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刻来纵情做爱吧


  “本博物馆由一个地下的废弃矿井改造而成,在小岛地下一千米的幽深地下有着近万平方米的总占地面积,接近5万件来自世界各国的珍贵藏品,共分六个展厅,今天就由我来带大家逐一领略……”
  三十个十六七岁的西欧少男少女们跟着导游的步伐在这个略显奇怪但又富丽堂皇的博物馆内游览,小孩子正是闲不住的年纪,一个个叽叽喳喳的说着悄悄话,不少都好奇的贴着各个展览柜看里面的珍藏。
  “大家不要乱跑,拍成队有序参观!”两个带队老师拼命维持着秩序,只可惜收效甚微,前面领路的导游也一脸苦笑。
  一天的参观在喧闹中很快过去,学生们吃完晚饭后又聚在餐厅里闲聊起来。
  “所以说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参观啦~坐电梯下来都要三十分钟哎。”一副辣妹打扮的时尚少女露西一脸懊恼的说。
  “我觉得还好啦~”旁边的女孩靠在一个帅气男孩的怀里说。
  “你有男朋友当然在哪都一样……”
  “所以说终究是贫民,无法领略到文化的魅力啊。”旁边,另一个一身名牌行头的女孩像骄傲的孔雀一般仰着头打断了露西的抱怨。
  “简!你想打架吗?”
  “露西,别……”另一个柔弱的少女轻轻拉住露西的袖子。
  “哼,看在汉娜的面子……”露西也不太想在全班同学的面前打架,拉起汉娜的手向博物馆提供的住处走去。
  “吃完饭了抓紧回房间,不要在餐厅逗留了!”带队老师从外面进来,挥手喊道。
  “哼~”简第一个站起身趾高气昂的离开了,其他学生也一个个勾肩搭背的回到了房间。
  ————
  “怎……怎么了?”露西揉了揉自己还残留着剧痛的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她记得自己昨天和简闹了不愉快,早早回去休息,今天一早醒来想去自动贩卖机去买些喝的,然后就……
  四周都是七到八歪的残垣断壁,透过昏暗的灯光她还能看到三个男同学,露西慌张的爬过去抓住一个男同学的手问:“阿姆斯,发生什么事了?”
  “如你所见……我们要死了。”阿姆斯蜷缩在地上,抱着双腿。
  “你在说什么啊!劳德,丹,你们是在骗我的吧?”她有一点猜测了,但是又不愿相信,像追求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另外两个同学。
  丹没有说话,劳德叹了口气,指了指远处的显示屏:“看,这事我们现在的海拔和氧含量……还有电力。”
  露西连忙转头去看显示屏,赫然发现现在的海拔已经到了-20000米,还在不断的下降,氧气含量已经到了19%,电量储备也只有17%了。
  “怎么会……”
  “今早,是发生了地震还是火山爆发或者其他的什么,总之博物馆开始坍塌,然后沉进了海里,咱们四个幸运的在墙角的三角地带幸存了下来,不过,等到氧气和电力中的哪个消耗完了,咱们也就没命了。”阿姆斯苦笑着解释道。
  露西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什么也说不出,三个男生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几个人就这样各自坐在角落里,狭窄的空间仿佛死一般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显示屏上光芒一闪,氧含量掉到了18%,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露西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你们……想不想肏我……”下定了决心,露西嗫嚅着开口:“快要死了…”
  “你在说什么……!”劳德叹了口气,抬起头,却发现自己的辣妹同学已经把上衣脱掉了。
  露西身材很棒,平时又画着张扬的浓妆,像一朵盛开的玫瑰,班上的男生经常拿她意淫,劳德自己也用她当过配菜,可是如今亲眼看到,他才知道自己想象中的露西甚至不如真实的露西的百分之一。
  她今天出来时只是随便涂了简单的妆容,又在墙壁倒塌时落了一身的灰,不过却没显得灰头土脸,反而有一丝平时见不到的清纯,修长的脖颈下,肥美而挺拔的巨乳在昏暗的灯光下被染成了粉色,纤细腰肢上的腰带已经被少女解开,手指轻轻一松,短裙就落在了脚边,露出了对辣妹而言略显平凡的白色内裤。
