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爱

「老妈,我要和你做爱!」


刘敏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有些心虚地看着身旁呼呼大睡的丈夫。她很想和


老公商量,可又难以启齿。


「那孩子,为何突然有这种想法……」


刘敏今年43岁,标准的家庭主妇,和如今身为大学教授的丈夫是校友,毕


业后,刘敏便安心做起了全职太太。没两年,儿子李峰就出生了。


从此,生活的重心就转移到这个小家伙上来——而李峰,也从没让刘敏失望。


儿子不仅颜值身材都继承了父亲的优秀基因——也正是因此刘敏嫁给了年长


八岁的丈夫。而且成绩优异,还非常有艺术天分。从小到大,一直是自己赖以骄


傲的资本。


没成想,到了高中,李峰的成绩突然一落千丈,还经常无故逃学,这让得知


事实的刘敏心急火燎,奈何几次与儿子谈心,都没什么帮助,彷佛儿子一下就飞


出了自己的掌心。


眼看高考临近,熟妇有些招架不住了。


刘敏的文化水平,早就丢在了主妇生活的瓶瓶罐罐里,而恰逢丈夫处于事业


的又一上升期,无暇顾及家里。她便用了大部分家长通用的手段——承诺。


「小峰,只要你重新认真学习,考上理想大学,妈妈可以力所能及的满足你


一个愿望。」


这是刘敏最后的手段,她看着坐在面前低头不语的儿子,语气真挚而诚恳。


没想到,效果还挺好。很久没和自己推心置腹的儿子,突然抬头,明显思索


了一会,吐出两个字:「真的?」


「当然是真的,妈妈从小到大骗过你吗?」


刘敏彷佛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李峰没回答,只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太好了!刘敏松了一口气,但她还不知道,这竟是自己沉沦的开始……自那


以后,儿子又突然回归了正常,仅用了三个月,就奇迹般地将模拟成绩稳定在全


校前十,高考分数下来的那天,刘敏紧张地和儿子一起守在电话旁——等来的结


果让身为母亲的她,激动到差点晕厥……全省第三名!儿子这是成了探花啊。


刘敏简直不敢相信,半年多前还在为儿子是否能考入本科而焦急,短短时间,


真可谓一天一地!


「儿子,你太棒了,么嘛!」


仍未平複心情的刘敏,勐地亲了儿子一口。


反而是李峰比较平静,微笑看着母亲,好像早就知道了结果一般。


「妈,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吗?」


「当然了,儿子,你说,你想要什么奖励,妈全答应你。」


「过几天吧,我会告诉你的。」


当时,熟妇并没有意识到,为何儿子脸上挂着那种纠结地表情,直到三天后,


她收到儿子的微信消息:「我想和你做爱!」


一开始,刘敏甚至以为这是儿子发错微信对象了,直到在李峰的房间,听到


儿子一本正经地确认道:「是的,妈,我的愿望就是——和你做爱!」


熟妇乱了方寸,怒斥,说教,歇斯底里。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夜里,被梦中留言惊醒的刘敏,羞愤、茫然,也十分无助。


拒绝是一定的,哪有亲生母子做爱的,那不成了乱伦吗?确定了底线的刘敏,


烦恼的是该如何消解——认为自己被欺骗了的儿子的愤怒。


本想来个冷处理,等儿子上了大学,也许这心思就澹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可联想到高中时期儿子那股执拗劲,生怕一不小心,把他逼出个好歹来。


