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姐凌辱计画【第四部分】【完】

第四章:痴宴的终结

秋色已深的一天,美沙子在街上偶然遇到大学时代的男朋友佐佐野。

「嗨,美沙子!」

有人拍肩膀,美沙子回头看到陌生的穿西装的男人,但很快又露出笑容。

「是你。」

「好久不见了,一起去喝个茶吧。」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十分钟就够了。」

美沙子看一下手表道:「好吧。」

佐佐野还是和学生时代一样搂住美沙子的腰走进咖啡馆。

「美沙子,你更漂亮了。」

佐佐野一面喝着咖啡一面看着美沙子彷佛很感动的说。

@「你骗人!」

美沙子瞄一下佐佐野,难为情地低下头。

「不,是真的,原以为是哪里的少奶奶呢。」

美沙子想起前几天父亲也说过同样的话。自己虽然没发觉,但在内心好像有了变化。

这是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

可能是因为庆太有了变化的关系。自从在北海道交换夫妻的夜晚以来,不再像以前那样,让别人来奸淫美沙子。虽然他是性无能的人,所以用种种器具常常做虐待狂的游戏,但除此之外都很体贴美沙子。

刚开始时还以为庆太有什么阴谋,但就算是假的,美沙子也感到高兴。

她嫁给庆太本来就是基于造成他残废的补偿心里促成。

可是庆太显出体贴心以后,原来就存在于美沙子内心深处,下意识想要隐藏的被虐待狂的性格,反而渐渐显露出来。

在画廊工作时,偶而会期待每周有二、三次的虐待狂的房事。

(我也许开始爱上庆太了。)庆太从大学回家晚一点,就会开始担心。

(会不会发生车祸?)使这种心情变化成为决定性,是美沙子有了身孕的时候。

实际上和佐佐野相遇也是从医院回来的时候。

「太太,恭喜你,已经三个月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美沙子从结婚以来第一次感到作妻子的快乐。原以为自己无缘的甜蜜家庭生活,突然间有了希望。

「佐佐野,你在做什么?」

美沙子看着佐佐野像运动员一样晒黑的脸说。

「失业中。」

「我是认真的问你。」

「是真的,刚刚才把辞呈给上司。」

佐佐野把杯里的咖啡一口气喝光。

「那是没有希望的公司,薪水很少但很会挑毛病,我想那种公司是没有前途的,我就辞职不干了。」

「那今后怎么办呢?」

「会有办法的,已经习惯失业了。」

「这不是第一次吗?」

「嗯,现在不是在一个公司里干一辈子的时代了。」可是美沙子感到他只是在说大话,没有感到一点男性魅力。

「美沙子,现在为庆祝我的失业去喝一杯吧?」「可是我还有工作。」

「下班后好不好?」

「对不起,我不能去。」

「是为了老公吗?」

「他的身体不好,我必须帮他。」

「哦……」

佐佐野好像不满意似的点了一支烟。

「我以前也是爱上你的。」

「……」

「所以听说你结婚时,给我很大的打击,而且是和住在你家里的那个小子,气得我每天喝闷酒。」

「不要说了。」

「对不起,自从你离开我,工作也不顺利。可是我还是要对你说,我对你的心还是没有变。」

「不,不要说了。」

佐佐野脸上突然露出笑容。

「好吧,我也不是来要求恢复以前的关系,只是以朋友的立场一起吃个饭罢了。」

「对不起,他在家等我,再见。」

美沙子说完逃走一样地跑出去,佐佐野露出充满慾望的眼光望着曾经爱过几次的美丽身体。

和往常一样,到七点半就把铁门放下一半,美沙子在里面开始打扫,一面用吸尘器一面想。

(庆太听到我怀孕时不知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这样想着打扫到最里面的墙角时,突然觉得有人的气氛,立刻回头看。

看到一个男人,吓了一跳但又立刻松了一口气。

「佐佐野,吓死我了。」

「因为铁门只关一半,所以想你可能还在里面。」佐佐野喝过酒了,眼睛红红的。

「我给你泡一杯茶吧。」

「不,不用管我了。」

「可是……」

「那么就给我一杯白开水吧。」

「好。」

美沙子从佐佐野的身边经过想去拿水。

「我不想喝水,我要的是你。」

佐佐野突然从背后抱住美沙子。

美沙子刹那间几乎不能呼吸,但又立刻恢复防卫本能。现在是有夫之妇,也开始对丈夫产生爱情,肚子里还有婴儿,不想破坏刚刚才出现幸福的家庭。

「不要这样,放开我。」

美沙子用力挣扎。

「美沙子,我爱你。」

佐佐野从衣服上抓住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撩起裙子。

「不能这样,求求你镇定一点,我是有丈夫的人。」可是已经激动到极点的佐佐野,当然不会听。

「有什么关系,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常常去汽车旅馆做爱吗?」「现在和那时候不一样了。」

「你说得真轻松。」

佐佐野的手已经摸在大腿根的三角裤上了,现在他已经无法克制自己,在遇到美沙子之前,作梦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年前在旅馆的床上,从前面,从后面抱过这身体,有月经时她就用嘴,当时的快感还没有忘记。

