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瘾】(1-57完)

(姐夫和小姨子,偷情,出轨,高H)
陈澄生日时,好姐妹请她去嫖鸭子,结果嫖到自己的姐夫。
陈澄意外摔伤屁股,去医院看医生,结果看到自己的姐夫。
姐夫有意无意的撩拨,让陈澄迷失于偷情的刺激中……
——————
身娇体软能做出各种高难度姿势的骚骚小姨子vs外表一本正经内里白切黑的酷酷姐夫
,259 字
第01章:鸡巴太大插不进去
夏至这天是陈澄22岁的生日,恰逢舞剧团没有演出,一帮人便在团长林姐的
带领下,浩浩荡荡去了乔城一家高档会所,给陈澄庆生。
陈澄年纪轻轻就担任舞剧的女主演,自然是舞剧团的团宠,风光无限。
庆生会上,林姐虽然告诫大家别喝太多,可一上酒桌,所有人就没了分寸,
陈澄作为寿星,也被灌了不少酒,一张漂亮的小脸蛋红红的,像是涂了舞台妆。
平时挺乖巧的一个小姑娘,酒劲上来时,也很闹腾,搂着好姐妹哭诉自己都
单身半年多了,还没找到新男朋友。
「天天练舞,都没时间谈恋爱。」陈澄搂着好姐妹章小满的脖子,嘟着嘴抱
怨,一张嘴满是酒气,凑到章小满耳边说:「好久没尝到男人的味道,都快变性
冷淡了。」
章小满也喝高了,一手抱着酒瓶,一手揽着陈澄,大着舌头说:「是……是
你太挑剔了,一堆追你的人,条件那么好,你都看不上眼。」
「呸,全都是赵明义那一款的,吊儿郎当的富二代,渣渣,我才不稀罕!」
陈澄举着酒杯喝一口,小声咕哝:「好想做爱啊!」
身边是吵杂的K歌声,众人聊天的高喝声,陈澄抱着脑袋晃了晃,觉得头很晕,
刚想再说点什么,她就被章小满摇摇晃晃地拉起来,说:「走……走,我们去外
面说……」
陈澄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跟着章小满往外走,出了包厢,隔绝了吵闹声,
周围安静了许多。章小满边拉着陈澄往前台走,边说:「我……我听说这里的鸭
子质量非常好,就是……价格高一些,不过今天是你生日,姐请你嫖一次!!」
「嫖……嫖一次???」陈澄也跟着结巴起来。
之后,她就顶着一个昏昏沉沉的脑袋,被章小满塞进某个房间,说让她在里
面等着,会有帅哥上门来服务,离开前章小满还叮嘱她记得戴套子。
陈澄酒劲上头,意识变得没那么清晰,她摇摇晃晃去浴室洗个澡,然后就赤
裸着身体爬上床,一躺进柔软的被窝里,她便困意上涌,想睡觉了。
半梦半醒间,陈澄隐约感觉到身边有人掀开被子躺进来,心想是不是章小满
叫的鸭子来了?这不声不响的,感觉像是在偷人!
陈澄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虽然心里觉得嫖鸭子不对,可因为是头一次,感
觉也挺刺激的,嫖就嫖吧,又不是没跟男人睡过,她这么想着,便伸手朝身边的
人摸了过去,果然摸到一个结实的男性身躯。
这鸭子身材挺好的啊!
陈澄本身是学舞蹈的,身体柔韧性好,轻易就在被窝里翻身缠到男人身上,
跟条水蛇似的。
男人没什么反应,也是满身的酒气,像是睡着了,陈澄心里老大不爽,觉得
这个鸭子真是一点也不敬业,一进来倒头就睡,根本没取悦到她。
房间里只有浴室开着灯,就着那点光线,根本看不太清男人的模样,不过就
这身材和轮廓来看,应该是个质量很高的大帅哥。
陈澄本着不能让章小满白花钱的心理,趁着酒意,埋头就开始脱男人的衣服,
折腾了好一会,才将男人彻底脱个精光。
伸手往男人胯上一摸,啧啧两声,说:「不愧是做鸭子的,鸡巴好大啊!」
昏暗中,她扶着那根大鸡巴揉了揉,有些担忧地自言自语,「这么粗的鸡巴,
塞得进去吗?」
那鸡巴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不管主人睡得多沉,它自己在陈澄的手里,就越
来越大,大得陈澄都有点打退堂鼓了。
「这也太大了吧。」她无奈叹气,趴到男人身上,两具赤裸的身体开始相互
摩蹭,没一会就蹭出一点快感来。
陈澄咽了咽口水,扶着那根又热又硬的肉棒,抵在自己湿润的花穴口,好半
天都插不进去,男人的龟头实在太大了,加上她心里紧张,身体无法放松,所以
一直插不进去。
又努力了好一会,陈澄累得放弃了,鸡巴没戳进去就算了,还把她的逼口戳
得很痛。
她趴在男人身上,抱怨道:「你是驴吗?长了一根驴屌!」
想想她又有点不甘心,折腾了这一下,腿心又麻又痒的,又开始流水出来,
陈澄便就着这些骚水,用骚逼去蹭男人的鸡巴,光是这样蹭着,也挺爽的。
直到把自己蹭高潮了,她就这样趴在男人的身上睡着了。
第二天,陈澄是在一整震动中醒过来的,迷迷糊糊地抬眼看去,就对上男人
那既熟悉又陌生的俊脸。
反应两秒后,她呆呆地说:「姐……姐夫??」
「陈澄?」
*** *** ***
第02章:骚逼和鸡巴粘一起了
「姐……姐夫?」陈澄彻底呆住了。
她这会还扒在男人壮硕的裸体上,而这个男人竟是她的姐夫!亲姐夫!!
