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小可爱在逸仙玩弄下和指挥官的初次性爱体验】(完)


「哈……哈……指挥官……放过我,让我休息……一会儿,求您了……❤ ❤」
被我蹂躏了将近5分钟,鞍山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帅气的披风皱成一
团,被我们无情的扔在了沙发底下。下面穿的海军制服被我的动作弄得散乱无章,
露出鞍山平坦光滑的诱人小腹,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我的动作变得通红。往上看
去,保护鞍山最重要的部位的浅蓝色的内衣早已散开,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可爱
娇乳此时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面前,顶端的两颗粉红葡萄早已饱满到了极点,
正随着鞍山的呼吸一上一下的颤抖着,似乎正在等待着面前的男人将其采摘并好
好的用嘴把玩。
躺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鞍山的小脑袋瓜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宕机。作
为四大金刚中最洁白无暇的少女,鞍山对男女情事一无所知,最多也就通过人类
那边的恋爱漫画知道个男女之间产生感情后会浪漫的约会,会在摩天轮上在夕阳
的照耀下深情接吻,然后男方会单膝下跪,给噙满幸福的眼泪的女方带上象征着
至死不渝的爱的婚戒这种老土但却令人心动的套路。空闲的时候鞍山也想象过指
挥官向自己求婚和自己穿上婚纱的浪漫场景,并且已经在脑海里操练了无数次,
但真当指挥官吻上去时,鞍山脑子里面的防线顷刻间便被摧毁的干干净净,一丝
痕迹都没留下。
和指挥官深吻的触感霸占了鞍山脑子里的全部地方,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
鞍山只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出现了一种自己从未有过的快感,说不清道不明的桃
红色念头和无与伦比的幸福感让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诱人的潮红。回想着刚才我
的动作,完全丧失思考能力的鞍山竟然主动向我伸出了双手,在紧紧抱住我之后
不断的用自己的小腹摩擦着我的下身,小腹和阴蒂传来的极乐使得鞍山完全沉迷,
不时发出一声诱人的甜蜜喘息。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
残存的意识正不断的向已经沉迷于快感的鞍山发出警告,鞍山浑浊不堪的脑
子里出现了一丝清醒。
睁开眼睛,映入鞍山眼帘的是自己的指挥官的帅气脸庞。或许是被指挥官看
到了自己的失态,已经来感觉了的指挥官并没有进一步下去,只是笑吟吟的欣赏
着身下鞍山小可爱的诱人娇躯。
「指挥官,别看呀……羞死人了……」用手臂捂住自己的眼睛,鞍山又羞又
愤的说道,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挣扎的神情,看来之前的快感给她带来的冲击已经
开始动摇她坚定的意志。
我悄悄俯下身子,将嘴贴在鞍山通红的耳尖,小声说道——
「那……你为何又要用自己的腿……紧紧的钩住我呢?小鞍山可真是个心口
不一的淫乱的坏孩子呢~」
我话音刚落,鞍山紧紧缠住我腰的细长白皙的腿就是一僵,一丝慌乱出现在
鞍山的脸上——
「不不不,指挥官,不是这样的,鞍山不是坏孩子,求求您听我解释,我只
是——呀❤!」
鞍山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我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趁着她惊慌失措不设防
的时机,我轻轻咬住了鞍山左乳上那一颗饱满的红葡萄,像婴儿一样用力吮吸,
同时右手完全握住她的右乳,中指和无名指的指根同样用力的夹住她另一颗饱满
的葡萄。
鞍山的娇乳看起来不大,其实上手摸起来手感很好,我的手掌刚好能够完整
的包裹住她的挺翘嫩乳,玩弄起来属实好生色情,要是有几颗跳蛋的话……
被我蹂躏过的娇躯本就敏感,被我这样一握,剧烈的快感顿时让鞍山娇喘出
声,令人血脉喷张的喘息打在我的耳朵上面,迷人的粉红色溢满了整个指挥室。
「指挥官,求您了……放过我……鞍山不是一个坏孩子……求求您,不要讨
厌我……❤」
快感在鞍山的大脑中横冲直撞,使得鞍山完全无法思考。而可能会被指挥官
讨厌的恐惧又让鞍山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大滴大滴的眼泪出现在鞍山的眼角,我
相信用不了多久,鞍山就会嚎啕大哭。
我松开她的左乳,重新紧紧的抱住她,用尽可能温柔地语气在鞍山耳边说道——
「鞍山是好孩子,无论鞍山做什么指挥官都不会讨厌你,你永远都是我的心
头肉~」
「真……真的吗?您真的不会……讨厌这样堕落的鞍山吗?」
