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姐凌辱计画【第一部分】

第一章:性奴之夜

走下电车向家走去的中途,白都美沙子有了尿意。

这时从大学回来,可能在练习高尔夫球之后,和伙伴们喝啤酒的关系。

走得再快也需要十分钟才能到家,似乎是无法忍受的距离。

(怎么办?)向前走是住宅区,没有任何饮食店,回车站又增加时间。

这时候突然在钻角处,向回家相反的方向转去。

因为这一边有郭原,那里应该有公共厕所。走快一点,不需要三分钟就能到达。

虽然不是很乾净的厕所,但现在不能过份讲究。

四个门的最里面,想敲门时,门所已经盹坏,但这时候忍耐已经达到限度。

这一天每沙子上身穿胸口有缎带花的粉红色套头毛衣和纯白的裙子,腰上卷一件浅紫色的外衣。

把皮包挂在门把上,急忙撩起裙子。

把内裤和裤袜一起从屁股拉下来。

蹲下去的同时,尿就像雨一样打在马桶里。

就在书一口气享受解放感时,门突然打开。

「啊!」

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有一个男人进来,反手把门关上。

「唔」在这刹那间美沙子还以为自己在做恶梦。

「你敢叫就杀了你!」

把她自以为很漂亮的长发抓住,锐利的刀锋对着她的脸。

「啊!」

嘴动了几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而且尿意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要说是逃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站起来!」

那个男人发出兴奋而沙哑的声音。

头发被他抓住A美沙子尽量把双腿夹紧,然后站起来。她自己也感觉到温热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来,把退在大腿上的内裤也弄湿了。

这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头发剪的很短,身体很强壮。大概有几天没有刮胡子了,在黝黑的脸上只有眼睛发出污浊的黑光。

美沙子在恐惧中闻到酒的味道,男人粗糙的手向美沙子的大腿跟摸过去。

「不要!」

反射性的身体像后退,同时捉住男人的手腕。

「你给我老实一点!」

胸口被他推了一把,后背靠到墙上。

「来人啊!来人…」

还没有叫完,男人的拳头打在她的肚子上。

「喔!」

发出声音,第三拳已经打过来了。呼吸感到困难,眼睛因为泪水使视线朦胧。

「饶了我吧!」

美沙子用颤抖的声音恳求。

锋利的刀锋抵在脖子上。

「你想死吗?」

美沙子轻轻的摇头。

「不想死就老实一点。知道吗!」

美沙子微微点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到暴力,男人的手指又在大学女生雪白的肚子上抚摸。

在夜晚的公共厕所里,刚撒完尿就有陌生的暴徒随便玩弄花唇,对一位千金大小姐来说,产生比死还严重的羞耻感。

(啊!救命啊!)在心里这样呼叫着后悔不该到这个地方来。

如果,没有喝朋友强迫她喝的啤酒,如果下车后立刻到车站的厕所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从花唇收回手指,放在嘴里好像很相的舔一舔,露出黑黄的牙齿,拉起粉红色的毛衣,露出充满新鲜感的胸部。风码的乳房,已经完全成熟,乳头向上挺起。

男人用手掌抱住两个丰满的乳房,偶而用舌尖舔乳头。

美沙子因为绝望赶到眼前一片漆黑。大概男人在不久候就要开始侵犯。美沙子过去从来没有和男性接触的经验。

(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处女。)美沙子真想大声呼叫。

男人的手开始脱她的裙子。

脱下裙子后,好像迫不及待的抓住内裤和裤袜,从脚下脱下来。

在公共厕所的窄小房间里,大学女生的雪白下体完全暴露出来。

男人用刀一面底在她的脖子上,一面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黝黑又膨胀的肉棍笔直的指向天空。