今天晚上来这里以前在喝酒时,心里也只想到美沙子一个人而已。

(美沙子害了我的一生,我要破坏她的幸福。)这时候美沙子发出尖叫声,是求救的呼叫,希望能从打开一半的铁门传到外面去。

在这瞬间眼睛冒出金星,因为脸上狠狠地挨了一巴掌,身体也碰到墙上。

「不……」

想叫喊时,佐佐野的手摀住她的嘴。美沙子拼命地张开口想咬对方的手。

这一次是佐佐野惨叫出声。

「来人啊……」

还没有说完心窝就挨了一拳。

「唔……」

美沙子无法呼吸。

又有几拳打在身上。

「噢!」

美沙子弯下腰双手抱着肚子跪在地上。

「不要这样……我有孩子了。」

流着眼泪哀求。

「你怀孕了?」

美沙子点头,可是她怀着对方能放过她的希望立刻消失。

「知道了,你的手可以放开了。」

佐佐野用温和的口吻说。

美沙子放开手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佐佐野的皮鞋尖踢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啊!」

美沙子双手抱紧佐佐野的脚。

「求求你不要这样。」

可是佐佐野的脚仍然顶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你只要发是照着我的话去做,就不打你了。」「……」

佐佐野的脚不断增加力量。

「唔……我知道了。」

「你要发誓。」

「我发誓。」

「你发誓什么?」

「完全照着你的话去做。」

「很好。」

佐佐野这才收回脚。

美沙子流下眼泪,可是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佐佐野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拉开裤子的拉链,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送到美沙子的面前。

「这是你最擅长的。」

美沙子的脑海里出现庆太的影子,和庆太的情形不一样,佐佐野的肉棍只碰到美沙子的呼吸就开始改变形状。

肉棍塞到嘴里。

舌头碰到以后,肉棍开始膨胀,这是从北海道交换夫妻以来半年未曾见过的巨大肉棍。

美沙子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里还是希望庆太能恢复机能,有又粗又硬的肉棍插入她的身体里。

庆太似乎也有这个意思,用萎缩的肉棍和美沙子做爱,只能进去一点点,但不能抽插,可是能射精。大概就是这样使美沙子怀孕的吧。

「每一晚都这样吸吮那小子的东西,你好像进步多了。」佐佐野一面抚摸美沙子的头发,故意用肉棍刺她的喉咙。

「认真地弄好,没有射精是不会完的。」

美沙子这时候只好什么都不想。

很久没有尝到男人的滋味了,因此心情也开始有一点动摇,可是她告诉自己,有爱她的庆太。

「要快使我射精,否则天都会亮了。」

佐佐野因为喝酒的关系,有信心不会很快射精。

「数到十还不能让我射精,我就干你。」

美沙子把火热的肉棍完全含在嘴里,前后猛烈地摇头。

可是佐佐野很快就数到十。

「算了,你脱衣服吧。」

佐佐野把她的头拉开。

「求求你,饶了我吧……」

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一掌。

「你想流产吗?」

佐佐野的脚又顶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美沙子哭着摇头。

「站起来。」

美沙子只好服从。

美沙子赤裸地站在自己的画廊里,身上只有白色的高跟鞋。

「把手拿开。」

对一只手掩饰乳房,一只手掩饰阴部的美沙子,佐佐野残酷地下命令。

美沙子把乳房上的手放下后,再移动下面的手。

佐佐野不由得吞下口水,美沙子的身体本来就很美,但一年后的现在比以前更性感,视线转到下面的佐佐野眼睛突然睁大。

「从什么时候变成白虎了?」

美沙子没有回答,只是把脸转过去。

「是谁给你剃掉的?」

「我丈夫。」

「哦,那小子有这种嗜好。」

「是……我要求的。」

美沙子几乎像喊叫。

「哦。」

佐佐野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

「美沙子,把腿分开。」

美沙子毫无表情地把美丽的双腿分开。

「不准动,知道吗?」

佐佐野这样吩咐后开始玩弄。

首先贪婪地亲吻美沙子的嘴,然后舔美沙子的耳朵,他知道这里是美沙子的性感带之一,在耳朵上吹气,在耳后用舌尖轻轻舔过去。舌头转到脖子上,然后到肩,继续向乳房上舔去。

美沙子这时候感到心急,原以为忍到射精就可以结束,可是自己逐渐有了反应。

美沙子紧咬嘴唇几乎到流血的程度。

佐佐野的爱抚不能算有技巧,但时间长,而且已经知道美沙子的性感带。

「让我躺下吧。」

这样恳求的目的,只是想少受一点折磨。

「不行。」

佐佐野的目标集中在丰满的乳房上。

美沙子用手摀住脸,可是佐佐野拉她的首去握住火热的肉棍。

「不准放开手。」

半年来没有接触过粗壮的肉棍,结婚只有半年的年轻女人不由得感到刺激。

她现在是爱庆太的,但这种心情和肉体是两回事。

庆太会用假阳具等器具让她达到高潮,但是任何巧妙的器具也比不上真正的肉棍。

让美沙子握住肉棍后,佐佐野仔细地抚摸乳房,用舌尖舔乳头。

乳头开始挺出,在这里用牙齿轻咬,含在嘴里吸吮时,美沙子的身体不由己地震动一下发出哼声。

「啊……」

下意识地握紧佐佐野的肉棍。

「用手扶住墙壁。」

美沙子照他的话去做。

佐佐野用双手从后面拉她的腰,上身成水平状,圆润的屁股形成挺高的姿态,而且穿着高跟鞋,修长的腿显得更性感。

佐佐野忍不住从后面就猛烈地插进去。

随着他开始抽插,在美沙子的体内产生快美感。

美沙子紧咬牙根,希望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可是半年来没有尝过男人的真正肉棍使美沙子的理性几乎混乱。

