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种付乐土

“小御建!加油!”

“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

“赢了的话,这个月脏衣服我包了!!”

绘有九条家徽的锦紫大旗猎猎作响,军营里此刻喧闹一片。

在刻意空出来的演武场周围,分作两批的军士脸色涨红大声叫嚷着,为场内的两位加油。

两位人高马大的军士并肩而立,他们都是从百般考验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勇武之士,各自代表着自己的团体。

此刻凑到一起,便是火花四射,不光是荣耀之争,看他们那谁都瞧不上谁的表情便知道他们都对自己的武艺有着绝对的自信!

作为男人,作为将士的骄傲比火还要炽烈!

一声令下,两人开弓搭箭,对准了前方的人形箭靶,半人高的大弓被他们拉开成弦月,那绷紧的弓身仿佛夸耀着他们的勇武。

“咚!”

不约而同的松手,只听劲射之声过后,靶子上各自出现两根没入过半的箭身,其劲道之大更是令箭靶都往后歪去!

“好!!”

“射的好啊!!”

短暂的沉默过后,更大的叫好声轰然开来,围在一旁的军士们鼓足劲为他们鼓掌,经久不息的掌声里,两位甲士回头望向比武台最高处那一道屹立于锦紫大旗之下的凛然身影。

那一道立于大旗阴影之下的身影微不可查的颔首,终于得到了认可的两位精锐甲士狂喜着和同伴抱作一团。

正如「御建鸣神主尊大御所」是所有稻妻民众最崇敬的神明大人一样,天领奉行九条裟罗便是所有军士们最为崇敬爱戴之人。

行走于生死之间的人总是摒弃多余,直视本质,因此他们最为崇拜胜利,也近乎狂热的将这位英气女子敬如神明。

只是得到她的认可,便足以让这些断手断足都不曾畏惧的军士喜极而泣。


像这样的军营比试,九条裟罗总是半年举办一次,即是为了激起士气,同时也是凝聚团结力荣耀心的绝好办法。

弓箭,刀剑,骑乘……

比试的项目多种多样,但最能激起这群血气方刚汉子的激情。

隶属于九条裟罗手下的军士总是在这方面狂热的让其他军士侧目,只是为了得到九条认可,每一次军营比试他们都会拼上性命。


“……比试继续”

勉励了发挥出色的将士,拒绝了自告奋勇的护送,九条裟罗在所有将士恭敬的注视下,离开了评武台

一路走到军营最腹地的豪华营帐,九条裟罗回首望去,确认再无别人,这才掀起门帘钻入其中。

九条裟罗的营帐一直以来都毫无半点女子柔情,寒光闪烁的兵器架,写满注释的地图,威风凛凛的甲胄,光是看到这些,铁与血的味道便扑面而来。

然而在此刻,营帐内却突兀的多出一股酸臭的男人气息。

在闻到那股味道后,九条裟罗美目眸子略显慌乱的摇晃一下,那张绷直的霜寒俏脸顿时融化。

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大马金刀似的坐在主将位置上,看他那不怀好意的龌龊笑容,胯下那根早已昂起的丑陋阳具,其下流的含义已经不言自明。

“呜……呼喔噢”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那副下流模样引入眼帘后,那位向来冷漠强硬的九条裟罗居然发出一声淫媚惊呼,因为过度充血而昂起的丑陋阳具让那双乌金眸子着迷似的吸附在上面。

