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凤共度除夕夜】(完)


参加完除夕晚宴的指挥官走出酒店,凌冽的寒风扑面而来,瞬间将醉意吹散
了一半,舰娘们熙熙攘攘地从酒店大门走出,一个成熟妩媚的身影从身后慢慢接
近指挥官,在仅有几步之遥时候突然张开双臂向前扑去。
「指挥官今天晚上去姐姐那里好不好?姐姐那里有很多好玩的。」
指挥官早已察觉到她的动作,嗅到爱宕身上酒气,他内心吐槽道好玩的怕不
是我吧,于是快速向旁边移动了几个身位躲开了爱宕的偷袭。爱宕一击扑空还想
继续,此时高雄及时赶到,赶忙上前拉住她:
「姐姐别发酒疯了,快走。」
「不要阻拦我!」
爱宕扭转手臂转开高雄抓着手腕的手,拧动腰身冲向指挥官。看着面前越来
越近的少年,她忍不住得意道:
「指挥官乖乖的和姐姐走吧,姐姐今晚会好好对你的。」
高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长刀突然出现在手中,就在爱宕就要触碰到指挥官
时用刀鞘快速地点击爱宕的腿上,眼看就要得逞的爱宕突然双腿一软,然后就被
高雄扛在肩上,
控制住爱宕的她转身向指挥官说道:「抱歉,姐姐她喝多了,我为姐姐的行
为向您道歉。」
指挥官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没事,我习惯了。」
「那我们先回去了,指挥官也早点回去吧。」
「嗯,再见。」
「再见。」
说完高雄扛着爱宕快步走向她的凯美瑞。爱宕挥舞着双臂不停挣扎,嘴里呜
呜咽咽地说着:「啊高雄不要拉我呀,我要指挥官呜呜……」
高雄不顾爱宕的反抗,按着她的头强行把她塞进车里,然后发动汽车离开。
指挥官一一跟舰娘们告别着,等到舰娘们的座驾一辆接一辆驶离,他发现那辆红
色拉法仍旧停在停车场里极为显眼。
指挥官心想:「嗯?大凤还没走吗?」本来准备离开的他站在门口继续等待,
可过了好一会眼看舰娘们都已离开,酒店门口却还未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指挥
官掏出手机拨打大凤的电话可却是一直无人接听。指挥官暗想不好,连忙回到酒
店去寻找大凤。
指挥官一路快跑来到三楼举办宴会的地方,推开宴会厅的大门,便发现角落
里一个身着赤红旗袍的倩影。指挥官走上前去,一阵浓烈的酒精味瞬间流窜入他
的鼻间,绝美的少女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桌面上堆放着十几只喝空的红酒瓶。
见大凤只是喝醉了,本来已经做好被敌人潜入突袭的指挥官长舒了一口气,他悄
悄散去指尖闪烁的电光,轻轻地摇了摇女孩的肩膀:「大凤?」
大凤的凤目微微睁开,发出嗯的一声作为回应,又闭上了眼睛。
「大凤,大凤快醒醒。」
「嗑呼呼呼呼呼……」
指挥官又呼唤了几声,大凤却始终没有反应。
「这傻姑娘是喝了多少啊喝成这样?」
眼见大凤是没法走路了,他把左臂伸到大凤的腿弯下,托住她的旗袍下摆和
双腿,右臂从腋下穿过揽住背部,双臂一齐用力横抱起女孩向着外面走去,大凤
的身体柔若无骨,丰腴绵软的硕乳贴着他的胸口摩擦,磨得指挥官心猿意马,下
面隐隐有抬头之意,他连忙稳住心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好不容易把大凤抱到车里,正要给她扣上安全带时却犯了难,大凤过于丰满
的绵乳让指挥官不知道该怎么给她系上安全带,指挥官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插
上安全扣,安全带收缩勒进大凤的胸部乳沟,让胸前两团浑圆乳球呼之欲出。指
挥官不敢再看,坐上驾驶座发动汽车离开了酒店。
指挥官把大凤带到她的公寓,打开房门,把她放置在沙发,转身走进厨房烧
水,冲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放在床头,再去卫生间拿了块毛巾,用热水浸湿后拧
干,替大凤擦拭脸颊。
做完这些之后指挥官蹲在大凤面前,静静地欣赏着大凤的睡颜,女孩精致的
小脸因为酒精的缘故变得红润无比,美目紧闭,如精心雕琢的鼻梁秀气高挺,樱
红的双唇随着呼吸微微张开仔闭合。
少年静静地看着她,只觉得大凤红润的双唇越看越诱人,让人不自觉地联想
到熟透的樱桃,想着想着指挥官的脸不自觉地靠近大凤的脸庞,等他反应过来时
距离女孩的双唇只有一指之遥。
指挥官连忙后退,回过神来的他轻轻地扇了一下自己的脸,内心想到:真是
混账,居然想占人家便宜。想到这里指挥官的内心也有点懊悔,要是晚一点就亲
上了啊。
