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听说提督将妾身当成了代餐?】(完)


「逸仙,喜欢我送你的新衣服吗?」
提督坐在床上,看着床边的逸仙,露出满足的笑容。
「这明明是情趣服吧,胸前的衣料这么窄,中间还是透光的薄丝,后背也没
有遮掩,裙子的开叉还这么高……」
逸仙左右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微红,这套形似礼服的情趣装,十分凸
显她的长腿和光洁的后背,即便只是在已经缔结誓约的提督面前穿着,也让人面
红心跳。
提督站起来走到逸仙身边,头搭在她的肩上,双手不老实的从侧乳处伸了进
去。
「这不是很棒吗?又漂亮,又方便。」
「哈啊……提督果然是想着下流的事情呢。」
乳尖突然被袭击的逸仙吐出一道甜美的叹息,语气似嗔怪又似欢喜。
「来,今天就穿这个吃晚餐吧。」
提督抽出作怪的淫手,和逸仙结婚都两年了,倒也不急在这一时。
「嗯。」
餐厅的灯已经关掉,桌面上蜡烛火光摇曳,渲染着浪漫的氛围,逸仙端着酒
杯,目光迷离。
微涩的酒液在交缠的舌尖流动,仿佛一团烈火,点燃着情欲的汪洋。
逸仙早已双颊绯红,她坐在提督腿上,不自觉的摇动,摩擦着股间的硬物。
「亲爱的,现在是要吃饭呢,还是吃我呢?」
「当然是吃你啊。」
提督又吻了一下她的唇,低头埋入了只有一层薄纱遮盖的山谷间。
清新的体香和微微的乳香在鼻尖萦绕,提督湿热的吐息让逸仙忍不住搂住了
他的头。
提督在光滑的脊背上来回抚摸着,然后从后腰滑入,抚上了被小小的布片包
裹的桃源溪谷。
「哈啊~~」
敏感的地方突然被抚摸,逸仙娇吟了一声,也不甘示弱的伸手去握那火热的
硬物。
衣服被拉开,少女洁白的椒乳暴露在空气中,尖端耸立的殷红被提督含进口
中,成为了舌尖的玩物。
气氛愈发意乱情迷,提督掀开了布料,将肉棒对准了洞口。
「哈……提督……我们……回房间好吗?」
「你抱紧我~」
提督在逸仙耳边吹了口气,早已迷乱的逸仙身体一颤,下意识的按照提督的
话,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啊~~坏……坏人……」
提督扶着逸仙臀儿的手一用力,火热的肉棒就分开了桃园谷口,径直插入了
流水潺潺的蜜穴深处。
「抱稳了哟~」
肉棒被软肉包裹缠绕,提督也微微吸了口气,忍住了想要抽动的本能。
站起来的瞬间,似乎是因为紧张,提督感受到蜜穴又猛的缩紧了几下,逸仙
十分自觉的将腿也缠绕到了提督腰上。
「就这样做,好像也不错呢。」
托着臀儿的双手带着逸仙的身体上下晃动了几下,肉棒在逸仙湿濡的蜜穴中
的活动让她跟着呻吟起来,然后逸仙就气愤的拍了提督一下。
「快回房间啦,笨蛋!」
见逸仙羞愤的模样,提督笑着吻了她一下,也不敢再捉弄,就这样抱着她往
房间走去。
逸仙没有想到,只是走路时的上下颠簸,竟然也有如此的快感,短短的几步
路,当提督终于抱着她躺上床的时候,逸仙的脑中已经被快感充斥,快要高潮了。
明明即将绝顶,身下的提督却没了动作,逸仙忍不住扭动着臀,主动让蜜穴
吞吐起肉棒。
「乖仙儿,坐起来自己动。」
逸仙依言坐起身,双手撑着提督的胸膛,纵情驰骋着。
「哈啊……提督的……好棒……」
看着提督满足的表情,和脸上那舒服的模样,逸仙更觉得快乐,很快就呻吟
着达到了高潮。
蜜穴有节奏的不断收缩,热流打在肉棒顶端,让提督舒服的脑子一麻,差点
射出来。
他猛的翻身,在逸仙还沉溺高潮余韵的时候,狠狠的抽插起来。