喔哦哦……我不能……哦哦

光是闻到气味,看到样子,无法忍受的饥渴就好像一股股热潮自肉体深处涌来,让她不受控制的加重呼吸,自那不停磨蹭的樱唇发出淫媚的春意吐息。

“呼喔哦哦♥……”
这具淫媚的肉体好像过电一样不停颤抖,柔媚有力的肉腿不停摩擦,黑丝贴身内衬下的丰满巨乳好像在随着呼吸一样鼓胀,顶端的凸起更是无法掩饰。

眼看九条裟罗不攻自破,已然处于发情状态,男人大步流星的朝她走去。

“噢噢噢哦哦大肉棒♥!!齁喔哦哦!!♥♥”
轻而易举便在男人身下摆出种付位,九条裟罗熟练的夹紧双腿好迎接肉棒。
只见那两瓣紧凑肉实的雪白臀肉上,男人的下半身不停抬高俯冲,一下又一下仿佛打桩一样砸落,结实的臀肉被抽打到泛红,充盈着黏糊雌汁的肉穴吞吐着那根胡乱捣落的肉棒,发出一声声淫霏十足的吞吐声。
“咕滋咕滋咕滋♥”
那粗狂的动作毫无怜惜,只顾着在这具兼具肉感健美的肉体上发泄,让那双来不及脱下的足靴在男人身侧胡乱晃悠。
然而男人还未满足,他一边奋力的抽插一边用双手狠狠抓住那隐藏在贴身黑丝下的丰腴肉团。
“噫喔哦哦齁哦哦哦”
被肆意推揉的媚肉激起了九条裟罗的快感,一声声高昂的雌叫声几乎要穿透营帐传到外面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
“喔哦哦不行哦哦哦被击败咯哦哦♥♥子宫喔哦哦♥降下来了要喔喔♥”
猛然加快的抽插让九条严肃端庄的模样彻底崩溃,就连那香嫩滑舌也吐出,只顾着发出一阵阵动听呻吟,刚刚那英武的模样好像和她无关一样。
“噗嗤噗嗤♥”
压迫到极限的腔道死死绞住肉棒,濒临高潮的九条裟罗弓腰而起,一双匀称肉腿一盘一缠,常年锻炼一直的完美身材发挥出了惊人的力度,如同一条蟒蛇一样强势又霸道的将男人死死勒住,紧致瓷实的雌穴将炽热肉棍齐根吞入,在那一股让人连魂都吸出来的吸力中,男人只能发出低吼,抵在柔嫩的子宫颈口上肆意喷射。
“嗯哦~噢♥”
两颗垂在肉臀前的阴囊收缩着,污黄的精液再一次将她的子宫灌满。

“呼哦哦哦哦…………”

九条裟罗美目上翻,彻底失神,她的神之眼再一次亮起白浊光芒,被不停灌注的宝石之内,雷光彻底沉没,连闪烁的机会都没有。

痛痛快快的在这位短发英气将军体内中出后,蛇川大谷好半天才喘着粗气站起来。

“妈的,差点把老子勒死……”

望着地上瘫软成烂泥的短发女子,男人扶着腰从身后摸出了那颗折射着光泽的宝石,一想到不久之前还差点因为这颗赝品而丧命在她手上,蛇川大谷即是心有余悸又充满了征服后的成就感。

时至今日,他还有些不相信,平平无奇的自己居然能有机会将那位无数幕府甲士敬仰的天领奉行压在身下肆意暴肏,而且还在她体内无责任种付,在那高贵的天狗血脉里留下自己的低贱种子。

这简直就像是一觉醒来告诉他,稻妻已经是蒙德的疆土一样——至少他还愿意说服自己那至少是有可能发生的。

你还在怀疑?
我的眷顾?
哪怕肏到了心仪的雌畜你却不愿意相信?

像是蛇,又像是蛤蟆,黏糊湿淋淋的声音自身体空洞中回荡而起,让蛇川大谷不自觉的打起寒碜,摩挲着“神之眼”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自那一天过后,这个声音便存在自己的脑海里,蛇川大谷一度怀疑是自己病了,但这个声音却实在过于真实,它自称自己是丧命于雷电将军刀下的魔神,将要卷起整片海域的狂潮向她复仇,而蛇川大谷就是它选中的眷属。
要只是如此,这位落魄流寇还不敢相信,然而它却举出实例——那颗突然从觉醒的“神之眼”便是它选择的证明。

不!我没有!
没有人的营帐里,蛇川大谷死死握住神之眼,惶恐的低下头,随后他听到那个又像蛇又像蛤蟆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

嘶……哈……既然如此,到鸣神大社去

鸣神大社?哪里不是信奉「鸣神」的神社吗?而且自己身体里寄宿的还是雷电将军的敌人,一旦被发现……
虽然已经被绑上船而且还尝到甜头,但一想到自己还要去到「雷电将军」的眼皮子底下,去到最受雷神注目的地方,蛇川大谷便又本能的产生畏惧退缩之意。

那声音似乎察觉到他的懦弱恐惧之意,刚刚那阴厉的声音转而因为恼恨而鸣叫起来。

你在怀疑我?嘎?你们这些稻妻人和那个傲气的臭雌畜一样,早晚也会拜服在我面前!

