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淫女儿


     胡月低下头,晶莹汗珠从脸上流落下来,滴落在玉手上。几分钟时间过去了,胡君跨下那鸡儿还是硬硬挺立,但见乌龙擎天,丝毫没有泄的意思,那大大的龟头又圆又亮,似乎正正与胡月的玉脸调情,似乎就等待着插入女儿的玉肛。 
  胡月眼圈红了,望着爸爸那根又粗又长乌黑高耸地阳具,又羞又急之下,嘴唇微翘,眉头紧皱,芳心砰砰在跳个不停,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着,玉脸上不禁已沁出了冷汗,捋着爸爸跨下那根肉棒的玉手忽然加上了一股劲,紧紧握着硬硬的肉柱,加大摩擦,一上一下动得更快了……最后三分钟了,胡月的泪珠已快要落了下来,一颗芳心焦急无比,爸爸的阴茎如果再不射精的话,她的肛门及阴穴就要受到跨下电动阴茎的侵犯了,如果被电动阴茎奸淫三分钟,她为爸爸手淫口交还没有射的话,她将受到爸爸包括捆绑、浣肠、鸡奸等肆意性虐待。
  胡月玉容失色,芳心沉了下去,银牙一咬,忽然低下头去,张开玉口,一下子把爸爸跨下那根巨大的阴茎噙住,粗大乌黑的阴茎塞得子子那张小嘴满满的,挤得胡月玉口嘟起,胡月红红的嘴唇紧含着爸爸的下体,紧紧包着那粗大而长的肉棒,一上一下,使劲地为爸爸做起口交来了,她的用意,无非是想爸爸在两三分钟时间内射出阳精,避免她受到电动胶棒肛奸及穴奸之苦。
只见胡月玉首埋了下去,红红的玉唇紧裹着那根乌黑污秽的肉棒──胡月抬起头又落下,长发一上一下甩动着,胡月使出吃奶的力气,又是舐,又是含,玉口张开,不顾一切地反复吮吸着。
                           
  粗大的阴茎把她的玉口塞得满满的,堵得严严实实,龟头一上一下直达胡月的喉咙口,噎得胡月一阵急促,却无法发出声来,一张俊俏的粉脸胀得通红,阴茎在胡月口中急速地吞进吐出,在强烈的快感下粗大的阴茎已青筋暴起,翘得更高更直了。
  还有三分钟,胡月伸出玉手握住爸爸阴茎根部,手口并用,又吮又捋,胡月痛苦的摆动着长发,屁眼及阴穴里都被电动阴茎堵得满满的,玉手还握着爸爸跨下那硬耸耸的阴茎。
  胡君跨下的东西令胡月发愁不已,再过一会乌黑的肉柱上那颗红得发紫的大龟头再不喷出白浆的话,胡月玉体上三个美妙的小洞就要受到爸爸无数次随意的性虐待及各种姿式的奸淫猥亵,胡月的全身将是爸爸任意的玩物和发泄的地方。胡月想到这里,心里急促无比,一颗芳心简直要跳出胸外了。
  在女儿玉手及玉口的刺激下,胡君肉棒翘得老高,红得发紫的大龟头又圆又亮,上面还沾着一些粘液。胡月玉手摸着爸爸跨下那根乌黑高翘的阴茎,凤眼里含着热泪,模糊地望着自己面前的那根高耸的阳具,眼巴巴的希望它早一点射出浆来,那怕是颤抖几下也好呀!