美沙子这时候认命了。她想,自己的第一次性经验,命运中应该是这样发生吧。

男人用一只手拉起他的腿夹在腋下,火热的肉棍向他挺过来,用尖端捅了二三,突然在股间发生强烈的疼痛。

有一点清醒时,又粗又硬的东西已经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内,泪珠从脸上低下来。

男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肉棍在她身体内有节奏的活动。

没有多少时间就结束,男人把他的白色液体射入她的体内,然后离开她。

美沙子就好像失去支撑一样,依靠在墙上蹲下去。

「小姐,原来你还是处女?」

男人看到雪白的大腿上有红色的东西说。美沙子一面呜咽一面点头。

「原来如此。」

男人的声音再度变成冷淡,用手捉住美沙子的头发。

「舔吧。」

把她的头仰起,用刚才凌辱她的东西正对她的嘴。

「快舔!」

美沙子犹豫时,男人的手粗鲁的捉住她的下颚,使她张开嘴。

「唔!」

沾满精液的肉棍进入美沙子的嘴里,她也只好把肮脏的东西含在嘴里。

「不要用牙齿碰到,要用舌尖舔。」

美沙子在不得已的情形下只好那么做,技巧当然不纯熟。可是男人已经萎缩的肉棍,在女大学生的柔软嘴里,很快的恢复硬度。

「小姐,你弄得很好,将来一定会使你的老公高兴,现在要更深的含在嘴里舔。」男人一面说一面扭动屁股,粗暴的用肉棍在美沙子的嘴里活动。

「噢!」

美沙子忍不住发出哼声。

「小姐,喜欢这个吗?」

「───」

「说呀,是喜欢吧?」

「唔…」

软弱无力的摇头。

「说!你喜欢这个东西!」

用力拉她的头发同时摇动她的头。

「啊…喜…欢…」

男人又露出黑黄的牙齿说。

「你本来就喜欢这个东西,对不对?」

「是…」

流着眼泪点头。

「你要说喜欢!」

「是…喜欢…」

「你想性交吗?」

「是…」

「要好好的说出来!」

「饶了我吧…」

在这一刹那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说呀!快说呀。」

「我想性交…」

颤抖的身体说出羞耻的话。

「再说一次!」

「我想…性交。」

「再说一次!」

「我想性交。」

泪珠不断地涌出沾湿脸颊。

「继续说,说到我答应停止为止。」

男人发出这样的命令之后,要求美沙子摆出狗爬的姿势。

「我想性交,我想性交…」

美沙子像念咒一样地重复的说。男人从她屁股后面抱住她的腰,开始做第二次的凌辱。

美沙子向学校请了三天假。

已经取得毕业所需要的所有学分,只剩下毕业论文,所以三天假并不影响美沙子的课业。

只是因为装并让周遭的人担心觉得过意不去。

家里有父亲荣二郎,管家妇加津,房客伊能庆太,母亲在五年前去世,姊姊亮子已经出嫁。伊能庆太是母舅的长子,所以是她的表弟,现在补习中准备考大学,为上补习班的方便,住在美沙子的家里。

请假后第一天上学回来的夜晚。

「姊姊,英文有问题,能不能教我。」

和父亲一起吃晚饭时庆太说。

「好吧,洗完澡后我教你。」

美沙子顺口回答。

过去有很多次美沙子教庆太功课。

根据美沙子的观察,庆太以现在的实力很难考上第一志愿的国立大学。可是还有四个月,只要认真努力还是有上榜的可能性。

对没有兄弟的美沙子而言,庆太等于是亲弟弟,实际上,当庆太第一次叫她姊姊时,一方面感到难为情,一方面也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

因此,就算不能考上国立,也希望他考上第二志愿的一流私立大学。

「好像庆太也要认真地用功了。」

荣二郎看着二个人说。庆太也难为情地红了脸。以前从补习班回家大都是夜晚十点多,但这四、五天以来六点钟以前就回到家。

「补习班结束后,在朋友家一起用功。

庆太虽然这么说,实际上是和朋友打麻将,荣二郎早就看出这种情形。

但最近庆太回了晚的原因,有其他的理由。

洗澡后美沙子到二楼。美沙子的房间是在楼下,庆太的房间在二楼,换好衣服后去敲庆太房间的门。

「请进。」

打开门走进去,因为每天有家政妇打扫房间,所以里面很整齐,墙上贴着偶像歌星的海报。

「你要问什么地方?」

「哦,是这里。」

美沙子走到庆太的身边,看书桌上的教科书。看他指的地方,并不是很难的部分。

「哪里不明白?」

「是…这里的意思…」

看到庆太口吃的样子美沙子感到奇怪,到这个时候,这种程度的英文还不了解,就是二流的私立大学也没有希望考上。

「庆太,你怎么了?以你的实力我认为这点英文是没有问题的。」说完之后解释给他听。

「姊姊」庆太的声调突然提高。「实际上不是英文的问题,有其他的问题要问你。」「什么?」

这时候美沙子发觉庆太表情很不正常。

「女人在…那个…被强迫凌辱时也会有性感吗?」「什么?」美沙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头来看庆太。

「究竟怎么样?」

「我不知道那种事。」

声音有一点沙哑。

「那么,姊姊被暴徒强奸时会向警方报案吗?」庆太急迫的口吻,美沙子无法回答。

「还是认命?」

「那种事我不知道,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用想像来回答吧。」

「为什么…问这种问题?」

「是因为…」

「你若是问这种问题我就不管你的功课!」

用愤怒掩饰自己的狼狈,美沙子走向房门。

「等一下。姊姊,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美沙子在门前停下来,觉得庆太的声音突然变冷淡。

「是什么东西?」

「你看了就知道。」

美沙子走回来看他递过来的几张照片,一下子使她说不出话来,拿着照片伫在那里。就好像从背后突然用木棒打她的头一样。是相当大的冲击。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女人被男人强暴,异常的是在厕所里,灯光不够明亮,但更显的有逼真感。可是其中有两张被强奸的女人脸部很清楚。

