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美姐凌辱计画【第三部分】

第三章:暴露的妻子

在飞往北海道的飞机中央的席位上坐着一对年轻人。

女人是二十一、二岁,是引人注意的美女,穿着新的白色的套装,裙子是大胆的迷你裙,修长丰满的大腿露出三分之二以上。

另一方面,男人的年龄好像小一点,全新的灰色西装穿在身上好像很拘束的样子。

一看就知道是去蜜月旅行的新婚夫妻,只是男人的左手里拿的柺杖引人注目。

坐着时还看不出来,但走路时就能知道男人的左脚是义肢。

新郎的名字叫做伊能庆太,新娘是白都美沙子,两人不久之前才从教堂举行婚礼。

「心情还好吗?」

庆太对着看着窗外的美沙子说。

「现在是蜜月旅行,你这样沈闷别人会觉得奇怪。」「这样的婚姻不会有好结果的。」

「为什么?」

「结婚要两个人相爱才行。」

「你不要忘记,我是爱你的。在一起生活后,你也会爱我的。」「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爱你的。」美沙子的脸上毫无表情。

「没有关系,从今天起在法律上你是我的妻子,要比过去更服从我的命令。知道吗?」「──」

「美沙子,脱掉三角裤。」

美沙子的身体振动一下,眼睛望向庆太。

「你怎么了,还不快一点!」

庆太的冷漠表情,不像刚举行完婚礼的新郎。

「就在这里脱吗?」

「还用问吗,你自己不能脱,我来给你脱。」

庆太的手从迷你裙露出来的大腿伸过去。

「啊!」

美沙子急忙压住庆太的手,虽然是靠窗坐,但通道的另一边还有其他的乘客,而且空中小姐不停地走来走去。

「等一下,我自己脱。」

美沙子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等到空中小姐走过以后,美沙子自己把手伸到迷你裙里,一面注意自己的表情,微微地抬起屁股,把三角裤和裤袜一起拉下来。

屁股直接坐到坐垫上的感觉,使她产生无法形容的屈辱感。

因为弱点被他抓到不得不结婚,但几小时前还在父亲和好友的祝福下走出教堂,这样的新娘在蜜月旅行的飞机上要战战兢兢地脱下内裤。

美沙子把腿上的蕾丝三角裤一下子拉到脚下。

有没有人看到?紧张地心里怦怦跳。

脱下高跟鞋,迅速脱下三角裤。

「交给我保管吧。」

庆太把还含有新娘体温的三角裤和裤袜收下,就从口袋里拿出像牙膏一样的东西。

「没有穿内裤会冷,给你涂上这个吧。」

「那是什么?」

「你不要管,把腿分开吧。」

「不要在这里。」

从过去的经验能想向那是可怕的春药。

「你说要对我服从,是假的吗?」

「不,可是不要在这里」

「不行,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换句话说就是公认的奴隶。」说完就把手指伸进去没有裤袜和三角裤的大腿。

美沙子拼命的试图抗拒,就在雪白的大腿间发生争执,可是看到空中小姐走过来时美沙子只好放开手。

「美沙子,把腿分开大一点。」

庆太的声音很大,美沙子不由得红了脸,但也只好低下头慢慢分开腿。

事到如今还是快一点涂完比较好,可是庆太的动作反而慢吞吞。

在剃过毛的山丘下,对每一片花瓣很仔细地涂抹,然后侵入窄小的洞口。

(求求你,快一点吧。)美沙子的心里这样恳求,推手推车的空中小姐已经来到前一排的位子。

(千万不要看。)心里这样祈祷,可是空中小姐的眼睛是不可能看不到的。

空中小姐把一杯酒交给前面的客人,然后露出不屑的眼光看美沙子。

美沙子反射性地夹紧双腿,拼命地拉迷你裙想掩饰自己的股间。

可是庆太没有收回手的意思。

「亲爱的,不要在这里。」

如果新娘拒绝新郎的抚摸就显得很不自然,同时也想掩饰强烈的羞耻感,美沙子第一次对庆太说出「亲爱的」,然后就撒娇似的把脸靠在庆太的肩上。

空中小姐看到这种情形,假装没看到的样子走过去。

在这同时庆太也收回手。

没有经过几分钟,美沙子就开始扭动屁股。

到达北海道至少要二十分钟,不是能忍受的搔痒感。

「我要去一下厕所。」

「那么,我也一起去。」

庆太也站了起来。

美沙子扶着拿手杖的庆太从座位间的通路走向厕所。她觉得旅客们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确实,从迷你裙里露出的美丽大腿,不能不吸引男人们好色的眼光。

