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浪叫成瘾 我把肉棒塞进了她的喉咙

有人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妻,屄屄和屁股都是可以给姐夫肏的。我肏到小姨子的屄屄,那已经是我与老婆结婚三年后的事,那一年,我老婆在医院生小宝宝,小姨子跟她老公离了婚,就住到了我家里,和我一起照顾她姐姐。






我的小姨子叫小芹,小她姐姐3岁,身材很苗条,模样也还可以。头两天,我和小姨子都在医院陪老婆,可医生说老婆产期延后,又不许她离开医院,就建议我和小姨子轮换着去。有一天,本来是小姨子在家我在医院陪老婆,我看老婆睡着了,就想抓紧时间回家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因为当时是热天,在医院没办法洗澡。






我回到家里,就听见卫生间有「哗哗」的水响声。「咦,小姨子在洗澡?」我顿时非常高兴,那水响声太诱人了,我就悄悄地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门是开的,可能是小姨子觉得锁了大门,卫生间就不用关了,这样客厅空调的冷气会降低卫生间的温度,觉得凉快些,她没想到我会提前回来,她也没听见我开大门的响声。






我站在门外,一声不响的偷窥着,这会儿,小姨子已经脱尽了衣裙,裸露着雪白光滑的身体,她背向门外站在镜子前面,举着双臂盘着头上金栗色的头髮,她那细长的颈子上,一条细细的项链金光闪闪的,与她耳朵下那对不住摇晃的白色耳坠相映生辉。






小姨子是面对镜子站着的,由于角度的原因,她没有看到我在门外偷窥。小姨子盘好髮髻,拧开浴水将浑身淋湿,抹起了沐浴露,我看见她的双手一会胸前、一会身后的涂抹着,虽然看不到她将沐浴露抹到乳房上的动人样子,但我却看到了她那涂满泡沫的丰满圆臀是那么的迷人!






从涂抹沐浴露到沖洗,其实小姨子的动作够快的了,热天嘛,沖个凉、去个汗,我两三分钟就能搞定,但那时,我觉得小姨子弄了好久好久!终于,小姨子转过身来了,她螓首微微后仰,闭着双眼,手拿花洒从颈部慢慢地向下沖洗着身上的泡沫,由于她侧身向着门口,我终于看到了她那雪白的胸脯和平坦小腹下微微高隆的「梭子邱」(阴户)。小姨子的胸脯不大,乳荤的色泽鲜艷,这自然与她结婚时间不长,还没生过小孩有关;她小腹下的毛团是修剪过的,还染了色吶,看得出,她是个很会享受性生活、懂的性爱情趣的少妇!






「要是……我能看见她自慰……就好了」,我一边偷窥,一边想像着小姨子自慰的样子,我听说过,有的女人喜欢洗澡时玩自慰,像小姨子这样喜欢修剪阴毛和给阴毛染色的少妇,现在与老公离了婚,也许好久都没玩个爱爱了吧?应该是喜欢边洗澡边玩自慰的。我正想着呢,就看到小姨子用花洒沖洗她的阴户了,洗着洗着,她就将中指插进了屄屄里去!






「啊……啊……」






我看到小姨子的手指在屄屄里不停的进出,她完全是一副很陶醉的样子,渐渐的,她的两条大腿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她就开始了不断地呻吟,她「自抠」动作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想,小姨子一定是想用「自抠」把自己送上快感的巅峰!






我顿时慾火中烧,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捉住了小姨子的手说:「小芹……快住手……你这样会戳伤自己的……」






小姨子大吃了一惊,惊慌失色的转过身去,用双手摀住了乳房和下体。我既然已经偷窥了小姨子洗澡自慰,当然不放过这绝好机会,不趁机拿下她,真是对不住老天的恩惠!






我把小姨子拥在怀中,她那娇躯在我怀里不停扭动,任她怎么挣扎,也挣不开我的双手。






「姐夫……别这样……求求你……放开我……」






「小芹……你知道我……喜欢你……快给我吧……就这……一次……」






「我怕……姐姐知道了……她一定会恨死我……」






「这事……你不会告诉你姐姐吧?小傻瓜,这只是我俩的秘密……」






小姨子不再挣扎了,她无力地倚在我怀里,这时候她脸蛋绯红着,一副很羞涩的样子。






小姨子赤裸的玉体就在眼前,我禁不住又仔细欣赏了她一番,她肌肤洁白如玉,光滑细腻得无一点瑕疵,一对玉乳虽然不大,但结实而有弹性,此刻在胸前不住的起伏着,看得出她既紧张又兴奋。