「真的哦~指挥官最喜欢的就是像鞍山这样的小可爱了呢❤~」
逸仙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我转头看去,发现逸仙正站在沙发旁边,
看着我和鞍山,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逸仙……姐姐?」
鞍山满是泪痕的脸上出现一丝疑惑。
「指挥官,不要惊慌也不要害羞~放心大胆的做吧,逸仙作为您的誓约舰,
会给您提供最完美的攻略的~还请不要把目光放在小女子身上,身下的小可爱才
是您的正餐❤~」
见我的表情有点慌张,逸仙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轻轻说道。随即逸仙拿出手
帕,轻柔的擦去鞍山的眼泪。
「不论在什么时候,我还是不想看见你哭呢……」
鞍山耳边传来逸仙温柔的话语。
「鞍山……鞍山不会哭的,所——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啊!❤」
话刚说到一半,一根柔软细长的东西被逸仙慢慢塞进了鞍山的蜜裂中,处子
紧致的花道褶皱被棒棒顶开的超越吮吸乳头百倍千倍的快感让鞍山娇小的身躯高
高拱起,一股清澈的爱液从鞍山的花道中喷出,打湿了逸仙的手。
「哈❤……❤哈……哈❤……」
鞍山被花道传来的如此巨大的快感瞬间冲向了高潮,粉嫩的小穴止不住的痉
挛,剧烈的无力感使得鞍山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
我转过头,发现逸仙正拿着一根不算很粗的震动棒慢慢的塞进鞍山的下身中,
身下的鞍山激烈挣扎着想摆脱那根棒棒,但身子被我狠狠压住,她根本无法动弹
哪怕一指。
「少女是很怕疼的❤~我可爱的指挥官,做正事之前还请您牢牢的打好地基,
不然房子垮塌的痛感女孩子可不好承受哦~」见我试图起身,逸仙用手轻轻拦住
我的身体,悄声说道,「鞍山身体很敏感,还自慰都没有尝试过,待会儿您突破
的时候她肯定忍不住的,就让我来帮助您吧~还请您好好的享受哦❤~」
话音刚落,一只手悄悄地伸到了我的大腿根部,解开了我的裤链并拉下了我
的内裤。我早就充血站立起来了地巨大肉棒没了阻碍,弹出来的时候用力地弹了
一下逸仙的白皙小手。见状,逸仙跪立在沙发上,一边用震动棒抽插鞍山的紧致
处女穴一边为我发泄我的欲望。
「哦哦哦哦哦哦~不要……求你了……逸仙姐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
随着震动棒的逐渐深入,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使得鞍山脑袋里一片浆糊,只能
口齿不清的发出一些迷人的呻吟声,香甜的吐息被我完整的接住,我低头望去,
之间鞍山已经双眼翻白,唾液从她的嘴角滑落,随着她的娇喘滴在沙发上,娇嫩
的乳房随着她的身子颤抖而颤抖,迷人的体香使劲的冲击着我的神经。
下一秒,握住我肉棒的逸仙的小手开始了上下撸动,剧烈的快感打了我一个
措手不及,刚才还看着鞍山娇喘着发呆,马上我自己就呻吟出声。
逸仙的手法非常娴熟,仅仅上下撸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她就已经发现了
我肉棒上所有的敏感点。我好不容易适应了平稳的快感,突然逸仙微微用力的握
住了我的肉棒根部,食指指甲轻轻嵌入了我的尿道中,一股无与伦比的快感立马
使我身子像鞍山一样高高拱起——
「~~逸仙,别那样,先等一会~~!!」
「噢噢噢噢哦哦哦——噢噢噢噢❤嗯!!!哦哦哦❤哦哦——」
我被快感击败的同时,逸仙轻轻一压震动棒的根部,深入进鞍山花道的震动
棒的顶端死死的顶在鞍山的花道中的一点上,更高的快感浪潮使得鞍山瞬间缴械
投降,原本就痉挛个不停的花道抽搐的更加激烈,爱液止不住的喷射出来,将沙
发彻底打湿。
我刚为鞍山默哀了一秒,突然感觉肉棒一烫,鞍山的部分爱液喷射在了我肉
棒的顶端,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逸仙马上用力紧紧一握,上下
运动的速度骤然加快,此刻逸仙沾满鞍山爱液的娇嫩小手成为了可能是史上最好
用的手穴,剧烈的快感让我全身脱力,死死压在了鞍山的身上和她一起不停的抽
搐,大股大股浓稠的乳白色精液被我毫无保留的射在了鞍山的两腿之间,淫靡的
气味瞬间溢满了整个房间。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瘫软在鞍山的身上,和鞍山一起大口大口的喘气。之前我还觉得鞍山忍耐
度太低,现在我却和她双双在逸仙的攻势下脱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指挥官,您想不想休息一会儿呢?」
见我们两个彻底没了力气,逸仙放下那根震动棒,松开握住我肉棒的小手,
坐到了我们俩的身边。
我看着她笑吟吟地样子,无力的点了点头。
逸仙将我扶正,让我坐在一旁休息。我刚想和她说几句话,突然看到逸仙拿
出了一些小玩具,径直走向了还在一旁喘粗气的鞍山。
一股不祥的预感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轻声问道:「喂,逸仙,你要干嘛?
