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天堂、地狱

8月18日上午11点51分,林月儿从绮梦中醒来,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
的。女孩坐了起来,靠在床背栏上,用手摀住了俏脸,感受脸上传来的热度,长
长的叹了一口气。

「好烦人啊……」女孩又想起刚才梦中的春景,脸红的厉害。

正当女孩胡思乱想的时候,父亲的林正天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在女孩的
房门前响起。

「月儿。醒了吗?吃饭了!」男人推开了房门。

女孩心中一惊,飞霞满面,慌慌张张的应了父亲一声,低着头,装着刚醒来
揉着眼睛,没敢看父亲。

「呵呵……」父亲轻声笑着,走到女孩的床前,一只手按在床沿,另一只手
去捏女儿娇巧的小鼻子。

「小懒虫!起床吃饭了!」男人宠溺的看着女孩。

「讨厌!坏爸爸!又捏人家的鼻子!」女孩儿不满的向着父亲撒娇,摇晃着
父亲强壮的手臂,脸还是没有抬起。

正天坐在床沿,看着女儿的眼神是那么的慈爱,一只大手在女孩清香笔直的
长发上抚摩着。跟她母亲一样。男人心中感叹着!

「听你妈说,你25号开学?」

「嗯……」女孩低着头,乖顺的低声回应着父亲。

「马上高三了,自己要多努力点。知道吗?」

「嗯……」女孩同样的回答,却依旧没有抬头。

男人有点奇怪女儿的反应,但还是起身离开,转身丢下了一句话:「快起床
吧!吃饭了。」

女孩的头终于抬起来了,随着父亲背影的消失,若有所思的盯着房门。脑海
中又浮现昨夜的那一幕。

好羞人啊……女孩用被子蒙住了脸儿。

…………

一家三口聚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饭,气氛有点微妙。女孩扒拉着碗中的米
粒,偶尔用眼角瞟着父母。

还是男人首先打破了沉默,夹起一块瘦肉放在女孩的碗中,并说:「月儿,
多吃点肉,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女孩默默将肉划入口中,父亲的声音再次响起:「明天,你妈要去英国做几
个商业报告。大概要一个星期才回。」

女孩迟疑了一下,问:「那你呢?爸爸。」女儿并没有提起母亲,反倒问起
了父亲。

这次却是母亲接口:「你爸哪也不去!这几天在家陪你看看书!你不是快开
学了吗?也让你爸多照顾你。」

「是啊。最近关心你确实少了点!是爸爸的不对!」

女孩点点头,脑海中却是另一番心思是爸爸照顾我……

因为台风刚过,天气还不是很好,女孩整整一天,除了晚饭,都是待在自己
的闺房中。

晚饭后,在主卧室,林正天帮着妻子收拾东西。

「你还是别帮我了。越帮越忙!」刘依蓉白了一眼嘻嘻哈哈的丈夫,嗔怪的
说,而手上却并不闲着,弯着柳腰,继续收拾着换洗的衣物。

林正天站在美妇的身后,欣赏着妻子高高翘起的美臀,心中一阵火热,想起
昨天晚上那一夜的风流,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起来。正天情不自禁上前一步,从
后面揽住了妇人的细腰,一张脸也粘在妻子的玉背上,并用勃起的下体贴在妻子
那圆滑肥美的丰臀,不时的用力摩擦,寻求甜美的快感。

依蓉收拾衣物的双手停下来,她已经听见并感受到丈夫那火热粗重的鼻息,
更觉察到自己美臀后面那蠢蠢欲动的火柱的强壮与力量。女人腻语:「不要打搅
我啊!色鬼老公!你想干什么?」说到后面,连美妇自己都觉的话语中充满了挑
逗的意味。

女人挣脱出丈夫的魔掌,反身将自己的香吻献上,双手也搂住男人的脖子。

正天贪婪吸吮着美丽少妇口中甘美的汁水,一条大舌也霸道的纠缠着妇人主
动献上的滑嫩小舌,四片嘴唇用力的贴在一起,似乎想永不分离一般。男人坚韧
有力的大手也在妻子圆滚丰翘的肥臀上揉捏着。很快,男人已经不能满足于隔着
衣服的爱抚,双手灵巧的像蛇一样,从美妇小巧内裤的两边伸了进去,美丽妻子
那雪白细腻的肌肤像水一样在男人的指间上滑过。

依蓉气喘吁吁的分开与丈夫的热吻,可男人并没有打算放过她,立刻将她还
在舌尖上打转的「老公」二字堵回了腹中,又和妇人吻在一起。

男人压着美妇倒在了床上,刚刚还在收拾的衣物也被压在女人的娇躯下。

女人再次分开与丈夫的亲吻,看着男人充满情慾的眼睛,低声说:「月儿还
没有睡呢!」

男人无奈,松开了双手,翻身躺在床上。美妇站了起来,脸上还留有激情的
晕红,咬着红润的下唇,看着已经凌乱的衣服,嗔怪着男人。

「都是你!又得重新收拾。」女人气恼的嘟着小嘴儿,气鼓鼓的俏脸让男人
为之一笑还真像怀春的少女。

正天笑着说:「刚才可是你压坏的啊!可别赖我!」

「怎么不怪你?你非抱着人家…」美妇红着脸,活脱脱一个撒娇的女儿家!

