑袋让我多喝一点。于是我将嘴唇从胸脯向下游走,轻轻亲吻胸膛,小腹,然
后到了双腿之间的秘密花园。
于是我隔着那层薄薄的白色内裤轻吻嗅吸着她的气味,羞红了脸的奥利维亚
然而也没有组织我的,似乎为了满足孩子的撒娇欲望对他探寻自己出生的地方没
有提出反抗。
赫默:博士,我还没有洗澡呢……
只是这样发出自己羞涩的声音。
从女人最深处流出的让人兴奋激扬的腥味,荷尔蒙的激发让男人的心跳加快,
我看到因为刚刚的揉胸而轻微兴奋起来奥利维亚在纯白内裤上留下来一丝丝水痕。
于是有些坏笑着将她的纯白内裤脱掉。
依旧顺从地抬起腰肢让我脱去她的内裤,然后在我坏心眼地向她指出她小裤
裤上的水迹时羞红脸,责备我这么大的孩子还喜欢欺负妈妈。
博士:赫默,还真是非常代入妈妈这个角色啊~
然后在我的调笑中羞红了脸。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也脱去了我自己的衣服。
脱去大衣,脱掉裤子,将自己早就硬梆梆起来的肉棒正大光明地展现在赫默
的面前,还故意表现表现自己健身后的肌肉。
赫默:啊呀!羞不羞啊你,博士~
话虽是这样说着,但是眼神总是遮掩不住向我对肉棒瞟去,虽说总是看一眼
就迅速转开,但转开又忍不住再去看看,看看这个紫红的大怪兽再看看自己的小
穴,怎么也想不懂这个东西之前到底是放进自己的小穴里的,然后就再回忆起之
前自己是怎么被这根东西戳弄到失神的。
奥利维亚·赫默羞红了脸。
博士:帮我摸一摸它吧,赫默。
于是赫默害羞地点了点头,仍旧不愿看这个大东西,伸出自己的小手轻轻握
住挺立的肉棒然后撸动,纤细的小手在细嫩中仍旧有着因为工作出现的粗糙,但
这种独特的刺激更让我满足。轻轻的撸动,将包裹着龟头的包皮轻轻剥开,从龟
头散发出同样激发女人荷尔蒙的腥味,然后逐渐加快速度,脸红着正襟危坐的赫
默和站立着的我。
博士:来舔一舔。
害羞但也还算顺从地转过头,面对自己面前已经避无可避的紫红怪兽,总是
忍不住发情地夹了夹自己的大腿,摩擦摩擦自己发情流水的小穴,将清秀的脸贴
近我的阳具,小巧的鼻子嗅着男人的腥味,从樱桃小嘴中吐出一条闪着银光的唾
液润湿龟头,然后吐出粉红的小舌。
纤细小巧的舌头轻轻包裹住龟头,用自己的唾液将龟头润湿,将舌头特意舔
弄连接着龟头的那根筋,用手将肉棒竖起,从上顺着经络舔到下,然后用自己的
细长小手轻轻按摩两枚鼓鼓的精囊,时不时将一个卵蛋连同皮囊含入口中用力吸
取,相当熟练的技巧从被我征服的那一天开始就「逼迫」着她练习。
博士:服侍男人可真是熟练了啊,赫默妈妈~
于是赫默抬起眼眸,舔舐着龟头的小嘴将龟头含入口中,然后牙齿轻轻用力
咬了一下。
博士:好好好,我道歉,道歉~
只好无奈地摸摸赫默的短发来安抚。
口唇将龟头包裹在其中,小手也没有听得撸动着肉棒,另一只小手则安抚着
阴囊,有时则用力地口中吸取,用大吸力快速撸动几下,我则轻轻扶着奥利维亚
的头,然后向她口腔的伸去,品味品味喉咙深处的刺激感,但是总是心疼地从她
的口腔中拔出。毕竟她是我的爱人,舍不得将她破坏,她是我心中最宝贵的珍宝。
软糯的嘴唇轻轻亲吻着硕大的龟头,时不时顶在口腔中的肉棒将她知性的脸
顶出一个凸起,突显出肉棒的形状,灵巧的舌头划过龟头和肉棒间的连线时,我
