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丝的娇喘

夜色已深,建立在繁荣发达的米德加旁边的边缘城,这是一座崭新又充满生机机遇的城市。
当年拯救了星球的英雄——克劳德一行人正是隐居在了此处。
“不能喝就不要喝这么多啊”
艾瑞丝·盖恩斯巴勒一边抱怨着一边将醉死的克劳德搬上床,随手点燃床头灯,暖黄的灯光勾勒出女人窈窕美丽的身影,为了跟着克劳德出席边缘城晚会,她今晚特意翻出了那件艳红高贵的礼服,事实上,这件漂亮的礼服确实为这位温柔美丽的女人增色不少。
今年已经距离那场决定星球命运的战争五年了,艾瑞丝也早就不是当初青涩的她,如今她更具魅力晚宴上,明艳大方的她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不亚于另一位性感火辣的闺蜜。
不过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态,她在晚宴上一直紧紧挽着克劳德手,让无数试图一亲芳泽的男士只能眼巴巴看着这朵玫瑰。克劳德嘴里好像还在含糊什么,醉的昏死的他一头栽倒艾瑞丝的床上。
“真是不省心,总让人操心,像个孩子一样”哪怕嘴上这么数落,但这位一贯温柔体贴的美丽女人却只是满脸无奈的帮着少年脱下礼服。
“艾瑞丝....”
不知是不是在梦中嗅到了那股熟悉的幽香,男孩呢喃着,呼唤出女人的名字。
“真是....”
这句话一下子让艾瑞丝满腔的无奈消散了,她抚摸着礼服下男孩精壮的肌肉,怔怔出神,不知道联想到什么,她不知不觉的羞红了脸。
“谁?!”梦的推开一下子打断了艾瑞丝的遐想,她猛地转过身来。
推开门的是一个神色阴狠的瘦弱男孩。
他叫罗恩
艾瑞丝认得他,这是她在边缘城收养的孤儿之一,他性子恶劣,总喜欢欺凌别的孤儿,撒谎打人教唆他样样都会,这一度让她十分头疼。特别他看自己和蒂法的眼神里透着令人恶心的欲望和贪婪,一开始艾瑞丝还只当他是青春期到了,可是后来某段时间,她们挂洗的内衣总是失窃,一番秘密调查后才终于在罗恩的宿舍里找到。
只是,写满日记的污言秽语和内衣内裤上面布满的干涸精渍,几乎没让艾瑞丝呕出来。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被她收养,又喂饱他,又教育他的男孩居然对自己毫无感恩之心。
在宿舍发现的一切几乎触碰了艾瑞丝的底线,她一度有过马上告诉克劳德,将他驱赶出去的想法。但最后,温柔善良的艾瑞丝还是选择了留下他,只是她也暗自发誓,只收养他到成年,就让他去自力更生。
“艾瑞丝姐姐”
“罗恩?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来吧....”
她态度委婉,但却依然在话语里表露出自己逐客的想法。
和克劳德他们的品格完全相反,真是个令人作呕的人渣!
艾瑞丝清晰的捕捉到对方游离在自己白皙肌肤上的眼神,她心中一恶。
“正是这么晚才要说”
罗恩顺手关上门,他好像不再掩饰自己的欲望“和我做爱吧!艾瑞丝姐姐”
“你疯了吗?”
艾瑞丝不敢想象罗恩居然直接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嘻嘻,我要是不来的话,姐姐你不就和他上床了吗?”他笑嘻嘻的,嘴里的话却淫秽无比“我知道你们背后也上过不止一次的床,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和我上床呢?他有什么好的?我可比他厉害多了”
“.......你现在收回自己的话,马上走出这个房间还来的及。”
艾瑞丝努力保持着心平气和,那小混蛋嬉皮笑脸的嘴脸此刻只让她无比厌恶。
可是罗恩却好像等不及了,他脱下裤子露出那根黑色丑陋玩意,就打算抱上来。
“啪!”
一声明亮的巴掌后,罗恩不敢置信的瘫坐在地,他突然变得暴跳如雷
“臭骚货,居然还打我!穿得这样暴露还说不是找干?”
“这不是打你,我只是一直没有好好教育你而已”
艾瑞丝利落的将额间头发撩起,她伸手握住床头的棍子,终于打出来的那巴掌让她心情大好。
“没有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小混蛋!”





