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代子和高校生】

型的女人双腿间,不用过去看,也知道
在做什么。女人很快的发出难耐的声音,双手抱住男人的头。

不止是温泉的热水,还有另外的理由使理代子的全身血液贲张。幸好只有双
脚置于浴池,如果是全身泡在里面一定会热晕。

「好舒服。」听到女人的声音,理代子产生自己的阴部也被舔的感觉。

理代子觉得自己的乳房膨胀,乳头也突出,而且不止有这种反应,还带来搔
痒感和麻痹感,花蕊更加湿润。

「啊……只是这样舔就快要泄了……」女人也不在乎头发弄湿,甜美的哼声,
不停的摆头。

不知何时,理代子用自己的手抚摸胯下。她是人忍不住要这样做。湿淋淋的
花蕊欢喜的蠕动,似乎想把手指吸入到里面的深处。手掌不小心碰到敏感的阴核
时,理代子不由己的发出哼声。可是只顾作爱的两个年轻人,根本没有听到。

「我想要了……进来吧……这样快要泄了……还是插进来吧……」理代子很
想说同样的话,恨不得立刻尝到唯有女人才知道的肉棒插入的刹那充实感。

「这样的想插进去吗?」「要……插进来……阴户湿淋淋了……我好想要…

…「理代子听到如此淫荡的声音,感到一阵目眩,恨不得也说出同样的话。

「你想要插进那里呢?」男人开玩笑似的说,但充满信心的样子,这好像他
们两人习惯上的前戏。

「啊……快用力插进我的阴户里吧……」理代子对这个女人产生嫉妒。发觉
那是没有道理的嫉妒时,理代子忿怒似的把食指和中指插入自己的肉缝里。括约
肌夹得很紧,表示肉洞已经等待许久。理代子开始不停的抽插。

男人把女人的双脚扛于肩部,动作相当粗鲁。女人立刻开始发出忘我般的欢
喜声:「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就像唱片坏了,反覆说着这句话。

因为是单纯的音调,显得很有魄力和真实感。

两人发出野兽般的哼声,只听到两人身体相碰的声音。

两个人的动作激烈到极限的刹那,同时发出吼声后毫无动静了。此时理代子
也把自己推向性高潮,全身火热的染成红色。

§第二天,理代子回家后不久,纯也也放学回来了。纯也看到母亲,和往常
一样,与母亲聊起学校的生活点滴。

他把那件事忘了吗?……不再提起在性交高潮中要求和同学性交之事。因为
这几天相当紧张,理代子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被放鸽子的那种不满感。

理代子不想做晚饭,于是和纯也去附近的餐厅。

吃完饭时,纯也紧挽理代子的手臂,理代子产生今晚会做爱的预感,真想性
交。经常都充满精力的纯也,这两天想必也很痛苦吧。

理代子在温泉目睹年轻男女的交媾后,身体一直搔痒难耐。到家时,纯也要
理代子洗澡,可见他和理代子有相同的欲望。

理代子在淋浴时,花蕊开始湿润,不得不用水冲洗。在这种情形下,不论做
什么都很敏感,水压的刺激使阴核从包皮露出头。因为知道不久即可达到目的,
所以还能忍耐。如果纯也不在身边,一定会忍不住自慰。

洗完澡后没有穿内裤,只在腋下和鼠蹊部洒上纯也喜欢的香水,然后穿上性
感睡衣。站在化妆镜前,因为布料单薄,可看到身体的曲线和乳头、阴毛等,显
得十分性感。熄灭卧房的灯光,只稍留下床头的灯光,酝酿出美妙的气氛。

理代子深信自己的肉体像三十岁,虽然真正的年龄是三十四岁。

躺在床上等待纯也,等了好久,仍不见纯也来,不由得打盹,昏昏入睡。

在朦胧中发觉乳房受到爱抚,这种半睡半醒的感觉确实很舒服。虽然是在梦
样的气氛中,还是觉得纯也的动作异于往常,只是在乳房上搓揉。纯也知道理代
子的乳头最敏感,所以用手掌爱抚乳房时,也不忘刺激乳头。可是目前没有那么
做,只是和面般的搓揉乳房。

