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的灼热】(完)


夏夜的微风轻轻拂过山道两侧的行道树,窸窣作响的树叶声音与此起彼伏的
蝉鸣淡漠了山脚下太鼓与人群的喧嚣。借着身后的人烟灯火,我依稀能辩识出山
顶的神社轮廓,和神社前那座朱红如火的鸟居。
走在我前面的女孩子身着深蓝底色的染花浴衣,印染的大朵牡丹与点缀其间
的数朵牵牛花交相绽放,衬得她本就纤细的背影愈发娇小。脚下的木屐踏在山路
的青石台阶上「咔哒咔哒」作响,听着她的脚步声,似乎是仍未习惯穿木屐走路。
「静香,不用那么着急,慢慢走就好。」我招呼着身前急着上山的女孩子。
「知道了。」她似乎没有慢下来的意思,继续在跟自己穿不惯的木屐较劲。
这孩子真是的,在这种无所谓的地方还非得这么要强……我不由得苦笑。
这次是我带着她单独出夏日祭的外景,在拍摄结束之后护送她在祭典上四处
逛逛。静香这孩子平时总是搞得自己太累,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能让她好好放松
一下——结果最后她仍然还是在不必要的地方跟自己较劲。
真没办法。纵使她看上去再怎么成熟,其实内里还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刚才在祭典上也是,为了一条金鱼生生抓了十多个纸网来捞。
我解开手机锁屏瞥了一眼,现在已是九点二十分。这座山并不高,也就只有
一两百米的样子;但山路却长的出奇,走了近半小时,距离山顶的神社还是有十
几米的高度差。
「静香,还要继续爬吗?已经快九点半了。」我向她发问。
「嗯。既然都爬了这么久了,马上就到山顶了,当然要爬完才行。」她回头
望了我一眼,摆头的动作带起披散的长发轻轻飘动,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随即,她一个踉跄向前猛地倾倒。我愣了一下,随即连忙跑上前去搀扶
她。
「静香?没事吧?!」
「唔……」她咬紧牙关,一脸痛苦地右侧卧倒在石阶上,右腿蜷起紧贴腹部,
左手死死抓住右脚脚腕。「木屐真是穿不习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几个字
让人听着心疼。
「真是的……来,先慢慢坐起来,我先把你背上去再处理。」我忍着心疼扶
着她慢慢坐起来,把她托到自己背上,慢慢地往肉眼可见的上方的神社走去。
「制作人……」她要开口说什么,但话到嘴边似乎又咽了回去:「……对不
起。」我没有回应她,只是默默的背着她,踩着青石板一步步地向上爬。
攀到鸟居处,我将背上的静香轻轻放下,搀着她坐在鸟居的台石处歇息。台
石不算高,但正好能够让她无须蜷着伤脚落座。
「……谢谢。」她的声音里掺杂着难以掩饰的自责。
我却没时间想那么多。脚崴了如果不及时处理,后果可能会十分严重。不由
分说地,我跪坐在静香的面前,轻轻捧起她受伤的右脚。
「唔……」她被我的举动吓到了,本能地想抽回右脚,但刚一动就因为脚腕
的疼痛停下了动作。我左手抓住她纤细的小腿,右手勾开束缚她伤脚的足袋系绳,
手心抵住她的跟腱轻轻一滑,她的右脚便整只暴露在我眼前。
「别乱动。你受伤了,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有大麻烦的。交给我就好。」我左
手掏出手机打开闪光灯照着她的脚踝,右手托着她的伤处细细查看。万幸,伤处
没有肿胀,看来伤势并非很严重。我关掉灯光,把手机收回兜中。
「还疼吗?」
「嗯。」借着月光能看到她点了点头。
「能自己走路吗?」
「恐怕不行……」
「那我给你揉一揉,恢复的快一些。」
「啊那个,不需要的,制作人,我自己来就好……」
「说什么傻话。按照你的性格肯定又会跟伤势较劲,受伤可不是小事,处理
不好问题很严重。」
「……」她不说话了,但依然能看得出来她脸上的纠结。是本能地害怕男人
与自己的肢体接触?我不去多想,双手捧起她的小脚,轻轻地揉捏起受伤的脚踝
