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谩骂的对象竟然是补习班上的美少女?】(1-2)


,353 字
第01章
张楚之前就听说,考研复习比高三还难受。他那时候不信,现在信了。
并不是因为作业比高三多、课程比高三难,而是因为脱离系统训练和集体环
境之后,生活变得松散又无聊,父母见他此状,便让他来了这个补习班来上上课——
不过离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张楚就已经不耐烦了。心情糟糕的他再次打开
了微博,点开了他最爱看的带带大师兄——张楚是一个新晋的「狗粉丝」,这阵
子每天的快乐源泉几乎都来自于看其他狗粉丝的留言和评论,甚至带带大师兄自
己发了什么对张楚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哈,之前那个二次元日漫痴回复我了。张楚笑着打开了消息记录。
对方显然没见识过「狗粉丝」那种泼皮无赖的语气,拿张楚完全没有办法,
张楚看着对方虽然气得要死但是怎么也骂不过他的样子心里就有一种爽快感。张
楚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对女生自认为是「很有态度」,毕竟狗粉丝最讨厌的就
是一味讨好异性的「舔狗」。
这帮贱货全是弱智。
这是张楚仅凭微博上的骂战得出来的结论。
「你这母狗的批好臭。」后面跟了一个笑脸。
他随手回复了一句,就想去看看别的评论,不过手指一滑,点到了对方的头
像上:
璃璃璃璃璃的微博。
他之前倒是没想着点进去看看(因为在评论区发美女照片的实在太多了),
不过既然都点进去了,看看有没有照片什么的——
嗯,好像没有……也是在复习考研吗?好像转了不少辅导资料一样的东西——
果然这些女弱智都一样,除了拍些吃的就是转什么手游……
等一下,张楚差点被自己唾沫呛到,因为他看到最新的一条微博上的照片:
这不是现在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那个胖老师吗?
张楚难以置信地又抬眼看了看讲台上:「我跟你们讲哦,这个英语阅读,每
一篇要做多久,都要精确到分钟的——」光头胖老师憨态可掬地讲着课,张楚反
复对比了好几次:这TM就是这堂课……
他一下兴奋了起来,开始对着照片里的位置寻找这个倒霉鬼坐在哪里——很
快,他就判断出了大致的位置,那边并排坐着好几个女生,不过因为坐在他前面
一排,所以并不能看清对方的样子,究竟哪个才是呢?张楚坏心思活泛了起来。
看着这几个女生都在抬头听课,张楚打开了这个「璃璃璃璃璃」的微博,发
了条私信过去——居然还没被拉黑哦,张楚挑了挑眉毛,成了!——
嗨皮柠檬:在?Kkp。
打完字,张楚抬头看了过去,果然中间那个黑色披肩发的女生低头看了看手
机。
璃璃璃璃璃:你有病吧?
嗨皮柠檬:Nmsl
对方没有回复,可能是懒得理张楚了。他又不甘心地继续骂了几句,一种欺
凌弱小的爽快感占据了他的内心,他现在只觉得一阵舒爽,复习考研的种种不快
都消散了。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不回嘴,张楚一边想一边看向那边,女生明显心
情明显有点低落,刚刚靠在椅背上现在则一只手拄着下巴倚在桌子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话在这件事上、在张楚身上第一次应验,对方终于
忍无可忍,回了一句:
璃璃璃璃璃:哈,你这种网络喷子,现实里肯定是个废物吧?
这话让张楚有点生气,他马上打字回击:是吗?那我们差不多废物吧。
璃璃璃璃璃:你什么意思?
嗨皮柠檬:没什么意思,你是近视吗坐第二排?
