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不上截稿死线的月小姐】(完)


「月老师~你的病终于恢复了呢,恭喜哦~」
我眼前的男人的模样有些清秀,在床前看着刚刚睡醒的我,那副似笑非笑的
模样让刚刚睡醒意识还有点模糊的我心中忍不住轻轻一跳。
「咳、咳咳……你在说什么呢……我觉得我身体还是有点不舒服呢……」我
做出轻轻咳嗽的模样,眼神却已经开始忍不住左右飘忽了起来。
「别装了哟?我今天早上过来照顾你的时候刚好看到沐雨给你发的消息了呢……

他将我放在床头的手机递给我,上面ID沐雨染尘的聊天提示框里赫然是一句
「不过你还打算装病到什么时候呢?病的太久的话,就算是香香也会起疑心的哦?」
「啊……」这个笨蛋女人!
我有些慌乱的抬起头,「不、不是这样的,我可没有故意想要拖稿什么的……
香香你、你不要误会……那个……」
然而混乱的思绪哪有那么容易整理起来呢?直到最后我的发言已经完全变的
支离破碎,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脱口到底说了些什么东西,这样的感
觉反而更加增加了内心的焦躁,让我的思绪变的愈发的混乱起来。
「啊,也不用那么……」
清秀的男人——明明是个男生,却用着香香这样女性化的ID的他,此时顿时
忍不住苦笑起来,他抬手摸了摸躺在床上支起身体想要辩解的我的脑袋,手指掌
心温暖的触感顺着发丝抚摸着,不可思议的让我的内心一瞬间安宁了下来。
「也不用那么着急啦,我也没怎么生气哦,只是不知道月月为什么明明病好
了之后却还要继续装下去诶……」
香香的模样似乎有些困扰,然而嘴角勾起温暖的弧度,却依旧如同前段时间
一直照顾着我的那副模样,自然而温柔的露出浅浅的微笑。
「唔……」
我低下了小脑袋,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却完全没有胆子把心里的话语诉说
出来。
香香温柔的态度很让人沉迷……想一直这样对她撒娇什么的……明明只是约
稿的金主和 从被窝中伸出来的小手,手腕处睡衣的袖子微微落下些许,顺着将手掌按住
自己的胸口,手心的肌肤顺着向深处感受着,心跳、扑通、扑通、扑通的跳动,
传递过来的脉动让脸蛋都微微有些发烫。
「……不能说……」
「嗯?什么?」
我抬起头,殊不知此刻的自己眼眶已经隐约有些湿润,大大的眼眸闪烁着晶
莹的微光,不知为何有些泛红的脸色看起来让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独属
于少女的娇俏、羞怯的魅力。
「这个原因……还不能说。」
……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那种心情……
明明、明明一开始发出「身为 「总、总之对不起……那个,约稿的事情……明明超出了死线那么久……啊、
啊!不、不过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身体不舒服所以才……」
「没事的啦,当时可是我察觉到你情况不对才强硬的过来照顾你的呢,所以
我很清楚当时你是真的生病了、没办法赶上约稿的死线的,不会因此感到生气的
啦。」
温暖的大手在脑袋上左右抚摸着,本来刚刚睡醒就有些杂乱的头发顿时彻底
被揉的散乱,只不过被照顾生病的这些天自己什么狼狈的模样都早就被香香看去
了,也没有了一开始会禁不住拍开那只手、抗拒着被注意到自己不堪模样的那份
紧张,反而眯起了眼睛,有些享受着男人那温柔的抚摸。
「但是……毕竟是真的超出死线了……」
「嗯……其实我也不怎么生气的啦,毕竟是不可抗力嘛,生病什么的。」
香香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宠溺,大概,如果结婚的话,他会是那个无限溺
爱妻子和孩子的好丈夫吧……毕竟自己这些天都完全被无微不至的照顾给宠成笨
蛋了……不、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但是毕竟超出死线了是事实……」我忍不住抬手拍开香香抚摸着脑袋的手,
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就……就让我做点
什么、当做是超出了约稿死线推迟更新的补偿吧!」
「诶?这个倒也用不着……」
「求你了!」
「唔、唔姆……」
香香有些困扰的抬起手思考了起来,那副模样让我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她
之前提议的约稿的内容,「对了,香香你不是喜欢Sp(打屁股)嘛……那、如果
喜欢的话……可以来打我的屁股,当做这次死线推迟的补偿吗……」
「诶?这样……」
很明显的有些意动的神情,看来自己的提议让香香很心动!我莫名的感觉自
己的少女心有些雀跃起来,小手微微探出睡衣袖口,四只手指按住睡衣的边缘,
压着将身上盖着的被子掀开到一边去,翻了个身背对着香香,将自己高高撅起的
屁股对准了那个模样清秀的男人。
「香香来吧……」
「你是笨蛋吗!现在还是冬天诶,只穿着睡衣露出来……你是嫌自己的身体
病了一次还不够是吗!?」然后我就被那个温柔的男人给喝骂着重新回到了温暖
的被窝里,忍不住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直到香香嘱咐完离开了房间,我才脱下睡衣重新换上了常服,寒冷的冬天让
我给自己披上了一件羽绒服,连带着身材都被完全遮掩起来,这才起身离开了房
间,却发现香香已经做好了早餐坐在了客厅。
「洗漱完就赶紧过来吃饭了啦。」
画面自然到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意识微微恍惚了一下之后,
我看着香香那秀气到可以用漂亮形容的脸,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调戏他的欲望,
「真的不试一下吗~这可是难得的打美少女作家的屁股的机会哦?」
「那你就过来吧,正好我想拍你的屁股好久了,只是你之前每次都说自己还
在生病不能那样刺激然后每次都拒绝……」
……咦?