每一次动作都让肉棒全根没入,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在房间回响,伴随着逸仙
婉转的呻吟回荡着。
「不……呀啊!太深……了……提督……到……不要……仙儿……逸仙……
啊……嗯啊……仙儿才高潮……唔……」
双唇相交,甜腻诱人的喘息尽数被堵回,只剩下难以抑制的闷哼,和激烈的
吻声。
「啾~~啾噜❤~~提督……哈啊……亲……亲爱的……啊……爱……爱你……
嗯啊……用力……逸仙……又要去了……啊啊……提督的……肉棒插到……插到
最里面……好棒……好喜欢……」
逸仙迷乱的胡言乱语着,提督也觉得继续的快感达到了顶峰。
「啊啊啊啊……去……去了……」
逸仙尖叫着高潮的同时,提督肉棒也在缩紧的蜜穴里猛地一跳,射出了粘稠
的精液。
双双高潮的两人就这么拥在一起,享受着余韵。
逸仙捧着提督的脸,红润的唇雨点般落下,似渴求又似发泄。
「衣服都被弄脏了……」
稍稍冷静下来一些之后,逸仙看着被两人蹂躏的礼服,嗔道。
提督再度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
逸仙眉眼还带着尚未完全褪去的纯情,胸前原本用来遮盖的条状布料已经完
全的滑入了山谷中,雪白的山峰上残留着他大手作怪的痕迹;再往下看,长长的
高叉裙摆散乱着,有些地方似乎还沾上了某种粘液,微微泛着光,内里的绑带内
裤下,蜜穴止不住的流出白浊的精液,将小小的布片彻底打湿。
一种莫名的冲动上涌,提督开口道:「逸仙,跟着我说这句话,真不错呢,
我的欲望与指挥官的愿望全都被满足的感觉。」
「真不错呢~我的欲望,与指挥官的愿望全都被满足的感觉……」
逸仙的声音带着纵情之后的微微沙哑和甜腻,显得格外性感,提督的肉棒再
度指天敬礼,在逸仙有些疑惑的眼神下,深深吻了上去,然后挺腰插入。
「啊~」
娇媚的呻吟再次响彻房间。
……
一直做到半夜,提督和逸仙拖着高潮后有些发软的身体,匆匆洗了个澡之后,
换了个房间睡了。
清晨,逸仙意识渐渐清醒,发现身边的提督在用手机聊着什么。
【嘿嘿嘿嘿,昨天让老婆穿上了大爽乳的衣服,绝赞!】
【酸了酸了。Jpp】
【无图言屌】
【可惜我家VV没有这个资本穿,就连COS45姐都做不到】
【用逸仙做大爽乳的代餐?慕了慕了,不过你不怕被你家逸仙发现打死吗】
【嘿嘿,我家逸仙温柔大方,怎么会呢?而且她又不知道我玩的游戏是什么,
下次再试试红牡丹那套】
逸仙眯起眼睛,总算知道了昨晚提督为什么表现的有些奇怪。
没有惊动提督,她闭上眼,假装嘤咛了一声,缓缓睁眼。
一睁眼,就看到提督带着些许心虚的脸庞,逸仙嘴角勾起,主动捧起提督的
脸,吻了一下。
「早安,亲爱的。」
「早,再亲一下!」
「不要,再亲你又要做坏事了,我先去做早餐了,提督你也早点起床吧。」
逸仙微微一闪,从床上起身,出了房间。
接下来几天,生活一如往常,直到提督定做的新的情趣服到货。
新衣服被简单清洗晾晒,提督满心期待的等待第二天夜晚的到来。
然后,清晨,睁开眼睛的提督,看见了一抹摄人心魄的鲜红。
绯红的旗袍紧贴着身体,将逸仙姣好的身材勾勒,高叉大大的开到腰际,洁
白的曲线上,黑色的吊带形成鲜明的对比。
隐秘的桃源谷若隐若现,黑色的丝袜微微透着肉色。
视线重回上面,柔顺的黑色长发在身后束成马尾,还点缀着两朵红花。
简直跟DSR-50一摸一样。
心里这么想着,提督忽然一愣。
