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和赤城的甜园“日”常】(完)


指挥官和赤城的甜园「日」常
自从中途岛一败之后,我和赤城就靠着赤城舰装上的救生艇漂流到了这座小
岛上。岛民们并不知道外界正在发生那样的大战,也不知道我和赤城的身份。在
岛民的帮助下,我们逐渐习惯了海岛的生活,并且开始开垦农田,靠着最原始的
男耕女织,养活两口之家。这样的生活没过几年,我们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孩子——
小赤城。有了孩子之后,夫妻俩的生活也逐渐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这天下午,我干完农活,一如往常地走回我们居住的小木屋。急不可耐的女
儿早已经在门口等好我了:
小赤城:「手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本大人已经等了很久了!哼!」
因为我的过于溺爱,我和赤城的女儿已经成了我的「小祖宗」。不过因为她
是那么地像赤城,又有着我的血脉,所以即使她喜欢欺负百依百顺的我,我依然
乐在其中。
看见小祖宗一脸生气的样子,我赶紧陪了个笑脸迎上去,摸了摸她的头。
我:「嘿嘿~不好意思啦~小祖宗有什么指示啊?」
小赤城捏了捏我的脸。
小赤城:「我不管!你哄我!」
我:「那,骑大马好不好啊?」
我蹲下,将小赤城扛在自己的肩上,然后站起。
我:「得嘞,小祖宗您请好~」
小赤城:「哈哈哈哈~骑大马真好玩!」
听到孩子笑得这么开心,我也感觉心中有一丝暖流涌过。虽然被她欺负着,
但能给她带来快乐,也让我感觉十分幸福。
在小赤城的「指挥」下,我从农田的这一端走到那一端,带着「小祖宗大人」
巡视了家里的农田和牧场。
走到了农田的末端,看见平时用于装粮食的手推车,我灵机一动。
我:「小祖宗,想不想做特快列车回家啊?」
我指了指前方的手推车。
小赤城:「当然,手下,你就给本大人当个司机吧!」
我将小赤城放下,安置在手推车上,调整好把手的位置。
我:「接下来会很~刺激哦!」
抓着手推车的把手,开始狂奔。
小赤城:「哦哦哦~哈哈啊哈啊哈哈!手下挺厉害的嘛~」
陪孩子胡闹了一下午,就这么一路狂奔,直到我们到达家门口——
赤城早就做好了饭菜,在门口等着我们回来了。小祖宗看到了赤城,顿时吃
了瘪——因为平时在家都是我唱红脸,赤城唱白脸,平时赤城对她的管教,要比
我严格得多——
小赤城:「完了……这下又要被妈妈骂了……」
估计也是。被赤城看到我们父女俩如此胡闹,肯定少不了一顿训。
我:「没事儿小祖宗,有爸爸罩着你呢,你看她敢?」
赤城叉着腰走了过来,装模作样地揪住了我的脸。
我也「配合」着赤城的「演出」——
我:「小祖宗快跑,这儿有我撑着——」
赤城回头瞪了小赤城一眼。
赤城:「你现在回去洗手,一会儿吃饭了。」
看到小赤城进屋之后,赤城转过头来,揪了揪我的耳朵。
赤城:「好啊你!又陪着孩子胡闹!我看某些人晚上交公粮的时候是打算一
滴也不剩了哈!」
我:「别啊~这……穴下留精啊,老婆大人……」
我:「你看……这也是因为孩子太像你了嘛……我就想要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想要让她开心……她笑的时候,我也特别开心……」
赤城叹了口气。
赤城:「哎~真拿指挥官没办法~不论是作为丈夫,作为父亲,你都太温柔
了呢……」
我:「那……晚上稍微给我留点儿?可持续发展嘛……」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着。毕竟赤城每天要的实在是太多了,就像个无
底洞一样……
赤城:「先准备吃饭吧。」
这么说着,赤城将我引进屋中,我洗过手后,在餐桌旁坐好,香喷喷的饭菜
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
有妻有女,远离战争,这样幸福而稳定的生活,是我任职联合舰队指挥官之
