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客的母亲

我和小梅的婚礼只剩半个月了,虽然我们已经领取了结婚证,但是正式的婚
礼却选在了一个温暖的日子里,原因还是方便婚礼上的活动。由于小梅已有身孕,
所以她在城里养胎,我先回家打点。在老家居住这段时间里,我们家对娘和嫂子
们不断奸淫。娘虽然是重点关注对象,每晚都得被我们的精液浇灌,但是嫂子们
也是正值壮年的少妇,生育后更是如饥似渴,有时反而把我们骑得败下阵来。每
次遇到我们求饶的时候,娘就会笑着嗔骂嫂子们「不守妇道」,哪能这么欺负当
家的男人。我们几个汉子听到娘这么贴心,总是很感动,最后都是把精液射到娘
的肥屄里,而且经过我们的不断抽插,娘的阴唇张向两侧,阴道口大开,随着呼
吸不自主地张合,仿佛是长跑后不断呼吸的嘴,看到娘的屄里不断流出白花花的
精液,嫂子们别提多嫉妒了。
  距离我和小梅的婚礼早一周的日子,是村里远房五叔家娶媳妇,我见过新娘
子照片,长得一般,所以也不是很感兴趣。新娘子叫小慧,是李庄村的人,李庄
村离我们村子也就5公里左右,也有陪娘习俗。听说小慧的娘会采阳补阴之术,
越活越年轻,小慧娘是有婚礼就必然去当陪娘,一来是收礼收红包补贴家用,二
来则是满足其欲望。听说她这次也会作为陪娘来我们村,可真是让我们这些年轻
人蠢蠢欲动,甚至连老少爷们儿之前闲聊的时候,都会聊起过阵子会来一个好看
的陪娘。
  原因还得追溯到当年:早些年,小慧娘的名声就传到我们村里,于是有好事
者在打听到李庄村举行婚礼的日子后,悄悄跑到别人的婚礼上,趁着人多眼杂,
一品小慧娘滋味。回来后更是描绘得绘声绘色,导致更多人去浑水摸鱼。最终由
于生脸太多太扎眼,被李庄村的人识破,让人给揍了回来。从那时起,我们村和
李庄村也算是有了恩怨。虽然我们村肏过小慧娘的是少数,但是关于小慧娘的故
事却越传越邪乎,有说她的屄仍紧如处女的,有说她一对大喳比脸盆还大的,有
说她能不断喷水的。听的我都忍不住期待这场婚礼,想一探究竟。
  那天晚上,父亲和哥哥们在重点关照嫂子的时候,娘跪趴在炕上,饱满的大
奶子被压成了圆饼形,我则抱着她的大屁股在不断冲刺。不知是谁又说起小慧娘
的屄会夹人,引得我是心猿意马,附和道:「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咱娘的肥屄会夹
人。」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娘的屄里不停地收缩,「坏儿子,谁的更会夹?」娘
挑衅地问到。
  我赶紧求饶:「娘的更会夹,更厉害。」
  惹得一家男女都哈哈大笑。
  经过娘这一夹,我也有射的感觉了,抱着肥臀更是大力冲刺,娘被肏得大叫,
知道我快射了:「好儿子,坏儿子,射进来,射满娘的屄!」
  最终我一泄如注,全部射进了娘的子宫里。
  不一会儿,哥哥们也结束了战斗。
  正当大家躺在炕上休息的时候,村长来了。看着我们一家人赤身裸体,打趣
我:「栓子,兄弟几个又孝敬你娘呢。」
  村长来是有正事,还是因为小慧娘要来当陪娘,他知道我们村老少爷们的德
性,准是得一窝蜂扑上去。但是我们村又和李庄村有过节,所以不能让人看扁了。
一方面,村长希望我们家的汉子都去婚礼,给李庄村的老少爷们儿们看看我们怎
么肏他们的女人,尤其是小慧娘,杀杀他们的锐气;另一方面,村长又请我娘去
做男方的陪娘,露一手我们村女人的本事,给新媳妇和娘家人一个下马威。
  我们全村公认的两个极品熟妇,一个是我娘,一个是我发小三柱的娘。但是
大家对三柱娘的评价是屄比较浅,不耐肏,这个我是体验过的,确实是用不了几
分钟就高潮了,但是三柱娘常年劳动,体力好,最后都是让男人们提裤子跑人。
而我娘则是被认为屄比较深,也耐肏,还会夹人,所以是陪娘的不二人选。
  村长走后,爹发话了,说道既然距离五叔家的婚礼只有不到一周了,我们家
所有人都要做好准备:男人们这几天多锻炼,女人们这几天多休息,婚礼上一定