让她休息一会儿再说,先别急呀。」
「指挥官,舰船的体力可没有您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哦~」
听见我的疑问,逸仙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在我面前晃了晃手上拿着的那
几个东西。
一个小型的塑料漏斗,几颗跳蛋,一根十分粗大的布满柔软的硅胶突起的震
动棒,以及……一串看起来就很让人恐惧的拉珠。
「喂喂喂,你要干什么,别呀,她只是个孩子,受不了那些东西的!」
「指挥官,您说什么呢~」逸仙看着我惊慌失措的样子,轻笑出声,「谁说
这些东西……全部都是鞍山用的❤?」
没等我说出第二句话,逸仙轻轻拉开了她旗袍的下摆,绝美的风光就这么展
示在了我的面前。
我这才发现逸仙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了她那件黑色的系带内裤,迷人的小穴
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正不停的颤抖。
我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逸仙……原来是玩的这么开的人吗?前几天我和她做爱的那天晚上难不成她
都没发挥出全力?
容我胡思乱想着,逸仙已经重新跪在了沙发上,给我摆了个后入的姿势。看
着她诱人的小穴和妩媚的深紫色绑带高跟鞋,我的肉棒重新变得充血挺直。
「指挥官,什么时候恢复了,可以随时把我们按在您的身子下面做哦~房间
隔音效果很好,不用担心被发现的~」
说完,逸仙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脸笑意的故意将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
放在了我的大腿上,被黑色长筒袜包裹的小脚脚背慢慢的在我腿上滑动,无时无
刻不吸引着我的目光。黑色长袜的布料顺滑的触感使我血脉喷张,我一把抓住她
的丝足,将我的肉棒插进了她的脚趾和高跟鞋鞋底的缝隙之中用力抽插,同时伸
出舌头一寸一寸的舔着逸仙穿着长筒袜的大腿。
「呀!指挥官,您可真是……喜欢逸仙……的高跟鞋呢~❤」
鞋底材料的些许粗糙和长袜布料的顺滑配上逸仙腿上的淡淡体香,和刚才逸
仙给我手交完全不同的快感直冲我的大脑,我能感觉到在快感之中我渐渐迷失了
自我,不知道就这样抽插了多久之后,我将逸仙脚上那一双被精液完全染白的深
紫色绑带高跟鞋脱下,单纯享受着逸仙穿着长筒袜的脚底摩擦肉棒给我带来的极
致快感,又射了好几发之后,逸仙脚上的长筒袜已经尽数染白,浓浓的精液味道
从她的小脚上散发开来,给我无尽的愉悦。
「指挥官……您可真是……❤粗暴呢……哈❤……」
鞍山此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小脸羞红的瞪大眼睛看着我们玩的所有花
样。鞍山的大腿根部不停的摩擦着,流出来的爱液已经完全润湿了她的内裤。看
见我正看着她,鞍山别过不停的冒蒸汽的小脑袋,小声的挤出一句话来——
「指挥官……鞍山❤……也想要❤……」
「鞍山也来感觉了吗?❤但是现在……还不行哦❤~指挥官的东西……插进
来可是会很痛的呢~」
感受着脚上传来的肉棒和浓精的触感,逸仙的脸上带上一抹病态的潮红,大
口大口的热气从逸仙的小嘴中吐出,喷在鞍山的小脸上。
「我……鞍山能忍住的❤求求您……指挥官……放进来❤——放呀!!!」
又一发滚烫的浓精从逸仙小脚中间射出,径直落在她粉红的蜜裂当中。见鞍