他下意识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被锁在了床头,脚也成开叉状左右被绑
在了床上。
「逸仙?」
提督有些颤抖的喊了一声。
晨光中,逆光的逸仙有些看不出表情,于是提督只听到一声娇媚的笑声。
「呵呵呵……指挥官,喜欢吗?」
高跟鞋的踢踏声中,逸仙扭动着纤腰,走到床尾,然后脱下鞋,站上了床。
被逸仙居高临下的看着,虽然因为某些愿意有点害怕,但看到若隐若现的吊
带袜绝对领域,提督还是可耻的兴奋了。
「哦?」
逸仙的语调上扬,带着些许冷意。
她抬起脚,踩在了晨勃的肉棒上。
「唔嗯……」
提督一抖,下意识呻吟了一声。
「明明是这样的状况了,指挥官还会兴奋吗?真是个变态呢。」
柔软温热的玉足被光滑的丝袜包裹,在肉棒上轻轻摩擦。感受着肉棒传来的
触感,看着逸仙蔑视的表情,提督的肉棒猛的跳了跳。
逸仙双手抱胸,脚不断的肉棒上摩擦着,很快,它就跳动着,做出了要射的
预告。
就在这时,逸仙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挪开了脚。
提督下意识挺动了一下腰,无奈的看着逸仙。
似乎是没忍住,逸仙维持不住冷淡的表情,笑了一下,然后立刻收住表情。
她从旁边跪趴到床上,脸凑近。
先是轻轻吻了一下提督。
「喜欢么?指挥官大人~」
湿热的吐息打在耳朵上,痒痒的,逸仙的声音带着无穷的媚意,让提督只觉
得自己的肉棒涨的快要爆炸。
有苦说不出,提督努力的自救着。
「喜欢,我最喜欢逸仙了,我的好老婆,最爱你了。」
逸仙轻笑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平坂,解锁后,赫然是DSR-50那套红
牡丹模样的立绘。
「指挥官是喜欢她吧。」
虽然逸仙脸上带着笑,但提督只感觉不寒而栗,连硬挺的肉棒都有软下去的
趋势。
「这是哪里的话,只是一个游戏角色而已,我最喜欢的当然是逸仙啦。」
「逸仙做Dsr的代餐太棒了,这是提督说的话吧?」
逸仙瞥了一眼变得不太精神的肉棒,一边说着,一遍俯身,用鲜红湿热的舌
头,挑逗着提督胸前的小弱点。
「嘶!」
提督吸了一口气,肉棒立马再度坚硬起来,然后看着逸仙媚笑着,一边舔着
他胸口,一边用手轻轻的撸动肉棒。
在一起做过不知道多少次,逸仙对提督可谓是相当的了解,就在肉棒再度微
微跳动,准备发射的时候,她立刻便松开了手,同时也停止了对提督胸口的刺激。
提督立刻从舒爽的表情变成了苦瓜脸。
「逸仙,好老婆,求求你了……」
逸仙捻了捻手指,肉棒因为兴奋而分泌出的前列腺液在指尖拉丝,她伸出舌
头,极为妖媚的舔了舔。
「可是妾身觉得还不够呢,妾身最爱的夫君,竟然说妾身是其他女人的代餐。」
她弯下腰,又凑到提督的耳边。
「亲爱的夫君,准备好付出代价,平息妾身胸中,这熊熊燃烧的妒火了吗?」
还没来得及回答,提督的嘴就被堵住了。
柔软的舌在口腔里搅弄风云,激烈的吻让两人都有些迷乱。
逸仙抬起头,银丝在空气中断裂,她嘴角勾起,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瓶酒和
一个杯子。
提督这才发现,原来旁边还放着酒。
鲜红的酒液在杯中激荡,逸仙一身红装,红唇似火,双颊绯红,带着惊人的
媚意,仿佛妩媚的吸血鬼女王即将品尝和宠幸她的仆人。
逸仙抿了一口酒,俯下身,吻住了提督,缓缓的将酒液度了进去。
「提督,这酒香吗?」
醇厚的酒液入喉,稍稍缓解了一下新来之后的口渴,没过多久,提督忽然感
觉浑身都热了起来。
这酒,有这么烈吗?
