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暴露癖】(01)

快点说啊,你
国王游戏输了,快问呀。」

舅舅开心的一笑,随后对着电话这头的舅妈道:「老婆啊,你想被几个男人
操啊?」

舅舅说完这句话,可以听到男男女女传来的笑声。

泪水顿时就从舅妈的双眼夺眶而出!

舅妈直接吼道:「操,操你妈逼!」说完就开始哭起来。显然之前聊的,已
经惹的舅妈不高兴。

舅舅有点生气,道:「没看我这边这么多朋友吗?就像以前我问你的,你随
便说个就是了!乖,听话!」

舅妈也气道:「乖你妈逼!你不是喜欢听吗,听好了,姓白的,我喜–欢–
被–你–外–甥–操!」

我他妈听到舅妈这么一说,再也忍不住了,脑门一热,双手扳开舅妈的肉臀,
我硕大的鸡巴,红红的龟头,瞄准那个仙洞,直直的操干进去!

什么告诉老妈报警,等老子日爽了再说。

湿滑,温热,还略微有点紧致!褶皱感刮着我的鸡巴,刺激着神经。

里面的嫩肉包裹着我的老二,只觉得湿热,舒服!

哇,我的处男之身,终于宣告再见了!

舅妈被这突然的袭击,啊 的呻吟了一声。

我将舅妈换了个方向,我站在地上,她大屁股撅起对着我,我扶着操。

早已阅片无数的我,已经开始大力抽插,恨不得把整根肉棒全部塞进舅妈的
逼里,享受她的温暖舒适。

啪…啪…啪……

不管舅舅听到没有,我用尽全身力气干着。舅妈一边哭着,一边急急的喘着
同时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呻吟声!

舅妈把手机开着免提,放在一边。

我的肉棒在舅妈逼洞里,被温暖的包裹住,让我不自觉的踮起了脚掌。

肉棒在花穴内摩擦,看着我和舅妈的交合处,大小阴唇打开合并,打开合并!
肉棒噗滋噗滋的抽插!

真他妈爽!

舅妈也不掩盖自己的叫声,直接开始浪叫,还专门对着手机骚叫。

舅舅正在那边笑呵呵的和其他人说自己老婆喜欢被外甥操,再次引来一阵调
侃,这算揭过去了。

那个声音很嗲的女声下次开口道:「那不就是乱伦了吗?好刺激啊,是不是
啊,爸爸!」说着还在舅舅嘴上亲了一口。

舅舅使劲的揉了她的奶子。

这时舅舅电话还没挂,听到电话对面传来自己老婆哭声呻吟声浪交声,隐隐
约约有啪啪啪声,疑惑道:「老婆你在干嘛呢?」

舅妈直接浪叫道:「正被你外甥扶着屁股后入!真爽,啊 啊 啊 用力操
我,乖外甥,操死你舅妈!对…啊…爽…爽…」

舅舅可不相信自己外甥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因为从小叶前就很内向,而且很
怕自己老婆,说外甥正在家操自己老婆,他打死都不会相信的。多半是老婆在看
av自慰。

舅舅随后道:「我再过一个月回去,现在还有局,就这样,挂了!」

我他妈扶着舅妈的桃臀,在舅妈浪叫声中,全力抽插,就像打桩机一样,啪
…啪…啪…,臀浪波动,持续了一分钟高速操干,舅妈身体已经开始抽搐战栗,
已经开始高潮,我终于也忍不住了,直接中出,虽然这是今晚第二次发射,但是
量依旧惊人!

啊啊啊

我趴在舅妈的大奶子上,一起大口的喘着气,这项运动太费体力。

肉棒开始表现,最后从舅妈的逼里滑了出来,随着小阴唇的翻开,啵的一声,
一大股浓精随之流出来,像是一条白线,连接到地下。

爽!

爽完后我又开始后怕,因为舅妈的逼被我操的红肿不堪,她现在仰躺在沙发
上,半边白嫩大奶露出在空气中,脸色潮红,泪痕模糊了脸庞。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恐怖的是我他妈在舅妈逼里内射了!虽然说很爽,但
要是把舅妈的肚子搞大,我就完了!

