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炮友】(1-3)

集!!大哥!!⑨集了还没,别说本垒了,亲都没亲上!等不及了,我自己整一本。
,213 字
1.寒假
「这么多天也不联系我一下,你到底去哪了?」
「……你还问我去哪了。」
「什么意思,那你呢?你有问过我么?」
「哈?」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还以为,我们会不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是不是和我做过了,腻了,就觉得我可有可
无了?可以不在乎我的死活了?」
「那你呢?你在乎过我的死活么?」
「我在乎过,我一分钟前还在乎!但是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哈,你在乎个鬼。」
「说得对,分手吧。」
「……行,本来也就是炮友罢了。」
「人渣……」
人渣!
你就是个人渣!!
轰隆——轰隆——
男生从座位上惊醒。
又是这个梦,大一上学期这半年来已经做了好多次,哪怕在火车上也不放过
他。
尹水伸了个懒腰,无意间碰到了过道上的行人,急忙道歉,抬头一看却正对
上凌结那冰冷的目光。
「冤家路窄。」男生嘟哝一声,转过脸去。头顶上传来一阵冷哼,他感觉座
椅被人狠狠推搡了一下。
没错,他和凌结认识。高中时期曾在同一个班级里,关系甚至也曾一度很
「亲密」,只是临毕业的时候闹得非常不愉快。然而这份孽缘远远没有结束,两
人高中毕业竟考进了外地同一所不错的大学。
他乡遇故知,仇敌。
春运一票难求,甚至回家的车次也订上了同一辆。
尹水的父亲不知怎么知道他有个同学同路回来,还叮嘱自己路上照料她一下。
唉,难搞……
数小时的车程后,凌结托着疲惫的身躯,以及身后两个沉重的手提箱艰难地
在走道上磨蹭着,后面等着下车的乘客开始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我帮你吧。」
「啊,谢谢——」凌结向上看去的目光僵住了。
「先下车再说吧……」尹水拎起行李箱叹了口气。
冬天的寒风极为刺骨,凌结打了个寒战,紧了紧衣领。尹水下意识地拉开大
衣,愣了一下,伸手去拦出租车,顶着凌结叽里呱啦的责骂把她的行李丢进车里。
凌结那辆车走了之后不知道等了多久才拦到下一辆车,因为没有电梯,只得
把死耗子一样沉重的手提箱提上六层楼。等折腾到家,尹水已经是疲惫不堪了,
像一滩烂抹布一样歪倒在沙发上,正准备开始刷手机——
手机来电了。
「喂,小水啊,到家了吧?赶紧下来,老爸带你出去吃饭!」
「我在家吃就行了。」
「在家吃多没意思,走,带你吃大餐!」
「唉我累死了都,就想瘫着。」
「哎你这孩子,给老爸个面子不成?实话告诉你吧,晚上有个很重要的人物
要见,得麻烦您老人家作个陪,之后寒假想怎么折腾都依你,成不成?哦对,人
还有漂亮小姑娘要来,不去看看?」
「我……」
「行啦别磨叽了,赶紧收拾收拾啊老爸车就停在楼下。把你那乱糟糟的脑袋
捯饬捯饬,穿立正点!」
「不是,我还没答应……」
电话挂掉了。
尹水无语地咆哮一声,艰难地从沙发上爬起来。
倒不是他有多听话。很多年前父母离异之后,父亲就很久没这么有兴致了,
实在有点不忍心给他泼冷水。
临近除夕,晚上车不是很多,尹水默默看着这座分别了半年的城市,心情逐
渐放松了下来。
「好,到啦。」
「……爸,你到底要见什么重要人物啊?」尹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座本
市最高档的酒店,据说随便吃一顿都得四位数起。
「不说了要请你吃大餐嘛,老爸骗过你么?」父亲答非所问道。
笑容可掬的姐姐领着他们上楼梯,走过气派的回廊,来到一个包厢,门口已
经有人在等候了。
「这就是小水吧?小伙子长得真帅气,随他爸!来来,快进来坐。」穿着精
致面容和蔼的阿姨招呼着他们父子俩。