来到厕所前。

「美沙子,你来帮忙吧。」

庆太抓住美沙子的手想拉进里面去。

「不能这样。」

「为什么?我是残障者,妻子来帮忙是当然的。」经他这么一说,美沙子就无法拒绝。

「你要先尿吗?」

「不,你先吧。」

美沙子很想立刻解决消除春药的搔痒,但那种样子又不希望庆太看到。

「那么,你来弄吧。」

「什么?」

「真笨,用你的手啊。」

「这个」「你不愿意吗?」

「不」这不是争执的时候,美沙子让庆太站在马桶前面,蹲在他的身边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轻轻掏出萎缩的性器。

「你要拿好,不要尿到外面去。」

「是。」

从前端流出水来,但只有一点。

可是美沙子把庆太的东西收回去,把裤子的拉链拉好以后也不肯出去。

「美沙子,轮到你了。」

「请你到外面等吧。」

「为什么?」

「因为我难为情。」

「现在还说这种话,在医院的屋顶上不是在我面前尿过吗?」「可是」立刻飞来一耳光。

「美沙子,你还装蒜!」

庆太的声音几乎传到外面去。

「你实际上是为了搔痒才来这里吧。为什么你不坦白地说出来。」「因为那是」「不只如此,刚才也没有听从我的话,这样是不能做一个好太太的。」「那么就离婚吧。」

「那是不可能的。你是属于我的,绝对不会放你走,快站起来吧。」头发被抓住,美沙子只好摇摇摆摆站起来。

「把身体转过去,然后把裙子撩起来,再慢吞吞的就不饶你。」美沙子只好转过身去拉起裙子,露出漂亮的雪白屁股。

「分开大腿!」

照他的话做了,这时候庆太从口袋里拿出两根绳索,接在一起送到美沙子的股间。

「这是做什么」「为了你不听话要惩罚,这样忍耐到旅馆吧。」「求求你,等一下,让我先」

「干什么?」

「我很痒。」

美沙子的脸通红。

「现在来不及了。你如果真的反省,就诚恳地接受处罚扁吧。知道吗?」「是,知道了。」

美沙子认命的闭上眼睛,如果反抗一定受到更大的羞辱。

绳索的节扣正好碰在花瓣上,这样拴在下体。

「回去吧。」

这一次的行程美沙子是被牵着走的状态。蜜月旅行要去北海道是庆太提出来的。

庆太前不久已经考上私立的二流大学,为了准备就没有时间去国外旅行。而且考虑到行动不便的身体,在国内旅行比较方便。

另一方面从大学毕业的美沙子,照以前的计画扩大父亲的画廊,在赤阪的大厦里开张,因此赚到生活费的任务都落在美沙子的肩上。

四十分钟后两个人从机场坐上计程车。

美沙子走路的姿态非常不自然,这是因为卡在股间的绳子,每走一步就摩擦她的神秘的部分。而且在飞机上涂上的春药这时候达到高潮,强烈的搔痒感使她快要疯狂。

其实,如果在普通的状态,这样长时间的折磨,也许真的会发狂,现在反而因为有绳子的摩擦,缓和难以忍受的搔痒感。

可是随着时间的经过,使搔痒的身体更加火热,每走一步美沙子就感到搔痒感和绳子刺激的异物感,以及像渗透进来一样的甜美感。

(还要忍耐。)从迷你裙露出大腿的美丽新娘,还是会引起四周男人的注意。在这个情形下红着脸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下去。

坐上计程车后庆太说出奇妙的话。

「司机先生,去旅馆之前先去一家五金行。」

「没有问题,要买什么呢?」

中年的司机从后视镜看着后面说。

「想买绳索和狗链。」

「这个东西附近就可以买得到。」

计程车开动以后庆太看看手表说。

「这个时间还能去一趟美术馆,去五金行买东西以后就去一趟美术馆吧。」美沙子惊讶地望着庆太,不错,提出要去美术馆的是美沙子,但预定是明天,已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欣赏艺术画。

「今天疲倦了,明天再去看吧。」

「不,今天比较好,明天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可是」正要说话时庆太伸出手抚摸美沙子的大腿,迷你裙在这时候显得更短,不但能看到大腿根,几乎要能看到里面的绳子。

美沙子把皮包放在腿上,可是被庆太拿开,然后手向里面伸。

「美沙子,你就在这里换衣服吧。」

「什么?」

庆太在美沙子的耳边说。

「取下乳罩。」

美沙子知道他不是再开玩笑。

「饶了我吧。」

美沙子低下头说,庆太这时候拉起迷你裙,美沙子拼命用双手抗拒,同时不放心地看着司机,司机不知何时已经改变后视镜的方向偷看后面的情形。

美沙子的全身像火一样地热起来。

(司机看到了。)强烈的羞耻心折磨着美丽的新娘,同时在美沙子的身体里产生无法形容的强烈刺激。

生长在富有的家庭,刚从第一流的大学毕业,去蜜月旅行的时候裙子里只有一条绳子,又给计程车司机看到──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美沙子的身体亢奋得颤抖,不知不觉间流出大量的蜜汁,而且不想让人看到的地方已经被看到,这种感觉使美沙子产生自暴自弃的念头。