来。
「唔……」似乎是触到了痛处,静香小小地抽了一口气。我怕伤到她,连忙
放缓了手上的动作。见她没有过于强烈的反应,我安了心,又重复起按摩的动作。
我用左手手心托住她的脚跟和跟腱,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并起与拇指轻轻捏住踝骨
后方的肌肉部分,按照顺时针方向轻轻地按压转动。
借着月圆之夜的饱满月光,我用余光隐约瞥见静香似乎有点害羞,眼神刻意
地偏离我所在的位置。我没在意,低着头继续看着她的小脚为她按摩。
揉捏,按压,旋转,磨搓,手上的动作不停,我也一直盯着她的脚。天空中
的月晕逐渐弥漫开来,二更的夜色在饱和的月华之下也被冲淡了几分。静香本就
是万里挑一的美少女,柔美的光芒洒在静香的身上,一瞬间面前的女孩子恍如仙
女落尘。我不经意的这抬头一望,恰好将这摄人心魄的美色收入眼底。静香似乎
察觉到我投向的眼神,害羞又急促地转过头道:「别看……」我才意识到自己有
些失态,连忙又低下头为她按摩伤脚。
静香似乎也有些累了,不再刻意地反抗我的动作,只是闭着眼在台石上安静
地受着我的按摩。揉着揉着,我手上的动作不自主地慢了下来。静香一直被裤袜
包裹着的玉足现在就完全暴露在我眼前,窥视私密的罪恶快感让我不禁兴奋起来。
如鲜葱白般的修长而纤细的脚趾在我怀中微蜷,脚趾甲刚刚剪过,借着满月的光
辉尚能看见修剪时留下的白痕。登山时的足汗被足袋吸去多半,潮红的足底被汗
液微微浸润,脚弓似乎因紧张和伤痛略微收紧。少女白皙水灵的皮肤透着健康的
血色,加之柔软滑腻的手感,她的玉足在月光下刺激着我的每一处感官。
我像是偷窥她的身体私密之处一般视奸着她的美足,男人本能的邪淫之欲被
手心中这只堪称完美的玉足缓缓地勾起。我不自觉地双唇微启,缓缓凑向那只白
皙柔嫩的玉足。
几乎是本能地,我不受控制地张口,含住了她的大脚趾。静香这才突然感觉
到脚趾上被湿润可柔软所包裹,吓了一跳,猛地想抽回脚,却因为我攥住脚腕而
动弹不得。
「制作人!你在干什么啊!」她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我顾不上松开口中的柔腻去回答她,只是更深地含住她的大脚趾。舌头轻抚
过趾肚,青春期少女光滑细腻的皮肤触感瞬间从舌尖传到大脑,又瞬间扩散开来,
刺激着大脑的每一寸皮层。这种温润柔滑的触感刺激光是去想就已经有些承受不
住,而现在从舌面传来的实打实的激烈触觉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恰如同上等的
白酒一样,入口之时虽然无甚刺激感,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浓墨入池般在周身急遽
扩散开来的醇厚浓郁和猛烈激荡。躯体的每一条神经似乎都在被剧烈地刺激着,
向着大脑嘶啸,迫切地催促着唇舌继续轻抚那份柔软;但每块肌肉却又如同中了
软筋散一般酥软无力,仿佛周身浸在弱水之中缓缓沉没,又如陷入无底的棉砂之
中叫人不愿动弹。一切理智在此时都在暴涨汹涌的情欲前决堤,我已经完全没心
思去考虑自己行为的背德和龌龊,只是醉心在当下,用唇舌尽情享受着绝伦的欢
愉。静香年方二七,身躯尚未长成,玲珑玉足的大小几乎恰是成年男性的一握。
我不满足于一根大脚趾,遂干脆将她五根脚趾一次含入口中,如抚击木琴般用舌
头来回扫着她五根脚趾的趾腹,又不时将舌头挤入她尚未被他人涉足的趾缝,吸
吮着她在一日步行中泌出的微微咸涩的汗液。
或许是出于羞耻,或许只是出于单纯的厌恶,在我沉浸在舔舐美足的扭曲快
感之中时,静香总是试图挣扎着想让脚从我手中逃离。奈何这只扭伤的脚动作幅
度稍微一大就会有钻心之痛直击大脑,所以她也只得小幅度挪动——但那点力量
遑论挣脱,连撼动我那只轻轻握住脚腕的手都是天方夜谭。她只能忍着强烈的羞
耻、不适和不悦,借着面前投来的月光眼睁睁地看着我做出对她的脚上下其舌这
种极尽变态之能事。趾甲,趾缝,趾弯,足掌,足心,足弓,足跟,她那只玉足