我微微一呆,香香已经对我招了招手:「快点啊,不是你说要用自己的屁股
来当做补偿的吗?」
「不、我、我是开玩……」
「快点。」
「Wu……呜哇——」我悲鸣着落荒而逃,「我先去洗脸刷牙弄完再说!」
然而最后,我还是忸怩着被香香抓到了他的大腿上,本想继续用「早饭再不
吃就要凉了」之类的理由继续糊弄过去,然而香香却将我所有的挣扎都给一一驳
回,直到此刻,他搂着我的腰肢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
男人炽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我的肌肤,传递过来的触感让大脑都一片空白。
「来,先趴到我的大腿上,然后把你的屁股撅起来哦?」
我乖乖的听从着香香的要求,趴到了大腿上,高高撅起了自己的屁股,身体
却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紧绷。
「放松一点哦~」一只温暖的大手隔着冬天的裤子轻轻覆盖到自己的翘臀上,
「这样紧绷着身体的话,到时候打起屁股来可是会很痛的呢?」
「那、那也不是不行啊。」我忍不住嘴硬,身体却乖乖的顺着香香的身体努
力放松起来,又有些不安的压在香香的大腿上,禁不住的来回蹭着身子,「那、
那个……打屁股的话,是不是要把裤子也都脱掉来着……」
「要不然呢?」香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像是在回应一个笨蛋。
他的手顺着我的臀肉抚摸上去,抓着长裤的边缘,连带着里面的内裤一起一
下子将其拉了下来,一瞬间,下身感受到的一阵凉意让我禁不住的发出了低低的
一声惊呼。
好、好奇怪的感觉……
脸颊有些发烫,在一个不是自己男朋友、只是自己约稿的金主对象的面前裸
露出多少也算是有些私密的屁股,这样的经历让自己不禁感到一阵害燥,懊悔的
情绪、和莫名的期待感混合在一起,让思绪变的愈发的混乱起来。
「那个、我、我还是第一次……香香你稍微温柔一点……」
说着我突然就产生了想要一头撞在墙上把自己撞昏过去的冲动,自己到底在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虽然对象是香香的话也不是不行的样子……但、但是这种时
候说出这样的话语……感觉也太……
腿心暴露在空气中,莫名的有些凉飕飕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并拢起双腿。
「放心吧,会让月月有一次难忘的Sp体验的哦~」
香香的声音有些亢奋,那双温热的大手又一次覆盖上了我的翘臀,异样的触
感让我下意识的想要叫出声来,立刻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颊变的无比的滚
烫。
这种、这种抚摸的手感……
完全就是在爱抚,香香的手顺着肥美的臀肉来回抚弄着,掌心的温度沿着每
一寸肌肤划过,感受着那个男人的动作在自己的身体上肆意的来回,屁股都好像
有点发痒,接下来的自己到底会经历什么?