「姊姊,怎么样?」

庆太的声音使美沙子清醒过来。

「怎么会有这种照片?」

问的声音已经沙哑。

「照的很不错吧?本来想早一点拿给你看的,可是姊姊好像生病了。」美沙子无法分辨他是不是再讽刺。

(我这时候应该要镇定。)美沙子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对庆太说。

「庆太,这个照片是你照的吗?」

「嗯」庆太点点头,看着美沙子说。

「姊姊,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你觉得我怎么样啊?」

「当然喜欢啊。」

美沙子在犹豫中这样回答。

「爱我吗?我是爱你的。」

美沙子的脑海之中已经一片混乱,刚看到四天前在厕所里被强暴的照片,又立刻听到表弟的爱的表白。

「怎么样嘛,说清楚呀。」

庆太的眼光是非常认真的。

「什么怎么样…我说过是喜欢你的,你像我的亲弟弟一样…你明白吧,我从来没有站在爱情的立场考虑过你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亲戚。」「这么说,你是不爱我的。」在庆太脸上,露出自杀般的表情。

「这也是当然的吧,姊姊这样又美丽又聪明的大学生,不可能爱上我这种上补习班的学生吧。」「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说过吗?我喜欢你是真的。」美沙子多少恢复一点镇定。

对方的身体虽然大,但终究是十九岁的少年,年龄只差三岁,可是二十二岁的女人和十九的男人,精神年龄的差距如大人与小孩。

「真的吗?」

庆太抬起头来看美沙子。

「当然。」

美沙子点头后感觉到庆的眼光丁在她穿T shirt的丰满胸部和穿迷你裙露出来的大腿处,突然感到紧张。

从刚洗完澡肉体散o出来的特有气息,足够震撼少年的心。两个人都突然变的沈默,那是令人窒息的沈默。

「啊,我…」

美沙子想要离开,庆太双手抱住她的腰。

「我喜欢你。我爱你。」

「啊」庆太的力量立刻把她推倒在旁边的床上。

这是四天前的恶梦再度出现。虽然抵抗,但在力量上是抵不过对的。双手被压制住后,只好放弃抵抗。庆太一面凝视美沙子,一面把嘴靠过来。

就在两人的嘴就快要接触的刹那,美沙子无意识的大叫。

「不要!」

一面叫一面把头转过去。

趁庆太双手放松时候,美沙子迅速站起来说。

「我讨厌做这种事的人。」

一面说一面冲出房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心里的悸动还是无法静下来。化妆台上放着从庆太房间拿回来的照片。除了庆太的爱的表白,这些照片对美沙子造成强烈的打击。

他是怎么到这些照片的?那一天晚上公共厕所没有其他的人。是在小小的空间被强暴的,门也是关的,不可能拍到照片。

可是眼前就放着不可能拍到的照片。这个答案N只有庆太才知道。

而且还有底片的问题,必须要拿回来才行。

恢复镇定之后,美沙子再度到庆太房间的门口,敲门,但没人回答。

「庆太,是我,可以进来吗?」

「───」

「我有话要跟你说。」

「───」

「我要进来了。」

推开门走进去。

庆太坐在原来的位子。

「刚才对不起。」

「没有什么。」

庆太看着书桌说。

「那就好了,谈关于这些照片的事。」

美沙子照片放在桌上就离开庆太的床边。

「庆太,你说是你拍的,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拍的?」「为什么?」「因为我不记得人拍过照片。」

「你说谎!」

庆太忽然大声吼叫,连同椅子转向美沙子的方向。庆太平实的样子,实在无法想像现在这种可怕的表情。

「姊姊是来要回这些照片的吧,还有底片。」

「───」

「是想要这些东西吧。」

拿起桌上的照片给美沙子看。

「我是想要的。」

美沙子看着庆太说。

「这种难为情的照片,如果让别人看到,我…你该明白的。最好你能给我,而且还想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拍的。」「可以给你。」

庆太回答的很爽快。

「谢谢。」

「可是,姐姐给我什么呢?」

「什么都可以…」

美沙子说到这里突然紧张地把迷你裙露出来的双腿夹紧。不知何时开始,庆太的眼睛盯在两条雪白的大腿上。

只要想到他刚才的行动,就明白他想要的东西。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从庆太的眼睛中冒出热光。

