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妻生的粉色魅魔来家里骗吃骗喝】(完)


「久疏问候。」
「父亲大人似乎稍微有些陌生于我是谁,唔,我是话是蜜涅儿哦。」
「应该是您的长女。」
「我想父亲大人应该会时不时收到神秘的疑似敲诈勒索,却又像是援交传单,
且特色疑似母女丼的短信,那就是母亲大人一直很思念你的证明,并且还希望我
来探望父亲大人的时候,带回来一句话,她觉得她使用掘墓人辅助您很对没有错,
并且感觉因为您的碍事,以至于整局游戏只补到164个小兵和46个炮车,但是如果
您愿意多去医院陪她的话,她可以下一次使用狗头为您辅助。」
「然后就是为了避免父亲大人一个人太孤单,所以希望作为女儿我能够陪着
父亲大人一段时间。」
「毕竟听母亲大人说,父亲大人以前一直有着【欠缺爆肏淫母骚妈综合征】,
一直没有可以随意使用的肥屌专用肉尻肥臀飞机杯的话会很困扰的,所以希望我
能够为父亲大人担任一段时间随时使用的飞机杯,父亲大人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接下来的生活之中,就要多多的为父亲大人添麻烦了,因为
是易潮吹的体质,所以希望父亲大人能够稍微照顾这边一些,至少请不要让我的
鞋子里面都被灌满精液淫汁~」
款款有礼的身姿。
即使是穿着可爱的高跟鞋,依旧是无法让自己达到【高挑】的程度,但略微
肉感淫熟的身材,依旧是让这位娇小粉发的魅魔带着几分成熟的淑女感。
以银灰与芽白为主要色彩基调的礼裙服饰,将粉发的娇小淑女细致包裹,粉
色的发丝被挽起为略带几分可爱的双马尾,精巧的脸颊更是带着一份乖巧感,仿
若鱼尾裙的礼裙,却又是宛若极端大胆的旗袍一般在腰肢处开口裁开,让这本带
着华贵瑰丽感的礼裙沾染上慵懒的媚气,白皙笔直的微肉美足,更是被纤薄透肉
的白色连身丝袜精巧包裹,略微厚实的礼裙布料更是让部分裙摆的褶皱,勒入到
略微肉感的臀肉与腿穴之间,紧贴在这位蜜涅儿小淑女的身材之上,勾勒出仿佛
压下海棠花开的春景,只是在银灰色的裙摆肥尻之下,仿若植株花开的精巧尾巴
却是悄然的宛若打招呼一般,自裙摆后探出。
犹若灵巧的小舌。
将法布狰狞鼓胀的肥屌轻缓的包裹。
犹若陷入到嘴穴被吸吮一般的榨取一般紧密缠绕,更是仿若带给肥屌窒息一
般的错觉,瞬间死死的勃起。
亦也是让灵巧的魅魔尾巴,自肉茎根部再一次自下而上的将狰狞鼓胀的肥屌
卷绕,轻柔的尾巴缓缓的伴随着粉发娇小淑女的肥尻轻轻摇晃,而将肥屌卷绕吸
吮,然后犹若是榨取一般的使用尾巴撸屌着狰狞鼓胀完全勃起的肥屌,每一次的
噗叽撸屌更是仿若带出淫靡的声响,点点的前走汁早已被卷绕的尾巴榨出,然后
伴随着撸动着肥屌的尾巴,犹若吸吮一般的卷挤而被带出噗啾的淫乱响声,娇小
的淑女轻柔的半靠在法布的身旁,更是让纤细灵巧的尾巴仿若将肥大的睾丸都卷
绕在其中,伴随着恶劣的榨取撸动而挤压着肥蛋蛋与肉屌。
「啊~」
「衣服的话,听母亲大人说白丝包臀袜是定情信物,所以希望我来见父亲大
人的时候能够穿着呢。」
「因为在外面需要做好淑女,所以只能使用尾巴来为父亲大人撸屌榨精呢,
感觉有些缺少心意,那就还是请父亲大人稍微蹲下来一点点吧,一边亲亲一边撸
屌的话,就不会感觉缺少心意了哦~」
「虽然有着手机的定位,但是还是没有具体来过父亲大人的家呢,唔,父亲
大人请带路哦~」
『啊,不止亲亲拉丝,被尾巴撸屌也拉丝了~」
*** *** ***
「这种像是在诈骗一样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我只有两个女儿里面没你这
种粉发色的!还长女,你当我和和你一样颜色头发的魅魔一样好骗吗」
「不……我大概知道是谁了,要不还是让她烂在医院里算了吧」