老天,她昨晚还一直在捣鼓他的肉棒,想把肉棒插进自己的逼里,后来因为
实在太大插不进去,她就压着肉棒在外面磨逼……
她居然压着姐夫的肉棒磨逼……
让她死吧!
可是,说好的鸭子呢?怎么会变成姐夫???
陈澄僵硬地维持着趴在他胸前的姿势,呆呆地看着姐夫,而姐夫也在看她,
他精神看起来不太好,一直皱着眉,眼底布满红血丝,连声音都是哑的,「陈澄,
你怎么在这?」
姐夫显然也很意外,不过他这人一向面冷,没什么表情,所以看起来还挺冷
静的。
「能先起来吗?」他问陈澄。
陈澄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想从他身上爬起来,可刚挪动屁股,她就
「啊」的一声,腿心骚穴处传来一阵撕扯的痛感,让她不敢动了。
见姐夫皱眉皱得更深,她结巴着解释道:「粘……粘住了。」
姐夫简牧川的声音更哑了,掺杂一丝不耐,问她:「什么粘住了?」
「毛……」
空气中蔓延着一股死亡般的寂静。
陈澄这会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昨晚就着骚穴流出来的水,压在鸡巴上磨蹭着,
一边磨一边流水,最后高潮了,也没挪位子,就这样睡了一个晚上,结果粘稠的
骚水慢慢变干,就将两人的阴毛结住了。
「姐……姐夫,怎么办?」她整个人都傻掉了,脑子根本无法思考,只有本
能地向姐夫求救。
「用力点呢?」他问。
陈澄又试了试,毛发的拉扯间,疼得她眼眶都红了,带着哭腔道:「好痛……
呜呜呜……」
简牧川先是抬手揉了揉胀痛的额头,过了一会,才伸出一只手往下摸去,很
艰难地摸到两人的腿间,摸上粘在一起的阴毛,然后一点点地将它们分开。
男人修长的手指就在两人的腿间摸索着,难免会碰到陈澄的阴户,陈澄两腿
分开,屁股微微往上抬,逼缝根本合不拢,这会还时不时被姐夫的手碰到,难免
会有感觉。
她咬着牙,强忍着不敢吭声,可没一会,还是忍不住小声哼哼,「嗯……嗯……
啊……」
简牧川一张冷脸更冷了,抬眼扫她一眼,说:「别出声。」
「我……我……」陈澄委屈的瘪了瘪嘴。
虽然咬牙不出声,可骚逼传来的感觉,却不是她能控制的,在姐夫的手蹭过
她的阴唇缝,碰到她的阴蒂时,骚穴还是不由自主地流出水来。
有了骚水的滋润,两人的毛发终于不再粘一起了。
而这时,陈澄也能明显感觉到,姐夫他硬了,那根驴屌一样粗的鸡巴,又硬
又烫地顶着她!
「姐……姐夫……」陈澄吓得又不敢动了。
「起来吧。」简牧川冷声说。
陈澄一秒也不敢再在耽搁,猛地翻身躺到床的另一边去了。
等两人的衣服都穿好了,就听姐夫问她:「我昨晚喝醉了,开了一间房休息,
后面是怎么回事?」
陈澄对着手指,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昨晚她明
明是来嫖鸭子,怎么会嫖到姐夫啊?!
*** *** ***
第03章:没做到最后
其实嫖鸭子这件事,现在想想也挺后怕,昨晚陈澄是喝多了,脑门一热,就
答应了章小满,做的过程中,也是凭借着一股酒劲在支撑,现在清醒过来,再让
陈澄去嫖鸭子,那打死她她也是不敢的。
「我……我也不太清楚……我也喝多了……」陈澄也不敢直说她是来嫖鸭子
的,要是通过姐夫,让姐姐知道了,估计会打死她。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给章小满打电话,昨晚房间是章小满开的,也是她去找
人的,后面会变成这样,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电话响了好一会,那边才接听,章小满也在宿醉,声音变成了公鸭嗓,「陈
澄啊,怎么这么早打电话?」
「章小满!!你昨晚把我送回房间后,哪里去了?你不是要给我……」说到
这里,她忙转过身背对姐夫,捂着嘴小声说:「不是说给我找鸭子吗?人呢??」
章小满那边安静了一会,忽然爆出一串笑声,道:「宝贝儿,你真以为我给
你找鸭子了啊,哈哈哈哈,我骗你的,昨晚你喝多了,我只是给你开间房睡觉啊!」
陈澄:「……」
尼玛,原来只是开玩笑?可她真把人睡了啊!!!