  胯下的电动阴茎已开始动了起来……胡月娇躯扭动着,委屈地哭泣着,哽咽地发出一声声呻吟,玉穴及屁眼里的滋味令她痛苦不堪。
  胡月玉眉紧蹙,紧闭着嘴唇,银牙紧咬,强忍着玉跨内和玉乳上的一阵阵疼痛,在两根电动阴茎及玉乳上的夹子的进攻下娇躯颤一颤地抖动,玉体无济于事地扭动挣扎着,丰满的胸脯急促地上下起伏。
  胡月眉头紧锁,上齿紧咬着下唇,只痛得花容失色,仰着头喉咙口里发出一声声的惨呼与呜咽,长发痛苦地摆动,美目里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在娇躯不停的颤抖及上下坐落时,胡月的玉手还扶在爸爸跨下一个劲地为爸爸的阴茎做着手淫服务,这种糟踏与奸辱令田甜羞愤欲死。
  胡月在淫贱的亵辱下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强忍着这一切强加于自已身上的虐淫,手、口、乳、穴、肛五处被玩令胡月尝到了性虐奸的一种痛苦的滋味,想到爸爸还不射精,更厉害一些还未见识过的虐奸与亵猥,定会令自已无比痛苦与羞耻。
胡月心里难受极了,呜咽得更加厉害,在痛苦的扭动挣扎与上下坐落中娇躯忍不住抽泣起来……胡月忍不住掩着脸哭了起来。
  胡君微闭着眼,下体传来阵阵舒软的快感,享受着女儿受凌辱带给爸爸跨下的快感,他虽然没有看着女儿此刻的模样,听到女儿的一阵阵发颤的惨呼哀求,感觉到握住自己阴茎的手一时时发抖上下捋动,感觉到女儿柔软湿润的玉口对大龟头紧紧的吮吸,也可想见女儿此刻的面上的表情一定难看得很!
  胡月站了起来,胡君立在女儿身后,脱下了女儿的裤子,在淫威下,胡月羞愤地低着头,满脸通红。胡月的屁股发育得丰满圆翘,深夹柔软弹爽的股缝高高隆起,胡月已是下体赤裸,丰满雪白的屁股一览无遗。前露桃花瓣,后露菊花孔。
  胡君左手插入女儿下体那隆起的股缝中,扳开雪白圆耸的两片屁股,欣赏着女儿紧夹的屁股缝中那淡红色的小洞,胡月股缝中屁眼夹得十分的紧,像一朵皱褶的菊蕾,浅红浅红的。女儿标准的屁眼似乎得连一根小指头也插不进去。
  胡月轻轻地挣扎着,心里知道爸爸要做什么,胡月羞愤无比,却在淫威下害怕得玉体发抖。站在女儿身后的胡君早就忍不住了,下体乌黑的阴茎粗如核桃,翘起老高。阴茎青筋暴起,硬如钢铁,勃起长达尺余,如一条毒龙怪蟒,不知已奸淫过女儿多少次了。
  胡君握着自己的阴茎,红得发亮的龟头对准女儿两片屁股中那个紧夹的“菊花”,向着女儿股缝中那个小而浅红的“靶心”,使劲地往女儿后庭花蕾似的小洞里塞了进去,乒乓般大小龟头生硬硬地挤开女儿小指般粗细的紧缩屁眼口,那朵萎缩的菊花瓣被顶开了,跨下那根核桃大小口径的阳具粗暴地顶入了女儿的屁眼。
  “滋……”的一声轻响,劈破开女儿的“八月十五”,炽热如灯泡的龟头硬硬地塞入了女儿屁股中的肛门。
  “哦……女儿的屁眼里好紧…爽……”胡君下体向前使劲一耸,龟头在前夹着一股猛劲,尺余长的阴茎擦着女儿屁股间干涸的屁眼,胡君胯下那硕大的龟头插入女儿臀缝那朵菊花中,粗暴地挤着女儿肛门眼儿的嫩肉,猛地一下冲进了女儿后庭的皱褶小洞,像是一朵枯萎而美丽的花朵忽然被破开。
  “啊……”在胡君耸动的同时,胡月脸色一下子变了,玉体一震,娇躯使劲地挣扎了一下子,尽管心中早已知道这个结果,但胡月还是忍不住张开玉嘴一声惨呼,双腿本能地反应,把两片屁股紧张地夹了起来,胡月紧皱的肛门在胀开般的刺痛中紧张地收缩,屁眼里一阵裂痛,从屁股中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一下子捅裂了胡月的肛门。
       胡月咬着牙,感到自己的肛门收缩得紧紧的,胡君的龟头却还是一下子就顶入了女儿丰满圆翘的屁股中那朵美丽的臀花,刺入玉肛花心,深深的扎了进去,胡月的一片新天地被爸爸开发了.