尹水不解地往后看去。
「老尹,你还没跟孩子说么?」
「哎先进去,进去再说。」父亲嘿嘿笑着就把尹水往包厢里推。
门开了,尹水愣了一愣。
「那个,我突然想上个厕所。」
已经晚了,屋里边局促不安地站着表情崩坏的凌结。
「嗯,总之就是这样,阿姨和你父亲决定结婚了。」
「……」
「……」
「那个,小水啊,你之后还是叫阿姨就好。」
「那以后还是得得叫妈。」
「老尹!不要强迫孩子……」
「小水?」
「啊?哦,我无所谓,叫什么都行。爸,你再婚我也没什么意见,挺好的。
我也知道你没有想征询我意见的意思。跟谁结婚说到底也是你自己的事,就这么
地吧。」
桌上菜肴很丰盛,但尹水却没什么胃口。
「你们吃着,我先去上个厕所。」
「哎,小水!凌结,快去帮妈妈看着点小水,别出什么事了。」
尹水脸贴着冰冷的大理石,似乎这能让他平静下来。
今天一天就没有一件事顺心。回来的路上被迫跟那个人呆在同一节车厢。强
行把自己拉出来吃饭,完全没有提前打招呼就擅自这么再婚了,而且再婚对象竟
然是那个人她妈……
「我操……玩我啊?他妈的……」尹水狠狠地锤着墙。
洗了把脸冷静一下,尹水决定还是回去吃个饭。毕竟在这种店吃东西的机会
难得,至于那个人,不去看她就行了。
尹水推开门,却发现早有人在外面等他。
柔软贴身的毛衣包裹着女孩玲珑有致的身体,及膝的裙子下露出一截纤细的
小腿。柔顺的头发随意披散着,女孩妆容精致,一双桃花眼正看向他这边。
「哟,哭够了?」凌结毫不留情地揶揄道。
「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某人丢人的样子啊。亲爹再婚了都没跟你说一声,你可真是爹不疼
娘不爱啊。」
砰——
凌结微微一怔,看着尹水砸在墙上的拳头,离自己的脸只有几厘米。
「这就急了?上火的速度可比你射得快多了啊。」
「特地过来嘲讽还真是辛苦你了,你就这么放不下我么?」男生咬牙切齿地
凑在她耳边说道。
「谁,谁放不下你,要不是我妈让我过来,才懒得理你。」女孩呼吸急促起
来,温热的吐息若有似无地撩拨着她敏感的后颈,脸变得有些烫。
「脸红什么?」
「你呢?恬不知耻地硬了?在这?认真的?」
尹水感觉下体被一根手指狠狠抵住,低头看去,凌结一双艳艳的桃花眼正挑
衅地盯着他。松软的毛衣歪向一边,雪白的饱满深深起伏着。
似乎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晚上。柔软的嘴唇在耳后的一片肌肤摩挲着,纤细
的指尖轻柔地按摩着挺拔的下体。
两人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不好意思,这里是公共区域,麻烦您……」
两人像触电一样弹开。
「咳咳,刚才,什么也没发生。」尹水捂着脸狡辩道。
「嗯……」凌洁红着脸附和道。
2.同居
「这么晚把我叫过来,什么事?」男生抱着双臂,一脸不信任地看着对方。
「尹水,你,你不是处男吧?」
「啊?」
「我都听说了,你在宿舍里走光了来着。」
「……你是来找茬的么?」
「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我是听说不是处男的人才会这么不知羞耻,所以
就,就想确认一下而已。真的不是要跟你过不去或者是——」
「好好好,不用再说了。」男生抬起手来打断。
「对不起……你,生气了?」
「如您所说,不知羞耻的非处男一枚,怎么着吧?阿?你要告老师?」
「真的吗?那太好了,那你……」
「我怎么了?」
「你能,和我,那个,做,做爱么?」
「……」
「你!干嘛摸我额头?」
「也没发烧啊。凌结,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哈?!」
*** *** ***
豪华晚餐在略显尴尬的氛围中结束了。
「小水,还生气呢?」
「没。」
「呃,这事吧,确实是老爸做得不地道了,我道歉。可老爸这也是为了你好
嘛,你这才刚安定下来一点呢。而且阿岩她……」
「咳咳。」
