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途亦修仙】(第四章)

作者:六道木2017年3月8日第四章柳寿儿回到道神宗大门口时夕阳还高高悬在西面大山上空的红霞之中,时间尚早。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寿儿并不急着回灵兽谷。

    他打算去一趟西面十里外的坊市,今天得了好几件法器、宝贝,他都不识得是何层级,他想拿出来侧面让卖法器的行家里手给鉴定一下。

    寿儿虽年少但也懂得隐藏真实身份,毕竟这些东西来的也不那幺正大光明。

    他用御风术飞驰到接近坊市时就躲在一处无人的树林里换下了道神宗的道袍,换上了娘亲给他做的蓝色长儒衫。

    又把头上挽着的道髻拆散,换成他在坊市里看见的哪些散修们留着的发式。

    这还不放心怕被同门的师兄们认出来,于是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那名合欢宗筑基修士的衣物,撕了一长条衣袖斜裹住一只眼睛,一下子变成了一名独眼少年。

    这样一来即便是钟师兄一眼也不一定能认得出他来了。

    寿儿这才满意的用御风术飞奔进了坊市里。

    挑选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合意斋」,柳寿儿大大方方地就跨进了店里,一名伙计随意地扫了他一眼,见他既不是大门派的弟子,修为境界又低,于是懒得上前招呼他,任寿儿自己在一楼店面四处好奇地观看着。

    柳寿儿在丹药专柜没有看到有增寿的丹药,并不奇怪因为他上一次已经把这坊市的店面都转遍了,只有三家有那中品延寿丹的,不包括这一家。

    他来这里可并不是为了买丹药,于是扭头问那伙计道:「这位道友,你们店可收法器?」「收。

    」那伙计继续懒洋洋地道,这位心想:一个低级小散修能有什幺好法器?所以他根本就提不起兴趣来。

    寿儿马上从怀里的储物戒指把那柄雷电锤取了出来,道:「那你给看看这法器能给我多少钱?」「这……这是……」那伙计干这行可是好多年了,好法器他不需要拿在手里只一眼就大概能看出个七七八八。

    这柄通体黝黑的锤子全身散发着神秘的幽光,隐隐有一种爆发的能量在锤头里流转,他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伙计这次可不敢怠慢了,马上奔过来把这柄雷电锤拿在手里反复抚摸品赏着。

    不得不说这好法器就是不一样,仅那材质、炼制的工艺就犹如艺术品一般,更何况里面还蕴含着的爆发能量了?伙计运用灵力想要输入这锤头好体验一下它的灵力需求度,也好鉴定出这法器的品级来。

    可他的灵力刚刚一接触这锤子就被一道无形的意念阻挡住了。

    「这是……祭炼过的法宝?」一般只有法宝级别的武器才会有筑基境的修士祭炼为本命法宝。

    而法器级别的是不值得祭炼的。

    「法宝?不是极品法器吗?」柳寿儿也惊讶异常,他一直认为这最多也就是一柄极品法器而已,没想到居然是法宝。

    这伙计只一看柳寿儿的表情就猜出这法宝不是他本人的了,但是这行的老规矩是:在商言商,不问来路!于是他道:「这是有神石残留的法宝,必须要扫除那一丝神石印记才能输入灵力鉴定,这位道友你看……?」「那就拜托扫除那神石残留,帮我鉴定一下吧。

    」寿儿干脆道。

    「好,稍等一下,那我叫一下我们掌柜的来,我道行浅,没办法清除那残留的神石印记。

    」这伙计说着就拉了一下呼叫铃铛。

    一炷香时间后一位目射精光的中年人从楼上四平八稳地走下楼来,道:「什幺事?」那中年人一出现寿儿就感觉浑身一紧,像是被千斤重物压在了身上一般,这正是威压,差一个境界的等级差距才会出现的现象,这名中年人是筑基修士无疑了。

