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母子

刘满,今年以十九岁了,长的并不英俊但很酷,很有性格。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巨大的鼻子,据说鼻子大的人通常鸡巴也大。传说是有一定道理的。他确实是有一条巨大的鸡巴,虽然他还未完全成熟,但是他的鸡巴却比大多数的成年人大的多。足有二十多厘米。正因为着样他特别早熟,小时候就开始手淫。不过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干过女人。他对女人充满了好奇和欲望。 刘满的父母是开店的,经过他们的苦心经营,使原本一间不起眼的小百货,变成有五六个分店的连锁店。他的父亲刘镇和他长的很像,今年以有五十多岁了,由于年青时过度的纵欲过度,以制于现在远远不能满足现在正是狼虎之扛漫d子。刘满的母亲柳菲菲年轻时就异常风骚,当时就是因为被刘镇巨大的鸡巴和高超的床技征服,才嫁给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刘镇。现在只有三十六岁。她看起来像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有着一种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为风韵燎人,面如秋月,体态丰胶,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纤纤,云发后拢,素颜映雪,一双皓□,圆腻皎洁,两条藕臂,软不露骨,带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意味。在刘满的眼里,觉得她充满性感和魅力。 有一天刘镇一大早就出门说是要去办货。因为他们的生意以有一定的规模,所以柳菲菲现在不一定每天都要去公司。菲菲睡到快十一点才起床,她站在的梳妆台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裸体,在她身的身上没有一点赘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说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个十六岁的儿子的母亲。硕大的乳房,形状佼好。乳头有成熟的色泽,向上挺出,表示现在正是可吃的时候。还有细细的柳腰,向下扩大的肥臀,虽然生产后大了一些,但仍末损及身材,反而比过去更性感。即使自己看了也会陶醉。还有在下腹部,有显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艳容。 就这样检查自己的裸体的菲菲,突然产生淫猥的气氛,身体的深处出现甜美火热的搔痒感,从鼠蹊部传到大腿根内侧。她想这也难怪。这样成熟的肉体,已被闲置二、三个月了。,在这种情形下,感到迫切的需要。着时她不由的想起了她的老公,以前老公是多么英勇善战,每回都把自己干的高潮叠起,可恨现在却──,她越想越觉的浑身骚痒难当口中不由的发出呻吟声,这时刘满刚好经过父母的卧室,刘满今天又装病不去上课也是现在才起床吃饭。刘满忽然听到妈妈的呻吟声,心想:“妈妈怎么了,不会病了把。”想着他轻轻的打开卧室的门,一看之下可大大的出刘满的意料之外,原来这呻吟声是……刘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时呆在门口。 只见妈妈的衣裳半卸,玉乳微露双手一上一下探入半开的衣内,迅急的动作着,刘满这下可明白了,原来妈妈在〃自摸〃啦,心中微一琢磨,心想还是不要现身撞破的好,虽然刘满心中实在是非常想现身一解妈妈的饥渴,但是他却不敢,况且他也想看看,一个女人是如何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妈妈继续忘情的抚慰着下体,揉捏着挺起的乳头,刘满也目不转瞬的瞧着。忽然妈妈陡一转身,身上那半开的衣裳忽的滑下来,那迹近完美的躯体,惹得刘满的小弟高高胀起,刘满完全忘记眼前的着人是妈妈了,此时他眼中的妈妈只是一个在〃自摸〃的大美女,什么伦理道德观念全抛到九霄云外了。由于衣服已经滑下,刘满可以很清楚的观察妈妈的每一丝动作,妈妈的右手指头轻轻的揉搓着微微外翻的阴唇,间歇地将手指头插入小屄中,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划圆圈的抚摩着阴核,每一次指尖滑过阴核,都可以明显的看到,妈妈下腹的收缩,左手也没闲着,如同豺狼攫取猎物似的,不断的咬着双峰,乳尖高高耸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灯塔,引领着指尖探寻欢愉的源头,指尖的动作有如在弹奏乐器一般,轻盈优雅,有着特殊的节奏,任何一个微小的变化,都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妈妈显然是个中高手,对于自己的身体相当的熟悉,因此每一个音符都能勾出最深层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连连,而身体正是最好的听众,每当有佳音流泻身体便忠实反应,产生共鸣。 妈妈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大,丰满的秘屄已经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头上,阴唇上闪亮着,口中发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阵阵急,的喘息,胸口,双颊已经现出红潮,双乳也胀得微微发亮,就像是『十面埋伏』的曲调,妈妈已经弹到最紧要的一节,十指如珠雨般洒落全身,汇聚到快乐的巢屄,珠雨激起的涟漪,层层叠叠,慢慢的叠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终于,在一声惊雷后,妈妈忘情的呐喊,四肢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颤抖,刘满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未看过,一个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畅快淋漓,无与伦比。 约莫过了三四分钟的时间,妈妈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将泄了一身的淫水擦乾,穿回衣物,刘满忙轻轻的关上门回到房间,才踢踢踏踏的走回来,走到妈妈房间门口,恰巧妈妈整理好走了出来,刘满装傻的打过招呼,走到饭厅去,其实妈妈满脸红潮和,一脸惊疑都一一进入刘满的眼中,妈妈见到刘满微微一怔,心想不知是否被瞧见刚才的好事,不过刘满脸色如常,心中虽有点怀疑,不过既然刘满不提,她当然也不可能问喽。 柳菲菲也走进饭厅,倒了一杯牛奶,坐到刘满的对面,仔细的打量着正狼吞虎咽的吃三明治的儿子。心中还在想刚刚儿子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的丑态,当她看到儿子巨大的鼻子时,心中一荡,不自觉的想到儿子的鸡巴,“这小鬼的鸡巴恐怕也很大吧?”一想到鸡巴她的全身又热起来,使脸上原本还未消退的红潮变的更明显了。这时刘满抬起头来,看见妈妈一脸的春意,忍不住又想起刚云漱@幕。“妈妈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