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情人节的礼物】(完)


~序言~
白色情人节……
那是与圣瓦伦汀日相对的,在其之后一个月的第二情人节。
情侣们和一个月前一样互相交换礼物,只不过这次换由男方送巧克力,而女
方送花。
当然,礼物并不单纯限于这两种。不如说,白色情人节更加注重的是男方对
女方的回礼。
而这次白色情人节的回礼,似乎与以往有着些许的不同……
~菊地真篇~
「嘿嘿,制作人,好好享受一下吧!」
真的右手轻抚着我已经充血挺立的肉棒。
今天乍一来到事务所就被她叫到休息室,正在疑惑她所求何事,却只见她一
脸淫笑地反锁上门,径直将双手伸到我胯间,解开拉链,熟练的抓出肉棒开始揉
搓。
「我可不想被别人抢了先机,制作人今天的初精一定要归我!」她这么讲着,
把我推倒在桌上,让肉棒直冲青天。
肉棒在她的手中迅速充血变硬。她的右手猛地一把紧攥住肉棒,开始迅速地
上下撸动。
「制作人……在火力全开的手淫下,能坚持多久呢?射精忍耐挑战现在开始~」
她嘻嘻地笑着,手上的力度又加了一分。
……这不可能吧。无论哪个男人都不可能忍得住这种刻意紧握还保持着高频
率的撸动,这完全就是为了尽快射精而使用的手法。我能感受到她手心里微微发
汗,更是给她的快速手淫提供了润滑剂。我龟头上的敏感点和冠状沟被她的拇指
和食指有节奏的高频率刮着,不停地对G点的猛烈刺激让我很快便坚持不住了。
「真……我不行了……」话音刚落,我便再也受不住这等强烈的快感,精关
大开之下,今天第一发浓厚的精液直接打在了真的手心中。真没有停下来,依旧
保持着刚刚的力度和速度,仿佛是要把所有的精液挤的一滴不剩。
待到再也挤不出哪怕一滴精液,她才恋恋不舍地放开紧握我肉棒的小手。
「制作人……这才三分多钟耶……你这完全是早泄了吧……」她看着满手的
精液不满地嘟囔着。
「因为……真你完全是在……蓄意让我赶紧射精啊,我怎么可能受得了那种
强度的手淫……」我喘着粗气回话。
「咕……那今天就好好训练你,直到让你能在这样的手淫下坚持十分钟为止!」
她又扑向我已经垂软的肉棒,我赶紧把她推开。
「够啦够啦真,今天不只是你一个哦。你要是让我在这里射完了那后面我就
真的会死的……为了我的身体,也为了你能长时间给我手淫,今天先这样,好不
好?」我哄着她。
「哼……」好说歹说,她总算是不情愿地放弃了今天一个人排空我精液的想
法,悻悻地一屁股坐在桌边的椅子上,用小舌头舔舐着手心中浓厚的初精。
~茱莉亚篇~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斜洒进休息室。饱腹感带来的慵懒和睡意融进身边沙发上
茱莉亚那时断时续的吉他声中,如摇篮曲般让我安心。
「茱莉亚,给我膝枕。」像是发号施令一般,我没等到她回答就硬挪到她身
边,一屁股坐在她左边,对准她的大腿倒头便躺,全然不顾那里还有把碍事的吉
他。她见我要躺,猛地把吉他抽开挪到身体右侧。
「制作人!」她不满显而易见。但我毫不关心,翻了个身把脸朝向她的胯间,
半眯着眼盯着她两腿间的秘处——虽然根本什么风景也看不到。
「你看什么呢!」她气急了,抬起手就要打我,落到半空又停下来,僵了两
秒还是带着怒气收了回去。
「茱莉亚,给我助眠。」我把身体调成平躺的姿势,自己动手解开了腰带,
把肉棒从严密的包裹中晾了出来。
「……太得寸进尺了吧?!」她被我调戏的似乎肺都气炸了。不过在我眼中
她无法反抗只能无能狂怒的样子确实很有趣——更有趣的是,她嘴上再怎么不满,
最终还是确实会顺着我的意愿满足我。
比如现在。她忿忿地戴上黑胶手套,抄起润滑液瓶子,掀开翻盖将那凉爽滑
腻的油脂挤在手心。她的左手顺着我的胸膛滑到腹部,再伸到胯下握住我的肉棒,
右手迎过去将润滑液倾倒在肉棒上。如同淋浴一般的畅快,被润滑液浸湿的肉棒
感觉凉飕飕的。
她的手指攀上了肉棒,轻轻捏住前后的中轴上下揉搓。油性润滑液克服了胶
皮手套摩擦感粗糙发涩的劣势,她的食指来回刮着我的马眼,让我的肉棒忍不住
随着她撸动的节奏一跳一跳。
「嗯……用整只手……再强烈一点……」我得寸进尺地给她提着要求。
「那你干脆自己做好了啦!」仰视着的茱莉亚的脸蛋已经通红,她把已经充
血发胀的我的肉棒包在手心里,不断搓捻着我的龟头。满是润滑液的冠状沟此时
变得更加敏感,她每撸动一下带来的快感刺激都被放大数倍,我不禁发出了愉悦
的喘息。
「茱莉亚……不行,这个太……我……」
「哦?这就要射了?刚才的威风去哪里了?」她闻声加快了手淫的速度。
「唔……」今天的第二发精液就这样在茱莉亚凌厉的攻势下落花流水地喷涌
出来。大量的润滑液尚未干涸,精液与润滑液交混在一起,把她整只手都弄的黏
黏糊糊。
「呼哈……茱莉亚。」我喘着粗气用手臂撑着身体爬起,轻轻搂住她的后颈,
把嘴唇递了上去。她稍一迟疑,也主动微启樱唇接受着我的深吻。仿佛是要把对
方的三魂七魄都吸走一般,我们忘情地让舌头在口中交错纵横,良久方才恋恋不