「呃,你凌阿姨她真的是个好女人,我也不能辜负了她是不是?所以——要
不这样,以后你还是叫阿姨,这个,这件事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别再气
了。」
「唉都说了我没生气,又不是我结婚我犯得着么。」尹水不耐烦了起来。
「拉倒吧,摸不清你脾气我也白当你老子这么多年了,你——哦~~」
「怎么了?」尹水不安地注意到父亲似乎领悟到了什么。
「你,跟凌结那小丫头,你们——」
尹水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上学内会被人家欺负过是不是?」
「呃,啊?我……」
「哎哟,不就是被女孩子打了么,有啥大不了。以后都一家人了,我让阿岩
管着她点就是了。嗨,我还以为你气什么呢,多大点事啊,别担心,老爸必须得
给你安排妥当咯。」男人得意地挤了挤眼睛。
「无所谓,反正也不住一起。」
「呃……忘告诉你了,晚上收拾下东西,明一早咱搬新家,和阿岩她们住一
块去。」
「啥???」
于是第二天早上,尹水和大包小包的一堆行李被父亲开着辆方头方脑的巨型
SUV拉着到了新家。小区十分幽静雅致,四室两厅的屋子宽敞又明亮,除了凌结怒
火中烧的眼神有点刺眼。尹水扭过头去假装看风景,刻意不去注意她压低声音怒
气冲冲的咆哮——
「你、到、底、跟、我、妈、说、了、啥?!」
「哎,凌结,妈妈怎么跟你说的,不许欺负人家小水啊!以后都是一家人,
和气着点。」
「嗯……」
「对嘛,这才乖。」女人的抚摸下,凌结变得像只小猫一样温顺。
大件行李早已被搬家公司提前收拾妥当,一家四口开始收拾各自房间里的陈
设。尹水正收拾着床铺,眼角余光瞥到凌结闪身进了自己屋子里。
「干什么?自己东西都收拾好了?」
凌结没有理他,锁上了房门,气势汹汹地向他走来,逼得尹水步步后退,直
到靠在了墙上,凌结一步向前,抬起膝盖顶住他胯正下方。
「尹水我不知道你到底向妈妈传达了什么但我警告你,别仗着自己有几分姿
色就试图在妈妈面前卖弄可怜。你这样的人渣,欺骗我一个还不够么?」
「那你要不要试试在我爸面前卖卖可怜,看他买不买账?还是你对自己的姿
色不是那么有自信?」尹水调侃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下流的东西啊??我
当初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我,我真是瞎了眼!」
「当初不是你主动的么?忘了?至于为什么?不就是为了你口中的『几分姿
色』?凌结,你他妈装什么清高,事到如今了谈感情,谈道德,你不觉得自己很
虚伪么?」
「你——」凌结气愤地喘息着,一双美目瞪着男生。然而即便是生气的样子,
也依然是那么动人。
尹水有些动容,无意识地托起了女孩的脸。
「你干什——唔——!」嘴唇被死死封住,凌结试图挥舞手臂,却被男生抓
住,一只大手托住了她的后背。
熟悉触感温柔地包裹着嘴唇,男生有节奏地切换着角度,左冲,右突,上啄,
下合,直到唇齿间变得温暖,洁白的贝齿一点点被撬开,撬开。男生试探着,触
碰到坚硬背后的柔软。
女孩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浑身上下仿佛被温柔地抚摸过一样舒畅,她伸出
双手,搂住男生的脖子。
床和衣柜之间狭小的空间中回荡着唇枪舌战激烈的声音,凌结不知道自己是
怎么了,本该是憎恨的情感却似乎等量地化作情欲,激烈的舌吻让她几乎要喘不
过气来,却还是不知餍足地想要更多,更多,直到男生温柔地托起她的脸来。
凌结茫然地看着男生,妩媚的桃花眼和小巧圆润的脸蛋让清纯和欲望达成了
某种微妙的平衡,然而热吻过后微张的嘴角残余的晶莹液体,裸露的肩膀和抵在
尹水胸前那大得有些夸张的软肉却让欲望彻底占据了上风。
纤细的手指熟练地在裤裆中探索着。
「抱我……」女孩小声说着,不待男生反应,直接撞入怀中,两人一时手忙
脚乱地跌倒在床上。
哧——
