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社团值班露出

本来是想接着回忆高中的,但发现那天下课做的事好像不多,应该是到不了一章的地步,所以干脆不写啦(以后可能会补)还是写就近原则,前不久国庆前搞的小动作,emmmm更文不会从过去一路更到现在,一般是突然想起那件事,就更了(就这么任性),自己联系哈。

  先说一个我学校,这边是新校区,近几年搬过来的,位置在郊区,可以说是四周都是山,因为是新校区,这边还没建完,以东门为分界线,东门以北已经投入使用了,但是东门以南还在开发中,只有北门跟东门,西面是山,还没开发,南面一半是在开发,一半还是山区,不过听说那边有条小路是可以出校的(我没有去过那边,胆子小,没敢往外溜,不过等解封了,倒是可以去那里看看,那时候肯定没人,嘻嘻)现在因为疫情,东门是关闭的,只能在北门出入,出入还要申请,今代大学生之不能出校门……

  前不久国庆前的事,大学社团一般不是要值班嘛,我刚好值的是周五晚上的班,值班位置在学校这学期刚开放的新教学楼,emmm挺新的,离我宿舍挺近的,但俺却没有一节课在这边上课(吐槽课表,早上一二节课跟三四节课永远不会在同一栋楼,而且,还不在一片区域,有毛病,每次课间都要走十几分钟换教室,而且都还在五六楼的,楼层高也就算了,还没电梯),周五刚好是30号,可以说,能跑的都跑光了,本来四个人的值班,就我一个人呆着,嘻嘻,不搞点什么总觉得对不起这次机会,而且,我看了,今晚也没有人来咨询,必须开搞。

  晚上六点半左右,光溜溜的少女在宿舍里选择衣服。emmm冲吧,这么好的机会,不搞大的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拼了,我把手伸向粉红色的上衣,正常的衣服,不算长,勉勉强强能挡小姐妹,站在镜子,好家伙,平视都能看到点点了,然后穿上小白鞋,出发。
  “不会吧,小沁你就这样出去,又去那疯去呀,胆子也太肥了吧。”呜呜呜,没错,宿舍并不只有我一个人,我的特殊爱好早就暴露了(或许未来会开一章来说我的失败露出),作为惩罚,就是我在宿舍必须光着,有人来也不穿衣服,本来知道的人还少,被她们这样一搞,差不多跟我比较熟的人都知道了。还好我人缘也不算差,也没得得罪谁,就是是得罪了,她们也是今场解决我)保密还算是比较保守的。

  “嗯呢,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啦”我笑着答道。宿舍在一楼,左边有二个宿舍,然后转弯,再转弯就出去了。出门啦,咦,我干嘛要穿着衣服出门啊?这么近,要不?天噜啦,我反手把衣服给脱下来,重新打开宿舍门,同时,右边的宿舍门打开了,一个人影走出来。

  慌?慌啥啊,附近谁不知道我是个爱露出的小银娃啊。

  “咦,萧沁,不会吧,现在你都要先脱光再进宿舍了?”额,好尴尬啊。“喷,哈哈哈,小沁,不会吧,你虽然想这样。”尴尬加倍……“萧沁,要不你以后就在外面脱光了也进来吧”听到最后这个声音我脑袋不禁的一缩,我当时就是被她发现的,让我在宿舍光着的罪魁祸首。“嗯,嗯嗯,知道了。”我弱弱的说道。“知道什么了呀”站在我右边的王婷(化名)跟着起哄说。

  真真真的是羞死了,“以后,以后我在外面脱光了再进宿舍。”“没听到,没听到。”我宿舍里跟着起哄道。我不得不大声说:“萧,萧沁,萧沁以后都要在外面脱光光才得被批准进宿舍,不只是脱光,还要舍友姐姐们批准”好吧,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说,还要给自己加难度。然后我就在外面,当着三个人的面把鞋子给脱了,然后跪下,说:“请姐姐们批准我进教室。”为什么跪着我也不知道,她们也从来没让我跪着。或许是,感觉到了,忍不住了吧。她们也震惊了,结结巴巴的让我进去,好家伙,是谁让我在外面脱光的,就这啊,小意思(虽然后面有我苦头吃)。把衣服放在好后,我抄着伞(下雨了)就往门外出去了。