虽然强忍住发出声音,但还是忍不住随着对方的抽插扭动屁股。

美沙子终于发出很大的哼声,因为佐佐野的手在阴唇的顶部开始轻轻按摩。

火热的肉棍进进出出,同时对最敏感的肉豆的抚摸产生的双层效果,终于打破了她的自制心。

已经忍不下去了,火焰在美沙子的身体里燃烧。

(啊……忍不了了。)美沙子开始用自己的子宫去迎接佐佐野的肉棍,然后屁股开始猛烈地扭动。

佐佐野发出很大的哼声时射出大量的精液。

第二天佐佐野又来到美沙子的画廊,美沙子正要把花插到花瓶里。

「嗨,美沙子。」

佐佐野走过来就立刻用手摸美沙子丰满的屁股。

「不要这样。」

美沙子小声哀求。

画廊里有一位中年男士。

「美沙子,你昨天这里是湿淋淋的,还把我的肉棍夹紧。」美沙子急忙抓住佐佐野的手向客人望过去。幸好客人背对这一面。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

「可是我想马上就干。」

说着就把美沙子推到柜台后面,在这里的话,客人只能看到上半身,看不到下半身。

佐佐野立刻坐在椅子上,就从后面撩起美沙子的裙子。

美沙子拼命地扭动屁股,用双手抗拒佐佐野的侵犯,可是因为那男客把身体转向这边一半,不得不停止抵抗。

佐佐野趁机把迷你裙拉起,从三角裤和裤袜上抚摸屁股。

只是这样做还没什么大问题。

佐佐野看到美沙子不敢抵抗时,大胆地准备脱下裤袜。

(不能这样。)当美沙子准备抓住佐佐野的守时,那个男客说。

「请问一下。」

「是,什么事?」

美沙子放开佐佐野的手采取立正的姿势。

「这幅画多少钱?」

「那个是……」

想走出柜台时,佐佐野迅速地把三角裤和裤袜拉到腿上,如此一来就没有办法把下半身露出去。

美沙子看看那人指的话,用紧张的声音说。

「二十五万。」

「二十五万元……能不能再便宜一点?」

「那个作品是……啊!」

说到这里美沙子皱起眉头,因为佐佐野从屁股的沟里强行插入手指。

男客露出疑惑的眼光,美沙子急忙露出笑容说。

「这个价钱已经是最低了,但是可以分期付款。」一面说一面轻轻地分开双腿。

佐佐野的手指从光滑的屁股沟里向前面的花瓣上挖弄。

美沙子的心跳非常激烈,但只有拼命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快一点走吧。)明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但不能不这样祈祷。

那个客人继续向里面的话移动。

「求求你,饶了我吧。」

美沙子忍不住蹲下去。

「不行,你已经是我的人,在法律上你是别人的,但实际上你是我的奴隶。」

「……」

「美沙子,把三角裤脱下来。」

佐佐野坐在椅子上用冷酷的声音命令。

「不,不要。」

「你还不明白吗?你不听话,我会更爱说话,昨天的事可以告诉你丈夫吗?」

美沙子露出恐惧的表情抬头看佐佐野,这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避免的。

「快一点。」

美沙子只好认了,蹲在那里把三角裤慢慢地脱下来。

「这个东西交给我保管。」

佐佐野一把把一团三角裤和裤袜抢过去。

「现在是十一点十五分二十三秒,你的挂钟好像快了一点。」墙上的挂钟是十一点十七分。

「这样对客人是不礼貌的。你马上过去改正过来。」要改正时间,必须要用梯子。但是现在画廊里有客人,而且迷你裙里什么都没穿。

「美沙子快一点。要在那客人还没走之前改过来,否则叫你做更羞耻的事。」

美沙子只有服从,拿来铝梯向时钟的方向走去。不巧的是那个客人只离开挂钟下面两三公尺而已。若想让他不会发现是不可能的事,事到如今只能期望那个男人有绅士的心。

美沙子把梯子的脚分开,放在时钟的正下方。

那个男人向美沙子瞄一眼,没有表示特别关心的样子继续欣赏画。

美沙子慢慢往上爬。

(千万不要往这边看!)在心里祈祷着,爬上四、五阶。

可是发觉年轻美丽的女人向高处爬,任何男人都会发生兴趣,况且女人穿着大胆的迷你裙露出美丽修长的腿。

美沙子留意着迷你裙的下摆,在第五阶上停下来,双手往挂钟伸去。

就在这时候那个男客向梯子的方向走过来。虽然做出不在意的样子,自从美沙子拿出梯子之后,就开始注意这边了。

这个人本来对绘画并不了解,只是买了新房子想在客厅里放一幅画,利用中午的时间来到画廊走一走。

来这里已经是第三次,并不是有满意的画,而是针对这里的年轻主持人感到兴趣。

不只面貌美丽,从她身上可以看出良好的教养和气质,而且丝毫没有骄傲的样子,全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美感。