的手总是忍不住紧紧握住她的耳羽,而引导着我想她喉咙伸出伸去,围绕着那硕
大的龟头绕着圈,舌尖时不时探入马眼进行刺激。
博士:好啦,赫默。
于是将肉棒从她的口中取出。
握着奥利维亚的小手快速地撸动,逐渐穿着粗气的我,从龟头中流出先走汁,
奥利维亚也忘记了羞涩,猫头鹰的眼眸隔着眼镜喘着粗气盯着我的肉棒,看着被
使用的她的手掌。我从一旁拿起了奥利维亚的内裤放在鼻子上用力嗅着味道,直
到奥利维亚的气味填满的我的肺部,我打开了我的精关。
白色浊液有力地从龟头中喷出,然后涂满了赫默的俏脸,首当其冲的圆框眼
睛被喷到一塌糊涂,精液从眼镜上流下涂上奥利维亚的脸蛋,她的嘴唇和翘鼻,
将在胸脯之上的毛衣淋湿,她有些颤抖着摘下眼镜,被精液填涂的脸在清纯中沾
湿欲望,颤抖的手指轻轻将挂在脸上的精液涂在手指然后含入口中,似是在品味
一下曾经射入她体内的精子。
博士:奥利维亚……
于是轻轻跪在地毯之上,用纸巾帮她轻轻擦去脸上的精液,然后将嘴唇吻上,
这次便是毫无顾虑的激吻,我搂过她的腰肢,双腿之间娇嫩的白虎小穴紧紧贴在
我的肉棒之上,双腿夹住我的腰肢,两只白皙的小脚在我的后背交错,全身心投
入的亲吻,奥利维亚似乎将娇小的身体全部投入我的怀中,如同树袋熊一般挂在
我的身上,身体紧紧贴合,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感受到她湿润的小穴。于是将
她抱起身来,娇小的身体非常方便移动,于是将她移动到我和她的爱床,整洁柔
软的床铺,我就是在这张床上拿起了奥利维亚的第一次。于是我便将她的身体躺
在床上。
有着优美弧线的身体,娇羞可爱的脸庞,摘取眼镜的奥利维亚有着一种别样
的美,于是将她的腿抬起,将自己的脸贴在她有些冰凉的小脚之上。优美脚型的
小脚如同一块温凉的美玉,于是轻吻她的脚背,将她的一根根小巧的脚趾含入口
中,滚烫的肉棒贴在她的小腹,嘴唇忍不住亲吻她的脚心,舌头轻轻细细舔过,
逗的她轻轻笑着,眼眸止不住温柔和爱意。
那么……是时候了。
博士:奥利维亚……
她轻轻「嗯」了一声,红润的脸颊,她将自己的双腿轻轻分开,已经爱液泛
滥成灾的小穴她有些羞涩地撇开脸。我则俯下身去轻轻亲吻,吮吸她的爱液,将
阴唇轻轻扒开去看看那瓣粉嫩的小阴唇,流着爱液的小穴,如同芙蓉一般的小豆
豆,用舌头去轻轻安抚她们,然后将龟头对准,将她的腰肢微微抬起。
对准,然后腰肢用力伸入。被我耕耘过许久的小穴依旧保存着紧致,或许是
我太过怜惜,这份宠爱除了她可没几个人拥有。紧致的小穴被充分湿润过所以进
入不算困难,但入口就立即紧紧包裹上了我的肉棒,然而也并不是如同铃兰苏苏
洛一类萝莉那样寸步难行的小穴,完全契合我的形状的肉棒可以顺滑地进入,黏
膜之间的摩擦向来那么让人着迷,布满褶皱的小穴,那份湿漉漉的柔软从各个方
向将紫红的肉棒包裹挤压,于是再度挺动腰肢,温暖紧致的小穴如同蠕动一般迎
接上肉棒的进入,蠕动着的肉壁如同一双双按摩着肉棒的小手,顺滑的肉壁让龟
头直捣黄龙一般亲吻上子宫口。
赫默:嗯……
呻吟,外加一点点吃痛。
博士:抱歉抱歉,奥利维亚。
于是俯下身去,和奥利维亚亲吻在一起。
对我着我脆弱的爱人自然不能像调教其他人一般用力,需要用爱和温柔来安
抚,让她接受。
在手上涂上一点点媚药,一点涂在奥利维亚的阴蒂,一点则让她含入口中,
