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大战

“阿姨,我回来了。”

“阿元,你先去洗澡,洗完了再吃饭。”

“喔┅┅”我迳自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是小表弟的房间,他去中部读书,而我退伍后北上补托福,暂住阿姨的家。

这是阿姨租的,30几年老公寓一间,三房一厅,阿姨、大表弟、我,各一间,隔间是用木板隔的,大概2公尺高,离天花板还有一小段距离,站在自己的床上就能看到隔壁间,这儿比起以前他们住的地方可差一大截。

以前阿姨住在台北市大直区的公寓,虽不是顶高级,但绝对是一间像样的公寓,但因姨丈7年前投资印尼鞋厂失败后就过着到处租房子的飘荡日子,虽然日子苦,但夫妻感情在我们外人看来不错,直到前年初姨丈到大陆想再翻身时起了变化。

“阿姨,我的短裤放哪?”

“还在外面,我去拿给你。”

“嗯,拿去,快去洗澡。”接过短裤,看着阿姨离开房间后,我从背包里拿出刚买的婴儿油及辣油,用内衣裤、短裤包起来往浴室走去。

到了浴室先用莲蓬头冲一下身体,七月的台北大热天气真叫人肏,从衣服拿出婴儿油,倒满全手掌,再往老二慢抚,慢慢地将老二、蛋蛋、 毛,整个都涂满婴儿油┅┅别急,还不是打手枪的时候,我喜欢双手整个握住阴部往上提,再往下搓,利用两手尾指压搓大腿内侧的筋,替自己做做油压指压,然后像钻木取火般的用手掌心肉搓着我的弟弟。这需要一点技巧,我摸索好一阵子才掌握住这门功夫┅┅

“啊┅┅YA┅┅呼┅┅呀┅┅”身体渐渐的热了,过了几分钟,龟头慢慢流出些些分泌物,我知道是时候了,将那瓶辣油涂满老二,开始猛搓我的弟弟,整个老二红得发火,我强忍着不射。“啊┅┅呼┅┅啊┅┅”我压低了音调,但叫声越来越大,“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精液浓浓地喷出,至少一公尺远。

浓精喷出后,我还搓着老二,一边回味一边喘息。

“阿元,你怎么了?”阿姨突然敲门问道。

“啊┅┅啊┅┅没有啦┅┅我拉不出大便啦!”我随便掰了一个理由,阿姨大概听到声音。

“阿姨到房里拿软便剂给你塞。”阿姨说道。

“不用啦┅┅我已经出来了。”

“出来就好┅┅出来比较不会伤身体。以后还有这样子就叫阿姨,让阿姨帮你,你才不会那么痛苦。”

“噢┅┅”我心理暗想∶“你要不是我阿姨,我早就把你给奸了。”

出浴室后看到饭菜已经放在桌上了,刚才消耗了那么多的精力,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发现阿姨并没有一起吃。

“阿姨,你怎么不吃啊?”

“天气太热,阿姨先洗澡再吃饭。你多吃一点,阿姨去洗澡了。”

看着阿姨走到浴室,我突然想到我有没有将我的浓液冲掉?

“啊!”突然一声从浴室传来。

“Shit!被发现了。”我暗肏。

“阿元,你可不可以帮阿姨到房间拿内裤。”

“阿姨,你忘记拿是不是?”暗爽没被发现。

“不是啦┅┅阿姨不小心掉下去。”

“那你放在哪?”

