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雪还不下】(完)


「什么?你写过,黄色小说?还以自己为主角?快拿来拿来我看看。」
「不是,也可以叫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日本好像叫官能小说。别黄色黑色
的,恨不得要狠狠批斗一样。」
「嘻嘻,别打岔,快点给我看看。看你写的好不好嘛。」
「别,我怕你给我举报了抓去蹲个十年八年的。那时候就见不到你,没人陪
你说话了。」
「哼,稀罕吗,你在里面好好想我就行了。哎呀,我不会举报你的,好哥哥。」
钟小雨歪在床上,拽着我直撒娇。被关在家里不准出去的这段时间,她可算
逮到缠着我的机会了。
我也没料到说封城就封城,把路过打酱油的我和表姐表妹困在水泥盒子里,
还不知道要蹲个十天八天还是十月八月。一想到这就让人心烦,姐姐是肉眼可见
的不开心,只有小雨这傻丫头没心没肺。
「发什么呆呢?想好了没,给我看还是被我举报?举报你沉迷情色艳情还有
什么官能。」小雨戳了戳我。
「不给你也要举报,黄小将你好狠毒,唉,我躺了随便你了。」我长叹一声
躺倒在床上,胡乱应付这已经算是甜蜜的烦恼日常。
小雨一拍手:「我知道了,你是怕有把柄握在我手里。这样好了,我也给你
掌握点把柄。」
「什么,你也写大人的小说了吗?」我不为所动。
突然,小雨跨坐在我身上,小屁股前后摆动,用力蹭了蹭我。
我躺平的精神突然集中,身体里一股不可抗拒的能量冉冉升起。
「嘻嘻,什么大人的小孩的,告诉你,其实我早就知道……」
「你们在干什么!!!」
钟楚楚拽着我的耳朵把我提进隔壁房间。
房间门砰地一声关上,姐姐指着我鼻子朝我大吼:「你要是敢碰她,你,你
连小孩子都……」
「她也没比我小几天好不好……」
「她是你妹妹啊!」
「误会,天大的误会。我们只是在,聊天。」
「聊天还能聊出那个姿势来?」她估计我也没那个胆量,「我警告你,你不
要把小雨带坏了。别以为我没听见。」
我也纳闷怎么就聊出了那个姿势,一时的亢奋还在体内没有消退。我把她带
坏了?听她自己的意思好像……
「听到没有?」
「嗯,嗯嗯,不敢不敢。」我连连认怂。
姐姐的劲也泄了,长叹一口气,坐在书桌前,道:「也不知道存粮还够吃几
天。饭都吃不饱了,还有心思惦记……那里的事。」
我只能尴尬挠头:「越是危急关头,越要抖擞精神,生物书上都是这么说的
嘛,哈哈,哈哈。」
姐姐白了我一眼,已经对我无语了。
我慢慢退后,准备溜走。
「站住!」姐姐开口吓了我一跳。
我只好停住:「请问姐姐大人还有何事?」
「没事就不能陪我聊聊吗?」
「能,当然能。姐姐为这个家辛苦操劳,小弟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姐姐愁
上眉头,弟弟痛在心头。姐姐……」
「打住打住,赶快打住,太恶心了。」
于是姐姐和我促膝长谈了一番,对时事有太多的悲叹无奈,房间里气氛凝重。
我看她郁郁不乐,眉毛蹙着,笑道:「姐,我觉得你有古人风骨,越看越觉
得有位古人像你。」
「嗯?」
「西施啊,倾国倾城,沉鱼落雁。」
姐姐又白了我一眼:「谢谢,没话说可以不说。」
「唉,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西湖里的鱼沉早了,要是见到姐姐……」
「啊啊啊你太尬了!」
姐姐看我在那尬乐,忍不住笑了,忽然又正色道:「你要节制知不知道?」
「谢谢,没话说可以不说。」我在她眼中的形象怎么就成了不节制的啊。
「你还年轻……」
「姐你比我大不了多少这语气怎么感觉比我长了好几辈。」
「你是不是经常看成人片?看你萎靡不振的样子,伤身体知不知道?」
「我那是吃不饱饿的,没心思惦记裤裆里的事。」
「胡说,哪里饿到你了。」姐姐脸一红,「你小小年纪,都是从哪里学的?」
「都网上学的呗,互联网大染缸,让我青春受满伤。」
「贫嘴。」姐姐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往我这边一推,「来展示展示互联网怎
么污染你的。」
「姐,你是不是想看成人片?」
「呸,我什么没见过。这是在治疗你懂不懂,谈话治疗。」
「嘿嘿。姐你想看什么类型的?」
「还说不是经常看?懂这么多,你平常都看什么类型的。」
「主要是日本片,可惜女性向的很少,怕你看了恶心。」
「谁说我要看了,你太小看你姐了,你随便播,我眉毛都不带皱一下的。」
我瞅了瞅姐姐的眉毛,细细长长的,弯弯地围着她俏丽的眼睛。我心一横,
打开了熟悉的在线播放网站。
扬声器里传出了哼哼唧唧的叫声。姐姐连忙调低声音,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你喜欢黑丝?」