  少女颤抖着手,却坚定的把内裤慢慢脱下,浓郁的金色耻毛下,两片湿润的阴唇微微张开着,露出粉色的软肉。
  “我…其实还是第一次,如果今天就要死了的话,我想作为一个女人死去……”露西岔开双腿,用手把自己两片肥嫩的骆驼趾大大分开,将处女膜甚至子宫口都展示给三个男生。
  “不会吧,露西,我以为……”阿姆斯有些惊讶,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的话太失礼,连忙打住了。就连一直消沉的丹都把头转了过来,死死的盯着脱成赤裸的露西。
  “以为我是婊子,对吧…”露西苦笑了一声:“我不怪你们,毕竟我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个样子,你们将会是我最初的男人,应该也是最后的男人了。”
  空气又凝固了一小会,劳德站起身向露西走去:“你真的想做的话……毕竟我也不想以处男之身就这么死去。”
  “吻我,劳德。”露西向他张开了双臂,闭上了眼睛。
  劳德把脸凑过去,和露西生疏的吻在了一起,两只舌头胡乱的搅动着,牙齿还不时的碰在一起。
  但是即使是这样生涩的吻,结束后两人都已经动了情。
  “温柔点,劳德……”露西把衣服铺在地上躺下,主动将双腿分开,两只手紧张的抓住了垫在自己身下的衣物。
  劳德咽了一口唾沫,手忙脚乱的脱下裤子,露出早已勃起的肉棒,却插了半天也没找到正确的位置。
  “这里……”女孩子总是对这种事天生了解得多一点,露西抓起劳德肉棒对准自己的穴口,引导他插入。
  “露西……!”
  劳德缓缓向前一顶,粗壮的肉棒把两片肉唇分开,挤入了露西的身体。
  “这是,你的处女膜……”很快,劳德觉得自己遇到了一层薄薄的壁障,停了下来。
  “破坏它,劳德,让我成为你的女人~”露西媚眼如丝的看着他,鼓励着。
  劳德的兽欲被彻底激发,腰部发力,一下把肉棒狠狠齐根顶进露西的腔道,殷红的鲜血从两人的交合处汩汩流出。
  “痛,劳德……”露西吃痛之下,四肢收紧,牢牢的夹住劳德的身体,漂亮的五官拧成一团,眼角流出几滴泪珠。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劳德吻掉露西的泪水,又亲吻上她的嘴唇,和她交换着体液。
  过了几分钟,露西的身体才变得软下去,软嫩的腔肉也开始卷动,缠咬起劳德的肉棒来。
  “可以了,劳德,狠狠肏我吧……”
  “露西!露西……”劳德得到了准许,开始拼命的摆动起腰部来,他也没什么技巧可言,只是一次次齐根插入着,尺寸惊人的肉棒每次抽插都会撞到露西的子宫口。
  “哦~嗯~嗯啊~劳德,劳德~你好棒……”露西明明是第一次,但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扭动着身体浪叫起来。
  “露西…!”小处男劳德还是第一次体验女人的身体,狂猛的抽插了几十下就紧紧抱住露西的身体,把她的臀肉在地板上压成一个平面,龟头顶着她的子宫射出了浓郁的精液。
  “嗯~嗯~~口”露西的双腿也猛的夹紧,身体微微痉挛,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对不起,我…”劳德一脸歉意的抽出肉棒,粘稠的精液从露西的肉屄中逆流出来,顺着臀缝流到地上。
  “没关系,劳德,虽然今天是危险的日子,不过都没关系了……”露西幸福的微笑着,喘着粗气,她没有看到氧含量又下降了1%,但是她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缺氧,眼睛开始花了。
  “露西,我也想……”看了一场活春宫,阿姆斯也忍不住了,他脱下裤子,露出高高昂起的肉棒,摸着脸道。
  旁边的丹也走了过来,一脸羞涩的盯着高潮余韵中的露西。
  “可以…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一起来吧~”露西用淫夜润滑了一下,主动撑开自己的娇嫩菊穴。
  “劳德,你又…那我只能用嘴巴给你做了,好吗~~口”
  在飞速下沉的博物馆的这个角落,回荡着肉体交合的淫靡声响,但是很快,他们就会因为缺氧而睡去,永远不再醒来,不过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是快乐的,这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
  “怎么办!老师都已经死了!”一个学生颓然的瘫坐在地,抱着头说:“电梯也没了!”