“衣柜下面第二层。”

“我马上去。”

话说完我马上溜到阿姨的房间,打开衣柜第二层,看到了我的目标──阿姨的内裤,哇塞!全是白色的,阿姨还真保守,不过裤底黄黄的就很明显。我深深地嗅了一下,我的肉棒又吹起了号角。

“阿元,你有没有找到啊?”远远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啊┅┅我找到了,我马上拿给你。”阿姨的叫声把我从云顶拖了下来。

“阿姨,我拿来了。”我敲着门说。只见阿姨微开门把手伸出,我不舍地将内裤给了阿姨。

我整个头脑钝钝的,心跳得很快,呼吸急促,感觉到一股热气从背部往脸上窜。我想偷看阿姨洗澡,我自己告诉自己∶“她是亲阿姨,不可以!”┅┅“看一下,不要被发现就好。”┅┅不好,我又用下半身思考了,老二敲昏了我的脑袋。

我决定从下面的门缝看看阿姨的身体,那门缝有7公分高,这就是老房子的优点,我看了看周围,高声说道∶“阿姨,我把外面厨房灯关掉。”

“噢┅┅好啊┅┅关掉吧。”

这样一来,里亮外暗,高手都知道我的用意,我一趴下就能完全看到阿姨的身体。

“Oh┅┅Shit!man。”我暗道。已经47岁的阿姨身材真她妈的棒!全身浑白,屁股高翘,又有肉。再看看奶子,白白的两球,泛着微红的奶晕┅┅

肏!让我楸┅┅让我楸┅┅我的老二已经高翘得像火箭要发射到月球一样。

我一手撑住地上,一手伸进底裤,搓着搓着,上演着五个打一个的戏码,小弟弟顿时充血成一座红火山,随时随地就要爆发。

“淅┅┅淅┅┅淅┅┅唰┅┅”吓我一跳,阿姨开始擦身体穿衣服,我赶紧从地上爬起坐回饭桌,还在想着阿姨的肉体,屁股那么翘,一定跟她工作需要爬楼梯有关,如果从后面搞她,顶在她的屁股,一定充满撞击力。

阿姨走出浴室,身上穿着轻松的衣服和白色的短裤朝我走来,而我一直盯着她看,想要看透她的衣裤。

阿姨走到饭桌旁,严肃地一直看着我,开口便说∶“阿元,你怎么满脸通红了?”

“有吗?”心跳直逼200,老二都软掉了┅┅我太心虚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让阿姨看看。”

『让你看还得了?』我心想,赶快回答∶“没有啦!大概是天气热了,等一下就好了。”

“有什么需要就跟阿姨说,阿姨又不是外人,我会尽可能满足你的。”

“嗯┅┅我会的。”肏!我需要的是你含着我的老二让我酱爆你的嘴巴。

突然间,有人回来了°°是我的大表弟。

“你回来了!快去洗澡再吃饭。”阿姨招呼着大表弟。

“我要出去,不吃了。”

“妈妈都煮好了,吃点再出去吧!”

大表弟理都不理,回到房里拿了东西就往外走。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啊?”大表弟完全不理睬,“死孩子!如果你爸爸在,你┅┅”阿姨追在大表弟后面说。

“那个王八蛋最好永远不会回来。肏!他最好死在大陆!”大表弟发狂的说完,“砰!”大门重重的甩上,留下伤心的母亲与尴尬的我。

“歹势┅┅阿元,让你看笑话了。”

“不要紧,”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来她家一个多月,每隔两三天就会上演一次∶“阿姨,孩子大了,不要管他们,你过得快乐最重要。还有,听我的,把那王八蛋忘了,找寻你自己的春天。”

“我儿子有你这么会想就好,如果你是我儿子就好了。”

“阿姨,别这样说,我可以当你的好朋友,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

自从我姨丈去大陆后,阿姨就没什么说话的对象,所以每当我下课回来后,阿姨就都会对我说说话。

“阿姨快来吃饭,饭菜快凉了。”

阿姨吃没几口,我就看到两行珠泪暗滴┅┅阿姨起身就走进房里。

又来了!戏码大概都这样,不过我这一次就不一样,因为我心中有鬼。

“阿姨,”我进到阿姨的房间,看到阿姨坐在床上,走到她身边坐下∶“你又在想什么?”我故意地挑起她的情绪。

“┅┅”阿姨什么也没说,泪更多了。

一看,机不可失啊!伸出我禄山之爪搭在阿姨的右肩上,阿姨一阵微动,我知道阿姨还没卸下武装,赶紧再叫声“阿姨”,顺势又将左手放上阿姨的左肩∶“放轻松。”讲这句话时,我开始帮阿姨的肩膀按摩。