提督惊讶的看向逸仙,他只感觉一股热流一路向下,经过小腹,让原本就坚
挺的肉棒变得更加涨硬,仿佛就要爆开一般。
「呼呼呼,又变大了呢~」
逸仙掩着嘴,发出意义不明的娇声,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逸仙……」
酒里有东西,提督几乎瞬间就反映了过来,却受制于被绑住的手,欲哭无泪。
逸仙眯着眼睛,手中酒杯倾泻,一股酒液倒在了提督的胸口。
鲜红的丁香舌从唇间探出,逸仙俯下身子,细细的,一点一点的舔舐着提督
胸前那薄薄的一层酒。
挺翘的蜜臀因跪趴的姿势而显得更加圆润丰满,在提督的眼前随着逸仙的动
作摇摆晃动着,硬挺到极致的肉棒不自觉的一跳一跳的,提督感觉自己意识都快
要模糊了。
逸仙眸子里春情荡漾,不自觉的摩擦着双腿,她的下面其实也已经是春水泛
滥了。
丁香般的小舌头一路向下,直至到了那朝天怒张的棒子处。
逸仙的手撑在腿根处,看着眼前抽动的肉棒。
「提督~」
听到呼唤,提督睁开眼睛,看向身下。
只见逸仙眉眼含春,脸上带着七分妩媚三分俏皮,握住肉棒,伸出舌头,在
已经紫红的龟头上轻轻一舔。
仿佛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提督浑身都激烈的颤动了几下,肉棒跳动着喷
出了白色的浆液,逸仙任是俏脸含笑,看着这白浊的液体落到自己的脸上、胸前。
「气势真足呢,不过,还是这么硬,真棒~」
奖励似得,逸仙轻吻了一下龟头,然后张口将肉棒前端含进了嘴里。
极致的忍耐带来的是极致的快感,明明刚刚才发射过,却在逸仙的嘴里再次
舒服的颤抖起来。
刚发射过的肉棒敏感的不像话,提督感觉自己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逸仙舌头的
缠绕,以及口腔内壁的柔软。
随着逸仙深入的吞吐,和蜜穴相似却又不完全一样的窄紧挤压感更是让提督
爽的快要翻白眼。
提督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逸仙正上下起伏的臻首,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还
在被绑着,接受逸仙的「处罚」。
「喔~仙……仙儿~逸仙……又要射了!」
随着提督的喊声,逸仙猛地将肉棒含到根部,更随着肉棒跳动的节奏,吞咽
着粘稠的东西。
直到肉棒停止了动作,逸仙这才缓缓的抬头吐出肉棒,将嘴里的精液彻底吞
咽下去之后,才仔细的给肉棒做起了清理。
看着再次挺立的肉棒,逸仙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缓缓站起,纤细修长的手指
拉开腰间的蝴蝶结,一块小的让人怀疑作用的布片自腿间落下,提督依稀看到了
它在阳光下的湿濡的反光。
「现在,该轮到提督满足妾身了哦~」
看逸仙还是没有放开自己的打算,提督只能默默地躺平等骑。逸仙跪坐在了
提督的小腹上,提督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一个湿滑的蜜缝压住,内里似乎还在源源
不绝的渗出湿滑的粘液。
蜜穴早已瘙痒难捱,逸仙却不想这么简单的就放过自己的笨蛋提督,她轻轻
晃动着腰,让湿滑的缝隙在肉棒上来回的滑动,紫红的龟头尖端不断渗出透明的
液体,跳动的棒身说明了主人的渴望。
火红的下摆被撩开,逸仙强忍羞涩,挺起腰,修长的双指分开蜜穴,让它一
览无余的暴露在提督的眼前。
「提督,你看,逸仙的小穴已经湿成这样了呢,如果这时候,提督的大肉棒
插进来的话,一定会一下就插到底,然后被紧紧的吸住吧。」