山楚楚可怜惹人怜爱的模样,逸仙将我射在鞍山峡谷中的浓精当作润滑剂轻轻润
湿了鞍山蜜裂下方的可爱小穴,抓起手旁那长度骇人的拉珠,一颗一颗的塞了进
去。
「逸仙姐姐那里很脏的——哦哦哦哦哦❤❤❤❤!!!不要哦哦哦哦哦❤❤
❤❤!!!」
被拉珠无情的侵犯肠道和括约肌,鞍山满是泪痕的小脸更加疯狂,脑子里最
后一丝清醒被下身传来的快感完美摧毁,逸仙俯下身子狠狠吻住鞍山的樱桃小嘴,
将鞍山的娇喘呻吟尽数堵在嘴里,同时手上找准了鞍山挣扎的时机,一颗一颗的
拉珠快速的填满了鞍山的肠道,当最后一颗柔软的拉珠被塞进去之后,鞍山平坦
的小腹很明显的有了大量不规则的凸起,摸上去能感觉到拉珠正在肠道里面不停
的震动。
「呜呜呜❤❤❤!!!呜呜嗯!!!❤❤❤❤❤」
此时的鞍山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泪水口水和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混杂在一
起,脑子里面全是无可救药的迷人粉红。肠道里面传来的快感已经超越了鞍山娇
嫩的身子能够承受的极限,使得鞍山娇小的身躯不停的痉挛抽搐,数不清的爱液
从她诱人的花道中喷出,尽数喷洒在我们身上。
「看来……❤到时候了呢❤~」
逸仙看着在自己身下挣扎个不停的鞍山,脸上的潮红越发病态,左手拿起那
一根长度骇人的震动棒,勾起自己被沾满精液黑色长筒袜包裹住的小脚将上面的
精液涂抹在震动棒上,随即将震动棒的顶端对准自己的下身,慢慢的插入自己的
花道。
精液被渐渐深入的震动棒铺平,成为逸仙娇嫩的花道内壁之中最完美的润滑
剂,咕啾咕啾的水声随着震动棒的抽插从逸仙的花穴中传出,无情的进攻着我的
耳朵,见此香艳到极点的场景,我那根喷洒了无数浓精的巨大肉棒再次充血膨胀,
剧烈的射精快感冲击着我的神经。
「哈❤……哈❤……嗯~❤,啊——」
逸仙的身子不住的颤抖,大量透明的爱液混杂着精液被震动棒带出她的花穴,
眼看就要滴落在沙发上,随即就被逸仙再次堵回了粉红的阴道中,为了让我看清
她花道里面的淫靡模样,逸仙将自己的翘臀高高挺起,震动棒的最外端距离我的
脸部只有不到10厘米。
爱液混合着精液的气味让我大脑充血,震动棒一进一出发出「咕啾咕啾」的
声音,我的意识渐渐被欲望冲散,呼吸也变得更加的粗重,就差临门一脚我就能
彻底化为野兽狠狠的蹂躏身子下面的两个极品美人的尊贵娇躯。
就在此时,或许是知道了我心里面想的事情,逸仙身子底下不停挣扎着的鞍
山伸出她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勾住了我的腰,淫荡不已的话语从鞍山的嘴里吐
出,重重敲打在我的心上——
「哦哦哦哦哦!!!❤指挥官……哦哦哦哦哦❤❤❤快插进来嗯噢噢噢哦哦
❤❤❤鞍山哦哦哦——鞍山受不了了哦哦哦哦哦……」
摸着鞍山小腹上不规则的隆起,想象着拉珠在鞍山肠道里面不停的震动蹂躏,
我再也忍受不了下身的欲望,狠狠扑在了逸仙和鞍山的身上,左手抓住逸仙的震
动棒剧烈抽插,右手死死按住鞍山肚子上的隆起,挺翘的肉棒用力一挺,插进了
鞍山紧致的处女阴道。
「哦哦哦哦哦❤❤❤❤指挥官……慢点噢噢噢噢哦哦哦❤❤❤❤❤太快了——
哦哦哦哦哦哦慢点哦哦哦❤❤❤❤!!!」
逸仙被震动棒如此剧烈的抽插,几乎是瞬间就小小的高潮了一次,大量爱液
从她的花道中喷出,尽情撒在我的手上,我心一横,手部突然用力,骇人的震动
棒顶端直接顶死在了逸仙的花房门口,搞得逸仙的小腹上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狰
狞突起。
「哦哦哦哦哦哦!!!不要❤❤❤求您了,会死人的——噢噢噢噢哦哦哦❤!!
