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途亦修仙】(第十四章)

作者:六道木2018年/2月/3日全文4108字第十四章「咦?这里是……似乎曾经来过这里呢。

    」慕雅缓步行走在一处山谷间,两边山梁上是茂密的参天大树,谷中是一大片平坦的绿油油草甸,其间一株株娇艳的小野花从草丛中探出头来。

    慕雅走在这谷中草地上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里好像是几十年前她参加的十年一度的三派试练之地?又好像不是?让她有些不敢肯定。

    但她内心就是知道这里是曾经来过的地方,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就在慕雅边胡思乱想边漫无目的地走在山谷之中时霍然一道黑影向她冲来,猛然抬头定睛一看:来人竟然是尧霁!——古剑门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不世天才!慕雅心弦微乱。

    如果说慕雅对这修真界那位同辈男修最有好感,那就是尧霁无疑了!尧霁——古剑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金丹修士!金属性单灵根也就是天灵根天才修士。

    当年慕雅与他并称为益阳郡修真界的金童玉女。

    慕雅和尧霁的交集还不仅仅如此,他俩曾有几面之缘颇有缘分。

    几次碰面都是在慕雅最危急时刻尧霁就及时出现了,挽狂澜于既倒,救她于危难。

    她俩的第一次碰面是几十年前的益阳三派试练之地,那时慕雅在被禁制结界的试练之地遭遇合欢宗两名男修纠缠,这两人觊觎慕雅绝世美色意图对慕雅不轨。

    慕雅不从遂与两人恶斗起来,无奈两人修为不下于她,又下手阴损无耻,慕雅被这二人前后夹击时间一久渐渐不支。

    最后竟被一人偷袭得手被捆仙索牢牢绑住不得动弹。

    慕雅眼看要失身于这两名淫徒,情急之下运用真元高声呼救,可不知喊了多少声也等不到救援。

    当这二人淫笑着褪下法衣露出下身那黝黑丑陋的阳具步步靠近她时,她彻底绝望了。

    可就在她打算震碎心脉自陨时,一个高大俊逸的男修踏剑疾飞而来——那个男人就是尧霁!同境界剑修无敌。

    正是应了这真理尧霁轻轻松松地斩杀了两位合欢宗男修,救起了慕雅。

    从那一刻起尧霁就在慕雅的内心留下了影子。

    后来尧霁陪她一同完成了试练,还主动与她互留了传讯符。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约莫是在试练结束后的第三年,那时慕雅刚刚筑基成功不久就领着两名凝气境的小师妹接取了宗门猎杀妖兽的任务,开始时三人猎杀妖兽十分的轻松顺利,于是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蒙邬山深处,当她们无意间闯入四级妖兽巨掌饕熊的领地时再想逃就已经来不及了。

    四级妖兽相当于筑基后期的修为,她们那里抵得住?只一个照面两名师妹的防御法器便被饕熊的巨掌拍碎了。

    只一盏茶的时间两位师妹纷纷吐血重伤,只剩下慕雅凭借师父送给她的一件上品防御法宝地晶玄盾苦苦支撑。

    眼看不支时,她想起了尧霁给她的那张传讯符,于是留言呼救后就捏碎了那张符箓。

    果然这一次尧霁拼着消耗精血开启了古剑门的一种自损阳寿的保命遁术,不多时就出现在了慕雅身边,凭着他超强的法力剑术,很快饕熊被二人联手斩伤逃跑了。

    如果二人就此发展下去很可能会走在一起,可是偏偏这件事被慕雅的师父知晓了。

    说是怕她为情所困影响心境,有碍大道。

    于是严令她不得再与尧霁联络。

    还销毁了尧霁留给她的传讯符。

    后来一次尧霁传讯给她,约她一同出外历练寻求仙缘,也被她师父逼着回绝了。

    此后二人就很少联系了。

    直到不久前当尧霁得知慕雅要闭关冲击金丹时,特地跑来给她送来一瓶辅助突破的珍贵丹药培元丹。

    结果又被她师父假借她之名谢绝了,尧霁只好悻悻而归。

    ……就在慕雅怔怔地回想着往事时尧霁已然到了她的身前抱住了她,并借着冲过来的惯性把她扑倒在了草甸上,整个虎躯就压在了她的娇躯之上。

    慕雅先是惊愣住了,接着就反应过来浑身挣扎着惊呼:「啊!……尧师兄快起来啊!不要这样!」可是尧霁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惊叫,依然我行我素。