提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被掰开的蜜穴露出内部粉红的嫩肉,似羞涩又
似渴望的蠕动着,透明的粘液从里面涌出,滴落在提督的小腹上。
没有逸仙的压制,肉棒斜斜的挺起,恰好顶住了逸仙的臀缝,提督此刻恨不
得化身肉棒,直接狠狠的插入那早已流水灿灿的桃园蜜洞。
「亲爱的,想要插进来吗?」
「想!」
「那么,求我吧。」
逸仙媚笑起来,酒红色的眸子眯起,妖媚又迷人。
「求求你了,好老婆,仙儿~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让我插进去吧。」
「既然提督这么说的话……」
逸仙微微蹲起,一手扶住肉棒,另一手维持着掰开蜜穴的动作,缓缓的让肉
棒前端触碰到了穴口。
「要是刚插进去,提督就射了的话,妾身可是会生气的,提督,好好忍耐哦,
今天,要先满足妾身才可以呢~」
说完,在提督无比渴望的眼神中,逸仙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坐下。
「喔~」
肉棒被柔软湿滑的蜜肉紧紧的缠绕包裹,提督发出一声满足的声音,不知道
是不是忍耐了许久,提督感觉逸仙的蜜穴在此时格外的紧致,随着肉棒的深入,
穴中的软肉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般,蠕动缠绕着肉棒,让快感格外强烈的袭击着
提督的大脑。
另一边,逸仙也觉得提督的肉棒前所未有的粗大和坚硬,明明感觉已经进去
很深了,自己的臀却还没有碰到提督的大腿,仿佛有棱角的坚硬肉棒将她的蜜道
缓缓挤开,刮蹭着那些瘙痒的地方,让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终于,屁股碰到了阻碍,逸仙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带着三分满足,和七分
娇吟。
逸仙自然也看到了提督那皱着眉忍耐快感的模样,她嘴角勾起俏皮的弧度,
缓缓摇晃起了自己那蜜桃般圆润的酥臀。
「嗯啊~~提督~妾身要开始动咯~~」
肉棒随着逸仙的动作从蜜穴中退出少许,而强大的吸力和纠缠的软肉仿佛违
背主人意志一般,极力的挽留着肉棒,带来的结果,就是无比强烈的快感,提督
忍不住发出了呻吟,感觉此时的场景有些奇妙。
逸仙宛如绝世的舞姬,身着红装,在他的身上以肉棒为中心舞动着,妖艳色
气,而被逸仙坐在身下的他,倒更像是被宠幸的那个。
逸仙双颊绯红,眸光潋滟,扭动着纤细的腰部,时而前后左右晃动,时而上
下起伏,蜜穴在肉棒的抽插下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水声,从嘴中吐出的甜美喘息
昭示着她真实的感受。
「哈啊~~亲爱的~~好棒❤~」
眼看逸仙渐渐迷乱,提督强忍着快感的侵蚀,想要寻求反制的机会。
「仙儿……亲我……」
听到提督的召唤,逸仙附下身体,迷乱的在提督脸上吻了一会儿,才终于寻
到唇的位置,柔软的小香舌直接深入提督的口中,缠绵起来。
「啾噜~~唔~~啾❤~~唔嗯~~啾噜啾噜❤~~」
亲吻的时候,逸仙也不忘晃动蜜臀,上下起伏,让肉棒在蜜穴内不断地抽插
冲撞着。
「唔~~要~~要去了~~」
上下的双重刺激下,没过多久,逸仙就浑身颤动着达到了高潮。
因为高潮而痉挛的蜜穴紧紧的绞住了肉棒,高潮的淫水喷涌,打在肉棒上,
让提督脑子一空,差点就射了出来。
逸仙软软的趴在提督身上,而忍过射精冲动之后,提督偏过头,含住了逸仙
因为情欲而绯红的耳垂。
逸仙身体又是一颤,嗓音透出高潮后的性感沙哑。
「提督……不要……」
提督权当没听见,用舌头玩弄着小巧可爱的耳垂,这是逸仙的敏感点,随着
玩弄,提督能明显感受到,包裹肉棒的软肉也不时的收紧着。