这样的爱抚方式也能使理代子产生性感,也有迫不急待的感觉。这种感觉影
响到阴户的粘膜,花蕊不停的蠕动,溢出蜜汁。

除乳头外,也想同时爱抚花蕊,于是以扭动屁股表示催促,但好像还没有发
觉的样子。理代子终于忍不住,以刚醒来的声音说:「舔乳头吧。」立刻把嘴压
在乳房,嘴唇夹住乳头,舌尖在乳头上磨擦,理代子深深吸一口气,用力抱住头。

「啊……」在这瞬间,理代子从半睡状态中清醒过来,回到现实世界。

理代子抱住的不是纯也松散的头发,而是像运动员的平头,理代子惊慌的张
开眼睛,立刻推开对方的头。

灯光虽然暗,但不是看不出面貌,理代子看到的是赤裸裸的陌生少年。

从不是很茂盛的阴毛中挺出的肉棒,另人联想到马的性器。

「阿纯……」理代子退缩到墙边大叫,可是她的声音沙哑。

「他睡了。」意想不到的是少年以温柔的声音回答。

这样的声音使理代子的恐惧感缓和,但仍不知这位少年是谁,只能从他刚才
的话,知道他是认识纯也的。除了全裸的异状外,看起来不像恶棍。理代子还是
想不通目前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谁?」理代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叫田口俊树……是他的同学。」原来如此……理代子终于明白了,他可
能是经常欺负纯也的一群人中的一份子。他给人的印像不是粗暴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欺负纯也呢?」「欺负他?」田口俊树的表情稍改变。

「你出去!」「不要!」唯有这一次,俊树明确的拒绝。

「不怕纯也受欺负吗?」「……」「只要一次,做我的妈妈就行了,纯也已
经答应我了。」「可是我……」「不会说不要吧?妈妈。」「不要用这样的话。」
「妈妈应该知道的,绝对无法拒绝。为使一切平安无事,只有现在做我的妈妈了。」
床是置于卧室的角落,理代子是背靠着墙壁,处于进退维谷的状态。爬上床的俊
树,露出充满欲望的肉棒。理代子不由己的望过去。以十五、六岁的少年而言,
那个东西大得另人感到惊讶。

「妈妈经常都不穿三角裤吗?」听俊树这样说,理代子才想起为了等待纯也,
所以身上只穿睡衣,没有穿内裤。睡衣很薄,肉体曲线暴露,理代子急忙用手掩
饰胯下,因为那里浮现黑影。

理代子知道这时候大叫无济于事,一切都是纯也策画的。趁理代子洗澡时叫
来田口俊树,不然就是早让他偷藏在纯也的房里。

理代子感到绝望,但也不能这样就受到凌辱,可是又怕拒绝后,他会向纯也
报复。

俊树过来抓住睡衣的衣摆慢慢撩起,理代子在混乱中只能压住俊树的手。不
能反抗,然又不能不反抗。

此时俊树放下了睡衣的下摆,把脸贴在乳沟上,喃喃的叫着:「妈妈……妈
妈……」§那是很奇妙的感觉,田口俊树是外人,这样的外人把脸贴在乳房上,
如婴儿般做出吃奶的动作。这样单纯的行为引发理代子藏在内心深处的母性本能。
同时也唤起女人的意识。理代子以奇妙的心情看着俊树的平头。

一般男人此时会用手抚摸女人的花蕊,俊树却没有那种动作,所以多少有安
全感,但理代子不知不觉中又感到彷佛缺少了什么。

首先在乳房上感觉出俊树的手。不知何时从领口伸入的手,在乳房下缘温柔
的搓揉。

「求求你…不要欺负纯也。」理代子想用这种话使自己目前的处境正当化。

「知道了,妈妈。」说到妈妈二字时,显得有撒娇的意味。

俊树把理代子的身体拉到床中央仰卧,开始脱她的睡衣。

应该使灯光更暗一些的……正在这样想时,感到闭上的眼睛有亮光。这是俊
树把床头灯拉到枕边之故。脸和乳房上的灯光更亮,相反的,下半身在黑影里,
使理代子多少松一口气。