「你不快一点,我就让司机干你。」

庆太这样恐吓她。

「好吧我照你的话做。」

「司机先生,对不起,要在这里换衣服了。」

「啊,没关系。」

从后视镜里看着新娘美丽大腿的司机急忙回答,从他的眼睛冒出慾火。

美沙子首先脱下外套然后开始解衬衫的钮扣,在司机好色的眼光下慢慢地解开钮扣。

里面穿着一半是蕾丝的乳罩,性感的乳罩包围住丰满的乳房。

虽然多少有一点豁出去,但手指还是会颤抖,但慢吞吞地更增加司机观赏的时间。

解开挂勾,从肩上拉下肩带,用一只手压住乳罩,这样交替地脱下肩带,这时候庆太突然伸手抢去乳罩说。

「快一点,不然打扰司机先生开车。」

「是。」

美沙子急忙用双手抱住乳房,可是为了穿上衬衫就必须要松开双手。

美沙子不得不放开双乳迅速地穿上衬衫,就在这时候司机的目光盯在比他想像更美丽的乳房上。

准备扣上钮扣时,庆太给她披上外套说。

「今天不冷,不用扣钮扣了。」

「我去买东西,请在这里等。」

在五金行的门前停下计程车,庆太就拉美沙子的手走出计程车。

美沙子来到车外还是会感到惊慌。

刚才是大腿引起其他男人的注意,但只要慢慢走还不会让那些人知道迷你裙之下只有用绳索做成的丁字裤,可是现在除了下体的搔痒感和甜美的火热感之外,从没有扣的衬衫胸部露出一半的成熟乳房,还几乎能看到粉红色的乳头。

「美沙子,再对你说一遍,以后对我的命令要迅速服从,不然迷你裙也不给你穿了。」「是」现在的美沙子只要能消除搔痒感什么都准备做了。

「欢迎光临。」

里面秃头的老板说。

「我想买绳子和狗环。」

「请到这边来。」

老板带着两人往橱柜的方向走,同时用好色和惊奇的眼光看美沙子。

穿着大胆的迷你裙,从衬衫的胸口露出一半的丰满乳房,而且又不像风尘女子那般的浓妆艳抹,看起来像良家妇女的美丽面貌。

「什么样的狗用的狗环呢?」

老板向庆太问,但眼睛一直没有离开美沙子。

「不是给狗用的,要带狗环的是我老婆。」

「什么?」

老板惊讶地张开大嘴。

美沙子也同样地感到惊讶。过去是有过套上狗环像狗一样在夜里的公园爬过,但是究竟是在夜里,不会有人看到。

「我的老婆是个怪人,喜欢模仿狗的动作。」

「哦。」

老板听了以后眼睛突然冒出奇特的光泽。

「那样的话,用这个比较好吧。」

他拿出来的是给胜伯纳犬所用的大型黑色狗环。

「这个怎么样,用人力是拉不断的。」

「很不错,美沙子,你觉得怎么样?」

「那种东西我」美沙子皱起眉头说,可是知道庆太从背后撩起迷你裙抚摸赤裸的屁股时说。

「是,很好。」

避开老板的眼光低下头说。

「那么就在这里套上吧。」

「可是」美沙子真想逃走,可是庆太一面用手指拉裙子的挂钩说:「还不快一点请老板给你套上吗?」

「是」美沙子只好点头,至少比脱下迷你裙露出绳子的丁字裤好多了。

「请给我套上吧。」

美沙子结结巴巴地请求。

「太太,这是我的荣幸。」

老板露出好色的微笑把狗环套在美沙子雪白的脖子上。

「美沙子,套好后要请教老板是不是和你相配。」「是」美沙子点点头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请问这个狗环还适合我吧?」