!」
感受着子宫口传来的极限快感,逸仙翻着白眼弓起身子陷入了剧烈的高潮,
上一次高潮的感觉还没过去,下一次高潮的快感又冲上脑门,想说出口的话全部
变成了无意义的呻吟和被快感裹挟的剧烈惨叫,之前的优雅妩媚荡然无存,取而
代之的是沉迷于如毒药般的快感的痴态。
高潮了几次之后,逸仙紧致的子宫口也因为快感而渐渐放松了牢不可破的防
御,我能感觉到逸仙的花房给震动棒的阻碍越来越弱,于是我一边用肉棒抽插起
鞍山紧致的阴道,一边手部继续用力,将数十厘米长的震动棒硬生生塞进了逸仙
的花房里。
「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
❤❤❤❤」
逸仙的子宫口被巨大的震动棒强行撑开,无数细小的柔软硅胶突起不断地刺
激着紧紧吸住震动棒的子宫内壁,花心最娇嫩的顶端被震动棒死死的顶着,比鞍
山更明显的突起出现在了逸仙的小腹,可能比毒品还猛烈千百倍的剧烈快感让逸
仙彻底失去了意识,只能趴在鞍山身上发出剧烈的娇喘和悲鸣。
别看逸仙的花房被震动棒弄得欲仙欲死,鞍山这小家伙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在之前的前戏中,鞍山紧致的处女花道被逸仙用玩具调教的那叫一个湿润,快感
早已摧毁了鞍山的神智,湿润且紧致的阴道没有给我一丝阻碍,就连鞍山的那层
最宝贵的膜被我击破时她都没有什么痛感,只是花道内壁的褶皱被我的肉棒用力
撑开时她才会发出高昂的悲鸣。
「哦哦哦哦哦❤❤❤❤❤!!!指挥官的哦哦哦哦哦哦——进来了,好舒服,
好粗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数量巨多的拉珠全部都在鞍山的肠道中剧烈震动,试图给鞍山展示出自己不
可磨灭的存在感,我的肉棒被鞍山紧致的小穴紧紧吸住,肠道中巨大的拉珠透过
肠道穿过肉壁顶在我的肉棒上,一边是鞍山布满褶皱的花道和滚烫的爱液,一边
是拉珠顶在我肉棒上的震动,一边是不断亲吻我肉棒的娇嫩少女的子宫,配合上
逸仙和鞍山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娇喘和悲鸣,我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去往了极乐
净土。
「指挥官哦哦哦哦哦哦❤❤❤❤,好舒服噢噢噢噢~~鞍山,鞍山成了坏孩
子了哦哦哦哦哦哦❤❤❤要被妹妹们讨厌了噢噢噢噢哦哦哦——但是,鞍山最,
最喜欢指挥官了哦哦哦哦哦!!!❤❤❤❤」
当然,和逸仙那深入子宫的宛如毒品般的快感不同,鞍山肠道和花道的快感
还没爽到那种程度,即使是被我如此剧烈的直顶子宫口的抽插着,鞍山居然渐渐
适应了如此强烈的快感,被失去神智的逸仙压在身下的鞍山睁开被粉色爱心铺满
的眸子,一边悲鸣一边饱含爱意的看着我,表情温柔到了极点。
看着她如此温柔如此温暖的小表情,我一时间愣在了那里,这几天和鞍山相
处的种种画面飞速在我脑海中闪过,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充满了我的大脑。
鞍山这小妮子真是可爱呢,我心里想。
既然如此,给她更多的奖励吧。
将身下的逸仙和鞍山调换了个位置,从之前的逸仙压着鞍山变成了现在鞍山
骑在逸仙身上,我刚想更加用力的抽插鞍山,却发现这样鞍山这样一骑,小腹刚
好压住逸仙子宫里面正疯狂震动的震动棒给子宫搞的那个巨大突起,逸仙惨叫一
声,弓起身子又连着高潮了5次,爱液全部喷洒在了我的肉棒和鞍山的花道的交合
处,被我抽插着送进了鞍山的娇躯里。
「噢噢噢噢哦哦哦不要压❤哦哦哦哦哦哦!!!不行了指挥官哦哦哦哦哦哦
放过逸仙吧哦哦哦哦哦——是逸仙错了,对不起,噢噢噢噢哦哦哦呜呜呜呜呜呜!!