……隐约间,我意识到自己的内心居然有些期待的感觉。
我的屁股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被闺蜜吐槽又挺又翘,完全就是完美的蜜
桃臀,摸起来手感更是特别棒,我自己洗澡的时候都经常会忍不住伸手多捏捏两
下,而此时,我的屁股似乎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触碰。
「月月的臀型很棒呢~」
香香语气带着几分笑意,手掌依旧游走在我的屁股上来回抚摸,甚至时不时
的抓拢五指捏着臀肉享受着那绵软弹性的触感,夸赞着说道。
「是……是吗……噫——」
我被抚摸的有些害羞,浑身渐渐的被摸着产生了燥热的感觉,喜欢的人发出
的夸奖让我从开始就一直有些紧张的身体有些放松下来,刚想顺着香香的话语应
和几句——
却突然间,「啪!」的一声!
毫无预兆的动作、敏感的臀肉被掌心突然抽打,强烈的刺激让我禁不住发出
了一声羞耻的吟叫,完全没有半分心理准备,甚至才刚刚放松下来,高高撅起的
屁股就已经被香香一巴掌扇了上来,用力猛到让我感觉自己被打的部位一阵火辣
辣的疼痛。
「好疼……」
和想象中Sp的画面完全不一样,那种想象中,仿佛爱抚一样的拍打,一下一
下的玩弄就好像情侣间调情的打屁股根本没办法和香香的动作同日而语。
惩罚性质的,根本就是主人在抽打不听话的小女奴,屁股上传来的刺激的痛
感传递扩散到身体深处,自己的地位好像被这一巴掌给削弱,屈辱的感觉,让我
的意识顿时变的一片模糊,然而内心深处,却又好像被这一巴掌打出了什么奇怪
的感觉。
挺翘的臀肉被巴掌抽击的漾起一阵肉浪,留下一道殷红的巴掌印,就好像香
香留下刻印在自己屁股上的勋章一样,火辣的感觉随着时间渐渐消退下去,剩下
一阵酥酥麻麻的触感,让屁股都有些发痒。
「疼吗?疼就对了,毕竟是月月自己要求的惩罚呢~」
香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然而动作却显得有些残酷,只不过在那一巴掌
之后,那双温暖的大手又轻轻的覆盖上我的屁股,顺着被打的地方轻轻的抚摸着。
「嗯、嗯……」
我浅浅的咬着下唇,依旧一副乖顺的模样靠在香香的大腿上,打屁股什么的……
怎么可能只有一巴掌就算结束了呢?更何况,这次的打屁股可是金主香香对不遵
守截稿时间的 身体,好像有点火热……
「还疼吗?」
温柔的声音让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此时已经基本上消
退,此时的我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全放到被抽打的位置,却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
小穴已经无意识的开始微微收缩着,穴口的蚌肉已经微微开合,莫名的有些湿润
了。
「啪!」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在关心,然而手上的动作却无比的沉重残酷,掌心扇打在
臀肉上,剧烈的痛感一下子扩散开来,被凌虐的痛苦伴随着微妙的快感涌上脑海,
意识紧紧的绷着,我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奴隶一样趴在主人(香香)的大腿上,
被抽打着屁股惩罚,惩罚不听话的小女奴过去犯下的罪行。
「对、对不起……月月不该跨过约稿的死线……」
眼角闪烁着泪花,身体被抽打的痛楚让娇嫩的自己有些无法承受,那强烈的
力道比起小时候被家里人打骂的感觉有些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痛楚的感官收集
起臀肉上火辣的感触,让水润的眼角自然的溢出了可怜的泪珠。
「还有呢?」
「啪!!」
香香的问题和巴掌几乎是同时落下,屁股上火辣的感觉还没有消退,身体又
被抽打着微微一颤,自己的两瓣臀肉都被「照顾」到,炽热的感触甚至让我产生
了如果此时让我坐到什么地方,可能会被屁股上的痛觉给折磨到想死的错觉。
「还、还有……」
脑袋一片炽热,我乖顺的趴伏在香香的大腿上,全力开动起僵硬的小脑瓜,
「我、我不该让作为金主的香香来照顾生病的自己……」
「不是这个。」
「啪啪!」
左右开弓,连续的两巴掌一下子落到屁股,殷红的掌指印记被抽打着,颜色
更加鲜艳了几分,炽热的痛感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是、是……我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在约稿期限的最后因为生病严重,最后不但逾越了最后的截稿期限,还不得
不让作为金主的香香来照顾自己,这份歉疚的感激或许才是让我对那个温柔的清
秀男生产生情愫的根源吧……
微微的仿佛有风吹拂而过,热辣的臀肉和腿心都莫名的感受到一阵凉意,明
明、明明自己现在应该是被惩罚着的……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身体反而还开
始兴奋起来了呢……
屈辱、痛苦、懊悔,混合着莫名的快感,我仿佛是在自责着,又好像是在享
受着被香香打屁股的这一刻。
「那以后还敢不敢这么不照顾自己的身体了?」
香香的声音无比的温柔,手又一次落在我的臀肉上,然而这一次却不是让人
痛苦的抽打,而是温柔的抚摸着火辣的部位。
「不……不敢了……」
果然……好温柔啊……
身体有些颤抖,我眼角的泪珠顺着脸颊微微滑落,不管是被打、还是像现在
这样被温柔的爱抚,此时的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全部都感到无比的喜欢。
明明以前我没有Sp这样的爱好的啊……
到底是在哀嚎,还是在抱怨,又或者是对于这样的经历感到满足呢?