上的每一寸皮肤我都用舌面舔舐过,细细地回味着舌上传来的曼妙的柔软。舌尖
掠过皮肤敏感处的骚痒让静香数次忍不住轻喘娇嗔,纵然因为强烈的羞耻之心而
压的很低,却依然无可避免地漏出声音,在四周无人的寂静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只有几分钟,但在那种强烈的心理快感下我已经
无法去理性估计时间——我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已经被我彻头彻尾用舌奸玷污
过的那只玉足。「哈……哈……哈……」被舔完一整只脚的静香因为挣扎和羞耻
已经失去反抗的力气,只是坐在台石上大喘气,连责骂我的话都已经无力出口。
但是我依然无法满足。在口淫初体验后被唤醒的强烈口欲压根无法抑制,我
几乎是强迫地抱起她的左腿,就要脱下足袋。「等等……制作人……」静香喘着
粗气想要阻止我,但架不住自己体力已失和力量差异,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左脚
的足袋也被脱下,自己的另一只玉足也被我含入口中挑逗玩弄。
「制作人……你的……那里……」她勉强轻声从唇间挤出来这几个词,同时
把头偏向一边,紧闭双眼不敢把目光投向我这里。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才注意
到自己因为刚才满足足控欲望的一通舔舐,下体的肉棒已经在这种背德的另类性
交中膨胀到几乎要炸开,衣襟也被大幅顶起,如同富士山一般耸立。这个角度下
她借着月光能够看的一清二楚,也难怪她会这么害羞。
「静香……对不起……你的脚好美,我实在忍不住了……」既然已经到了这
个份上,我也不再遮遮掩掩地回避自己的兽欲。右手仍然锁住她的左脚腕,左手
撩开浴衣的衣襟,将那头战意高昂的凶猛野兽放出笼子的束缚,毫无遮掩地展示
在她面前。静香乃是初次亲眼见到男人性器,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手
足无措地僵在原地,带着些许的惊吓和满面的红晕死死盯着我那完全体的分身。
我下体的野兽咆吼着,渴求着静香那曼妙的少女胴体。不顾地面的石板坚硬
崎岖,我双手各抓住她一只脚腕,两腿大张缓缓落座地面,让那根充血膨胀的肉
棒直直指向夜空。这个姿势下,能够充分利用二人的体位享受她双脚的柔软。我
轻轻拉动她的脚腕,将她的两脚调整成脚心相对的姿势,慢慢引向肉棒的两侧,
试着让她用脚掌触碰我那根急不可耐的肉棒。或许是还沉浸在惊讶之中,静香看
上去还是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没做什么反抗,只是任凭我抓着她的脚摆弄。
两脚脚掌从侧面逼近肉棒,刚刚碰到一点,静香便如大梦初醒般,连忙想撤
回双腿,却被我发力拉住。毕竟是首次触及男性性器,她看起来有些被吓到,隐
约能从她被月光映着的容颜中看出几分害怕。我再度将她的双脚向中间压,几乎
是强迫地让她的双脚夹住我的肉棒。在夹住的那一瞬间,她裸露的双脚的微凉感
直接从肉棒出传入,直击大脑。由于双脚都被舔舐过一遍,水蒸发的缘故让她的
脚底温度较低;充血滚烫的肉棒一下接触这柔软清凉的双脚,温度差和舒适触觉
的刺激让我一刹那险些失了神智,就要抱住她的双脚奸淫她的足底穴。虽然还是
控制住了这种暴躁的冲动,但我还是压着她的双脚挤住肉棒来回摩擦了几下,马
眼渗出一丝润滑液。我抬起头望着她带着复杂表情的小脸,见她眼角已挂起点点
泪花,似乎马上就要害羞到哭出来。
「制……制作人!」她终于勉强挤出一句话。也许还是因为害怕,她并没有
挪动她的双足,任由着我握住那双金莲在肉棒上轻轻摩擦。「这……这……不知
羞耻……你……」语无伦次的静香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但在我眼里她的
这副表情反而更诱人犯罪。
