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打赌输了而不得不光脚走路的富二代女高】(1)


第01章
半夜三更的南京东路还是灯火通明的,稀疏的游客三三两两地走。
「代菡欣,快把鞋脱了吧。」
「是啊,你可要说话算话。」
面对两个闺蜜的要求,代菡欣害羞地低下了头,紧张地盯着自己脚上的马丁
靴。一分钟前,她们三个人打赌,输了的人必须要光着脚走完剩下的路一直到家。
「可……这附近还有好多人呢。」
「害,有人怕什么?还害羞了。」
「就是,谁会想看你那臭脚丫子啊。」
见代菡欣还在犹豫不决,她们便显出不高兴的样子。
「哎,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哇。」
「就是就是,愿赌服输嘛。别赖啊。」
「你不脱,我们就来帮你脱了啊。」
代菡欣急忙摇头,「别,我……我自己会脱。」她的嗓音和剩下俩个人比起
来是那么轻柔和可爱。
说着,菡欣坐到了最近的石头长椅上,大腿根紧紧并拢,小腿打开,两手不
安分地攥着裙摆,这是三月份的夜,晚风里还有残存的凉意,她直到这时才感到
夜风里的冷。
「整快点儿,我们看着呢。」
「我,我还从来没像这样在大街上脱过鞋子呢。」
是这样的,菡欣从小就觉得,在被人面前露出自己的脚是很羞耻的行为。她
觉得脚就是女孩儿纯洁的象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连凉鞋都没有穿过,甚
至在家里,她也不肯光着脚走在父母面前。
「那今天就是你的第一次咯!」
「哎,脱个鞋而已,至于吗。」
见到闺蜜不耐烦起来,菡欣的心砰砰直响,她知道闺蜜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只要自己坚决不脱,她俩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但这时这个奇怪的念头却占据了
她的大脑,她也想体验一下,在步行街上不穿鞋走路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么想着,
她便莫名其妙地紧张兴奋起来,比较,她也时常幻想着自己被糟蹋的情形,而这
些恶心的幻想又是她后悔与闷闷不乐的源泉。
「那我就脱了啊。」
菡欣弯下腰去,两只纤细的白手解开了细黑的鞋带,然后她抬头,警觉地看
向周围,看周围有没有她认识的人,或者是与她同龄的异性,她心里对于在异性
面前展示自己的脚还是心有抵触的。那抵触来自从小受到的教育以及刻在骨子里
的对女性贞洁的保护。她觉得,脚就和生殖器官一样,是某种羞耻且不得见光的
劳什子。
「菡欣,发什么呆啊?」
「啊,啊,嗯。我脱。」
于是她干脆一口气,右脚踩着左脚鞋跟,左脚扭动着从黑色厚重的马丁靴里
挣脱出来,又用右手把着右鞋跟,把右脚也给解放了出来,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周围,不时有路人经过,她都紧张得要死,恨不得立马把两只脚重新塞回闷热的
靴子里去。
「还有袜子呢。」
「啊,袜子也要脱啊?」
「那当然那。」
菡欣又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白袜,袜子在脚背上褶皱着,因为马丁靴的
原因,白袜脚背和脚趾间的部分已经被脚汗给浸透了,变成了灰白色,紧紧贴着
肉,脚底也有很多白色灰色黑色的小毛球,脚跟也是,不知道这些小毛线球是怎
么来的。这袜子已经穿了两天了,如果知道今天会这样在大街上脱掉鞋子,她就
会换一双更新更可爱的袜子。
「呀,菡欣你的脚好臭啊。」
「肯定几天没换袜子了吧。」
确实,坐着的菡欣在脱掉靴子的那一刻就闻到了自己脚上散发的汗味,夹杂