见我不住看她,小姨子很不好意思,她轻轻打着我说:「你真坏……把我什么都看到了……还看到了人家自慰……羞死人啦……」






「这有什么啊?自慰是男女成人……很正常的事……你姐姐也自慰……」






我见小姨子有些不相信,就把她拉到了客厅,叫她坐在沙发上,从卧室里拿出了两样东西:一个粉红色跳蛋,一个和强力电震棒。






「啊……姐姐还用这个?哎呀……啊……啊……好麻……好痒哦……啊……」






小姨子没想到她的姐姐也有这些吧,也一时忘了她自己是全身赤裸的,正当她感到新奇,我拧开电源开关,将跳蛋按在她阴蒂上,小姨子浑身一颤,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从她阴蒂传遍了全身,她立刻「啊啊」的叫起来,绯红的脸蛋上现出了几分羞涩的媚笑。






「姐夫……这电太强啦……快……快停啊……」






陡然被这么一刺激,小姨子的骚狐狸尾巴就露了出来,她对我用跳蛋这么刺激她的屄屄一点没生气。后来她告诉我,说她早就幻想过这样的情景啦——与我这个风流倜傥的姐夫哥发生点只有她和我才知道的【湿情】。






粉红色的跳蛋「嗡嗡」的响着,我用它在小姨子的阴户那儿上下移动,跳蛋碰击着阴户上的阴核,痒得小姨子眉开眼笑的,但她还是强忍着,不愿「咯咯」的笑出声。






「舒服吗?」我弄着她问,「比你用手指……舒服多了吧?」






「不……不舒服……啊……啊……」小姨子摇着头不停地哼着,「人家那里怕痒……你就专门弄人家那里……这样不……啊……不行……啊……」






小姨子的双手抱在胸前,她的双腿被我分得很开,不一会她就红着脸对我说:「我不想这样弄了……姐夫……」






「啊?你不至于连你姐姐都不如吧?你姐姐……还喜欢用电震棒呢……」






说着我就换上了强力电震棒,电震棒的刺激比跳蛋就大了N倍,它不但能刺激敏感的阴蒂,连整个屄屄都能感到刺激无比,当我把「嗡嗡」响的电震棒杵在小姨子的阴部上,小姨子就「啊……啊」的连声浪叫起来了,她想坐起来,可是大腿被我抬着起不了身,于是就一边浪叫一边来抢电震棒。






「呵呵……是嫌姐夫弄得不舒服……想自己弄了?」我拉开小姨子的手,戏嚯着说道。






「不……不是的……我真的……怕痒痒……」






「啊?那……这样吧,你自己弄几下,我来准备下一个玩的……」我说着就把电震棒交到了小姨子手上。






小姨子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她见我脱了身上的衣物,还到卫生间去洗了洗,就没有再扭捏,双手握着电震棒,轻轻的杵在了她的屄屄上。






权力的游戏龙母-艾蜜莉克拉克女王也有可爱淫荡的一面






「这样……行了吧?」见我重新回到客厅,小姨子面红耳赤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小姨子就从沙发上坐起,来到我的身边,我才仰面躺了下去,她就貌似知道我想要她做什么了,很快就趴到我小腹上,伸出手来摸住了我的鸡巴。






「是想要我先给你口交吧?」小姨子很调皮,她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鸡巴龟头,「哧哧」的笑着问。






「你这不知明知故问么?」我将鸡巴在她嘴边一翘一翘的动着,佯装有些生气的说,「刚才我让你爽够了,这会儿你也得让姐夫这个调皮的『弟弟』……爽一下!」






小姨子一只手按住我鸡巴的根部,一只手托着我的鸡巴龟头,她微微地闭着眼睛,用舌头在我的鸡巴桿儿上来回舔了几下,娇嗔的说:「哎呀……姐夫……你的『弟弟』还真调皮呢……我已经在舔了……它还动……」






「这只是小动几下,一会它被你『妹妹』紧紧拥抱,大动起来你一定更喜欢!」






「哎呀,姐夫,我不跟你说了……你好坏啊……」






小姨子也佯装生起气来,只不过,她的生气我很受用,因为她已经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口里!






小姨子的口交技术很一般,比起他姐姐来差多了,我老婆经过我的三年调教,已经能给我做「深喉」,可小姨子却不会。她只会把鸡巴含着吞进吐出的,而且还含的有些紧。不过我依然很兴奋,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记得三年前我与她姐姐结婚的时候,我就曾幻想过用鸡巴插小姨子这张迷人的小嘴,现在终于插成了!