二十分钟后
“喝..喝啊!就...就这样...哈啊还想说教育我..哈啊”
“噢~噢噢噢哦!!!”
在刚刚宴会上,如贵妇一样耀眼的美艳女人此刻正被一个小孩粗暴的压在了地上,她的美腿被抗在肩膀上,那红色的高跟鞋挂在脚尖,一晃一晃的,那完全出来暴露的完美肉臀在灯光下折射出诱人光泽,每一次被撞击都能激起一阵肉浪。
这个几乎折叠的体型,代表着下位的人完全屈服于上位,一般来说,这个体位是最具备性意义的体位,只是两人相差巨大的体型让它显得无比滑稽,特别是艾瑞丝,二十分钟前的她还自信满满,想着终于有机会教训一下这个混蛋,但此刻却被摆出这样淫荡屈辱的姿势,这更是让她羞愧欲绝。怎么能,输给他!
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从她熟练拿起棍子保护自己的行为也能看出,艾瑞丝可不是什么软弱的女人。
她恨恨的想着,找准一切机会拼命反抗着敌人
“啊嗯嗯啊啊啊!!”
十秒后,艾瑞丝的反抗最终在自己的浪叫声中败下阵来,用尽气力后的身体反而发出了更加淫霏的交合声。
怎么会这样!
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对一个小孩束手无策,那男孩甚至没有阻止自己,他只是拼命摆着腰,如同机械一样不知疲倦,每一下都用尽全力,像是要贯穿到里面去一样。这样的..这样野蛮的,充满雄性气息的...比起克劳德还要...
让艾瑞丝又羞又恼的,这具完全成熟,只等采摘的丰满胴体居然比起和克劳德的时候还要兴奋,激烈的快感就连她的意识也要迷糊了。
糟...糟了!今天不在安全期!
艾瑞丝猛然清醒过来,她终于惊慌的开口求饶,这无疑打碎了她作为更成熟一方的心态。
“嗯嗯~我..我知道了!嗯嗯嗯~我会和你做的..所以嗯嗯嗯先带上安全套嗯啊噢噢噢!!”
她的声音在快感的冲撞下变得不成形,更令艾瑞丝恐惧的是,男孩根本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倒不如说,他变得更兴奋了。
“不要不要哦哦哦哦哦!!”
明明是克劳德旁边....明明在被强暴,被这个讨人厌的混蛋...为什么
“喔哦哦哦哦哦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更加激烈的交合搅碎了艾瑞丝的思绪,她高声浪叫着,感受着心中那不甘,耻辱还有身体传达给她的,被雄性征服的喜悦,最终抵达了从来没有触及的高潮!挂在脚尖的高跟鞋如同她的意识一样被完全甩飞,艾瑞丝忘我的抱住了罗恩,她的肉臀肉穴在饥渴的收紧,暖意如同潮水一样涌出,被彻底击败的子宫虔诚的等待着客人,哪怕她的征服者只是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小孩。
感受到身下那具饱满丰腴的肉体彻底臣服,罗恩也明白他已经彻底击败了艾瑞丝,他不再抑制,低吼着挺着腰竭尽全力的冲到了最深处,狂野的释放着自己。“噗嗤”大量的精液直接灌入到了艾瑞丝的子宫里,克劳德因为噪音而变得不安稳的睡颜终于舒展了,只是他永远却不知道,自己的爱人就在身边被一个孩子粗暴的征服了。“哈啊...哈啊...”房间里只剩下男孩和女人的喘息声。
罗恩最先缓过来,一想到那令所有孤儿都憧憬爱戴的成熟女人哪怕平时再如何嫌弃厌恶自己,此刻也还是臣服在自己肉棒下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女人,他的征服欲便得到了极大满足。
呜...克劳德
那传来温热满足感的小腹,艾瑞丝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悔与愧疚啃食着她的心,但是一切都已成定局,无措茫然之下,她居然当着罗恩的面就小声抽泣起来。
“艾瑞丝姐姐,还没完呢”
罗恩淫笑着,他的肉棒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重新坚挺了。

“唔!哦哦哦哦!!”
这次,艾瑞丝趴俯在床上被摆出一个无比屈辱的狗式,她那长长的发鞭被罗恩抓在手里,像是缰绳一样,每一次冲撞都让她不得不高高昂起头颅。
男孩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他只是粗暴的索取着快感。
救救我!克劳德!
艾瑞丝如同往日一样,在心中呼唤着她的英雄。
只是这一次,她的英雄却对她的苦难毫无反应。
“哼!哼啊!”
罗恩无比满意,空出来的手恶狠狠的拍在艾瑞丝的翘臀上。
“喔喔喔啊!!!”
羞辱挑逗似的拍击和野蛮的冲撞竟然让艾瑞丝更快的到达了高潮,她无力的趴俯下去,最终在绝望和无力中接受着男孩的冲撞和征服。

“哈!哈…哈…”
罗恩激烈的喘息着,他抱着艾瑞丝,让她的腿搭在床边,将这位温柔的美人摆出了一个M字开腿。
“嗯嗯~嗯~嗯啊”
艾瑞丝低沉的呻吟着,已经被彻底征服的肉体接受着男孩的抽插,找不到方向的她任由自己被快感推上一个个浪尖。
克劳德…克劳德……
艾瑞丝无声的呼唤着,哪怕她被快感吞没,那淫荡的一面已经被男孩完全开发出来,可她的眼底深处任然有一丝期盼,那一丝希望便是她坚持这么多年的人生理念,也是克劳德,扎克斯教会她的道理。
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哪怕她们已经在屋子里盘肠大战了几个回合了,克劳德也没有任何醒来的痕迹,
“嗯啊啊啊啊~”
所剩无几的羞耻心,自尊心,对克劳德爱意反而刺激着艾瑞丝更快的到达高潮,她弓起腰,反着抱紧了男孩,灯光下,饱满山峰上粉嫩的乳头微颤着,那完全暴露的交合之处闪烁着淫霏的光泽
“噗嗤噗嗤”
今晚不知第几次腔内射精,已经完全满溢的精液从交合缝隙中流出。
输了,连对克劳德的爱也输给了他。
在高潮的余韵中,艾瑞丝脑海里闪过了这样的念头,哪怕再怎么不甘心,她最终也只能接受了自己的落败。
在剧烈的快感下,茂密的黑色森林里突然喷出一道黄色弧线,作为艾瑞丝彻底臣服的信号,热气腾腾的尿液肆意喷射着,将她曾经美好的东西通通涂抹。


“今天克劳德也和你做了吗?”
“做了”
“有偷偷戴套吗?”
“戴了,他没发现”
在罗恩焦急的注视下,艾瑞丝缓缓从两腿间摘下一个射的满满的避孕套,避孕套那怪异的触感让她皱起了眉头。
“哼哼,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甚至不用罗恩催促,艾瑞丝已经熟练的将避孕套打了个结,挂在墙上,那写满日期的墙上挂满了已经发臭的避孕套。
“嘻嘻嘻,那今天我要射三发”
很快,男孩与女人的喘息声便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屋子里回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