!」
逸仙的娇喘声音逐渐变小,看来已经没多少体力了,我看着她不断挣扎的样
子,内心也觉得玩的确实有点过了,便想伸手去关闭那根震动棒让逸仙休息一会
儿,结果我刚伸出手,鞍山的臀部猛地向后面一顶,她充满吸力的子宫口紧紧的
吸着我的龟头和尿道,突然变得剧烈的快感差点就让我缴械投降。
「指挥官,不行哦~逸仙姐姐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么刺激的快感呢❤,怎么
能休息呢?」
鞍山转过头,看着我邪魅一笑,拿起一个鲜红色的口球将其装在了逸仙的小
嘴上,顿时逸仙高昂的悲鸣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呜声,没有体力的逸仙甚至没法
抬起手拿掉这个口球,只好躺在那里呜呜呜的享受子宫里传来的极致快感。
「鞍山,你什么时候……唔!!!」
我刚想出声问她,突然鞍山肠道里的拉珠加快了震动频率和幅度,被这突如
其来的刺激吓了一跳的鞍山花道骤缩,子宫口的吸力突然变大,死死吸住我的肉
棒顶端,猛然变大的快感让毫无防备的我高潮数次,加上鞍山恰到好处的主动前
后扭动自己的娇躯,大量粘稠的乳白色精液被我全部射进了鞍山娇嫩的花房里。
「指挥官的精液❤进来了哦哦哦哦哦❤❤❤❤❤❤❤!!!要死了要死了要
死了噢噢噢噢哦哦哦❤❤❤❤❤❤!!!」
鞍山趴在逸仙身上,小巧可爱的娇嫩子宫被我的浓精完全填满,一滴都没有
漏出来。鞍山小腹处的突起因为子宫被精液填满显得更加明显,失神的鞍山在精
液和拉珠的前后夹击下连续高潮了数十次,最后也完全失去了体力,躺在逸仙身
上大口喘着粗气,一幅被玩坏了的淫靡表情。
我也很不好受,休息了将近10分钟才反应过来,这才发现逸仙在失神之前悄
悄将拉珠的遥控器调到了最大,这才让我们俩陷入了高潮的天堂。
此时震动棒已经被逸仙关闭,满身体液的逸仙正躺在沙发上一脸幸福的看着
我和鞍山,眼里止不住的笑意。
逸仙勉强坐起身子,将鞍山紧紧抱在自己怀里轻柔的抚摸着鞍山的脑袋,然
后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说不出的温柔。
「怎么了?」我看着逸仙满是幸福和欢愉的淡红色眸子,出声问道。
「没什么呢~只是想看看我的妹妹和我亲爱的指挥官哦~现在小女子可能就
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说着,逸仙把我拉到她的侧面,小嘴用力的含住我满是精液的肉棒,丁香小
舌在我的肉棒上灵活的舔来舔去,试图将上面的浓精全部品味一番。没过多久,
我的肉棒就在逸仙的侍奉下变得干干净净的,除了上面满是逸仙甘甜的唾液。
「指挥官的精液,无论品尝了多少次,逸仙都不会嫌腻呢❤~」
品尝完毕,逸仙的小嘴松开我的肉棒,似乎是给我炫耀自己的宝贝一样伸出
自己可爱的小舌头,给我展示还留在舌头上面的乳白色精液,然后当着我的面咕
咚一声将其全部吞下肚里,只给我留下一个可爱的坏笑。
鞍山此时也休息够了,抬起埋在逸仙怀里的小脑袋,一脸迷糊的看着我和逸