       胡月仰起头来,乌黑的头发一阵摆动,银牙紧咬,心里沉了下去,知道自己的肛门已被爸爸奸淫进去,自己保持这十八年屁眼的清白已不再有了。她想反抗,可是屁眼那里被爸爸占有了,只觉得肛门一阵一阵的疼痛,胀得难受,浑身却使不出劲来。
  胡月玉颦紧皱,“啊……啊……”地低声呻吟着,头上已冒出点点细汗,胡月憋着愤怒而耻辱的一口气,把双腿紧紧地夹了起来,但随着后庭直肠里传来的奇特而痛苦的刺激,两片屁股似炸裂开一般,裂开的菊花孔怎样也收不拢了。(屁眼里进入这样一个粗长的东西,屁股缝还能夹拢啊?)以前胡月白晰丰满而弹性的屁股缝里连一根手指头都伸不进去,但此时那象根象香肠般粗粗长长的东西阻止了屁眼的收缩。
  胡月明显地感觉得肛门中那个深入直肠的东西的形状和大小,对自己屁股的任何动作都带来磨擦和阻力,直肠的痛疼感不仅仅是痛苦,还意味着对自己最下流的强暴和侮辱,胡月知道:自己的屁股从爸爸阴茎进入肛门的那一刻起,已经就夹不拢了,永远也夹不拢了。
  胡月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心中万念俱灰,伤心无比。美目流动中,羞愤的泪珠不自觉地顺着香腮淌了下来,翘着的屁股痛苦地扭动,尽管那肉棒自然地阻止着自己双腿的合拢,尽管胡月知道无论怎样自己的屁股再也夹不紧了。
  可高度的紧张让胡月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夹住那干干小小的屁眼。自己那神秘之地如受利器袭击,臀缝间那朵含苞未放的鲜花一股钻心的奇痛,似要爆炸开似的,痛得她全身战粟,芳心乱颤,玉体上下,被体内渗出的汗水弄得一片湿漉,硕大的龟头扦入自己后庭臀蕊后,那根又长又粗的东西就冲了进去。
  胡月的肛门里似一个极有弹性的小瓶,被一个粗大的塞子堵得满满的,堵得严严密密,连一点儿空隙也找不出来,那根粗硬的阴茎插在胡月的屁眼里,憋得胡月娇躯上下簌簌打颤,憋得胡月全身发软,花容变色,憋得胡月玉脸发烫,芳心发慌。
  胡月俏脸胀得通红,额头上汗如雨下,凤眼里已是泪水琏琏。胡月屁股缝间那个小洞被暴力进入了,胡月美丽的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小屁眼在“巨无霸”的插入下不胜负荷,胡月肛门内里一阵抽痛,禁不住花容失色,玉臀颤抖着,屁眼忍着炸开似的巨痛夹得紧紧的。
  “啊……不要……痛……不要……”声声娇喘中,胡月玉容惨痛,玉脸失色,额头上香汗淋漓,丰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不定,胡月悲呼着,美丽的凤眼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胡月臀缝中那个“凤眼”呢?胡月的屁眼里干干的,涩涩的,没有一点润滑。但却是胡月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平时田甜进厕所,蹲着分开两片丰满的小屁股,那个小洞会微微张开,随着自己的意愿而排出软软的大便。
                          
  而此时,自己那个神圣不可辱的小孔里好不难受地夹着一根粗硬的“香肠”,堵得满满的,胀痛无比,一抽一出更是如同刀刮。自己后庭那朵略显娇小的花蕾被爸爸强行奸污了,那朵萎缩的花蕾已被肉棒撑开,皱褶几乎都看不见,正在爸爸的耸动中忍受着从未有过的痛苦与耻辱,自己解大便的臀孔里裂开似的一阵巨痛。
  胡君抱起女儿光滑而有弹性的屁股,把那支又粗又硬的东西使劲往女儿肛门里插入,双手移到她丰满挺翘的乳房上,来回揉玩着,身子紧贴住女儿的脊背,上下迅速移动。
  胡月肛门里火辣辣的痛,负痛夹紧屁股,忍受着两片玉臀里那支粗长的生殖器的耸动,胡月屁眼紧锁,眉头也紧锁,干涩紧夹的屁眼里吃紧得很,被爸爸那根“重量级”口径的超长阴茎强行捅入,胡月屁眼的痛苦,此时的感觉与滋味可想而知了。
  胡月咬紧牙关,又羞又怒,白晰靓丽的脸上罩着一片潮红,是羞?是怒?是爽?是痛?是麻?是酸?是胀?只有胡月自己才体会得到。自己的小屁眼里此刻的滋味,胀闷难当,又酸又辣,几种味儿都有。
  胡君跨下那种畅美难言的快感,对田甜的小屁眼来说却是感到憋闷而疼痛、几欲炸开,让胡月紧夹的肛门里痛楚难当。这感觉让胡月银牙紧咬,玉脸胀得通红,让胡月羞愤欲哭……谁叫胡月那么美丽动人呢?