此时声音中模糊不清的部分似乎被放大,这让它听起来像是一只躲在淤泥里不停叫喊的蛤蟆一样。

蛇川大谷不敢出声,任由它叫喊了两三分钟方才停下,等它安静片刻再次开口时,声音里那股阴厉的感觉又回来了。

那颗神樱树下有瘴气,压抑了上百年的,魔神的气息……那些败亡在她手上的冤魂们,虽然命丧刀下,却依然能荼毒这片大地,这乃是魔神的本质,即使是她也只能不停重复净化,以此拉锯……

到鸣神大社去,找到它!吸收它!我就能复活!

“是!”
神念一阵震荡,蛇川大谷连声应道,他感觉到它的催促,也不敢再继续拖延,去尝试激怒这个存在。

这下怎么样都得去了……可恶,好不容易才过上的好日子……

看了看身下瘫软成泥的短发美人,想起那销骨的滋味,男人眼里满是惋惜不舍,片刻后他眼中淫光再起,再一次抱起那具淫媚肉体奋力冲刺。

“喔噢噢?!嗯哦哦!!齁喔哦!!!♥”
“再来再来,要给老子好好怀上!!”

营帐里再一次成了淫乱的交配场所,那不停响起的肉感交媾声中更是夹杂着淫乱无比的雌叫声,在外面便能想象到整个场面是如何的淫霏。

———————————————————
“宫司大人,这几天不光我们,慕名前来鸣神大社求签的信徒们抽到的也都是大凶,哪怕我们事先解释说,求签一事并非天生注定,还是事在人为,也没有办法消饵他们的不安。”

“我这边也是,再这样下去,那些信奉鸣神许久的民众们可能会过度解读,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鸣神大社之内,身穿红白服饰的鸣神巫女们正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的向那位顶头上司抱怨起来

“嗯,此事我已知晓”

樱花树下,那位被无数人赞誉其端丽绝世之姿的宫司大人正跪坐在蒲团上,她的身前正放着素朴的茶具,精致的樱花饼堆放在碟内,被蒙上书皮的轻小说则倒扣在地。

看上去在被找到之前,这位大人物正在看着当下热门的轻小说打算渡过一个摸鱼的下午。

听闻巫女们抱怨,八重神子缓缓点头,素白玉手所捧的热茶送至樱软嫩唇边上,轻抿一口。

她的姿色以明艳大气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仿若灵狐的狐耳贴服在那头靓丽樱发之上,一双狭长如狐的眼眸妩媚而多情,盈紫眸子灵动分明,樱唇丰润而多肉,不需多施黛墨便已然是天人之姿,象征着宫司身份的繁贵头饰更为其姿色添上几分贵气端庄的感觉。

哪怕是在群英靓丽的鸣神大社之内,她只需站出来,不需一言一语,便让其他女子自愧不如,甘当绿叶。

众巫女见宫司大人继续品了口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便只能泄了气相继离开。

只是她们不知道,在她们离开之后,八重神子也放下茶杯,神情凝重,毫无平时摸鱼时的从容惬意。

巫女们抱怨的异常她又何尝不知道?