这一句发过去之后,张楚就转头看了过去,显然对方慌了神,飞快地东张西
望着,这一下让张楚看清了对方的脸:我操,漂亮啊。这个女生皮肤白皙,妆画
得淡淡的,显得非常清秀文静,惊慌失措的眼睛里还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显
然是被张楚弄的,他一时间看得都有点愣神了。
对方的惊慌让张楚更得意了,他喜欢这种支配对方的感觉,自己的生活中很
少有机会这么强势地和异性相处,这次机会让他感觉如获新生。他满脸笑意地朝
着女生挥了挥手,示意对方自己在这边。
女生飞快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就扭过头去不再说话了。
当张楚再在微博上私聊她时,发现已经被拉黑了。他有点扫兴地瘪着嘴,哼
了一声,觉得对方显然是怂了,自己这么轻松就大获全胜有点没劲。不过总归是
快乐的事儿,张楚想,总算有精神听课了——
也确实,他「发泄」过之后,终于能认真上课了,当然,他也没忘时不时看
看女生的状态,令他洋洋得意的是,原本聚精会神学习的她,在被自己喷过之后,
显然变得很焦躁,坐在座位上抓耳挠腮的,还有点可爱。
最后半小时的课过去的飞快,下课铃声让全班学生都振作起来了,原本七倒
八歪的人们一下子熙攘了起来,张楚也开始收拾起书包了——
「同学,这位同学——」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张楚愣了一下,转身看去:一个大概一米六不
到的娇小女生瞪着眼睛看着他,女生穿着淡黄色的休闲T恤,上面有点张狂地印满
了某个漫画,看起来有点眼花缭乱。稍微染黄的头发扎成低低的双马尾垂在双肩。
张楚飞快地瞥了一眼对方的双腿——一黑一白不对称的双色长筒袜勾勒出纤细的
腿部线条,虽然个子不高,但倘若没人比较,看起来也是身材修长的女生了。
「你、你什么事?」张楚有点紧张。
女生灿烂的一笑,张楚这才发现对方气质如此甜美的关键:那就是嘴唇的微
妙弧度,嘴角微微上翘,笑得张楚觉得自己眼前都被照亮了:「同学,你刚刚的
笔记记了没呀?能不能借我拍一下。」
「好、好啊——」
「那我们坐这边吧,别挡着别人出去。」女生不等张楚答应,就拉着他的手
往旁边闪,张楚恋爱都没谈过,哪里拉过女生的手,何况还是这样美少女的手。
他只觉得软软的、凉凉的,脸却热了起来。
「那个,你叫张楚吗?」女生看着张楚笔记本的封面。
「是的……那个——」
「啊,我叫迟茜。」迟茜说着,又对张楚笑了。
张楚有点蒙,今天是怎么回事,自己女生缘突然变这么好了?自己不高也不
帅,中等身材,还有点黑,脸也不好看,居然有女生主动搭讪自己了?张楚一下
子不知道如何是好,转头张望只剩几个人还没出教室了。
「你的字好难认哦——」迟茜嘟哝着看着自己拍好的照片。
「啊哈哈,可能写的比较急。那个,你一会怎么走……」张楚想着这么好的
机会可不能浪费了,试试能不能和她同路。
「嗯?我说要走了嘛?小哥?」迟茜突然有点拿腔拿调地说。张楚一下子有
点搞不清楚状况,没等他开口,刺耳的桌椅在地上拖动的摩擦声就从身后传来,
他寻声望去,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短发高个子的短裙女生正把桌子堵在了教室门口,
然后拍了拍手上的土,回头看向张楚,面上带着怒气:「咱们都先别走了。」
张楚心里隐约有点猜测,他再望向教室的别处,果然那个璃璃璃璃璃也还坐
在原来的位置上,张楚一看过去,对方就慌忙低下头错开目光——呵呵,原来想
找我算账是吧,这两个妞肯定是她朋友。张楚也从刚刚的「艳遇」之中清醒过来
了,但他并不慌张,三个女人还能拿他怎么样?这堂课是今天最后一节,这间教
室到第二天早上都不会有人来了——
那我说不定还能……
张楚看着短发女生,她穿着宽松的米色针织衫,松垮的领口直接把半个乳沟
露了出来,隐约还能看见胸罩,下面穿的热裤被长长的衣摆几乎全都遮住,光滑
的两条大腿明晃晃地立在那儿,脚底下亮绿色边缘的篮球鞋格外显眼。小麦色的
皮肤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金闪闪的。虽然语气很凶,但短发女生的容貌看起来格
外地小,虽然身材很好,但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嘴唇嘟嘟着和冷峻的表情产生
了奇妙的反差。
张楚咽了口唾沫,坏笑着说:「怎么?找我有事儿吗?」
「小哥肯定知道是什么事儿吧。」迟茜说。
「嗯?哦——我知道什么事儿了。」张楚说着也站了起来,大摇大摆走到了
短发女生面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不过这一站他倒是发现对方居然比自
己还要高出不少来。「要不然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时候坐着的「受害
人」突然有点紧张地说。
短发女生怒道:「这能算?阿雅你别管,我最看不惯这种人了。」一旁的迟
茜点点头说:「这是很过分啊,怎么可以让你受这么大委屈。」
张楚呵呵笑:「我算知道你们为什么找我了——」
三个人在等着回答。
「你们想被操吧。」
「你个——」短发女生气得发笑,刚要发作就看见了一边阿雅的脸色,强忍
了下来,咬着牙说:「你叫张楚是吧?你今天好好和阿雅道个歉就好了,我们也
不逼你做过分的事。」