  “啊……不要……呜……”尽管胡月在耻辱与疼痛中紧咬着牙,随着爸爸的每一次挺送,胡月都不自禁的痛苦地从喉咙口发出一阵呻吟。
  胡月娇喘频频,全身随着爸爸的耸动玉体战粟,花容失色,银牙咬碎,抬起头来玉口几次张开皱眉大声惨呼,娇躯在一次次冲击下如花枝乱颤,屁股紧张地抽搐。
  胡月的屁股几乎被奸成了两片,臀缝中解大便的地方传来的感觉让胡月难受得香汗淋淋,丰满的胸脯在喘息下起伏不定,大颗大颗的泪珠一次次滑下两腮,滴滴答答地溅落下来。
  “爽呀,胡月玉肛,天下无双……女儿,屁眼舒不舒服?真是爸爸都想奸淫的标准屁眼。”胡君下体美不可滋,口中淫秽地赞美着:“……胡月,把屁眼再夹紧一点呀……现在你的肛门里的感觉和解大便时有什么不同?……啊!这就是你解大便的地方……确是紧窄标准的女儿肛门呀!”
  对胡月这样一个貌若天仙的绝色女儿进行强暴肛奸,蹂躏着女儿那枚美丽的屁眼,看着女儿的柔软丰满而雪白的胴体在自己的胯下苦苦挣扎,胡君下体舒麻美爽的感觉传遍全身,一边鸡奸胡月一边称赞着:“不知道还有多少女儿的肛门有胡月这样美爽的……让人是飘飘欲仙……”
  胡月晶莹的泪珠,不停地流过她因为羞愤而嫣红的面颊,看来就像是玫瑰花瓣上的露殊。心中的悲哀、愤怒和肉体的的痛苦,比死还难受,屁眼所受的耻辱,直让胡月死去活来,却令爸爸美爽如仙。
  胡月悲哀的表情,看起来仿佛是在哭,痛苦地哭得那么的伤心,又好象是在笑,美爽得喜极泣笑,肉体上的感受,只有胡月自己体会得到,是飘飘欲仙,还是痛不欲生?胡月美丽而扭曲的玉容,让爸爸欲火烧得更旺,下体硬得更凶。毕竟是一流的绝色女儿啊。
  “胡月你的屁眼好紧呀!……现在和平时解大便的感觉是不是一样?”