作为和神樱关系最为紧密的存在,她好像也受到了神樱的影响,这几日总是心神不宁。

特别是……

八重神子望了一眼身后,不知被谁刻意丢的远远的神签上,大凶,受孕等字赫然在目,

只是撇到这字,八重神子便不自然的从那樱唇间呼出一声短促的淫熟春叫。

被压在脚后跟上成了两摊闷熟肉饼的安产臀型不自然的扭动着,整具丰满淫熟的敏感娇躯好像出了无数香汗一般的发热。

她下意识举起茶壶,却再无茶水倾倒而出。

———————————————————

“……………………”
蛇川大谷行走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他不耐烦的抠挖耳朵,试图将这偶尔响起的低沉回荡赶出去。

自从走进这片守护之森以来,他便时常听到这夹杂着气泡音,流淌声的古怪动静,而且随着他前进,这股声音出现的次数也越发频繁和清晰。

蛇川大谷不知道,这声音是自鸣神岛地脉中传来的,只有有天赋之人才能听到这个声音。

魔神战争,不知多少战败魔神横尸稻妻,它们的气息怨念经久不息,至今还盘踞在大地之上,鸣神岛的地脉常年流淌着浑浊的污泥一样,给人一种莫名的不畅,郁闷之感,这些流淌的“污泥”正是那些荼毒大地的魔神气息,它们顺着地脉涌动,最后到达同一个地方。

“走开走开!”

男人拍打着手,拦在道路上的一大一小两只狐狸便一溜烟窜进森林深处不见了。

蛇川大谷一脸郁闷,这里无愧是白狐之原,
一路走进森林来到处都是狐狸的雕像,狐狸的神龛,还有四处乱窜毫不怕生的狐狸,实属让他烦不胜烦。

不过这也怪他本就心里有鬼,时不时抬起头望向天空,生怕惹来雷神注视,一道神雷劈到他魂飞魄灭。

这一路走的比想象中时间还久,顺着脑海里的指引走出森林,空气徒然变得阴冷,眼前贯通天地的山壁仿佛蒙上了一层紫色。

“草,这是什么……”
蛇川大谷望着辽阔无垠的坏紫色水潭陷入懵逼状态,那紫色的水潭像是由液化的雷电凝聚而成,被无数坏死的枯树根圈在其中。

这里空气中雷元素的密集程度已经到了不允许其他生命生存的地步,哪怕是动物也能从有限的智慧中懂得远离这里。

对!就是这里!

脑海中的魔神发出喜悦的声音。

呵……神樱将整个鸣神岛的魔瘴气息通通吸收镇压在此处,只需要得到这股气息的帮助我就能重得肉体!快,快进去!

它急促的催促道

神念交互间,逸散在此处的无数魔气鼓涌,除去一部分被蛇川大谷吸收之外,其余都涌入到树根之间。

蛇川大谷刚想问怎么进入,之见一道黑雾卷起自己,眼前便一片漆黑。

再次睁开时,他已然身处一个空旷巨大的地底空间,地上四面八万歪歪斜斜的插着古朴风格的桩子,半空中红光浮现,无数树根纠缠成团,像是个不停跳动的巨大心脏。

一股饥渴传来,不需要多言,他便明白眼前这个“猩红心脏”正是它需要的东西!

这么顺利吗?

蛇川大谷大喜过望,他已经想到身上这个魔神恢复身体之后,自己便能继续横行霸道的时候了。

“请止步”

正当他畅想着未来,已经迫不及待之时,一道温柔动听的空灵女声传来

不知何时心脏之下已经站立着一位素白的身影,她身穿红白色巫女服,保守的服饰难掩其丰熟出彩的身材,虽然戴着白狐面具看不清面目,但光从那温婉动听的声音和宁静平和的气场便能想象出这一定是一位温柔贤淑的人妻巫女。

能出现在此处,她自然并非凡人,事实上她是由魔神污秽凝聚而成的人体,但继承了千百年前雷神已逝友人白辰一脉的狐斋宫记忆,便自称花散里。

察觉到树脉被入侵,本来还在等待旅行者祓除其他污染点的花散里便连忙通过地脉赶了回来。

本以为是有其他能突破封印的魔兽冲着魔神气息而来,不过万幸,眼前这个男人实力微弱,看起来应该是误入此地而已。

“此处乃是鸣神禁地,不宜久留,这位旅人……魔神的气息?!”

本想好言相劝这位误入此地的男人离开,但花散里敏锐的察觉到那一丝无法掩饰的邪恶气息。

见自己被这个白狐面具的人妻巫女喝破,蛇川大谷心里一个突突心生畏惧,不过这惧意只是一瞬间,在想到那个触手可及的未来之后,热血便涌上心头,取而代之的便是破罐子破摔的蛮横。

“怎么可能放弃!!”