「啊,不是,没有,我随便,点开的。」
「她的腿挺长的,就是有点太瘦了。」
姐姐自己动手操作,连快进带跳过。
「结束了。换一个。」
我换了位人气女优。
「嗯,她很好看,身材也很好,她的胸也……」
画面中的一双大奶正在纷飞。
姐姐连连品鉴,自己挑选起来,把我晾在一边。
「这也,太激烈了吧……」「噢,有点恶心……」
我实在忍不住,偷偷自己动手抚慰,过于刺激的不仅是视频画面,还有姐姐
亢奋的红色脸颊。
她已经不说话了,仿佛已经沉浸在屏幕上的多人大战中。
姐姐很快发现了我的收藏,连忙点开,正要转过头嘲笑我的性癖,忽然发现
了我的手上动作。
「你在干什么?」
「姐姐,我不是,我不是对你……」
「没事,你玩你的。」
姐姐继续看片,好像无事发生。
我却有点懵,支棱着,硬是不敢撸了。
余光瞥见我没有继续动作,姐姐按下暂停,转头正视我:「怎么了?」
「姐,你生气啦?」
「我没有生气。」
「姐,对不起……」
「叫你撸你就撸。还想我来帮你撸吗?」
我一颤,更不知所措了。
「不会已经结束了吧?」姐姐轻笑一声,不理我了。
我只是有点软。不过随着画面中的短发女孩和现实中的短发女孩渐渐融合,
我有点意乱情迷,又慢慢振奋起来。
「没意思,不看了。」姐姐把电脑一合,往床上一趴,「你演给我看。裤子
脱了。」
我也不知受什么驱使,从椅子上站起,乖乖脱下裤子。
直立的阴茎正指着姐姐的娇艳面孔,我看不清她的神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管了,我动起手来。
「好,好,加油,加油,小弟弟,加油!」姐姐大乐,给我加油打气。
我也觉得脸红,不过上半身已经被下半身控制,顾不了那么多了。
「加速,加速!」
我听从姐姐的命令,加快速度,强烈的刺激让我有点经受不住。
「减速,慢,慢慢的……」姐姐忽然换了魅惑的轻柔语气。
一快一慢,完全在姐姐的控制下,我快要失控了,已经呼之欲出。
「快!加速!加速啊……减速,慢,再加速,快,快快快!」
「姐姐!」
精液在姐姐的催促下飞扬在空中。
「歇一歇,好孩子,辛苦了。」姐姐似乎很满意,眉头舒展,笑靥如花。
「姐姐,我,能躺一会吗?」简单清理后,我有点累。
那是姐姐的床,没想到她同意了。
于是我赤裸着身体,感受着姐姐松软的床,仿佛呼吸着姐姐的馨香,昏昏欲
睡。
「休息好了吗?」
「嗯?」
我睁开眼,发现姐姐站在床上,双腿跨立我身体的两边。
背着灯光的姐姐,有种阴沉的气场。
「应该好了吧。」
姐姐抬起右脚,踩在我的小兄弟上。她调整姿势,用脚揉动起来。
还未得到休息的血液再次迅速充满,我在姐姐脚下膨胀到极限。
姐姐揉了一会,换另一只脚,过一会又坐下,双脚齐用,撸动起来。
我闭上眼,十分享受,灵魂已经飘流到天外。
姐姐轻轻一蹬我的鸡儿:「还享受起来了?自己来。」
我只好起身。
姐姐靠在床头,曲起双腿,右腿抬起搭在左腿之上。
她双手抱胸,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悬空的右脚轻点两下。
我接受到指令,迫不及待向前凑近,借助姐姐的脚磨蹭起来。
姐姐的脚白嫩柔软,如同蒸鸡蛋一般,龟头顶在脚心,仿佛陷入了棉团中。
姐姐被我蹭得咯咯直笑:「小狗一样。」
我抱住姐姐的腿,滚烫的脸紧贴姐姐的丝质睡裤,浑身上下疯狂地磨蹭。
「给我忍住了,别弄脏了我的床。」
直到最后我交代出来,除了腿脚以外,姐姐没有允许我碰她的其他部位。
我有点遗憾,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想什么呢?」姐姐踢了踢我,「想强奸我吗?」
我摇了摇头,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就这么点本事吗?给我起来,我还没玩够呢。」
姐姐把她的嫩足伸到我面前,摇晃脚趾,我捧住,吻了吻。
「还想再来吗?」姐姐笑得乱颤。
我犹豫了,然后点了点头。
「小色鬼。」
在姐姐的命令下,我又完成了很多任务,努力让姐姐满意。
终于我一滴不剩了,姐姐的压榨才结束。心满意足的姐姐给了我轻轻一吻,
于是我也心满意足地昏睡过去。
昨夜睡在姐姐房间里,大概是被小雨发现了。其实从姐姐轻松欢快的神情完
全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即便我再三否认,小雨还是冷笑几声:
「以身作则的哥哥姐姐啊,哼,我会替你们保密的。」
以身作则,就是有点累。无论姐姐怎么挤眉弄眼,偷偷朝我招手,好几天我
都不敢接近姐姐的房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