也许是指挥官的动作惊醒了大凤,女孩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慢慢睁开了
眼睛。指挥官连忙凑上去,关切地问道:「大凤你醒了?」
「水……渴……」
指挥官托着大凤的背部扶着她坐起来,将准备好的蜂蜜水慢慢喂给她,甘甜
暖热的水流一入口大凤便忍不住大口喝了起来。
「慢点,别呛到了。」
看着大凤喝完最后一滴水,指挥官将杯子放回床头柜上,扶着她倚靠在枕头
上,大凤看向指挥官:
「指挥官大人,这里是哪里啊?」
指挥官忍俊不禁:
「这里是你的公寓啊,喝多了连住的地方都认不出了?」
大凤看了看周围:「好像是诶。」又看向他:「是指挥官送我回来的吗?」
「不是我还能是谁?」指挥官没好气的说道。
「指挥官大人,大凤的头好晕啊,想要抱抱……」
「活该,谁让你喝那么多,不抱!」
女孩胡乱摆动着修长丰盈的双腿,把床上的被子踢到一边。
「指挥官快点来抱抱大凤嘛……快点嘛……」
「好好……抱抱……」
指挥官无法拒绝大凤,只好让她枕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按揉着她的太阳
穴。大凤这才停止了闹腾,面带满足的笑容静静地躺着享受心上人的按摩。
「好点了没有?」
「嘿嘿,不晕了呢。」
大凤的细白柔荑牢牢抓住指挥官的手,如玉葱般的修长手指在指挥官手心慢
慢地画圈。
「指挥官大人……」
「嗯?」
「大凤……大凤喜欢你……」
「你喝醉了,净是说这些胡话」
女孩抓着指挥官的手贴在红润发烫的脸颊上。
「大凤没有乱说,大凤喜欢指挥官大人……」
女孩把指挥官的手放到她的胸口上
「指挥官感觉到大凤的心跳了吗?这里只为您跳动呢。」
大凤的绵乳温软至极,手放在上面隔着几层织物也能感觉其的惊人软弹。指
挥官的心脏猛然加速了跳动,他迅速抽回了手,扔下一句不解风情的话:「大凤
你胸太大了,感受不到,太晚了我要走了。」说完他站起身就要离去。
大凤听了这话内心一阵气急,心一横扯住指挥官的手臂向她拉去,指挥官重
心不稳直接被拉倒在床上,趁着指挥官还未反应过来女孩翻身而起骑在他身上。
大凤看着身下不知所措的指挥官,内心颇为委屈,难道自己有那么差劲,让
这个家伙一点心动都没有?女孩气鼓鼓的看着这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英俊脸庞,半
醉的她在酒精的作用下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冲动,捧住指挥官的脸颊,低头吻住他
的唇瓣。
「呜……」
指挥官瞬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大凤竟然敢这么做他想要挣扎摆脱大凤的
控制,但是力量尚未解放的他怎么能和舰娘比力气呢?大凤压在指挥官的身上,
两条修长有力的玉腿紧紧夹住指挥官的双腿,不给他一点逃脱的机会,毫无经验
的她胡乱啃咬着指挥官的唇瓣,笨拙的小巧香舌用力试图顶开指挥官的牙关,进
入到指挥官的口腔中。
指挥官紧闭关口,不让大凤冲开,女孩连续进攻了好一会也毫无松动,只能
转换目标,接吻的同时大凤的手悄悄摸上指挥官的胸口,细长玉指勾住一个衣扣,
轻轻一拨便将其解开,而后转向下一个扣子,指挥官连忙伸手来挡。
「指挥官大人,大凤真的好喜欢你,大凤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啊。」
「大凤你别冲动啊啊啊!」
两双手互相纠缠着,指挥官竭力阻挡着大凤的动作,醉意尚在的大凤攻势逐
渐散乱,久未见成效的她失去了耐心,抓住指挥官的衣服撕扯起来,不知为何指
挥官突然停止反抗,双手摊开平放在床,任由女孩发泄般将身上的衬衫撕烂。
撕着撕着大凤忽然停下了动作,她低落的垂着头,漂亮的眼眸中流出两行清
泪,泪水划过脸颊扑簌扑簌的落下,滴落在少年的裸露的胸口上
「指挥官大人,大凤真的很爱你,呜呜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回应我呢?」
女孩的脸上满是委屈和伤心,她抓着衣角伤心的哭了起来。
指挥官急忙伸手去擦大凤的眼泪:「别哭,别哭啊,我错了……」可是大凤
的眼泪不断地从眼角流出,怎么擦也擦不掉。
指挥官情急之下双手捧住大凤的脸,直视着那双漂亮的瑰红凤眸。少年红着
脸,声音由于紧张而有些颤抖地说道。
「我我……我喜欢你!」
「什么?」大凤听到指挥官的告白停止了哭泣惊讶的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
自己的耳朵,随即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指挥官大人认真的吗?