可这房间到底是怎么开的,怎么还和姐夫开重迭了?
陈澄这边刚挂断手机,那边姐夫的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来看一眼,然
后接听,那边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陈澄就见到姐夫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只
是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把我送错房间了?」
之后对方又不知道说什么,姐夫听了一会,就将电话挂断了。
陈澄原本还在想着要怎么解释这件事,现在看来,错不在她这边,果然,就
听姐夫说:「昨晚我朋友也喝高了,把我送错房间,因为门没反锁,我直接开门
进来的。」
陈澄:「……」
真是要命的阴差阳错!
陈澄忽然想到,幸好昨晚因为姐夫的肉棒太大,她没办法将它插入骚穴里,
要不然,现在肯定更加难收场了!
姐夫显然也想到这点,他冷峻的眼神朝陈澄看来,问她:「昨晚,我们做了?」
陈澄吓一跳,忙摆摆手,说:「没有没有……没做到最后……」
这话一出,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陈澄其实跟姐夫简牧川不太熟,陈澄在帝都读书工作,而姐姐和姐夫结婚后,
就定居在乔城,两座城市相差一千多公里,期间陈澄只来过两叁次,跟这位姐夫,
也只见过几面,连手机号码都没有。
现在碰上这么尴尬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善后,最后还是姐夫发话,就当这
事没发生过,也不用告诉姐姐。
陈澄心里虽然别扭,但也很赞同姐夫的意见。
两天后,是陈澄在乔城的最后一场演出,原本她打算这次演出结束后有几天
假期,就去姐姐家住几天,可现在和姐夫发生这么尴尬的事,陈澄是不敢去了,
于是在演出前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姐姐临时出差,现在人已经在外地了。
短时间内不用见到姐夫,陈澄心里挺高兴的,然而,这天晚上的演出却发生
了严重的意外,陈澄在演出途中,从很高的架子上摔下来,当场昏迷,很快被送
进医院。
*** *** ***
第04章:骚逼露出来了
陈澄是被救护车送进医院的,一系列检查下来,有轻微脑震荡,腰伤以及脚
踝骨裂等等,当夜就办理了住院手续。
当晚是团长林姐给陈澄陪床的,陈澄长这么大,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自己
都疼哭了,特别是医生给她打石膏的时候,她抽抽噎噎哭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给
姐姐打电话,但姐姐电话关机了,联系不上,她想起来姐姐在出差。
夜里,陈澄浑身疼得难受,特别是后腰屁股和两边胯部,一抽一抽的疼,同
病房另外两个病人此起彼伏地打呼噜,她只能干熬着到天亮。
第二天,来了个新医生,当医生出现在病房里时,陈澄直接呆住了,虽然对
方戴着口罩,她还是一眼能认出来。
「姐……姐夫……」
陈澄知道姐夫是个很厉害的骨科医生,却不知道他就是在这所医院上班。
本应该避得远远的人,没想到只过了两叁天,又见面了。
她的尴尬劲还没过去,一看到他,她就想起那夜,想起他的……大鸡巴,救
命,她要怎么才能把那晚的记忆抹掉?!
简牧川见到陈澄并没有意外,应该是事先看过她的病历。
陈澄这边心里忐忑纠结,姐夫则是公事公办,一本正经,仿佛前两天他们并
没有裸裎相对过。
给陈澄检查的时候,同病房的两个病人一直在聊天,闹哄哄的,简牧川并没
有说什么,只是眉头紧锁。
「初步判断,臀部和胯部的疼痛,都是腰伤引起的,我先给你开点药吃,下
午再安排按摩和针灸。」简牧川对陈澄说。
「哦。」陈澄乖乖点头,这个时候,她还没意识到,针灸和按摩意味着什么。
因为医院有姐夫在,陈澄也不好意思再让林姐陪她,就让林姐先回去了,简
牧川要工作,也没办法时时看护,就拜托护士给她找个护工,陈澄这种情况,起
码得住几天院。
姐夫离开没多久,就有护士来帮陈澄换病房,说是简医生安排的,把陈澄换
到豪华的VIP病房。
陈澄有些意外,原来姐夫也发现她住得不舒服了,她心里有些高兴。
没有吵闹的闲杂人,终于能安静休息。
直到下午简牧川来给她针灸。
「什么?要……要脱裤子?」陈澄难以接受地瞪大眼睛。
跟着简牧川过来的小护士,捂着嘴偷笑,说:「针灸当然得脱裤子。」
陈澄张大嘴巴看看护士,又看看姐夫,垂死挣扎地问护士,「是你帮我针灸
吗?」
护士摆摆手,说:「扎针当然得医生来,简医生是医院最好的医生,你要相
信他。」
陈澄心想我不是不相信他,就是觉得太尴尬了,前两天她才赤身裸体地在姐
夫肉棒上磨逼,现在又要在他面前脱裤子,她在姐夫面前,就不能有点隐私吗?