着靴子本身的皮味和稍稍的酸臭味。其实她才两天没换袜子,但加上今天白天已
经逛了一整天,加上不透气的马丁靴里汗水不能蒸发,脚掌前段和脚跟的地方已
经有点儿发黑了。这不能怪她,她心里想,要知道就不穿马丁靴了。
然后她用手指扯了扯袜尖,试着把占满了汗水的白袜和脚掌分离开来,也同
时掩盖她心里的羞耻和尴尬。
「快点脱啊。」
「嗯,好,好。」
菡欣就像一只单纯小绵羊一样,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那么温顺和听
话,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在高中生里算是很单纯的那种了。她单纯到几乎有点傻
的地步,有一回,她的同学们和她开玩笑,说是教导主任有事找她,她不假思索
地真的去敲了教导主任的门。还有一次,她同学骗她说下午的数学课换成体育课
了,于是只有她一个人真的去操场上,等体育老师来,等了一节课。
菡欣慢慢地捏着袜子的沿,小心翼翼地向下拉,把袜子里外翻了一个面,脚
踝被袜子勒出的印记清晰可见。先左脚后右脚,然后她的两只光脚就这样暴露在
空气里了,而在这之前这两只脚从来没有接触过空气,显得格外地苍白与柔软。
她把脚跟踩在马丁靴上,脚背上满是被袜子和靴子紧勒的纹理,覆盖在青紫
色的静脉上。像是两片缩了水的葡萄干,在路灯下温柔着苍白。不自觉地翘一翘
脚尖,那白玉也似的脚背上就涌起四五根细瘦的筋骨。
「好啦,现在,你的鞋子和袜子就有我们俩来保管啦!」
说着,她的两个闺蜜抢过了她的鞋和袜,菡欣没办法,光脚踩在了人行道上。
「呀,好凉啊!」
菡欣的第一感觉是人行道怎么这么冷,好像踩在冰块上,大概是因为她的脚
在厚厚的靴子里包得太久了,使得温度差比较大吧,当然了,也是因为她的脚底
实在是太嫩了,没有一点儿老茧,那脚上的皮肤薄的好像轻轻一划便能出血。
那最初的一冷使得菡欣条件反射似的缩回了腿,而她脚踩的地方,已经因为
脚上的汗水而留下了清晰的脚印,菡欣盯着自己雪白的小脚和粉色的脚趾甲,尴
尬极了。但在尴尬的同时,她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快和反差带来的兴奋和爽。
她突然想到了冬天光脚踩入浴室的感觉,那是和此刻一样的感觉,冷气从瓷砖地
板传到脚心,使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只不过,在浴室里的她是光着身子的,而此
刻她穿着出街的衣服,街道上人来人往,一切和日常无异,只是鞋子没有了。有
时候正是微小的反差可以给人带来最大的快感和意料之外的惊喜。
「来,走两步!」说着,两个闺蜜变装做要抛下菡欣,径直向前走去,还带
走了她冒着热气的鞋袜。
「哎,别走哇,我来了」
菡欣急急忙忙地再站起来,两脚贴地,这次似乎没有第一次那么地冷(应该
是习惯了,第一回没有心理准备),脚上的汗水也开始被晚风吸干,走了两步,
便不再留下湿漉漉的脚印了。
「什么感觉?」
「地面好粗糙,平时穿着鞋子感觉不到呢。」
这是菡欣的第一感觉,地面粗糙,平时觉得光滑的步行道此刻居然变得如此
粗糙,她感到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又或许新世界就藏在我们的身边,我
们的脚下,只要脱了鞋就能够感受到,但大多数人选择穿着鞋子走路,这样虽然
舒服,但失去了很多怪僻的乐趣。菡欣这么想着。
菡欣走的很慢,因为她要观察自己落脚的每一处地砖,看看那上面有没有脏
东西或玻璃碴之类的,专挑光滑的路面下脚。但她走得慢还有个原因,就是不习
惯光脚走路。她想到了自己家里的宠物狗,穿上了鞋之后,好像就不会走路了,
横着身子,很不习惯的样子,几乎有点滑稽。现在光着脚的菡欣就好像穿上了鞋
的狗,需要重新开始学习走路,或者说,学着适应一种新的环境,在这个新环境