「不,不是什么都可以的。」

「果然是这样。其实,不做交换也可以。我在四天前就忍不住想要拿给补习班的同学看。」「庆太,千万不能那样…求求你。」

「这是我的自由,因为这是我的东西。」

美沙子感到狼狈,现在和先前的那种少年做爱的表白的那种情形完全不同,在庆太的表情上露出狡猾和冷漠的表情。

庆太看到美沙子慌张的样子,知道这些照片比他想像的效力更大,就变的更大胆。

「你没事就出去吧,我还要做功课。」

美沙子听到他这句话,知道二人的立场已经颠倒过来了,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了。

「好吧,庆太…姊姊答应你的要求…所以不能让别人看到这些照片,要完全给我。」美沙子露出恳求的眼光。

「姊姊,是真的吗?」

「嗯,我答应。可是庆太,你也要遵守诺言。」看到庆太向小孩子一样天真高兴的样子,心里乾到更痛苦,但除了点头以外没有别的方法了。

「姊姊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

「什么?」

好像很意外的,美沙子的脸僵化。

「什么颜色…那种是…」

「告诉我吧。」

庆太用强烈的口吻说。

「白色的…大概是吧…」

「让我看。」

快要到嘴边的拒绝的话吞回去,美沙子下意识地夹紧从迷你裙漏出来的美丽大腿。

「我说要看,你没有听见吗?」

「庆太,你…」

「快把大腿分开!」

有命令的口吻──好像说,你不照我的话作,会有严重的后果。

美沙子真想走,可是,无论如何要拿到照片和底片。

「给你看,就给我照片和底片吗?」

「是的,你我的话做就会给你。」

美沙子咬紧嘴唇,只要忍耐一下,那是很短的时间。美沙子好像用双手压住迷你裙的裙摆,然后把可爱的膝盖像左右分开。

这时候庆太的眼里看到两条充满弹性的大腿,夹着有裤袜逊的白色稍许隆起的内裤「把腿分开大一点。」「───」

对庆太严厉的眼光,美沙子忍不住把脸转过去,但也只好分开更大的角度。

庆太的眼睛看清楚裤袜的缝线,和白色内裤的荷叶边。

「就这样把双腿放造床上。」

「我不能,就这样饶了我吧。」

「不行,你答应过的,要照我的话做的。你不遵守诺言A我也不要遵守了。」庆太的命令有绝对力量。美沙子闭上眼睛,屁股向床里移动,双手扶在两侧,把分开的美丽大腿抬起,双脚踩在床边上。

这时候迷你裙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啊」突然站起的庆太,又立刻跪在床前,用手抚摸美沙子的大腿。

「不要!」

美沙子要合上大腿。

「不要动!」

庆太发出锐利的声音。

「现在动了,就绝对不会给你底片的。」

「这…」

美沙子把合起来大腿,再度慢慢分开。

庆太一面用双手抚摸美沙子的大腿,一面把脸靠近丰满的大腿跟。

在大腿跟地方,好像有两夹住羞耻的部位,微微隆起的部分有薄薄的内裤遮掩。

那是他作梦也想看到的美而隆起的神秘地带。

自从来到白都家住以后,庆太几乎每天都想着美沙子的这个地方手淫。在这以前,他意淫的对像是一个偶像歌星,但现在是美沙子用的香水味,偶然碰到美沙子的手的触感,或是他偷偷摸过的美沙子洗晒的内裤的感触或味道,可是现在美沙子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眼前。激动地呼吸也感到困难,但庆太伸出舌头在那柔软的隆起不为舔。