  刚刚两位老师带着他们想要逃出去,可是电梯处墙体突然坍塌,老师们就在他们眼前被砖石掩埋,汹涌的海水倒灌进来,他们慌张的找了一个房间躲住,可是紧闭的门缝还在不断的往房间里渗水,很快就积了一薄层。
  全班三十个同学,跑到这里的也只有不起眼的土妹子汉娜和十六个男生,其他的学生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们肯定会死在这!”一个男生发泄似的狠狠的踢了一下桌子:“当时就不应该来这个鬼地方参观!”
  “只要我们撑到救援……”
  “你做梦呢!光是坐电梯下来就要半小时,现在连电梯都毁了,这个破博物馆又偏得很,你觉得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赶到,咱们又什么时候会被淹死?!”
  暴躁的男生打碎了大家的幻想,房间里的少年们都陷入到了绝望的情绪中,有的人狂怒的乱砸东西,有的人放声哭泣,有的人蜷缩在角落崩溃颤抖……
  “同学~同学们!”汉娜小声说了几句,都没人听见,最后鼓起勇气大喊了一声,才让大家的注意力落在她的身上。
  “生命的最后一刻,让我们来做爱吧!”
  平时胆小害羞的女生过于大胆的发言让男同学们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暴躁男生杰森才没好气的说:“汉娜,你没疯吧?”
  汉娜没有说话,只是走过去解开杰森的裤子,张开嘴一口把杰森的肉棒齐根吞下。
  “唔,你……”杰森往后退了一步,但是汉娜紧紧的抱着他,依然用舌头熟练的挑逗着,很快杰森的肉棒就在汉娜的嘴巴里勃起了。
  粗大的肉棒直接深入了汉娜的喉咙,她眼睛微微上翻,却没像杰森想的那样难受的吐出来,而是快速的吸引起来。
  “汉娜…,你,你为什么这么熟练……”杰森有些惊讶的问,旁边其他的男同学们也都看呆了。
  汉娜却不理他,灵活的舌头在杰森的冠状沟上飞快的扫动,薄薄的嘴唇快速的吞吐着肉棒,终于,杰森再也忍不住了,死死按住汉娜的头,肉棒顶进她的喉咙射出了大股精液。
  等他放开手后,汉娜又仔细扫清了他肉棒上的残精,张开嘴吐出舌头炫耀似的让他看了一下,随后咕咚一声吞进腹中。
  “我…刚入学的时候被扎兰老师强奸,然后成为了他的专属母狗…”汉娜一边解开衣服,露出她一直以来都掩藏在宽大校服中的丰腴肉体,一边满不在乎的说着令人震惊的话:“后来就变得很喜欢做爱,虽然很恨老师,但是又觉得很舒服…”
  她不合身的土气校服下居然是一套黑色蕾丝的情趣内衣,显得略又些小的胸罩从中间裂开,露出她因为长时间充血而沉积了太多黑色素的乳头,下面的内裤也在中间裂缝,两片翻开的阴唇还在滴滴答答的流淌着精液:“扎兰老师刚刚死掉了,再也没有人会用裸照去威胁我…但是我也要死了。”
  “能让我舒服的死去吗?”