蛇川大谷脸色阴沉,自男人身上浮现的蛇蛤魔神摇摇晃晃的凝聚而成,它目露贪婪之色,张开大口一吸。

无数血黑气息自“心脏”里流出,涌向它的大嘴。

“蛇?不对蛤蟆?不管你是谁,你想利用这个怨恨破坏这片宁静吗?”

花散里努力维持自身形态不被吸走,她奋力喝止试图让这个奇怪的魔神停下。

然而对方丝毫不理睬她,用力一吸,更多黑雾被扯出“心脏”涌向它。

“鸣神敕使,白辰血脉,结界,起!”
见无法用语言阻止,花散里努力分出神念,她继承了狐斋宫的记忆,无论是白辰秘法还是结界都是了然于心,此刻操控起树根结界也是得心应手。

只见树根将整个心脏勒紧,让涌出的黑雾接近停滞,蛇蛤魔神一下子失去目标,本就混沌的理智彻底停摆,它咆哮着。

“白辰……白辰!!狐斋宫!!”

被错认成那位白辰之主的花散里不发一言,她需要更加专心致志,不光是这个状态奇怪的蛇蛤魔神,那些积压了上百年上千年的魔神怨气也在不停冲击结界,这才是最麻烦的。

一个是刚刚能脱离附身者的魔神冤魂,一个是由狐斋宫记忆凝聚的污秽,两者实力无比接近,因此只能不停剧烈对抗拉扯,一时间分不出胜负,而这就给了蛇川大谷机会了。

看着那个竭力维持拉扯的白狐人妻巫女,他心思逐渐活络,嘿嘿怪笑起来。

嘿嘿,只要稍微干扰一下那个巫女,这边就能赢了!

“请不要被魔神蛊惑心智!它只是个怨念的怪物……”
眼看蛇川大谷不怀好意的走过来,花散里心知不妙,她本身就不擅长争斗,而且正处在剧烈拉扯的状态确实腾不出手,当下便只能寄希望于以语言劝退他。

“闭嘴,臭女人,戴着个面具叽叽歪歪的,看我肏翻你!”

听到巫女那勾起人施暴欲的柔弱人妻声音,蛇川大谷反而色心大发,迈开大步就要往前抓去。

眼看就要被这个污言秽语的魔徒碰到,花散里即是气愤又是恼恨绝望的闭上眼睛。

“鸣神敕使,白辰血脉,灭魔讨封!”
“吼噢噢噢哦哦!!!!”
自入口处,一个轻飘飘的女声定下,下一刻蛇蛤魔神的狂怒咆哮声震彻山洞。

发生了什么?

蛇川大谷茫然回头,只见那道汲取黑雾的巨大的虚影竟然反而被黑雾拖拽,片刻间便身形扭曲被吸入到“心脏”之中!

将魔神冤魂吸入之后,暗红色的心脏鼓胀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几乎要把包裹的树根撑破!但终究还是在一次次鼓动间慢慢收缩稳定下来。

这?怎么会?

那片猩红间隐隐约约露出的蛇蛤魔神此时虽然还在挣扎,却再也打不破神樱的封印

见到此情此景,蛇川大谷心中更是茫然又崩溃,他怎么也没想到,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局势顷刻间就被逆转,就连自己最大的靠山蛇蛤魔神也被乘势封印在结界里面!

完蛋了!

刨除绝望的蛇川大谷,这个用言灵扭转乾坤之人,既然能使用“鸣神敕使”又能用“白辰血脉”的定语,那她的身份自然便是那位端丽绝世的鸣神宫司八重神子!

那天之后,八重神子暗地里一直密切监视着神樱,而蛇川大谷只知道神樱处在鸣神大社,在雷电将军的目下,却不知道影向山一直是白狐一族的地盘,因此在进入白狐之原后,他便立刻被八重神子通过天狐地狐雕像发现了。

然而蛇川大谷一直恍然不觉,直到他进入神樱地脉,八重神子才终于确定,他便是异样感觉的来源。

于是才有了她在最后关头出手,以言灵将魔神冤魂一举封入结界之中

“多谢这位……咦?白辰后人?”