「那我要是不道呢?毕竟她是个弱智。」
「你别太过分。」
「你妈死了。」
「Woc——」短发女生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箭步上去抬起大腿对着张楚的小腹
就是一踹,事发突然,加上短发女生动作看起来很敏捷,这一踹的速度很快,张
楚刚刚作出反应要向后闪就已经被踢中了,他看着篮球鞋底结实地击中了自己小
腹,随后就是一阵不轻的疼痛。不过说到底也是女生,力气不大,换做差不多的
男人,这一脚下去张楚可能就捂着肚子蹲地上起不来了。张楚吃痛,弯着腰,看
着对方一脸得意加蔑视地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也涌了上来,「你找死吧——」
说着狠狠推了短发女生一把,要不还是说男女体格有差距,张楚只是推了一推,
对方马上站不稳脚跟,踉跄几步之后狠狠向后倒了下去,后背装在了桌子角上,
痛得娇哼了一声。
「切,让你们知道知道男人的厉害。」张楚得意地说。
「小玥——」阿雅和迟茜异口同声。
被唤作小玥的短发女生却更被激发了斗志,虽然后背摔得很疼,但还是挺了
个身站了起来,张楚完全没想到对方这么顽强,本来以为小姑娘吃一次痛就知道
怕了,结果还愈战愈勇,小玥抬起腿又要踢他,张楚这次倒是躲开了,不过紧接
着而来的却是毫不犹豫地一道白光,「啪」的一声脆响,小玥的巴掌狠狠抽在了
张楚的脸上,这一下可不轻,小玥显然下了大气力,张楚直被抽得脑子有点蒙,
「我操——」
「啪!啪!」
小玥一只手又来回抽了张楚两巴掌,「抽死你个——」
张楚虽然被这三巴掌扇得七荤八素,但是潜意识里的兽性被激发得更多了,
他看也不看,挥着拳头就照着对方捶了过去,小玥刚开口说几个字,张楚的拳头
就砸到了她的鼻子上。张楚虽然不怎么锻炼,但男人的拳头——还是生气的男人
的拳头——还是很有威力的,小玥只觉得整个脑袋都狠狠震了一下,鼻子又疼又
酸,眼泪止不住地留了出来,「啊——」她惨叫着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张楚看
着对方的惨相心里别提多痛快:「嗯?不是想打吗?来啊!」张楚说着几步追了
上去,狠狠扯住了对方的领子,「来啊!」张楚摸着自己通红的脸,怒吼着。小
玥显然也有点害怕了,瞪着大眼睛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呜呜,别打了——」阿雅带着哭腔的声音完全没有进入张楚的耳朵里。
「不是挺厉害的吗?」张楚手里一推,把小玥直接按在了桌子上,自己的身
体也不由得靠近了对方,对方身上的体香和温热让张楚除了愤怒又涌起了一种更
加狂野的本能,他的下体渐渐坚挺了起来,「小婊子,穿的挺骚啊——」张楚伸
手揉着对方胸前的两团肉。我操,这就是奶子的手感?张楚心里想着,女人也就
这样嘛,自己稍微吓一吓她们就完蛋了。
「砰——」
沉闷的响声同时终止了张楚的威胁和阿雅的哀求,一直没说话的迟茜趁着这
个机会摸到了张楚的背后,瞄准了他那个男人最脆弱的部位——
张楚感觉自己的下体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他低头一看,一直褐色的皮
鞋赫然出现在自己的裤裆——半秒钟之后,一种难忍的绞痛从下体传来,直接蔓
延到了小腹,「呃啊我操——」张楚马上松了抓着小玥奶子的手,捂着裤裆转过
身去,眼前的是迟茜的甜美——或者说邪恶——的笑容。
「疼吗~看起来挺疼的哦。」迟茜嘲笑道。
张楚夹着腿,愤怒地抽出一只手要抓住迟茜,马上身后尾椎的地方就被小玥
狠狠踹了一脚,直接把重心不稳的张楚踹了个狗啃屎。感觉局势反转的小玥那股
冲动劲儿又上来了,挣扎着从桌子上坐了起来,朝还没起身的张楚的侧肋就是一
脚,不过张楚的反应比她想得要快,又或者迟茜和自己拼了命的两击并没有给他
造成足够的伤害,张楚抬起胳膊勉强档了下来,虽然他还是觉得被踹得胳膊生疼,
但也没什么压力地站了起来。迟茜看张楚要站起来,很不理智地扑了上去想要阻
止,但娇小的她张楚只是甩甩身子就把她推倒在了地上。
「啊,好疼……」迟茜惨哼。
张楚这下是真的愤怒了。刚刚可能还在顾忌会不会打伤对方,现在被这两个
女生占了上风,下体还被踢了,张楚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亵渎,
他此刻只想着让她们付出代价——张楚像恶狼一样扑到了迟茜的身上,拨开她试
图保护自己的手,「你干什么——」迟茜尖叫道,张楚则不回答,毫不犹豫地掐
住了她的喉咙,迟茜脆弱的脖颈张楚一只手就差不多握得住了。
迟茜拼命地捶打着张楚,但对方就像熊一样纹丝不动,迟茜惊恐的眼睛里闪
着泪光,「放开他,你个畜生!」小玥吼道,挣扎着扑到了张楚背后,两条胳膊
从张楚脖子后面伸过来,死死钳住张楚的喉咙——居然练过格斗?张楚来不及惊
讶,强烈的窒息感就袭来了,小玥狠狠一条胳膊累着张楚,另一条胳膊则从后面
绕过去,狠狠按住他的后脑,「今天非要弄死你个畜生——」小玥气喘吁吁,但
仍然咬牙切齿地说。
窒息感越来越强,张楚掐在迟茜脖子上的双手渐渐无力起来,他试着仅靠躯
干来甩掉仅仅贴在他背后的这名少女,可是对方就像长在他身上一样死也不下来,
小玥的两条修长的大腿还从张楚的腰间穿过,缠在了他身上。
「妈的——」张楚说话都有点吃力。终于不得不松开掐着迟茜的双手,迟茜
得到解放,剧烈地咳嗽起来,张楚则伸手去掰小玥勒在自己脖子上的两条胳膊,