裤裆被拉开,硕大的坚挺终于挣脱束缚蹦了出来。凌结瞪大了一双桃花眼,
喘息得更吃力了,双目茫然,求助地望着男生。
尹水微微摇了摇头,一手紧紧搂住了女孩,亲吻起来。
「尹水,尹水,是你么……」
男生点了点头。
柔软的手指饥渴地抚上男生的下体,另一只手捉住了男孩有些粗糙的大手,
粗暴地塞向湿润而柔软的隐秘。
「对,对,这里,是这里,再深一点,再,嗯❤~~」女孩浑身颤抖着咬紧
了下唇。
砰——
激烈的运动让本就不堪重负的纽扣挣开,发育得过于良好的乳房几乎是在失
去束缚的同一时间蹦跳出来,柔软而温暖地挤压着男生的下颌。
女孩腾出一只手来摁住男生的头发往下,再往下。再熟悉不过的形状和触感,
挺立的顶峰被轻易找到,包裹。
「啊❤~~对,就是这里❤~~嗯嗯~~啊啊啊❤~~」修长的手指在她下
体按摩着,几乎够到了G点,胸前的敏感点被轻柔地撕咬着,凌结感觉自己要炸开
了,一只手几乎是疯狂地撸动着粗长的肉棒。
「尹水,尹水……」即将失神的女孩轻声呼唤着男生的名字。
「在呢……」
「要去了,要~~去❤~~哈啊~~哈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
凌结猛地夹紧了双腿,浑身上下仿佛一阵电流掠过,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哈啊,哈啊,哈啊~~」高潮过后的女孩失神地望着天花板,徒劳地抖动
着的诱人肉体被男生紧紧搂住温存着。
「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嗯。」尹水吻了吻她的耳朵作为回应。
「我,还以为你会想插进来。」
「没有套。」
「我可以吃药的。」
「别,伤了您身体我可担待不起。」
「嗯……你还没有出来吧,我帮你。」
「什……」尹水问到一半,舒服地叹出声来。女孩的口穴温暖而湿润,小巧
的舌头熟练地舔舐着肉棒上的凸起。女孩卖力地吮吸着肉棒,时不时抬起头看着
他,一双美目里满是情欲。柔软的乳房温柔地包裹着根部,尹水舒服得双眼微微
上翻。
凌结这样的尤物仿佛吃了春药一样浓情蜜意地给自己口,简直升天。
「快出来了……」
刹那间肉棒涨粗了整整一圈,浓稠的液体激射而出,女孩皱了皱眉毛,终究
还是没能吃下所有,残存的一两次射精污浊了她白净的脸蛋,瞬着嘴角留下,缓
缓滴在软嫩的乳肉上。
太色了……
「凌结,我——」
「小水,看见凌结了没?看见了告诉她一声啊,准备出去吃饭了!」
「行,我到时候告诉她!」
门外拖鞋的声音渐渐远去了,尹水总算松了口气。低头一看,凌结正似笑非
笑地看着他,摆弄着受到惊吓有些瘫软的肉棒。
「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跟某个跑三公里去买避孕套的傻子有点像。」凌结接过尹
水递过来的纸清理着身体。
「嘿~」
「少得意了你!只是开始觉得你可能没有那~么人渣而已。但你终归还是个
人渣,没那么人渣的人渣。」
「喂,你——」
然而凌结已经清理完毕,冲他做了个鬼脸,打开门溜了出去。
3.禁忌
手电的光束如同利刃一样划破宁静的夜。
「站住!」
身后粗犷的男声越来越近了,男孩扯着女孩的手,没命一般地往前飞奔着。
「尹水,尹水,我,我跑不动了!」女孩喘着气,压低声音艰难地说道。
「加把劲,他也快不行了。」男孩握住女孩的手紧了紧,整个人几乎是像放
风筝一样扯着女孩往前奔跑着。
「你们,你们两个人!我看见你们了,我知道你们是几班的!我——哎唷!」
男人重重地摔了个趔趄,骂骂咧咧地去找脱手而出的手电。
「就是现在!」男孩一把搂过女孩瘦削的肩膀,几乎是将她整个人抄了起来。
教学楼早已熄灯,只有月光懒散地铺在地上,漫不经心地映出一片片安详的
浅灰。
「人呢?!」男人一瘸一拐地走着,手电杂乱无章地晃动,却什么也没有照
到。
女孩紧紧地趴在男孩的胸前,黑暗中一对亮晶晶的眸子无助地向上看着。男
孩感受到她的心跳,如同一只惊惶不安的小鸽子。
他要发现我们了!