男人的心在剧烈跳动。

令人崇拜的女人在身边爬上梯子,而且穿着迷你裙……偷偷地看过去,修长的腿,充满年轻和性感,而且能看到大腿根附近。

(怎么会这么大胆。)如果再向梯子靠近一点可能就可以对迷你裙里面一览无遗。假装看画,慢慢向梯子接近。

美沙子伸手时,有一点犹豫。

(他会看到。)可是现在放下手按住迷你裙,又好像对客人很不礼貌,只好把手向挂钟伸去。

因为双手举在头上,很短的迷你裙至少又向上移了两、三公分。

那个男人的眼睛向美沙子的大腿根看上去,本来只是想瞄一眼而已,当看清楚迷你裙里面时,眼睛就无法离开那里了。

原以为看到的是穿在丰满屁股上的三角裤,但现在看到的是雪白赤裸的屁股,刹那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确实迷你裙里是形状美丽的双丘。

(难道是故意这样的吗?)美沙子采取的行动,自然让人有这样的联想。另一方面站在梯子上的美沙子感到强烈的羞耻,感觉出下面有火热的视线,但只有急忙修正时间。

她不应该太急。

准备下梯子时,在最后一阶没有踩稳,穿高跟鞋的脚向前滑去。

「啊!」

双手不该太用力抓住梯子,因为身后没有东西支撑,美沙子的身体向后翻倒。

身体落地之前,那个男人企图抱住,可是无法支撑美沙子的体重,一起摔倒在地上。

这时候迷你裙的前面卷起来,可是那个男人抬起梯子时美沙子才发现。

「你没有事吧?」

「对不起,谢谢你。」

这时候才发觉,拼命地向下拉裙子。可是那个男人一定看到三角地带上没有毛,因为露出不敢相信的疑惑表情。

美沙子急忙拿着梯子跑走,只有佐佐野笑嘻嘻地看着这情景。

「今晚不让你回家,你准备好吧。」

听佐佐野这样说,只好打电话给庆太。

「遇到高中的同学,今晚要住在她家。」

佐佐野把她带到一家叫做多美娜的俱乐部,是采会员制的地方,佐佐野拿出会员卡之后,把美沙子带到最里面的房间。

从走进房间时看到门玻璃上有铁栏杆,产生不祥的预感。

果然房间里的这一边是客位,前面较高的地方陈列着中世纪的刑具等。

已经有很多客人,他们坐下后表演就开始了。

舞台上有一个男人用铁链把一个女孩子吊起来开始用皮鞭抽打,在赤裸的身体上到处用晒衣夹夹住,用电动假阳具奸淫。

长相虽然不是很美,但皮肤洁白的年轻女人,好像真的达到性高潮。

客人们都戴上面具,一面喝酒一面凝视着台上的表演。接着穿着紧身黑色洋装的女人出现在舞台上。

「谢谢各位光临,不知对刚才的表演是否满意。下一个节目是客人担任主角的演出,如果愿意演出的话请出来表演。」

在美沙子的背后有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争论。

「你要不要参加?」

「我不要。」

「可是你以前说过希望有几个男人和你性交。」「可是我不要在这个地方。」

「你不肯听我的命令吗?」

「可是我没有答应这种事。」

「你不听话,以后就不折磨你了。」

「今天还是饶了我吧。」

美沙子听出那个女人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兴奋。既然肯来这种地方,一定有虐待或被虐的嗜好。虽然大家都有相同的嗜好,在明亮的灯光下暴露出自己最神秘的地方还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突然佐佐野站起来,美沙子吓了一跳。

「美沙子站起来。」

四周的人都注视佐佐野和美沙子,美沙子还没来得及摇头,台上的女主持人说话了。

「那位客人要参加表演,请各位鼓掌。」

美沙子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方。

穿黑衣服的女服务生,立刻送来拘束具。

「美沙子把手伸出来。」

「我不要……」

小声向佐佐野恳求。

「你想让我丢脸吗?」

拉起美沙子的手就戴上拘束具。

两个手中兼有三十公分长的铁链相连,抗拒和呼救在这里都是没有用的。

四周的人认为美沙子也是有这种嗜好,嘴里说不要,内心是欢迎折磨的。

由女服务生和佐佐野牵着向舞台走去的时候,其他人都露出惊讶的眼光。

客人参加表演并不稀奇,有些人的目的就是在表演。可是在那些女人中很少看见这样的美女,就算面貌不错,脱光衣服时身体已经臃肿,或相反的身体年轻但长得像小猪一样。

而且对这种表演看过很多的客人来说,对已经调教好的女人表演已经失去兴趣。最好是还没有经过调教又有高雅气质的女人在虐待中达到高潮的样子。

因此看到强迫被拉出来的美沙子,立刻知道这适合他们的口味。

来到舞台上,佐佐野把美沙子的面具拿走,美沙子急忙把头转过去,可是佐佐野拉住她的头发使她无法活动。

「各位请看,今晚自愿作奴隶的太太是位大美人。」平时听起来夸大其词的主持人赞美,只有今晚全体都表示同意。

「希望作什么虐待呢?」

「全由你们决定,只要身上不留下伤痕就好了。」佐佐野说完后,就退到舞台的边缘。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知道吗?」