两个人就开始角力起来。不过张楚作为男性的体能优势再次显现出来了,经过刚
刚激烈的缠斗,小玥已经有点气力不足,张楚虽然被窒息,但是凭着死力气和体
格差异,还能使得出力气,小玥马上就感觉对方要脱离自己的钳制了——
「你们两个白痴,还不来帮忙——」小玥大喊。
迟茜揉着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在了张楚的身上,虽然身子娇小,但好歹
八十多斤的重量压在张楚身上,加上身后小玥的钳制,张楚不由得后仰,躺在了
地上,后脑正枕着小玥的乳房。迟茜没有小玥这么多技巧,一屁股坐在了张楚的
肚子上,身体前倾,想按住张楚的双手让他动不了,可是自己的力气实在不够看,
张楚仍然在慢慢挣脱小玥——
「阿雅!别愣神快来啊!」迟茜焦急地叫道,「再不来就来不及了!」
阿雅总算克服了自己的恐慌,赶忙跑了上来,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
「踢他裤裆!」迟茜喊道。一听这话,张楚刚刚被迟茜踢裆的恐惧又浮现在眼前,
他低吼着身体开始更激烈地挣扎,小玥只觉得自己怀里勒住的是一个野兽,自己
的力气正在逐渐耗尽——
「快啊!我要不行了……」小玥喊道。
「别犹豫了阿雅——」
『「呜嗷嗷嗷!」张楚嘶吼。然后他绝望地看到阿雅抬起了一只脚,更让他
绝望的是,对方穿着高跟鞋,尖利的鞋跟在张楚的眼里就像一只利剑,径直刺到
了他的下体,比之前更加尖利、更加令他难以招架的疼痛袭来,但紧接着,阿雅
的脚又抬了起来——
「别——」张楚想喊,但是喉咙被小玥勒死了,发不出声音。
「呜呜嗷……」
第二下下去,张楚扳住小玥胳膊的双手马上就失去了力气,只是松垮地扶在
小玥身上,迟茜趁着机会迅速抓住他的胳膊,压在了自己两条腿下,坐在了他身
上。张楚直急的两腿乱蹬,阿雅见状赶忙坐在了张楚的腿上,把他的下身按住不
动了。
张楚身上压着三个女生,终于四肢都被控制住了,他只觉得小玥脖子上的力
气越来越大,他张着嘴,看着小玥可爱的脸和垂下的发丝——窒息带来的痛苦变
成了恐惧,他知道他无法挣脱三个女生的擒拿了,自己身上所有能动的地方都在
迟茜和阿雅的屁股和大腿下面压着。
他开始害怕了,窒息带来的是对死亡的恐惧——张楚的眼睛里愤怒渐渐退去,
取而代之的则是恐惧,他惊恐地看着小玥,但对方穿着粗气,双眼之中只有冷冰
冰的怒意,丝毫没有怜悯。他眼前越来越黑,身体的挣扎也越来越弱,小玥看着
他渐渐只撑不住的样子,不由得终于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而张楚眼前的最后景
色,便是小玥可爱脸庞的这一抹笑容……
第02章
张楚在小玥的怀里慢慢失去了力量,最后眼前干脆一黑,整个人就失去意识
了——失去了时间概念,只觉得突然脸上一凉,张楚一下子回过神来,他挣扎着
想要起来,但是却在地上翻了个身,但是眼前首先出现的是一双印着嘻哈图案的
运动鞋,张楚发现自己是趴在地上的,他用力往上看了看,一黑一白的阴阳袜勾
勒出线条优美的纤细脚踝——
怎么这么熟悉……这是谁来着……
「哎哎哎,他醒啦!」鞋子的主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嘹亮清脆,也是熟悉
的声音。
我……我在哪来着……张楚脑袋有点疼,整个人还在混沌之中。
「哎哟,我说没事的吧?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能让你给勒死了不成?」背后响
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勒死?等会……刚刚……张楚的鼻尖几乎都贴在了对方的鞋尖了,淡淡的皮
革气味和少女的香水和体香混合着飘进鼻孔里,这让张楚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自
己刚刚被三个女生给勒昏过去了!而原因,则是因为自己在网上欺负的对象正好
就是她们中的一个——
哦对,就是那个说话悄声细语的那个小姑娘。
那这个阴阳袜是迟茜,所以那个大嗓门的就是小玥对吧?刚刚就是被她的胳
膊锁住喉咙昏过去的。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张楚有点慌,但从小每个正形的他虽然不是个标准的混
混,但也打过架,挨过砖头,不至于完全乱了阵脚。他奋力想站起来,但脚上和
手腕上都传来了结实的束缚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绑上了。
「哈哈哈哈,」小玥似乎看到张楚在地上扭动的样子十分舒爽,大笑起来,
「你们看他在地方蠕动像个虫子一样~」
「是的呢,」头顶传来迟茜甜甜的回应,「玥玥姐刚才勒得你爽不爽啊?」
「咳咳——」张楚刚想回答,喉咙就呛了口水,剧烈地咳嗽起来。
妈的,这帮娘们还把老子手脚给绑住了,张楚奋力想挣脱束缚,但不知道是
用什么绑的,十分牢固,怎么也弄不开。
「你还是省点力气比较好哦,」张楚感到自己后脑勺被什么东西压住了,那
粗糙的触感显然是迟茜的鞋底。眼睛的余光一瞥,果然刚刚一黑一白的两条腿,
现在只剩下白色的那边了。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娇小的女人踩着脑袋,张楚气得
恨不得马上撕了她,自己长这么大虽说挨过打,但也没被女人这么欺负过!
