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帘奏响前的传说】(完)


秦钟听见敲门声,一停一顿的敲击,他的心忽然跟着这声音跳。
他盼着秦琴回来,可是这么快,她已经在外面了。需要准备什么,他四处望
了望,什么也没发现,只好走到门前,搭上把手又缩回来,把塞在裤腰的衣角拿
出来捋整齐了,这才开门。他还在纠结说哪句久别重逢打招呼的话,瞬间出现的
似乎陌生的面孔,与记忆里的娇艳重叠,他愣住了。
秦琴看他嘴要张不张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句
「磨蹭什么呢」又咽了回去,她腾出手来摸他的头,瞅着他,看他这副呆样,忍
不住笑。
她一笑,让秦钟又想笑又难过。她欺负他然后哄他的时候,总是这种笑。那
时天天在一起还嫌烦,分开一小会怎么就成了这样。他头脑一热,冲上去抱住她,
不想让她看见他眼泪快要出来。
秦琴早就看他眨眼抿嘴怪模怪样的,也被他惹得鼻酸,由着他环住她的腰,
她只轻轻捶了他两下,松开拳头顺他的背。
掌心从上往下抚过,接着回到上边,再一点点往下。他在怀里,呼吸慢慢平
复,秦琴回想以前有没有这样抱过他,好像没有吧,明明已经长大了。她的手停
住,然后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秦钟一惊。他忽然感觉到,她的温热。
秦琴推开他。「搂那么紧,不怕我从外面带回来病毒吗?」
身上空了,她忍着他靠的那边脖子侧余下的痒痒,没有去挠。
关上门的房间,自己的床上,秦钟蜷缩着,一遍遍回想着刚才发生的。秦琴
变了,变好看了,这是他第一眼觉得陌生的理由。可是秦琴一直很好看,从小到
大,她一直很好看。可是,她确实有变化,是了,她变成熟了。
她的脸。他不敢仔细想她的脸。她的头发长了,比以前长了,但没有长很多。
对了,她的裤子,她从来没有穿过这么短的裤子。在家里她一直穿长睡裤的。
问题是,以前,虽然会吵闹,秦琴的感觉是近的。可是刚才,一直到他回房
间,她总有一种远远的感觉。
秦琴变了,这让他心慌。秦琴不再是以前的秦琴了。他怎么办?
一种愤恨在他心里生长出来,炙烤着他的心,驱使他打开手机浏览器里收藏
的写真网站。图片滑动的屏幕发射着微光,他盯着这些搔首弄姿的表演者,虚伪
的装扮令他心生厌恶。他愤恨着,硬了。
他扒开裤子,暴露出他年轻而成熟的阳具。它从他的腿间探出,斜指着无灯
房间里深暗的虚空。
他看不清它,但他一把握住了它。
他的右手愤怒地上下运动,左手拇指按住了女人丰满的胸脯,却是坚硬的,
冰凉的。
还不够。他关掉写真网站,来到情色小说网,略过首页推送的所有,这些无
法刺激他。他终于找到那个 于是他成了小说的男主角,与那特殊而亲切的女主角游戏。他们狂热地互诉
着令他不安的原始的冲动。他做出抗拒着那危险的姿态,同时受诱般全身心地投
入。他避免自己说出所以极力推远的那个名字,不断冲向他的灵魂边缘。
他低吼着,秦琴。完完全全射在了纸巾上。
纸巾迅速地湿了,他的眼泪不受控制了。
他感觉到心底对自己的厌弃鄙夷,只因他说出了这个名字。不能假装听不见
的名字。
他恍惚听见浴室里传出的声音。秦琴,对不起,秦琴。浴室里花洒的水声不
停歇,哗啦啦哗啦啦,不停歇地冲洗着。
他不知怎地挪到浴室外面。水声,落雨一样的水声,冲洗着他的耳朵,他的
鼓膜。他知道,秦琴在里面,秦琴就在里面。
他怎么不走开,他怎么还不走开。
他听,他仔细听,他听见秦琴的声音,水声中的一丝呻吟。他惭愧着,但他
舒了一口气。
他推门而入,他不好意思地看见赤裸的秦琴,站立在水汽蒸腾中。
秦琴一动不动,隐藏在白色的雾气里,一声不吭。
他犹犹豫豫地走上前,他走到赤裸的秦琴身后。秦琴的背影像水墨画一样柔
软。
不行了,他猛地把秦琴搂向自己,赤裸的秦琴紧紧贴近,贴近。他早已赤裸,
所以他们都是赤裸的。他感到水汽正在剧烈地升腾。
他把阳具往秦琴的腿中心塞,他硬挺的阳具直直指向洁白腿心的缝隙。他找
不准位置,他焦急了,他往里面塞,他只好往里面往里面塞。
他的阳具拽着他进入了无始无终的空间。
他腾空。然后坠落。他的内裤变得湿热。
余韵安抚着他,让他在迷茫中,感到并不强烈的无助的伤心。片刻的清醒之
后他又沉沉睡去。
其后的一整天,他都没有直视秦琴。秦琴倒也没觉得特别奇怪,只是时不时
打量垂头丧气的他,除了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好像没多少变化。
然而此刻秦钟克制着极度的动摇。妄想和幻梦已经让他的自尊近于碎裂,他
告诫自己,不要把可憎的一切代入现实。
所以那天晚上,当梦中的淋浴声真实地出现,他连忙将声与形的所有关联从
脑海中清除,远远躲开。
可他们终究住在一起,他们之间永远联结着无法消磨的关系。她的每一次出
现都会是对他的一次提醒。他默默祈求,她不要像他一样总是躲在家里,应该出
去。他自己却不愿出去。因为什么?外面的世界是危险的存在?