「……」

没有回答时,突然一记耳光打在脸上。

「啊!」

这个耳光强劲的几乎站不稳。

「你还没有回答。」

女人扬起眉毛的样子显得非常冷酷,美沙子向佐佐野看去,他只是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是,主人……」

美沙子低着头说,因为有很多客人再看,羞辱感就更强烈。

脸上又是一记耳光。

「不是主人,要叫女王。」

可是从客人的角度看,美沙子才是女王。

女王的长相也很不错,但还是比不上美沙子。这种情形好像伤害到女王的自尊。

「坐下。」

美沙子跪在那里时,给她戴上有铁链的项圈。

「你是那位先生的奴隶,而那位先生把你交给我调教,所以你就是我的奴隶。要听从我的命令,知道吗?」

「是,女王。」

美沙子只好认了。已经无法逃走,如果反抗只是让观众和女王高兴而已。

(不论什么方法我都要忍耐。)这是唯一表示反抗的方法。

「你发誓要作我的奴隶。」

「是。」

美沙子规规矩矩地跪下来说。

「我是女王的奴隶,请多多指教。」

羞耻和屈辱使她的声音颤抖。

「你不服气的样子。」

女王双手插腰,低头看美沙子哼一声。

「你真的愿意作我的奴隶吗?那就要向我磕头。」突然用脚踩美沙子的后脑。

观众席是静静的,大家都瞪大眼睛看表演。

穿黑色套装的美丽少妇,跪在这种俱乐部的主持人面前,头还被任意踩。

这时候充满一般秀里面绝对看不到的紧张感和逼真感。

「舔鞋吧。」

鞋尖对正美沙子的嘴,美沙子认命地伸出舌头舔,但马上把鞋收回。

「这种舔的样子,我不满意。」

同时把手上的皮鞭打下来。

「你不认真,我要好好教训你。在舞台上爬十圈。」说完就用力拉铁链。

「唔!」

美沙子摇摇摆摆地在地上爬,观众的眼睛立刻集中在黑色的迷你裙下露出来的黑色裤袜和白色三角裤。

因为穿着朴素的套装,那种样子就更性感。

「不要慢吞吞的。」

皮鞭毫不留情地打在爬一步就摇一下的漂亮屁股上。虽然不是很大的舞台,十圈还是相当累人的。

「再舔乾净,这一次不认真舔就要爬二十圈。」女王脱下衣服,身上只剩下黑色网状的紧身衣。

美沙子趴在地上从鞋尖开始舔,刚舔完一只,又挨了一耳光。

「你一点都没有诚意,不是马马虎虎就可以的。」「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这种口气就错了。」

女王的口气不像在表演,充满嫉妒恨意也出现在打的方法上。

「你抬起头来。」

美沙子抬起头,眼睛看着下方,女王用皮鞭在美丽的脸上碰一碰说。

「你以为自己是美女吗?」

「我没有。」

「你不要太神气了。」

又是一记耳光。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觉得自己很美,对不对?」「……」

「好吧,我也承认你是美女。不管你有多美,在这里也是我的奴隶,你回答呀!」

用皮鞭拉起美沙子的脸,顺手就是耳光。

「是,是,女王……」

「声音太小了。」

女王的手掌又打在美沙子的脸上。

「是,女王。」

「现在要给观众带来欢乐,脱衣服吧。」

打开手铐,让美沙子站在舞台的中央。

「你们来帮忙。」

在女王的指示下,三名女服务生包围美沙子,很快就把所有衣服都脱光。

「给她穿上这个东西。」

女王拿出来的是皮制的三角裤,里面有假阳具。前面是倒三角形,但腰和屁股只有一条带子。

「你的身体好像是男人最喜欢的。」

从观众席传来叹息声。

不但是脸漂亮,身体也非常美,像西洋人一样修长。

「把这个咬在嘴里。」

让美沙子趴下,用嘴咬起一个篮子,里面装着各种虐待用的器具。

「向每一位客人打招呼吧。」

首先来到最右边的客人面前。

「欢迎光临,我是今天的奴隶,请多多指教。」戴着面具的观众说。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可爱的奴隶了,今晚就不要弄得太过份,怎么样?」「是的。」

女王把美沙子咬来的篮子送到客人的面前。

男人从篮子里面拿出晒衣夹。

「抬起身体!」

美沙子抬起上身时,男人就把晒衣夹夹在美沙子美丽的乳头上。

「啊!」

美沙子布由得皱起眉头扭动身体,强忍住没有用手去拿下来。

「你忘了什么事情吧?」

「……」

男人低头看着美沙子扭动夹在乳头上的晒衣夹。

「唔……饶了我吧。」

说出哀求的话时,女王在后面用皮鞭抽打美沙子的后背。

「你真笨,还没向客人道谢。」

「是……谢谢。」

美沙子含着眼泪道谢。

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情,他们对美丽女人赤裸地趴在地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才会感到高兴。