见提督动作不停,逸仙努力的用手臂撑起身体,让耳垂远离魔窟的同时,也
有些不满。
「嗯啊……不乖的提督……哈啊……要受到惩罚……」
逸仙撑着双臂,提起力气,开始缓慢摇晃翘臀,再度吞吐起了肉棒。
快感一浪一浪的传来,提督惊讶的发现,明明以前每次高潮后都要休息许久
的逸仙,此时竟然越战越勇,挺翘的酥臀起落间,肉棒被蜜肉包裹缠绕,让蓄积
在蛋蛋中的精液被快感一步步的逼入管道之中,忽然,胸前传来一阵酥麻的瘙痒,
猝不及防下,提督猛地挺腰插入了蜜穴最深处,然后精液便以无穷的气势冲出了
肉棒,打在了逸仙的花心。
「呀啊!!射……射进来……了……提督……提督的精液……好舒服……嗯
啊……啊……」
逸仙再度攀登上顶峰,却不似之前一样无力,而是继续维持着酥臀的动作。
刚射完精的肉棒敏感无比,本该变得半软积蓄力量,却被逸仙的高潮蜜穴绞
弄撸动着,维持在了坚硬的状态,而提督也因此爽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失去意
识。
回过神来的提督发现,逸仙还在自己的身上起伏着,纤长的手指不时的拨弄
着自己胸前的乳头,带来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肉棒哪里见识过这阵仗,很快便在逸仙的压榨下又吐出了粘稠白浊的液体。
「第三发了呢,提督的肉棒还是这么的硬,看来妾身以前都没有好好满足过
提督呢。」
逸仙直起身子,手指抚摸着小腹,仿佛在隔着皮肤和肉穴感受体内坚硬的粗
大。
听上去满是愧疚的话语,落在提督耳中,却仿佛恶魔的低吟,而且还是极度
妖艳风骚的魅魔。
「亲爱的,今天就让你做个够吧~」
保持着肉棒依旧插在体内的状态,逸仙再度以提督为鞍,在名为快感的原野
上驰骋起来。
又一杯红酒被逸仙端在了手中,一口一口的,逸仙耐心的用嘴给提督喂下。
喝过酒后,感觉肉棒再次胀痛起来的提督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逸仙……这酒……」
「察觉到了吗?只是小小的情趣啦,提督难道不想……把逸仙干的高潮连连,
再也不敢做这样的恶作剧了吗?逸仙这里这张嘴,可还没有吃饱呢~」
手指拂过二人交合处,逸仙自己捻住阴蒂轻轻揉搓了几下,平日里羞于说出
口的淫靡话语此时确是信手拈来。
「嗯啊~老公,喜欢这样风骚的逸仙吗?」
被刺激的蜜穴紧紧的缠绕着肉棒,逸仙后仰身体,再次开始套弄起肉棒。
「唔……老婆……放开我我们一起做……好么?」
「不……哈啊……不行哦……犯了错的……啊……坏蛋提督……哈啊……要……
好好惩罚……哈啊……才行呢……」
「哈啊……这样看……嗯……好像妾身在……强奸提督呢……」
逸仙坐在提督身体上,扭动着酥臀,被这突然的发现弄得有些兴趣盎然。
「真……真是根坏……哈啊……坏肉棒……明明在被妾身强奸……啊……还
这么……这么大……哈啊……这么硬……和你的主人一样……啊……没有……没
有节操……」
「嗯啊……妾身要……啊……要好好惩罚提督……嗯……这根没有节操的……
坏蛋肉棒……哈啊……怎么……好像又变硬了……」
逸仙盯着提督的表情,笑了起来。
「居然……兴奋了……啊……提督……真是个……大……变……态……」
以往都是提督作主导的性爱关系猛地颠倒,逸仙和提督都对此感到格外新奇,
快感也更加猛烈一些。
逸仙的蜜穴中,柔软的穴肉仿佛有生命一般缠绕包裹着坚硬火热的肉棒,随
着逸仙身体起落的节奏而与肉棒一同舞动纠缠着,逸仙的蜜穴内仿佛有着一股强
烈的吸力,每次肉棒抽出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整个柔嫩蜜洞的强烈不舍和挽留。
「哈啊……提督的……变态肉棒……要射了吧……唔……啊……快……快射