舅妈眼神迷离的看着我,粉红色的双唇微微张开,一脸满足的看着我。我还
是把舅妈操爽了,看来应该没事了吧。

最后,舅妈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去洗澡。等舅妈洗完后,拿着牛奶进
她们卧室。我再去洗澡,浑身舒爽的睡觉。

躺在床上我才回想起一件事,刚才操的舅妈叫的那么大声,表姐不会听见了
吧?

我觉得表姐应该是听见了,以前舅舅和舅妈在卧室里操逼,我躺在床上都听
的一清二楚。算了不管了,好累,明天再去给舅妈道歉吧,求她不要把这件事告
诉别人,虽然我认为是她勾引我的。但是把鸡巴日进舅妈逼里的却是我。至于表
姐,以后再说吧。

这就是那件我非常后怕的事情,虽然抱着舅妈的肥臀操逼很爽,可是后果也
很严重,舅妈开始对我爱理不理,零花钱也变的更少,每天只有跑回家吃饭,以
前我都在学校里吃,因为方便。

至于那晚的牛奶,好像被表姐喝了大半,还说这牛奶里面怎么有果冻,黏黏
的,口感还不错,就是味道有点怪。

从那次事以后,我又找到了新的癖好。就是在公众场合露出自己的小弟弟,
也是因为这个癖好,我今后的人生开始向着奇怪的方向展开了。

––––––

已经一周过去,舅妈都没怎么和我说过话,不知道舅妈现在是个什么想法,
今天专门去买了舅妈最喜欢喝的牛奶,花掉几十块大洋,去探探口风,哎,反正
是很纠结。

周六下午,学校放假半天,舅妈也放假休息呆在家里看电视剧。表姐的话则
会出去玩,虽然她已经高三,不过学习成绩很好,考上一本轻而易举。

说起来表姐和舅妈长得很像,要是把舅妈年轻时候的照片拿出来,还以为就
是表姐的照片。她俩一起出去逛街不说回头率高的吓人,都说她俩像姐妹。

所以说表姐长的很漂亮,个子也高,165左右,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唯
一的缺点就是胸小,完全没有遗传到舅妈的大奶。表姐很懒,真不知道她的学习
成绩怎么那么好。

除了在学校,表姐穿的比较保守,一出来就是各种短裙丝袜吊带衫,热裤丁
字裤。

这座城市五月就已经开始热起来了,街上的丝袜大白腿,到处都是看着吊就
翘起来了,真想上去蹭两下。

站台等公交车,一个清纯的女孩瞬间就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她穿着碎花连
衣裙,裙摆只到大腿中间,下面白花花的大长腿裸露在空气中,脚穿一双凉鞋,
露出可爱的脚趾头,马尾扎在脑后,娇美的容颜,诱惑的小嘴还有闪闪发亮的眼
睛,宛如盛夏中的一朵白莲,让我不禁想操她!

当时我就决定做一次电车痴汉!

我假装随意的走到她的后面,微风吹起,淡淡的香味从她身上吹了过来。她
站在路边,双手拎着包放在身前。

而我坐在她正后方的椅子上,两腿大开,盯着她的挺翘的屁股,幻想她正坐
在我腿上操逼!

今天下午就尾随这个女孩。

22路公交车驶到站台,他妈的全都是人,日,这么多人挤着不嫌热?不过
我喜欢!因为我发现那清纯姑娘正在朝车上挤,有戏!我双眼放光的盯着她包裹
在裙子里的屁股,大吊跃跃欲试。

而且22路也是我回家的公交车,顺路。

我赶紧起身朝着那姑娘的屁股跑去。22路是中间下人,车头车尾各一个上
车的门。

清纯姑娘正站在后门处,上车的人实在太多了,她着急的站在一边,刚刚想
挤上去结果又被推了出来。

终于所有人都上车,她是倒数第二个,我是最后一个,紧紧跟在她身后盯着
她骚臀。

姑娘的短裙在上车的时候被风吹起,我他妈正一直抬着头盯着她的白臀,瞬
间看到一个可爱的卡通内裤,白色的,有点湿润,被汗水打湿,正勒在逼口处,
两瓣翘翘的白屁股露在眼前,好想抽一下!