她会在她的房间里做什么呢,他又不自觉地揣测起她。他的头脑总是自动寻
觅到,那些可耻的事物上面。他使劲甩了甩头,确定自己已经坏掉了,不能再看
那些小说了。他把手机里收藏的网页彻底清空。
她却有意考验他一样,在浴室里敲门,喊他给她递毛巾。
他有了进她房间的正当理由。然而,床上没有散落的什么内衣和玩具。
他好像如释重负,心情复杂地闭上眼,把毛巾从门缝里给她递进去。
谁知道接下来的一天他频频去她的房间。
秦琴发烧了,万幸体温不高。她状态还好,只是不想动,躺在床上歇着。秦
钟主动递这递那,趁机偷偷瞧她。她的脸略添憔悴,他心中怜意顿生。可思绪依
然纠缠着绮念,他只想背地里狠狠扇自己几巴掌。
秦琴惺忪眼里看他忙活。「你别过来,别传染给你了。」
「没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她直起身靠在床头,伸个懒腰哎呦几声,身上还有点疼。
他脱口而出:「我帮你捶捶。」
秦琴斜着眼打量他,哼笑说:「你捶了就不疼了?不是更疼了?」
等到她腿伸直摆在他面前,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她的腿,她身体
的一部分。眼前闪过她穿短裤的样子,进而回想起那个拥抱。温热似乎还在留在
他身上,没有消退。
幸好她穿着长睡裤。他措手不及地慌乱,在她小腿上微微捶了捶又缩手,他
碰到了她硬硬的骨头。
她眯着眼睛,发觉了什么。她看出他变了模样,也有点紧张起来。「继续啊。」
她嘴上说着,仔细观察他。
他就继续轻轻地捶。「别老捶一个地方,动一动。」他听话上下移位置。
「两只手,快一点,用点力气。」「来,换只腿。」她指挥他,眼皮阖上,放松
下来。「怎么老捶小腿,往上捶捶。」
没等到他的反应,她微微睁眼,看见他面红耳赤不敢动手的样子,顿时心里
明亮,猜到了几分。
「怎么了?怎么不继续了?」心里防线在向他示警,他吭吭哧哧答不上话。
她好胜心起,非要他来不可。她拍拍大腿示意。「这里,快点。」
他手一伸,拳头微微碰到。裤管下有柔软的反馈。他的眼前又闪过她穿短裤
的样子,没有遮掩的领域格外丰满。他想忘掉可是忘不掉。手下的弹性不断刺激
他,他在一阵阵冲击中迅速地硬了。他察觉到了。斜坐在床沿,他两腿夹紧。应
该没那么明显吧。
他一点点动作的扭曲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看出来他正在别扭地处理支棱
起来的某处,裤子上的微微凸起正在微微地挪动。
她装作不知道,她不动声色,心里却乱了。她总忍不住留意那明显怪异的地
方,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她索性翻身趴在床上,背过头不去看他。
可她立刻就后悔了。短暂的停顿后,他配合地捶着她双腿的反面,而她只能
去感觉他的动作。她产生了一种受他摆布的错觉,身体缩紧了,却又不好立刻翻
身回来。
他的紧张也翻了几倍。为了应对她翻身的姿势,他已经跪在床边。而跪的姿
势,他的勃起,完全无法掩盖了。幸好她背对着。
他能清楚地看见,她大腿以上丰隆的曲线,尽可能努力不碰到那里。可是近
在咫尺的感官刺激,让他恍惚透过布料进入梦里出现的洁白腿心的缝隙。他愈发
挺立,卡在了不舒服的位置。他试图扭动身体来调整,毫无效果,他只能一边捶,
一边迅速腾出一只手去摸索。
她一直紧张地留意着,忽然发觉他换成一只手捶了,下意识转过头去。他的
另一只手伸进了裤子。那个位置,是高耸到快要挣脱出来的长长一段。
她没想到他会这样胆大,又惊又怒,说不出一句话,情绪上涌,眼泪一下流
出来。
被抓到现形的他呆滞在那里,手都忘记从裤子里拿出来。