「你妈的,老子——」
咚!
「不能说脏话哦!」迟茜坏坏地说着,脚上一点也没留情,狠狠地抬了起来,
然后跺了下去。张楚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自己的鼻子被坚硬的地面狠狠的
锤了一下。「呜呜——」疼痛带着强烈的酸酸的感觉冲上了脑袋,张楚控制不住
地流出了眼泪。「我操——」
「都说了——」
咚!
「不许——」
咚!
「说脏话!」
「咚!」
连续三次,迟茜狠狠地把张楚的脑袋往地上踩着。幸好自己下意识地侧过了
头,只是让自己的脑袋痛得要死而已,否则鼻梁都要被踩断。
「哎哟哟,不说了不说了——」张楚觉得自己右脸被迟茜的鞋底蹂躏得火辣
辣得刺痛,左脸被冰冷的石头地面撞得则是深入骨头的疼。一冷一热两面的折磨,
让他一下子也顾不得男人的脸面了,赶忙告饶。
鞋子终于轻轻地放在了张楚的脸上。「真好玩!」身后的小玥显然看着张楚
的样子很兴奋,「让我也试试呗!」
「玥姐力气太大了,我怕你把小狗狗给踩坏了。」迟茜娇嗔着。
「哎呀,咋可能呢!这货又不是泥捏的,」小玥显然不服,张楚已经明显地
听见对方的声音到了自己身旁,「来嘛来嘛,让我也踩两脚,要不然我不解恨!」
可不行!张楚想起来小玥就是那个身材修长的高个子女生,显然是锻炼有素
的运动体型,迟茜这种娇弱的女人踩几脚都让自己受不住,小玥那个力量加上没
轻没重的性格,张楚真怕她把自己鼻子踩断了——
「哎哎你等——」
「嘿嘿嘿!」小玥兴奋地大笑着,「看我不踩死——」
咣!
「诶?」
张楚也不是个弱智,加上小玥刚刚给自己带来的恐惧,让他在千钧一发之际
飞快地滚到了一旁,他回头看着绿色的球鞋狠狠跺在地上,都能从地面上感到微
弱的震动,张楚看着那条明晃晃的大腿,肌肉的线条隐约可见——
这女人真敢下手啊,自己真要让她跺这么一脚可不好受。
女人的力量虽然大不到哪里去,但胳膊拗不过大腿,腿部力量任谁都小不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跑开!张楚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自己这
是第一次被人捆住手脚,一下子还想不出起来的姿势。
「哎吓死我了……」迟茜显然也知道差点出事,张楚躲开了这一下反而让她
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虽然自己一脚踩空,但小玥显然察觉到了张楚对自己的畏惧,
笑道:「你至于吓成这样嘛!真是的,来来来,姐姐来喽~」
不知道是料定张楚反抗不了,还是小玥单纯地起了玩心,她反而一步一步缓
慢地好像踩着慢悠悠的鼓点一样接近张楚。张楚看着她,米色的针织衫随着她的
步伐领口不断往下滑,紫色的蕾丝胸罩若隐若现,虽然衣服宽松,但小玥的胸部
显然发育得很好,乳沟相当明显,一瞬间看的张楚咽了咽口水。
小玥显然想欣赏张楚担惊受怕的样子,但却发现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奶
子看,立马换了神色,嬉笑道:「哈?看得这么享受吗?那我让你好好看看,来,
看吧~」
说着,小玥干脆把半边针织衫褪了下来,露出一条胳膊和一边乳房。这下穿
着紫色胸罩的乳房一览无余了,张楚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我操,好性感……女人的身体……是这样的吗?
