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奶婶婶的生死恋

我生在一个山村,家里兄弟姐妹很多,家境也不是很好,于是在我16岁那年,
被家里人过继给我的一个远房的表叔。

表叔家原来也很穷,但后来他和村里的几个头头合钱开了煤矿,家境逐渐也
好了起来。表叔特别想要个儿子,可惜他和表婶接连生了4 个丫头,给出去两个,
实在不死心才去我们家把我要了过去。

于是我就在表叔家生活了下来,我脑袋好使,在中考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
考取了县重点高中,表叔和表婶为此还大宴宾朋,我也对前途充满了希望。县高
中是住校的,临走时表婶偷偷地塞给我1000块钱,告诉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
让表叔知道。

我的表婶名叫王桂香,由于结婚早,我考上高中那年她才35岁。表婶年轻时
也算是村里的一朵花,秀眉杏眼,身材窈窕。要不是成份不好,也不会嫁给我表
叔。当然近年来表叔也有了钱,让表婶和两个表姐的生活过得很舒适。表婶人到
中年,也发福,胸前高高地隆起着,肥大的屁股,粗实的腰身,这也让她早

早地失去了很多男人的注意,包括我表叔。

时光荏苒,一转眼我就要参加高考了。一天我正在寝室看化学,楼下的收发
室阿姨给我送来了一封信。我一看信封,竟然是表婶给我的。我心中一惊,因为
我有手机,表婶家也有电话,什么事一定要写信?看来肯定有要紧的事情。我马
上打开信封,看了起来。

表婶读过两年初中的,因此字写得还好,信中写道:

小勇:

最近没给你打电话,不知道你过得还好不好。婶子很想你,真的。你表叔最
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经常把你婶子一个人扔在家,种地,喂猪,种菜都是婶
子一个人的活,希望你好好学习,别辜负了婶子的希望!

王桂香

信写的很短,我看着这含混其辞的信,也是不知所云。但说实话,一到婶子
家,婶子就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很多个夜晚我都是想着婶子的大白屁股,大
白奶子入睡的,为婶子射出的精液没有十斤也有八斤。“莫非婶子也喜欢我?”

我想到这一点,心头一阵狂喜。

然而很不幸,高考我由于发挥失常,没有上线,老师和同学都为我感到惋惜。

没有办法,我只好手是行装,回到了村里的婶子家。

还没走进屋,婶子便跑了出来给我一把抱住我,我哭着对婶子说,“婶子,
我对不住你和叔,我没考上!”婶子也哭,搂着我,说,“小勇,你回来就好,
没关系,婶子疼你。”说完,也不顾是在院外,对着我的嘴猛地亲了两口!



婶子的香吻让我措手不及,从舌头传来的麻酥酥的感觉让我整个人都软了下
来。婶子拉着我,进了屋子。年轻的冲动让我迫不及待地要将身子肥美的身子搂
在怀里,好好亲亲,吻吻,我要亲她最让人害羞的地方!

然而走进房间,我才发现表叔正睡在炕上,“昨晚出去打一宿麻将,一回来
就睡得像死猪一样。”婶子小声地埋怨着。

“婶子,我就不复习了,在家里陪婶子干干农活,明年出去找工作。”我不
安地对婶子说。婶子脸红了,对我说,“走,到那屋去。”婶子就把我领到另外
的一个房间。

“小勇,有没有什么衣服要婶子洗?”

“没什么衣服,婶子,你帮我看看表叔有没有什么旧衣服,特别是内衣,我
的内衣太脏了,都扔在寝室里了,没带回来。”我大胆地要求着。

“你穿他的干啥?他整天在外面找小姐,内衣还能穿?你现在没有裤衩穿了?”

婶子笑嘻嘻地问我。

“可不是么,没有哪。我图干净,把自己穿的那个也扔了,要不我去供销社
买一件吧。”

“别的了,哪天的吧,你等着,我给你去找。”婶子说罢一扭大屁股走了出
去。我看的心中一荡,心想,早晚有一天我要看你光着大白屁股的样子。


我躺在炕上抽烟,一会儿的工夫婶子就回来了,扔给我一件蓝布碎花内裤,
骚烘烘的。婶子对我说,“我的也都洗了,你先对付穿着吧,等过两天再给你买
去。”我吓了一跳,连忙把内裤掖到褥子底下,说,“那婶儿你先出去,我换上。”

婶子也没说什么,又出去做饭了。我拿出婶子的内裤,翻了过来仔细看着。

只见上面有一些黄黄的痕迹,也不知道是些什么。“反正是婶子的东西,我
才不嫌弃。”我对自己这么说,于是我便脱下裤子,穿上婶子的蓝布碎花内裤,
竟然还是热乎乎的,“难道婶子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给我穿的?”我想到这里,
血液流速马上加快,再也呆不住了,就下地走到外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婶子正蹲在地下烧火,裤子褪下了一半,雪
白肥熟的大白腚在外面露着,看到我出来,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也不吱声,还
是在那里看着火。

我走到婶子后面,什么伦理,廉耻早就被情欲赶得无影无踪。我也蹲了下来,
看着婶子的大屁股。婶子的屁股长的非常好看,又肥又大不说,还是外分型的,
两个屁股蛋向外分着,黑褐色的小屁眼,红黑色的大阴唇看的一清二楚,好像就
是生来要给男人玩弄的一样。

“看什么呢,虎小子,等你表叔出来扒你皮。”婶子小声地嗔怪着。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手一下子扣住婶子的可爱的小屁眼,屁眼也像小嘴儿一
样温柔地含着我的手指,我趴在婶子耳边说,“婶子你真的爱我么?你爱我么?”

婶子回头多情地看着我,说,“不爱你能给你小裤衩穿?不爱你能把屁股给
你看?婶子不知是怎么了,你上学这三年,满脑袋想的都是你,小勇,我不图你
对我一辈子好,我只要你这几年真心对我,好么,小勇?”

我仍然抠着婶子的小屁眼,接着说,“婶儿,那表叔呢?他怎么办?”

婶子回答:“操他妈的,这几年他碰都不碰我一下,一分钱也不往家里拿,
都给外面的骚娘们了。只要你对我好,不用管他。”

“婶子,我想要你!”我越听越兴奋,情欲把我的脸烧得通红,另一只手开
始抚摸婶子的大奶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