男人大乐,笑了起来……

…………………………

林月儿从书桌上抬起头,暂时脱离了书海,用玉手挡在小嘴前,打了一个哈
欠,伸伸懒腰,胸前发育良好的花蕾更显挺拔。现在的女孩儿发育好早,十六岁
的花季少女已拥有不输于成年妇人的身材。至少,月儿的胸围不会小于32C!

月儿看着窗外的夜景,脑海中再次显现昨夜那幅男欢女爱的画面,怎么也挥
之不去……

当女孩从遐想中醒来时,都快22点了!女孩吃了一惊,自己竟胡思乱想了
好久,很是害羞。可更让女孩儿害羞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白色的T字内
裤,裆部被爱液粘湿了一块。女孩的脸羞的更红,拿着换洗的衣物走进了自己房
间内的浴室。

温热的流水冲在女孩娇嫩而又凸凹有致的身体上,潮红的脸蛋,满是雾气的
大眼,女孩不禁呻吟出声。就在刚才脱下衣物的时候,女孩好奇的拿起自己的内
裤,仔细的观察之后,发现在内裤裆部有一小块微黄的斑渍,且还有一些滑腻的
蜜汁没有乾透,残留在上面。这就是自己的爱液?!女孩从没有这么近的观察自
己的花汁,红着脸儿。

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女孩小心翼翼的将那纯白的内裤放在琼鼻前,轻嗅着微
黄的斑渍扑鼻的清香中夹着一股淡淡若有若无的臊味。女孩大羞,面如桃花
盛开。女孩如同受伤的小兔,将纯白的内裤丢在衣篓中。但女孩儿却不知道在她
眼中的赃物,可是男人心中的至宝!

女孩洗完澡,换上印有卡通兔的睡衣,躺在床上。女孩忽然想起明天就要远
行的母亲,就赤着秀美的小脚丫儿,向父母的卧室走去。反正有地毯,女孩也不
怕脏了小脚儿。

当女孩光着秀脚,无声无息的走近父母的卧室时,却听见父亲急促的喘气声
和母亲那娇柔婉转的低吟。好熟悉啊!女孩的小腿有点软了,白净的小脸马上出
现了红云,转身逃似的快步回到闺房,将门一关,整个人儿都瘫倚在房门上。女
孩呼吸急促,眼神也开始迷离,清澈如水的黑瞳也蒙上了一层水气,似乎眼前又
出现昨夜的那一幕父亲那钢铁般的强壮身体压在母亲雪白柔软的娇躯上急速
的踊动着……

是夜,女孩又没有睡好。

……………………

8月19日上午9点30分,A市蓝天国际机场的候机厅迴荡着机场播音员
甜美的声音:「各位乘客请注意。飞往伦敦的东航A3718次航班将在上午1
0时起飞。请乘坐该机的前往第一检票口进行检票。」


刘依蓉恋恋不舍的分别亲吻了丈夫、女儿,转身和同行的同事一起往检票口
走去,女人三步一回首。

月儿依在父亲的怀中,朝着渐渐远去的母亲挥着手。林正天右手揽着女儿,
左手静垂在体侧,面如沉水看着美丽妻子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之中……

「月儿,我们回吧!」正天搂着女孩,走出了候机厅。

在正天的车上,女孩默默无语。正天看看表,对女孩儿说:「时间还早。我
带你去买衣服吧!」

女孩点了点头,脸上有了一些兴奋。

男人看着女孩,忽然觉得自己对女儿的关心好像没有以前多了!自从妻子归
国后,自己就没怎么陪过女儿,整天忙于自己的事业。上次陪女孩买东西还是女
儿初三的时候,陪她去买书的。那时候女孩还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可现在都成长
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男人摸了摸刮的精光的下巴,是不是自己已经老了?男人思忖着。才三十二
岁的人却有一个是十六岁的女儿,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吧?结婚生子还是不要太早
才好!