指挥官轻轻抚去了大凤眼角的泪水:
「我还没做好准备向大凤表白,可是我又不舍得让大凤伤心,只能这样了,
就是可惜我的计划了唔。」
话还没说完大凤就激动地吻住他的双唇,这次大凤的香舌毫无阻碍地就滑进
了少年的口中,少年主动伸出舌头迎合着女孩的吻,两只舌头在口中互相纠缠摩
擦,品尝对方的味道,释放着二人积蓄已久的情意。
二人吻了许久直到指挥官都喘不过气大凤的赤红朱唇才脱离了与指挥官的接
触,口齿间一条透明粘稠的丝线逐渐拉长,最终断裂,拉断的银丝落在指挥官裸
露的胸口上。大凤看着指挥官完全裸露的上身,少年的肌肤白净如玉,两点粉红
的蓓蕾点缀在健硕精壮的胸肌上随着少年急促的呼吸起伏着,排列整齐的八块腹
肌她忍不住上下其手,柔软的玉手摸遍了上身再从指挥官的肩部沿着指挥官的身
体向下探去,一路划过他的胸口,腹部,最终在指挥官那挺立着高度惊人帐篷的
裆部停下。
「哼哼,指挥官Sama硬了哦。」
「大凤你……」
大凤伸出一根手指抵住指挥官的嘴唇把他的话堵在嘴里
「嘘!指挥官什么都不要说,让我自己来感受一下吧。」
说完大凤柔若无骨的玉手便握住了还在裤子里的肉棒,隔着数层布料摩擦起
来。
大凤并不满足于只隔着布料裤子抚摸,玩弄了一会她便伸手解开了指挥官裤
腰上的皮带,接着抓住内裤和外裤的裤带用力向下一扯。指挥官蓄势待发的肉棒
瞬间获得了解放,从衣物的牢笼里弹出,啪的一下拍打在大凤的脸上,在上面留
下了一道红印。
女孩呆呆地看着面前这根足有20CM长,上面缠绕着虬结的青筋如婴儿小臂粗
细的肉棒,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的大凤露出痴迷中带着欣
喜的笑容:「嘿嘿,指挥官的性器竟然比大凤想象中的要大呢。」
大凤说完抬起头百般妩媚的瞥了指挥官一眼,小手握住指挥官的肉棒上下套
弄起来。指挥官第一次这般感受到女性的抚慰,这种与自慰不同的感觉让他忍不
住绷紧了下身的肌肉。
大凤感觉到少年下身的僵硬,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坏笑,另一只手抓住
指挥官鸡蛋大小的龟头,柔软的掌心贴上紫红色的龟头缓慢摩挲起来。
「呃啊。」敏感的龟头突然被包裹入一片柔软之中,指挥官初次体会到这种
感觉,忍不住发出一声享受的叫声。
「指挥官现在觉得很舒服吗?那等一下指挥官就要爽晕过去了吧。」说着大
凤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开始加快套弄的频率,
指挥官闭着眼睛仰躺在床上,享受着大凤的抚慰,肉棒随着大凤的动作,马
眼处开始分泌出透明的前列腺液,透明的液体被大凤均匀地涂抹在龟头上,带来
的刺激感也更上一层楼。
大凤觉得光是用手不过瘾,张开软嫩的红唇,抓着指挥官的肉棒在龟头上亲
了一口。
「额啊!」指挥官差点被大凤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一泄如柱,尚是处男之
身的他猛的用力抓住床单,手指深深陷入其中,用力绷紧下身的肌肉,好一阵子
才缓了过来。
大凤饶有兴致地看着指挥官的反应,等指挥官的身体放松下来,她又重新握
住了指挥官的肉棒套弄起来,时不时低头亲吻指挥官的肉棒,细腻软弹的红唇微
微用力含住柱身或是龟头,轻轻吮吸,刺激的指挥官欲仙欲死,几次都差点未能
守住精关。
被大凤挑逗的欲火焚身的指挥官几乎要把床单抓烂,他明白不能再这样下去
