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很乖

窗外的月光悄悄的撒在了屋里,一张  Baker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精灵般的女孩,深蓝色的床单衬得女孩的皮肤晶莹剔剔透

    “吱……”

    复古的木门轻轻的被推开了,黑暗中走进来一个男子,黑暗中的男子显得更加的阴沉。深邃的眼眸在看到床上的女孩时布满了柔情,嘴角微微勾起,向床边走去。

    床上的女孩大约十岁左右,精致的五官如精雕的娃娃般。身上宽松的睡衣因为不雅的睡姿已经解开了大半,露出与年龄不符的身材。

    赵伟瀚看着床上只有十岁却有着十七八岁女孩的身材的女儿,再也忍不住了。“雅雅……”赵伟瀚慢慢的俯下身子吻了下去。

    “嗯?爸爸,你回来啦?”睡意朦胧的眼眸更显得迷人。赵伟瀚轻咬赵雅雅的耳朵,果然身下的姑娘身子一颤。

    “呵呵……雅雅的身子越来越敏感了,是不是想要爸爸干你了啊。”

    “嗯~雅雅要爸爸干我,爸爸今天都没插雅雅的小逼了,骚逼好痒啊。”天使般单纯的面孔却说着如此淫荡的话,赵伟瀚下身一紧,咒骂了一句。

    “乖雅雅越来越淫荡了,果然是爸爸的小浪货,快点把骚逼扒开给爸爸看看,是不是想被操!”

    一双白嫩的小手熟练的摸到小阴唇,轻轻的扒开。

    “爸爸快来看,雅雅的小逼饿了,在流口水,想要爸爸的大鸡巴。”

    赵伟瀚被眼前的美景刺激了,雪白的阴阜上没有一丝杂毛,被小手扯开的穴口一开一合的吐出透明的淫水,粉色的穴肉因为人为的拉扯而加深了颜色。

    “雅雅真乖,骚逼都在吐口水了。爸爸这就来干你!操死你这个浪货!”冷漠沉静的男人只有遇到这个宝贝才回变得疯狂。

    赵伟瀚一把撕开了雅雅的睡衣,稚嫩的面庞却有着熬人的身材,赵伟瀚一只手粗暴的捏住雅雅的乳头,用力揉捏。另外一只手来到了雅雅的小穴,两指并拢狠狠的插了进去,快速的抽插,拇指还在不停的按压着阴蒂。

    “啊~啊~爸爸,雅雅今天很乖的,爸爸快来插雅雅的小逼~”阴道深处的瘙痒让雅雅难受不以,从小小就被调养的身子哪禁得起如此的折磨。

    “乖~雅雅,爸爸要来了!”说完肉棒就狠狠的插了进去!

    “哦…雅雅的骚逼好紧!这么小就给爸爸干!骚货~哦…好爽!阴道好短,才进去一半就到头了!干死你!”

    “啊啊啊……爸爸!顶到了,顶到子宫了,啊啊啊!!好爽,大鸡巴操的好舒服~”

    赵伟瀚的臀部像装了马达一样快速的挺进,虽然已经顶到子宫口了,可还是有一半的肉棒在外面。

    “宝贝,舒服吗,爸爸干的你爽吗。快放松,不要夹那么紧,让爸爸的大鸡巴进到你子宫里!”赵伟瀚放慢了速度,用龟头在子宫口研磨想要进入那销魂的地方。感觉到雅雅的放松后慢慢推到穴口,猛地向前一挺,龟头狠狠的撞在了子宫壁上。

    “啊啊啊啊!!!!”雅雅被这撞送上了今晚的第一个高潮。

    “爸爸……啊啊啊啊……到了~~到了……被爸爸插死了!啊……”

    一次次狠狠的撞击,尽根沫入。还未发育成熟的性器被巨大的男根撑的周围都变得透明。男人还觉得不够,手指来到阴蒂上面用力的揉捏,还残忍的扯着女孩的乳头。

    “雅雅,看你的奶子多淫乱啊,奶头硬的跟石头一样,是想让爸爸吃吗!”

    “恩~啊啊啊……想让爸爸吃我的奶!子宫好涨!要到了~啊啊啊啊…啊啊…爸爸干死我了!”