「在这!」几乎是同时一时间,男人蹦到墙后。一束强光猛然照亮了月光不
可及的阴暗角落。
然而什么也没有。教室的木门上贴着最近一次月考的成绩排名,胶带松脱的
右下角微微卷起,被气流带动着轻轻摇曳。强光移动着,透过玻璃,扫过板书还
未擦干净的黑板,扫过杂乱堆放着参考书的一排排桌椅。窗户上倒映出男人恼火
的脸。
「哼,躲得了初一还能躲了十五?早晚有一天逮到你们!」一瘸一拐的脚步
声渐渐远去了。夜晚重归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本该空无一物的教室却传来些许动静。
「我说什么来着,这个角度他看不见的。」男孩松开嘴唇,重重喘了口气。
方才千钧一发之际女孩几乎要被吓得叫出声来,情急之下男孩只得用嘴唇堵住她
的口。
「那你也不能,这样……」女孩似乎还没有缓过来,呆呆地摸着嘴唇。
「为什么不能?我们不是都已经,那个了么。」
「但这个是要和喜欢的人才能……」
「凌洁,你不喜欢我么?」
「我——」女孩躲闪着男孩炽热的目光,男孩离得很近,身上的气息,喘气
的声音,扰得她心烦意乱。实在太近了,近得能感觉到他薄薄的衣衫下猎豹一样
结实的身躯和肌肉块。
「没事,反正我喜欢你。」
「!!」不等女孩回答,男孩再次吻了上去。
明明只是想让他进入身体的,不知不觉竟然陷得这么深了。女孩眼神迷离了
起来,小巧的舌头生涩地回应起男孩的动作。
「凌洁?」男孩有些惊讶地睁开眼睛。
早恋是不对的,早恋影响学习。但是做爱不会,做爱只是缓解压力。很简单
直接的逻辑,只是女孩和男孩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这样单纯又蠢蠢欲动的年纪,
这样旺盛的荷尔蒙,这样适配的身体,又是在教室这样不该发生这种事的地方。
「尹水,尹水……」禁忌带来的快感让女孩明亮的眸子变得湿润而迷离,微
凉的小手隔着裤子就能感受到那坚挺的东西和它吓人的热量。
男孩喉咙里压抑着低吼,尹水更加激烈地拥吻着怀里的女孩,试图让自己不
要做出伤害对方的兽行。如同饮鸩止渴,唇齿的纠缠让心头那团邪火越烧越旺,
眼神也变得浑浊。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手已经探进了对方的衣服,微凉的小手不熟练地套弄着
对它来说过于粗壮的肉棒,而凌结感觉到自己肉臀上被一只大手紧紧揉捏着,疼
痛让她皱起眉毛。
一定忍得很辛苦吧……女孩挣开了嘴唇,蹲了下去,顺手扯掉了男孩的裤子,
坚挺的肉棒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凌洁,你干什——」极致的快感让男孩舒服地仰起了脑袋。肉棒自上而下
被狭小的口穴缓缓包裹,瞬时胀大了一圈。
女孩忍住喉咙的异样感,皱着眉头动了起来。时不时被牙齿剐蹭的体验不能
算很好,但对于男孩来说已经是无上受用,一双手穿过女孩的秀发试探地抚摸着
她的脑袋。女孩抬起头,一边吮吸着肉棒一边看着他,朦胧的眸子里满是情欲。
尹水再也无法忍受,搂住女孩的脑袋毫无怜惜地抽插起来,就好像女孩是他
专属的自慰器。口穴被抽插的女孩难受得几乎要哭出来,嘴上却没有停,平日里
唱出美妙歌声的小嘴此刻正如饥似渴地吃着男孩的肉棒,仿佛那是她这辈子最喜
欢吃的东西。胸前那对比起同龄女生来说过于丰满的硕乳早已挣脱了衣服,时不
时地撞击着储精袋,让男孩更加受用。
阴茎变得更热了,猛然胀大了一圈。凌洁似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但为时已
晚。猛烈的射精直击在喉管上,慌乱间不少温热的液体就这么直接被咽了下去。
凌洁费力地拔出口中的阴茎,然而射精仍未停止,一下,两下,三下,凌洁的脸
上被射得一片狼藉,修长的天鹅颈此刻被顺流而下的精液玷污,顺着微微起伏的
硕乳流下。