那姑娘可能以为后面没人,拿出一只手,伸到下面将勒住逼的内裤往下拉,
释放一截空间,好让她的嫩逼呼吸空气。这可把我看呆了,我看到黑色的逼毛,
还有一小瓣阴唇。

车上一个人伸出脑袋,喊道:「臭小子,还上不上车,站在门口想被夹死啊?」

那姑娘也听到了,才知道自己后面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男人,顿时脸颊像
发烧了一样通红通话的,别提多有可爱。

我急忙上车,站在她身边。

哐当一声,后门关上,空间看起来稍微大了一些,但是门口是不能站人的,
实际上没有多大变化。

头顶的吊杆有垂下的把手可以抓的,但是现在全被站在周围的大妈抓完了。
我身高比较高,直接抓上面的吊杆也没关系,但是那清纯姑娘却没那么高,双手
没有什么可以抓的。

我心里想抓我的吊也可以,因为它现在硬邦邦的,要不是被我拎牛奶的袋子
挡住,裤子前的大帐篷早就把站在身前的大妈操翻在地。

我转了下身,面朝清纯姑娘,这样要操的话也把清纯姑娘操了,大妈长的漂
亮的话还可以考虑下。

大妈围在周围,七嘴八舌的聊天,清纯姑娘靠在车后,目光望着窗外。

我偷偷的拉下裤子,把我的大吊慢慢放出来,先是龟头再是整根大肉棒,在
裤子拉下来的时候,同时翻开包皮,一股骚鸡巴味顿时弥漫出来。

挖槽,好刺激!

在公交车上暴露着我的吊,我的吊向上斜指清纯姑娘。见她没有注意到我这
边,我慢慢的拿开挡住鸡巴的袋子,一根坚硬火热的吊就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好他妈爽!

真想对着她撸管,而且是当着她面撸。这让我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个新闻,
一个变态在电梯里当着三个少妇的面打飞机,真强。不过我现在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没那家伙大胆而已。

才发现我现在想撸也撸不了,右手拎着口袋,左手抓着横杆,只有一杆可以
朝天放炮的枪。

姑娘眉头微皱起,看样子闻到了我的吊味,怎么样,好问吗?

她想偏过头,最终只是动了动,还是没有转过来。

我真希望她能转过头,看我的大吊,那是最刺激的一刻。

可能上天听见了我的呼喊,顿时公交车一个急刹。

「哎哟!」然后听到车里一堆人破口大骂别人祖宗十八代。

大家身体都往前倾,那个姑娘也不例外,直接就扑倒我怀里!

卧槽,不是吧,我的吊还在外面,这一下瞬间就插到一个熟悉的地方,这种
感觉我知道,就像上次把吊放在舅妈的大肥逼口时一样的感觉,只不过这次的逼
有点小,但依旧温热!

闻着她的发香,我的鸡巴不自觉的前后操干了一下,哇,真他妈爽!

和舅妈的感觉不一样,这个触感更加柔软,小小的,嫩嫩的,我把吊移到她
的逼口位置,虽然有棉质内裤挡住,但还是抵抗不了我大吊的日操。

「对…对不起!」姑娘小声道,屁股一抬,赶紧离开我,站在一边看了我的
鸡巴一眼,脸颊绯红,双手紧张的不知道放哪里。

我顿时来劲,知道她是那种不敢声张的女孩,立马举着吊靠了过去,「抓住
我吧,不然站不稳。」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尼玛有哪个正常人会露着吊撩妹的?
可能我是全天下第一人了。

「不…不用了,谢谢!」女孩轻柔的推了我一下,因为我靠的太近,吊头都
可以碰到她,她随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看见这个姿势,我吊都笑歪了!尼玛不就是想让我后入的姿势嘛,日了!

环顾四周,大妈依旧摆条,到下一站还有一段时间,没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我靠近姑娘,用袋子撩开她的碎花短裙,她身体挣扎了下,我立马压了过去,
鸡巴一下就回到她的逼口内裤处。

这一次龟头居然还感觉到一丝湿润,不知是谁的淫水。

她回头生气的瞪我,我不管,大吊不停的前后摩擦,因为我吃准了她不会声
张,我才敢这么干的。

卧槽,才她妈在逼口日了5下,她的内裤就全湿了!尤其是逼口处,她妈的
全是骚水,淋的我的鸡巴整根都是,尼玛,原来是个敏感体质的小骚货,不知道
还是不是处女。

龟头紧紧顶着她的逼口,她的小内裤都被我顶进自己的逼里一小截,所以我
每次操干,龟头都会包着内裤插进她骚逼里一点。

时而整根肉棒摩擦穴口,时而插进去一截,真他妈爽!