    “操死你个荡妇!小贱货!让你浪!老爸爸怎么操死你!说,喜欢爸爸的大鸡巴操你吗”

    “喜欢!啊啊啊……爸爸干的雅雅好爽啊!不要…!雅雅要到了~啊啊啊~”因为剧烈的抽插雅雅全身的皮肤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雪白的奶子被男人的大手用力的揉捏,露出雪白的乳肉。男人看着雅雅稚嫩的脸孔,泫然欲泣的表情,更加加重了他凌虐的快感!
“雅雅!要不要喝爸爸的精液!还是要爸爸射到你的子宫里!!”赵伟瀚感到尾椎一阵麻酥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粉嫩的身躯像个布娃娃似的在男人身下摇摆。

    “啊……啊啊啊!爸…爸!慢…慢点~太…快了,雅雅…雅雅要死了!”男人的大手死死的按住雅雅的肩膀,下身狠命的抽插,好像要把自己融入到她体内。

    “插死你!小骚货!让你骚,爸爸要把你的小骚逼插坏!”

    “啊……啊啊……!雅雅要尿了~”一阵巨大的快感袭来,雅雅又到了一次高潮。“骚货!你要夹死爸爸了!这么想要我的精液!这就射给你!给爸爸生个孩子!”

    赵伟瀚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只手还来到了交合的地方残忍的扯弄着已经肿大的阴蒂。龟头死命的抵着子宫壁,好像要把它戳穿一般!

    “啊……!好烫!烫死雅雅了~”又快速的抽插了数百下,在雅雅有一个高潮的时候射除了浓浓滚烫的精液!  小女孩被烫的躬起了腰,子宫深处的饱胀感使她异常满足。

    男人存了一天的精液又多又粘稠,把小巧的子宫撑的有如怀孕似的凸了起来。男人慢慢的退出了小穴,俯下身观察。也许是因为子宫口太紧的原因,又或者是男人的精液太过浓稠,小小的子宫居然把男人的精液锁在了里面,一滴都没有露出来!

    “雅雅可真贪吃,把爸爸的精液吃的这么干净。”修长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凸起的肚皮,伸手在柜子里拿出一个檀木的盒子。打开后,里面是粗细不一的黑色木棍。

    “为了奖励雅雅,今天给雅雅一根大号的药棒好不好”

    “不要嘛!大号雅雅会难受的~给雅雅用小号的好吗~~爸爸~~?”雅雅撒娇道

    赵伟瀚没有理会女儿的祈求,摸出一根犹如黄瓜帮大小的药棍插曲雅雅的小穴里。

    “虽说是大号的,可是雅雅连爸爸的鸡巴都能吃的进去,何况这只有黄瓜粗的药棍呢。”边说着还把手中的药棍迅速的抽插十几下,让后用力抵入子宫口,捣入子宫。

    “恩…啊~~爸爸讨厌~雅雅好累啊,不要弄雅雅小逼了~~”敏感又稚嫩的身子哪里经得起如此的折腾,很快便有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赵伟瀚看着床上累到瘫软的女儿很是满足。“不能怪爸爸,只是小号的药棍已经用完了,你叔叔要是在不回来,那些添加情趣的大号你就得天天晚上用啦。”

    “好想叔叔啊……”说到她那个已经半个月没回到家中的叔叔,小姑娘的情绪明显低落的起来。

    “小骚货!就这么想让叔叔叔插你啊!难道爸爸满足不了你!”男人的语气带着浓浓的醋味,心里已经远在国外的弟弟赵伟辰狠狠的给咒骂了一遍。

    单纯的雅雅也有着小鬼头的机灵  “嘻嘻~爸爸最厉害了~可是叔叔还没有回来~,雅雅也想叔叔了……”赵伟瀚俯下身把装着一肚子精液的小女孩抱在怀了,温柔的亲吻着,嘴里却吐着与之格格不入的粗俗的话。

    “小骚货!还想着要叔叔!是不是想要两根大鸡巴都插到小逼里才满足啊。看爸爸和叔叔调教了什么淫荡的娃娃!”

    “爸爸不是的~~雅雅只是想叔叔了~雅雅有一…二…三…嗯…有好多,好多天没见到叔叔了~”天真的姑娘还在板着手指在数,却不知男人的嫉妒心的可怕之处。

    “雅雅这么想叔叔啊,那明天和叔叔开视频,好不好?”男人眼睛里充满了算计。

    “好啊!好啊!爸爸好棒!”小女孩高兴的拍着小手掌,却不知明晚的视频却是为了折磨她想念的叔叔的。

    “好啦,乖乖”腹黑的男人笑的很是邪恶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