俊树跨坐在理代子的身上,把坚硬的肉棒移至理代子的眼前。俊树的屁股,
压扁理代子的乳房。虽受到这样的压迫,但产生强烈的刺激感,此一感觉直达下
体的花蕊。

「你要答应不再欺负纯也。」「我答应。」俊树把龟头轻压在理代子的嘴唇
上,从顶端渗出的露珠就像透明的唇膏般润湿理代子的嘴唇。看到这种情形,少
年的眼里发出闪亮的光泽。

理代子闻到从龟头散发出来的少年味道,同时知道俊树的企图。混合阿摩尼
亚和汗味的龟头顶开嘴唇,理代子做出呕心状,这是为向对方表示,绝不是高兴
的把阴茎含在口唇内。

肉棒毫不留情的插进来,立刻听到表示满足的呼吸声。理代子微张开眼睛时,
和少年的眼光相遇。俊树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用手指在吞入肉棒的理代子嘴唇
上轻抚。

嘴里的肉棒不停的脉动,好像要射精的样子。如果射精,大概只有吞下去,
可是俊树没有动,也未对理代子提出要求。理代子在多少感到困惑中,只有等待,
没有办法自己采取主动。

从龟头溢出的露水湿润舌尖。以为他要射精,理代子做好心理准备,结果落
空了,因为俊树轻轻的把阴茎拔出去,俊树本人做出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很明
显的看出他拼命的忍耐不要在此刻射精。

「给我吻好不好?」俊树把耸立的肉棒用手拉下来要求。

理代子张开眼睛时看到几乎完全包皮的肉棒像香蕉一样在面前抽搐,感到有
一点可笑,但理代子不能笑,同时原有的恐惧感不知何时已消失。只做形式上的
吻时,俊树立刻抬起肉棒,露出有皱纹的阴囊,闻到强烈的男人气味。

「舔……这里。」俊树是用哀求的口吻,不是命令语气。

理代子伸出舌尖,轻舔肉袋。

「还要……还要更多……」理代子听后尽量伸出舌头舔肉袋。

「还要……还要……」俊树全身颤抖,如幼儿般的要求个不停。

「不要欺负纯也……要答应不欺负纯也……」理代子说着,收回舌尖,改用
手指搓揉肉袋。

「我答应,所以还要舔。」陌生的少年做出兴奋的样子也给理代子的肉体带
来迅速的变化。下腹部感到火热,溶化出黏黏的液体。理代子很热情的舔舐,当
然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大胆。

淫荡的女人,那是我……在理代子的心里,这样的字眼在飞舞。

「不要……不要啦……」俊树突然阻止理代子的行为,勃起到极限的肉棒,
在理代子的面前脉动,俊树拼命克制想要射精的欲望。

理代子感到奇怪,俊树的立场是可以要射精就射精,也可以要求其他的事,
但看起来像在忍耐,理代子觉得他不必这样做的。

有需要忍耐射精吗?这样的疑问立刻得到答案。

呼吸稍平稳后,俊树弯下身体吸吮乳房,偶而抬起头用脸颊摩擦乳房,感觉
像玩黏土似的,让丰满的乳房变形,他的表情也随之更深动,理代子看出他对乳
房的爱慕程度。

他是不是不要性交也可以……理代子产生这样的想法,那么勃起的肉棒又如
何处理?就像纯也的第一次,用手弄出来就可以吗?

理代子还没有受到爱抚,但身体已火热,花蕊也湿润得足够接纳肉棒。而且
心理上已经答应和田口俊树性交,同时觉得这种状态持续下去,无异于要她活生
生的饿死,因为只是爱抚乳房,已无法安抚成熟肉体的情欲。

「啊…我的乳房……」俊树的哼声表示对乳房的执着,使理代子感到震撼。

俊树抬起上半身,身体又向理代子的脸移动,当理代子想到又要她用嘴吸吮
时,听到俊树说:「妈妈,从两边抬起乳房吧。」「什么?」理代子听不懂意思。

「要这样做。」俊树拉理代子的双手,原来是要她用手掌把乳房向内侧推。

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呢?理代子还是不明白。

此时,俊树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插入两个乳房之间。这是把乳沟看成是女
人阴户的行为。

理代子在长久的婚姻生活中没有做过,在泰国浴等特种营业的地方,据说有
这种行为,但对理代子而言这还是第一次经验。

「啊……好舒服……」不到几秒钟,俊树呼吸急促的发出哼声。

「啊……乳房太好了……真舒服……拜托……摇动乳房……用乳房搓揉我的
鸡鸡吧……」见俊树满脸通红的吼叫,理代子受到引诱般的搓揉自己的乳房。乳
沟间有粗硬的感觉,最初有些困惑,随着时间产生从未有过的快感。