    此时已经趴在她的身上开始毛手毛脚地扒她的衣衫。

    慕雅急忙想运功去推震开他,可是忽然发现体内毫无反应,体内一丝真元都没有她好像全无修为了。

    于是她又伸手去推,用脚去蹬尧霁,可是又惊讶地发现手脚好像根本就不听她自己的指挥了。

    她再怎么着急也无用,手脚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似的,根本调动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雅内心火急火燎可偏偏无济于事。

    只能焦急地叱责道:「尧师兄请你自重!快快从我身上起来,别做让我看不起你的事!」可是尧霁依然好像听不到她的声音似得,一点儿回应都没有,只是在胡乱扒扯着她的上身衣襟,不过搞了很久都扒不开。

    「还好我的法衣是上品法宝,内附防御法阵有很强的防御力,一般人是撕不开的。

    」慕雅暗自庆幸。

    尧霁好像是见扯不开慕雅的上衣,于是他停了下来用鼻子隔着法衣拱在慕雅高耸浑圆的玉乳上嗅了嗅,然后一口就隔着布料嘬住了慕雅娇嫩的乳尖樱桃。

    「啊!不要!尧……尧霁你快放开我。

    」慕雅的娇乳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含住虽然还隔着法衣。

    她不由得浑身一颤,全身抖个不停,想用手去推身上的男人可偏偏手脚无力,那种无力感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尧霁可不管那么许多,他继续隔着布料大力嘬吸着雪峰上的蓓蕾。

    并且还嘬得「嗞嗞」有声。

    那声音听在慕雅耳朵里好生羞耻!手脚无用慕雅也仅剩语言喝止了:「尧霁快住手,你……你好卑鄙!算我识人不明,错信你了。

    」「尧霁你……你无耻!」「嗞嗞嗞」继续嘬吸着,完全不理会。

    这尧霁好像要在慕雅的乳珠里嘬出奶水来似的。

    「好奇怪,为何尧霁身体如此轻呢?他那么高大的身材为何压在我身上轻飘飘的好像感觉不到他的重量似得。

    」本该继续大声斥责的慕雅此时头脑里却不合时宜的想着这个奇怪的问题。

    终于尧霁的嘴巴松开了慕雅的乳尖,慕雅稍稍松了口气。

    可下一刻尧霁却慕雅的玉体上开始行动了。

    他攀过高山雪峰驶过平原最后来到了两道山梁之间的峡谷丘陵地带。

    敏感地带被压慕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生怕惹恼了尧霁,让他干出过激的事情来。

    尧霁隔着长裙在慕雅两腿之间的幽谷之地使劲嗅了嗅,然后伸手就把她的长裙撩了起来,搭在了她的小腹上。

    慕雅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撩起裙子来盯着自己的下身羞处看,顿时感觉满脸羞红。

    本想紧紧夹紧双腿,可偏偏腿脚此时不听命于她。

    慕雅双腿间仅剩了哪件薄如蝉翼的雪白短亵裤来遮羞。

    尧霁此时俯下身去在慕雅那高高隆起的雪丘处「嘶嘶嘶」的用鼻子嗅闻起来,他好像很陶醉的样子。

    「变态!」慕雅悲愤羞愧。

    被颇有好感的男人这么撩起裙子来使劲地闻自己的羞处这种感觉慕雅无法形容,那是一种特别复杂的滋味。

    那尧霁似乎越闻越兴奋了,竟然一下子把鼻子隔着薄亵裤抵在了慕雅下身最敏感娇嫩的肉缝上。

    「啊!不要!」那里太敏感了倏一被抵住慕雅不自禁的全身发颤,接着惊呼出声。

    「嘶嘶嘶」又是用鼻子大力嗅闻着的羞人声音传进慕雅的耳朵里。

    不过这次更要命,因为那鼻子就抵在玉女妙洞口,而且慕雅下身娇嫩的花瓣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炙热的鼻息冲击在蚌缝嫩肉上。

    「好羞!」如果可以慕雅真想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到草地里,被男人这么近距离的闻自己最珍贵、最羞于见人的地方真是太丢人了。

    偏偏自己制止不了无能为力!突然慕雅感觉嫩缝一烫,肉缝被一根软烫的肉条舔过,湿漉漉的,接着就传来一声「嘶溜」的声响。

    原来尧霁竟然隔着亵裤舔在了她的峡谷裂缝上。

    慕雅只觉下身传来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刺激感,这种感觉让她的心都一下子猛地缩紧起来。