要给咱村争气。「几个娃,这几天就别折腾你们娘了,让她好好准备吧,过几天
可是有重大任务呢」说完大家哈哈大笑。娘听到我们这么调戏她,淡淡说到:
「他爹,你等着,到时候我让你第一个缴械。还有你们几个兔崽子,到时别想碰
我。」听到娘这么说,我们几个对视一下,突然很有默契地把娘「制服」住,一
直把她奸淫到深夜,最后她已无力呻吟,只是大大地张着双腿,任由精液从褐色
的花蕊中流出,流过她娇小的后庭花,滴落在炕上。
  很快,五叔家的婚期就要到了,按风俗,陪娘是婚礼头天夜里就要去新郎家。
可就在当天早上起床,老妈却突然呕吐,令我们担心起来。最终母亲答复道她只
是小感冒,应该是夜里着凉了。眼看着就是婚礼了,娘却不能去当陪娘,这可怎
么办。
  忘了告诉大家,陪娘风俗在我们家乡是很严肃的,新郎和新娘家邀请陪娘,
代表对陪娘家庭和人品的认可,所以基本都是近亲和族亲当陪娘,如果被邀请者
拒绝了,也就代表对新郎或新娘家的不尊重,也就表示不愿意再有两家来往。所
以不管是婉拒还是「临阵脱逃」,都是有违传统的。
  当然了,新郎和新娘家对陪娘的回报也是丰厚的,除了有红包和礼物,其母
亲和家庭女性还会分别去每户陪娘家当「回门陪娘」,以示对陪娘家汉子的弥补
和感谢。回门陪娘以新郎和新娘的母亲为上,如果哪户陪娘是新郎或新娘的娘来
当回门陪娘,则代表感谢和祝福更甚。
  回门陪娘会当一旬,也就是十天,白天干活,晚上挨肏. 习俗演变到现在,
基本就变成了没日没夜地被肏十天。回门陪娘最后再带着陪娘家的回礼(一般是
补品和新生儿衣物,寓意母子平安、人丁兴旺)回到自己家,整个陪娘流程才算
结束,婚礼才算收尾。所以别看新郎和新娘爽了,丈母娘和婆婆最后屄都会被肏
肿。三柱的娘当年在他婚礼后来到我家当回门陪娘,结果被我们几个精力旺盛的
小伙子好生「照顾」,回去发现怀孕了,也不知道是我们家谁的种,最后生下了
一个女儿,我们家还送了一亩地给他家作为孩子的百日礼。
  假如陪娘在婚礼中怀孕了,那么回门陪娘也要当到怀孕为止,以示对陪娘家
庭的报答,所以往往到了最后,新郎家会出现奇观:新娘和男女双方母亲都大着
肚子。回门陪娘的家庭负责抚养生下来的孩子,但是让回门陪娘怀孕的家庭女主
人也是孩子的干娘,以后在孩子举行婚礼的时候,是必须要去当陪娘的,这种情
况在我们村也不少见。
  娘已经答应了当陪娘,五叔又是爹的远方堂兄弟,这可怎么办啊?思来想去,
娘支了一招:请咱家二婶去替她当陪娘,不过这按风俗也是有代价的:以后二婶
家有婚礼,娘不仅得去当陪娘,还得替二婶当回门陪娘,一想到这,我真不知道
该替娘是喜是忧。但是无奈之下,爹去找二叔二婶,他们倒是很爽快,毕竟是一
个家族的内亲。
  五叔家婚礼的头天夜里,爹和哥哥们早早地睡了,我知道他们心里的小算盘,
想为第二天的重头戏养精蓄锐,娘也看出来了,还恶作剧似地去挑拨哥哥,不过
被哥哥识破了没上当。婚礼当天早上,母亲起床还是说头晕,没办法,婚礼她肯
定是连出席都困难了,看着母亲这个样子,我心里也很难受,便主动要求留下来
照顾母亲。爹和哥哥们也没说啥,上午就跑去村口凑热闹看迎亲,嫂子们也去婚
礼凑热闹,估计是太饥渴,想在婚礼上分一杯羹。
  家里就剩我和娘以后,娘躺在我怀里,说道:「终于就剩我和你了。」
  「娘,你好好休息吧。」
  「娘没病,装的。」
  「为什么呀?」
  「因为娘想陪陪你,我的娃就要结婚了,以后就要离开这个家了。」说着,
娘的眼泪滴落在我的手臂上。
  「没事儿的,娘,我永远是你的儿子。」
  说完我们无言对视,热吻了起来。
  「娃,今天好好爱我,娘今天只属于你一个人。」
  「对了,娘,你怎么知道就我愿意留下来照顾你?」
  「都是我下的崽,我还不了解你们吗?」
  我的阴茎在娘的屄里不断进出,娘的分泌液顺着我们的交合处流过她的菊花。
由于我俩都禁欲了好几天,彼此都在更用力地向对方索求。那天晚上,村里满是
女人的呻吟声,娘的呻吟也混杂其中。
  爹和哥哥们彻夜未归。
  第二天一早,我搂着娘睡得正香,突然被电话吵醒,原来是小梅和她父母快