「啊……好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俊树如性交般开始抽插,乳
房受到坚硬肉棒摩擦和理代子本身的搓揉,确实产生强烈的快感,下体也出现想
得到快感的欲望,但理代子不能说出来。

「噢!」俊树叫一声,身体猛向后仰而痉挛时,从乳沟露出来的龟头突然开
始射精,射在理代子的脸上。

理代子闻到强烈的味道,同时对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感到怨尤。

§理代子在浴室里洗脸上的精液,同时产生俊树也会进来的期待感。然而,
俊树没有来。觉得如同受到背叛,感到气忿。这样的感觉影响到理代子的肉体,
引起下体的搔痒。本来想立刻插入手指安抚火热的性器,但又怕俊树会进来,不
得不忍耐。

回卧房时,原以为俊树不在了,俊树却仍旧赤裸的躺在床上。既然还留在这
里,可能还想性交吧,但绝不能由理代子采取主动的愚蠢行为。

淫乱的血液在理代子的体内贲张。理代子上床后,故意拉开胸前的浴巾。

「这里有点刺痛。」推测俊树是乳房迷,于是以此引诱他的注意。

果然俊树立刻爬起来,脸贴近乳房。

「你看,就在这里……」理代子从左右抬起自己的乳房,也是为了吸引俊树
的视线。

「对不起。」俊树道歉后亲吻理代子指的地方,同时伸出舌头舔舐。

「这样疼痛就减轻了。」理代子为了让他继续用舌头爱抚,以和蔼的口吻说
道。

俊树正式开始舔时,留在理代子体内的欲火又雄雄燃烧,快感冲向下体。

「啊……好舒服……」理代子不小心哼出来。

「真的很舒服吗?」俊树立刻露出有趣的表情看理代子。

「刺痛的地方好了。」理代子又用疼痛做藉口。

此时,理代子发觉有硬东西碰到大腿,显然是因为舔乳房引起勃起的现象。

「你是特别喜欢乳房?」理代子故意轻描淡写的问。

俊树仍旧舔着乳房点头。

「现在这样,会看不清乳房的,而且会疲倦,我让你看得更清楚吧。」理代
子为使自己不感到羞耻一口气说完后,随即采取行动。

「你脸朝上躺下。」让俊树仰卧后,理代子骑到他的身上,这是为了不让他
发觉自己的企图。理代子的上半身向前倾斜时,两个乳房像成熟的水梨般下垂。

俊树向上看,向乳房伸出手。

「看仔细吧。」理代子完全是一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口吻,弯下上身,乳房
压在俊树的脸上。

已经坚硬的肉棒碰到大腿的鼠蹊部。理代子想在完全自然的情况下,让肉棒
进入火热湿润的肉洞里,因此要用俊树喜欢的乳房做饵。

纯也的时候也是如此,已经射精一次,所以,即便是少年,也必能维持较久
的时间。

果然俊树开始吸吮乳房,理代子从上面扭动乳房,同时也使下半身一样的扭
动。有如上半身的动作和下半身是一体的,这就是理代子要利用的方法。

趁现在……理代子巧妙的扭动屁股,抬起上半身。俊树仍旧从下面伸出手抚
摸乳房。

「啊……真好……」理代子身体向后仰,用手将肉棒对正洞口,同时屁股落
下。

「噢!」两个人同时发出哼声。

确实地感到坚硬的阴茎摩擦肉洞时,理代子立刻又俯下上半身,全身开始活
动。感觉出俊树从下面握紧乳房,拼命忍耐从下腹部涌出的快感。

「好舒服……啊……」俊树一面叫,一面用力抓紧乳房。

理代子忍耐疼痛,这样的疼痛,不久转化为快感。虐待和被虐待欲在理代子
的肉体里相混,将理代子推向更高一层的快感里。还是真正的性交带来的快感胜
过任何感觉。

俊树以年轻为武器从下面向上挺,把肉棒送入肉洞的最深处。

「啊……啊……」听到俊树的沙哑声和急促呼吸,理代子更用力的上下活动
屁股,从两个人结合的性器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