「唔……唔……」






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可能是我的鸡巴塞得有些深吧,小姨子「唔、唔」的叫起来,我连忙抽出来,小姨子才长长的缓了口气,我问她怎么啦?小姨子有些生气的说:「你塞得好深啊……我都差点背气了!」






「这样就深了吗?你姐姐还让我插到了喉咙里去玩呢……」我故意给小姨子爆了他姐姐的本事。






「人家没这么玩过嘛……他的……没你的这么长啊……」






「谁?你说的『他』,是哪个他哦?」我逗着小姨子问。






「哎呀,除了跟我离婚的老公,还有谁啊?我又没有其他男人,你才是我的……第二个……」小姨子说到这里,使劲的捶了我几下。






女人就服夸(哄),我才说了几句「小姨子乖」、「是姐夫哥错了」、「我这厢给你赔不是啦」,小姨子就不生气了,当我再次将鸡巴挺到她嘴边,她只是瞪了我一眼,就螓首一低,用嘴唇含住了我的鸡巴龟头,接着就将大半个鸡巴裹进了小嘴里。






「哎呀,我的嘴巴都吸痛了,还不够呀?」大约又口交了十多分钟,小姨子吐出鸡巴嚷了起来。






「够了,够了!小芹辛苦了,让姐夫也来侍候侍候你的小穴,怎么样?」我一边说一边坐起身来,把嘴巴向小姨子的下体伸过去。






「哎呀……我不要……我怕痒……怕得很……」小姨子的身子连忙后缩,看来刚才跳蛋和电震棒的威力使她还心有余悸。






「是不是真的哦?今天机会难得,我们要都玩够啊……」






「真的……真的……」小姨子连声的说。我叫她抬起双腿把屄屄掰起我看,她虽然羞涩还是照做了,呵呵,原来她那里从大阴唇到小阴唇,都已经红红的了,那阴核更是又红又硬!






「咦……,怎么会这样红艷艷的?」我明知故问。






「还不是你刚才弄的!人家闹离婚已经几个月没开荤了嘛……姐夫……你就快……快来插我吧……」






「在这里?我们还是到卧室去吧……」我故意磨蹭着,想逗着小姨子猴急。






「哎呀,你把人家都弄成这样啦,还磨蹭!」






小姨子真的猴急了,她一把拉着我就进了卧室,不知她哪来的那么大的劲,一下就把我推倒在床上。我还想调侃她呢,她却分开双腿,用手捏住我的鸡巴,将龟头顶在她的屄口上,一下就坐下来了!






「好爽!」






当小姨子的屄屄缓缓从龟头坐到我鸡巴根的时候,我从心里发出了「好爽」的叫声!






小姨子的屄屄好紧啊,不但口口小,连膣道也很狭窄,整个屄屄从门门到芯芯把我的整条鸡巴箍裹得紧紧的,在她卖力的套坐下,我的鸡巴在她下体里还在不断膨胀壮大,鸡巴把小姨子的屄屄塞得满满的,使她的下体极度充实,这久违的充实感,使她兴奋极了,小姨子每向下坐一下,她就要被大龟头撞击着花芯爽得「啊」的叫唤一下,每次撅起屁股向上坐起,她也会被龟沟刮过她膣道内的嫩肉皱褶刺激得娇叫一声!






「你这么浪叫……小乖乖……是不是想勾走姐夫的魂啊?」我频频耸动下体,撞击着小姨子的花芯,戏嚯的问。






「人家……舒服嘛……姐夫……我好久都没这么爽过了呀……我那不是浪叫……是呻吟……」






小姨子的上身微微向后倾斜,一双手臂支撑在我的双腿上,她将小蛮腰不断的前后扭动,被鸡巴塞得满满的屄屄不停地在我耻骨上磨蹭。小姨子的屁股甩得很圆,身子就像在摇「唿啦圈」,我的鸡巴被她齐根「唿啦」在屄屄里,呵呵,那爽的,我忍不住连声叫好。






「好……好舒服……把眼睛睁开……好好看着……姐夫哥……」我一边插一边逗着小姨子。






「嗯……,不嘛……我不想看到姐夫你色色的样子……」小姨子闭着眼,把细细的腰肢扭得更快了,我知道,女人在做爱时闭上眼睛,是在专心享受性交做爱的快感。






「你不睁开眼睛,姐夫我就不插了啊……」我假装威胁的说道。






「好嘛……好嘛……」小姨子拗不过我,终于睁开了双眼。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时候,小姨子的目光里,全是对姐夫我的湿情爱意。我一边插着小姨子的屄屄,一边要她看我的鸡巴是怎么在她下体里进进出出的,她先怎么也不肯,但后来只得低头看了,呵呵,还看得那么专注呢,看的时候,小姨子眼含笑、嘴微翘,那一脸的羞涩样子,美得我又狠狠的插了她几十下!