「是,太太,很适合。」

老板一面说一面不断地看美丽新娘露出来的水蜜桃般的乳房。

美沙子这时候真想死,告诉秃头的中年男人他是喜欢被看成狗的变态,还让对方套上狗环。

而且这段时间绳子碰到她的花唇,搔痒感和流出的花蜜使她困扰。

美沙子不自觉地把大腿夹紧扭动屁股,庆太在旁边看到这种情形说。

「美沙子,只是套上狗环就有性感了吗?让我看一看。」说完就撩起迷你裙。

「啊!」

美沙子忍不住用双手压住裙子蹲下去,准备任何命令都服从的决心都忘记了。

老板好色的眼睛已经看清楚美丽的新娘的下体只绑着绳子,而且应该有黑毛的地方是光溜溜的。

「客人,你调教得真好。」

老板露出陶醉的表情低头看美沙子,还用很钦佩的口吻说。

「说实话,我对绳子也很有兴趣,当然是瞒着老婆,能有这样的美女伴着你真是幸福的人。」「这真是巧合,你若愿意的话,不妨折磨她一番。」「什么?我可以吗?」

「当然,我老婆因为套上狗环,已经性慾很强了,偶而受到别人的折磨也很刺激,我去买东西大概只需要一个小时,在这段时间请你好好地疼爱她吧。」「真的可以吗?」

「这是我向你请求的。一小时后请带她到美术馆来,我在那里等。」美沙子听了非常惊慌。

「求求你饶了我吧」「你胡说,没有得到允许怎么可以蹲下去!」

美沙子急忙站起来。

「求求你放过我吧。」

这时候庆太左手的手杖打在美沙子雪白的大腿上。

「把裙子撩起来!」

「啊!」

美沙子全身萎缩,发出悲叫声。

「没有听到吗?」

金属制的手杖又打在她的大腿。

「唔」美沙子不敢叫出来,用手拉住迷你裙,挨打后被迫服从,不如假装奴隶一样地服从,反而轻松一点。

拉起裙子不到十公分就露出没有毛的三角地带以及绳子的丁字裤。

「把腿分开。」

「呜」美沙子强忍着不要大声哭泣,同时把修长的大腿像左右分开,庆太立刻解开绳子的丁字裤,还用手拨开股间的花瓣。

「啊,不要」

「请你看吧。」

在庆太的催促下,老板的眼光盯在美沙子的股间。

「原来已经这样湿淋淋了。」

看到沾满花蜜发出光泽的花瓣,好像非常感动。

「她嘴里说不要,但身体已经这样了,老板有没有新的绳子,这条绳子已经完全湿了。」「当然有。」

老板很快拿来一条新的绳子,比刚才的粗多了。

「美沙子,请老板帮你套上吧。」

「我可以这样做吗?」

「玩绳子的功夫,老板好像很高明。」

「嘿嘿嘿。」

老板发出得意的笑声,把绳子剪成适当的长度。

「美沙子,还不快一点向老板请求。」

美沙子暴露出下体最难为情的地方,好像豁出去似的用沙哑的声音说。

「请你在我身上套丁字裤吧。」

「是的,太太,这是很简单。」

老板高高兴兴地来到美沙子的面前,用熟练的手法把绳子拴在美沙子的下体。

「啊!」

和庆太的绳子不同,老板的东西使她觉得痛。而且有两个结,分别卡在前面的花瓣和后面的肛门上。

可是对美沙子而言,因为正好受到搔痒感和性慾的折磨,甚至于使她感到舒服。

「老板,你来一下。」

庆太把老板拉到一边去,悄悄地说几句话就付钱,走回来对美沙子说。

「美沙子,我买完东西就去美术馆,你请老板送你去。你要尽量使老板满意,知道吗?」说完就从美沙子的手里拿走皮包坐上等在外面的计程车。

剩下一个人的美沙子感到害怕,对方是刚认识的中年男人。

「太太,马上开始吧。」

老板把美沙子带到里面的房间去,立刻就伸手到衬衫里抚摸丰满的乳房。

「刚才只能看到一半,急死我了。」

现在庆太不在了,老板就完全露出中年人的好色性格,把衬衫拉开,使双乳完全露出来,用双手由下往上抚摸。不愧是中年人,知道女人的弱点和性感地带,而且美沙子的身体已经被春药弄得非常敏感,所以立刻就有了反应。

这时候老板把挺起来的粉红色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在此以前美沙子经过的男人不多,所以老板的动作对美沙子而言不但新鲜而且非常刺激。