“你就是被男人困住,现在你好不容易才自由,你要自强,你应该反过来掌握男人。我看你最好去相亲,再找个男人,好好把握青春,挥霍一下。”

“阿元,阿姨已经47岁了,老了,又有孩子。”

“你嘛帮帮忙,47┅┅你看莉莉51都跟18岁的在一起。我想你明天去光X国中找一个15岁的,要不然也跟我┅┅我┅┅我同年纪的也可以。”差一点泄底,不能太急。

“噢┅┅”

阿姨说什们我根本就没听到,因为我发现阿姨上身的扣子有两颗没扣,而且她低头弓着身体哭泣,我可以直直的看到乳白的双峰的上缘;而且我按摩的手没停,直接在她的肩带上抓着抓着,就看到那双峰┅┅上来┅┅下去┅┅上来┅┅下去┅┅两球又互相挤着挤着,就像两颗大水球弹来弹去,偶而还能看到乳晕露出来┅┅

肏!受不了了!我的老二就像大条的消防水管打开水一般,猛爆性撑开┅┅Oh!God┅┅Live Show真的比A片还棒!我受不了了,我要把阿姨的头压下来吸┅┅

“砰!”肏!有人回来了┅┅是我表弟,真她妈的煞风景。

“阿元,我买了新的VCD,快来看喔!”

看你娘啦!我正在看着你娘的肉体,你回来肏吗?真是肏你娘!

我的心根本就不在VCD上,一直想着刚才的景像┅┅哇哩勒!爽!

昨天晚上被表弟坏了好事,真是肏!害我昨晚上睡不着,一连打了3枪才消了我的火气,早上起来尿尿才发现老二肿得像糯米肠。虽然很肏我表弟,但我知道我肏不到我阿姨,不可能像网路上的文章,没两下就搞上妈妈、阿姨、姊姊、妹妹的┅┅我得想个办法。

早上的课程我无心上,心中盘算着如何诱奸阿姨,我真他妈的卑鄙,想肏自己的阿姨,不过我还是敌不过老二这个大魔神的控制,拟定了计划A。

2点多就翘课前往光X商场买工具,回到家都四点多了,不行,阿姨五点多就会回来,而且表弟有可能去女友家不回来,但也可能六点多就回来,我得动作快一点。

我从背包中拿出刚买的网眼架好,开始暗爽了起来,我不是架在电脑上,而是左边的书桌,并用一些东西遮起来不被发现。OK!测试看看是不是可以直接照到我的门口┅┅OK!再把视窗缩到很小移到右下,把A片放进CD-ROM再将耳机插上,静音┅┅OK!一切就等阿姨回来。

“滴答┅┅滴答┅┅”每一秒都太久了,我根本坐不住,晃来晃去,越想越兴奋,一直隔着裤子摩擦自己的老二┅┅

“ㄎ一ㄚ┅┅ㄎ一ㄚ┅┅”阿姨回来了,我冲回自己的房间,嘿嘿!我没把门关上,我就是要让阿姨看到我在自慰,我要唤起她对男性的记忆。

我的老二在手中一直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眼睛一直盯着网眼的小视窗┅┅突然间阿姨出现在小视窗中,我正背对着她。

“咻┅┅”肏!阿姨没看到,走回自己的房间。Shit!Shit!Fuck!Fuck!