「静香……这个叫足交哦。」我似乎也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对着自己负责的
偶像直接说出了这种淫秽的禁语。这已经不是性骚扰的范畴了,完全是用言语猥
亵甚至强奸——但比起这个,静香现在似乎依然手足无措。她毕竟只是初中生,
又是女孩子,就算有一定的性知识储备,也绝对不会接触这种里世界的范畴。恋
足和足交,这种事课本上一定不会写,就连性知识读物上也不会对这种已经是性
变态的玩法做什么介绍。初次知晓世界上还有用脚与男性器接触的性爱方式,静
香一时接受不下,大脑有点眩晕,所以也只是直直地坐在那里,呆滞地盯着我看
着我怎么做。
都到了这一步了,就算现在收手强制猥亵的罪名也已经坐定了。我干脆一不
做二不休,挪了挪她的脚,将肉棒夹在她的脚心里,开始当做飞机杯缓缓撸动。
脚弓和脚心紧紧贴住滚烫的肉棒,刚刚舔舐双脚时尚未蒸发的唾液正好作为润滑
剂,让肉棒在脚穴内抽插地更为流畅。滑腻柔软的少女脚底皮肤不断被马眼流出
的前列腺液玷污,在反复的抽插中我也渐入佳境。脚心的神经和血管分布密集,
皮肤又敏感,想必肉棒的炙热和坚硬已经顺着上行神经传入她脑中。第一次如此
强烈而直接地感受到男性器的触感,想必静香脑内已经一片混乱了。
这样想着,我的下体也渐渐支撑不住,射精感开始涌上来。蓄势待发的肉棒
催促着我加紧撸动的频率和挤压的力度,让肉棒在紧密的包裹中享受最为强烈的
高潮。
「静香……我要射了……射在你的脚穴里面……」我喘着粗气对她做出下流
的宣言。
「唔……唔啊……」不知如何回应的静香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但我已经不能再忍了。猛烈地把她的双脚向中间按去,让肉棒被双脚彻底挤
住,迅速大幅度地猛烈抽插了几次之后,忍耐已久的精液终于喷薄而出。第一股
飞射的白浊溅在了静香纤细的小腿上,随后第二发、第三发……从马眼不断涌出
的精液顺着她的脚心四处横流,两只玉足几乎每一寸皮肤都粘上了大量的精液。
最后把残留的精液抹在她脚趾弯处,我才彻底平静下来用心感受这次爽快射
精的余韵。稍稍缓过气,我上半身前倾,再次小心翼翼地抓起她那两只沾满精液
的玉足。我用舌尖勾起她脚上的精液,然后均匀涂抹在她双脚的每一寸皮肤上。
从脚背到脚踝,从脚掌到脚跟,乃至于各个趾缝中,我都不留死角地均匀涂抹上
精液。据说类似的行为似乎是宣誓对女性的征服……不过我只是单纯地再想从身
体和心理上再享受一下她那对堪称完美的双脚。
「……实在对不起。」
静香坐在椅子上一脸怒气,恶狠狠地盯着她面前土下座的我。
纵然这种明目张胆的猥亵行为令人不齿,纵然静香心里对我肯定会有强烈的
抵触,但毕竟脚伤压根还没好,自己走不了路,最终静香还是妥协了,让我背着
她下山。下山的过程中气氛很尴尬,两人完全没有一句话交流。回到旅馆,将背
上的她轻轻放下,转头却看到她一脸怒气地用目光剜着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
了,我连忙五体投地地跪在她面前。对自己负责的偶像做出这种事……不光是制
作人生涯,恐怕整个人生也要一同结束了。精虫上脑的性冲动下不理智的决定让
我后悔不已。
——虽然如此,毕竟是牡丹花下死,能跟静香这种绝世美少女有这样的经历,
某种意义上这辈子也值了。
「……一切都是我的错。请随意处罚我吧,为了赎罪我什么都愿意做。即便
是切腹也……」
「……制作人。」她冷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谢罪辞。
「是!」我连忙把头压得更低,仿佛要钻进地里一般。
「……」房间再次陷入尴尬的沉默。
性这种东西毕竟是很隐私的事情,让一个未经人事的十四岁少女开这个口实
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但不开这个口却什么都无法进行……
「……那,那个,制作人……舒服吗?」万万没想到她第一句却是问的这个