为什么我不直接拨开她内裤操弄,因为每个女生都有自己的底线,我不能把
她逼急了,现在应该就是她的底线,这样她也会安慰自己,是包着内裤操的!

姑娘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因为我操的太激烈,甚至整个包裹着淫水的龟头
都干进她的嫩逼里去,她浑身战栗抽搐,高潮了。

随着我的抽插,她发出「嗯…嗯…嗯……」短小急促的声音,很诱惑。

清纯姑娘看来也很骚,她的内裤里溢出来的水顺着大腿都流到了地上。

最后棉质卡通小内裤,被我操干到一边去,也就是说,她的嫩逼全部暴露在
我的大吊面前!

因为我敏感的龟头,在接下来操干的时候,明显感到柔软的触感夹杂着逼毛
的摩擦,这不是嫩骚穴还能是什么?

忍不住了,她妈的这逼水又多,又嫩,真是极品美穴!

我把鸡巴往她菊花摩擦而去,瞬间反手拉回来,直接肏入!

她妈的死就死,日爽再说!

龟头瞬间被水灵灵,温热的大阴唇包裹住,这大阴唇比舅妈的小好多,夹的
我老二舒爽不已。

龟头随后撑开小阴唇,往那蜜洞日了进去。

这时我口袋里电话响了,吓的我直接射精,龟头伸进去仙洞一小截开始突突,
一股,两股,三股……浓精全部装弹发射!

还没射完我就拔出来,他妈的公交车上把一个素不相识的女生操怀孕,那就
悲催了。

精液混合着她大量骚水流了出来,滴答滴答的落在公交车地板上。

姑娘双腿因为高潮开始颤抖,随即蹲下,像尿尿一样,释放着我俩的混合物。

我顿觉浑身舒爽,这样的好事一辈子恐怕只有这一次,运气真好。

我掏出手机,舅妈打过来的。

舅妈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有点高兴,「小前呐,还没回来吗,我腿
有点酸了,快来给我按按!」

「我马上就到了!」

随后又和舅妈开心的聊了一会儿。

回想起上周舅妈骚浪的模样,还有硕大的大白屁股,我微软的鸡巴又硬了起
来,操!

说起来舅妈和舅舅闹僵以后,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应该是上次把舅妈操的
爽到翻白眼的原因。

悬在我心里的石头微微落下来一点,看来舅妈还没把我操她的事情说给别人
听,但是表姐可能知道。

等会好好和舅妈聊聊,抓住今天这个机会。

就在我走神的一会,我刚硬起来的鸡巴突然被拍了一下,转头望去,之前站
在我身前的大妈一脸淫笑的看着我,还舔了舔嘴唇,含义不言而喻。

操,我浑身激灵了一下,要是没操舅妈那个大骚货美女之前,我可能会迫不
及待的回应她,但是现在就免了,我的子弹数量有限,只给美女骚货!

那大妈还想来抓我的吊,我直接拉起裤子反手就用抓奶龙爪手,实实的揉了
一把大妈的大奶,别说,还挺舒服的,用来乳交还可以将就下。但是舅妈那个大
骚货美女还在家等我的吊,想想就鸡动!

车门打开,我想了想,还是把被我操的双腿发软的姑娘扶起来,一起下车。

见她迈不出一步,双腿发软,就知道肯定下不了车,我直接把她像单手抱小
孩一样抱在怀里,带了下去。

姑娘身上柔柔的,味道真香。我把她抱到街角安静人少的位置,她坐在椅子
上,双腿夹紧着,还能看到她身体微微有点颤抖,难道是还在高潮?

这体质也太敏感了吧!

姑娘抬起头,恨恨的看着我,「我要报警!」

操!我转身就要跑路,但是思考了一下,要是真报警了,跑再远都没用。

都操了这个漂亮姑娘了,而且是伪内射,最终决定道个歉,「对不起,希望
你能原谅我,主要是你长的太漂亮了,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比我姐都好看一
百倍!所以没忍住。」

我表现的很真诚,姑娘表情有点松动,她突然开口问道,「你姐叫什么啊?」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问我姐的名字,不过还是老实回答她,「白灵。」

姑娘听到这个名字楞了一下,再仔细的盯着我的脸看了一遍,像是证实了什
么。

卧槽,我和姐长得有一点点相似,所以我也很帅,但是这不可能联想到我姐
吧,难道说这姑娘认识我姐?