了,指挥官的眼眸深深地看了面前的大凤一眼,拨开大凤的手臂,起身摆脱了大
凤的控制。
「嗯?」大凤疑惑地看着眼前突然坐起的少年,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面前的少年便欺身而上,将她压在了床上,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大凤小巧的红唇。
「呜。」
这次是轮到指挥官主动进攻了,少年的舌头毫不费力地攻入了大凤的嘴中,
与大凤的香舌纠缠在一起,吸取女孩口中的香甜唾液,大凤主动迎合着指挥官的
进攻,粉红的香舌黏在指挥官的舌头寸步不离。
指挥官一边忘我地与大凤纠缠,手上也不闲着,右手撩起赤色旗袍的下摆,
探入她最神秘诱惑的地带,果不其然,这片地带早已是洪水泛滥,从大凤下面流
出的情液已经将那条轻薄黑色亵裤彻底浸湿,指挥官的灵巧的手指在大凤的内裤
上来回撩动,刺激着更多的透明爱液流出。
指挥官的手指不甘只是如此隔靴搔痒,抓住大凤的亵裤边缘,一把将其扯到
腿弯。手指在大凤的花穴上轻轻抚过,指挥官的手摸上身下少女的阴户,却没有
触碰到想象中的耻毛,他低头看去,那花户生得饱满似馒头,上面光洁白嫩一丝
毛发也无。少年只觉得心头欲火更加旺盛,手指不自觉附上去抚摸绝美阴户,
阵阵刺激从小穴外阴传来,大凤忍不住想要发出呻吟,但是口齿都被指挥官
堵住,无处发泄的她只能用力地抱住指挥官,舌头更努力地纠缠着少年。
在柔嫩花穴表面挑逗了一会后指挥官伸出一根手指拨开粉红阴唇深入了大凤
的幽径小路,大凤未经人事的处女小道紧窄无比,每深入一点都十分困难,敏感
地带的异物深入大凤忍不住加紧双腿,口齿间发出充满魅惑的低吟。
指挥官缓慢推进,生怕让身下的女孩感受到痛楚,腔道的嫩肉紧紧包裹住手
指阻碍着它的进一步深入。手指在深入过程中触及到一块凸起的软肉,指挥官下
意识地勾了勾手指,女孩的娇躯瞬间绷紧,小穴收缩的更加紧致,阻止着少年的
动作。
指挥官明白这里就是大凤的敏感处,指尖微微蜷起围绕着这块软肉不停地抠
挖按压。
「嗯啊……唔嗯……」
随着少年的动作,女孩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双腿止不住地来回扭动,腿
根上的软肉不停摩蹭他的手掌,与指挥官热烈激吻的小嘴中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呻
吟,花穴不断分泌出透明的爱液小溪,沿着那根不安分的手指流到少年的手上。
指挥官的挑动的速度逐渐加快,女孩小穴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汇聚在指挥
官的指尖滴落在床单上,留下星星点点的湿痕。
见大凤已经完全动情,指挥官抽出手指快速脱掉身下碍事的裤子,将坚挺至
极的肉棒顶在大凤的穴口,大凤感受着下身传来的火热,明白即将发生什么,想
到指挥官那异于常人的巨大男根,心里未免有些惊慌和害怕,她只能紧紧抱住指
挥官,身体轻轻颤抖。
指挥官看出大凤的紧张和害怕,阳具顶在大凤的蜜穴前停滞不前:
「大凤,你真的想好了?」
女孩直视着指挥官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眼神坚定。
经过同意的肉棒试探性进入大凤的小穴,紫色龟头刚刚顶开粉红阴唇包裹的
穴口,紧致到极点的媚肉便紧紧包住龟头,温软湿润的触感让未经人事的指挥官