…………

男人和女孩走在商业步行街上,两人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女孩兴高采
烈,完全看不出刚才还是一副沉默无语的样子。男人面无表情,两手拎着大包小
包,心中苦然。女人,无论老幼大小,都是老虎!虽然女儿才十六岁,可逛街的
本事可一点不比她老妈小,甚至有过之而不及!男人觉的自己的脚步永远也跟不
上女孩难轻盈的步伐。

林正天有点无奈,但更多的感桥殉ご罅耍≌娴某ご罅耍「詹牛?
女儿非拉自己去买女性内衣。唉!售货员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就像是拐骗小
红帽的大灰狼!当女孩挑选了一套粉红色的性感蕾丝内衣,自己闲过于性感拒绝
时,售货员的那一席让他至今生气的话您女朋友的身材很好,人又漂亮,穿
这个肯定很合适的!这都什么啊!还没等男人开口,女孩却开口坚持要买下来!
无奈之余,带着心满意足的女孩儿走出了商场。

男人看着身边满脸高兴的女儿,心中有点惊讶才十六岁少女,一米六五
的身高,却有着32C-22-33的傲人身材。真让人感叹!

「林月!」一个略显成熟的女孩在街的另一侧,欢喜的朝月儿挥手打招呼。
她身边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穿着流气的青年。

男人眼神一凛,眉头微皱,虽然不知道和女儿打招呼的女孩是谁,但从她身
边那个形似流氓的青年,估计不会是什么好路数。

四人在街心相遇,两个女孩儿在一边亲热的交谈着,而两个男人则用眼神交
流着某些信息。

忽然,那个女孩仔细打量着林正天,又看了一眼林月儿,哧哧笑笑的在月儿
的耳边说着悄悄话,边说还边用神秘的眼神瞟着林正天。

「你要死啦!瞎说什么啊!」月儿不依道,又气又秀的追打着女孩。

林月儿激动的神情,突然羞红的俏脸,让男人很不解!月儿含羞的瞟了正天
一眼,又和女孩说笑在一起!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吧!」女孩的男伴打断了女孩们的嬉闹。

两个女孩相互道别,并约好了下次聊天的时间。

在回家的路上,林正天驾着车,和女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那个女孩是谁?」正天装着无意的问着,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跟什么
人学坏了。

「哦!她啊,是我同学张珊娜。和她哥上街买衣服的。」

「噢!」男人不做声了,心中略安,可他不知道她们谈话之间的内容。

……

8月19日夜23:36分。林正天仰躺在床上,并没有烟瘾的他一支接着
一支的抽着烟。整个宽大的床头都瀰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由于有空调工作,房
间里并不呛人。正天睡不着,美丽动人的妻子不在身边,缺少了她温香软玉的娇
躯依偎在身边,男人一时之间还真有点不习惯!

一道巨大的白芒在窗外闪起,照亮了整个夜空。轰隆的雷声姗姗来迟,却响
的让人头皮发麻。男人自言自语:「又要下雨了!」

女孩在睡梦中被雷声惊醒,睁眼的瞬间一道闪亮的电芒在窗前亮起,亮起的
白光将女孩煞白的小脸照的清清楚楚。

「啊………………」女孩的尖叫声在黑夜传的很远,倍显恐怖。

林正天浑身一惊,女孩尖厉的声音让他心神不安女儿怕雷声!男人迅速
下床,向女儿的房间冲去。

女孩害怕极了!除了雷声和闪电的光芒以外,房间时明时暗。在女孩的感觉
中,雷声和闪电更像是恶魔的狂笑和丑恶的面孔。女孩哆哆嗦嗦的将薄被蒙在头
上,整个身体蜷成一团,在被子下发抖,口中喃喃的喊着,「爸爸!」

女孩由于恐惧,并没有听清楚房外父亲匆忙的脚步声和急切的询问声,反而
更加害怕。盖在身上的薄被紧紧抓在手中,它成为女孩的最后一道防线!

男人冲进女儿的房间,大声喊着:「月儿!月儿!你怎么了?」向女孩的床
前走来!

女孩听清楚了,是爸爸声音!女孩丢下被子,猛的抱着眼前出现的救星
她最爱的爸爸!女孩躲在父亲厚实安全的胸膛,抽泣着。

男人的心都碎了!「怎么了?我的乖月儿,我的宝贝女儿。」

听着男人的温言抚慰,女孩渐渐静下心来,但哭的更大声了!

男人估计女孩可能是被雷声吓住了!用双手抚摩着女儿的长发,继续安慰着
哭泣的女孩儿。

「爸爸。我怕!」女孩的哭声渐缓。

「乖月儿。有爸爸在呢!不哭了啊!乖!再哭就成小花猫了。」

「爸爸。我不想一个人睡。我怕!你陪我啊。」

女孩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男人看得心碎。

「可这不方便吧!」男人支吾着,有点为难!毕竟,女儿都十六岁了!

「爸……」女孩的哭腔来长了。

「好吧!」男人下了决心!我是她爸爸嘛!

「我要去换件衣服!你看看这上面都是你的泪水!」

「你抱我,去你的房间睡。」

「好吧!」

林正天将女孩横抱在胸前,女孩双手搂着男人粗壮的脖子,心中满是幸福!