  胡君淫笑着再次问着胯下被奸淫的女儿,耸动中喘着粗气:“我要让你好几天都解不了大便……啊……让女儿的屁眼、直肠痛上好几天……爽啊……”
  胡君说着下流的话,胯下的攻击一点儿也没有放松,的确是太美了,太爽了,肉棒插在女儿的肛门中,感觉像是进入一个窄窄的又暖和、又干涩、又柔软的胶套,女儿解大便的地方里似乎是一个紧紧的暖套子吮吸着下体那根阴茎。夹裹得爸爸下体阵阵酥麻。
  胡月的娇躯香汗淋淋,痛苦地呻吟着,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无力地扭动着自己那冰雪玉肌的肉体。胡月的玉肛被初次进入,胡月的屁眼在爸爸的抽动中痛苦得浑身乱颤。由于胡月缺少肛交的经验,不知道去放松那本来就极为窄小的屁眼,反而象解大便那样,直肠受到刺激,条件反射紧张收缩着。但这却不是在排便,干涩紧窄的直肠里也没有丝毫的便意。 
  此时在胡月的屁眼里,不是软软的粪便,而是爸爸的又粗又长的阴茎。胡月的屁眼里,更不像平时解大便时那么从容,没有外来的压力,胡月张开腿,屁眼似花蕾开放,一夹一紧地收缩排泄出的软软的屎来。
  此时胡月的屁眼里,正是从来没有过的紧张与痛苦。在爸爸阴茎的进入与动作下,此时的胡月玉肛,肛门大开,那朵菊花蕾在外力下已不成形的张开,似一张红红的嘴,在爸爸的耸动无奈的张开,吮夹那根粗大的阴茎。
  胡月的屁眼夹得那么的无力,从肛门里传来的痛楚,已使股缝间的肌肉渐渐失却控制。但胡月还是拼命地收缩着屁眼,尽管紧张、害怕、羞辱得浑身哆嗦,也不敢放松,自己的屁眼一松懈,精神就全崩溃了,说不定连大便在鸡奸中就要当场排出来。胡月紧咬着下唇,长发扭动着,屁股夹得都快麻木了,胡月羞愤地扭着头痛苦呻吟,从香肩到玉臀都在抽泣。
  “使劲夹屁眼呀,……胡月……你肛门张得开开的……像解大便一样,把我的阴茎从你的菊花孔里夹出去呀……使劲呀!”胡君下体快感连连,阴茎、马眼、全身没有一处不快活,下流话一句接一句,都是赞美胡月屁眼带来的美感。
  可怜胡月屁股缝中那个原本小小的“菊花”被撑得大开,那菊花孔处此时和解大便完全是两种感觉,那儿没有丝毫的排泄之意,有的只是高度的紧张压迫感和裂开般疼痛。
  胡君奸污着胡月屁股中那如花苞一般的肛门,阴茎深深地扦入胡月后庭高高隆起的裂缝,顶着女儿弹爽丰满的两片玉股,一次次深深耸入女儿娇美的小屁眼进行蹂躏、暴虐,胡君欣赏着女儿的挣扎哭泣,跨下核桃般粗细阴茎的不顾一切的进进出出,胡月小小的屁眼口已被暴力撕裂开。
  “滋……滋…”的干响声中,胡月那干涩狭窄的粪便孔道里已不再象刚顶入时那么紧,那么小了,在泪水与惨呼声中,胡月那娇美而较成熟的屁眼口已逐渐适应了爸爸跨下那根“球杆”的奸弄,无可奈何地让那大小如乒乓球的龟头,口径奇粗的阴茎的捣淫,尽力地张开迎合着耸动抽插。
  胡月的屁眼里经过爸爸的几十次耸动下,已渐渐在开始豁然开朗,胡月的屁眼虽紧,但已被巨炮轰开道路──毕竟,胡月已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胡月那肛门已排泄过十八余年的大便,已发育成熟,柔软而较有弹性,对爸爸鸡奸已逐渐能够适应。不然,胡月的漂亮的小屁眼怎样排泄出较粗的大便呢?可是,尽管如此,胡月的屁眼还是太小,太紧,而且干涸,不堪那根“巨无霸”的进入,胡月的屁眼还是很细很窄,经不起那风卷残云般的“鸡奸”,胡月的臀蕊还是很嫩很小,受不了爸爸那根阴茎的折磨,直奸得胡月哭叫不已。
  胡月只感到在自己清纯的肛花里,是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体会,那太粗太大的东西一前一后在耸动着,直捣自己干涩的肛门,下下深入直肠,挤裂着自己的屁眼,憋得难受,胀闷得发慌,痛疼不已。
  胡君顶着胡月冰肌玉肤丰满圆翘的屁股,美不可滋,而胡月股缝中那直肠的出口处却撕裂的痛楚,后庭内肚肠寸寸欲断,玉跨后面的菊花孔道被爸爸凌辱奸虐着,恐怖感与屈辱感驱使她放弃了最初的一点儿抵抗,绝望耗费了她的全部气力。
  “奸暴你的肛门,……”胡君边摆动着腰边恶狠狠地道:“胡月,夹紧肛门,……使劲解点大便出来……解呀!”胡月雪白丰满的屁股勉强地扭动挣扎着,粗大的肉棒插在干涩的屁眼中,让胡月浑身颤抖着,呜咽着,那里能够排出粪便呢?