差点射了出来,随着指挥官的深入,阴道内每一寸柔嫩的褶皱都毫无间隙的包裹
住他的肉棒,阻止着它的进入,肉棒缓慢而又艰难地深入直到触及到一层阻碍。
尽管做好了准备大凤依然有些恐惧,她紧紧地抱住身上的少年,从唇齿间挤
出一丝微弱的哀求:
「指挥官大人……请温柔一点……」
「我会的。」
指挥官咬牙一挺腰身,肉棒彻底冲破了大凤处女膜的阻拦,深深地嵌入到女
孩稚嫩小穴的底端。
「额啊啊!」
下身撕裂般疼痛让大凤如垂死天鹅般高高昂起脖颈发出痛苦的叫声,紧接着
一口咬在指挥官的肩膀上。
「嗷嘶……」
肩膀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咬紧牙关,身体不敢乱动生怕给身下的女孩增加一点
痛苦,忍受着疼痛他轻柔地亲吻着大凤的秀颈,转移着大凤的注意力。
大凤用力咬着指挥官肩膀,眉头紧皱,漂亮的小脸上写满痛苦。
过了好一会大凤感觉疼痛减轻到可以忍受的程度,她松开小嘴,轻轻拍了拍
指挥官的背:
「指挥官大人,您继续吧。」
得到允许的指挥官缓慢挺动腰身,无数的柔软穴肉紧紧黏附在棒身上,阻止
它拔出,又在它推进时阻止深入,初经人事的紧窄小穴带来无与伦比的刺激让指
挥官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大凤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她痴迷的看着在她身上耕耘的少年:
「指挥官大人,大凤终于是您的人了,您可不能抛弃大凤哦。」
「我会永远爱着大凤的,我和你永远不会分开。」
大凤扭动着水蛇般细腰:「那大凤就用身体来验证一下指挥官的爱吧嗯啊啊……
轻点啊啊啊……」
话音刚落指挥官便加快了抽插速度,肉棒每次都抽出到穴口再快速插入到肉
壶的至深处,小穴每次抽出的空虚再被填满的满足感让大凤发出淫乱的叫声:
「噫啊指挥官大人的肉棒啊……真是……太棒了……啊大凤好舒服……」
指挥官撑起身,抓住女孩在他腰间摩擦的黑丝玉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双手扶
住长腿狠命肏弄。
大凤的双腿随着指挥官抽插的节奏摩蹭着他的肩膀,他低头亲吻女孩的细嫩
腿肉,伸出舌头在上面滑动摩擦,
「啊哈……好痒……嗯哦别舔了……啊啊……」
指挥官握住大凤被黑丝包裹住的小脚放至眼前欣赏。女孩脚腕纤细的玲珑玉
足被黑色丝袜完全包裹着,勾画出完美无瑕的曲线,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如上
好玉珠般晶白圆润,看着眼前的绝品美足,指挥官腰身挺动的速度都变得慢了下
来。
大凤看着指挥官痴迷的神情,骄傲的问道:
「指挥官啊啊……大凤的脚好不好看……嗯啊……」
「何止是好看?简直是美得蛊惑人心啊。」
急色的指挥官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女孩的脚掌足弓,将圆润的脚趾含在口中
仔细品尝,舌头划过被黑丝束缚着的趾缝、足尖,舔遍口中每一寸美足的肌肤,
足肉上沾染的高跟鞋皮革内衬气息和少女体香让指挥官更加兴奋地一下又一下地
撞击的女孩初绽的花心。
「嗯啊啊啊……指挥官大人的肉棒……插得好深噢啊啊……好喜欢啊啊……」
大凤的小穴猛然收缩,四面而来的压力紧紧压在肉棒的每一寸皮肤,突如其
来的压力让指挥官再也忍不住,他狠狠地把肉棒插入最底端,发出一声压抑的低