可治病这事,还是得听医生的。
脱裤子的时候,是护士帮忙的,陈澄觉得难为情,以别扭的姿势趴在床上,
就将脸埋进枕头里。
简牧川一直没吭声,直到陈澄准备好,他才拿出针袋,准备下针。
期间护士被护士长叫出去了,安静的病房内就剩下他们两人。
两人都没说话,气氛莫名就变得暧昧起来。
陈澄的肤色很白,白得能透光的那种,因为长年习舞,身材纤细修长,看起
来很瘦,其实肌肉结实,蕴含力量。她有着一双漂亮匀称的大长腿,没有半分赘
肉,臀部结实挺翘,就算身体是趴着的,两瓣臀肉依旧挺翘如蜜桃,像是在引诱
别人上去捏几下。
简牧川眸光微动,似乎有一丝情绪在他眼底闪过,转瞬即逝,从外表看来,
他始终是个清冷淡定,一本正经的简大医生。
他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在那白如凝脂,挺翘匀称的蜜桃臀上按了按,确认
穴位。
他这一碰触,陈澄的身体轻微的瑟缩一下,而随着她的抖动,那结实的臀肉
似乎也微微颤了颤。
简牧川口罩下的脸,没有任何表情,他挪开视线,转身取出毫针,然后在她
臀肉上按了按,轻轻下针。
扎针时没什么感觉,但等待的过程实在煎熬,陈澄的脚踝打着石膏,只能以
很别扭的姿势放着,所以两条腿没办法合拢,也就导致她不仅觉得屁股凉,连腿
心的花穴,也是敞开暴露在空气中的。
陈澄四肢上的体毛几乎没有,看起来细腻又光滑,但在私密的地方,却格外
茂盛,不管是胳膊下或阴户上,毛发都是又黑又浓密,那天姐夫摸过她那里,可
能也感受到了。
这会敞着腿躺着,也不知道姐夫会不会看到她的腿心。
一想姐夫有可能已经看到她的骚穴,陈澄内心忽地涌现一股微妙的感觉,这
股感觉很快化作暖意,往她腿心涌去,让她不知不觉就湿了。
陈澄在内心警告自己,要克制,别胡思乱想,可这种事情,她越是不想在意,
就越在意,腿心清凉的感觉,时刻提醒着她,她现在正在暴露私处,这样的念头,
让她的穴道忍不住开始收缩。
救命!好像越来越有感觉了!
陈澄将脸埋在枕头里,内心仿佛住着一只尖叫鸡,正不停地尖叫着。
忽然,就听到男人低沉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很痛吗?」
陈澄的身体肩僵硬两秒,瓮声瓮气回答道:「还……还好,不是很痛。」
简牧川应了声,提醒道:「很痛就告诉我。」
「嗯。」陈澄胡乱点点头。
「现在要在腿上下针。」简牧川提醒她。
「哦,好的。」
这句话说完,陈澄就感觉到姐夫的双手握着她的腿,轻轻打开来……
两腿被打开的瞬间,陈澄耳边似乎响起一道惊雷,顿时将她炸懵了。
*** *** ***
第05章:骚逼一直流水
感觉到陈澄身体的紧绷,简牧川低声提醒说:「两腿放松,肌肉紧绷不利下
针。」
陈澄听完真是欲哭无泪,她这都被掰开腿,露出花穴来,还怎么放松?姐夫
是不是故意的呀!可想归想,她还是做了两次深呼吸,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
敏感的腿心,因为两腿的打开,更大地暴露在空气中,温热湿润的穴口,在
接触到更多的空气后,感到一阵凉飕飕的冷意,一向被包裹住的私密位置,这下
彻底裸露在外,便迅速地分泌出更多的体液来,原本只是些微的湿润,这下是直
接流出骚水来。
陈澄都不用伸手去摸,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腿心肯定湿透了。
姐夫会看到吗?看到她的逼口不断地流出骚水,要是看到了,他会怎么想她,
会觉得她很淫荡吧,扎个针都能流水,毕竟她还曾这个骚逼蹭过他的鸡巴。
陈澄实在不敢往下想,小声地问简牧川,「姐夫,还要多久才好?」
简牧川神情专注地在她腿上下针,闻言道:「10分钟左右,腿别动。」
「哦,好……」
接下来的十分钟,简直就像十年那么久。
针灸的过程中,简牧川会时不时地拔针,下针,他的手指避免不了地碰触到
陈澄的腰臀和腿,陈澄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指尖带着微微的凉意,落在她皮肤
上,就像在平静无波的湖面丢进一颗石子,漾起一层层的涟漪。
她甚至觉得这样的碰触让她很有感觉,很舒服,腿心也越来越湿,花穴里也
传来一阵空虚的麻痒。
老天,她的身体是不是寂寞太久了,居然对着姐夫也能发情,太不知羞耻了!