也不是第一次看,色情视频也见过,但像现在这样现实中的人露出乳房给他
看,虽然隔着胸罩,但视觉冲击力还是很强了。
不行!不能光顾着看这种东西!张楚脸上的疼痛提醒着自己,现在最要紧的
是赶紧站起来,眼看着小玥越走越近。张楚一下子又滚了半滚,趴在地上,然后
像毛毛虫一样弓起身体,用力一挺,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不好!玥姐你快——」
「去死吧你!」张楚没等迟茜的警告喊完,两腿一蹬就站了起来,虽然腿和
手还是被绑着,但是这就已经足够了,他带着全身的力量狠狠地一头槌撞到了小
玥柔软的腹部上,小玥尖叫一声,张楚的身体压着她一起撞到了墙边的书桌。
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下,迟茜也只能捂着嘴尖叫了一声,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
么办,只好呆立在原地。身体今天第二次撞在桌子上的小玥显然很疼,张楚整个
人都压在了小玥的身体上,而小玥则躺在两个椅子上,两边都是高出一截的桌子。
「哎……好疼……」小玥也少有地露出了痛苦的呻吟,张楚又不放心似的又
一头槌撞了上去。
「啊!」小玥短促地痛叫了一声,身体不由得想要蜷缩起来,但张楚还在自
己身上,她便下意识地抱紧了对方。
这一下小玥自己倒没在意,但张楚的头一下子被怀抱进了小玥的双乳之间,
整个身体也都紧紧贴着小玥,女人柔软温暖的身体触感和令人陶醉的气味让从来
没谈过恋爱的张楚一下子恍若天堂,针织衫柔软中又带着一点粗糙的质感更加强
了温润的感觉。
「哼唧——」
张楚不由得哼出了声,自己呼出来的热气全都吐在了小玥的乳沟里。
显然小玥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虽然身体还在疼,但仍旧忍不住冷笑一声:
「喂喂,老娘的奶子有这么舒服吗?」
张楚没有回答,仍然哼哼唧唧地陶醉在小玥的乳房之间。
「果然啊,这家伙大概是个恶心处男。」小玥下了结论,说着,她狠狠地把
双臂在张楚的脑后环绕起来,一边挤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把张楚的头往自己怀里
按。张楚一下子觉得自己的鼻子和嘴巴都被柔软的两团肉给堵住了,蕾丝胸罩粗
糙的触感下面则是富有弹性的肉体,虽然很爽,但呼吸有点不畅快,加上他自己
也反应过来现在不是享受这种女性身体魅力的时候,刚刚只是被第一次的经历给
完全震慑住了。
张楚开始挣扎着要起来了,只要再给对方一头槌,大概就奠定胜局了!他这
么想着,想要把身体挺起来——
「想跑了?刚才不还如痴如醉的吗?」小玥得意地笑了,然后双腿也盘在了
张楚的要上,把张楚整个人都固定到了自己身上,「现在可不让你跑咯~」
「喔喔!!!」张楚手脚都动不了,纵使小玥的力量远小于自己,但无奈无
处用力,也就腰可以动一动。窒息感越来越强,自己吸进来的全都是带着小玥体
温的浑浊气息,张楚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难受,身体越来越用不出力气——更惨的
是,随着自己和对方的肌肤不断摩擦,两个人都出了汗,张楚觉得原本还能稍微
有点空气进来,现在则要么被汗水封死,要么只能强行从胸罩的布料里汲取一丝
丝溽热的空气了……
「爽不爽啊!?」小玥笑着说,「哈哈,现在不会连女人的奶子都抵抗不了
了吧?」
「喔喔~~!」张楚只能焦急地发出模糊的声音。虽然不成话语,但毫无疑
问听得出来自己的痛苦。
「哎?他听起来好像很舒服哦~」一旁的迟茜调笑着。
「是的呢!真是废物,居然你碰到奶子就动都忘了动!」小玥附和着,然后
咬着牙一用力,把自己胸前的两团肉更加彻底地塞在张楚的脸上,「啊~我也有
点爽,单身几个月了,好久没玩男人了!」
「喂喂,单身几个月就忍不住啦?」
「那可不,咱就是这么耐不住寂寞的人啦!」小玥也有点害羞地吐了吐舌头。
张楚仍然在呜呜啊啊地呼救,但显然屋子里的三个人谁都没可能救他——
或许那个阿雅可以吧。但她到底去哪了?张楚昏昏沉沉之中突然想到了这个
问题。
「哎哎?」小玥似乎在确认什么一样,挺了挺身体,这让张楚本来不知道啥
时候就勃起的下体更加传来触电一般的快感。
「啊~」
他虚弱地呻吟了一声。
「诶诶诶?!」小玥瞪大了眼睛,继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这家伙
居然勃起了!」
「喂喂,被你那个大胸埋着哪个男人都会兴奋的吧?」