时不敢相信的事情。尽管每天要务农多少有些劳累,但这和现在的幸福生活相比,
根本不算什么。
双手合十,真心地向神明感谢我能拥有现在这样的幸福生活,然后随着异口
同声的「我开动了」,一家人也拿起筷子,准备开始享用眼前的美味佳肴。
我:「妈妈做的这个菜真不错!小祖宗也尝尝?」
我夹起碟中的菜,准备往小赤城碗里放,却被赤城的筷子拦下了。
赤城:「不行,你太惯着孩子了。让她自己来。」
从身侧感受到了灼热的视线,我识趣地将菜放到了自己碗中。
饭后,我和赤城一起做了些简单的清理工作,很快太阳下山,到了「日落而
息」的时间。我将小赤城抱到床上,准备哄她睡觉。
我:「小祖宗,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啊?」
小赤城:「手下,讲吧。」
我:「从前啊,有一个王子和公主相爱了。他们一起经历过很多磨难,最后
王子终于向公主表白——」
小赤城:「成功了吗?」
我:「后来呢,公主却在海战中负伤了。公主命悬一线,王子误以为公主死
了,决定和公主殉情——」
我:「王子一遍遍地呼唤着公主的名字,对她进行着爱的表白,然后两个人
在爆炸中双双失去了意识——」
小赤城:「天哪……」
我:「当然了,后来公主和王子都没有死,她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编者注:《终焉。狂赌的深渊》中的剧情)
我:「好了,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就讲到这里,爸爸累了,要回去睡觉了……」
在给女儿讲故事的同时,我感觉瘙痒异常,而且燥热难耐,就连耳根子都感
觉在燃烧。母庸质疑,赤城肯定又在我的碗里加了些用草药调制的「让我们的爱
更甜美的佐料」……
这么想着,我推门进入我的卧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当我东张西望之
时,赤城突然从门后出现,把我扑倒在床上,用她灵活的狐尾缠住了我的大腿。
赤城脱下我的裤子,只是在肉棒上简简单单的爱抚,瘙痒的感觉就让我的分
身挺立了起来,先走液随之流出。
我:「嗯……库……」
正在这边还在苦闷地呻吟着的同时,赤城也将自己的裙子掀起。
赤城:「老公想要了吗?诶~赤城这边也想要了呢~」
赤城坏笑着,指着对应子宫的位置。
触碰到赤城阴道口的阴茎,反射性地打起了气势,雄赳赳地跳动了起来。
赤城:「诶~嘿嘿~已经变得精神了~哈哈哈~这样,就能做了呢~」
赤城开心地说道,握住我的手,我们就这么十指相扣。随后她将腰部一沉,
邀请阴茎进入深处。
我:「库……终于进去了……真爽……」
应该是草药起效了,赤城的裂缝也已经泥泞不堪,顺畅地将阴茎吞入到根部。
肉棒插入充满爱液的小穴的同时,那淫靡的汁水也随之溢出。
赤城:「嗯嗯、哈啊~那么,我要开始享用你了哦~老公~嗯嗯、啊啊、呼
啊啊~」
赤城上下地晃动着腰部,向我的肉棒索求着快感,露出喜悦的表情。
赤城:「啊啊啊、舒服、好舒服啊,指挥官的大鸡鸡……真好、嗯嗯~」
我的分身被赤城的小穴内壁挤压着、摩擦着。这样的快感太过于刺激,我不
禁皱起了眉头。
我:「库……呃~好棒……再动快一点……」
赤城:「就是这样~老公~有快感吗?哈哈哈哈~嗯嗯~呼啊啊、啊啊~」
赤城快乐地狂笑着,上下晃动着腰部,享受着做爱的快感。
或许是因为春药的缘故,赤城的阴道中热得超乎寻常,那种热量让我被春药
刺激的已经变得敏感的阴茎感觉烫的快要燃烧起来。
我:「我……呜……有点……太激烈了……」
我皱着眉头抗议着。
赤城:「哈哈哈哈~指挥官说出那么傲慢的话的嘴巴、嗯嗯~要被堵住~」
不理会我的抗议,赤城狂笑着,然后趴在我的身上,把脸凑过来,就这样夺
走我的嘴唇。
与其说是温柔的吻,不如说这个吻让我感觉我这个「书生」要被赤城这个
「狐妖」吃掉了……
赤城:「啾、吸溜~嗯哼、嗯嗯!呼、哈啊~」
彼此渴求着对方的口腔,剐蹭着对方的口腔内壁,舌头互相纠缠,享受着对