陈澄正在心里暗骂自己,就听姐夫说:「臀部和腿还疼吗?」
陈澄忙收敛心神,说:「好像没那么疼了。」
简牧川应了一声,开始拔针,然后收拾针袋,随后对她说:「两小时后,我
再来给你做按摩。」
「按……按摩?」
按摩哪里?屁股吗?她有些绝望地想。
「嗯,你不是两边胯骨也疼吗?那位置不好施针,只能按摩。」
还好不用按屁股,陈澄松了口气,但很快又想起来胯骨的位置,顿时又羞又
囧,忙问:「能吃药缓解疼痛吗?
「最好不要吃,而且作用不大。」简牧川说。
「哦,知道了。」
简牧川帮她拉过被子盖住下半身,然后语气平缓地问她:「要我叫护士来帮
你整理吗?」
陈澄一时间也不知道他说的整理,是帮她穿裤子,还是帮她处理洇湿的腿心,
只能尴尬地说:「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简牧川没再多话,拿起他的医疗箱就出去了,顺手关上门。
等门轻轻关上时,陈澄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做个治疗,简直就像是上了一次
酷刑,实在太煎熬了!
她伸手去摸自己的腿心,果然摸到一手的骚水,因为水太多,还将身下的垫
子弄湿了一大块。
救命,湿得这么厉害,姐夫肯定看到了吧?
*** *** ***
第06章:姐夫他硬了
姐夫帮陈澄请来的护工,是个50多岁的阿姨,身材微胖,人很爱笑,看起来
和蔼可亲,啊姨力气不小,每次搀扶陈澄下床和上床都很轻松,陈澄觉得挺满意
的。
下午的时候,阿姨的老伴给她打来电话,说人不舒服,让阿姨给他送点药过
去,阿姨便和陈澄请了两个小时假,说出去一趟。
陈澄刚好做完针灸,身心俱疲,正想一个人冷静冷静,听阿姨这么说,就马
上同意了,让她赶紧去买药。阿姨给陈澄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便匆匆离开。
陈澄起身喝掉半杯水,又躺回病床上,然后对着天花板发呆,她想起之前和
姐夫的亲密举动,又想到刚才在姐夫面前露逼,就忍不住红了脸。
躺了一会,陈澄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忽然被一阵尿意
给憋醒。
单人病房内一片安静,阿姨还没回来,陈澄想上厕所,只能自己下床单脚蹦
过去,其实她可以按铃叫护士的,但她不想太麻烦别人。
陈澄这会憋得难受,就想快一点进厕所尿尿,结果刚蹦了几步,后腰忽然传
来一阵抽痛,立时把她疼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她扶着墙,进退不得,只能站在原地等待疼痛过去。
这时,门咔哒一声从外面打开,陈澄心头一喜,以为是阿姨回来了,忙转头
去看,却看到身型修长,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外面走进来。
陈澄张了张嘴,喊一声:「姐夫。」
「嗯,你在做什么?」简牧川见到陈澄站在墙边,模样痛苦,便上前两步询
问情况。
陈澄一张漂亮的脸蛋皱成一团,对简牧川说:「腰痛。」
简牧川走近她,伸手想去搀扶,说:「腰痛就回床上躺着。」
陈澄摇摇头,红着脸躲开他的手,有些别扭地说:「我想上厕所。」
简牧川了然,说:「你的护工在哪?」
「她请了两个小时的假。」陈澄说。
简牧川皱了皱眉,又说:「我去给你找护士来。」
陈澄已经憋得不行,可能也等不及他去找护士,就说:「姐夫,你能不能扶
我进去。」说完这话,她的脸颊红得像要滴血。
简牧川没说什么,伸手搀扶起她,就朝厕所走去,陈澄腰痛得不行,身体使
不上力气,只能整个人都靠在姐夫的身上。
姐夫身上的味道挺好闻的,清爽的肥皂香和淡淡的消毒水味,两者掺杂在一
起,却形成他独有的味道。
两人进了浴室,都沉默了,好一会,简牧川才问她:「你自己能行吗?」
「应该可以吧。」陈澄说。
然而,简牧川刚准备放开手,陈澄却软下腰,差点就跌坐到地上,没办法,
后腰还一直在痛,她又是个怕痛的人,根本忍不了。
最后还是简牧川说:「我扶着你,你尿吧。」
陈澄羞得都不敢去看他了,不过她这会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反正也磨
过逼,也看过逼了,还有比那些更羞耻的事吗?
安静的厕所内,陈澄上半身靠着姐夫的小腹,让他半扶着她,自己则咬牙脱
了裤子坐到马桶上。
「叮叮咚咚」的水声立时响起,陈澄的脸刷的涨红了,老天,原来最羞耻的
事就在这等着!
一边尿一边被姐夫扶着,还要姐夫听她尿尿,这也太羞耻了!!
陈澄差点没被羞死,然后,更羞耻的事发生了。
姐夫他,硬了!