她终于喊出来,滚,滚出去。
他丢掉了魂,连滚带爬地逃离她的房间。
完了,完完全全暴露了,她知道了,知道他能对她产生怎样的念头,他不知
道怎么面对她了。
他躲在房间里不出去,他试图想出解决办法。然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浑身火烧一样热,思绪仿佛处在毫无规律的动荡摇晃中,直到身体的疼痛
侵袭了他。他终于在高烧中失去意识。
昏睡中,他又开始做梦,梦见她离他越来越远,变成了一个小点。他叫喊着
她的名字,却没有改变什么,他忽然感觉到无边的恐惧,没有缘由的惊恐创造出
充满无限多无限小的诡异空间,他本能般坐起,从噩梦中惊醒,全身上下有知觉
的所有部位都在流汗。
他大口喘着气,眼神聚焦,发现她就在他跟前。她怎么在这里。
「你醒了?有什么感觉?」她握住他的手,他手心还很烫。
他说,好多了,出汗了。
应该是退烧了,她的心也放下一些。
她忍不住埋怨。「叫你别离我太近,结果还是染上了。」
他想起来,问她好了没有。她说早好了。
他可怜的样子,令她沉甸甸的心,又软了几分。
各自一场病愈之后,表面上两人好像无事发生,只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沉默。
有几次,秦琴想问问病怏怏的他,现在还能作怪了吗?可她没有开口。
她不是不懂。每个人都能在光怪陆离的信息时代里学到很多。只是那样直接
到丑陋的形象突然出现在眼前,还是一直在她左右的,他的身上。她的反感和抵
触不是平白无故的吧。
她记起不久前的拥抱。她隐约感觉到了超出拥抱意味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还是有些战栗,她无法克制本能地去想,他还做了什么。如此
接近,如此轻而易举。她下意识地四处张望,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房间里,如果
有什么,她很清楚在互联网角落流传的各种意想不到角度的拍摄,让人想吐的恶
心。
不会的,她安慰自己,她了解他,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他们有过如此长时
间的共同生活啊。
等等,她真的知道吗?分离的这段时间不长不短,她真的了解现在的他吗?
就算她一直盯着他,就能看透他的所思所想吗?他已经是,可以挺着他的,那个
东西的。他还可以是人畜无害的吗?
她想到了,像很多剧情一样,在她留意不到的间隙。她连忙把所有袜子翻出
来,仔细看了看,没有缺少一只,也没有多出什么污迹。
她有些羞惭,暗骂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她坐立不安,心里不好意思起来。
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她要冷静,冷静,归根结底,他对着她勃起了,这是亲眼目睹的事实。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的身体诱惑了他?意味着他对她心猿意马,有
非分之想?
一点点的可能足以令她恐惧。她越想越惊,觉得他完全可以躲在她房间外,
耳朵贴着房门,窥探她的动静。
她真想一脚把门踹开。
如果门开,他真的在门外,怎么办?赤身裸体地蹲在地上,被她踹倒,无法
遮掩的丑态,怎么办?他痛哭流涕地爬过来,抱紧她的腿脚死死不放乞求她原谅,
怎么办?被她抬脚再次踹倒,他可怜地重新爬起来小狗一样伏地求饶,不停地摇
摆两腿之间伸出的尾巴晃来晃去,怎么办?