吼,在大凤的小穴深处释放了第一份精液。
肉棒在大凤的小穴中不停跳动着,每次跳动喷出一股浓稠滚烫的白精,浓热
的精液刺激大凤的花心阵阵发麻。
「啊啊指挥官的好烫噫啊啊……好多啊啊大凤要来了噢啊啊啊……」
女孩的下身突然抖动起来,阴道剧烈收缩着从花穴深处喷出一股股温热的爱
液,和指挥官的精液搅合在一起,穴中不断积蓄的液体把大凤的小腹撑得微微鼓
起。
指挥官慢慢拔出肉棒,宽大肉冠完全拔出的那一刻空气瞬间涌入二人的结合
处发出「啵」的一声,混杂着白色精液的淫水从嫣红小穴中流出,沿着大凤股间
流到床单上。
指挥官吐出口中被口水弄湿的丝袜玉足,床单上的几点红梅表示他刚刚夺去
了大凤的处女,从欲望中脱离的他抱紧女孩,抚摸着她的乌黑秀发:
「大凤还痛吗?」
「抱着指挥官大人就一点都不痛了。」
女孩紧紧地搂住指挥官的腰,头贴在少年的胸膛上,脸上写满了幸福。
「指挥官大人,能和您在一起大凤觉得自己真是很幸运呢,从我第一次见到
您的那一刻,大凤就爱上您了」
「能被大凤这么美的女孩子爱上,我可真是走运啊。」
大凤看到指挥官肩膀上那处深深的牙印,手指轻轻抚过。
「指挥官大人疼不疼?」
「不疼啊。」
看着已经出现淤青的印痕,女孩对自己撕咬时的力度心知肚明,她伸出舌头,
像小猫般轻柔地舔舐着那处牙印。温软的小舌轻轻划过牙痕,让指挥官感觉肩膀
的疼痛都逐渐减轻了。
「指挥官大人……」
女孩表达着自己的爱意,扭头勾住少年的脖子,二人的嘴唇不断贴近,再度
吻在一起。二人扭动着头部,吸吮啃咬着对方的软唇,舌头深入对方的课口中纠
缠,贪婪地汲取对方的唾液。
二人忘我地激吻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嘴唇,大凤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莹红的嘴
唇,用阴户摩蹭指挥官的下身,声音娇媚地说道:「指挥官大人,大凤还想要……」
指挥官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她的要求:「不行,再做下去明天连床都下不了。」
尽管声音很严厉,但是胯下的肉棒在花穴不断的摩擦刺激下还是可耻的硬了起来。
大凤感知到他的口是心非,露出得意的笑容。她转身跪趴在床上,下塌腰身,
掀开旗袍的下摆,露出肥美圆润的臀部,双腿之间被肏的嫣红的媚穴上还残留着
白色精液。女孩转头看向指挥官,款款摇动着浑圆的臀部,声音极尽诱惑地说出
淫荡的话:
「指挥官大人,大凤的小穴好空虚……快把您的大鸡巴插进来满足我吧。」
如此淫靡的场景让指挥官的欲望瞬间到达了巅峰,他扑上去抓住大凤的屁股,
肉棒对准微微开合的小穴用力挺腰,刚刚高潮完的小穴无需润滑便让肉棒一插到
底,指挥官摆动着臀部咬牙说道:「你可真是个勾人的小淫娃。」
「啊哈……大凤才不是嗯啊啊啊……都怪指挥官的肉棒太舒服了啊啊啊……」
指挥官开始了势大力沉的抽插,这种姿势可以让他的性器插入到更深处,与
大凤的小穴更加完美的契合。
指挥官用力摆动着腰身,指挥官结实的小腹不停撞击在大凤的挺翘美臀上,
发出啪啪的声响。粗大阴茎在小穴内快速的进出,将甬道内残留的精液挤压摩擦
成白色的泡沫,又将其带出穴口。
「呀啊啊好深……嗯再深一点……啊嗯啊好舒服……」
大凤浑身都兴奋得发烫,少年的性器每次进入都挤开穴肉
摩擦挤压着几处敏感点,再用力撞上花穴最深处,刺激着她的阴道不停收缩
紧绞着肉棒分泌出一股股淫水。