问题。由于羞耻,她完全是把头偏向一遍,看都不敢看我来问的。最后几个字她
一下降低了声音,几乎细到听不见的程度,面颊上已经褪去的潮红也再度涌起,
从秀丽的侧脸脸蛋上就能看出来。
「……啊。」我一时也乱了阵脚,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是靠着本能简单
的蹦出一个字。
「我问你,制作人,你……舒!服!吗!」她强忍着羞耻心又重复了一遍问
题,刻意地加重了最后几个字。本来看向一边的脸蛋也扭正,但却紧闭着眼睛不
敢看我。
「……嗯,很舒服……静香的脚又漂亮又柔软,皮肤很白很嫩,脚趾和脚掌
的形状也很完美……真的很舒服……」情急之下我也无法组织言辞,只能把内心
最真实的想法吐露出来。至于结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
「……」房间又一次陷入尴尬的沉默。我依然保持着土下座不敢动弹。
「……那……」良久,还是她再次开了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那……
制作人,还想……再做一次吗?」
「唔……」我不敢轻举妄动。这个反转来的太过于强烈,彻底颠覆了我的心
理准备,在没有判明她的真实想法前,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好。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额头紧贴地面的我大气都不敢出,更遑论抬头观看她的
容颜。谁又知道这会不会是她的报复?我不敢多想,只是保持着五体伏地的姿势
不敢动弹。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眼前霎地闪过一片雪白,随即我只觉下颔被她什么东西
轻轻托住。我顺着那轻轻的托劲向上抬头,面前是刚刚已经一饱眼福的,静香的
白皙美腿。已经受伤的右脚自然是不便动弹,能看出来她用左腿还是有些许不习
惯。勾在下颔上的她的玉足轻轻发力,让我彻底抬起头正面看着她。目光交错之
际,她下意识地移开了那双剪水秋波。
「我问你,制作人。你……还想再来一次吗?」深吸几口气后她勉强能够完
整流畅地说出一句话,但语气中的不情愿显而易见。
「唔……」望着她那张微侧的秀美的脸蛋和略带怨忿的水润的蓝玉瞳,我心
头不免一颤。
「真的……可以吗?」
「……是你把我弄得这么奇怪的,你可得负起责任。」她推卸责任的借口完
全言不着意。明明是主动问我要不要再来一次,现在反而急着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嗯,那就……拜托了。」话虽这么说,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的这种好事不
接受简直是浪费。我迫不及待地从跪坐的姿势调整成躺坐的姿势,但还没坐稳便
被她一脚踢在胸口。我顿时失去平衡倒在地上,静香顺势用脚挑开我浴衣的腰带,
脚趾勾住四角内裤的松紧带边,把那件碍事的衣物拉了下来。
「又变得这么大了呢……」她喃喃道。纵使今天已经射过一次,我的肉棒还
是再一次充血挺立起来。她用脚心轻轻摩挲着那只再起的巨兽的灼热身躯,这种
挑逗般的刺激却让那只巨兽更加狂躁不已。
「制作人,这个叫足交对吧……对自己负责的偶像的脚发情,还强奸偶像的
脚,你作为制作人已经不合格了哦。」静香突然猛地一脚将我的肉棒踩住,压倒
在下腹部。「接下来……我要好好惩罚你这个变态色狼制作人。」
她的脚踩着我的肉棒开始前后搓动。不同于不久前那种被包裹的柔软感,这
种强烈的压迫感和些许的痛觉给人一种别样的愉悦和舒适。
因为经验的匮乏,加之只有一只脚能动,她做不出太复杂的动作,只是单纯
凭着直觉和刚刚那次被强迫足交学到的经验用脚底压着我的肉棒前后来回揉搓。
她的脚刚刚比我的肉棒长一点,脚趾弯贴住龟头的同时脚跟正好能抵在蛋蛋上,