仙发呆,似乎是还没从之前内射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
「啊啦,忘了鞍山小可爱还没有品尝过指挥官的精液呢❤~这怎么能行呢~」
看着鞍山迷迷糊糊的可爱脸蛋,鞍山露出了妩媚又困惑的表情,我感觉我还
能够再战,刚想让鞍山用她的小嘴来侍奉我的肉棒,却看到逸仙摆了摆手,抬起
了她的那双被沾满了精液的黑色长筒袜包裹住的修长大腿,雪白的小脚轻轻摇动
着,似乎是在给我展示她脚上的浓精。
精液的气味使得鞍山的小脑袋根本转不过弯来,迷迷糊糊的鞍山只能被逸仙
牵着鼻子走。在逸仙的身上转了个方向,逸仙的精液小脚便出现在了鞍山的面前。
没想那么多的鞍山见状伸出娇嫩的小舌头,一点一点的品尝着逸仙脚上的黏稠精
液。逸仙的脚趾缝,脚踝,脚背,脚底被鞍山舔了个干干净净,弄得鞍山小脸上
全是乳白色的液体。
见已经没有精液了,迷迷糊糊的鞍山顿时露出一种悲伤的表情。逸仙见状,
脸上的笑意更甚,于是伸出被鞍山舔的干干净净的黑丝小脚轻轻一勾,那双满是
精液的深紫色绑带高跟鞋就回到了逸仙的脚上。鞍山见状,径直伸出了舌头,下
细的舔着逸仙的妩媚小脚,从鞋面舔到鞋跟的蝴蝶结,从脚尖舔到脚和高跟鞋左
右两边的缝隙,然后逸仙松开绑带,只是让脚尖轻轻钩住高跟鞋,好让鞍山能卖
力的舔到脚底的浓稠精液。
数分钟后,逸仙的高跟鞋便被鞍山舔了个干干净净。将其重新穿在脚上,逸
仙也在沙发上换了个方向,让鞍山的翘臀坐在自己脸上,伸出舌头贪婪的舔舐着
鞍山花穴内的粘稠精液。
「唔!逸仙姐,不要,那边❤,那边很脏的!不要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噢噢噢❤!!!」
一边舔食着鞍山花房里流出的香浓精液,逸仙重新打开了鞍山肠道里的拉珠,
毫无防备的鞍山惨叫一声,被逸仙死死拉住的身子剧烈挣扎,但可怜的鞍山本就
没有什么力气,根本无法和逸仙的力气比,无论她怎么挣扎,快感还是死死的冲
击着她的脑袋,让她发出高昂的悲鸣。
如此香艳的画面使我几经战斗的肉棒再一次充血挺立,鞍山的诱人小嘴就摆
在我的面前,我二话不说,马上将肉棒插进了鞍山的嘴里,抱着鞍山的脑袋让肉
棒在她的嘴里来回抽插。
少女的小嘴侍奉起肉棒的快感和紧致的花道完全不同,温暖的唾液润滑了我
肉棒的每个角落,鞍山的娇嫩小舌被迫舔舐起我肉棒的每一处敏感点,肉棒最顶
端的龟头被鞍山深深的吞进喉咙里,为了不让自己的嘴伤害到我的身体,鞍山坚
硬的牙齿只是轻轻的咬着我肉棒的根部,被我抱着脑袋抽插的时候偶尔会轻咬在
我的龟头上,每到那时巨大的快感都会使我呻吟出声。
我和鞍山两个人再一次陷入了快感之中,只有逸仙没有享受到。看着鞍山被
销魂的快感弄得欲仙欲死的小表情,我加快了抽插鞍山小嘴的力度,鞍山也很配
合的加快了舌头舔舐肉棒的速度并加大了吮吸肉棒的力度,每一次吮吸我的尿道
都会传来一种我完全把持不住的激烈快感,我只能找准时机放慢抽插的速度强行
忍住射精的快感,好更长时间的享受鞍山的温暖口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噢噢噢噢哦哦哦!!!