*** *** ***
第07章:姐夫的鸡巴顶在小姨子乳沟里
天气热,身上的衣服都很单薄,姐夫白大褂下,只有简单的衬衣西裤,所以
当他胯下那巨物有点抬头的趋势时,靠在他身上的陈澄,是非常容易察觉到的。
陈澄因为尿憋急了,量很多,尿了一会都没完,她就这样脱着裤子一边尿,
一边感受着姐夫慢慢硬起来的肉龙,仿佛隔着布料,她都能感受到它炙烫的温度。
听着姐夫逐渐变重的呼吸声,陈澄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体,想着拉开一点
两人的距离,可刚一动,却听姐夫哑声说:「别动。」
他的手仍搀扶着她的两条手臂,没有动,只是力道收紧一些,让陈澄不得不
将身体压回他下半身,陈澄忍不住低头看一眼,这一眼就让她红透了脸。
刚才被搀扶着进厕所时,陈澄宽松的病号服已经被挤变形,胸前的扣子也松
掉了两颗,白花花的乳肉暴露出来,甚至连粉色的乳头,也有一半挤了出来,看
起来骚浪又淫荡,而这暴露出来的奶子,挤压的位置正好是姐夫的裆部,此时那
里已经是顶起一个不小的帐篷。
视线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姐夫凸起的裤裆就顶在她的乳沟里,如果除去几层
布料,那就是一个标准的乳交姿势了。
陈澄羞得赶紧撇开脸,不敢再看了,自从那天晚上发生睡错人的事件后,事
情好像越来越往失控的边缘发展了,她知道自己应该与姐夫保持距离,可那晚用
骚逼蹭姐夫鸡巴的感觉,却始终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让她心生荡漾。
越想越羞,身下的骚逼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隐约有一阵酥麻的快感从腿间
传来,陈澄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胸膛起伏间,裸露在外面的半截奶子,像是
在无意识地蹭着姐夫的裤子。
好一会,她听到姐夫沉声叫她的名字,「陈澄。」
男人的声音粗重中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性感,听得陈澄心头颤了颤,她抬起
头去看他,发现姐夫也是目光沉沉地望着她。
「姐……姐夫?」
「你好了吗?」简牧川说,「好了我扶你出去。」
「啊?哦……我好了。」其实她有没有尿完,简牧川也是知道的。
见她不再愣神,简牧川伸手从一旁的抽纸盒里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陈澄呆
呆接过纸巾,才反应过来这纸是给她擦下面的,一瞬间,这白花花的两张纸巾,
顿时成了两个炸弹,她拿也不是,丢也不是,最后还是咬咬牙,捏着纸巾下去胡
乱擦了擦。
简牧川见她擦完,就将她扶起来,先带着她去洗手,又将她搀扶回病床前。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头到尾,简牧川的表情都没有变过,好像这只是一件
稀松平常的事,只是他撑起来的裤裆,好一会都没有消下去,就算有白大褂遮着,
也还是很明显。
陈澄觉得自己平时还是挺能说的,可到了姐夫面前,她除了尴尬,脸红,就
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刚坐回床上,她便手忙脚乱地扣好自己的衣服,之前才
被看过骚逼,没想到这么快又被看到奶子,她在姐夫眼里,估计已经是个彻头彻
尾的骚货了吧!
正当陈澄懊恼地想要找话题打破沉默的时候,就听姐夫说:「躺好吧,我给
你做一次按摩。」
「按摩?」陈澄傻傻地看着他,「按哪里?」
「你两边胯骨不是一直在痛吗?」简牧川反问。
陈澄哦了一声,然后乖乖在病床上躺下。
当姐夫的手掌隔着衣服按上她的腰时,酥麻的感觉立时从她后腰处窜起来,
陈澄吓得连忙咬住下嘴唇,阻止了脱口而出的呻吟。
*** *** ***
第08章:被姐夫顶撞腿心
陈澄以为,按摩应该会比针灸好受一点,因为针灸时需要脱裤子,而按摩则
不需要,姐夫是隔着衣服帮她按摩的。
然而她很快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因为身上有多处伤,脚也不方便,所以陈澄穿病服的时候,里面是没有穿内
衣内裤的,也就是说,她现在是一个中空的状态,病人服是舒爽的棉质布料,平
时松垮垮穿在身上觉得宽大,这会一躺平,全数都贴到她皮肤上,让她的身材轮
廓轻易就显现出来。
陈澄规规矩矩地平躺在床上,双手放在两边,却忍不住紧张地抓住了床单。
简牧川戴着口罩,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只知道他一双深邃的眼睛跟随着他
的动作,在她腰部游走着,那目光如有实质,让陈澄倍感压力。