主导权掌握在理代子的手中,将粗大肉棒视为轴,以极快的速度上下活动,
阴唇和肉棒摩擦,时而翻起,时而陷入肉洞里。

少年用手指捏弄乳头时,如触电的快感直达子宫,为纯也不受欺负而牺牲的
大义名份已不存在,强烈的欲望早已把羞耻赶走,只剩下追求快乐的性欲。

阴茎在肉洞深处跳动,俊树脸色通红的发出野兽般的哼声。于此之际,有强
烈的高潮袭来理代子的肉体。

「啊……泄了……泄了……」当理代子猛烈扭动屁股,肉缝紧压在肉棒时,
俊树也把火热的精液射入洞底。

第三章、理代子~母亲的猥亵三角裤§

纯也亲眼看到母亲在恼恨中完成他也认为不合理的要求。见田口俊树把阴茎
插在乳沟之间,将精液射在母亲的脸上时感到惊讶,但更吃惊的是母亲如马一般
骑在俊树身上猛烈扭动屁股的淫乱模样。

看到母亲贪婪享受快感的样子,纯也妒火中烧。

第二天夜晚,纯也向母亲要求相同的姿势。

理代子似乎未查觉被儿子看到,完全听从纯也的要求。

然后第二天……第三天……就这样,纯也独占母亲一星期。

每一天都学到新的东西,女人的肉体随时变化的反应,使纯也对性的好奇心
更强烈。当母亲和同学性交时,纯也确实感到嫉妒,现在却发觉又心生不同的感
情。

纯也一星期以来不停的要求理代子的肉体后,为增加自己对母亲的嫉妒,想
出新的手段。

纯也认为不用解释母亲也了解他的心意,又觉得母亲是天生的荡妇。因为不
合常理的要求,母亲不但答应,还积极的和田口俊树性交。看当时的情形,不像
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发生肉体关系,而是主动的享受田口俊树的年轻肉体。

不知何时,理代子已经把她和纯也的淫靡生活视为理所当然。看到可爱的独
生子因为有她的肉体而日益茁壮,当然也不限于性交一事,因此也减少理代子心
理上的负担。如果只是性交,可能会产生极大的罪恶感。

这一天的下午四点左右,纯也从学校回家的途中打电话给理代子:「我的钥
匙好像丢了,如果出去的话,把钥匙放在信箱下面吧。」「今天不会出去。」
「真的吗?」听到再三的问,理代子并没有感到奇怪。

准备两人的晚餐不需要很多的时间,即便买菜,纯也回来后再去买也有足够
的时间,而且还想到偶而到外面吃一餐也不错。

正在收晒干的衣服时,听到门铃声。理代子急忙去开门,原以为纯也,没有
问就开门。

「……?」站在门外的不是纯也,是和纯也穿相同制服的少年,露出羞涩的
表情向理代子一鞠躬。

「我叫藤田隆司……纯也的同学。」这样报出自己的姓名后,看到理代子暧
昧的点头后,走进玄关,顺手关上门。

听到锁门的声音时,理代子这才产生危机意识。

「没有和纯也在一起吗?」原以为一定会和纯也在一起,但隆司没有回答。

从书包拿出缎带花装饰的小盒,送到理代子的面前。

「妈妈,打开来看吧。」理代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为什么叫我妈妈……?