她脸似火烧,仰面倒在床上,用枕头埋住头,把所有纠缠她的问题通通埋掉。
晚餐桌上,两人只顾吃自己的。最后两片藕分别被筷子夹走,又被放下。都
没有吃。
秦琴抬起头望他。「长大了,不像以前那样了。」她心里叹气,开始试探他。
这样含糊的话,秦钟却立刻懂了。果然,她全都知道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才好。他还是以前那样吗,他没有理由肯定。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上发生的,无
处可逃。他艰难地点了点头。
秦琴看在眼里。她忽然感到宽心。
她放下筷子,双手在胸前交叉,向前凑近了些,注视他还低垂着的脸,寻找
他不敢直视的眼神。
秦钟的余光里她的动作分明,没法视而不见,他不得不抬起头回应她。他的
目光碰到了她晶莹的眼睛。
他的眼神闪动,却躲不开她的牵引,终于被牢牢捕获。秦琴凝视着他,似乎
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感到一种确定的轻易,因此她朝他微笑。
秦钟头脑里一阵轰鸣,是她美丽笑容直直穿透他造成的回响。他清楚了,一
直以来他的向往不是无缘无故的。他也清楚了,他身心深处残留着的分明污秽。
他说,对不起。他埋头哭了。
眼角被瞬间浸润,她连忙擦拭。又为他抽出两张纸巾。她用手指推他。「起
来,起来,要我帮你擦眼泪吗?」
他抬头前下意识在袖子上擦了擦。然后才反应过来,接过纸巾。
「长大了,怎么还哭。」她笑话他。
成长的痕迹以记忆的形式存留了一些断片。只不过到了现在,每天都有太多
新的问题,无法解决,没有答案,传达着无能为力的问题。于是好像只有问题了。
他解释,他没有多做什么。除了身体的反应之外。她理解了,揭过吧,她决
定了。没等她开口,他说在那之前,他的头脑里发生了一些事。
科学家可以帮忙解释吗?在标准的普通的躯壳当中,有多少,是我们可以控
制的我们?完全由自己操作的自己,有多少?
她明白了,明白他要说什么。她应该感到紧张,还是轻松?她拿起一支筷子,
拨弄碗里剩下的一片。
我们记得昨天吗,前天呢?吃了什么,在某一刻钟,做了什么?我们时时刻
刻跟随着我们吗,是不是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只留下在世界里自行运转的那一
部分,其余的部分,松手了?
他说他做了一个有声音的梦,还有模糊画面的断片。梦里他没有犹豫,掉进
了梦里。他的诉说让她回忆起,她那段慌张的想象。她愿意原谅自己一样,原谅
了他。
他继续说在那之前,在他掉进无明的愤恨之前,甚至在那重逢的搂抱之前,
他已经失控了。他的心,不知何时起,系在她身上。丝线拽着,使着看不见的变
幻的力。
她忽然意识到什么,记忆的一片被拨弄起,无穷无际的云层中如电般穿透。
她被记忆的神迹惊颤到发抖。「你还,你还记得看月亮那天晚上吗?」
在他们陷入等待的一段时空里,一切深如墨色。
那时,她伏在桌前写。他在旁边读,读她的神话故事书。他不应该,可是他
读出了声。
女娲造人,用泥,照她的样子,照她的样子……
这是他第一次朦朦胧胧,感受到一种远远超出他身体范围的,不在这里的。
他本来就很怕,他就放下书,去找她。
她就在这里。她在做他不太懂的。但很快,她做的他就能看懂了。她用圆圆
的剪刀,在纸上圆圆地剪。
一个人。是一个有腿,有头有身子的,小小的纸做的人。她用笔画上了大大
的笑脸。好大,他只能笑中间一点点,不能笑那么大。
她把小小人送给他。那么轻,他举起来,看了又看。他说再做一个,再做一
个。
她就再做,很快就做好了。他就把他手里的那个,放在这个旁边,让他们接
近一点,手拉手。
手拉上了。他们都笑了。
她说,你怕外面,你怕黑吗?不用怕的,外面有月亮的,很亮的。
她要指给他看。她爬上桌子,窗帘哗啦一下,开了。
外面黑黑的。怎么没有啊。她懊恼,说了大话。月亮呢……
没关系的。他已经看到了。
这是记忆层叠云海里的一枚片段。按道理说,天长地久般的日日相处,他们
早就摩擦出无可计数的痕迹,维系他们之间的关联早已千丝万缕。可他们还是一
同发现了这个,淹没在其中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枚片段。他们一点一点打捞上岸。
现在,这枚片段放置在他们面前,由他们一句一句涟漪般荡漾传播的言语构
成,散发出明亮如月的光泽,只被他们两人清晰地看见。他们如此切实地感受到
他们的心意相通。这一定是超越局促此刻的,情愫的证明。
她拉他的手,他们到窗户前面。他抢着把窗帘拉开,她不让,数一二三,哗
啦一下,窗帘被他们两个扯到旁边。
怎么今天也没有月亮啊。她不死心似的,贴着窗户侧抬起头向上瞧。他说不
用找了,但是。她忐忑地转过身,等他说但是什么。
他凝视她的眼睛,可是激动让他看不太清楚,他握住她的手磕磕绊绊地问她: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他的激动顺着手臂传递到她身上,她的心随之震颤,让她的点头像是止不住
的抖动。
他们在发抖。
他们的嘴唇合在一起,他们的灵魂在他们的身体里发抖。
他们什么都感觉不到,感觉不到快乐感觉不到痛苦只感觉到天旋地转的剧烈
抖动。
直到唇分他们还深陷在永无止境的抖动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