  真的是太棒了,感谢下雨,本来从我宿舍去16栋人就少了(16栋南面是铁皮挡着的施工地区,这条路只通往1718栋宿舍楼)再加上放假加下雨,更没人了,嘻嘻。中途没遇到人,平安到达,新教学楼没有监控,所以我一点也不慌好吧,把伞放在一边,开门进去,值班是有专门的马甲的,这个是我敢全果出门的勇气之一,当然啦,现在肯定是不穿啦,我把心理中心的三个门都打开,然后全果的坐在那里(也不是全果吧,有好好的带口罩,上面没有提)然后打开电脑签到,反正今晚没人预约,中心的道具当然是我在玩啦,毕竟我觉得我是个压力挺大的人(非正文,倾诉一下,我觉得自己挺奇怪的,在别人面前笑笑嘻嘻的,但自己一个人时,总会想起各种各样的,失眠的第七天,明明就很困,但就是不想睡,去露出嘛,按照我所学习,我这应该是自毁型人格,这也是为什么疯起来会不计算任何后果,总是不想面对现实,咳咳,可能是现在比较emo乱感叹吧)言归正传,我转身进入旁边的房间,然后把挂在那里的牌子转成:咨询中,请勿打扰。

  接着当然是躺平啦,中心有放松的按摩椅(我也打说不清楚这是个啥)躺上去打开放松体验,把那个带音乐软夹子带在耳朵里(正常的,不是啥道具,)伸个懒腰,换个姿势,睡过去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嘤,第一次全果用这个,真不错!翻手机出来看看,嗯??这是什么鬼?凉凉。

  微信信息,晓彤师姐:小沁,我这边有个师弟,新生来着,他打算预约咨询,但是不知道怎样操作,我让他去中心找你了,大概七点半到,你教一下他。

  师姐啊师姐啊,这次你害惨我了,你这是让你家可爱师妹光着服待师弟啊。看了一眼手机,嗯,来不及了,现在就七点半了,我赶忙跑到办公室,还好没来,我连忙穿上中心的值班马甲(类似志愿者那种,不过它更厚,整理好,然后把表格,椅子,水壶都摆好)正常来说这些都不会放在桌子上的,咨询是隔壁的咨询室里面咨询的,但是我光着下面,总不能去隔壁给他来个坦诚相见吧,只能在这里啦,反正他是新生,也不知道规矩,嘻嘻。果然,摆完还没到二分钟,那师弟就来了,个子不高,但是挺帅的,一头奶奶灰,算是半个本姑娘的菜。

  他坐在我侧面,嗯哼,他歪下头就可以看到我的小姐妹了,嘤,小姐妹也很兴奋,口里的口水都留出来了。接下来的对话是保密的,有了解过心理方面的友友们都知道,这是要签保密原则的。所以就不细说了,就是中途我用电脑帮他预约老师时,他把头伸过来,吓死,不过还好啦,我也往桌子下缩了点,他没看到。预约完我还把他微信给搞地手了,嘻嘻。

  “师姐再见”师弟说完就出去了,我也跟着站起来(习惯性)送他出门口,到门口我才反应过来,嘶,我下面还光着呢,不过送都送了,当然是送到西咯,跟着他踩出门口,然后把身体藏到柱子后面,再把衣服给脱了,嘻嘻,就这样看着他远去。

  然后就在那自己解决了小姐妹的兴趣。

  (本章有部分是性幻想,我也不知道干嘛要写那些,因为不知不觉的码出来了,比如,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再回去脱光,我的爱好,也只有宿舍和少数几人知道,隔壁宿舍并不知道的,当时是穿着那粉红上衣出的门,还有也没有什么宿舍必须光着的规矩。后面全果用机器是真的,嘻,做咨询时里面是穿着粉红上衣的,没办法啦,码着码着,性趣上头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