「啪!!!」
脑海中思绪万千,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臀肉上那温柔的大手不知道什么时
候已经离去,下一刻,又是沉重的一巴掌落下!
「呀嗯~~❤」
喉咙间本能的滚出的并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混合着快感的娇媚喘息,这样
的事实让我感到有些慌乱,自己……堕落的速度……居然那么快的吗?
「嗯?这个声音好像有点不一样呢……月月你、不会是感觉舒服起来了吧~」
香香有些戏谑的问道,又是抬手一巴掌,臀肉被抽打着泛起赤红的肉浪,被
来回拍打着的部位已经微微有些红肿的模样,彰显着这个男人的每一下动作都完
全没有保留的意思,每一下都是用最沉重的力道来惩罚大腿上这个不听话的小作
者。
然而此时被几下打屁股给惩罚到逐渐觉醒奇怪的属性的月月却完全没有意识
到什么、又或者,是意识到了,却没有半点想要反抗的意思呢?
「啪!」
「唔~」
「啪!」
「咿呀……」
「啪!啪啪!」
被打屁股到产生了感觉什么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说出来呢……羞涩的脸
颊无比的火热,忍不住低头埋在香香的大腿上,只能任由那双炽热的大手一下一
下的落在自己挺翘的肉臀,剧烈的痛楚反而让喉咙间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娇媚,
尽管还带着对痛楚本能的不适,蜜穴……那交缠在一起的双腿腿心,此时却是已
经显而易见的开始流淌出透明的淫乱蜜液出来了。
「居然单纯被打着屁股都能舒服起来哦……月月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淫乱
涩情呢。」
香香笑着从腿心抹去一道半透明的粘稠蜜液抹到了我的屁股上,火辣的臀肉
早就被连续的抽打给扇到红肿了起来,此时明明只是被手指触碰抹上蜜穴中的汁
液,居然也泛起了一层火热的痛觉。
……但是,身体却似乎,更加兴奋了。
私处动情兴奋的模样被男人看了个光光,甚至是如此随意的触碰……而且明
明屁股被那么沉重的抽打,甚至被凌虐到红肿不堪,有可能今天都没办法好好地
坐下来了……明明、明明是这样不可描述的经历,我却只觉得,自己此时的内心
居然变的越来越兴奋起来。
「这、这样……不行……」
到底是哪里不行?到底是什么不行?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本能的低
声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此时的思绪,香香突然收起了手,拍了拍我的雪背,「行
了啦,第一次的话……做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哦?」
……诶?
沉醉在炽热的思绪当中的大脑因为一句话突然冷却了下来,我微微抬起头,
「就、就这样结束了么……」
「干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啊……毕竟月月你还是第一次嘛,而且现在屁股
都已经肿成这个样子了,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呢~」
「诶……不、不是……我……」
还想继续被打屁股,还想继续被香香欺负,这样的话语漏到嘴边,突然又被
憋了回去,我呆呆的抬头看着香香有些温柔又有些无奈的笑容,突然感觉自己的
内心一阵失落。
「……如果月月之后还想被打屁股的话,那就再来找我好了啦,我又不会真
的跑掉。」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香香最后又补上了这样一句话。
「……嗯!」然而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我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变的生动灿烂
了起来,用力的、开心的猛地点了点头。
「那总之还是先吃早饭吧,我先去热一下饭哦。」
「好~」
「你稍微等我一下……诶、等……」
「——噫!好、好疼!」
「哇,月月你这个笨蛋是不是忘了自己屁股刚刚被打成什么样子了,居然就
这样直接坐下去……行了行了,快去擦一下药,要不然痛死你……真是的……」
「……好……」
……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