奥利维亚轻闭着双眸,等待药效发作,让快感洗刷去痛楚,我感到奥利维亚的小
穴逐渐变得滚烫,小小的阴蒂也抬起来头,用手指爱抚刺激着小豆豆,然后开始
挺动腰肢,开始逐渐加速。
赫默:啊……啊……
从奥利维亚的黎博利小嘴中逐渐发出呻吟和娇喘,肉棒拔出时冠状沟总是会
从底剐蹭着阴道中层层叠叠的褶皱总是让奥利维亚娇小的身体一阵颤栗……带出
流淌而出的爱意,而每一次挺进顶到子宫花心,让奥利维亚的身体一阵颤抖,吊
桥一般拱起的腰肢逐渐变得瘫软,随着肉棒交媾发出的「噗叽噗叽」的淫靡水声
更是让她羞涩不堪,紧紧抑制自己娇喘倔强又可爱的脸,被汗水沾在脸上的发丝
挑动着我的心弦,让我开始有些放纵自己地加快速度,那倔强羞耻的小嘴也最终
被我撬开了口,最先是身为女人礼貌性地抗拒,粗大的肉棒在她光滑的小腹上鼓
起长条状的凸起,随着身体摆动的酥胸不断悦动,于是时而紧紧握住揉动那圆润
的屁股,时而将自己的嘴唇亲吻上那母亲一般的乳房,在她的脖颈上留下自己的
吻痕,逐渐深入的肉棒将赫默柔软的子宫改变成自己的模样。
博士:奥利维亚,奥利维亚……
于是喘着气,扶着那盈盈一握的柳腰。
赫默:博士……
生理的眼泪从她的眼眶留下,手指紧紧抓出我的手臂,在我手臂上划出一道
道抓痕,愈发急促的呼吸,感到逐渐收缩的小穴,阴道开始发生痉挛,肉壁再一
次紧缩,娇柔的身体蠕动着,从子宫深处喷出一股清凉的阴精淋洒在我的龟头,
高潮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高高挺起,让我的肉棒向深处,向更深处挺进,潮水一
般的爱液涌出,被我开垦到柔软的子宫口逐渐放松了紧紧的牙关,于是奋力一挺,
口吃模糊的呻吟变得高亢,从未探入过的纯洁的子宫被肉棒侵入,光滑的耻部和
浓密的阴毛紧紧相贴,我们的身体最终完全融化。
赫默:博士,博士……
她扑进了我的怀中。
刚刚高潮后处于最敏感时期的身体迎来了自己最大的刺激于是飞速再次陷入
高潮,我将奥利维亚抱在怀中,肉棒开始抽动忍不住射精的冲动,她也感触到了
我,子宫内射的不安让她身体颤抖,于是我用自己的胸怀和温暖安抚她的身体和
心灵。
博士:我爱你,奥利维亚。
于是嘴唇吻上奥利维亚软糯的嘴唇,舌头紧紧缠在一切,让她将自己全身心
交给我,将她的一切托付给我,我想让她怀上我的孩子,我想将奥利维亚·赫默这
个人的一生都掌握在手中!
于是滚烫的浓精径直灌入那被龟头侵入的子宫,被填满的子宫微微鼓起,看
到有些撑不住我的射精于是连忙将肉棒抽出子宫在阴道中射精,爱液和精子混合
的淫靡液体从小穴中徐徐流出,奥利维亚知性的脸庞最终完全失去了神情……脸
上仅仅是身为女人被宠爱的欢愉。
赫默:博士……
她轻轻呼唤我的名字。
博士:嗯,博士就这这里哦。
于是我躺在她的身边,将她拥入怀抱。手指拂过她的发丝,她的后背,不知
为何她扑倒我的怀里哭泣了起来,但是我知道她的眼眸中并不是悲伤,而是得到
全身心接纳后的幸福和喜悦。
这是就是我的爱人,我的奥利维亚。
我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明日方舟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