露出疑惑的表情时,隆司不断的催促。

「这是什么?」「是纯也要你带来的吗?」「不,是我……」「你为什么呢?」
理代子感到怪异。

「这是和纯也商量后决定的。」果然和纯也有关,理代子这才想打开来看一
看。

看理代子的手时,隆司的眼神发出亮光,对这样的视线感到有异,但少年的
相貌端正,不似不良少年。理代子不疑有他的打开小盒。

原以为是围巾或丝袜,可是呈现在眼前的是蕾丝的T 型三角裤和同色的吊袜
带时,理代子说不出话来。

「快把这个穿上吧。」隆司以自然的口吻说着时,理代子才发现少年的企图,
急忙把小盒推还给隆司。

「你快回去吧!」理代子以严肃的表情说完后向里走去。

进入客厅时,隆司也跟随而来,还把手里的小盒掷向理代子。

「快穿上吧。」伫立在理代子的面前,以命令的口吻说。

理代子坐在沙发上,瞪着态度变专横的隆司说:「你还不快走。」态度严肃,
但隆司只是笑。

「我要叫警察了。」理代子拿起电话,做出真要打电话的样子。

「那样的话,只有对纯也不利,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理代子听后,
原来虚张声势的力量就此崩溃。果然是如此……本来就有这样的预感,知道真相
后,理代子改变自己的立场是很容意的。假装做出被玩弄的样子,实则玩弄这个
少年。不愧是有人生经验的三十四岁成熟女人,立刻调整自己的意念。而且想起
田口俊树带来的欢乐,全身的血液又开始沸腾。

「拜托妈妈穿上吧。」隆司也在沙发上坐下,还把手放在理代子的腿上,弯
下身体向裙内看去。看到那样认真的表情,理代子的花蕊立刻有所反应,开始颤
抖。

「纯也对你说了什么?」「那种事不重要,快点把这个……」理代子拿起小
盒,什么也没有说就走出客厅。

虽然是纯也安排的,但还是无法在初见面的少年面前赤裸身体。心里想那样
可以看到隆司的反应,然毕竟是初见面的少年。

走进自己的房间后,还是有隆司会追进来的预感。

果然听到隆司的脚步声。理代子故意做出没有发觉的样子,也没有回头就脱
衣服。在赤裸的身上穿T 型三角裤和吊袜带。

站在镜前时,来到门口的隆司鼓掌。

做出这样才发觉隆司的样子回头看时,理代子不禁倒吸一口气。因为隆司已
全身赤裸,而且在其下体有异常粗大的阴茎紧贴在下腹部上脉动。

理代子做出恐惧的表情,双手掩饰胸部,事实上,一点也没有恐惧和厌恶。

反而因又有陌生的少年出现,期待感使她兴奋。

§使理代子感到新鲜的是包括纯也在内的少年们,身体的肌肉尚未完全成熟,
体型仍旧是中性或女性化,可是惟有那里的海绵体充血,形成勃起状态时就显得
特别粗大,那种不平衡感,反而使理代子产生强烈的性欲。

和年轻的少年们发生禁忌的糜乱关系……那是开始感到老的女人内心身处存
在的欲望。理代子可能本能的有这样的欲望,而现在的她就准备顺自己的本能接
受眼前的机会。

「你这是什么样子?」理代子的声音低沉,当然,隆司无法识破她的演技。

「我一看到妈妈的背影就硬起来了,这种样子真好看……啊……我快要爆炸
了。」隆司说着,用食指摸一下自己的龟头,然后送到理代子的面前。指尖上沾
着透明的液体。

「妈妈,喜欢我买的三角裤吧。」也许是兴奋之故,隆司的态度夸大,好像
以为自己是这出戏的男主角。隆司说着,就来到理代子的面前,双手置于理代子
的肩上,慢慢跪下去。

田口俊树是对乳房特别钟爱,隆司的脸经过乳房时却没有停留,使理代子产
生几许失落感。

隆司坐在地上,其面前正是T 型三角裤包围的女人下体。T 型三角裤的底部
能看到分不出是蕾丝的线还是阴毛的黑影。

隆司用手指在吊袜带和T 型三角裤的边缘抚摸,理代子只是怀着奇妙的感情
低头看少年的动作。

正是性欲强烈的年龄,并没有立刻推倒理代子发泄性欲,也没有仔细欣赏女
人的肉体,只是用手指玩弄围绕在理代子下半身的T 型三角裤和吊袜带。

当然指尖会碰到理代子的肌肤,痒感逐渐变成快感。搔痒感传到花蕊时,立
刻在那里溢出蜜汁。

「啊……」理代子不由己的扭动屁股时,隆司好像发觉这种情形,将脸贴在
阴阜,然后伸出舌头,隔着一层布舔肉体,可是隆司偶尔用牙齿咬住蕾丝拉一下,
或用手指拉起布料以舌头舔。

理代子仔细观察时,隆司好像对T 型三角裤本身有很大兴趣。理代子并没有
感到厌恶,同时想到隆司最后还是会要求性交。

「拜托,把身体转过去吧。」「转过去吗?」「对,把双肘放在床上,屁股
朝向我这边吧。」哟!这孩子是希望用后背姿势吗?