男人的手掌很大,也很有力,掌心温热,捏上她两边腰侧的时候,陈澄忍不
住倒抽口凉气。
看到她的反应,简牧川语调平稳地问:「力道大了?」
陈澄摇摇头,表示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简牧川没再说什么,专注起手头的动作,陈澄偷偷瞄他,如此一本正经的男
人,真想不到他会听她尿尿听得硬了。
姐夫的手先是在她的腰侧有节奏地按揉几次,随后慢慢往下,来到她的胯骨,
然后让她微微侧身躺着,一直手去到她的后腰,一只手仍停留在她一边的胯骨上,
手法独特按揉起来,「这样按会更痛吗?」他问陈澄。
「不是很痛。」陈澄说。
姐夫应了一声,说:「痛就告诉我。」
「好。」
陈澄能感觉到姐夫放在她后腰的手,渐渐往下,一直按揉到尾椎骨,而放在
她胯骨上的手,也跟着往下,好几次都快揉到她的大腿根,如此反复几次,他又
让陈澄平躺,这次,他一双手圈住陈澄的大腿,做成一个环形,开始上下来回地
摩擦她的大腿肉,下到膝盖处,上到大腿根,一次次来回地搓揉,而每一次搓到
她腿根,他的手背,都会轻轻顶到陈澄的阴户。
陈澄呼吸急促,死命咬紧嘴唇,艰难地让自己别出声,裤子布料那么薄,每
次姐夫的手顶到她的腿心时,她都能轻易感觉到,如此来回几次的顶碰,陈澄过
度敏感的腿心,又渐渐湿润起来。
就在她忍不住想叫出声时,姐夫在最后一次摩擦后,果断松开她的腿,动作
干净利落,不带半点杂念,看到这样的姐夫,陈澄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那
么容易发浪,姐夫只是认真在帮她按摩,她却被他按得开始发情。
「换一边。」简牧川说,然后抬脚走到另一边的病床边,开始给陈澄另一边
的胯部做按摩。
陈澄刚松懈下去的神经,瞬间又绷紧起来,同样的手法,同样的力道,陈澄
在感觉到舒服的同时,心里也泛起一点点的涟漪。
简牧川发现,在换一边按摩后,他的小姨子配合度好像更高了,身体也没之
前那么僵硬,在他按揉她的大腿根的时候,她甚至主动张开了腿。
简牧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但很快又恢复到平静的模样。
陈澄知道,在姐夫以同样的手势按揉她另一条腿的时候,她的腿心湿得更厉
害了,那时轻时重的搓揉,那有意无意的顶弄,都在刺激着她的腿心,舒服的感
觉就像一团火,在她腿心慢慢地燃烧起来,让她酥麻的阴户本能地想要更多的碰
触。
在姐夫又一次有力的顶碰时,陈澄终于忍不住,舒服又难耐地呻吟出声:
「啊……」
*** *** ***
第09章:姐夫,摸一摸我下面
「嗯……嗯啊……」呻吟声难以抑制地脱口而出,陈澄自己听到都吓一跳,
忙又咬住嘴唇,一双眼睛带着些许水气,羞赧又无辜地看向姐夫,她的身体本来
就敏感,被这样碰触,就有点受不了。
简牧川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向小姨子的脸,就见她一副羞赧又春情荡
漾的模样,他轻咳一声,说:「实在难受,可以喊出来。」
陈澄脸更红了,抿着嘴摇摇头,示意她不会再出声,
简牧川没说话,他是知道小姨子身体的变化,从开始给她按摩腿部的时候,
他就发现小姨子腿心的裤子渐渐洇湿了,因为病人服是浅灰色的,被染湿后,会
很明显,他一边给小姨子按摩,一边看着她的裤子越来越湿。
水真多,简牧川想。
刚刚只是手背偶尔碰到小姨子的腿心,她就能湿成这样,那接下来的按摩,
她估计会受不了吧,想到这里,简牧川开口提醒道:「我现在要帮你按揉胯骨到
大腿根的部位,你可以吗?」
「啊?哦……我可以的。」理解了姐夫的话后,陈澄的面色更红了,虽然难
为情,可她的内心已经不再排斥,甚至隐隐想让姐夫更多碰触她最敏感的地方,
她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很不对,可就是控制不住。
陈澄原本并拢的双腿,被微微分开平放,怕她打石膏的脚踝不舒服,简牧川
找来个毯子给她垫着,然后才继续手头的按摩。
因双腿被分开,陈澄湿透的裤子更加暴露出来,湿哒哒的一片,看起来格外
暧昧,而陈澄此时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姐夫的双手,就在她的胯骨和大腿根之间按揉,那是最接近大阴唇的位置,
又刻意避开中心点,中心点的边缘来回揉搓着,一股酸麻酥痒的感觉,从花穴深
处迅速蔓延开来,渐渐侵袭她所有的神经,让她的思绪渐渐迷乱起来。
「嗯……」
陈澄开始无法抑制地低声哼哼着,胯部的疼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
阵酥麻的快感,像是整个人泡在舒适的温水里,水浪温柔地冲刷着她的身体,姐
夫的手像是有魔法,在她腿间随意施展着,好几次,她都想开口叫姐夫摸她的骚
逼,可她不敢。