「啊……啊……好刺激……好舒服啊……姐夫……你爽死我了呀……啊……」






小姨子套坐得很卖力,不一会儿她就汗湿髮鬓、气喘吁吁,我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就要她换个姿势再继续玩下去。






小姨子一翻身就从我身上下来了。我要她趴在床上说我想用后插式肏她,小姨子立刻就跪在了床上分开了双腿,她趴下去用手肘支撑着身体,高高的翘起了浑圆的屁股,将两腿间的屄屄露在我面前。刚才的一番套坐,那屄屄此刻已是豪光闪闪,这屄屄真是太诱人了,我操起鸡巴,一下就从小姨子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啊……姐夫……这一下……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啊……」






我的鸡巴一入蜜壶,就不停的使劲撞击小姨子,撞得她淫水长流,屄屄里还「噗哧噗哧」的响个不停,那响声和小姨子的呻吟声交织着,好听极了,像是在演奏一首动人心弦的乐章,使我陶醉不已!






后插式之后我们又换了个花样,我与小姨子玩起了「童子拜观音」,我跪在小姨子那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将她的双腿搁到我双肩上,就把鸡巴插到她屄屄里去,我的身子向前一躬,小姨子的屄屄就抬起来,鸡巴乘势就插到她的屄芯。






「哎……姐夫……你好会玩……啊……啊……每下都插得……这么深……嗯……嗯……啊……」






小姨子用双手掰着屄屄口,她兴奋得双腿直颤抖,并开始了大声的尖叫和呻吟!






「怎么样?舒服吧?」我插着小姨子,有些得意地问。






「姐夫……你好会弄……好会弄啊……太舒服……太舒服了呀……刚才……我都高潮了啊……」






我知道她高潮过了,小姨子高潮时那阵歇性的颤抖是那么的强烈,她浑身僵硬着,排泄了那么多的阴精!






我放下小姨子的双腿,硬邦邦的鸡巴依然插在她体内,我对她说:「你高潮了,就歇一会,我再给你抚摸抚摸,发发电……」






听我这么说,小姨子的脸又红了起来,她深情的看着我说:「姐夫,你好懂体贴啊……我姐姐嫁你这么个好老公……我都羡慕死了呢!」






「羡慕什么啊,以后……姐夫哥这个好老公……也是你的!」






「那……怎么可能啊……」小姨子说着貌似还叹了口气。






「怎么不可能……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妻嘛,现在你这半个也给我了,姐夫哥咋能亏了你?!」






说到这里,我兴奋的又抽动了插在小姨子下体的鸡巴。






这时候,小姨子正想着什么心事吧,她微闭双眼,嘴角里咬着手儿牵着的头发,她的双腿大张着,在我一下重过一下的抽插下,她的乳房在不停地晃动,看着小姨子的屄屄被我肉棒插入时嫩肉内陷、抽出时嫩肉外翻的样子,我有些得意的笑了!






「哎……姐夫……你好棒……啊……不但会弄……还这么久……都不射……啊!」小姨子的激情又被我挑逗起来,她再一次发出了燕转莺啼般的娇媚呻吟。






经小姨子这么一说,我才记起我是回来洗澡换衬衣的,没想到只顾着与小姨子爱爱,竟忘了这档子事,这会儿老婆一定醒了,我得赶快回医院去!






但男人与女人爱爱,不是想了就能了的,我的鸡巴还没有射精,这会儿我只得求小姨子了,我要小姨子把屁股筛动起来,还要她用手来刺激我的鸡巴。






在小姨子的悉心配合下,我终于射精了,当我的鸡巴从小姨子的下体中抽出来时,小姨子的屄屄里流出了好多的精液。






「哎呀……姐夫……你怎么都射在我里面了?你真坏!就不怕我……怀孕?」






小姨子坐起来,看着屄屄里溢出的精液,她禁不住哭了起来!


【后记】






我与小姨子爱爱的那些事,终因纸包不住火,很快就被我老婆知道了,没想到老婆只生了我们一天的闷气,就原谅了我们。我老婆对我说:「我知道,我坐月子你很难熬,我妹妹也需要男人慰藉,既然你们现在有了一腿,我索性成全你们,我坐月子期间,我妹妹就代我跟你爱爱,省得你老想着插我的肛门;我满月后,也家丑不可外扬,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姐妹就与你一起……玩双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