舍地分开,唾液在两人的嘴间拉出一条细丝。
「……你射得也太快了吧。」她不满地嘟囔着。「真……今天早上你不是已
经被她弄射过一次了吗?怎么还跟初精一样射的这么快,量还这么大……」
「没办法,对茱莉亚的这个秘密武器我从来都没有免疫力啊。」这是实话,
即便这种玩法已经做过不少次,在她的手下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秒射。整根肉棒的
敏感点都被同时刺激,成倍放大的快感是压根无法忍耐的。
我又顺势倒在她的大腿上。就算她再怎么男孩子气,那对柔软的大腿还是女
孩子独有的。
「茱莉亚,让我睡一会……等我睡着了你再帮我撸出来一次,我想试一试梦
中无意识射精是什么感受。」不等她回话,我就闭上眼睛放空大脑,枕着她的大
腿昏昏沉沉地睡去。今天射了两次体力上确实有些不支,午后直击大脑的倦意更
是缩短我入眠的时间。恍惚间还能听到她在威胁我:「明明每次都被弄的秒射还
神气什么……等你睡着了我就用吉他弦把你的肉棒切下来……」
但你肯定舍不得啊。我在意识消失之前默默地吐槽。
~百濑莉绪篇~
在休息室醒来,我还是用手摸了摸下体,确认那命根子完好无损。茱莉亚已
经离开了,我枕着的是放在这里的小抱枕。起身时感觉到了侧后腰一阵疼痛,似
乎茱莉亚在我的睡梦中的确又让我无意识地射了一次。不得不说她还是挺细心的,
在我享受完她的服侍后还仔细地擦干净了各处的润滑液和精液,旁边的垃圾桶也
换上了新的垃圾袋。
我坐在沙发上闭目缓神,也是为休息休息肾。待到头脑清醒后,我方才起身
出门。一开门却正好撞见恰好走到门前的莉绪,我简单跟她打了声招呼:「下午
好,莉绪……」话未说完她却主动贴过身来。我被她欺身压在墙上,耳边传来她
的轻语。
「制作人……今晚,来找我哦。」她168CM的身高恰好能不踮脚够到我耳边。
温热的吐息轻抚过耳根撩拨着我的神经,激得我双腿一阵酥软。
晚上九点,我如约来到她的公寓门前。按下门铃没过多久,房门便「咔嚓」
一声打开,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已经换好情趣内衣的莉绪。
「赶紧进屋,别被别人看到穿成这样。」我催促着她,迅速迈进了她家的门
槛。我刚刚带上门转过身,却见莉绪已经双膝跪在地板上,伸手便解我的裤腰带。
「这么急着想要啊……」我叹了口气,自己动手扯开了碍事的腰带,把那根
今日已经连战三场(也许是两场)的肉棒堂堂正正地亮在她面前。见到肉棒的莉
绪就如同饿虎扑食一般,猛地一口含住了尚未挺起的肉棒,在口中吸吮着,用舌
头挑开包皮来回划着冠状沟。我的肉棒很快在她口中坚挺了起来,她吐出我已经
变红变硬的肉棒,五根青葱玉指轻轻搭在上面,借着唾液的润滑缓缓撸动。
「制作人……今天你射了几次呀?」她不怀好意地问我。
「两次……或者三次……」谁知道茱莉亚那小妮子有没有在我睡觉的时候给
我手淫。
「哦……射了这么多次啊……」莉绪微笑着抬头看我,却猛地狠狠握紧了我
的肉棒。「真是不是一大早又给你这么手淫的?」她的手劲比不上真的力度之大,
但撸动的速度却不输给早上真的快速手淫。
「嗯……莉绪……再快一点……」已经做好在这一天精尽人亡准备的我早已
不求休息,只是一味沉浸在各种手淫方式和迅速射精的快感中。
「然后……是不是中午茱莉亚又用你最喜欢的黑胶手套玩法让你射的?」伴
随着话音刚落,她的小嘴再次含住了肉棒的前端,舌头在龟头和马眼上来回翻卷
着,口腔里强大的吸力似乎是要把精液从肉棒里强行吸出来一样。同时她还保持
着手上对后段肉棒的高速撸动,我的肉棒似乎再次变成了供她玩弄的抽精机。
「嗯……对不起,莉绪,那个……太舒服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我心不
在焉地回着她的话。现在的感觉简直让我爽到升天,不愧是成年人,玩法比小孩
子要多得多。
「……哼。」传来一声带着强烈情绪的鼻音。她另一只手托在我已经有些收
缩的蛋蛋上,轻轻地揉着,似乎是想要让里面的精子赶紧就绪发射。不得不说这
一招确实管用,她口中的温暖和强大的吸力让我还未感受到射精时熟悉的抽动,
精子便已夺门而出,稍显稀薄的精液直接滑进了她的口中,腥气顿时在她口中荡
漾开来。莉绪毫不迟疑地吞下了满口的精液,慢慢用舌头把残留的精液全都清理
干净后,她才起身。
「制作人,我可还没满足哦。就算你今天已经射了三次还是四次……你今晚
也得负起责任在床上满足我。」
她掏出一粒蓝色的药丸含进口中,然后猛地扑向我,用嫩唇和香舌强行撬开
我的嘴巴,把那枚小小的药丸按进我的喉咙。
「去床上让我看看……你百战不倒的男人雄风吧。」
~尾声一点感悟~
……所谓的白色情人节的白色,或许真的是精液的白浊之色吧。
至少,在她们手中射出的浓厚的白浊,是给她们情人节最好的回礼。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