「啊」交互地吸吮乳头时,身体忍不住颤抖,同时发出声音呻吟。

这时候老板的手巧妙地抚摸美沙子的身体来到迷你裙下的屁股下。

这时候美沙子忍不住在老板的怀里挺动身体。本来是会厌恶的中年男人的手指,这时候却带给她强烈的快感。

甚至于最重要的地方有绳子挡住,她都感到妨碍了快感。

就在这时候从美沙子的嘴里发出尖叫,因为老板突然用牙齿咬她的乳头。

「啊,不能这样!」

美沙子想要推开比她个子还矮的老板。

老板捏着乳头说。

「太太,你不要误会,这是你先生请我训练的。你也有这种嗜好,按顺序是这样开始的……」「啊,饶了我吧。」

更用力拉乳头时,美沙子开始哀求。

「要我饶了你,还不跪下来向我打招呼?」

老板突然变成粗暴的口气,用力拉狗环上的铁链。

「啊!」

自然而然形成跪在老板脚下的姿势,虽然有屈辱感但美沙子的身体产生强烈的兴奋。

「还不快一点说!」

「是请主人训练奴隶吧。」

这是庆太经常要她说的话。

「好,开始爬。」

老板拉着铁链到店里,这时店里所幸没有人,但门外的路上有行人,随时都有顾客进来的可能。

「你要在前面走。」

美沙子只好爬在老板的前面。

老板这时候几乎快要疯狂,从年轻的时候就和各种女人玩,可是从来没有这样激动。

女人是有钱人家的新婚少奶奶,在平时连她的身边都无法接近,是具备气质和知性的美女。

不仅是美貌,身材也苗条,丰满的胸部和屁股形成美丽的曲线。

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从迷你裙露出来的雪白屁股,而且双丘还夹着绳子,每走一步就向左右摇动。

「快一点。」

下意识地拿起手上的铁链,打在扭动的屁股上。

「啊!」

美沙子惊慌地回头时,第二下已经打下来了。

「不要慢吞吞的。」

「啊,我走,我爬,请不要打了。」

美沙子一面哀求一面含着眼泪拼命地在地上爬。

老板好像这样还不满意,一面打一面抚摸着更增加美感的屁股和乳房。

美沙子为自己的悲惨呜咽,但同时身体里产生自己都难以相信的性慾与快感。

让美沙子苦恼的搔痒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克制的强烈慾火。

「太太,你来吸吮吧。」

老板好像忍耐不住地来到美沙子的面前,拉下裤子的拉链,把里面的东西拉出来。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来说是相当不错的勃起。在尖端有薄薄的一层液体。

老板拉一下链条,把那个东西对正她的嘴,美沙子的漂亮双腿跪在地上,把那个东西含在嘴里。

没有产生厌恶感,反而在这样的男人面前跪着服务使她产生莫大的快感。

「哦!」

老板发出哼声,现在有气质高雅的美貌夫人把他的东西含在嘴里吸吮,而且从充满知性的面貌看来,有无法想像的巧妙舌技。

「啊!」

一阵强烈的快感,中年的老板急忙想撤回身体。

但已经太晚,表示欢乐的液体已经射入美沙子的嘴里,本来还不想射出来,但是强烈的快感使他失去撤退的机会。

看到老板把萎缩的东西塞回裤子里,美沙子多少感到有一点失望。原来心中暗暗期盼从飞机上就升起的慾火,这时候能得到解决。

老板好像看穿美沙子的心里说:「太太,你想性交是不是?」

「是不是」美沙子急忙摇头。

「到底是不是?」

「是想要。」

反正是陌生人,现在摆起架子也是没有意义。产生这样的心情,美沙子就明白地说出来。

「更明白地说吧,你想要什么?」

「你是知道的。」

用哀求的眼光看着老板,但老板的脸上露出冷笑。

「我要听从你那高雅的嘴里说出来。」

「」

「你不要的话,只有脱下裙子把你赶到路上去。」「不」「不想那样就快说吧。」

「这呜我想要性交。」

美沙子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我要性交。」

用颤抖的声音再说一遍。

「嘿嘿嘿,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也会对男人说这种话吗?」老板大声地笑,又说:「可是你先生要求我不准性交,我作为同好者必须遵守诺言。」「这」美沙子发觉他只是要她说出羞耻的话,露出怨恨的眼光看他。

「可是我会给你做更好的事情,站起来吧。」

站起来后要她双手合掌。

老板拿来很细的铁丝就在双手的拇指根部捆绑,然后让她把双手放在脑后,多余的铁线拴在狗环上。

「这是做什么?」

美沙子不安的问。

「要把你送到老公那里去,你听清楚,经过前面的道路就有商店街,从那里一直走过去旧有公园,你在那里等,十五分钟后开车去接你。」「那么请给我一件衣服披在上面吧。」

这样请求时只听到老板冷笑一声。

「听说你喜欢这样暴露所以才命令你这样做的,为什么还要给你衣服穿?」「那都是假的」「假的也好,其实我也喜欢让女人暴露。」

老板又看一看手表说。

「已经过了一分钟了,再过十四分钟我就开车到公园,如果你不在那里我就不管了,从这里到公园还需要一点时间。」「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吧。」