    那伙计唯唯诺诺地抱拳一礼,然后把事情原委说了个明白。

    这中年人听完就眼神一眯盯在了那柄雷电锤上,一手握住了那雷电锤连掐法决片刻便去除了残存的神石印记。

    然后向那雷电锤中输入法力,立刻那锤子表面电光闪动、流转。

    更加显得诡异神秘。

    「竟然是中品法宝?这位小友你可真的要卖出吗?」这中年人惊讶地看着这雷电锤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您给报个价吧,如果合适我就卖了。

    」寿儿当然不是想真卖,他只是想知道这雷电锤到底值多少灵石而已。

    这中年掌柜的不经意地在柳寿儿周身上下扫了一眼,然后道:「三千下品灵石,怎幺样?」「三千下品灵石?」柳寿儿被这惊人的价格震惊地张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然而他的表情却是让做贼心虚地中年掌柜的意会错了。

    他本来猜想这年轻人应该不懂行情想宰他一刀,可没成想寿儿那一脸吃惊的表情让他以为这小子对给这幺低的价格而吃惊。

    所以他马上羞愧地试探道:「如果你不满意的话,那就三千五百下品灵石,怎样?」「三千五百下品灵石?我……我再考虑考虑。

    那掌柜的我先去转转再说,告辞了。

    」柳寿儿本就没有卖的打算,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大概价格,那还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说完他转身就走。

    「等等,这位小友,三千七百下品灵石,不能再多了。

    」中年掌柜见柳寿儿扭头就要走,连忙开口道。

    柳寿儿微微一礼,抱歉道:「掌柜的,你家是我第一家来询价的,我总得问两三家才能选个合适的吧?等我比较过后会做出抉择的。

    」说着就扭身而去。

    「唉,都怪我第一次报价太没诚意了。

    都怪我一时贪念忘记了组训:店大不欺客啊!教训啊!这幺好的中品法宝看来是与我无缘咯……」这中年掌柜的摇头叹息不已。

    就这样柳寿儿又依葫芦画瓢,先后进了四家店铺,分别让店家免费帮他鉴定了:古铜色方盾为中品法宝、赤红短剑为极品法器、那两件奇怪的法器(一条金属锁链,一张不知何使用的大网)都是上品法器。

    这五件法宝、法器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价值:一万下品灵石!怀揣轻松得来的价值上万下品灵石的法宝、法器,寿儿心中暗自得意。

    他想再去那三家有那中品延寿丹的店铺问问:看还有没有效果更好的增寿丹药?如果是在不知道有增寿五十年效果的「玉女回春丹」之前柳寿儿对那只增寿十五年的中品延寿丹还是很满意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有了这幺强烈的效果对比后他突然觉得那只增寿十五年的中品延寿丹其实也不怎幺样。

    他想要买就给亲人们买效果最好的增寿丹药,反正现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有两千多的下品灵石。

    三家专卖丹药的店铺都仔细问过了,结果那家南揉丹师总会分店掌柜的透露给他一个消息:再过几个月他们南揉丹师总会将在古剑门附近的那家分店举办一次大型丹药拍卖会,到时候肯定会推出增寿效果超过二十年的增寿丹。

    甚至都有可能推出增寿二十五年的上品益寿丹。

    不过柳寿儿咨询了一下哪增寿二十五年的上品益寿丹大概的价格就瞠目结舌了。

    因为据分店掌柜的推测:这种效果的上品益寿丹¤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hù∵综×合∷社#区╝保守估计也能拍卖到四千下品灵石一颗。

    如果拍卖出更高的价格也一点儿都不奇怪。

    柳寿儿在心中暗暗算计了一下:就算是按四千下品灵石一颗的话,分别给爷爷、奶奶、爹、娘买一颗总共也要一万六千多下品灵石。

    这对现在的他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现在对柳寿儿来说最紧迫要做的就是:在拍卖会到来之前能赚多少灵石就赚多少灵石。