逃过一劫的花散里为之一振,她刚欲拜谢却忽然从对方身上察觉到熟悉的血脉气息,虽然不是那么浓厚,但那确确实实是白辰血脉。

“您是……狐斋宫大……不,还是称呼你为花散里吧”

八重神子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位与自己十分相似的白狐面具巫女本质,明艳大气的巫女少了几分跳脱,躬身表达敬意的动作既优雅又标准。

“啊,你……是这样的吗?”
花散里望向她的动作轻柔而犹豫,能亲眼见到自己后代的感觉实在是无比微妙。

“吼!!白辰!白辰!!”
魔神咆哮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咆哮声中兼具阴厉愤怒,尖锐恶毒两种声音,心脏里,蛇与蛤蟆的形状不断变化。

吸收了大量怨气的魔神冤魂还未彻底磨灭!这是它竭尽全力的最后一搏!

但是……

“没有用的”

明艳大气的大宫司神情从容且镇定。

这是鸣神山下,白辰一族千百年的守护之地”,也是地脉力量和白辰言灵最强的地方!除了雷神本人,栖息在此地的白辰血脉便是当之无愧的主人!

更别说如今蛇蛤魔神只是还未恢复的冤魂,纵使能吸收大量怨气,但却被封在封印里面,十分力气也使不出六七成!

只见花散里八重神子两人念动言灵,两道强力的言灵缠绕在心脏上,随着鼓动一次次收缩。

“鸣神敕使,白辰血脉,祓…”

眼看魔神的挣扎咆哮越来越微弱,树根一层层缠绕其上,再无挣脱可能,花散里催动着结界,便要用言灵将它彻底祓除

两人一直没有注意的蛇川大谷此时却涌现出一个疯狂的念头,他在绝望的驱使下,大声喊到。

“孕神敕使,白辰血脉,种付!”

八重神子微微一愣,倒是直接轻笑出声。

言灵的力量来自言语,通常第一句是表明自己地位,第二句是表明力量来源。
而蛇川大谷模仿两个巫女胡乱编造的“言灵”就像绝望的考生胡乱将阅读题作文抄到作文里一样,充斥着惹人发笑的漏洞。

既没有孕神,你也不是白辰血脉,最后的强化暗示更是不明所以

她想要这样开口嘲笑这位投靠魔神,还执迷不悟的狂徒,但是下一刻两个巫女却好像上演了一幕古怪滑稽的喜剧一样,齐齐仰倒在地,双手抱住膝盖下侧,脚心朝天,摆出一个无比淫霏的种付位。

“诶?”
“唔?”

疑惑的声音自她们嘴里发出,她们显然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

成……成功了?
蛇川大谷心脏也是狂跳,哪怕此刻他也没反应过来自己胡乱念的“咒语”是怎么成功的。

难道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还摸不清头脑,但望着眼前这一幕,无论是明艳大气的宫司还是温柔似水的白狐巫女都在自己面前摆出一个代表臣服的种付位,蛇川大谷作为雄性的一面彻底膨胀起来。

“喔噢?发生了什么?”

“难道也是白辰?不……不可能啊”