这个想法出现,顿时我就懵逼了,操,死的更惨!但是比起报警要好上许多。

姑娘确认之后,哼了一声,显然放下报警的打算,看在我姐的面子上。

「姑娘,那个,你看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呢。」

我现在只想溜掉,再呆一分钟,就感觉多一分危险。

「有纸没?」

「啊?哦,有有有!」

「帮我擦一下腿。」

我定睛一看,不就是我的浓精淫水混合体吗,我下意识的开口,「那里面要
不要擦?」

操,说完这句就知道不对了,姑娘脸颊红红的,瞪了我一眼。

我掏出纸,一手趁机摸着她嫩嫩的大白腿,好舒服,另外一只手拿着纸从脚
踝处往她大腿上擦。

精液淫水混合在她大腿内侧留下一条晶莹的线,帮她把另外一条腿也擦干净,
都只擦到大腿中间就没往里面在擦了。

虽然我很想亲眼目睹被我伪内射的嫩逼,但是现在当着她的面撩开她的裙子
实在不妥。

姑娘耍着手机,看样子应该是在发秋秋消息。我趁机低头瞄了几眼她的绝对
领域,操!卡通内裤太可爱了吧,还印着米妮的图案(一只米老鼠)。

我看的出神,后脑勺被拍了一下,清脆的声音说道:「看什么看,坏蛋!快
点背我去你姐那,小前子!不听话我就告诉你姐,我再报警,说你强奸我!」

操,敢威胁我?不过我还挺喜欢被这个漂亮姑娘威胁的。

咦,她怎么知道我姐经常叫我的ID?果然是表姐认识的,刚才应该在和我
姐聊天。

我伸手想去抱她,她把嫩嫩的光脚伸直了挡住我,挡哪不好,偏偏她的小白
脚正好踩到我的吊上了,顿时就立起来。

姑娘连忙拿开腿,道:「你干嘛呀?我叫你背我,不是抱我!」

我赶紧在她面前蹲下,她把凉鞋和包递给我,随后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整个
身体压了上来,顿时就感觉到一对大乳子顶在了我的后背上,软软的。

没想到她还这么有料,至少比姐那个飞机场好太多太多了。

我装作不知道,手伸到后面,从她裙底,手掌兜住她的两瓣小屁股蛋,哇,
好柔软。

姑娘又拍了我脑袋,「想死呀!我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的,别
得寸进尺!」

我只好讪讪的顺着大白腿滑到她的膝盖后面勾着。

往家走,我问道:「姐,你这么漂亮,是我姐的同学吗?」

听我夸她,她可爱的哼了一声:「一个班的最好的闺蜜,所以说呀,你今天
在车上干的事情,我全部都会告诉灵灵的,哼!小前子,怕不怕!」说完还揪了
我的耳朵。

她的小手没有用太大力,揪着我的耳朵感觉有点舒服。

还有香香的味道让我意乱神迷。

「别啊,姐,你告诉我姐的话,那我舅妈肯定得知道,我就完了,舅妈不把
我打死啊!」

嘿嘿,我当然不会告诉她上周我当着舅舅的电话面,把舅妈肏的死去活来的
样子。

我接着道:「姐,你看你那么漂亮,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再生气会长皱纹的。」

「哼!」姑娘扭过头去,下巴抵着我的肩膀。我把她颠了一下,柔软的大乳
房在我背后上下蠕动颤抖。她也「啊」的叫了一声,「要死啊你!」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姐,你看你是我姐的闺蜜,要不我认你当我的干
姐姐吧!」

如果她接受的话,那这件事就迎刃而解,而且以后可能还有机会干姐姐,毕
竟干姐姐不是白叫的。

姑娘歪着头,想了会儿,随后靠近我的耳朵,道:「可以呀,反正你是灵灵
的弟弟,可以当我的干弟弟,不过你这家伙太色了,居然在人这么多的公交车上
…哼!」

我开心的笑着,姑娘默认我这个干弟弟了,「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柳可凡。」

「可凡姐,别把屁股撅太高了,你看周围好多男人都盯着你看!」

「小前子,要死啊,不早说!」

柳可凡网上耸了身子,乳房再次搓着我的后背。

柳可凡靠近我的耳朵,温暖的热气吹过耳旁,道:「其实我也好想要个弟弟
的,看在你今天认我当干姐姐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以后管好你下面,别再干坏
事啦,知道不?」