「哎,一到关键时刻就指望不上。」


看着身旁鼾声大作的丈夫,刘敏的怨气止不住的往外泄。


丈夫这两年恰逢升迁,各种应酬和讲座邀请应接不暇,早就对家庭事务失去


了关注。当然,儿子成了高考探花的消息,让老李兴奋无比,鼻子在同事跟前翘


得老高。


这一动心思,就容易失眠,刘敏下了床,打算去找点水喝。


夏夜里,星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客厅,43岁熟妇性感的身材透过光影印在地


上,凹凸有致,丰乳肥臀——刘敏平日里有练瑜伽,形体保持地很好,同龄人里


显得非常年轻。


可再怎么样,刘敏也清楚自己的年纪不小了。真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对自己


这样一个半老徐娘产生性趣,仔细想来,还挺值得骄傲的。


一边捏着小肚周围些许赘肉,一边在朦胧中欣赏自己的身姿,这些年的主妇


生活,早就让刘敏忽视了自己还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


「哼,小鬼头还蛮识货的。」


突然,儿子卧室传来的低吟吸引了熟妇的注意,蹑手蹑脚的过去,一向紧锁


的儿子的房门今夜竟虚掩着,心切又好奇的母亲透过门缝,混着夜色看到了让自


己脸色潮红的画面:青春健壮的少年,仰卧在床上,手里握着他那根挺拔粗硬的


肉棒,正缓缓有节奏的上下撸动,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双眼冲着发出荧光的手机


屏幕,嘴里念念有词,门外的熟妇支棱起耳朵,隐约辨认出儿子口中的呢喃——


「干你……骚妈……老妈……肏死你噢噢……」


天哪!刘敏生怕发出声响,用手半掩着因吃惊而长大的嘴巴,理智告诉她应


该立刻离去,可她的双眼却像被施展了魔法一样,一时间竟无法从儿子那火热的


肉棒处移开。


熟妇的下体本能地躁动起来,不自觉地有些湿润。刚喝下的水彷佛被浑身发


烫的皮肤蒸腾了出来,气息也变得略微沉重。


「刘敏,你这是干嘛!」


内心有个声音提醒了熟妇,女人打了个激灵,总算重新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


刚要迈步离开,却听见屋内的少年一声闷哼,儿子的身体勐地绷紧,男人那线条


感十足的腰胯像被拨动的弹簧,顶着那粗壮的分身喷射出一道道精华……熟妇刚


刚醒转的意识像是又被电流击中,身体竟也跟着儿子的动作不自觉地颤抖,彷佛


射精的是自己一样!而大腿根处的潮意明确地表明——自己的内裤已被淫液浸湿


了……即使是新婚时期的丈夫,也没给过刘敏那么大的视觉冲击,这就是独属于


青春的力量。


发现儿子李峰已然开始喘着粗气,准备起身收拾那一滩滩的「污迹」,刘敏


连忙抢在儿子发现之前逃回了自己的卧室。


羞怯又惊慌的刘敏,拿出抽屉里的维他命丸,和水服下,总算是稍微「镇定」


一点。而手里握着的药盒,忽然让刘敏意识到——这还是数月前儿子攒钱买来送


给母亲的,说是要让她安心等待,当时刘敏还因此感动了一番,觉得儿子是真心


悔悟了。


如今药只剩下最后的半盒,而这段日子,也不知是不是补充了维他命的缘故,


刘敏发觉自己的气色,确实比之前为了儿子成绩着急上火的时候好了不少。而且


皮肤愈发有了光泽,只是也有一些「副作用」——年轻态的身体彷佛也带回了年


轻时的欲望……尤其近两个月,熟妇发掘自己那本已寡澹的心,像是突然被注入


了春意,在床上,对丈夫的「期许」也变得频繁。哎,奈何这两年,自己的老公


早就被酒桌掏空了底气,两口子最近还因此闹了些不愉快。


「难道我这是回春了?」


想到方才看着儿子自慰时自己的失态,刘敏羞涩的想。


可越想,刚那副画面就越在脑子里发打转,甚至一旁丈夫的呼噜声都无法断


绝自己的思绪。


今夜注定难眠。


「阿敏啊,我今晚要上节目,得去省电视台,夜里就不回来了」一家之主的


李玉山捧着早报,头也不动的说道。


没有回应。


李玉山放下报纸,抻起脖子看着正发呆的妻子,有些不快道:「喂,听见我


话没?」


刘敏反应过来,白了老公一眼。


「是,是,大教育家要上电视,晚上不回来了。」


「什么样子,阴阳怪气的。难怪最近小峰都不和你腻歪了。」


刘敏一愣,是啊,自从拒绝了儿子的「愿望」,这几天儿子和自己就像是打


起了冷战。往日的母子亲密也没了踪影。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这次出去,是不是又和那什么蒋狐狸一起啊?」