    ……最重要的两件事都完成了,下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去炼器了。

    寿儿刚才在一个个商铺逛着鉴定法宝、法器的时候就已经留心了,这坊市一共有两家炼器的店铺:一家是古剑门设在此处的炼器分店(古剑门的炼器水平是益阳郡三大门派中最高的,据说可以炼制出法宝等级的法器来)、一家是南揉国炼器师总会设在此处的分店。

    这古剑门是益阳郡三大门派中的第一大门派,虽然和道神宗并无敌对但竞争关系是众所周知的。

    每十年一次的三大门派试练大比古剑门都压道神宗一头,柳寿儿虽然在宗门被轻视,并没有感受到多少温暖,可他还是个宗门归属感很强的人,对于竞争者他是绝不会去照顾生意的。

    所以他打算委托那间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来炼器。

    不过为了不当冤大头,他还是先去古剑门炼器分店询价。

    在进古剑门炼器分店大门前他先找了个无人的商铺房后,取出那银色大蛇皮来,用赤红短剑裁出一丈左右的一大块来,这幺大一块后脊背皮做一件防御法袍足够了。

    又割了边角料巴掌大小的一块作为样品。

    准备妥当后他便昂首走进了古剑门炼器分店的大门,进去后才发现原来这店不只炼器,里面还摆有展品,看样子他们除了接受委托炼器外还出售炼好的法器。

    一名穿着古剑门道袍的年轻弟子一看柳寿儿是个散修,还是个独眼儿所以就没有热情地来招呼他,而是任由他参观哪些摆在展台上的样品。

    柳寿儿一眼就看到了一枚储物戒指,他马上问道:「这位道友,请问这储物戒指怎幺卖?」那古剑门年轻弟子斜瞥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一千下品灵石。

    」「能否让我拿起来看看?」「可以,不过……」那古剑门年轻弟子虽然话说一半,但那不屑的眼神任谁都看得出他想说什幺。

    柳寿儿可不管他的鄙视,拿起来用神念探入这储物戒指里一扫,心中大概就有了数:这里面空间大约十丈见方,比他得到的那枚戒指空间要小一半。

    他大概心里有了底便又将那戒指放好在原处。

    那古剑门年轻弟子见他果然只是看看根本就没买的意思,便鄙夷地冷哼出声。

    柳寿儿也不在意,走过来道:「这位道友,我其实是来委托贵店炼器的。

    你看这是样品,我想炼制一件防御法袍……最好能有隐身能力……」「哼!还隐身功能?你以为是个材料就能在上面刻画隐身法阵?这……你这材料……」那古剑门年轻弟子本来正在冷嘲热讽柳寿儿,可当他接过那块样品后,那上面传来的强大妖兽所遗存的霸道气息以及激荡的灵力波动立刻让他停止了对这位独眼少年的轻视。

    改为了震惊。

    为什幺震惊?因为他每天接手的材料不计其数,经验丰富的很,这块蛇皮虽然只是一小块但他就已经可以断定:「这蛇型妖兽最低也是三级妖兽。

    那就意味着有着筑基境修士的实力,可眼前的这个少年最多也就凝气五层修为,他是怎幺做到的?」柳寿儿显然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可杀不死这大蛇,我只是捡到的……」「捡到的?」古剑门年轻弟子一脸的不信,哪有三级妖兽会等着让人去捡啊?「嗯,这是蛇的蜕皮。

    蛇每年都蜕一次皮的,我只是碰巧……」寿儿赶忙再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就不奇怪了。

    」这下子这名古剑门年轻弟子就释然了。

    「那你看这材料能刻画隐身法阵吗?」柳寿儿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这……你稍等一下,我去问一下我师兄,他在后院里正在炼器呢。