比起他,花散里和八重神子才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她们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被一个魔徒随口乱侃的言灵放倒在地的,不过比起这个,眼前这个嘿嘿淫笑的男人才是她们需要考虑面对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噢喔喔?!噢噢哦哦!!”
粗黑的肉棒以无比凶猛迅捷的速度力道疯狂抽插着身下那个淫熟肉穴,让这湿滑汁水横流的淫熟肉穴只顾着发出被动承受的咕滋咕滋吞吐声。
刚刚端丽绝世的八重神子此刻却被一个丑陋的男人压在地上不停抽插奸淫,那白色下襟也被掀开,那肥美饱满的安产大肉臀占据了全部视线!
很少有人能有幸看见这一幕,端丽绝世的八重宫司大人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极品的安产肉臀!
和九条裟罗那紧实翘挺的肉臀不一样,八重神子的安产肉臀更加肥美有肉,就仿佛两个熟透多汁的蜜桃,那大量溢出能让五指陷入其中的淫熟臀肉可谓又滑又嫩,轻轻拍上一拍便能看见臀浪颤动那惊心动魄的雪白肉浪。
就是这样一个淫熟美肉桃臀,换作其他人怕是要爱惜的细细把玩一番,此刻却偏偏在蛇川大谷的胯下被疯狂撞击抽打,一阵阵无比淫霏的雪白臀浪堪比一个妓女在跳脱衣舞一般让人疯狂!
“啪啪啪啪啪啪!!!”
无论蛇川大谷怎么用力,那两团软媚雪团都能接住他的力道,而且还是最合适不过的缓冲垫,让他爽到连连低吼。
“喔噢噢!!慢点喔噢?齁噢噢哦哦!!!”
明明有着无比狐媚下流的肉体,但八重神子确实是第一次被侵犯,那从未体验过的狂野快感,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激起了她雌性的本能。
“齁喔哦♥噢噢哦哦♥嗯♥喔哦哦!!!”
无比下流的淫乱春叫自那淫厚嫩唇里流出,狐媚狭长的眸子里翻起一股股欲浪,明艳大气的脸蛋上写满了抗拒不甘和快感,那混杂的表情却是更加令人欲罢不能!
蛇川大谷那再次鼓胀的肉棒在八重神子那淫熟软滑的肉穴里来回冲撞,除去一开始强暴插入还有点紧实不适,进入到状态后的闷熟多汁肉穴却给蛇川大谷带来了不同于九条裟罗的另类体验。
八重神子的整个闷熟肉穴就是一条深邃曲折的闷热腔穴道,滑嫩滚烫的汁液来回涂抹在肉棒上,再由一层层仿佛小手一样厚热穴肉来回摩擦,那种每一次抽插时的接近吮吸的按摩力道简直绝妙!
而同样,蛇川大谷那可谓绝世名剑的肉棒雄猛无比,来回挺腰冲刺之间将四面八方的闷熟雌肉通通照顾到位,那如同攻城锤的龟头更是在最深处来回轰击,大量温热汁液喷射到龟头上又成为润滑液,让它刺激到更深处。
“齁喔哦哦♥♥噢噢噢哦哦♥♥”
眼看着八重神子明明满是不甘,却只是一个劲的发出雌喘浪叫,痴淫不甘隐隐崩溃的表情让一旁的花散里即是惊慌又是愤怒!

“鸣神敕使,白辰血脉……”

“休想!”

“噢噢哦哦!!♥”
蛇川大谷一个急眼,将两团软媚雪球用力一挤,粗壮肉根好像一下子捅到了某处一样,让那具淫熟胴体一颤,引来了绝顶高潮。

透明粘稠的蜜汁打湿了他的腹部,在大片涌出的炽热汁液喷射中,蛇川大谷抛下被肏到短暂高潮的八重拔枪转战一旁的白狐人妻巫女

“喔不要?!喔哦哦!!嗯哦哦!!”

“啪啪!啪啪啪啪!!!!”

花散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就被蛇川大谷挺身插入,哪怕算上前辈子狐斋宫的记忆,她也从来没有这样被一个无耻的雄性魔徒侵犯过。

“喔噢噢♥嗯呐哦哦~~”

保守设计的巫女服被胡乱扯开,完美还原自千年前白辰之主狐斋宫的雪白丰满胴体就这样被蛇川大谷一览无遗。

花散里的身材虽然没有八重神子那般夸张淫熟,但却另有一番匀称丰满成熟的美人妻滋味,同样丰熟饱满的臀肉带着恰到好处的软嫩,那狭短的肉穴只需要开垦后冲撞而入就能直达软嫩花心。

明明是个看上去保守的人妻巫女,肉穴却透着一股随意轻浮,欲求不满的样子!