凌洁拿出纸来,试图清理出满满一嘴的精液,一边微微抬起头来幽幽看了尹
水一眼。然而尹水脸上局促不安的表情却让她改变主意,当着他的面,微微张着
嘴抬起头咽了下去。
「尹水,我都被你糟蹋成这样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呀……」
「怎么负责?」
男孩瞬着女孩的目光往下看,柔顺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胸前,堪堪遮不住衣衫
不整的大片乳肉。短裙早已被自己撩得七零八落,内裤也被他之前的「贴身」抚
摸扯得破破烂烂了,甚至比不穿还要色情。
尹水脑子里似乎有跟弦断了,区分人与兽的那一根。回过神来时,凌洁已经
被他抵在墙角,一双修长的肉腿被他架在半空,被肉棒抵住的肉穴一张一合,缓
缓分泌的爱液滴在硕大的龟头上。
「尹水……」凌结搂着他的脖子,双眼迷离地看着他,嘴角还挂着两人激吻
过后的液丝。
薄如蝉翼的避孕套不知是什么时候被套上的。男孩放下了最后一丝理智,低
吼一声挺了进去,被狠狠肏进子宫口的女孩舒服地美目上翻,挺起了腰肢。
「凌洁,凌洁,凌洁……」
「我在呢。」
尹水猛然睁开了眼睛,发现凌洁穿着一件一字领的束腰小裙子,正抱着双臂
似笑非笑地俯视着他。
「哟,是谁这么想我呀,梦里还念叨着我呢?」
「要你管……话说凌洁你胸是不是变大了?」
「你!」凌洁怒气冲冲地捂住胸前。
「算了,不跟你计较,谁让我是姐姐呢。赶紧起床,妈妈要我们去买点过年
用的东西。」
「奥。」尹水乖乖地弓着身子在被窝里磨蹭着穿衣服。蓦地又似乎感觉哪里
不对劲。
「等一下。凭什么你就成姐姐了?我们不是同一天生日么?」
「我问过尹叔了,我比你大两个小时。」凌洁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得意洋洋
地晃动着身体。
「两个小时算什么。谁是兄长还得看谁更成熟。」尹水不以为然地说道。
「成熟?哼哼,尹水,你也好意思说——成熟?」凌洁猛地出手掀开了被子。
「你干嘛?!」
「自己的下半身都控制不好,对着姐姐随便发情的家伙,也好意思说自己成
熟?」
「那是晨勃!」
「哦?那你睡着的时候念叨谁的名字来着?」
「我……」尹水刚想狡辩,想到方才梦里的活春宫又瞬间没了底气。
「行,你是姐姐行了吧。」
「早这样不就好了?来,叫声姐姐听听。」
「姐。」尹水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
「姐——姐——」凌洁一字一句地教导。
「……姐姐。」
「……啊,嗯……」
怎么回事?这感觉。刚睡醒的尹水迷迷糊糊的,和平常那副桀骜不驯的屌样
子不同,竟然还挺可爱,委屈巴巴地叫自己姐姐的样子,实在是,太,太有杀伤
力了!凌洁长叹一口气,用手抚摸着胸口,试图平复擅自加速的心跳。
「姐姐你脸怎么红了?」
「不,不准叫姐姐!」
「啊?为啥。」
「总之就是——不!准!叫!」凌洁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瞬间想扑上去狠狠将
尹水给蹂躏了。可怕,简直可怕。也许姐姐这个词还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驾驭得
了的。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这意思就是说你承认我是哥哥了?来,叫声哥哥
我听听。」
「哥,哥……」
「哦,哦。」尹水也沉默了。
「就这反应?等下,你——你怎么又变大了啊!你是不是人啊!这样了还能
变大!你是驴吗?!」
「喂,凌洁,要不我们还是直接叫名字吧。」
「啊,嗯,说得也是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