无法猜测少年的意图还在犹豫时,隆司用急躁的声音催促。

这个年纪的少年是不是都娇生惯养的……就像她对纯也一样,少年们的妈妈
大概也娇纵这些孩子吧,可是都不会达到她这种程度吧。

理代子把屁股挺出去时,隆司在理代子的屁股上欣赏似的轻轻抚摸,偶而会
有手指尖靠进鼠蹊部或花蕊的边缘。因为像空气般轻轻掠过,使人产生难以忍耐
的焦躁感,肌肉不由己的颤抖。

隆司机警的看到后,在同一位置做集中性的抚摸,理代子的性感迅速上升。

理代子感到蜜汁把三角裤的底部弄湿时,火热的舌头突然贴在那里。

「啊……唔……」直接舔到会有强烈的感受,隔着一层蕾丝舔,就像隔靴搔
痒,难耐的感受更增加急躁感,理代子不由得忘了自己的立场,把自己的阴部压
到对方的舌头上。

这孩子不想性交吗?……理代子本身恨不得马上有又粗又大的肉棒插入搔痒
的花蕊里,所以对少年的耐性感到惊讶,恨不得大声催促插进来。

「湿湿黏黏的。」隆思为呼吸从T 型三角裤脱去,直接在她的花蕊上舔。

可是隆司一直执着于穿在女人身上的三角裤上,隆司开始又在T 型三角裤上
舔。理代子只好继续忍耐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好意思就这样泄出来。

隆司好像是三角裤迷,又好像是屁股迷,可是理代子对这样的动作逐渐失去
耐性,几次想到自己主动的要求插入。

「唔……」就在此时,隆司把T 型三角裤拉下去。

就好像摸到快痊愈的伤口,产生无比的快感。理代子不由得深深叹一口气,
还抬起双膝,协助隆司脱T 型三角裤,对其后的行为怀抱很大的期望。对最难为
情的地方,暴露在隆司的眼前,已经没有排斥感。

这一次是舌头直接在屁股上舔。

「唔……」理代子一面哼着,一面扭动屁股,希望能用这样的动作引诱少年
立刻把阴茎插进来。可是在隆司身上没有发生很大变化,继续在屁股上舔,不久
又用牙齿轻咬。对理代子而言,还是第一次遭遇到,不知如何应对。

此时又发觉奇妙的动静,回头看时原来隆司用自己的手搓揉肉棒。

比真正的性交更喜欢这样吗?

理代子感到不满,但看到少年的行为还是感到性感,若要这样就想达到高潮
却也很困难。

突然屁股被用力咬,理代子忍不住发出哼声,原来那就是射精的瞬间。

在这样的姿势中,是看不到射精的场面,可是从精液特有的气味知道隆司已
经结束了。

因为长时间舔屁股可能很累了,隆司翻身在地上呈大字型仰卧。

理代子未能达到性高潮,心中多少有不满,但还是擦拭飞散的精液。

§把弄脏的T 型三角裤拿到浴室清洗,也洗过下半身后回到卧室,此时看到
隆司躺在床上打鼾。

带着怨尤的心情看着萎缩的阴茎,正在想现在该怎么办时,听到电话铃声响
了。电话是纯也打来的。

「我要晚一点才能回去,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吧。」因为纯也没有提到隆司,
理代子也就没有说。

还要一小时才回来的意思,大概是要理代子不要留下隆司之间的痕迹。

再回到卧房时,隆司还在睡。阴茎萎缩,但从少年身体散发出的气息,对体
内仍有剩馀情欲的理代子而言,还是深感刺激。

怎么样才能让他产生那个意思呢……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个方法。

隆司是三角裤迷,也是屁股迷,理代子于是从衣柜拿出性感的三角裤。这是
很久以前,纯一郎打高尔夫球得到的奖品,是有孔的三角裤。没有实际用途的奖
品,想不到现在可以派上用场,理代子感到兴奋不已。