    「吖!你……尧霁你太不要脸了!」慕雅下意识地斥责道。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制止这个尧霁了,太难听的脏话她又不会。

    只能喊这种不痛不痒的话。

    这尧霁好像舔了一下后品出了滋味,于是一下紧过一下,一下快过一下地用火烫的舌头沿着那肉缝舔了起来。

    「啊!不要……」慕雅只感觉一阵强过一阵的悸动袭向心头。

    那是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

    不过慕雅还是强忍着心底的那种感觉,强自压制着某种莫名欲望的爆发。

    那尧霁似乎是觉得这么隔着亵裤舔太碍事,不过瘾。

    于是停下来用手去扒这条短亵裤,可惜扒扯了半天这亵裤丝毫没被扯下来。

    「幸好这亵裤的料子是用比那法衣更高档的南茜岛雪蚕丝织就的,同样在其上刻画了防御法阵。

    虽然它看上去薄如蝉翼但是却有很强的防御外力能力。

    而且这料子还特别的透气、透水防止下体被捂出异味来……要不是穿着它估计我今天真的就要失身了。

    」慕雅暗自庆幸。

    那尧霁见扒不下来这亵裤,索性也不浪费时间了,又踏踏实实地埋头在慕雅胯下勤劳地沿着那娇嫩嫩的肉缝舔舐起来。

    这亵裤本身就有些宽松被舌头沿着缝隙舔了几次后那布料就深深地陷进了肉缝里,等再一次用烫舌头舔时那肉条就舔在了肉缝娇嫩的内壁上。

    烫烫的肉舌就这么一次次的剐蹭着慕雅的阴唇肉壁。

    「喔……」慕雅嘤咛一声,婉转哀怨!这种妙洞内壁嫩肉被舔舐的感觉太刺激了,纵是慕雅心性坚韧也还是没有压制住,忍不住娇呼出声。

    她就感觉小腹下一股股热流开始情不自禁地沿着下体的羊肠小径汩汩沁出。

    接着下体就传来尧霁「吸溜吸溜」吸食那些流出来的甘露的羞人声音。

    尧霁吸饮甘露的声音太大了。

    「真是太丢人了!」听着尧霁响亮得吸饮自己下体阴露的声音慕雅羞愧难当。

    尧霁越舔喝慕雅下体蜜露越兴奋,舔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突的慕雅就感觉自己下体玉洞顶端的那颗小肉芽被那厮的烫舌头结结实实地舔了一下。

    「噢!」慕雅实在强忍不住又娇啼出声,可是这次的低吟似乎多了几分春情荡意!不是慕雅不想克制实在是这次的感觉比被舔在阴道内壁上的感觉强烈十倍。

    强烈的感觉使膣道猛地一收缩,紧接着她翘臀一挺「滋」的喷出一股热流来。

    尧霁这一下可喝痛快了,于是他似乎找到了窍门,每次专挑那肉芽去舔。

    「呀!……喔。

    」慕雅一次次的被刺激得挺臀喷射着春水,真不亏是水属性天灵根的绝世体质。

    水属性天灵根的优异体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可以说慕雅简直就是水做的。

    一股股春水从仙人妙洞内喷射出来被尧霁贪婪地喝进嘴里流进肚里。

    「呜呜……呜呜」慕雅现在那里还有大声呵斥尧霁的力气,只剩下嘤嘤啜泣的份了,也不知到底是痛苦还是兴奋使然呢?慕雅那水泽盈盈的桃源洞口顶端的小肉芽被尧霁舔得渐渐肿大起来,越肿大就越敏感,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后慕雅突然弓起身子来最后终于整个人都绷直了一声惊呼:「啊……!」一股股滚烫、浓稠的阴精从佳人妙洞内喷射了出来。

    在慕雅下体羞处沉淀、凝聚了几十年的精纯阴精终于在今天像决堤了的山洪般一泄如注!尧霁贪婪地「咕嘟咕嘟」大声饮食她粘稠的阴精。

    就在这羞耻的声音中慕雅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灵魂像是被抽离了躯体缓缓地飘向了远空,飘向了虚无缥缈的云端。

    她的灵魂在飘飘欲仙的几分绮思下彻底神游太虚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