只消她轻轻一动我的整根阳具便能感受到强烈的刺激。
「呃……哈……」强烈持久的快感让我忍不住仰头喘息,静香生疏的足技虽
然不得要领,但是那种独有的青涩感反而让本也是第二次感受足交的我有种亲切
感,反而产生了更强烈的心理快感。
「……死变态。」见到我这副丢人的样子,静香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同时加
大了脚踩的力度。感受到强烈疼痛的我不由得呻吟了一声,静香一惊,稍稍放缓
了脚上的力度。下体一阵阵有节奏的推挤产生的快感如潮汐般上涌大脑,这种肉
体直接接触的舒适感让我再度有了喷发的冲动。
「静香……不行了,我又要射了……」我喘着粗气向她乞求着恩赐最后的解
放。
「嗯……就这样射出来就好,制作人。」她回应了我的乞求,同时我感到肉
棒和下腹部中间被另一只脚插了进来。
「你的右脚没事吧?」纵使双脚齐驱给我的快感更加强烈,我第一反应还是
心疼她的伤势。
「脚腕不动还是没事的……」她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制作人只要好好
享受射精就好了。」
双脚的上下包夹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初次足交时肉棒被完全包裹的快感。整根
肉棒就像抽水机一样,被静香的脚一下一下地摧动着,每推挤一下,射精的喷发
感就更为强烈。肉棒在她嫩足的调教下变得更加坚硬,我知道临界点已经尽在眼
前了。
「唔……」射精的一刹那,我还是没忍住叫出了声。真的就像抽水机一样,
被脚挤压的肉棒在那一瞬直直地喷射出精液,即便是第二次射精,第一股精液也
喷到了我的下胸口。随后的几发精液彻底没了力气,仅仅流到了她的脚背上。虽
然已经喷发,但静香似乎没有停下的念头,左脚依然压着正在排精的肉棒前后来
回一搓一搓,直到把精液全都从输精管里推出来才停下动作。
躺在地上稍稍享受了一会射精后的余韵,我挣扎着爬起身,拿起她床边的抽
纸清理残局。擦完她脚上残留的精液后,我去卫生间用毛巾蘸了冷水,回屋为她
细细擦拭双脚,然后捂在她扭伤的脚踝上。
「制作人……你真的是很喜欢我的脚呢。」静香温柔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
「啊,因为是静香的脚嘛。」我也不再避讳这件事,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癖
好。
「……嗯。」她不再说话,只是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着脚上交织的疼痛和
冰凉——又或许是在回味着今天的坚硬和灼热。
「制作人?今天的工作结束后可以单独跟我来一趟吗?」静香趴在我耳边轻
语。
距离那一晚已经过去了半个月,静香的脚并无大碍,休息了几日便恢复如初。
我们间的关系也因为那件事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虽然表面上仍然看似无甚不
同,但静香似乎从原先有些不近人情的样子变得稍微软化了些,比以往更加亲近
我了。
「嗯。」我很清楚她要做什么。那是只属于我们的秘密——危险却刺激的秘
密。
今天的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穿着连裤黑丝。不得不说丝袜给人的刺激是更上一
层楼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当然润滑液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遐想着工作结束后只属于两人的欢愉,感受着身边的美少女的体温和气息,
我不由得又兴奋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