里,每走一步,她都觉得生硬,两只雪白的脚丫在灰色的石头地砖上啪嗒啪嗒地
走,一方面,没有了鞋底的减震,她每一步都觉得无比僵硬,如同没有减震的车
轮,好像自己的脚掌是猛然撞击到地上去的,再一个,她总感觉自己的脚上好像
已经粘上了什么脏的东西,不到十几米远,她小心翼翼的抬起腿来看脚的时候,
她那春雪般的脚底板上已经粘上了一层浅浅的尘埃了。
「哎,走快点儿啊!」
「就是,快跟上,前面要红灯了呀!」
其实菡欣不是不想走快,是一走快了她就觉得不适应,脚底膈得慌,过长的
脚趾甲还不时刮蹭到地,再加上她鲜嫩的脚掌上没有多少肉,每走一步身子就得
硬生生地颠那么一下。
然后她们前面有一条横马路,正当菡欣考虑着要不要把鞋穿上过马路的时候,
她那两个室友已经踏上了斑马线,没办法,她也只好光着脚,忍着羞耻和不适,
踩上柏油马路。
一踩上柏油马路,她的脚底一下子热起来,「真奇怪,平时穿着鞋感受不到,
怎么柏油路比人行道要热那么多哇?」但此刻她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红绿灯已
经开始倒数,她只好小跑起来,于是菡欣发现,如果不再关心下脚的地方的话,
这样走起路来会轻松不少呢。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踩在柏油路上的两只雪白的嫩足,
突然感觉很奇怪,这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东西居然一起出现,真是莫名其妙。
刚才上马路对面的人行道,她突然看到一个与她年纪差不多的小哥哥朝她这
个方向走来,对方一定也看到她了,于是菡欣一下子多到闺蜜身后,不让对方看
到自己的光脚,并试着把鞋子要回来。
「呀,你害羞什么呀?」
「嘘!别那么大声嘛。」菡欣的脸颊一下子飞起一阵潮红,一直红到脖子根,
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想着,我这样光着脚走路,要是被那个男生看见了,他会怎
么觉得呢?在菡欣的脑子里,被男生看见脚就和被男生看见裸体一样,是无比羞
耻的事情。
但又想,反正自己不认识对方,这么擦肩而过之后,大概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为什么要自己折磨自己呢?没必要哇!
是啊,根本没有害羞的必要,更何况,这只是我的脚而已,要是有人来问我,
为什么不穿鞋,我就说,是饮料或矿泉水洒到鞋子上,把鞋弄湿了。嗯,这个理
由一定可以的。
于是,暴露的羞耻和反差的爽,在菡欣的心里慢慢地发酵,酿成了某种奇异
的癖好,她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乖乖女了。
渐渐地,菡欣好像开始习惯光着脚走路了,并开始觉得光脚走路是那么舒服,
那么有意思,甚至开始为以前的自己害羞露脚而感到可惜,怎么这么舒服的事情
今天才第一次感受到呢。她盯着自己两只占满了灰尘的小脚,这么想着。
于是乎,自从那晚以后,菡欣再也不喜欢穿鞋了,虽然她的爸爸妈妈一有机
会就劝她说,光着脚踩在路上要着凉的,但菡欣还是一有机会就光着脚去散步,
上学,班上的男生们表面上都支持菡欣不穿鞋的行为,他们说,这是现代新女性
对传统旧思想的挑战,是女性平权意识崛起的标志,是对过去几千年来中国女子
裹小脚的否定,具有进步意义。我们支持这种行为!但背地里,大家互相看看,
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无数的男同学都趁她不注意,用手机拍下了她粘满
了灰尘的脚底的照片,并在微信群里悄悄传播。这就是女权运动的未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