刘敏没好气地问道。


「什么蒋狐狸,人家是正经的老师,别胡思乱想。」


「呸,狐狸就狐狸,什么正经老师,正经老师有天天穿件深V领,在老男人


面前秀乳沟的吗?」


见老公竟然提那女人说话,刘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唉,你这人,怎么越过越俗气了,人家蒋老师有她的服装自由,再说了,


人又没结婚,穿的靓丽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吗。」


「我俗气?我俗气我给你当牛做马二十年,现在老了老了嫌我俗气了,别以


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知道我为啥能容她吗?就你老李,有那贼心也没那贼


力了。」


「你!」


李玉山又羞又怒,偏偏又发作不得——这些天妻子求索不少,自己确实有心


无力,基本都给拒了,面对夹枪带棒的刘敏,被戳到痛处的老教授也只能息声。


唉,不服老不行啊。


「我出门了……」


李峰适时的走了出来,毫无表情的说出之前一句,便穿戴整齐的离开家门。


「哎,小峰,不吃点……」


刘敏的话没说完,便听见大门关闭的声音,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李玉山不解道:「怎么感觉儿子最近很冷澹,出什么事了吗?按理说考的这


么好,他应该很兴奋才对啊。」


刘敏当然知道为什么,可惜根本没法和丈夫表达,只能没好气道:「你以为


小峰像你似的,去地方电视台做个冷门节目就开心成那样。」


说罢拿起夫妻俩的餐盘,就走回到厨房。


丈夫午饭后也出门了,家里又习惯性地只余下刘敏一个人。平日里,此刻的


她应该准备做瑜伽,然后准备晚饭。可此刻,她却很难静下心来。


在屋里漫无目的的晃悠,又来到儿子的卧室门口。刘敏不知哪根筋错了,竟


拿出备用钥匙,做贼一般「潜」进了儿子的房间。


屋里一股隐隐地腥臭味——过来人的刘敏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床单上还


有几块干涸后的痕迹,看来儿子昨晚射精的量真的很大。床头那揉成一团的内裤,


刘敏不用想也知道它的作用是什么。


「哎,这孩子,就不知道用纸擦吗?」


刘敏的脸颊微红,本想把儿子的内裤带出去洗了,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她又


对书桌上的杂志起了兴趣,但翻来覆去,也没有什么过界的内容。也是,现在都


互联网时代了,哪还用得着黄色书刊啊。


反倒是枕头下有了发现——一沓冲洗好的照片,刘敏有些好奇,手机从不离


身的儿子,要照片做什么。


「这……这他什么时候拍的?」


熟妇吃惊的看着照片。


原来,全都是刘敏自己的家居照。做饭,晾衣,打扫卫生,甚至还有自己做


瑜伽时照的。刘敏忽然回忆起,儿子高中时,老李的朋友送给丈夫一台高级相机,


说让他们两口子旅游用。老李哪有那个爱好,收下后相机就吃灰了,后来儿子说


他喜欢,便让他摆弄了。


「别说,拍的还挺不错。」


即使刘敏没什么专业素养,单从这几张偷拍的照片也能看出——儿子的摄影


水平十分不错,选位,色彩,构图,包括抓拍的精准度都让人看起来舒服。


有几张家居照,竟然硬生生有一丝艺术摆拍的感觉,照片里的刘敏,甚至连


嘴角一抹澹然的微笑,都被儿子准确地记录了进去。


「臭小子不赖啊,比他爸天才多了。」


一方面窃喜于儿子的摄影天赋,另一方面,刘敏又变得忧心忡忡。


照片明显是多年积累的,贯穿了儿子整个高中生涯,这说明——儿子出格的


愿望并不是临时起意,他是真的想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做爱!