进来吧……射进逸仙的小蜜穴里……嗯啊……」
挺翘的酥臀不断地吞吐着粗大的肉棒,逸仙轻启的双唇中吐出的是甜腻妖媚
的呻吟,视觉听觉和触觉的三重感受汇聚成滔天的快感巨浪,拍打着提督的理智
线,而决堤就在此时。
「逸仙……射……要射了!」
察觉到肉棒在体内颤动,逸仙猛地坐下,让肉棒重重的插入蜜穴的最深处,
身体微微一颤,逸仙趴下,再度吻住了提督的唇。
「啾……射吧……啾噜❤……尽情的射在……逸仙的小穴里吧……唔嗯……
啾……」
激烈的长吻中,提督不受控制的用力挺动了两下腰,在逸仙紧紧缠绕的蜜穴
中,再度射出了浓稠的精液。
不等休息,逸仙再度摇晃起了酥臀,湿滑的蜜穴仿佛一张有灵性的小嘴,将
提督肉棒内残留的精液尽数吸出,刚射完的肉棒在极度敏感的状态下又被榨取,
于是很快,便以要将精囊榨空的气势再度跳动着射出了白浊的液体。
「哈啊……已经……第五发了呢……」
逸仙轻轻抚摸着小腹,提督仔细一看,肉棒前端的位置竟然微微鼓起了。
「提督的精液,把妾身的子宫都灌得满满的了呢。」
逸仙媚笑着,在提督眼前缓缓让肉棒滑出,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带着如同泄
洪般的气势紧随着肉棒从逸仙粉嫩湿濡的蜜穴中涌出,满是荷尔蒙的腥臭味释放
出来,让如此场景更显淫靡。
「呀,又硬了呢~看来……亲爱的还没有满足嘛。」
逸仙笑了起来,低头在占满了粘稠液体的肉棒顶端亲了一下,引得肉棒下意
识的抽动,随后她在提督期待的眼神中,解开了束缚住他的绳子。
然后,逸仙坐在床位,双腿大大的张开,宛如一个M字,双手从腿间穿过,掰
开了还在流淌着淫靡汁液的蜜穴,媚眼如丝的看着坐起来的提督。
「哎呀,人家的小穴,好像也变成了欲求不满的小淫穴了呢~」
逸仙做出惊讶的表情,一只手插入了蜜穴中,带出了淫靡的丝线。
随后,她做出了一个让提督既惊讶又血脉喷张的动作,湿润的手指抬起,逸
仙双眼迷离,檀口轻启,诱人的香舌伸出,舔弄着那两根纤细修长的手指。
「讨厌~水怎么都止不住呢……提督……用你的……火热的……硬硬的……
大肉棒帮人家堵住这里……好不好嘛~~」
看着逸仙从未有过的骚眉入骨的姿态,提督呼吸瞬间变得粗重,宛如一头发
情的公牛,他起身抱住逸仙,将她掉了个方向,然后狠狠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胸前的薄布被粗暴的撕开,逸仙呻吟了一声,看着提督玩弄她殷红的乳尖,
火热坚硬的肉棒就抵在穴口,逸仙忍不住轻轻蠕动着身体,让蜜穴和龟头进行亲
密的接触。
感受到逸仙的动作,提督揉捏着掌中雪白的柔软,俯身到逸仙的耳边。
「小骚穴就这么想要我的大肉棒吗?」
湿热的吐息打在耳朵上,听到提督的提问,逸仙似羞耻又似渴望的扭动了一
下身体,脸色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坏蛋……」
逸仙闭着眼小声念叨了两句,然后双腿抬起,缠上了提督的腰,双手也环住
了提督的背。
「好老公~~人家的小……小淫穴……痒的好难受啊……快……快……快把
老公那又粗……又硬的……大肉棒……插进来嘛唔……」
看着自暴自弃一般,红着脸说完骚浪话语的逸仙,提督情难自禁的吻了上去,
同时肉棒也在提督的挺腰中,猛地插入了逸仙那流水潺潺的桃源溪谷中。
「啊……好深……提督……老公……插到最里面……喜欢……爱你❤……啊……
哈啊……」
为了回应刚才被绑着榨了五次的感觉,提督的每一次抽插都将肉棒退到穴口
处,然后重重的全根没入,比刚才自己动更加强烈的快感一浪一浪的随着提督的
抽插拍击着逸仙的理智。
提督低着头,舔过逸仙的唇角,一路往下,修长的脖子,精致的锁骨,直到
雪白柔软的少女椒乳。