…………

女孩渐渐睡着了!

…………

8月20日上午8时16分,林正天从睡梦中醒来,看着怀中如同八爪鱼紧
紧趴在自己的胸前的女孩,不由的一阵苦笑……

画面倒回到昨夜……

林正天好不容易将趴在怀中的女孩哄睡着了,正想把她放下时,却发现女孩
抱的很紧,很难分开。如果要是强行分离的话,估计女孩又会哭着醒来!算了!
还是自己受点罪吧!幸好女孩也不算重,估计也就90多斤吧!折磨啊!

林正天没有想到更折磨的事还在后面呢!

半夜时分,林正天被女孩睡觉时的小动作惊醒。女孩紧紧抱着父亲,整个柔
软的娇躯都压在父亲的怀里,还时不时的寻找更为舒适的姿势。林正天觉的小腹
下冒出了一股邪火,心中大惊,马上眼观鼻,鼻观心,压抑着慾望,试图让它软
下来。可是女孩清香的身体,加上时不时的小动作,让男人很难静下来。好久好
久,男人才昏沉的睡去!

…………

唉!林正天在心中默叹了一口气。看着怀中还是熟睡的女儿,林正天有种想
打女孩屁股,叫醒她的冲动。可当他发现酣睡的女儿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时,林
正天心中充满了幸福多么可爱的女儿啊!呵呵!和她美丽可人的母亲有八分
相像!

女孩在男人的怀中扭动了一下,人却没有醒来。男人长吸了一口气这也
太折磨人了吧!每个正常男人特有的晨勃,现在倒让男人吃尽了苦头。昨夜那股
潜伏在体内的邪火再次燃烧起来,而且似乎更加猛烈!本来,男人的权杖就紧紧
的顶在女孩的小腹。可女孩刚才那一扭,却使男人的阳具更加火热、坚挺。

男人想把女孩推开,但又怕女孩醒来发现自己现在的糗样。不动弹吧,自己
的「兄弟」又不答应,而且同样存在着可能把女孩顶醒。

女孩紧紧抱着男人,脸儿贴在男人的胸口,男人根本就不能也不敢冒着惊醒
女孩,被女儿发现自己丑态的危险,去移动一下身体!

幸好,女儿又扭动了一下,这下男人的心里长出了一口气,男人的龟头顶在
一处「空虚」中。但他马上就发现,自己放松太早了原来,男人巨大的阳具
顶在了女孩的两腿之间,更要命的是,女孩夹住了它!

男人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可下面的「兄弟」没有理会上面大哥的意图,依
旧昂首挺胸,翘的更高。男人暗叫要命。火热的阳具坚挺,圆硕的大龟头顶在女
儿腿心靠后的位置娇小幼嫩的菊蕾上!整个阳具就像是被女孩主动夹在腿心
中的一样!男人就更不敢动了,希望在女孩醒来之间能把慾望压制下去。

其实,女孩早在父亲醒来的那一刻就跟着醒了!可她贪恋父亲怀中那份安全
感,就一直装睡。而男人那特有的生理现象更让她不敢动弹,生怕被父亲察觉!
但男人那火热的阳具紧紧顶在自己的小腹上,烫的自己浑身发酥,娇躯发软,就
更是没有力气起床了。好不容易扭动一下,脱离了尴尬的局面,摆脱了火热的它
的死死纠缠,却将自己陷入了一个更深的慾望它竟然还不放过自己,跑到自
己从未有他人触及的私密之处。

火热的柱身紧贴着自己滑腻的大腿内侧和幼嫩的花瓣,女孩觉的自己下体的
最深处都要流出蜜汁,试图去扑灭那熊熊的大火,却让自己心中的慾火烧的更加
猛烈!而那最最炙热的柱头更是异常的粗壮浑圆,还顶在自己最羞人的地方
自己的小屁眼儿都被它烫的酥软不已。好像有一股热量从那里一直传到芳心中,
连同整个心儿都跟着软化了。

女孩更是无力了,清香娇柔的身体进一步刺激着男人的感官。让男人承受着
幸福和痛苦的双重压迫,徘徊于天堂和地狱之间。这时的男人开始痛恨起自己以
往引以为豪的超强性能力、健壮的身体。

「如果,我是一个性无能,那该多好啊!」男人不堪折磨,幻想着,诅咒着
自己,发出了以上感慨!

女孩觉的自己的内裤都湿了,心中一惊,不敢在贪婪那甜美的快感,马上装
出刚睡醒的样子,从男人身上褪了下来。女孩解除自己尴尬的同时拯救了男人,
这让正处于痛苦并着快乐、在天堂和地狱边缘徘徊的男人摆脱了近乎于生与死的
选择!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

8月25日,林月儿开学。

8月27日,刘依蓉回国。

而林正天在机场见到美丽妻子所说的地一句话就是:

「终于回来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