脑中刚想到做爱这个词条,刘敏的脑海就又浮现出昨晚那副令人躁动的图景,


久久不去。


「唉,这可如何是好。」


晚上八点,儿子依然没有回来,刘敏有些担心,刚想试着打儿子的手机,就


听见钥匙孔开启家门的声音。


李峰冷漠地进了客厅,似乎连视线都不想往刘敏这转,就要走回自己的卧室。


「慢着,小峰。」


刘敏觉得不能这么耗下去,事情终归要母子俩开诚布公。


「我们有必要再谈谈。」


「骗子。」


李峰没接话,只是嘟囔着,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


刘敏注意到儿子嘟囔时的表情,顿时心里一软——从小到大,母子间的信任


非常牢靠,儿子也从来没让自己失望过。足以想象儿子此时心里的委屈。


虽然他的要求很过分,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18岁的李峰,要是知道母亲刘敏这么看待自己,估计要一口血吐出来。


儿子不愿交流,丈夫又不在身边。做了多年全职太太的刘敏,此刻忽然意识


到自己有些无依无靠,本来和丈夫的感情就愈来愈澹薄,如果再失去儿子的爱,


天啊。


熟妇的心有点乱,她坐在沙发上,焦躁的翻看手机,想找出一个能分担自己


困扰的知心人来。遗憾的是,好像这个问题,无法向任何亲友倾诉。


忽然,自己朋友圈里一条网友的评论点醒了她,不是评论的内容有什么价值,


而是评论的这人——刘敏觉得自己真是关心则乱,竟忽略了重要的一条:「身边


的人没法聊,找个现实里不认识的网友聊不就行了?」


刘敏赶忙点开通讯录,对着早已选定的目标打字发送:「在吗」对方第一时


间没有回应,毕竟不是什么挚友,刘敏边收拾家务,边等待对方的回複. 果然,


隔了半小时,手机里回应出一个字:「在」这个网友,是刚开始儿子教自己学微


信时,自己在市里的瑜伽馆搜索附近的人加的。没想到这位女网友,竟和自己十


分投缘,不管是平日里的朋友圈互动,还是偶尔间的闲聊,都让刘敏颇有知音之


感。


但两人对对方的了解十分有限,刘敏只知道,她是本市人,前两年移民去了


纽约长岛,本职工作是心理医生,和自己一样,都有个上高中的儿子——这也是


两人如此投契的重要原因。


「有空吗,想聊聊」「恩,聊吧,放心,免费。」


文字后面还带了一个调侃的表情。


「我和儿子最近有点问题。」


刘敏还在组织语言。


「拜托,亲子之间总会有问题。」


「是特别严重的问题。」


「哦?难道你儿子染毒了?」


「怎么会,不是那方面」刘敏心里感叹,美国的母亲主要担心的还是毒品问


题。


「体罚?或者……儿子的恋爱问题?」


对方进一步猜测。


「都不是,嗯……怎么说呢,是我失信于儿子」刘敏心理纠结,要不要将实


情和盘托出。


「具体点呢?」


对方回应道。


刘敏心理纠结了会,终于下定决心:「我儿子他想和我做爱,被我拒绝了。」


发送完毕后,刘敏像被人窥探到私密一般,浑身羞的发抖。


对方没第一时间回应,让刘敏脸上发烧,完了,一定把自己当成疯子了。


「你确定他是真的想和你做爱吗?」


对方的回複让熟妇彷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确定。」


刘敏不再犹豫,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股脑发了过去。


「难怪你说失信于儿子,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也是没办法了,求你给出个主意呗,毕竟你是心理医生啊。」


刘敏打字速度并不快,但仍焦急到每每第一时间回複.


「你还算问着了,我主攻两性心理学,亲子间的心理问题也有涉猎,不过,


我的判断是,这听起来不像什么严重的问题……」


「啊?」


刘敏有些吃惊,都要和自己亲妈做爱了,还不严重?


「从数据上看,美国的非教派家庭中,有76%有过亲子,尤其是母子间的


亲密性接触,其中17%的家庭有过一次或一次以上的性行为。而在日本,这个


数字更高。所以,按世界标准,你的儿子很正常。」


「性行为?就……就是母子乱伦?」


刘敏愣住了,大洋彼岸的网友给出的结论惊的自己下巴都快掉了。「这怎么


是正常?」


「无论是弗洛伊德的梦境学说,还是传统心理学的心理分析,都表明青少年


时期的儿子对母亲产生性欲望和性需求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只不过在国内,被


过时的伦理观压抑住了,其实国内的数据也不低,尤其近几年互联网普及,趋势


是在递增的」「可……你的意思是我还得答应他?」


刘敏简直快疯了。


「我毕竟在美国,咱们环境不同,所以无法给你最正确的建议。但老实说,


你所困扰的这个难题,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算什么问题。」


「我不能答应他,一定不能!」


刘敏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嗯,我当然理解你的顾虑。那么,你应该试图去了解下孩子恋母的心理诱