「逸仙……老公操的你的……小骚穴……爽不爽……」
「爽……喜欢……好喜欢……老公的……哈啊……大肉棒一直……唔嗯……
插到……插到人家舒服的地方……小淫穴……啊……被塞得好满……好涨……啊
❤……」
逸仙的双腿紧紧的缠绕着提督的腰,却丝毫没有阻碍提督宛如打桩机一般的
动作,每一次的全身压下、尽根没入,都能让逸仙发出一阵甜美淫荡的娇啼。
交合处早已被激烈的抽插弄的满是细密的淫靡泡沫,噗叽的水声和肉体碰撞
的声音不绝于耳,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传入脑海,提督改换姿势,抱住了逸仙纤
细修长的玉腿,让蜜桃般的屁股悬空,全心全意的征伐其了淫荡的蜜洞。
「啊❤……这个……这个姿势……哈啊……嗯……好深……花心……好酥……
啊……要被……嗯啊……要被大肉棒……操坏了……啊……提督……老……老公……
轻一点……啊哈❤……逸仙……要坏掉啦❤……」
上身失去提督的抚慰,逸仙迷乱的自己揉搓着柔软的雪峰,比刚才更加深入
的姿势,让逸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脑子里只剩下了被大肉棒激烈抽插的快感。
「啊……逸仙……要射了……」
快感席卷,提督再次加快了动作,而逸仙也愈发的迷乱。
「啊……呀啊……啊……射……射进来……提督……啊……射……嗯啊……
把逸仙的小……小淫穴……骚穴……啊❤……射的……射的满满的❤……啊……
逸仙……逸仙也要……要去了!!!」
高昂的尖叫中,逸仙颤抖着攀上了顶峰,痉挛的肉洞让提督的抽插动作都变
得有点困难,强行抽插了十几下之后,提督也在刺激中猛地将肉棒顶到最深处,
射了出来。
「啊!!!不……不要!!!呀啊……要……忍……忍不住了!!!」
然而被精液一烫,逸仙的反应却比以往都要激烈,如同渴水的人鱼一般挣扎
了两下之后,除了蜜穴的绞弄以外,提督忽然感觉到小腹被一股热流击中,低头
一看,白色透明的液体在二人的交合处到处都是,还将原本就有些湿濡的床单彻
底打湿。
提督眨了眨眼,有些惊讶。
这是……潮吹了?
看着逸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提督笑了笑,倒也没有趁机开口逗她,而是
将她抱入了怀中,温柔的吻着。
过了好一会儿,逸仙才恢复了一些,于是提督笑道:「仙儿,刚才被操的舒
服吗?」
「讨厌!」
逸仙娇嗔一声,举手拍了一下他,然后提督才听到一声细如蚊呐的「舒服」。
又温存了一会儿,二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洗了个澡,然后也没管被他们折腾
的一片狼藉的战场,换了个房间休息去了。
怀中抱着逸仙,提督心满意足,认真说道:「对不起呀,仙儿,我保证以后
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逸仙扭动了一下身体,转过身来,盯着提督看了好一会儿,在提督渐渐疑惑
的时候,才脸色微红的撇开眼睛。
「偶尔当做情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
「好仙儿……爱死你了!!」
提督激动的翻身压住了逸仙,用力的吻了上去。
逸仙也回以热吻,只是吻着吻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提督……怎么又硬了……」
「好像是你下的春药效果还没过。」
「不要说啊,笨蛋……啊……别……别插进来,我们……啊……换个房间,
不然……呀啊……不然晚上……啊……没地方睡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