听到可凡姐柔柔的话,我的吊又翘起来了,双手不禁用力的捏了她的大白腿,
道:「可凡姐,我向你保证,除了你我再也不会对别人这样子,因为可凡姐是我
心中的女神!」

可凡姐被我逗的开心的笑着,看来女生喜欢被夸是真的。

「好啦,放我下来吧,马上到你家了。」

我蹲下身子,放下可凡姐,替她穿好凉鞋。她试着走了两步,双脚微微发软,
我赶紧扶着她,手臂趁机来回触碰她的奶子,好软。

看可凡姐这个样子,就知道刚才被我操爽了,可凡姐这么漂亮可爱,身材也
好,奶子大,屁股翘,要是穿上丝袜高跟迷你裙,不把我迷死,我必须想办法把
可凡姐拿到手,真正的操一次。不知道她有男朋友没,就算有的话,也要操她。

我双手扶着可凡姐爬楼梯,她靠在我怀里,柔柔的样子,突然道:「弟弟啊,
姐的第一次就被你内射了!」说完脸羞红的样子。

哇靠!我满脸欢喜的看着可凡姐,看来她还是处女,虽然没破,现在我认她
当干姐姐,近水楼台先得月,「可凡姐啊,我没内射,就是把龟头,插进一小截
到你的逼里,应该没关系吧!」我也不敢肯定,要是把可凡姐肚子搞大,那就麻
烦了。

可凡姐听到我粗俗的话,一双明亮的眼睛害羞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笑着,双
手搂的更紧,可以说我现在完全是从后面抱着她上楼,我的吊顶着她的翘屁股。

每上一节台阶,我都要用力的操一下,鸡巴贴在她湿润的内裤上,就如同刚
才公交车上一样。

可凡姐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便任由我施为,有可凡姐这么温柔的干姐姐真
好,可能只要我不真的插入,她都会默认的吧。

可凡姐应该就是外表看起来可爱温柔正经的女孩,其实非常的骚,尤其是在
她认可的男人面前,而且她的需求应该也很旺盛,只是平常一直忍着。

我抱着她,道:「可凡姐,你有男朋友没啊?」

「没…还没有呢!你想干嘛,要追我啊?小色狼。」

可凡姐这么漂亮,肯定有一大堆男人追她。

我嘿嘿笑道:「是呀,可凡姐就像天上的仙女那么漂亮,要是能娶回家当媳
妇,再生一大堆胖娃娃,此生无憾!」

可凡姐用手点了我的头,「美吧你!你现在是我弟弟,要是当我老公不就是
乱伦吗!」

可凡姐说出这句话,略微的激动,接着道:「我看在你是我干弟弟的身份上,
才这么亲近的,要是别的男人碰都别想碰我,哼!」

我心里知道,女生就是想找一个借口,我抱着可凡姐,身体紧紧贴着她,就
像一对小恋人,语气温柔道:「是呀,我就是你的干弟弟,你是我的干姐姐,以
后可凡姐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干弟弟好帮你。」

我抱着她肉肉的身子,在她迷人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可凡姐挣扎了一下,算是默认,我想我俩的关系已经有点微妙了。

之后我又要到可凡姐的秋秋账号。

没想到今天在公交车上操逼都可以操到一个干姐姐。我稍微总结了下,可能
是因为可凡姐本身就很骚,而且体质敏感,在公交车上我操她,一开始只是磨逼,
敏感她可能一瞬间就高潮舒爽,就接受了我的动作,毕竟我没插入,又很爽,所
以觉得没问题。

之后再操,可凡姐是真的爽到了,或许她还是第一次知道男人的鸡巴,仅仅
是逼口摩擦都会这么爽!

在我把吊隔着她的内裤插到她逼里时,其实那时候我感觉到她屁股略微向后
挺,迎合着我的吊,所以我的整个龟头才插了进去,这也为之后我真的敢插她的
逼奠定契机。

还有一点,我和表姐长的有一点像,这也是一开始可凡姐略微放下警惕的原
因。

至于之后认姐弟,可能是可凡姐真的想要一个弟弟,而且我的条件非常合适,
她最好的闺蜜的弟弟,天时地利人和,水到渠成。

我开心的保存好可凡姐的秋秋号码,可是我并不知道,表姐和可凡姐之间的
一个惊天秘密。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