方口腔中那甜蜜而熟悉的味道。赤城想要吃掉我似的,轻咬着、舔弄着我的舌头。
我也不甘示弱,将我的舌头和赤城的搅在一起,混杂出淫靡的口水声。从彼此嘴
巴的间隙中溢出淫荡的喘息,让我的脑海被淫欲填满。肉棒不禁在赤城的小穴中
抽动了几下。
赤城:「呀~嗯姆~」
好机会。趁着赤城慌了神,我一下将我的舌头送进赤城的口腔,搅弄着她的
舌头,夺取了主动权。
赤城:「嗯~嗯姆~呼呼~呀啊~」
被袭击的赤城,嘴中吐出了温柔而甜蜜的喘息。
乡村的夜晚十分安静,房间里充斥着从口腔和赤城的私处传来的淫靡的水声。
赤城:「也分给指挥官一点~嗯姆~」
依靠着重力,赤城将自己口中那甜蜜的唾液送入我的口中。
我吞了下去,感觉到轻微的草药味,以及其中隐含的淡淡的,属于赤城的甜
味。
我像是反击似的,再次将舌头插入赤城的口中,舔弄着她的口腔。
赤城:「嗯嗯~」
因为我的突然行动,赤城很吃惊,她甚至暂停了腰部的晃动动作。
赤城:「嗯鲁~呜鲁~呼哈啊~唔——」
我:「怎么了,这就不行了?」
我一脸骄傲地说道,相反的是,赤城的表情有些不满。
赤城:「怎么可能嘛~我和指挥官的每一个五分钟都是那么的甜蜜~怎么会
这么早就不行了呢~」
赤城恢复了晃动腰部的动作。
赤城:「哎呀呀~指挥官就这样任由赤城摆布,什么也不用想,享受快感就
行了哦~——」
和之前单纯的活塞运动不同,赤城的小穴在吞吐我的分身的同时,不停地前
后推动着它。被赤城这样袭击着,从肉棒前端传来的快感直冲大脑。
赤城:「嗯嗯、啊、这样、能、能顶到各种地方……我也好舒服……嗯啊啊!」
那种类似在赤城的阴道中搅拌的动作,发出了更大的、更淫靡的水声。
就像交配着的雄兽和雌兽一样,不停地进行着活塞运动,尝试从彼此的身体
中索取更多的快感。
我:「对!赤城……就是这样……库……嗯~」
配合着赤城的动作,稍微把腰部往前探一些。
赤城:「咿啊啊啊~」
赤城发出了更大声的娇喘,身体颤抖起来。赤城的狐尾也将我的大腿缠得更
紧。
赤城:「这样……不行啊啊……」
好像刺激到了赤城的敏感点。就这样一鼓作气,再次刺探赤城的敏感点,用
我的龟头亲吻着赤城膣道中的小豆豆。
我:「诶~为什么~不行呢~」
赤城:「嗯嗯、想和老公做得更久……但这样做很快就会……去……的……」
赤城的声音越来越小。看来说的应该是实话吧。
我这边的想法姑且也是一样的,于是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赤城:「谢谢老公……」
我:「毕竟我也想和赤城做得更久啊……」
赤城:「我知道。因为鸡鸡、在赤城的身体里跳动着~啊!指挥官的鸡鸡,
在赤城的小穴里乱动着……指挥官的爱……在赤城的胸中沸腾着……」
我:「呜……库……」
赤城:「老公也快要去了吧?」
我:「什么……我还能做很久的呢……」
我进行着无聊的虚张声势。
赤城:「骗子~亲爱的快要射出来的时候,手会渐渐地用力哦~」
不知不觉间,我的快感已经快要达到顶峰,射精感在我的尿道中积累着。我
将赤城的手握得更紧——
赤城:「因为和老公爱爱过好——多次,所以这点小事赤城姑且还是能看穿
的~」
赤城说的话让我自然地萌生出爱意,不由得笑了。
我:「哈哈~那也是。」
不管体会多少次被赤城疯狂地爱着的感觉,都不会厌烦,我只是一味地感到
欣喜。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结合处也没有动作。
赤城先开了口,闲聊的同时,休息一下。
赤城:「老公的手、真暖和——」
我:「是吗?」
赤城:「嗯。而且硬硬的,比我的手大~」
我:「相对的,赤城的手又柔软又光滑呢~」
赤城:「只是可惜老公的这几根手指——不过,也是男子汉的象征呢~」
(编者注:这里指挥官的原型为山本五十六,山本五十六有两个断指。)
我:「为什么赤城的手指这么光滑呢?」
赤城:「因为我每天都有在保养啊~」
我:「保养皮肤什么的,不会很累吗?」
赤城:「完全不会啊。而且老公会像这样赞美我,让我有种强烈的念头:
『幸好有一直坚持保养』呢。」
这大概就是「女为悦己者容」嘛……不过,赤城有在为我而好好地保养自己