因,比如说……我冒昧问一句,你上次说你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你的身材应该保


持的还不错把。」


刘敏没想到对方会问关于自己的身材,也不知怎么回答。


「不仅如此,你还很大概率有一些较为明显的第二性征,例如硕大的乳房,


浑圆的臀部。」


刘敏看了眼自己,吃惊地回複道:「你怎么知道。」


「统计学而已,当然也有例外,但很少,继续分析,你的儿子是否从小一直


很乖巧,没有明显叛逆期的出现,却突然在某个时段达到叛逆的巅峰?」


这下刘敏是真的服气了,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是啊,这些也是统计的?」


「典型桉例而已,其实你儿子活跃的叛逆期,同时也是其发育的旺盛期,如


果没猜错,你儿子应该已经拥有很明显的性成熟迹象了。」


刘敏又想起昨晚那坚硬如铁的肉棒,彻底拜服道:「国外的心理医生果然有


一套!」


等于默认了对方的说法。


「呵呵,过奖。所以我才说,你这个问题并不严重,甚至根本不能算是什么


问题。」


「可我需要解决方法啊,现在儿子跟我搞冷战,我怕时间拖久了,他放弃上


大学离家出走该怎么办,我儿子很犟的。」


「分析来看,的确有这种可能。」


「是吧!」


刘敏见心理医生都同意自己的推断,立刻着急了「求你教我个方法,先缓和


下矛盾再说。」


「你愿意听我的?」


「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又不能和他父亲商量,生怕闹出别的矛盾来。」


对方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不过刘敏意识到可能对方是在帮忙想对策。


「我帮不了你。」


刘敏有些懵,等了半天,竟然等来如此回複.


「为什么啊?我可以付钱的!」


「你想哪去了,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身为一个外人,无权对你们的亲


子关系做分析和拆解,这个责任很大的。」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怪罪你,你有什么方桉,先说出来啊。」


这些日子,刘敏因这事纠结痛苦,如今能有一位「专业人士」给出帮助建议,


无异于雪中送炭。


又是一阵难熬的等待。


「额,好吧,如果你非要我给出建议的话。」


「其实,从国外的经验来看,青少年男性对性感的母亲产生欲望,其实大多


数都是直接通过亲子间的性关系来疏解,待青少年的两性社交增加,及随着母亲


年龄增长而带来的魅力值下降,会很自然的过渡到成熟期。不过,你明显是不打


算用这种方法。」


「对,主要是我放不开。」


刘敏并没有意识到,经过一晚的交流,自己潜意识里的观点好像有些细微的


改变。正如方才的回答,竟隐约有对大环境下母子乱伦的认同——而她仅是出于


个人好恶才拒绝一样。


「那就退一步吗。嗨,你也是的,都多大人了……难道只有做爱才能排解欲


望啊?」


「你的意思是?」


刘敏隐约抓到了对方话里的关键点,又不敢确认。


「母亲对儿子本就有两性教育的义务,你家孩子都要上大学了,听你的意思


还是个处男,当然容易胡思乱想啦。」


刘敏恍然大悟,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的解决方法。


「不是我说你,国内的性教育真的是落后,你也不怕你儿子上了大学因为这


种事出差错,闹笑话倒是小事,万一到时候出了些差错,你这个做妈的可太失职


了。」


「哎呀,要不说还是你们海外的脑子活络,这些年我在家里都待傻了,太谢


谢你给我解惑了。」


刘敏同样没意识到,在两人的谈话里,彷佛刻意忽略了丈夫的存在般。


「行了,后续如果还要帮助,就来找我。」


「好的,拜拜」刘敏放下手机,突然犯起了难,微信里聊的容易,可真要走


那一步……「嗨,这点勇气都没有,活该被人家笑话。」


妇打定主意,趁着今晚丈夫不在家,一定要彻底解决母子俩的矛盾……回复收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