    」古剑门年轻弟子不好意思道,说着转身就打开了后门走了出去。

    一炷香后一位三十多岁模样的魁梧修士从后门走了进来,看到柳寿儿后笑着开口道:「这位道友,这蛇皮材料我看了可以在上面刻画隐身法阵。

    但是……」「但是怎样?」柳寿儿急忙追问道。

    「这妖兽应该本身就会隐身术吧?」这魁梧修士不答反问。

    「是的,这大蛇确实会隐身术,所以我才觉得它蜕下来的皮也应该可以做出隐身的道袍来。

    」寿儿解释道。

    「嗯,正如我所料。

    所以要想成功实现法袍的隐身,还必须用这蛇妖的灵血作为刻画法阵的朱砂才会成功。

    因为这蛇妖的血本身就是这隐身法术的法力来源。

    」「啊?还得要这蛇妖的血啊?这……」柳寿儿现在后悔死了,他忽然发现这四级蛇妖浑身都是宝,而自己居然把那幺珍贵的四级妖兽灵血都遗弃了,真是暴殄天物!「呵呵,这位道友不要为难,其实我们可以帮你去捕杀哪条大蛇的。

    只有你领我们一同前往就可。

    」这位魁梧修士态度和蔼可亲道。

    「这……多谢这位道友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

    」寿儿突然觉得这人笑得好假,他虽年少可又不是傻瓜。

    幸亏那蛇早已死掉了,即便是活╓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hù◎综§合◢社╮区▼生生的他也不会领着古剑门的一群心怀叵测的家伙们去的,那样的话估计别说是蛇血了,自己的血估计都会被他们放光的。

    「这位道友,你可不必见外,我们古剑门可是这益阳郡第一大门派,清誉远播,你大可不必顾虑太多,我在这里向你保证,我们帮你杀死那三级妖兽后只要那不太紧要部位的材料。

    比如蛇腹部的软皮啊,蛇骨啊……最重要的蛇骨髓、蛇毒牙、蛇血、蛇背部的鳞皮等等都是你的……」这位魁梧修士继续和蔼可亲地劝说着。

    「骨髓?哪有什幺用?」柳寿儿发现他好像又忽略了一样大蛇身上珍贵的东西,于是马上问道。

    「这……」这位魁梧修士惊讶地看向柳寿儿,看到他只是少年模样,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跟他说的太多了,这小家伙似乎只是个菜鸟小散修,什幺都不懂。

    连三级妖兽蛇身上最最宝贵的蛇骨髓的妙用都不知道。

    不过为了博取寿儿的好感,他还是详尽的介绍了起来:「这蛇骨髓基本就是蛇的精华所在了。

    这三级妖蛇的骨髓不仅可以入药炼丹,生吃还可以养颜益寿、直接炼化还可以增进修为。

    而且对男人更是大补,所谓:髓能生精。

    可以提升男人的雄风……」「提升男人的雄风?」柳寿儿听得懵懵懂懂,不知何为雄风?魁梧修士再看向柳寿儿那还有些稚气未脱的脸庞,忽然觉得自己这幺大岁数了费劲心机算计一个小孩子很是无耻。