的肌肤,这样的心意传达到我的心里,就像暖暖的热风吹过,十分惬意且幸福。
我:「谢谢你,赤城。」
由于休息稍微变软了些的分身,由于赤城的话又完全恢复了硬度,搏动着。
赤城:「嗯嗯~老公的肉棒~动来动去的……」
我:「我想做了,亲爱的。」
赤城:「那就动起来吧~不用客气~啊啊~」
配合着我肉棒的搏动,赤城也开始慢慢地上下晃动腰部。不想放开阴茎似的,
阴道内壁收缩着,紧紧地抓着我的肉棒,但爱液代替了润滑剂,让抽送变得更顺
畅。
每当我想抽出阴茎,赤城的淫肉就吸附着它,拉扯着它。
照这个体位,我能看得很清楚,赤城向我渴求着的那张脸庞和她的那对饱满
的果实。这极大地勾起了我的兴奋感。
赤城:「呐~嗯~啊啊、舒服吗,老公~」
她露出诱惑般的表情这么问道。
赤城:「我的……嗯嗯~小穴……在说着『老公的鸡鸡不要走』……嗯呼、
拼命地抓着老公的大肉棒……哈啊、啊啊啊~」
结合部溢出了黏糊糊的爱液,牵出银丝,发出声音。赤城那漂亮的私处,配
合着抽送动着。这一切都成为了煽动情欲的材料,让阴茎膨胀到几乎疼痛的地步。
赤城也一样兴奋,爱液比刚刚分泌地更多,不断地从结合部溢出,让彼此的
股间变得湿哒哒的。
赤城:「深处~好舒服~哈哈哈哈~」
赤城狂笑着,抓紧了我的双手,同时后背突然后顶,她的那对美乳就这样在
空中晃动着。
每当顶到阴道的深处,赤城的身体都小幅度的颤抖,那振动传到阴茎上,交
织出更强烈的快感。
我知道射精感在慢慢地临近,用力晃动着腰部,想将性器插入更深的地方。
伴随着性行为变得更加激烈,赤城为了保持体位,手部用力,和我的手指紧
紧相扣。
为了不弄疼她,我握住她的手,活动着我的龟头,亲吻着膣道内的每一处。
我:「嗯啊——」
赤城:「啊、咕、嗯嗯~还差一点……要去了……所以、啊、嗯嗯、老公也……
啊!」
我们的动作一起变得激烈,就像最后冲刺似的。木质的床板因此发出更大的
咯吱咯吱的声音。
赤城:「嗯嗯嗯~啊啊~好棒~好棒~」
虽说稍微休息过,但性行为激烈到这种程度,我能感受到高潮临近了。
赤城的膣道将我缠得更紧,她的尾巴在我的腿上不安地蠢动着。
赤城:「老、老公……哈啊、已经、已经快不行……啊啊啊啊!」
我:「赤城……我也快……」
赤城:「一起……一起……」
互相配合着加速着结合部的动作。
赤城:「呜嗯嗯~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里面!就是这里!老公的……
进来……都给我……哈哈哈哈~果然我和指挥官的结合是命中注定的~太棒了——
嗯啊、哈啊~」
握在一起的手更加用力。
我:「要内射了……嗯……库……」
赤城:「呜啊啊啊~嗯~嗯~哈啊~嗯~呼~呀啊啊啊啊~」
赤城淫荡地娇喘着,射精的瞬间,我用力地将阴茎顶向深处——
赤城:「哈——呼啊啊啊啊啊啊啊!」
射精的瞬间,赤城弓起背,重复着小幅度的痉挛,喘息着。
我的肉棒继续抽动着,一波波地将精液送入赤城的小穴中。
赤城:「——额!」
阴道蠕动着,让子宫接受着所有的精液,射精的感觉久久地持续着。
从反复搏动的阴茎中溢出的精液,从阴道中逆流,将两人的股间染白。
赤城:「哈啊~哈啊~哈啊~」
我:「没事吧?」
赤城:「哈啊~哈啊~哈啊~当然——没事了~」
高潮余韵后的赤城狂乱地喘息着,对我露出妩媚的笑容,就像狐妖诱惑书生
一样——
赤城:「这里~吃了很多老公的精液呢~很舒服……很满足~」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自己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赤城:「但是——这边还想继续喝呢~呐、老公?」
这表情,像极了传说故事中想要榨干书生的狐妖——
于是就这样又被赤城强行榨了好多炮……不过我也并不讨厌就是了。
赤城:「老公——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公的全身都被染上了我的味道!」
赤城:「度过了好几个『命运中最好的五分钟』呢~」