「你是怎么做到一股来骗养老保险感觉的?我的钱可已经被我女儿们拿光了,
私房钱可不能给你们母女两个!」
「这病倒是个问题……伈灯自从骗走工资卡之后也基本不给我碰了,那要是
你这个长女能付起责任当爸爸的鸡巴套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留在爸爸身边」
「噫?!别再这里……起码先回家」
(带着刚刚相认的长女来到家中的床榻上)
「嘶~真是比你妈妈那个吸吊脸还要激烈的口交啊」
「呜蛋蛋……那边是弱点……轻点」
「那应该是你妈妈骗你只是单纯地可以多榨我点,看起来你妈妈已经把我的
性癖全告诉你了」
「唔……女儿在发出这么下流的声音给我撸屌,接吻……要射了」
(丢掉理性后爆射而出,已经不知不觉带着前妻的女儿来到自己家中)
「蜜捏儿和妈妈不一样,是很听话的乖孩子呢,来到爸爸房间里来吧」
(单手从腰后摸着长女的白丝肥臀)
(挺着刚刚射出的肥屌坐在自己床前)
「抱歉爸爸忍不住了,反正乖女儿也不介意,可以的吧?」
(抱着女儿的肥臀,把脸凑近还带着体香的肥穴,隔着白丝裤袜就开始舔舐)
「乖女儿,快点用高跟鞋和白丝让爸爸射出来吧」
*** *** ***
「父亲大人真是居然能在我完全没有提过母亲大人名字的情况下,一下想到
母亲大人是谁吗?」
「嗯,其实母亲大人在临行前叮嘱,如果父亲大人的钱钱已经被骗光了的话,
记得通知她来进行嘲笑的。」
「她说连自己的小兵都无法守护的人,是无法守护好自己的钱包的!」
「以及强者就是要羞辱弱者。」
「非常抱歉,因为在外面要保持着淑女的样子,所以只能稍微粗暴一些的卷
绕着父亲大人的肥屌,使用尾巴榨取卷挤,因为对于这些事情还是非常陌生,所
以一不小心的卷绕起爸爸的睾丸也和肥屌一样卷绕榨取了,虽然似乎发出的声音
像是在吸屌脸口交一样,但是确实仅仅只是使用尾巴卷绕肥屌和蛋蛋进行榨取挤
碾而已,唔,并不是我想要发出那种声音的,而是尾巴撸着父亲大人的肥屌,就
非常自然的发出那种噗叽噗叽的声音了……」
「唔。」
「白色包臀袜居然并不是定情信物吗~」
「那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定情信物是什么呢?」
「而且父亲大人可以给我安排一个房间嘛,至少为我准备一个椅子呀……」
「不对,妈妈有和我说过遇到这种恶毒鬼父要怎么做。」
被细腻纤薄的白色丝袜所包裹的肥腻肉尻,突然的挤压跨坐在法布的脸颊之
上,厚重而柔软的挤压感,更是让脸颊仿佛完全的陷入到这位小淑女魅魔女儿的
白丝肉尻之中,软腻淫厚的雌尻,更是伴随着尾巴的卷绕微微的扭晃,仿若给予
父亲大人窒息肉尻焖压一般,每一次的轻轻伴随着尾巴的晃动,轻扭白丝肥尻更
是仿佛在挤出允许法布自由呼吸的空气,让这位满门心思都在想着如何占女儿便
宜的屑鬼父,仿若是深陷入白桃蜜香的窒息白丝肥尻囚笼,纤巧可爱的足掌在小
巧的高跟鞋承托之下,让娇小的蜜涅儿犹若小小的淑女,此刻略微尖锐的足跟更
是恶劣的踩踏在肥大的睾丸之上,仿若是将其作为椅子的足垫一般,恶劣的挤压
在足掌之下。
「父亲大人难道被真的被骗走所有钱财,连为女儿准备房间的财力都不足了
吗?」
「唔,怎么会这样……」
灵巧的尾巴依旧是将肥大的睾丸拘束,让肥大的睾丸在尾巴的卷绕之下,仿
佛无时无刻都在主动的成为足垫,去承接小巧高跟鞋与白丝肉足的重量,即使是
肥大的睾丸轻易的被尖锐的足跟挤压到仿佛凹陷一般,而纤细的尾巴更是咋不断
的卷绕榨取着肥屌,刚刚才射出的浊白色浓精更是仿佛被尾巴捕食,让肥屌的撸
动更是被拉出仿佛丝线一般的浊白色精丝。
「父亲大人也想想办法呀~」
「总不能由我作为女儿来包养父亲大人吧?」
被纤薄白丝勒出骆驼趾的肥穴,更是伴随着尾巴的摇晃,仿佛挤压在法布的