到村口了。糟糕,忘了这事儿,我拍了拍娘的屁股叫醒她起来收拾屋子,我赶紧
穿上衣服跑去村口迎接。小梅前几天是告诉我说他们一家自驾来我们村,但是沿
途走走停停的,也没说几号到。由于婚礼,进村道路被封了,一家人在村口远远
地下了车,我赶过去见过小梅一家后,甚是亲切,我牵着小梅走在前面,往村里
引路,一切都是这么顺利。
  还没来得及进村,就在此时,村里的陪娘巡村开始了:在乐器声中,只见几
位熟女和少妇斜躺在陪娘轿上,大大地展示着她们被不断内射后的阴道,小慧娘
的阴唇肿得像个馒头,紫褐色的阴唇、深红色的阴道壁、乳白色的体液,淫乱地
混杂着,她无力地躺在陪娘轿上,接受着大家的欢呼和挑逗。
  由于陪娘风俗太过惊世骇俗,我和小梅一直没有告诉她的家人,本想等她父
母来我们村里再告诉他们,毕竟我们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野人,只不过是传承
着独特风俗的村落,仅此而已。然而,眼前的这一切给了她父母巨大的视觉和精
神冲击,这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啊!
  「爸、妈,你们听我解释。」我赶忙说到。
  「解释什么,」岳母反问到,「你们这些原始人,不知羞耻!」
  「走,我们回上海。」岳父厉声斥道,也不等我反应,两人便拉扯着小梅上
了车,留给我的只是懊悔和远去的鸣笛声。
  不知道我发呆了多久,收到了小梅的短信:「我来做父母的工作,你给你家
里人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我内心反问自己,难道告诉我爹娘,说我的岳父岳母嫌弃了我们、
辱骂了我们吗?不,我们没有错!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我肩膀,原来是大哥,「栓子,昨晚你不去真是可
惜了,小慧娘被我们家三英战吕布,得到了最久的一次高潮,哈哈哈。」我无奈
地苦笑,不知作何回答,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里。
  刚进院子里,发现爹正在洗衣服。
  「爹,娘呢?」
  「在里屋收拾呢,小梅一家呢?」
  「进屋说吧,我有事儿告诉你和娘。」
  到了里屋,我看见娘撅着屁股在炕上铺床,为客人入住做准备。她的臀部鼓
鼓的,不断摆动,但此时,我丝毫提不起兴趣。
  娘注意到有人进屋了,回过头看见是我,问道:「小梅一家呢?」
  「走了,」我冷冷地说到,「接受不了咱们这里的风俗。」
  娘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低着头,没有说话,我看见娘的眼泪滴在了炕上。
  就在这时,爹也走进屋里,边走边说:「这小慧娘的尿可真多,潮吹喷了我
满身都是,刚把衣服晾好。」
  见我们没有人接茬,他问我:「娃,怎么了?」
  娘替我回答了,她用微弱的声音说到:「人家嫌弃咱们的风俗,回城里了。」
  听完娘的话,爹也坐在炕上,没有说话,无言地拿出了他的旱烟。
  不一会儿,屋子里只有烟雾,没有任何的动静,我们仨谁也没有说话,就这
么坐着。
  娘开口了:「婚礼咱得办!」
  「新娘子都没有,怎么办,娶谁呢?」爹问到。
  「娶我!」娘斩钉截铁地说到。
  娘一说完,我和爹都抬头看着她,不知所措。
  娘接着说到:「新娘子临阵逃婚,这事太丢人,咱村可从来没出过这事儿。
反正到时红盖头一蒙上,谁也不知道里面是谁。」
  爹砸吧了一大口烟,说到:「我看可以,是个主意。」
  看到爹娘的态度,我不知道说什么。
  等到快中午,哥哥们回来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基本都同意这个
主意。是啊,距离婚礼不到一周了,除此之外,我们似乎别无选择。我们也达成