  泪水划过脸庞,胡月咬紧嘴唇,玉颦紧皱,香肩颤抖,胡月哽咽地发出一阵阵痛苦声:“呜……呜……不要啊……呜……”胡月的屁股似乎已被破成了两片,肛门里已说不出是什么味道,胡月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来,长发扭动着,断断续续地哭着。
  胡月在强奸下使劲地夹紧自己的屁眼,感受到爸爸肉棒在自己屁眼中运动的虐奸的痛苦,忍受着爸爸对自己玉肛的奸污,胡月玉颦紧锁,玉容痛苦地呻吟着,痛不渝生,心中欲死不能,紧夹了二十年的肛门受到了爸爸粗暴的侵犯,那口美丽的“枯井”终于没有保持住它的清白,美丽神秘的菊孔第一次有了不是大便的东西,而且爸爸那根“香肠”比自己的大便硬多了。那多年平静的地方此时却痛苦得都快要炸裂开来,似乎将圆翘丰满的屁股从中劈成了两半,干涩而胀痛的奸淫让自己的下体处于高度的紧张和难受痛苦。
  被鸡奸的胡月俏脸羞得发红,又痛得发白,而胡月痛苦而难受的表情更让胡君感到刺激和迷人。胡月屁股间的排便通道被爸爸下体粗暴地进入鸡奸。
  胡月扭动着美丽的长发,皱着眉头,高耸的胸脯在爸爸的插送中一抖一抖,两片雪白的屁股在玩弄下颤抖哭泣。
  胡君的手伸入女儿的跨下,玉跨中阴毛茂盛,凄凄芳草。神秘的阴穴被两片阴唇夹得又紧又深,蚌肉微张,美不胜收。
  胡君的手在女儿的阴毛及红红的小穴处又揉又搓,乘着淫意使劲地捏着女儿跨下的嫩肉,拔着女儿跨下的阴毛,乱搞一阵,玩得胡月前跨后跨都疼痛不已,玩得胡月哭得更伤心了。
  胡君的手指又拔开女儿跨下的大小阴唇,插入女儿裂开的玉蚌中玩弄,胡月嫩柔的阴穴里夹着爸爸伸入的手指,深紧的小肛门被爸爸的阴茎、龟头冲刺着,侵犯着后庭的小洞。
  胡君看着女儿的痛苦的玉容,听着女儿痛苦的呻吟,体会着女儿难受的抖动。享受着女儿的肛门带来的快乐,下体插入女儿肛门使得胡君快感连连,飘飘欲仙:“胡月,你是绝色女儿,你的肛门也是绝色肛门了……”
  羞耻的话让胡月脸红耳赤,但却无暇理会,胡月只顾痛苦的悲呼和忍受爸爸的鸡奸。胡君的美爽建立在女儿屁眼、屁股的痛苦与侮辱上,阳物扦入女儿的屁眼而令胡君舒服极了。
胡君双手捧着女儿白晰圆翘的屁股,下身压在女儿弹爽的屁股上,对女儿的玉肛进行玷污,对女儿圆翘的屁股顶耸奸淫,胡君爽得发热发浪的阳物冲进女儿的直肠、塞入女儿深深裂开的裂缝,塞入女儿的肛门、塞入女儿花蕾似的小洞,奸污女儿的屁眼,看着胯下被肛奸得痛苦万分的女儿,胡君又舒服,又高兴,又骄傲,又得意。忍不住放声大笑。
                          