迟茜替张楚吐槽。
「嘛,胸大有错吗!」小玥回嘴,「你这就是嫉妒!」
「你!」迟茜生气地说,但是好像对方也没说错,只能气得跺了跺脚。
这时候的张楚已经在窒息失神的边缘了——啊……难道自己刚刚被小玥勒昏
过去,现在又要被她的奶子给憋死?张楚意识到了自己可悲的经历,明明是三个
瘦不拉几的女人……明明自己是个大男人……应该几下子就能把她们揍趴下……
明明……
啊……奶子好舒服……热热的,软软的,香香的……
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的东西……
「啊哟?这家伙好像不动了。」小玥似乎发现张楚慢慢停止了挣扎,便稍微
松开了胳膊,露出一点缝隙来,「喂喂~昏过去了可就享受不到了哦,毕竟对你
这种恶心的处男,女人的乳房这辈子都不一定享受得到哦!」
随着凉丝丝的空气再次进入张楚的鼻子,意识似乎又恢复了一些。
要、要赶紧脱离——
身体再次挣扎起来。虽说是挣扎,但刚刚小玥还需要用不少力气,但现在对
她来说只是婴儿般的蠕动罢了。「哈哈,你动起来我还有点痒!」
不行,身体几乎都被这个女人包裹着,脸上全都是无处不在的乳房的触感,
两条大腿缠在腰上,肚子贴在一起——
下体不断跳动。
张楚下意识地一下一下挺着腰。
「玥姐,」迟茜有点嫌弃地说,「这家伙好像、好像开始自己动起来了。」
「哎?什么自己动?」小玥有点困惑。
「就是……你看他的腰。」
「什么腰……噗哈哈哈哈哈哈,」似乎确认了张楚的动作,小玥肆无忌惮地
狂笑起来,「你可哈哈哈哈哈你可真的把我逗笑了……你在操空气吗?」
张楚完全顾不得小玥和迟茜的嘲笑,仍然抖动着腰。「喂喂,还隔着裤子呢,」
迟茜坏笑着走到了张楚身后,三下五除二地把牛仔裤的腰带解了下来,然后连着
裤子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直到下体一下子凉飕飕的,张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
什么。「这才算操到了空气嘛,嘻嘻。」
「阿雅你快来近点,这才是好戏呢!」小玥喊不知道站在哪里的阿雅过来。
「我、我不要——」
「哎呀,你快来啦!」迟茜也催促说,「我不知道这家伙能坚持多久……我
估计很快就完事了。」
「好、好吧……」阿雅的怯懦的声音传来,然后是高跟鞋踩在地上踢踢踏踏
的清脆响声。
什么、什么意思?张楚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虽然现在爽到飞起,让他一时
间甚至都不想和这几个女人打架了,但他还是隐约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冰凉柔软的东西突然环绕住了自己的下体!
「啊——」
张楚发出了幼犬一般的呻吟。
「喂,刚刚握住就爽成这样了吗?」迟茜说道,「那我觉得你可连一分钟都
坚持不住哦~」
这、这是什么啊——张楚的脑子完全乱了,这种触感、这种感觉……
「那我如果这样动一下呢?」
然后自己的阴茎的包皮被完全地撸了上去。
哎哎啊啊啊!!
迟茜在给我打飞机?张楚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这么做对她们有什么好处吗?张楚困惑地想着,如果真能让这个美少
女给我撸一发,那自己今天也算赚大了吧!
然后,那只手又慢慢放了下去,没等张楚来得及回味这一下的快感,迟茜又
稍微快了一点地来回撸动了一下。
这可比自己来爽多了。张楚想,毕竟自己脸上还有一对平时色情视频里都少
有的性感的乳房呢。
迟茜这样来来回回三四次,张楚的射精感就高涨了,同时,小玥也在配合着
慢慢地用乳房揉着张楚的脸。
「哎呀,先走液这就出来了?」迟茜厌恶地说,「真恶心,你也太快了吧——
那就让我这样~」
她说着,另一只手也用上了,轻轻地盖住张楚的龟头,另一只手顶到了冠状
沟下面,用力这么一拧——
「啊啊啊啊!」张楚陶醉地大声呻吟着。
然后身体抽动了四五次,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不过射的时候,迟茜似乎第一时间就拿开了盖在龟头上的手,大概算有意不
想被精液沾上。「哈哈哈哈,好多啊~阿雅你快来,从下往上拍一个!」
「喔……可是……好吧……」阿雅纠结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然后是踢踢踏踏的高跟鞋的声音。但是这句话让张楚突然明白了刚刚嗅到的
不妙,拍一个?难道她们在拍我现在的样子?