「不要开玩笑了,我是做生意的人,可没有很多时间陪你们变态夫妻。」老板突然露出冷漠的态度。

在陌生的地方,身上没有一毛钱,双手又失去自由,美沙子不能再犹豫了。

「我去公园,请你快一点来。」

「放心吧,太太。」

美沙子下了决心跑出门。

可是走出店门之后,对自己的大胆打扮感到胆怯。

在迷你裙下没有穿三角裤和裤袜,只有一条绳子做的丁字裤,这是和下飞机前一样,问题是上半身。

没有戴乳罩,衬衫的钮扣没扣,要这样走到街上去。而且双手固定在脑后,所以无法掩饰胸前,狗环上还有一条铁链垂下来。

这种打扮的年轻美女不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几乎所有的人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美沙子。还有人故意到前面来看,也有向同伴指指点点的。

来到商店街时,美沙子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因为是在晚餐的时间,路上的行人特别多。

(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想改一条路,但除了这条路,她不知道通往公园的路。选择小路走万一到达不了公园事情就麻烦了。

美沙子下定决心走进商店街,还没走五公尺已经引起所有路人的注意。

有的学生做出作梦般的表情停下来看美沙子,露出轻蔑和羡慕的眼光看的家庭主妇,嘴里哇拉哇拉地叫着追美沙子的小学生,店员们也都抛下顾客用好色的眼光看美沙子在美沙子的四周自然形成二、三公尺的空间,这空间也随着美沙子移动。

美沙子觉得不如死的好,四面八方的人都用污蔑和嘲笑的眼光看她。

一阵风使她的衬衫分开更大,有一边的乳房几乎要完全暴露出来。

可是双手固定在脑后的美沙子,就是想掩饰也是没有办法做到。

在强大的羞耻感中,美沙子还是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身体已经湿到自己都不舒服的程度,每走一步就发生摩擦的绳扣,能感觉出蜜液渗入的样子。

美沙子下意识地把两条丰满的大腿夹紧摩擦,因此紧身的迷你裙好像要挑逗男人一样的左右摇摆。

这时候已经没有羞耻感,反而想到四周有人看她,美丽新娘的官能就火热燃烧,从绳子边渗出来的花蜜,从丰满的雪白大腿根流下来。

(看嘛!看我吧!)在甜美的悲哀中,美沙子在心中这样呼叫。

美沙子摇摇摆摆地到达公园时,五金行的老板把她拉上车。

到北海道的蜜月旅行中,发生一件和美术馆事件一样的强烈刺激又新鲜的事。

第四天两个人来到川汤。

庆太在美沙子的扶持下走进湖边的清静旅馆。

「我是预约过的伊能。」

庆太在柜台说。

「是,伊能先生。」

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在查预约簿。

「是换友的客人吗?」

「是的。」

中年人用复杂的表情向美沙子看一眼说。

「马上就带你们去。」

美沙子当时还不了解那个男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换友?」

在服务生带往房间的途中问,可是庆太只是说:「到晚上就知道了。」

还有不可思议的事,过去只有在洗澡时才准她取下的丁字裤,在这里吃饭的时候也让她解下来。

四点多钟房间里的电话响了。

「是伊能先生吗?我这里是换友,时间到了请到大厅来。」「知道了。」

庆太放下电话说:「穿上这个。」

庆太拿出来的是黑色内裤和吊袜带,美沙子照他的话穿上,上面穿一件迷你洋装和庆太一起走出房间。

到达大厅时有个三十多岁留长头发的男人迎接。

「请问贵姓?」

「伊能。」

男人在笔记簿上做一个记号,带到旁边的小房间说。

「请在这里换衣服。」

两个人走进去时,里面已经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女在脱衣服。

本来在争吵,看到他们进来才停止。

「美沙子,脱吧。」

庆太这样命令后自己也开始脱衣服,美沙子默默地服从,先来的人又开始争吵。

「我还是要回去,我不喜欢交换夫妻。」

「来到这里还说这种话,昨天你对这件事不是有很大的期望吗?」「可是我还是害怕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人对我」「不要怕,这里的人都是绅士。」

(原来是这样。)可是美沙子不能像那个女人一样要求回去,即使要求庆太也不会答应的。

「美沙子,走吧。」

庆太扶着手杖走进隔壁的大厅。

在可能有二、三十坪大的大厅里,已经有十多对男女,灯光很暗,播放很性感的音乐。

美沙子紧靠着庆太的身边坐在地毯上,然后观察其他的男女,几乎所有人都在三十岁以上,也有五十岁以上的男人。庆太和美沙子是最年轻的一对,中年的女人也不少,身体已经没有曲线。