了共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谁都不要碰娘,让她好好休息,尽快恢复健康(其
实我和娘对装病这事儿心照不宣)。
  在婚礼的头天夜里,我和娘躺在炕上,手挽着手,我们心里都知道:第二天,
她将成为我的新娘。
  婚礼当天一大早,嫂子们给娘梳妆打扮,我看着娘精致的妆容,不禁心疼起
来,这么多年,娘为我们操劳,多么辛苦!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她曾经也是一个水
灵的、活泼的姑娘。
  「我的新娘,我会好好爱你的。」我从后面抱着娘,把头依偎在娘的头上,
深情地说到。
  「新郎官,小心点,别把你娘的妆弄花了。」大嫂提醒到。
  看到我们这样,娘的朱唇微启,她在笑,仿佛回到了当初她和爹结婚的那天。
那一天,这一天,同一个新娘,不同的韵味。
  在上午的鞭炮声中,爹和哥哥们站在院门口迎接宾客。似乎没人问我娘去哪
里了。村长来了,问我爹:「老三,栓子娘呢?」
  爹说出了准备好的说辞:「他娘感冒一直没好,前两天和他二嫂去县里看病
去了,得住几天院。」
  二嫂两三天前就被我们支回远方的娘家了,成为了这个计划的一部分,她也
积极配合着。
  「可惜了,栓子娘不能参加婚礼,她最疼栓子了。」村长说到。
  我心里想着:「我娘参加婚礼了,不过是以另一种身份。」
  村长是证婚人,在主持完仪式后,他说到:「栓子娘进城看病了,小梅又是
城里姑娘,高材生、文化人,咱们也得尊重小梅和栓子的想法。所以今晚,老少
爷们就别碰新娘子,等栓子娘回来了,咱们找她好好补偿。」说完了大家大笑。
  终于到了夕阳西下,洞房的时刻来临了。我中午没少被灌酒,但是依旧努力
保持清醒。等到我被簇拥着、起哄地推进作为洞房的里屋,我差点踉跄地摔倒。
  看着坐在炕上、盖着红盖头的新娘——我最爱的娘,我激动地说不出话。
  忽然「砰」地一声,有人拉上了我身后的门,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
我和娘的呼吸。
  「夫君,把桌上的茶喝了吧。」娘模仿电视剧台词小声说到。
  我把茶一饮而尽,清醒了一些,也像古装电视剧里一样说到:「娘子,洞房
花烛夜,良辰美景奈何天」,说完我坐在了娘旁边。
  温柔地掀开红盖头,我看到了娘,大半天没见,她依旧是美艳动人,透露着
成熟的韵味。
  我们深情凝望着,深吻了起来。
  「娘,谢谢你。」
  「娘的傻娃,谢啥,你是娘的儿,娘原因为你做任何事。」
  我迫不及待地脱起娘上半身的衣服。
  听见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爹在窗外喊到:「新郎官,扒下新娘子的内
裤了吗?」
  「扒下了!」我大声答到,这也是我们那儿婚礼的一个流程,叫「听房」。
  听到我这么回答,爹大声喊到:「脱完内裤了,老少爷们,开荤了!」
  在通常的婚礼上,新郎父亲喊完这句话,所有人就会冲进洞房,轮流奸淫新
娘。不过我的婚礼特殊,村长也说了不要打扰我和新娘子。所以在父亲喊完后,
大家就赶紧把陪娘扒干净。
  我还在吸舔着娘的奶子,窗外就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
  「好老公,别舔了。」娘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也忍不住了,拉着娘的小腿,把她放倒在床上。我把双手放在娘的腰上,
不过就只感受了一秒钟,就直接着急地把她的裤子扒了下来。我才发现娘穿着一
条紫色的丁字裤。
  「好看吗?」
  「好看,娘你哪里来的?」
  「你大嫂给的,说城里的骚娘们都穿这个。」
  「娘,你比城里娘们骚多了!」
  说完我不等娘反应,就埋头到娘的胯部,闻着熟女诱人的屄味儿,我粗暴地
分开她的双腿,伸出舌头覆盖住娘的肥屄口,上下舔了起来。
  「啊~ 啊~ 」娘呻吟到,「老公,去把门拴上。」