一想到这个,张楚赶紧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力气,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
刚一动——
「不乖了哦~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吗?」
迟茜又轻轻握住了张楚的阴茎,并且直接上了两只手,像刚刚那样拧了一下;
同时,小玥也更加进一步地把张楚的身体抱在了自己怀里——窒息和下体的快感
双重折磨之下,刚刚积攒起来的力量瞬间就泄了。
好、好爽……可是那个臭女人在拍我啊——
张楚再想动,但是迟茜每一次爱抚他的阴茎,快感就像电流一般麻痹了他的
四肢,小玥的乳房就更加彻底地隔绝了空气。
可恶……身体……完全动不了——
「哎呀哎呀,就这样再来一发呗~」迟茜说着,换了角度又狠狠地揉搓着——
「啊啊啊啊!」
第二发。
「恩,不错不错,看起来还不少呢~」
「哈哈哈哈,就在我的乳房里给我射到死吧!」
……
第三发。
「啊啊……」
「哎哎,这东西精神头还挺足~」
「阿雅你给它个特写下次!」
「好嘞!」
……
第四发。
「啊不要……」
「什么不要?我看你这东西还能要呢~」
「处男都是这么多的吗?」
「喔……还是好恶心……」
……
第五发。
「求……求你们……」
「好像蛋蛋还蛮大的,应该还有点~」
「阿雅你给我拿包纸,这家伙口水都把我这弄湿了……」
「哦好的!」
……
第六发。
「……W呜呜……」
「哎?哭了?」
「没见过还能射到哭的呢!」
「哎他是不是不太行了,好像腿都有点抽抽了……」
……
「把他翻过来吧。」
「哎早该翻了,我这衣服都快被他眼泪和口水搞得湿透了,恶心死了。」
「嘿咻!好重……」
「当然重啦,啊哈哈这张脸,阿雅你快给他脸一个特写。」
「啊,还活着啊太好了……」
阿雅举着手机,对着张楚拍摄着,同时看他虽然眼神涣散,口水和眼泪加上
鼻涕把整张脸涂抹得几乎没了人样。
「现在是第几发了?」迟茜拿出纸巾轻轻擦着张楚的脸,那只手修长白净,
青色的血管依稀可见,是相当漂亮的一双手,但现在在张楚的眼睛里只觉得那是
杀人的凶器……
射精射到后面整个身体都像是要跟着精液一起射出来一般,有种强烈的耗竭
感,渐渐的快感之中甚至产生的疼痛,自己的下体每次被迟茜的这双手撸动都会
带来强烈的痛苦,但却又无法抵抗地再次勃起、射精——
绝望的处刑。
「好像第九次了。」阿雅小声回答。
「第九次了啊,」迟茜沉吟,「后面两次感觉射出来的跟水一样……」
「不会有事吧……」阿雅担心地说,「我是说他的身体……」
「那倒不至于,男人天生就是用来射精的嘛。」小玥插嘴道。
「天生……射精的……」阿雅似乎在仔细揣摩着这句话。
「喂,你在听吗?」迟茜转头看着张楚,后者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时
不时啜泣一声,大概他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这种折磨,精神似乎有点招架不住,
迟茜端详了他一会,然后伸出一只手下去轻轻托起了他的睾丸,这个微小的动作,
都让张楚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迟茜掂了掂,似乎要确认它的分量一般,然后嘴角
泛起残忍的笑容,伸出几根手指,轻轻抓挠着睾丸,又痒又刺激的感觉让张楚微
微呻吟着,阴茎再次勃起了,「嘻嘻,看来还有一次呢~来,让姐姐给你弄出来
好不好?」
一听见这句话,张楚似乎活了过来,惊恐地看着迟茜,嘴里模糊不清地说:
「不、不要来了……求里……瓦不行了……」但迟茜就那样笑着,慢慢地又把手
握在了张楚的阴茎上。
「不要——」
「要的~」迟茜毫不理会张楚的哀求,「要好好地来最后一次~玥姐,你把
他的头抬起来,他还没亲自看过自己射精的样子呢吧?」
「诶?打飞机的时候不会看到吗?」
「打飞机的男生怎么会去看自己射精的样子嘛!」
小玥坐了起来,张楚的身体早就没了力气,像一坨烂肉一样顺着小玥的乳房
和腹部滑了下去,然后被小玥强行抱住,她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看着自己的阴
茎。
咕唧、咕唧——
那恐怖的淫糜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呜呜呜——」
张楚又哭了起来。自己和小玥共同坐在一个椅子上,张楚的整个身体都被对
方托住,双腿被小玥的双腿架起来强行张开,迟茜就悠闲地坐在自己对面,低头
揉动着自己的阴茎,而阿雅则战战兢兢地举着手机,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她显得格
外高挑,居高临下地记录着这一切。
张楚绝望了。
哀求就像石沉大海,完全无法改变迟茜残忍地榨精酷刑。
迟茜早就掌握了张楚的敏感部位,轻车熟路地强行提高着他的性欲,张楚的
身体被对方不讲道理地榨取着最后一点价值……
这次迟茜足足撸了将近十分钟——
「呃啊啊!」张楚突然痛苦地哀嚎起来,他浑身的肌肉都疼得要命,心脏跳
得飞快,感觉四肢都麻痹了……
然后——
身体抽动了几下。
「诶?」迟茜、小玥和阿雅异口同声地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张楚的阴茎只是这样抖动了几下,贴着自己的皮肤慢慢地流出了一丢丢难以
称得上是精液的液体。
「噗哈哈哈哈哈~~」迟茜和小玥在短暂地沉默之后爆发出了笑声。
「这、这什么啊?就这么完事了?哈哈哈哈哈哈!」小玥笑得脱了力,索性
把张楚破烂不堪的身体直接扔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我也没想到,我以为、我以为——」迟茜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
着,「我以为起码会射出来一点,都准备躲开了,结果——」
「结果就——」小玥接了她的话,「就那么悄悄地流出来一点点~我第一次
见这么可怜的射精哈哈哈哈哈……」
「你们啊……」阿雅看着自己的两个朋友,无奈地摇了摇头,蹲下去检查着
地上的张楚。
「要是被你们玩坏了,那我一会就没得玩了嘛……」她小声嘟哝着。
这话只有张楚在半死不活之间听见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