来到一对男女面前。

「已经没有地方了。」

中年的秃头男人手拿着晒衣夹做出苦笑,从乳房到腰部布满了晒衣夹。

「还有,让我来。」

身边的年轻女人拿过晒衣夹说。

「你把头抬起来。」

抓住美沙子的头发就夹在上嘴唇。

「啊!」

美沙子忍不住皱眉头,这个时候,同性好像会比男性更残忍,因为美沙子美丽,好像会更增加虐待的心理。

「一个还不够吧。」

在下嘴唇上又夹了一个。

「为什么不道谢。」

用力抓住美沙子的头发。

「谢……谢……」

因为有晒衣夹,所以说不清楚。

「你说什么?说清楚一点。」

脸上挨了一个耳光,美沙子又重复说一遍。

「我叫你说清楚。」

这一次是来回的耳光,是明知说不清楚故意在要求。

平时是受到男人的虐待,但现在从折磨比自己美丽的女人发现虐待的快感。

「好吧!我要让你更容易说话。伸出舌头来。」美沙子慢慢伸出舌头时,晒衣夹夹在舌尖上。

「呕!」

想收回舌头也收不回来。

「快谢谢我啊!」

不能动舌头,当然说不出话来。

「这个奴隶瞧不起我。」

女人开始用皮鞭抽打美沙子的后背。

美沙子再度被拉上,双手吊在天花板垂下来的铁链上。

除三角裤以外,全身到处夹着晒衣夹。

「你的脸更漂亮了,这与你更相配了。」

女王拿住夹在鼻子上的晒衣夹用力拧。

「感觉怎么样?」

「……」

「你说话呀?」

「哇啊哇呀……」

美沙子含着眼泪想说饶了我吧,可是舌头被夹住,没有办法说出来。

「笨蛋,谁能听得懂哇啊哇呀!」

毫不留情的耳光打在脸上。

对这个美丽的女人受折磨,没有人产生同情心,反而希望这个美貌有气质的女人能受到彻底的羞辱。

「想取下晒衣夹吗?」

「哇啊哇呀!」

美沙子拼命点头。

「好吧,帮你拿下来。但只要发出一点声音,每一次打十鞭。」从脸上的晒衣夹开始拿。

因为不能收回舌头,美沙子的口角流出口水。

从丰满的乳房一个一个地拿下晒衣夹。

「噢……」

美沙子忍不住哼着仰起头,夹在皮肤上的晒衣夹,经过一段时间后,取下来会比夹上去更痛苦几倍。

「你已经叫两次了。」

女王双眼露出冷酷的光,开始在另一个乳房上拿晒衣夹。

美沙子咬紧牙根拼命忍耐,可是取下乳头上的晒衣夹时,美丽的裸体随着哼声扭转。

「唔……」

「鞭打三百次。」

女王高兴地说着取下其他晒衣夹。

最后美沙子需要接受六十次的皮鞭。

「现在要检查这个奴隶的敏感度,希望的人请上来。」观众席上静悄悄的,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有一个人站起来时,跟着有几个人站起来。看到这种情形,其余的十几个人争先恐后地站起来。

「没有办法大家一起来,一次只能上来五人。」女王连忙制止。

被选到的五个人围着美沙子,有人的股间已经鼓起。虽然冲上舞台,看到美沙子美丽的身体,好像不敢动手的样子。

「各位不用客气。请动手吧。」

这时候才有一个戴眼镜的三十多岁的瘦男人,好像被吸过去一样的接近美沙子。

「啊!」

大叫一声跪下来,抱住美沙子的丰满大腿,用脸在上面摩擦。

其他四人也得到鼓舞,一个人抱住丰满的屁股,一个人用舌头插进美沙子的嘴里。

另外两个人分别从左右亲吻美沙子的乳房。

五个男人的手和舌头,在美沙子的身上蠕动。

美沙子的双手吊在上面,只有拼命扭动身体。这五个人都是变态,从他们污浊的眼光看得出来。虽然心里有厌恶感,但在全身蠕动的手指和舌头,还是会产生快感。

「不要!不要!啊……」

尽管咬紧牙根,不断从身体里涌出来的快感,实在无法克制。

「你还假装正经,不过用这个东西就会使你露出真面目。」女王打开手里的遥控器开关。

「啊……啊……」

美沙子的身体立刻向后倾。

在内裤里的巨大假阳具开始振动。已经被五个男人把性感提到最高点,所以最敏感的部分受到刺激,自然无法抗拒,下意识里开始扭动屁股。

「现在开始想要男人了吧?」

听到女王的挖苦声,美沙子还是拼命的摇头。

「看你扭屁股的样子,就不要在装下去了。」

美沙子听到后就停止扭动屁股,但也维持不了几秒钟,遥控器换到『强』的位置上。

「喔……啊……」

美沙子在五个男人的爱抚中,又扭起屁股。

可是,女王不会轻易地就让美沙子达到性感的极点,只要美沙子快要到达时就切断开关。

「客人,换班了。」

五个男人恋恋不舍地走下舞台。

「等一等!」

美沙子忍不住大叫,在不能得到满足的情形下,美沙子不顾一切地扭动性感美丽的肉体。

立刻涌上另外五个男人。

没有人在犹豫,有人用手,有人用舌头贪婪地在美沙子身上抚摸。

美沙子无法不让自己从阴唇里流出花蜜。

可是这段时间里女王把遥控器开关调在『弱』的位置上,始终不肯加强。

对美沙子来说,简直是快乐的地狱。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让我泄出来吧!」美沙子终于这样大叫。