  胡月站立着,全身赤裸,抬起头来哭泣着,语声娇柔凄惨,肝肠寸断。胡月玉颦紧锁,长发摆动着呜咽“痛…呜…喔…嗯…呜…不要……”她咬着牙,忍受着,拼命地忍受着那不堪的凌辱、摧残……胡月的屁股还在拼命地紧夹,但美丽的脸已因痛苦而扭曲,玉体的汗水大颗大颗地流了出来,仙女般美丽的身体如同整个被撕裂成两半一般,一波一波从未受过的痛楚袭击着她,痛苦万分的她,只能拚命的流着泪与冷汗悲叫惨号。
  胡月的胸膛成熟而坚挺,柔软而有弹性,在爸爸下体的耸动下一颤一颤,胡君下体顶在胡月美妙之极的屁股上,狂暴地撕剥着胡月上身的衣衫,胡月丰满雪白的乳房被掏了出来,漂亮的胸脯,乳房一跳一跳的,是那样的妩媚迷人。
  胡君的手指按在女儿胸脯上那嫣红的两点上面揉着,捏着,使劲地拧着,欣赏着女儿被虐奸的痛苦表情,胡君在女儿的痛苦下虐奸女儿的屁眼、奸污女儿美不可比的肛门,胡君欣赏着女儿的痛苦玉容,享受着女儿屁眼为爸爸带来的美爽,欣赏着女儿疼痛的呻吟、呜咽,看着女儿的娇躯,奸污着女儿哭泣的屁眼、弹柔的屁股。
  胡君向下望去,自己下体紧压着女儿圆翘丰满、弹爽标准的屁股,粗长的阴茎插入女儿雪白的两瓣屁股中,被女儿花蕾似的小屁眼紧夹着,女儿玉臀中的粉红的菊花孔被阴茎塞得严严实实,花骨朵儿被阴茎的扦入强行挤开,硕大的龟头在女儿的直肠中辟开一条小路,女儿的屁眼紧锁着爸爸的肉棒。如一条毒龙巨蟒在女儿的肛门小洞中进进出出,大力地奸淫着女儿的玉肛。
  胡月的珠圆玉润的屁股被爸爸在后面奸玩着,顶着两片玉臀柔软而弹性十足,粗硬的大鸡巴在胡月深隧的屁股缝里进进出出。
  胡月从肩到臀都在呜咽,不停地抽泣。忍受着爸爸对自己肛门的强奸,裂开的屁眼口火辣辣的疼痛。纯洁的屁股在爸爸的压动下似乎不停地哭泣,承受着爸爸的侮辱与奸虐,胡月屁股已被爸爸奸污,保持了多年的纯洁后庭已不再清白,胡月羞愤欲绝,在痛苦与耻辱中受到极大的羞辱。
  胡月忍着下体的疼痛和内心的羞愤,一颗心已绝望地沉了下去,咬着牙,呻吟着,扭动着长发,胡月用一只颤抖的玉手支撑住自己呜咽的娇躯,另一只手伸向自己后跨正被奸淫的丰满圆翘的两片玉臀,玉手插入股缝中,羞愤而无奈地扳开了一片紧夹的屁股,好让自己的屁股缝露开一些,屁眼口用力地大开以减轻肛门的痛苦。
  胡月用玉手扳开了自己的屁股缝,让自己那方寸之地对爸爸再开放一些,胡月圆圆翘耸、丰满弹柔的屁股在自己的玉手下扳开,胡月让自己的处女屁眼大开以减轻爸爸对她肛门奸虐的痛苦,胡月的屁股无可奈何地迎接着爸爸阴茎的冲刺。
  胡月紧夹的屁眼在自己玉手的作用下前所未有的被分开了,与大便时直肠收缩的不同,此时胡月的肛门口花蕾大开以使爸爸的阳物能更顺利地进入、能更顺利地对自己肛门进行奸淫,那条粗硬的阴茎能更方便地对自己的股缝、屁股、屁眼…进行蹂躏、奸污……胡月用自己的玉手扳开自己的屁股让爸爸奸淫,真使爸爸美不可滋。