指挥官不仅仅满足于下体的需求,他的手攀上大凤那对丰软玉峰,手指勾住
旗袍的边缘轻轻一扯,一对丰满的肥美玉兔便迫不及待地脱离了束缚,在空气中
调皮地弹跳着,两点小小的粉红蓓蕾随着指挥官的撞击四处晃动。
指挥官伸出手抓住女孩胸前的两点乳头,手指微微用力捻压摩擦着大凤的敏
感蓓蕾施加快感。酥酥麻麻的快感如电流般从乳尖流动到全身各处,让她不由得
绷紧身体,发出尖声媚叫。
「啊啊不要玩那里啊……哈啊好舒服啊啊……」
感受着女孩花穴的紧致吮吸,指挥官不再大角度的直进直出,而是让肉柱深
埋在阴道深处,小幅度地晃动腰部,用粗大龟头去戳弄花心和最敏感的那处软肉。
大凤被顶的身体乱晃,上下同时的刺激让她摆动着细腰迎合指挥官的操弄,
蜜液分泌得更加汹涌。
指挥官伸手解开大凤旗袍的衣扣,脱去女孩的旗袍扔到一旁,此时大凤浑身
上下就只剩一双吊带袜,指挥官拉起女孩,胸口贴紧大凤光滑的莹白玉背,张开
手掌抓住这对丰满得离谱的浑圆爆乳。少年的手掌和它们相比显得都有些小了,
白的耀眼的乳肉从他的指间溢出。指挥官用指间夹住大凤的乳尖,双手不住地抓
揉亵玩着这对绵软乳球:
「大凤的奶子,真是又大又软,怎么揉都不够。」
「嗯既然指挥官大人喜欢啊啊……那就给指挥官大人哈啊……揉一辈子……
噢啊……」
「啊啊大凤的乳房……指挥官揉的好爽唔啊啊……呵啊揉用力一点啊啊……」
指挥官伸长脖子含住女孩的耳垂,朝着她的耳洞里喷吐着热气,一边用力抽
插一边说道:
「大凤还说自己不是小淫娃?」
「啊啊大凤是个放荡的小淫娃唔……啊要指挥官大人哦哦……的大鸡巴用力
插额啊……给小穴止痒啊……」
「哈啊……指挥官大人快用力肏大凤的小骚穴……」
女孩说着淫乱的话语取悦着指挥官,听着大凤的放荡骚话,指挥官忍不住加
快了腰部的速度:
「真是欠肏的小骚货!」
「哈啊……指挥官大人嗯啊……快用大肉棒用力肏大凤的小骚穴……嗯噫啊
啊啊……」
指挥官肏弄的速度愈发猛烈,最后竟达到了每分钟百余下的速度,房间里响
彻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大凤被肏弄的胡言乱语,抓住少年的手臂不住地求饶:
「噫啊啊啊指挥官大人……嗯太快了啊啊……呃啊停一下啊啊啊……」
「指挥官大人……啊让大凤……休息一下……噢……啊啊小穴要坏了啊……」
「嗯嗯指挥官啊啊……老公噢啊啊啊大凤坚持不住了啊啊……高潮了啊哦哦……

随着肉棒最后一击顶撞在宫颈上,极快的抽插让大凤迎来最为猛烈的高潮,
她绷紧了浑身的肌肉,高昂的头颅难以抑制地仰起,下身抽搐着倒在指挥官的怀
里,阴道不停收缩吸绞着肉柱喷出一汩汩汹涌透明的淫靡爱液,弯曲的脚趾表明
女孩正处于极致的欢愉中。
少年被这突然的热流浇灌得精关失守,他的手掌深深陷入女孩的丰软绵乳中,
肉棒在大凤的小穴内喷射出一股股浓稠的白色精浆。
花穴中的大量液体将女孩的小腹再度涨得微微鼓起,指挥官抽出肉棒,大量
的白浊精液淫水瞬间流出,流经女孩的大腿在床单上留下大片湿痕。等待高潮的
快感浪尖过去,大凤无力地趴倒在床上,丰满至极的胸部被压成圆饼,身体不时
颤抖着享受着高潮余韵的侵袭。
指挥官把大凤搂进怀里,此时新年的钟声轰然敲响,霎时间无数的烟花拖着
尾焰飞到高空,绽放出一朵朵色彩斑斓的焰火,照亮了整个夜空。
女孩紧紧地抱住他,从他的怀中探出头来,轻轻吻了一下少年的唇:
「新年快乐,指挥官。」
「新年快乐,我的女孩。」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