「不要!」

美沙子羞的脸色通红,双手摀住脸。可是这时候的庆太已经无法煞车。从大腿的股间散发出来的强烈女人体臭,嘴唇用力压在上面。

「我要脱下了。」

还这样故意声明之后,庆太的手指勾到裤袜的腰部。

「啊,饶了我吧」

美沙子的股间不由的向后退缩,可是紧随着不放。他的手有有点颤抖,但还是向下拉。可是因为不习惯的关系,拉到隆起的臀部时,就没有办法继续拉下去了。

「姊姊,你站起来。」

庆太仍然抱着美沙子的腰,让她从床上下来。从迷你裙露出来的大腿显的更美。

「求求你饶了我吧。」

美沙子一面向下拉迷你裙一面恳求。

「我可以停止,但底片就不给你了。」

「啊…」

美沙子发出轻微的惊呼声。

庆太重新撩起裙子,这一次是从腰侧一下子就把内裤和裤袜一起拉下来。

「抬起脚」拉到脚时,分开二次脱下内裤。

这时候美沙子迷你裙的下面已经完全赤裸了。

美沙子本能的拉下迷你裙。

「放开手!」

庆太蹲在那里冷酷的下达命令。

「啊。不要…」

用沙哑的声音要求,但也只有忍受让庆太撩起迷你裙。

庆太的眼睛发出亮光,凝视下腹部的黑色草丛。在合拢的大腿跟中间,黑色绒毛覆盖在神秘地带上。

颤抖的手指伸向黑色的草丛时,书桌上的对讲机的铃声响了。

庆太好像不情愿的转移目光。

「就这样不要动。」

说完之后拿起对讲机。

「美沙子小姐在这里吗?」

是管家妇加津的声音。

「她在,有什么事?」

「是佐佐野先生的电话。」

庆太在心里暗骂。

「姊姊的电话。」

不满地说,将对讲机递过来,美沙子整理一下裙子后,接过对讲机。

「是我。啊…」

忍不住叫出来。

因为庆太在她的身后,撩起迷你裙用双手抚摸赤裸的屁股。

「小姐,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

「我电话接过来。」

「等一下…」

但已经太晚,电话已经接通。

「喂,是我。」

「晚…安…」

佐佐野是大学高尔俱乐部的同学。

「上次谈的事情怎么样?」

「什么?」

「忘记了吗?下礼拜天去兜风啊。」

「喔,这个…」

在这段时间庆太的手不停的摸她的屁股,手指还想插入光滑的峡谷间。

「身体已经好了吧」「是,差不多了。」

「那么去吧,现在的红叶很美,明年这时候你我都是社会人了。」「唔」「美沙子,怎么了?」

「没什么。」

因为庆太要分开她的大腿,而美沙子不肯,所以庆太拧她的大腿。

「你说没有什么,可是有一点不对呀。」

「只是有一只怪虫子而已。」

「原来如此,吓了我一跳。」

就在佐佐野苦笑时候,美沙子的大腿被迫分开。庆太像要钻进去似的看大腿的根部。

(啊,果然是)激动的庆太的身体开始发抖。

在过去庆太只有一个女人的经验,那是今年考大学失败后被拉皮条的说服在土耳其浴抱过一个女人。

大概是价钱便宜的关系,那个女人是瘦巴巴的,浓妆艳抹年纪大的女人。女人本人说「二十五岁」,可是粗糙的皮肤和松弛的胸部,在怎么看也超过三十岁。

虽以这个女人作对象结束童男子的生活,但无论如何不想舔她的性器。

相比之下,眼前的美沙子的花纯,不论是粉红色的颜色,好像很难为情地和在一起的花瓣,充满美丽的新鲜感。

庆太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顺着可爱的溪沟舔去。

「啊,唔庆太,不要这样。」

美沙子终于无法忍耐用手按住电话大声叫出来。

「喂,美沙子你在听吗?」

「啊,是你等一下,我把电话转到我的房间听。」说完之后放下对讲机。

「姊姊想逃走吗?」

「不是的,跟大学同学有要紧事谈,要快一点,不然他会怀疑的。」「姊姊喜欢这个家伙吗?」「你说的是谁?」

「那个叫佐佐野的男人,经常打电话来的就是他。」「没有啊,他只是高尔夫球的伙伴,是普通的朋友。」「可是他好像很喜欢姊姊的样子。」「是吗现在我要回房了。加津也会感到奇怪的。」意外的,庆太的双手从大腿上收回来。

「可是等大家都睡了以后,你要来我这儿。」

美沙子没有回答,拉下迷你裙也没有穿上内裤就跑出去。

第二天早晨,庆太提早起床,站在楼梯中间察看楼下的动静。和往常一样,荣二郎已经坐公司派来的车上班去了。

昨晚,美沙子没有回到他的房间,他整晚没睡,到不是因为气美沙子,而是因为碰到美沙子的肉体,用舌头品尝过神秘花瓣的兴奋过度的关系。

庆太闻着美沙子留下来的裤袜和内裤散发出来的味道,发泄三次年轻的慾望。

虽然如此,躲在楼梯上的庆太的下腹部,又为新的慾望膨胀起来。

不久后楼下传来拖鞋的声音。

「小姐,早安。」

「早安。」

美沙子在厨房和加津寒暄,脚步声向这边走过来,然后消失在洗手间。

这时候庆太故意发出很大的脚步声从楼梯走下去。

一直来到洗手间,轻轻推开门,这时候美沙子在里面背对着门洗脸。

庆太过去顺手关上门,他的眼睛立刻开始注视从裙子露出来的双腿。

为洗脸弯下上身,所以从白色的裙子露出大半的大腿。

庆太默默地走过去,猛然撩起裙子抚摸有浅蓝色的内裤包围的屁股。

「啊!」

身体颤抖一下,美沙子回头看。

「庆太,你」

「姊姊不要管我,继续洗吧。」

「放开你的手。」

美沙子扭动腰肢想赶开庆太的手。

「我不要。我想摸姊姊的屁股。」

「你不要胡说八道了。」

「我没有胡说,你还是洗脸吧。难道要加津看到这个样子吗?」从镜子上看到庆太表情,美沙子觉得不寻常,就任由他摸屁股,自己继续洗脸。

趁这个时候,庆太拉下裤袜和内裤。

「今天穿的是L蓝色,姊姊真是性感,以后只要我们在一起,你要自己撩起裙子让我看内裤。然后向我请求,请我脱下你的内裤。」庆太一面从脚底下脱下内裤一面说,美沙子对庆太不提起昨晚没有服从命令的事反而觉得有点可怕。