全体集合后,出现主持人。

「欢迎各位光临,现在马上就举行换友的第一次派对。首先要决定伴侣,请男性到这边来排队。」根据主持人的指示,二十名男人穿着内裤一字排开。

「拴上这个。」

每一个人拿到一条很长的绳子,然后脱下内裤把绳子拴在性器上。

常客好像很愉快的样子,动作也熟练。刚才在小房间的那个男人露出惊慌的表情。

在女人们转过去的时候,把绳子交叉放在地上,绳端排列在四、五公尺的地方,然后在中央盖一条被单。

「现在请各位女性选一条绳子站在那里。」

女人们各自选好站在绳子前。

全体都只穿内裤,但在年轻美丽方面,美沙子是鹤立鸡群。

男人们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里都希望能被穿着黑色吊袜带的年轻女人选中。

从边端的女人依序拉绳子决定自己的伴侣。一个三十多岁很瘦的女人站在庆太的面前。

轮到美沙子。

美沙子抽中的是个矮小凸肚的男人。

美沙子感到恶寒。

过去曾经在陆桥上被下贱的工人奸淫过,可是那些黝黑有汗臭的男人,也比这个凸出肚子不健康的男人好多了。

决定伴侣以后,各自拥抱对方配合音乐开始跳舞。

「太太,请多指教。」

男人鞠躬后用手搂美沙子的腰,美沙子全身感到不舒服,苍白的脸,污浊的眼神,充满阴沈的气氛。

很想推开那个男人就逃走,可是感觉到围绕在腰上的手绝不会允许她那样做。

在美沙子的四周,有的女人把脸靠在男人的胸上彼此热情地抚摸。

有人离开大厅到准备好的小房间,可是他们并不是牵着手走,有的把绳子套在女人的脖子上,像狗一样的牵着走,也有相反的男人趴在地上被女人骑在背上走。

「太太,你是第一次吗?」

美沙子的伴侣把已经勃起的肉棍顶在美沙子的下腹部问。

「是。」

美沙子用坚硬的口吻说。

「在这里是男女有一个人作主人,另外一个人作奴隶,你要做什么呢?」「我随便。」

「好吧,那就由我决定吧。」

美沙子点头。

大厅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看美沙子趴在地上被男人拉出去的场面。

美沙子被带进去的房间,床边还准备了许多小道具。男人从里面拿出手铐,把美沙子的双手从背后扣上。

「首先要为主人服务。」

男人用冷漠的声音命令,男人股间的肉棍一直挺直到现在。

美沙子只好任命似的跪在那里用舌头舔男人的东西。

「唔」男人立刻全身颤抖,头向上仰。

他在感谢自己的幸运,已经参加了很多次,但遇到这样的美女还是第一次。

不仅是美,身材也非常好,丰满的乳房上可爱的乳头向上翘起,修长的双腿,屁股像欧美的女人一样向上翘,还有就是从她的身上能感觉到年轻和气质。

以后再来也不可能有这种机会像女神般美丽的女人伸出舌头舔他的肉棍,不过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是心甘情愿。

但这种情形反而使男人的慾火更强烈,一般来这里的女人都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没有一点羞耻心。

相比之下这个女人还有羞耻感和厌恶感,虽然嘴里不说但从态度和举止看得出来。

「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要听从握你的手就起鸡皮疙瘩的男人的话,还要听他的话吸吮,你有没有生气!快深深地含在嘴里!」一面说一面抓住美沙子的头发,用肉棍的龟头捅喉咙的深处。

「呕」美沙子美丽的眉毛皱在一起。

「味道好不好?」

男人拔出肉棍问。

「很好吃。」

美沙子低下头回答。

「好像还会回答,但真正的虐待还没有开始,你站起来!」男人拉着美沙子的头发让她站起来,并排时美沙子还比他高一些。

「你不要动。」

男人首先拉下美沙子的黑色乳罩,原来压在里面的双乳露出漂亮的形状,淡红色的乳头向上挺起。

男人忍不住吞下口水,女人的乳房美到极点。

以前都是用绳子捆绑,使用各种各样的器具虐待,可是看到这样美丽的曲线,连那样做的念头都消失了。

男人立刻扑向漂亮的乳房,他似乎觉得自己恢复喜欢虐待狂以前的正常慾望。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和这个女人性交。