  「没事儿,没人进来。」我一边舔着娘的肥屄,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
  「不行~ 」娘被不自主地呻吟打断,「我一会儿~ 会很大声~ 我不想~ 别人
打扰我们~ 」
  我一听也是啊,精虫上脑了,这些庄稼汉什么都干得出来,于是赶紧起身去
把门拴上。
  我转身一看,娘自己掰开肥屄,露出深红色的阴道,「儿子,今晚娘就是你
的新娘了。」
  我很少看娘的屄,虽然经常肏,但是也只是偶尔观察。
  现在,娘向我展示着她的一切,她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一切。
  我大步走过去,低下头和娘深吻起来,持枪欲入。
  当我龟头顶到娘的屄口的时候,娘说:「老公,揉我的奶子,我来服侍你。」
  当我的双手揉上娘的奶子,娘的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我感受到娘用我的龟
头在她的阴蒂上下磨了几下,就移到了屄口。此时,我和娘深吻着,我双手揉着
娘的大奶子,下体已经贴合,就等最后一步。于是我一挺腰,鸡巴顺利地刺入娘
的屄里。
  「啊~ 好深~ 」娘呻吟到。
  「娘,你终于成为了我的新娘。」说完,我便大力抽插起来。
  不一会儿,娘的呻吟声就传到了屋外,由于怕穿帮,她不敢说话,只是「啊
啊啊」地大叫着。
  屋外的众人听见屋里新娘子的叫声,都放慢了自己的节奏,恨不得把耳朵竖
起来。
  看着窗户上的人影,我和娘都知道有人在贴墙根了。
  「娘,你真骚。」我小声说到。
  「坏儿子,我现在可是你的新娘子。」说完娘便用力地夹紧屄肉教训我。
  「啊!」我被夹得忍不住叫出了声。
  听见我的叫声,窗外众人都笑了起来,爹问到:「娃,被夹了吗?」
  「被夹了,快忍不住了,」我朝窗外喊到,「大家说可以射里面吗?」
  「可以!」窗外齐声答到!
  「娘,看来你被内射是众望所归啊。」
  「来吧,好老公,今晚你是主角,你想射里面就射里面。」
  说完娘又开始夹我。
  我支撑不住了,到了爆发边缘,双手大力揉着娘的大奶子,把玩着她褐色的
奶头,屁股不断耸动,娘也把臀部往上挺,迎合着我。
  「啊,娘,忍不住了。」我咬着娘的耳朵。
  每一次我都深入到最里面,在娘的呻吟声中,我将精液射入了娘的子宫。
  我和娘紧紧拥抱着,追索着彼此的舌头。
  「新郎官,不能停啊,新婚夜得讨个好彩头!」窗外有好事者喊着。
  我看着娘,娘伸手抚摸着我的屁股,说到:「刚你自己说的,众望所归嘛。」
  于是我让娘撅起屁股,以跪式迎接她的新郎的插入。
  听到屋里传来的啪啪声,爹向众人说到:「里面又开始了,咱们也重新开始
吧。」
  于是屋里屋外又满是肉体的撞击声和呻吟声。
  我不知道那晚我和娘肏到了几点钟,我也不知道屋外肏到了几点钟。第二天
上午我醒来的时候,我只看见娘的屄洞已经合不上,屁股下满是淫水和精液。
  当天太阳下山不久,我和娘趁着夜色离开了村子。村长晚饭后来我家做客,
问我和小梅哪里去了,爹回答说我们去医院看望娘去了。
  「真孝顺啊,」村长说到,「你们家娶了一个好媳妇。」
  「是啊。」父亲附和到。
  我和娘在县城里玩了两天,就当度蜜月了,回村的那天,村口晒太阳的老少
爷们打趣道:「栓子娘,你娃结婚你不在,现在就你俩回来,新娘子被你气跑了?」
  我赶紧答道:「小梅家里有事儿,昨天直接回家了。」
  娘则笑道:「今晚我和我娃补办婚礼。」
  说完摸了一下我的裤裆,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母亲和我回了家。
  没过几天,一家人正在吃饭,娘突然又干呕起来。
  「娘,你又感冒了?」我关切地问道。
  娘看着我的眼睛:「孩他爹,我怀上了。」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