「为什么不回答我?」

突然捉住他的头发,使她的脸仰起。

「我讨厌粗暴!」

看镜子里庆太说。庆太的手开始用力,美沙子的脸被压在装满水的洗脸盆里。

「唔」快不能呼吸时才让她抬起头。

「啊」张开口吸一口气。

「回答呀。」

「庆太,不要这样。」

强大的力量又把她的脸压在水里。

「唔」水流进鼻孔里时才拉起她的头发。

「知道了所以不要再这样。」

美沙子一面咳嗽一面请求。

「你要说完全答应。」

「我完全答应了。」

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的可怜模样,只好点头。

「好。现在去餐厅但不准穿内裤。」

美沙子隔着桌和庆太面对面坐下。

她当然没有食慾,昨晚和佐佐野通完电话后,不知道该怎么办,苦恼一整夜。

(跪下来向他哭求吧。)可是想到刚才庆太的态度,可能使他更生气。

(不如摆出强硬态度把他骂一顿,也许能顺利解决,在怎么说他还是小孩子。)可是刚才发生在洗手间的事,使她的计画完全崩溃。

「啊,糟了。」

庆太的筷子掉到地上,蹲下去捡,可是一直没有起来。

「唔!」

美沙子的脚突然被摸到,使她吓了一跳。

拉开桌巾向下看,庆太正在下面企图撩起她的裙子。

「庆太,不能这样。」

美沙子小声的说着,用双手压住裙子。这时候加津走过来了,美沙子急忙拉好餐巾拿起饭碗。

「小姐叫我吗?」

「没有啊。」

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吃饭,就在这一段时间里庆太的手也没有停止。

衬着美沙子不能抗拒,把白色的裙子拉到大腿上,手摸在膝盖上面。

美沙子在腿上用力,不允许他的手侵入,因为裙子里什么都没穿。

可是庆太非常大胆,知道这样不行时,就拧她的大腿。

「痛」几乎要这样较出来,美沙子勉强忍住。

因为他年轻,一旦开始以后再达到目的之前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为避免让加津发现,美沙子只好慢慢分开双腿。

庆太露出得意的笑容,餐桌下的光景正如他想像的可以说是绝景。过去也有过偶然掉下筷子,捡起来的时候看到美沙子美丽的腿。但时候不要说是摸,就是分开腿也没有办法。

这时候庆太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在草丛地带摸索。

「小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正在夹紧大腿美沙子惊慌的抬起头来看加津。

「没有,为什么这样问?」

「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你的并没有完全好。」「不会的,你多心了。」庆太趁这机会毫不客气地侵犯,手指已经达到花唇,在那里不停地蠕动。这时候美沙子还不能表现出不满的表情。

「庆太少爷到哪里去了?」

加津看着庆太剩下的食物,露出疑惑的表情。

「大概是上洗手间吧。」

「哦。」

「加津,我今晨不想吃了。你可以收拾起来了。」说完之后拉下裙子跑回自己的房间。

正在准备上学时,听到敲门声。

「谁?」

美沙子声音有点紧张。

「是我。可以进来吗?」

「不行!我正在换衣服。」

但还没说完话庆太就进来了。

「你要做什么?」

「你说换衣服是骗我的。」

庆太的眼睛在美沙子的身上飘来飘去。

「你忘记在洗手间答应的事了吗?快一点,你会迟到的。」美沙子瞄他一眼,可是庆太蛮不在乎的样子。只好慢慢拉起裙子,露出膝盖后,又露出丰满的大腿。

「还看不到!」

这时候美沙子只好转过头去继续拉裙子。

在大腿跟露出刚换过的纯白色内裤。

「有一句话你忘了说。」

「脱我的内裤吧。」

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当然可以。」

庆太蹲在美沙子前面,这时候和昨天不同,用更熟练的样子脱下裤袜和内裤。

「今天穿这个上学吗?」

「是啊。」

「可是穿这一件就看不见姐姐漂亮的大腿了。我来给你换更短的。」庆太说完之后就到衣橱找。

「穿这一件吧。」

庆太选的是美沙子所有衣服中最短的迷你裙。

「太小了。已经不能穿了。」

确实腰围和臀围都很窄小。

「不要说了。穿上去吧。」

美沙子没有办法,把迷你裙穿在里面,再脱下外面的裙子。

缩紧肚子还能勉强扣上拉链,现在穿子来比想像的还要短,健康的大腿几乎露到根部。

「这件裙子很适合姐姐穿,就穿这个走吧。」

「不我不要。」

下意识的向下拉迷你裙,美沙子用力摇头。

「不行,这是昨晚你没有来我房间的处罚,我们一起走吧。」「等一下,这个样子实在无法出去的。」「今后姐姐的衣服由我来决定,我觉得这裙子最适合。」「好吧,我就穿这一件。至少让我穿上内裤吧。」「不穿内裤更有刺激感。」「拜托,这样大家会看我的。」