突然间,阿姨又出现在小视窗中,但又“咻”一声走过,吓我一跳。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姨是没发现我在家吗?啊┅┅房间太暗,她可能真的没看到,我赶快打开书桌的灯,把灯压低照在我的胸部以下,将焦点聚焦在肉棒上。

肏!阿姨是鬼是不是┅┅又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窗中。

“阿元,你回来了?”阿姨叫了一声,我回过神来,装没听到,赶紧启动活塞,大演五个打一个┅┅

阿姨停了下来,直瞪着我的背后。我确定了她停在门口后,决定慢慢转向左边,只露出大 给阿姨看,但我仍然盯着视窗中的阿姨。阿姨看到我转身后就躲到门后,只露出半边脸与一只眼睛直盯着我,我莫名的性奋了起来。

“啊┅┅呼┅┅啊┅┅”我要用声音去打动阿姨∶“啊┅┅YA┅┅呼┅┅呀┅┅不行了┅┅我要女人┅┅我要肏女人┅┅快来┅┅你赶快来┅┅我要肏爆你的鸡掰┅┅对┅┅对┅┅就是这样┅┅大力吸┅┅我真的来劲了┅┅八寸炮要开炮了┅┅丢了┅┅丢了┅┅ㄅㄨ┅┅ㄅㄨ┅┅”

看着自己的浓精在书灯下抛射了六、七次,就像烟火在黑夜里炸开,短暂,但美丽灿烂┅┅

而视窗中的阿姨捂着嘴,看着这充满男性贺尔蒙的冲击,“哎┅┅”阿姨叹了口气,消失在视窗中┅┅我听到阿姨房门关起来的声音。

Shit!man,我都打完手枪了,而阿姨还没反应,肏!洗澡吧。

洗完澡后,没看到阿姨煮饭,平常都是这个时候煮饭的,而且房门关着┅┅我心里一想,“不会吧?自肏┅┅”我一溜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到床上往阿姨房里一看,“妈妈咪啊!”Oh!我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跨坐在弹簧床上,一脚在床上,一脚在地上,上身穿着薄衬衣,下身穿着内裤┅┅那是我阿姨。

她正摇晃着下半身,用弹簧床的边缘磨着她内裤中间的肉缝,手也没闲着,一直抚着自己乳白的肉球┅┅吓死我了,阿姨她嘴上咬着白毛巾°°一条卷起来的白毛巾°°让她不会大声叫的白毛巾,但我仔细听,“嗯┅┅嗯┅┅嗯┅┅”阿姨的喘息声仍不断地从鼻子泄出。噢┅┅肏!我的肉棒又向阿姨敬礼。

“嗯啊┅┅”一个不小心,毛巾从嘴边溜下,“嗯啊┅┅”阿姨也没再把它捡起来,她的上唇紧紧地咬注下唇,“啊┅┅啊┅┅”阿姨紧紧的闭上眼睛,微锁着眉头,喘息的声音不断地从嘴角溢出∶“噢┅┅噢┅┅噢~~”

阿姨渐渐加快摇晃着身体,快丢了,我知道阿姨快丢了。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啊┅┅”阿姨倒向枕头,在枕头中泄出了最强的一口呻吟。

阿姨趴在床边,我直直望去就看到内裤上淫水四溢,白色的内裤被淫水紧紧地黏在黑色的三角洲┅┅Oh!那是我偷看阿姨洗澡所没看到的,我真性福!

“不会吧?!”我暗叫。阿姨翻个身,躺在床上,又开始摸了起来┅┅肏!

胃口比我大,看来我的计划成功了,是时候了。

我深吸一口气,“阿姨┅┅”我敲敲门,“阿姨,我需要你。”我又说了第二声。

门打开后吓我一跳,“阿元,你说什么?”阿姨已经穿上T恤和短裤。

“啊┅┅我说┅┅我说,我下面好胀。”我也慌了,不敢说“我要肏你”,走一步算一步。

“你哪儿涨啊?”阿姨问道。

“肚脐下面┅┅好胀。”

“我拿腹胀膏帮你擦擦。来,把裤子拉下去一点。”

“谢谢你,阿姨。噢┅┅对,再下去一点┅┅”阿姨的手抚在我的下腹部,那种感觉像触电┅┅KIMOGI┅┅老二直往肚脐伸。

“有没有好一点?”阿姨又问。

“没有┅┅再下去一点┅┅”就快到老二了,我要阿姨两手捧着我的 ,吸吮到流浓液出来。

“砰!”肏~~表弟回来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