至少不要在子宫里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在激烈的抽插和吮吸中,我并没有完全沉醉于刻骨洗髓的快感,而是找准时
机重新打开了插在逸仙的娇嫩花道和诱人子宫里的巨大震动棒,顿时还在舔食鞍
山子宫里流出的精液的逸仙惨叫一声,腹部开始剧烈的痉挛。我一开支撑鞍山的
手,让鞍山的花穴穴口完整的压在逸仙的小嘴上,使得逸仙无法发出这么高昂的
悲鸣,然后我学着逸仙之前的样子,用更大的力度狠狠压在震动棒突出的尾端,
震动棒巨大的尖端在逸仙的腹部产生了一个比之前巨大万分的凸起,几乎让人绝
望的快感如潮水般涌上了逸仙的全身,使得她弓起身子拼命喷出稀释快感的透明
爱液。逸仙全身的肌肉尽数绷直,腿像抽筋了一样直直地抬起,没法说话的逸仙
只能哼哧哼哧的躺在沙发上无助的承受这能让普通人类猝死的快感,只有下身不
断喷射出的爱液能表明逸仙现在的情况十分激烈。
逸仙全身都在抽搐,剧烈的震感使得坐在她脸上的鞍山也好不到哪去,肠道
里的拉珠无时无刻不在试图摧毁鞍山的意识,再加上逸仙的激烈舔舐和嘴里我肉
棒的激烈抽插,已经高潮无数次的鞍山终于彻底放下身上所有的力气,用心享受
着自己极致的快感并专心侍奉我的肉棒。
为了能更好的享受鞍山的小嘴,我慢慢将鞍山肠道里的拉珠一个个取出。每
取出一颗拉珠鞍山就会极限绝顶一次,那时她小巧的嘴巴和诱人地喉咙便会成为
极品的飞机杯,激烈的吮吸直直地榨干了我的每一滴浓精,然后尽数被鞍山卖力
的吞下,而后又进入此循环,直到最后一颗拉珠被拉出来,鞍山才含着我的肉棒,
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
在灯光的照耀下,拉珠上面的液体闪闪发光,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傲人功绩。
「指挥官,我不行了……求求您,放过鞍山吧,鞍山是个坏孩子,对不起,
对不起——」
鞍山吐出我的肉棒,快感使她失去所有的力气无助的靠在我的身上,双眼空
洞的望着我的脸。
正好我也快到极限了,那就来波大的吧。
我握住拉珠的第一个珠子,固定好鞍山身体下面还在疯狂抽搐的逸仙,一股
脑将拉珠全部塞进了逸仙的肠道。本就被快感支配的一团浆糊的逸仙顿时发出更
加高昂的悲鸣,数量如此之多的拉珠加上巨大的震动棒,大量爱液无法被震动棒
带出身体而进入子宫中,逸仙小腹变得跟怀胎3,4月一样高高隆起,更加激烈的
痉挛表示着逸仙已经进入了不会主动停止的高潮地狱中,每一瞬间都是一种极致
的高潮快感,清澈透明的爱液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
我抓住鞍山的小脑袋,将鞍山的口腔当作飞机杯一样用我最快的速度抽插,
可能是意识到了这是最后也是最大的一次射精,鞍山强打起力气伸出舌头更加卖
力的舔舐着我的肉棒,舌尖不断的用力试探我的尿道和我肿胀的龟头,加上鞍山
那恰到时机的轻咬吮吸,我感觉最后的冲刺不远了,于是我固定好鞍山的脑袋,
开始最后的冲刺。
终于,在逸仙娇喘的陪伴下,鞍山死命的吞下我整根肉棒,强烈的反胃感让
鞍山不住的干呕,但是这样更加刺激到了我的肉棒,巨量的精液从我的肉棒中喷
射而出,被鞍山死死的全部吞下,即使是真的吞不下的那部分从嘴里溢出的浓精
也被鞍山接住,捧在手心里,然后无意识的涂抹到了自己的身上,衣服上,头发
上,脸上,此时的鞍山全身都是我的精液,浓浓的精液味道溢满了整个房间。
随即,鞍山彻底失去了意识,直挺挺的躺在逸仙身上昏死了过去。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鞍山这一躺,挺翘的胸部正好压在逸仙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已经陷入高潮地
狱的逸仙被这一压,脑袋顿时被快感搞得一片空白,在发出最后一声悲鸣之后也
直挺挺的昏死了过去,只留下不停抽搐的小腹和不断喷射爱液的花穴。
看来只能等镇海来给我们收尸了呢,我苦笑一声给门外的镇海发了一条通讯,
随后关上了那根直插到逸仙子宫顶端的震动棒。逸仙和鞍山已经彻底的睡死了过
去,看着她们的睡颜,我也彻底的放松下来,之后无尽的疲惫涌上我的脑袋,再
给逸仙和鞍山搭上一条毯子之后,我也抱着她们进入了梦乡。
希望镇海能放过我们三个吧,我心里想着,意识逐渐远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