不错,又不是夏天,穿这样超短的迷你裙,别人一定会感到奇怪的。

「那么,准你穿一件裤袜吧。」

「谢谢。」

美沙子不由自主的向庆太道谢。

可是庆太没有白白让他穿上裤袜。

拿起化妆台上的小刀在裤袜的股间部分割开十公分左右。

「我来给你穿吧。」

说完之后双手拿裤袜就蹲在美沙子的面前。

「不,我不要这样。」

「你不要穿就这样走吧。」

「穿,我穿。」

没有办法只好抬起脚。

五分钟之后,美沙子和庆太一起离开家。

走出来以后对自己的迷你裙感觉到不自在,自然地低下头。

随着接近车站,行人愈来愈多。

「大家都在看姐姐漂亮的腿。」

「庆太,我很难为情。」

美沙子红着脸显出畏缩不前的样子。

「你愈是这样别人愈是注意,要自然一点,又没有做坏事。」庆太在美沙子的耳边悄悄说,快步走向车站,要通过剪票口来到阶梯。

「从这里开始姐姐要走到前面,我要看看从下面是不是能看到。如果用书包挡住,我会叫你再走一遍。」从背后被庆太推一下,美沙子摇摇摆摆地向前走。

最拥挤的时间带虽然已经过去,但月台上仍旧有很多人。

美沙子从阶梯的第一接开始就用手拉着扶梯,一步一步地向上走。

对于美沙子而言唯一的救星是迷你裙紧贴在身上,裙摆不是分开的,所以不担心飘逸。

不过本来就露出大腿,只要在增加一点角度,就能看到裙子里面。

在阶梯走到一半时,站在下面的庆太看到丰满的大腿跟,而且臀部左右地小山丘也开始显露出来。

走完阶梯后,除庆太以外好像没有人发现美沙子没有内裤。

「不用担心,没有看到屁股。」

庆太从后面追上来在美沙子的耳边说。

美沙子红着脸捶下头,走过阶梯的时间,几乎魂不附体的样子。

可是真正的痛苦还没有开始。

到达月台时,立刻让他坐上刚好开进来的电车,这时候车上的人还没有很多。可是从第二站开始,上下车的客人增加。

美沙子和庆太在车门附近面对面站立。

庆太的手开始抚摸美沙子的大腿。

美沙子急忙压住庆太的手,可是他的手已经滑入迷你裙里,已经到达光滑的下腹部。迷你裙的长度还不到三十公分,从膝盖上露出的大腿还超过迷你裙的长度,所以简直没有办法阻止庆太的手。

而且到时候才知道庆太用小刀在裤袜的股间割开的理由。

很想夹紧双腿,可是在摇动的车里为保持身体的平衡,双腿无论如何要分开一点。

因此美沙子的下体几乎成为无防备的状态。

庆太毫不客气地从裤袜的裂缝抚摸美沙子的花唇。

(如果被别人看到)真想有个洞就钻进去。

可是,实际的状况比美沙子想的更坏。因为有个男人刚才搢美沙子走上阶梯的样子,跟上来等待机会。

而且还不指一个人。在月台上的色情狂,看到美沙子的样子都靠拢过来。

从后面身过来的手几乎使美沙子吓破了胆。

有几只手同时钻进迷你裙里,淫邪地抚摸只穿裤袜的屁股。

而且知道美沙子没有穿内裤时,就以为这个女人希望有男人来摸,动作就更大胆起来。

就是用双手压住迷你裙也没有用,捉住一个人的手腕,另外一个人的手在股间蠕动。想要档开那个手,反而被捉住后拉到隆起的裤子前面。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美沙子真想这样喊叫。