「你很高雅的样子,可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那种话不觉得羞耻吗?」「可是我实在无法忍下去了。」

「那么,就应该像一个奴隶般的请求。你要收我是最喜欢性交的淫乱奴隶,我的阴户已经湿淋淋的,请让我泄出来吧。」「……」

美沙子轻轻摇头,用眼睛望着女王哀求。

「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女王把开关关掉。

「客人,换班的时间到了。」

美沙子的身心已经达到界线。新上来的五个人开始抚摸,从美沙子的嘴里就发出哀求声。

「女王……我要……性交。」

女王打着她的脸说。

「你说得不对,刚才我交过你的。」

「是……我喜欢性交,我的阴户已经湿淋淋了,请让我性交吧……」「真的这样想吗?」

「是……真的想性交。」

美沙子一面大叫一面扭动丰满的屁股。

「好吧,让你上天堂去。」

这才打开假阳具的开关,美沙子美丽的肉体随着假阳具的振动摇摆。

断断续续的呼叫声逐渐提高。

「啊!……」

终于大吼一声奔上性感的最高峰,虽然如此男人们的手指还没有停止,这时候美沙子任由自己的身体,对男人的动作敏感的反应,流出大量的花蜜,无止境地追求性高潮。

第二天早上,佐佐野开车送美沙子到家里的附近。

「美沙子,要不要再考虑一次作我老婆的事?」「我已经有丈夫了。」

「和那种家伙分开算了,从学生时代开始大家都认为我们是理想的一对。」

佐佐野一面说一面抚摸美沙子的大腿。

美沙子任由他抚摸。

「何必要结婚,你已经任意玩弄我了。」

「不,我还是想跟你结婚,因为我爱你。」

抬起美沙子的脸亲吻。

「还是跟他分手吧。」

「……」

「你已经背叛丈夫多少次了,昨天也在大家面前疯狂地泄了,分手是为那个家伙好。」

「快让我回去吧。」

佐佐野向美沙子看了一眼。

「你仔细想一想吧。」

美沙子回到家门前想开门时,门立刻就打开。

「你回来了。」

露出庆太的笑脸。

「对不起,昨天我……」

「没有关系,玩得还好吗?」

「是……」

想脱高跟鞋时突然产生呕吐感。

「你,不要紧吧?」

美沙子摀着嘴跑进洗手间。

「你怎么啦?」

美沙子对跟进来的庆太勉强做出笑脸。

「大概是喝多了吧。」

「快去休息吧。」

庆太搂着她走进卧室躺在床上。

「今天不要去画廊了吧。」

「不,马上就没事了。」

「不要太勉强了。」

庆太坐在床边温柔地抚摸着美沙子的脸。

美沙子拉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嘴上,她想还是不能失去这个人。

「我该去学校了,你自己一个人不要紧吧?」

「嗯。」

「今天要休息,我上午就会回来。」

庆太要走出去时,美沙子叫道:「亲爱的。」

她很想把一切都说出来。

「什么事?」

「不,没什么。」

庆太凝视美沙子一段时间后走出去。

「亲爱的,对不起。」

美沙子忍不住流下眼泪。

「佐佐野先生,几天前谈的话,我接受了。」

当佐佐野打电话到画廊来的时候,美沙子这样说。

「什么意思?」

「我要做你的妻子。」

「真的吗?」

「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太好了,今晚有空吗?」

「我现在要送画到伊豆去,要不要一起去?」

「兜风也不错。」

「我等你。」

佐佐野和美沙子一起去伊豆。

太阳已经到了西边。

上高速道路时,佐佐野要求脱下三角裤。

开车的是美沙子,她没有反抗。

脱下三角裤和裤袜,也脱下裙子。

经过收费站时,毫不客气的看她赤裸的大腿。

「今晚显得特别顺从。」

「我既然说要做你的妻子,就已经下定决心了。」佐佐野一面说一面从衣服上抚摸美沙子的乳房。

「难得你下了决心,和那小子在一起,没什么好的。对了,上一次去过的俱乐部的老板娘,想请你再去一次,愿意出高代价,这件事不错吧。」「照你的话做吧。」

佐佐野满足地点点头点上一根烟,离开高速公路后,佐佐野说:「肚子饿了吧,找一家餐厅。」

照佐佐野的话向餐厅开去。

「你去买汉堡吧。」

「让我穿上裙子吧。」

美沙子看看佐佐野,他脸上带着笑容,但表情是认真的。

「这样是不可能的。」

下半身什么都没有穿。

「你不是答应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吗?」

「可是……」

看到停车场的汽车,就知道里面有不少人。

「好吧。」

佐佐野点点头就拿出一根绳子。

「抬起屁股。」

美沙子疑惑地抬起屁股时,佐佐野以熟练的手法做成丁字裤。

「这样子被警察看到也不会犯法的。」

「这……」

「你不满意,连这个也不给你了。」

「……」

美沙子被赶出驾驶座。

虽然已经认命,但这样的打扮走在外面,强烈的羞耻心使她几乎快昏过去了。

但不能不向前走。

中途遇到两个男人,一个男人只顾看美沙子的美丽面貌,但看到美沙子的下体时发出尖叫。

另外一个男人也看到了,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凝视着美沙子的下体。

汉堡店里有七、八个人在吃东西。

美沙子的心跳更激烈,几乎会心脏爆炸死亡。

可是美沙子下了决心,事到如今一切都不关她的事了,推门走进去。

「欢迎光临。」

柜台里的服务生对美沙子说,但表情马上变了,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美沙子笔直地走向柜台。