赤城:「不过这样强行骑上来真是抱歉呢,老公。」
我:「没事……我都习以为常了……」
小赤城:「喂!手下,快给我开门!」
应该是我们的孩子,小赤城。幸好我们把房门锁上了,小祖宗没有直接进来。
我们赶忙穿好了衣服,然后开门。
我:「怎么了,我的小祖宗?」
小赤城进来之后,把我护在了身后,挡在了我和大赤城中间。
小赤城:「即使你是我的妈妈,也不许伤害我的手下!爸,即使我平时总把
你当手下,但是你受欺负了,我还是会保护好你的!」
小赤城怒气冲冲地瞪着大赤城。
看来必须解释一下了呢。
我:「要不……我来跟她解释吧……」
我尴尬地看了看赤城。
我:「哎呦我的小祖宗——」
我抱起了小赤城。
我:「冷静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赤城:「放开!你这个手下!可恶……今天必须然妈妈知道一下,我的手
下是不可以伤害的!」
我:「首先,我要说明一点:我没被你妈妈欺负哦。」
大赤城:「我可没欺负你爸爸。我们是在练习生孩子。如果你天天这样指使
你爸爸,我们就换一个孩子。」
我:「啊……也不是这样,就算我们生了二胎,我们也会爱小赤城的。你妈
妈的意思是,让你尊重爸爸一些啦。老婆你继续。」
小赤城:「诶?既然你没伤害爸爸,那他为什么叫得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呢?」
大赤城:「那是因为你爸爸不太会生孩子,没做准备运动,伤到了自己呗。
就像体育课,不做准备运动的孩子,最后都扭伤了吧?」
我:「我的小祖宗,爸爸和妈妈刚刚在做很舒服的事情哦。但是不能告诉你
呢。这种事情,要等你长大了之后才能知道呢。」
小赤城:「没关系的手下,你说出来吧,我会保护好你的!」
指挥官:「哎呀,不是这样的……」
我撸起了袖子,又掀起睡衣,让小赤城确认我没有受伤。
我:「你看,我没有受伤吧——」
小赤城:「好像是的,手下。你确实没有受伤。学院的老师说家暴往往是从
粗暴的占有欲开始的。妈妈总说要占有你,是不是你已变成她的奴隶了?可恶,
就算是本大人……也会给仆人一些自由空间的!」
大赤城:「你爸爸不是我的奴隶,而是我的丈夫。我们理所当然地占有着对
方的爱,因为这合理合法。」
我:「天哪,我的小祖宗……你完全理解错了!我们是夫妻,当然要占有对
方的爱啊!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好不好!」
小赤城:「那手下和妈妈的感情真的没问题吗?」
我:「没错,你妈妈是占有着我,但是反过来,我也占有着你妈妈的爱。一
些粗暴的占有确实会演变成家暴,但是我和你妈妈不是这样的。我全心全意地爱
着你妈妈,她也全心全意地爱着我,于是我们便自动占有了对方的爱。也正是你
妈妈对我全心全意的爱打动了我,我才跟她结了婚。请你放心——因为你的出生
正是我和你妈妈爱的证明。也正是你那么地像你妈妈,我才这么爱你,才会满足
你的所有要求,才会心甘情愿地做你的手下。」
大赤城:「对哦。我深深地爱着你爸爸,你爸爸也爱着我。因为你爸爸的爱
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也深深地爱着他。所以我嫁给了他。正是因为我这么爱他,
所以我才想要占有他。占有着你爸爸能给我一种安全感,被爱着的安全感。你的
出生就是我们的爱的证明。」
小赤城:「只要手下和妈妈好好相处就好。手下,哄我睡觉!」
我:「好嘞,我的小祖宗!这边请——」
误会解除了之后,又花了一些时间哄小祖宗睡觉。
大赤城:「哎呀,真是的,孩子宠成这样,都是你的错呢——」
我:「明明你也有责任的好嘛?谁叫她那么像你呢,不自觉之间,就满足了
她的所有要求了——」
大赤城:「哎,算了,和自己的女儿分享指挥官的爱,我就不计较了。不过
刚刚被你惯坏了的孩子扫了我的兴呢~你得补偿哦~」
我又被赤城扑倒了。
指挥官:「又来?赤城不要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