迷你裙已经被拉到腰上,原来只有十公分的裤袜裂缝已经延长到屁股上。

男人的手指从那里侵入,直接在光滑的皮肤上抚摸。

而且运气也不好,美沙子身边的车门,一直到终点都没有打开,在十五分钟的时间里,美沙子只好任由男人们凌辱。

终于到达终点站,才能从拥挤的电车里解脱出来。庆太立刻拉美沙子的手向出口走去。

「庆太,要去哪里?」

美沙子的大学,是要在这里换车。

「我想让你看一看我用功的情形。」

不理会美沙子的抗议,庆太拉她走。庆太的补校离车站约5分钟的路程。

有三栋九楼的建筑物,走进其中一栋后,庆太就站在电梯门前。

大概第一小时的课已经开始了,只看见几个迟来的学生。

走进电梯后庆太压下七楼的钮,然后和美沙子并排站立。

一起进来的另外的两个学生按下九楼的钮。

「啊」在电梯开始动作的刹那,美沙子不由的叫起来,但实际上并没有出声。

庆太的手悄悄深入迷你裙里,开始抚摸只穿裤袜的屁股。而且这时候裤袜已经在拥挤的电车里,被几个男人的已股间为中心撕破了。

美沙子急忙挡住庆太的手,可是这个年轻的虐待狂毫不放松,用另外一只手把迷你裙拉到腰上。

(不要)又几乎叫出声来,美沙子用力捉住他的手。

暴露出来的下腹部虽然有裤袜掩盖,但已经有毛从裂缝露出。

虽然是在两个学生的背后,但这样暴露出下半身的羞耻,使千金大小姐的美沙子实在无法忍受。

也许是发觉后面的动静,有一个学生要向后看。美沙子紧张的放松抓住庆太的手,几乎要昏过去,但那学生立刻把视线转向只是标数的数字上。

美沙子知道自己的后辈再冒汗,此时如果抗拒一定会影起前面两个人的注意,只好任由庆太抚摸。

庆太还趁此机会把手指身进他夹紧的大腿缝里,在那已经渗出淫水的花唇里挖弄。

这时候又撩起她的上衣,还从雪白的乳罩露出胸部抚摸。

对美沙子来说,到七楼的时间好像有数小时那么久。电梯停止时,庆太迅速抽出手来,搂起美沙子走出去。

走出电梯的刹那,庆太的手再度撩起迷你裙。

(啊!)美沙子受到心脏快要停止的冲击,难怪那两个学生瞪大眼睛。在这个补校难得一见的美女,迷你裙被撩起露出下半身。而且裙子下没有内裤,只有一条破裂的裤袜。

两个人都很清楚的看到从裤袜露出一半光滑的肉体,双丘随着走路向左右挑拨性的摇动。

但这样的意外的美景立刻消失,因为电梯的门关上遮住他们的视线。

「庆太,可以饶了我吧。」

被带进没有人上课的教室时,美沙子开始哀求。

「还什么也没有做呀。不过希望我了你就要完全听我的话。」庆太抓住美沙子的手,拉她到教室后面的窗边,从这里可以看到车站一带的市区。

「姐姐,在这里蹲下。」

美沙子背对着窗户照他的话做了。这时不知道庆太在想什么,拉开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掏出年轻的肉棍。

「已经不能忍耐了,用嘴给我弄吧。」

这时候肉棍几乎快要破似的指向天花板。

「你不要胡说」美沙子红着脸把头转开。

「你不肯吗?」

「是啊」在这刹那挨了一耳光。

「啊,你这是干什么!」

抬头看庆太时又挨了一耳光。

「不,不要这样!」

美沙子的声音已经颤抖。庆太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在美沙子的脸上打,好像要打到她服从为止。

这时候美沙子突然想到在公园的厕所里被强奸的光景。

那一次也是受到刀的威胁,脸颊被打,身体遭到玩弄不算,还要她说出难以说出的话来。

庆太一定是看到当时的情形,可是问题不在于她受到暴徒的凌辱,而是受到暴徒的恐吓后完全听对方的话。

当时如果不受恐吓的屈服抗争到底,就是最后被强奸,庆太也不会如此大胆。

「能舔那个男人的,就不能舔我的吗?」

庆太终于开口说话。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

美沙子含泪要求。

「不行,你不快点弄也许有人会进来,丢脸的可不是我。」「唔」现在只有服从,本来是可爱的表弟,现在完全变成支配她的帝王。

美沙子从迷你裙理露出的雪白大腿,只有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把嘴靠近庆太的大腿根。

「用手握好!」

照他的话用一只手握住肉,然后闭上眼睛从前面含在嘴里。美沙子来说是那个暴徒以后的第二男人的肉棍。

昨天晚上庆太自我满足三次,所已有信心不会很快射出来。可是他心目中仰慕的美沙子,柔软的嘴唇和舌头的感触,比他想像的还要更甜美,已经膨胀的肉棍,这时候更充血涨起。

「啊,姐姐,太好了」

忍不住这样说着,扭动着屁股。就在这时美沙子的舌尖偶然的碰到肉棍的中心点。

「啊。」

庆太的五体产生触电般的美感,就在这刹那从深深刺入美沙子喉咙的肉棍喷出黏黏的液体。

「呕」呼吸受阻,然后在肉棍拔出去的刹那,美沙子把白色的奶油吐出来,吐出来以后嘴里还觉得恶心。

「姐姐,从现在开始,你要作我的情人……」

庆太一面把肉棍收在裤子里一面说。

「你为什么不回答?」

美丽的头发被庆太抓住用力拉。

「知道了。」

美沙子产生厌世般的心情点头。

「说清楚一点!」

「我是庆太的情人。」

「对任何人都能这样说吧?」

「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