「太太,你的乳房敏感吗?」

美沙子犹豫着没有回答。

「快回答!」

男人用手指狠狠地拧一下沾满口水的乳房。

「啊是」「每天晚上老公这样抚摸,你就高兴了吧?」

「」

「是不是!」

「偶而。」

美沙子的脸通红,声音也很小。

「你说谎。有这样好的身体,没有男人一天也受不了吧?」男人突然激动地生气,美沙子感到恐惧。如果是游戏就没有问题,但这个男人好像真的生气了。

「你快说,要怎样弄你才会有性感。」

「这是普通的样子。」

「是这样吗?」

男人用力抓住乳房搓揉。

「唔要轻一点。」

「那么,这样好吗?」

「是」「乳头要怎么办?」

「是用舌头轻轻地舔。」

美沙子为自己的遭遇流出眼泪。

那个男人照她的话在敏感的乳头上用舌尖轻舔。

「有性感了吗?」

「是」「有了性感应该叫出声音的。」

「啊─」

美沙子发出叫声,这样比真正有性感更悲哀。

这时候男人蹲下来从屁股上拉下三角裤。

「分开大腿。」

美沙子只好把脸转开,分开修长美丽的双腿。

「还要大一点。」

双腿把拉下到膝盖上的三角裤伸展到最大限度,这时候男人就在大腿根凝视。

「为什么没有毛?」

「被我丈夫剃掉了。」

「像处女一样的美丽阴户。」

男人把头靠过来,伸出舌头插在里面。美沙子产生恶感,全身颤抖。

男人不停地在那里舔,好像极度冲动而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样子。美沙子咬紧嘴唇。在男人的舌头不断地舔下去时,美沙子也无法控制自己,花蜜也流出很多。

「趴下来。」

这时候男人才抬头说,美沙子趴在床上。

男人抱住还有黑色吊袜带在上面的屁股,就猛烈地把肉棍插上去,男人的表情好像要哭一样,这样用力地前后活动,女人的屁股美极了,尤其从后背到屁股的曲线充满性感。

他现在想到自己正在奸淫这样的美丽女人。自己都有一点不敢相信,只知道猛烈地抽送肉棍。

在凌辱中,美沙子被虐待的火焰逐渐燃烧起来。

「唔」美沙子让男人任意地玩弄自己的身体,心里只想着他能早一点结束。

没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美沙子的体内。

这个男人当然不会就这样满足,立刻要美沙子仰卧在床上,双腿跪在美沙子的脸两侧,把沾满淫液的肉棍放进美沙子的嘴里。

「唔」美沙子皱起眉头,但还是用舌尖舔弄时,肉棍很快就恢复精神。

男人把她的手铐取下,这一次是用正常的姿势插进肉棍,第二次就不会那么轻易射精了,美沙子的身体和自己的意志相反的在男人的抽插时发出淫靡的声音。

男人插进来又退出去时,美沙子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融化般地从里面涌出快感。

(要被这样丑陋的中年人征服!)在悲哀中美沙子还是忍不住扭动丰满的屁股,她觉得被虐待的火焰快要把全身都烧光了。

(啊!无法忍耐了。)美沙子美丽的四肢抱紧丑陋的男人的身体,她实在无法克制自己,在体内不断涌出的甜美快感下,发出啜泣般的哼声。这时候理智已经完全消失,在男人射精前,有了多次的高潮感。

「太太,你太美妙了。」

男人还抱住美沙子的身体不放。

「现在要怎么办呢?」

「现在开始可以自由选择伴侣,我想会有好几个男人向你提出申请,应该会变成轮奸一样的吧。」「是吗?」

美沙子毫无表情的站起来穿上内衣,就是表示不愿意也绝对不会被接受。

男人痴呆地望着美沙子穿上有黑色蕾丝边的三角裤,修长的大腿画出美丽的曲线,也许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这样美丽的大腿了。

「太太,再来一次吧。」

男人用沙哑的声音说。

「请吧。」

美沙子默默地把穿到一半的三角裤又脱下来。

男人说的话是真的,当他获得第三次满足时,已经有五个男人来到这个小房间。

「请太太决定顺序吧。」

有一个男人这样提议后,男人就排成一列,让美沙子一个一个地把肉棒含在嘴里舔。

每一个男人的形状和颜色以及大小都不一样,美沙子看在眼里,心里开始激动地冒出慾火。

在那一次事件后,庆太失去男人的功能以来,一直到今天不能享受的东西,眼前就挺立着五根。怎么可能不想要,只是这样看在眼里,美沙子的阴户就冒出蜜汁。

一根又一根地仔细享受。

有的男人再美丽女人热心又巧妙的舌技下,很快就射精。

美沙子完全吞进肚子里以后,主动地趴在床上说。

「从你开始」美沙子选的是从额头到脑顶光头的黝黑高大男子。

虽然没有头发但有很多体毛,他的肉棍也是最大。男人露出紧张的表情爬上床。

其他四个男人凝视着高大男人用手搂住雪白屁股插进巨大肉棍的情景。

但这刹那男人就射精。

四个男人看到后一齐冲上去,其中一人抱着屁股插进去时,另一个男人迫不及待地插入美沙子的嘴里。

被兴奋的男人前后同时插入时,美沙子的性感很快就达到高峰。

男人们分别从前后满足二次慾望。

可是疯狂的肉宴还没有结束,当五个男人满足后,又来了几个男人向美沙子要求。

这时候经过几个男人已经记不得了,只知道全身都沾上男人的精液,不断地产生麻痹般的快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