穿在身上时,由于没有最重要的船底部位,感到不自在。背对镜子,采取挺
出屁股的姿势。

啊……真淫猥……因为有洞,阴户和肛门完全露出。理代子认为,这样的感
觉正是可利用之处。

理代子上床后,背对隆司,骑在他的身上。下面的阴茎仍旧萎缩,她移动身
体,把三角裤的有孔位置压在隆司的脸上。

呼吸困难,使隆司醒过来,然后看到贴在脸上的阴户,惊讶的瞪大眼睛,而
且还穿着特殊的三角裤,使得隆司既惊奇又兴奋。最喜欢的女人屁股和三角裤,
还有女人的肉缝都完全暴露在眼前。

「你是坏孩子,必需这样处罚。」理代子的口吻严肃,更用力的把有洞的部
位压在少年的脸上。

鼻子和观骨碰到柔软的肉,使得理代子的欲火再度点燃。溢出的蜜汁落在少
年的脸上,隆司开始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

「你真是坏孩子……所以……」理代子这样说的同时,也想到自己可能是最
坏的女人,巧妙的利用少年的性欲,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就是她本人的真面目。

我不是始作俑者……找到此一理由后,精神上的负担多少减轻一些。

「这样的处罚我可以接受。」隆司抱住理代子的屁股大叫。

「哟……」理代子的眼睛瞪大了,原本萎缩的阴茎就像充气的气球开始膨胀
耸立。

理代子把阴茎握在手里,觉得很可爱,太用力摩擦很可能会射精,所以用慢
动作轻轻搓揉,偶而也抚摸阴囊。

想起刚才难受的感觉,想用这种方法报复隆司。对慢动作的爱抚,隆司忍不
住似的扭动屁股。理代子心里感到痛快,一切都按她的计划进行。

还是要有经验的人来领导才行……理代子在阴茎上有如吃冰棒似的舔舐。

「啊……我想插进去……想插进去啊……」隆司撒娇似的喊叫。

「不行!因为这是处罚。」其实理代子早就想把少年的肉棒插入自己湿淋淋
的肉洞里,欲望已经升高到极限。

「我要插进去!我要插进去……」隆司一面叫,一面抱住屁股咬。

「痛……你这个人真是的……咬伤了怎么办?」理代子把一切责任推给隆司,
身体开始向前移动,屁股到达肉棒上方,把肉缝对正坚硬的龟头。确信有孔三角
裤和背向隆司的姿势的两个效果后,把屁股降下去。

有如电流直达脑顶的感觉,使理代子不由得发出哼声。同样的隆司也发出野
兽般的叫声。

「唔……妈妈的漂亮的屁股像山一样的活动……还看到我的肉棒噗吱噗吱的
进入,好棒啊……」「你这孩子真啰嗦,我是在处罚你的。」理代子为自己狡猾
的话露出苦笑,也趁机特别用力扭动屁股。

因为是采取和丈夫也没有用过的姿势,所以比过去任何时候都火热。由于背
对隆司采取骑马姿势,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特别把屁股抬高到最大极限,好
让他看清楚肉棒进出的状况。此时隆司一定目不转睛的注视,因为还能完全看到
他最喜欢的屁股动作。

理代子暗自高兴,一切配合隆司的喜好而能达到结合的目的,感到非常舒服。
很想用最大声音说出舒服的感觉,不知道那会有多爽快。从自己的立场没有办法
说出欢喜的话,只有在内心连连的呼叫淫秽的话。

欢喜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由于变成发情的雌兽,性感更快速的升高,蜜汁也
大量增加。从两个人结合的部位,连续发出听了会令人难为情的声音。

从三角裤有孔的部分感受到隆司强烈的视线。隆司已射精一次,但究竟是性
欲强烈的少年,在火热的肉洞里膨胀到极限的肉棒不停的脉动,眼看着快要爆炸。

从膣壁摩擦的情形,理代子知道后,为使自己也能尽快达到高潮,咬紧牙关,
将自己的阴户压到隆司的耻骨上。

已经产生几次小幅度的性高潮,洪水般的蜜汁沾到肉洞里的阴茎上。

「唔……」肉棒受到括约肌的猛烈收缩,淋到蜜汁时,隆司终于无法忍耐,
开始喷射火热的精液。

「啊……我也要泄……」理代子不小心说出要泄出的话,正好隆司发出野兽
般的吼声,所以不会让他听到。

「这是处罚。」就这样最后的时刻来到两人的身上,身体同时抽蓄后,如死
人般静止不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