「我要五个汉堡两个果汁。」

「是。」

服务生的眼睛盯在美沙子的身上,这时候客人们当然发现美沙子异常的样子。

汉堡店里变得鸦雀无声,都抱着好奇的眼光看美沙子。

美沙子觉得等待汉堡的时间非常长。几乎使她想死的羞耻感,在到达极限时反而使美沙子产生豁出去的心情,甚至还故意想让那些人多看一下自己的下体。

有了这种心情后,很奇妙地会产生一种快感。

美沙子完全落入颠倒的感情里。

接过汉堡付钱后,美沙子故意扭动屁股走出去。

回到车上时,现在股间的绳子已经被淫水弄湿了。

「拜托,你来开车吧。」

佐佐野得意地笑了一下说。

「老板娘说你有作奴隶的素质,好像是真的。」说完之后就发动汽车。

「再往前走就有汽车旅馆了。」

「我知道有更好的地方。」

佐佐野在树林包围的公元前停车,和都市的公园不一样,夜晚看不到人影。

「你要在野外干吗?」

「你不愿意吗?」

「不,很好玩。不过,你比我想像的更好色,肚子里还有那小子的孩子。」

「怀孕不是可以更放心吗?」

两个人下车走入公园。

「到那边的树林里去吧。」

美沙子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佐佐野看到雪白的屁股左右摇晃,那是非常性感的景色。

四周相当黑暗。

突然看不见美沙子,可是佐佐野并不惊慌,只要眼睛习惯黑暗后就能找到她。

「喂,美沙子,等等我。」

向前面的黑暗说。

就在经过一棵大树的时候,突然从左侧有东西出来打在他的头上。

「哇!」

佐佐野当场倒地,朦胧之中看到美沙子的人影。

「美沙子……」

想叫时,那东西又打下来。

「唔!」

立刻反转身体。

很大的石头掉在耳边的地上。

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量,只是从气氛中知道,是用石头打他。靠着第六感在地上躲避,持续不了多久,后脑又受了强烈的一击。

美沙子上气不接下气地低头看着倒在那里不能动的佐佐野。

(我的生活不能让这个人破坏。)喃喃地说着,用手轻轻摸着肚子。

转身准备离去时,突然被佐佐野的脚绊倒。

「啊!」

紧张地回头看,原来佐佐野慢慢地爬起来,他的头上流着鲜血。

「啊……」

想逃走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不,你不要过来!」

勉强说出一句话。

「美沙子!」

佐佐野从紧咬的牙根迸出三个字,摇摇摆摆地张开手扑过来。

「哇!」

美沙子闭上眼睛,可是经过几秒钟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张开眼睛时看到一个男人用木棍打倒佐佐野。

佐佐野不能动了。

「你不要紧吧?」

「啊!是你……」

在庆太的扶持下,美沙子勉强的站起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在跟踪你。」

「什么?」

「那个不重要,先搬走这个尸体再说。」

「要怎么办?」

「做成假车祸,快来帮忙。」

和庆太一起把佐佐野的尸体抬到车上。

「你坐计程车回去吧。」

「为什么?」

「这个事件和你无关,是我杀的。」

「什么意思?」

「你不用担心,我是说万一的情形。现在扯平了吧,你以前想杀我,我当时写信给朋友,如果我奇妙地死了就打开那封信,可是现在你看到我杀人的现场,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了。」

「这是为什么?」

「我是真的爱你,以后也要你真的爱我。」

「我是爱你的。结婚时虽然不是,但现在是真的爱你。」「也许是吧。可是我要消除你心里对我的亏疚感。」「你知道我和他的事吗?」

「嗯。」

「你没有说出来。」

「我想知道你真正的心意,选他还是选我。」

「其实我的心从来没有动摇过,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感到不安,你为什么不对我说明白,还以为你会选择他。」「你真傻。」

美沙子轻轻打一下庆太握方向盘的手,忍不住流出眼泪。

「那么,一切你都知道了吗?」

「什么一切?」

「这里有我们的孩子。」

美沙子拉着庆太的手摸自己的肚子。

「是真的吗?」

「是真的。」

美沙子的脸上露出笑容,可是庆太在这时候露出复杂的表情。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快到车站的地方停车。

「在这里应该可以叫到计程车。」

「我和你一起去。」

「不,这是我的工作,你要保护孩子。」

美沙子只好点点头。

「你要小心。」

「不用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

美沙子走下汽车,汽车慢慢起步。

美沙子一直目送汽车,可是突然像被雾包围失去汽车的轮廓,从美沙子的视线里消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