  胡君望着女儿一手支持着玉体,一手用力扳住她自己的股缝,让自己的屁眼大开放,胡月随着爸爸奸淫一前一后耸动着,泪流满面,玉体在爸爸的玩弄下羞耻地哭泣着,胡月扭动着长发,玉眉紧皱,银发紧咬,不停地呻吟和求饶:“啊……痛……完了吧?……喔……”真是高潮迭起。胡月难受玉容以及那成熟而已尽力张开的屁眼让爸爸满足不已,胡月的屁眼尽管已经尽力分开了,可与爸爸的大鸡巴相比还显得紧小,在爸爸的玷污下还是那么的紧夹,还是那么的狭窄。
  在“噗…噗…噗……”的响声中,胡君顶着女儿自己分开的两片丰满面柔软而圆翘的屁股,股缝张得更开了,胡君也奸得更加起劲,胡月的屁眼还是暖香紧小,那么窄的肛道,胡月在爸爸对自己强行的肛奸下痛不欲生,婉转娇啼,胡君那大阴茎在女儿的屁股内奸淫乱捣,虐插直抽,胡月是痛苦不堪,在爸爸尽情的耸动下娇躯一颤一扭,无力地挣扎着。
  胡月紧紧咬住嘴唇,鲜血从齿间淌了下来,伤心、痛苦与耻辱让她哭了起来。胡君的阴茎被胡月的肛门夹得紧紧的,里面又紧又暖,直肠的嫩肉摩擦着胡君的阴茎,舒服极了。
  胡君咬着牙,克服着女儿屁眼紧夹的压力,使劲地把阴茎在女儿的直肠里耸动百余下,下体传来的一阵阵欢畅中,胡君的马眼处一阵酥麻的快感:“啊……胡月,你肛门真的是好爽……我要射在你的屁眼里……射精在胡月的直肠里。”
  享受着奸淫女儿玉肛的快乐与美爽的胡君,终于龟头美得阵阵颤抖,深深刺入女儿的直肠深处,在连连的快感中,龟头口在女儿窄紧的直肠深处张开了小口,接连的喷射和颤抖中,胡君的精液射在了被强暴的女儿的屁眼里,胡月如花蕾般略显娇小的屁眼里留下了永远的记念,胡月紧柔的直肠中痛苦地接受喷浆一般的爸爸淫精,爸爸奸裂了胡月娇嫩如花蕾的肛门……“哎呀……现在……喔……可以饶了我……呜……”胡月以为奸淫已经结束,胡月玉体横陈,悲戚无力地哭着求饶,一双美目中,泛着晶莹的泪光,幽怨地流着泪,雪白丰满的屁股在抽泣中颤动着,玉蚌微开,芳草处一片凌乱不堪。
                      
  丰满雪白的屁股缝里,几根阴毛向外掀开,胡月最神秘的地方是毫无掩饰地露着,紧夹的臀肉已被在刚才的奸淫中分开了一些。如花蕾般的屁眼微微张开,从胡月深遽的直肠里向外流出一股乳白的精液,一些还粘在了胡月肛门旁的阴毛上,胡月胯下神圣之处已湿漉漉粘糊糊的一片,粉红微张的屁眼流着精液,似乎在哭诉着刚才受到的欺辱。
胡月痛苦的扭着长发,早已哭得泣不成声。全身都已扭曲痉挛,不但流出了冷汗和眼泪,甚至连玉胯都已湿。可胡君射精后,在胡月一声声的“不要……啊……不要……啊啊……啊啊……不要啊……”的惨呼声中,扑在了胡月的肉体上,将阴茎又一次地插入了女儿的肛门中,插入女儿的直肠内……胡月痛苦地闭上了眼帘,惨白的脸上,一串串眼泪扑蟋蟋地滚落出来......
[ 此帖被sbdwjstx在2023-05-11 09:06重新编辑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