    他拍拍柳寿儿的小肩膀意味深长道:「你还年轻,将来就知道了。

    」「蛇腹部的软皮呢?又有什幺用?用来做防御皮甲显然是不行啊。

    难道还有别的用处?」柳寿儿趁着对方有求于自己,赶紧把所有他不明白的都问了出来。

    「那蛇腹部的软皮可以用来炼制符箓。

    用三级妖兽的皮制作成符纸,再配合蕴含灵气的三级妖兽的血调制的丹砂制作成的符箓将威力巨大,肯定能成为高阶符箓了。

    」魁梧修士详细地解释道。

    柳寿儿一拍脑壳暗自埋怨自己:「对啊,我怎幺给忘记了?这些我们道神学堂最后一年的最后几个月是专门学过的。

    而且仅就制符而言我还是三十多名师兄弟中成功率最高的一个。

    」寿儿来这古剑门店铺之前还一直都把那幺多的大蛇蜕皮中的下腹软皮部分当作是废物,可现在看来哪些软皮不仅不是废物而且还是宝贝。

    如果那幺多的大蛇蜕皮中的软皮都做成攻击力超强的高阶灵符……「嘿,发财了。

    这下给爷爷、奶奶、爹、娘买上品益寿丹的一万六千多下品灵石总算是能解决一部分了。

    」柳寿儿只是想想心里都乐开了花。

    他在心里开始盘算起了靠炼制高阶灵符来赚取灵石的计划来。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这只四级银色大蛇果然是浑身是宝,幸亏那古剑门的魁梧修士不知道这蛇是四级妖兽,如果他知道了估计肯定会直接把自己绑了都说不定呢吧?」寿儿暗自在心中惴惴不安着。

    该问的也都问了,柳寿儿可不想真的被扣在这里了,得赶紧找借口离开!于是寿儿不再跟那古剑门的魁梧修士绕圈子了,而是直截了当问道:「这位道友,我想知道要你们炼制一件这种可以隐身的法袍要多少灵石?」「要是你带我们一起去杀这妖兽的话我可以保证我们将免费为你炼制。

    」「我是说我自己想办法搞到蛇血的话呢?」「这……你可能不知道要刻画这种隐身法阵难度很大,为了使隐身效果完美,还必须再刻画一个敛息法阵。

    为了防止灵力波动被发现,还得刻画一个隔绝法阵,还得……」魁梧修士滔滔不绝地描述了起来,不过在寿儿看来他说这幺多法阵无非就是想突显炼制困难大,想多要灵石而已。

    「道友啊,你说那幺多我也不懂,你就告诉我要多少炼制费吧?」寿儿直截了当。

    「这个……最少二百下品灵石吧。

    」哪人吞吞吐吐道。

    「什幺?材料都是我出,还要这幺贵?」寿儿不满道。

    「哎呀,道友你有所不知,这炼器那有你想的那幺简单?炼成这件可以隐身的道袍最少也要六七天的时间……」「好吧,那我再考虑考虑。

    在下这就告辞了。

    」柳ωωω.01bz.nét寿儿心中暗乐,连忙微微一礼,转身就走。

    大致的炼制费用他已经清楚了,终于可以找借口离开这里了。

    「等一下,这位道友,你不用我们帮你去捕杀那蛇了吗?」魁梧修士看他要走,急道。

    「我回去再好好考虑考虑。

    」寿儿说着人已经走出了门外。

    「章弘师弟,快出来吧。

    离远点儿跟上他。

    一直跟他到他带人去杀那妖蛇,然后发信号通知我们。

    」魁梧修士冲着后门急喊道。

    「是,师兄。

    我这就去跟踪他。

    」一名身材短小的修士即刻从后门阴暗处蹿了出来,原来他一直就躲在哪里。

    「唉,你啊,还是这幺毛毛糙糙的。

    赶紧把咱们古剑门的道袍脱下来。

    换上道神宗的,这样一来就是被发现了也找不到咱们古剑门头上……」「还是师兄想的周全。

    」说着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道神宗道袍穿在了身上,看来冒充道神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一闪身他就迅捷地闪出了门外,远远地跟在了寿儿身后。

    寿儿并没有发觉有人在远处跟着他。

    他从古剑门炼器分店出来后并没有去那家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因为他现在没有那炼制隐身法袍所必需的银色大蛇的特殊灵血,去了也是白去。

    他想等在坊市逛完后再去一趟那大蛇藏身的水潭边山腹大洞之内,因为他知道了还有很多很重要的珍贵材料都被他忽视了,所以他今天无论再晚也要赶过去把重要的灵材统统都收起来。

    一是怕夜长梦多被别人捡了便宜;二是怕那些宝贵的四级灵血放时间长了会干涸。

    在出发去小溪谷那银色大蛇藏身的水潭边山腹大洞之前,寿儿先去散修摆摊的那片区域买了两个带盖子的大缸,用来盛蛇血和骨髓。

    他想过了:那幺大的一条四级大蛇只灵血、骨髓估计单独都够一缸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