嘴唇之上,纤巧的尾巴所肆意的撸屌榨取,更是让明明刚刚射精的肥屌再一次勃
起到了极点,比起仿佛虚幻一般的窒息感,此刻被雪白细腻的白丝肉尻挤出所有
空隙空气,仿佛坠入白桃蜜香的白丝肥尻榨精低语,更是让肥屌仿佛感触到生存
危机一般,竭尽所能的生产浓精,似乎是在对自己的魅魔长女求饶一般,肥屌都
在颤抖不止,仿佛下一秒就会射出大量的浓精。
*** *** ***
「我觉得还是这辈子都看不到你妈妈比较好」
「这逼玩的太畜生了」
「我和你妈妈的定情信物是一个蜜蜂样式的挂坠,不过估计她也早就丢了」
「作为爸爸的肥屌鸡巴套子,难道不和爸爸住在一起吗?」
「别说着说着就骑上来啊!齁哦哦哦!!好爽!!」
「等等高跟鞋这种时候踩在蛋蛋上会!噢!!」
「爸爸给你,爸爸给你想要房间还是钱都会给的!所以可不可以不要只用尾
巴……齁!也要用肥臀和屁眼给爸爸榨精!」
(发出没出息的声音,在长女的蜜桃臀和高跟鞋攻势下射出浓精)
「只要乖女儿现在把白丝肥臀套在爸爸的肥屌上,用肥臀榨精,爸爸什么都
给女儿!」
*** *** ***
「父亲大人听起来真是非常的没出息呢。」
「唔,那个母亲大人也依旧保留呢,不过经常说要把父亲大人的蜂蜜牛奶都
榨出来。」
「作为父亲大人的肥屌鸡巴套,居然还要和父亲大人住在一块的吗?!」
「那样的话怎么出现像是工口漫画里面的夜袭女儿嘛!那样根本就无法发生,
半夜父亲大人使用肥屌把娇小的女儿肥尻压下付种位灌精,或者是抱在怀中掰开
肉腿尾交的。」
「父亲大人肯定是记错了!」
大量的浓精伴随着被白色丝袜包裹的美足脚踝悄然伴随着尾巴将肥屌死死卷
绕套弄而榨出,大量的浓精甚至将漂亮的银灰色礼裙都沾染上大量的精斑污渍,
让这位小小淑女略微苦恼的皱起眉头,纤巧的高跟鞋轻柔的翘起,早已被挤压良
久仿佛即将坏掉的肥大蛋蛋,更是伴随着高跟鞋的挤压轻轻离开,让肥屌再一次
再尚未被尾巴榨取套弄的情况下,又一次射出大量的浓精,明明只是小小的粉发
淑女,但被白色丝袜包裹的肉尻,却是早已成为丰满成熟的蜜桃肉臀,仿佛因为
之前对于睾丸的欺负太过残忍,让肥屌此刻依旧不断的射出残留的浓精,但下一
秒被白丝包裹的蜜桃肥尻便是突然的跨坐而下,让娇小的淑女以作为粗暴恶劣的
方式,跨坐挤压使用肥穴肉尻,将肥屌完全吞咽包裹。
「父亲大人在说什么呀?」
「蛋蛋不是因为欢迎自己的淑女女儿到访,而竭尽所能的为我生产精液吗?」
「唔,好吧,我果然还是没法像是妈妈那样骗过自己呀~父亲大人的蛋蛋被
这边欺负到蓄积太多精液,忍不住的想要喷出,如果不好好的射精会容易受伤的!
所以请父亲大人像是尿尿一样的,在女儿的白丝屁穴里面尿出被欺负出来的精液
吧。」
「还想要被高跟鞋欺负蛋蛋~」
「是,之前挤压太久了,所以蛋蛋没有被当做足垫踩着,反而生产的精液难
以射出嘛。」
「父亲大人好麻烦,那样榨精很麻烦呢!」
尖锐的高跟鞋无比困扰的踩踏在肥大的睾丸之上,借助尾巴卷绕在肥大的睾
丸之上保持着身体的平衡,被白丝包裹的蜜桃肥尻,却是丝毫没有停滞的不断跨
坐挤压然后轻柔的抬起,肆意的使用白丝蜜桃肉尻套弄着狰狞鼓胀的肥屌,每一
次跨坐之下,更是将肥熟的肉尻撞击到微微变形,白腻的精浆仿佛无法吞咽一般,
自屁穴的交合处伴随着精液泡沫被挤出,纤细的尾巴似乎仅仅只有卷绕榨取的本
能一般,即使是卷绕着睾丸蛋蛋却依旧是仿佛缠绕肥屌一般在仿佛吸吮一般套弄,
似乎是想要将睾丸里面的精液挤压而出一般,更是伴随着高跟鞋的足跟踩踏,而
变成似乎想要把父亲大人精液完全抽干的榨精曲。
「唔,父亲大人要射精就射精,不要晃来晃去的让我无法掌握平衡呀。」
「不然这样的借助尾巴平衡,会让父亲大人又被刺激到把精尿尿在人家的肚
子里面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