恒温的病房内,听着小姨子骚浪的轻哼声,简牧川的额头渐渐沁出一层薄汗,
原本已经恢复平静的裆部,此时又慢慢撑了起来,将白大褂顶出一个傲人的弧度,
他深吸口气,两只手的大拇指,顺着小姨子的腿根,慢慢往下移动,掠过她腿心,
又往回拉,这样的动作来回几趟,小姨子的腿心更湿了。
「嗯……嗯……啊啊……」一直压抑的呻吟声,终于从陈澄的嘴里倾泻而出,
她不知道姐夫到底是真的在给她治病,还是故意在玩弄她,她只知道,自己下面
又舒服又难受,她想要更多的抚摸,直接摸到她骚逼上。
「姐夫……啊……姐夫……」她骚浪地叫着简牧川,语气里有着乞求,乞求
他给予她更多的舒服。
然而,简牧川像是没看见她难受的模样,一边继续按揉她的胯部,一边语调
清冷地对她说:「是不是很难受,忍一忍,很快就好。」
「姐夫……嗯嗯……摸一摸我下面,摸一下,好不好?」陈澄扭着腰,难耐
地用自己的腿去蹭姐夫的手。
漂亮的小姨子躺在床上,骚浪地求他摸一摸骚逼,简牧川静默两秒,垂下目
光看向自己胯间撑得很高的帐篷,然后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不行。」
*** *** ***
第10章:姐夫,你操我吧
「不行。」姐夫语调冷淡地拒绝了。
陈澄闻言怔了怔,眼中的水雾更浓一些,像是随时要哭出来一般,她嘟着嘴,
扭了扭腰,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姐夫。」
简牧川的肉棒明明硬得快要顶破裤子,面上始终无动于衷,他捏着陈澄的大
腿说:「腿分开点。」
陈澄难耐地扭了扭腰,慢慢将腿打开一些,这次简牧川是从她前面胯骨,再
沿着腿根,一路往后按揉,直到屁股后腰。
有力的手指一次次地滑过她的腿根,又彻底忽略掉她麻痒的腿心,就像在她
身体上拱火一般,让她的欲火越烧越旺,却不给她灭火。
陈澄又羞耻又难受,最后甚至有点跟姐夫赌气,故意张着小嘴,轻声地呻吟
出声。
「啊啊……嗯……嗯……姐夫……下面一点,揉一揉下面嘛……啊啊啊……」
她扭着腰,蹭着屁股,想要用自己的腿心去蹭姐夫的手。
但这个意图被简牧川识破了,他冷声制止道:「别动。」
陈澄根本不听,在他的手又一次滑过她的腿根时,陈澄冷不丁把他的手夹住
了,这一夹,简牧川的手掌便稳稳卡到她的骚逼上。
酥麻的骚逼被男人手掌压住的瞬间,陈澄舒服得浑身颤了颤,「啊啊……好
舒服……」
她一边呻吟,一边夹着他的手臂,轻轻蹭起骚逼来,给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快
感。
「嗯嗯……啊……啊,好舒服……」
若是这时有人站在门口听,肯定会以为这个呻吟的女病人正在挨操。
简牧川差点被这骚浪的小姨子气笑了,居然敢夹住他的手来蹭逼,不过简牧
川也没立时抽回自己的手,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姨子,任由她在他手臂上蹭着。
小姨子的腿心温热柔软,骚水流多了,甚至能闻到那股勾人的骚味,简牧川
喉结滚动,裤子里的巨屌又翘高了几分。
不过就在陈澄快要把自己蹭高潮的时候,简牧川却忽然一个用力,将自己的
手抽了出来,有些严厉地喊她的名字,「陈澄。」
陈澄身体一僵,高潮只差临门一脚,却被狠心打断,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腿
间的空虚感迅速蔓延至全身,骚穴不断地涌出淫水,骚痒难耐,无声地叫嚣着它
需要一根肉棒插进去止痒。
「姐夫……」陈澄这次真的要哭了,她垂眼看见姐夫的白大褂都被顶起一个
暧昧的帐篷,人像是被催眠一般,抬起放在床上的手,轻轻捂上那个帐篷,立时
感受到藏着布料下的坚硬。
姐夫胯下这巨大的东西,她生日的那天晚上就摸过蹭过,知道它又多厉害,
这会她真的很想把这大家伙掏出来,用力插到自己的骚逼里。
然而,她刚摸上去的手,却被姐夫挥手拍开,「别碰。」他说。
陈澄抬眼和他对视,说:「姐夫,你硬了。」
简牧川眼神深幽,问她:「然后呢?」
陈澄骚穴里又是一阵收缩,她实在太想得到一次高潮了,就像一个极度口渴
的人,需要一杯水,她舔了舔嘴唇,说:「你操我吧。」
简牧川说:「你觉得合适吗?」
陈澄顿时蔫了,神情变得无比沮丧,是啊,他们根本不合适,他是姐姐的丈
夫,怎么能跟她做爱呢,她真的是被欲望冲昏头了。
简牧川看她这副模样,也没再说话,伸手拉过被子给她盖好,自己则走进厕
所洗手,他这手洗得有点久,等他出来时,身上的白大褂已恢复如常。
「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明天再给你做一次针灸和按摩。」简牧川一边用纸
巾擦手,一边对陈澄说。
陈澄有些委屈又有些赌气,干脆没有吭声。
管杀不管埋,管撩不管操,坏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