  “你这家伙!你这个荡妇,婊子……”就在男生们都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一直缩在角落的小书虫安德烈冲了过来,粗暴的把汉娜推倒在地,解开裤子压在了她身上。
  “嗯~嗯啊~就是这样,安德烈~~口好舒服~”
  汉娜的骚穴早就被开发完毕了,一早还被扎兰老师拉着来了一发,上面满是湿湿粘粘的精液和淫水,安德烈的肉棒很轻松的就顶进了最深处。
  “我那么喜欢你,我本以为你是清纯的女孩……!”安德烈一边在汉娜的屁股上猛烈的撞击着,发出啪啪的淫靡声音,一边却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知道,你是那么好的男孩,如果我没有变成这样我一定会当你的女友的……”汉娜抓住安德烈的手,放在自己丰满油腻的乳肉上:“摸摸我的乳房,很软的~~口”
  安德烈发泄一般粗暴的揉搓着汉娜的乳肉,她却完全不觉得痛,愉悦的扭动着身体,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娇媚。
  “我要射了!我要射到你的子宫里去!”安德烈在汉娜的淫穴里抽插的速度猛的加快,最后深深的顶到腔道的最深处,将自己浓厚的精液尽数喷射到子宫里。
  “哦啊啊啊啊啊~~~口好舒服~”汉娜也配合的喷出一股大股骚水,足足泚出十几厘米远,嘴里发出悠长的浪叫。
  “骚货,你就这么喜欢鸡巴吗?”安德烈刚起身,杰森就又扑了上来,他刚刚在汉娜口穴里射出一发的肉棒此时又高高勃起,猛的插进汉娜还在向外逆流着精液的淫穴中,又挤出了一大股混着淫水的精液。
  “喜欢,喜欢~小母狗汉娜必须有肉棒才能活下去~~口”
  “有肉棒你也活不下去了,婊子!我们都要死在这!”杰森狠狠打了汉娜一巴掌道。
  “那至少让我在肉棒的包围下死去吧~肉棒~给我肉棒~~口”汉娜嘴里吐出毫无尊严的淫语,双手用力分开自己绵软的臀肉,鲜嫩的菊穴大大张开着,甚至能看到粉红的肠肉在缓缓蠕动:“我的后面也被开发过了,来插人家嘛~~口”
  杰森配合的抱着汉娜翻了个身,变成女上位的姿势,汉娜不知廉耻的摇摆着她磨盘般肥嫩的肉臀,很快,不知道是哪个男生的肉棒插了进来,汉娜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菊穴被紧紧塞满的快感让她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傻笑。
  眼前也出现了散发着浓浓雄性荷尔蒙的肉棒,汉娜张开嘴,把满是精液腥臭味的肉棒吞进喉咙最深处,不一会,手上也传来了肉棒的触感,她十指灵巧的活动,用熟练的手法套弄着男生们的肉棒。
  “嗯~嗯啊~嗯哦哦哦哦哦~~口”很快,汉娜就颤抖着,淫叫着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已经疯狂了的男生们却不会给她享受余韵的时间,完全罔顾她感受的把她当成自慰套子抽插着,甚至有的男生都脱下了她的小皮鞋,撕开她的丝袜,用肉棒肏着她的玉足,汉娜翻起大大的白眼,浑身的每一处肌肤都传来被肉棒侵犯的快感,身体疯狂痉挛着,塞着肉棒的嘴里还发出满足的哼哼声。
  这场淫靡的纵欲盛宴就在这个房间热烈的进行着,已经没有人去在意不断上升的水位……
  ————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简看着眼前猩红的海水,捂着脑袋痛苦的尖叫着。
  就像噩梦一般,博物馆突然坍塌沉入了海里,她原本想躲入男生宿舍,但是走在前面的六名同学刚一进去就脱掉衣服疯狂的交合起来,她惊讶的停住了脚步,而就这一会的功夫,宿舍突然坍塌了,同学们赤裸着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就在她的眼前被压成了肉酱,奔涌进来的海水把她浇成了落汤鸡,她吓呆了,几乎迈不动步子,还是同学麦克强行拉着她跑掉,她才没被海水淹死。
  最后另一位同学卡特找到了矿井中废弃的压力仓,三人赶在海水淹没他们前的最后一刻逃进了压力仓中,从里面将舱门反锁才活了下来。
  然而噩梦却远没有结束,压力仓还在高速下沉,而透过压力仓唯一的舷窗,他们清楚的看到昔日同窗们的身体在巨大的海水压力下爆出一团团水花,成为形貌丑恶的深海鱼们的腹中餐,精神几近崩溃。
  “烦死了,你这个蠢女人!”麦克再也受不了简的吵闹,愤怒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你——你敢打我!我可是……”大小作为大小姐娇生惯养的简被一巴掌打懵了,捂着肿起的半边脸,一脸震惊的看着麦克。
  “你是?你是个屁!你那个议员老爹能到这把我们救出去吗?不能!你就是个拖后腿的蠢女人,要是没有我和卡特你早就死了!”