这无疑让蛇川大谷作为雄性争斗的一面得到极大满足,尤其是一想到,自己肏的甚至可以算是那位传说中的狐斋宫本人,他的肉棒便要更加膨胀起来,短促的雌穴早已不能满足他,黑壮的肉棒来回敲打着尽头那块嫩肉。
“噗噗噗啪啪啪啪啪啪”

只见他胯部不停冲撞,响亮的抽插声音混杂着大量湿滑淫液喷出的声音。

而花散里早已在那电流般酥麻的刺激快感下陷入到昏乱之中,那张白狐面具下,不停传出一阵阵高昂的呻吟,一双匀称雪白的长腿更是在男人身侧来回摇晃

“喔噢噢♥不要♥”

胡乱拱撞的男人如同一只误入庄稼地的野猪,只顾着胡乱放肆,糟蹋作物。

那对挺翘雪乳被他连啃带咬,殷红的一点早已硬凸起来,在这生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刺激下花散里更是神魂颠倒,不识人间。

“齁喔~喔哦哦♥”

还不够!眼前躺着两位雌畜巫女,又怎么能只肏一个!

蛇川大谷脑海里的情绪已经如同气泡一样炸裂,他越拱越疯,浑身上下布满了如鼻涕一样粘稠的臭汗,又酸又臭的雄臭气味可谓臭气熏天!

“鸣神敕使,分身!”

男人身形一震,一个身影自他背后脱离而出,落地的瞬间变成了实体。

“喔哦哦♥?!”

居然用言灵做这种事情喔噢♥!!不要齁喔哦哦♥”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

“喔噢♥嗯嗯哦哦♥不行哦哦哦!!♥”

“喔♥要♥要去了喔哦哦!”

刚刚还守护着鸣神结界的两个白辰巫女,转眼间便只剩下两个只顾着不停扭动自己雪白肥臀发出一阵阵雌喘春叫的雪白肥臀,或修长或肉感的两双美腿只顾在丑陋肮脏的男人身侧摇晃,那狂暴狰狞的肉根在她们淫液泛滥的蜜穴里凶猛的打着桩,连绵的抽插声和飞溅的汁液声在地穴里形成了一个无比淫霏的音乐会!

“喔喔喔!!言灵受孕!!受孕!受孕!用你们高贵的白辰子宫给我全部接住!通通怀上我的孩子吧!”

蛇川大谷四肢如蟒,死死勒住身下那具雌熟肉体,本就丑陋的面目更是狰狞,他的脑门上满是青筋,粗大的肉棒在那发泄着自己欲望的吼叫声中活活膨胀了一圈,一种难言的压抑爆发感仿佛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藏在他的身体里!
这幅狰狞的姿态,任谁都能看见,他那让身下的两位白辰巫女受孕,让高贵的白辰血脉怀上自己孩子的野望!
可无论是八重还是花散里,此刻都只剩下雌喘春叫。

“喔哦哦♥这算什么言灵喔喔犯规♥子宫……子宫降下来了哦哦哦♥”

两个圣洁高贵的白辰巫女娇躯瘫软,浑身散发出惊人的媚态,那四条美腿已经自动自觉的盘在了男人腰部,身为雌性的本能已经让她们做好了受孕的准备!

“啪♥”

沉重如拳头的卵蛋结结实实的砸在那雪白肉臀之上,蛇川大谷浑身肌肉发力,两条大腿死死撑住地面,发紫的龟头如同炮锤一样砸在糜烂花心上。

“喔噢♥”
宫心受激自动喷出一股淫浆,八重神子和花散里同步的扬起脖颈,急促短暂的雌叫声压在舌根,两具媚意丛生的熟美雌躯更是完全绷紧,玉白的脚趾到脚背完全绷直。

“喝!!!喝噢噢噢噢!!!”

蛇川大谷畅快的大吼着,沉寂在他卵蛋里的污臭黄精近距离的灌入那两个完全降下臣服的子宫里,只听“噗噜噜♥♥”糜烂的射精声,一股让人联想到拍打烂泥地的奇怪声音从两位巫女交媾的部位传出。

不用想都知道刚刚有多少精液涌进她们从未被人踏足的子宫里,以兆亿算的活性精子将会包围住她们宝贵的白辰卵子,怀上孩子已经是注定的结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