  麦克想吃了枪药,失控的吼道。
  “你跟她废话些什么?”卡特冲上去一把撕开了简的上衣,露出了包裹在昂贵乳罩内的洁白嫩乳。
  “呀——!卡特,你干什么?你不能……”简慌张的用手捂住泄出的春光,但卡特很快就用一只手把她的两条胳膊抓在一起举过头顶,另一只手继续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我不能?你这个蠢女人,我为什么不能?你还能拿什么阻止我!我早就想肏你了,你这个仗着些许家世就看不起人的贱女人……”
  “求求你,不要……唔!”简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却没想到一旁的麦克狠狠的给了她肚子一拳,她吐出一口胃液,痛苦的蜷缩起身体,再也不能抵抗两个男生的暴行。
  “求求你们,等出去了我什么都给你们,不要……”简呜呜哭着,无力的挣扎着,低声下气的哀求着,可两个男生却不为所动。
  “你还不懂吗?蠢女人,出不去了,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卡特脱下她的内裤,强行将她两条修长的大腿大大分开,用勃起的肉棒拍打着她还未有人涉足过的粉嫩淫穴。
  “不…不可能,一定还能得救的…啊~!好痛……!”
  完全没有任何前戏,卡特的肉棒就深深刺入了简尚还干涩的处女穴,简痛苦的尖叫着,疯狂扭动着身体,卡特却只顾自己舒服,一下一下抽插着肉棒,每次抽插都让简感觉自己的下身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好痛!求求你,轻一点,求求你……呜呜呜……”
  卡特将手臂伸到简的腿弯下,将难受呜咽的少女一把抱起,腾空的不安全感让简紧紧搂住了卡特的脖子。
  “不……那里不可能进得去的……啊——!”
  感受到麦克的肉棒在自己的菊穴上画圈,简下得花容失色,不安的扭动着肥臀,想要逃离肉棒的侵犯,然而被抱在空中的她又能躲到哪里去呢?麦克的粗壮肉棒强行撕开了她的菊穴,在肠道中搅动着,完全没被开发过的菊穴骤然被撑开,又一道殷红的鲜血和她未干的处女血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地上。
  “呜~呜呜~唔嗯……太……太粗暴了…”
  被两个她眼中的贫民男生夺取了处女,剧痛和耻辱轮番折磨着可怜的少女,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腔道里也开始流出淫汁和肠液,身体也不像原来那么僵硬了。简的肉体变得好过了,却对在强奸中变得舒服的自己升起浓浓的厌恶,委屈的呜咽起来。
  “唔嗯~嗯~嗯啊~~口”
  麦克的手在她娇嫩的乳肉上揉捏着,粗暴的动作在光滑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青紫,她的两条大腿随着男生们的撞击而无力的踢踏着,软腻的肉臀被卡特时不时抽打一下,臀部的充满弹性的脂肪荡出一道肉浪,将卡特的手弹开,发出啪啪的响声,一切的刺激都是那么的屈辱,又夹杂着让人无法抵抗的快感。
  “我要射了!”
  “要射了!”
  两个男生胯下的动作逐渐加快,简绝望的扑腾着,想要让男生们把肉棒拔出去:“不,不要射进去,只有这个,不行~啊~~口”
  然而男生们却不会在乎她的感受,浓浓的精液玷污了她的子宫和肠道,在滚烫精液的刺激之下,简的腔道剧烈的收缩,大大张开嘴巴,两道眼泪划过脸颊,无声的达到了高潮。
  射精之后卡特猛的松开手,简浑身无力的摔落在地上,身体还因为高潮而轻微的痉挛着,精液、蜜汁和鲜血混成粉红色的粘稠液体,在她身下聚成一个小水洼。
  她失魂落魄的躺在地上,眼角突然闪过一道寒光,是卡特,他掏出了自己随身的小刀向女孩走去。
  “你要干什么……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我不会再挣扎了,想怎么肏我都可以…你看,看我的小穴,你看呀!”她慌张的向后蹭着,主动掰开已经被糟蹋得乱七八糟的红肿阴唇向卡特哀求,但是压力仓只有这点空间,她很快就退无可退,卡特面无表情的逼近,用手中的小刀深深的插进了简的心脏。
  痛……好痛啊,这就是死亡吗?真的,就要死在这种无聊的地方了吗?
  男生们在干什么……简抬起沉重的眼皮向看过去,露出轻蔑的微笑。他们在割开自己的手腕?终究是贫民,真是懦弱得不像样子啊,不过,一起死去,也好吧……
  压力仓带着三个即将消逝的生命向大海的最深处坠去,消失在漆黑的深海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