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色乱伦之妈妈下面的唇

今天,如同往日,我和妈妈搂在相互抚摩着说起了床头悄悄话。

我说:“妈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吧。”

靠在了我的肩头,听我说我就讲:一天,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兔跑在大森林里,结果迷路了。

这时它看到一只小黑兔,便跑去问:“小黑兔哥哥,小黑兔哥哥,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

小黑兔问:“你想知道吗?”

小白兔说:“想。”

小黑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黑兔舒服舒服。

小黑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跑着跑着,小白兔又迷路了,结果碰上一只小灰兔。

小白兔便跑去问:“小灰兔哥哥,小灰兔哥哥,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

小灰兔问:“你想知道吗?”

小白兔说:“想。”

“小灰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灰兔也舒服舒服。

小灰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又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于是,小白兔终于走出了大森林。

这时,小白兔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时候,我问妈妈“你猜猜,小白兔生了一窝什么颜色的小兔兔?”“什么颜色呀?”“你想知道吗?”“想。”

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妈妈在我怀里扑哧乐了:“小色鬼!”妈妈咬着我的肩膀说。

“妈,咱们娘俩调情啊?!”我把妈妈搂在被子里,小声问道。

“你会调情吗?”妈妈笑着问。

“不会,妈,你教儿子调情吧!”妈妈笑了,白了我一眼:“哪有当妈妈被儿子骑上了身子,还在床上教儿子调情的。”

“好妈妈,儿子的好妈妈。”我撒娇到。

“怕你了!”妈妈用手指点了我额头一下,然后又靠在了我的肩头。

请想一下,一个漂亮、妩媚的骚妈妈,光着身子被儿子搂在被窝里,刚刚才和儿子“办完事”,在现又得和儿子在被窝里搂着调情,爽不爽!

“妈,儿子想问几个事?”我一脸坏主意“说吧,你肯定没好事说!”妈妈白了我一眼。”

“妈,你是不是每个月15号来例假啊?”

妈妈在我怀里扑哧乐了:“小坏蛋!这种事你都问出口!你怎么知道妈每个月那个时候来事啊!”

我亲了一口妈妈,说道:“每个月你来例假的时候,不都是把卫生巾丢在卫生间里面吗,每一次我都会记住你的生理日,还有啊,我每一次都对着妈妈带着血的卫生巾打手枪的!”

“你好坏!”妈妈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妈,以后你来例假的时候,儿子给你买卫生巾,好不好?”我轻轻地咬着妈妈的鼻子。

“行啊,不过,你知道妈喜欢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吗?”妈妈调皮地说。

“知道!妈妈喜欢用”护舒宝“的,对吧!”我很得意。

“是啊,妈一直都在用”护舒宝“,它特别的软,记得啊,小坏蛋:以后妈每次来事,你可一定要给妈买卫生巾啊!”

“儿子一定记住!”我亲妈妈了。

“呀!妈,坏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忽然紧张起来。

“怎么了!什么事让我们的大律师这么紧张?”妈妈将身体靠在我的胸口,轻轻地咬着我的肌肤。

“妈,刚才太性急了,我忘记戴安全套了!你会不会……”我真的好后悔没有用安全套就骑上了妈妈的身体。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是嘴角边的微笑出卖了她真正的想法:“就知道下面硬了就要妈,要完了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你们男人啊,全是这个德性!”

“妈,是儿子不好,儿子不该那么性急,儿子再想妈,也应当戴安全套的,要是怀上了,也没事!”我一边给妈妈道歉,一边右手在被窝里来回地揉搓着妈妈那丰满的大屁股。

妈妈白了我一眼,扑哧一下笑了:“瞧把你吓得那样”说完,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

“你洗澡的时候,妈已经吃了避孕药了,没事的!”说着妈妈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一盒妇房爽,递给我看。妇房爽是一种新出的妇女用安全避孕药,说明上说:女性在同房前三十分钟服用,三十分钟后起效,一次服药的有效期为六个小时。

其中的两个药已经没有了,八成是妈妈吃了。

“妈,那这盒避孕药……”我有点不明白这盒避孕药的来历了。

“噢,是妈的一个女同事,她关系跟妈挺好的,她老公在药厂当会计,是她送给妈的,说是新药,她和她老公房事的时候用,挺好使的,偷偷给妈拿来一盒,外面药店卖还二十多块,她还以为我跟你爸还那个哪!”

“放心了吧?看刚才把你吓得那样”妈妈在我怀里笑着说。”

“妈,以后咱们母子俩上床办事,你都吃这个吧!”我说。

“行啊,不过,今天妈吃这个避孕药,是因为咱家的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你知道的,你爸好长时间都不回家一趟,回了家,晚上也像死猪似的,根本不理我,咱家那些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都没有用过,你今天不那么猴急,妈都想下楼去买一盒避孕套了,谁知你那么性急”

“妈,你喜欢我用安全套啊?”我的双手抚摸妈妈的小蛮腰的,好光滑的皮肤啊!

“嗯,你们男的戴避孕套做爱的时间会长的,而且,避孕套进入妈的身体后,我会有一种充实感!哎呀,你轻点摸!”

“妈,明天把那些过了期的安全套全都扔了,然后咱们去买新的用,儿子保证让它一个都不过期的全用完,好不好?”

“死样!”妈妈的小蛮腰被我摸得痒痒了,一边想挣扎,一边还想让我把她搂得更紧一点。

我看着这个光着身子,被我搂在被窝里的妈妈那羞涩而妩媚的样子,仔细看着妈妈那白嫩的脸颊,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被我吻得红红的嘴唇,如瀑布般地散开黑黑的长发,白皙的脖颈,光滑而雪白的肩膀。”

“看什么哪。”妈妈看我出神地欣赏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看你呗!看我漂亮的妈妈!”我深深地吻了吻妈妈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

“说真的,儿子,你说妈真的好看吗?”妈妈希望在我这听到她想得到的回答。

“妈,我爱你!”看着她说话的样子,我不禁又亲了亲她。

“人家问你呢!妈真的好看吗?”

“好看,我的老婆!”我又在妈妈的耳边对她说“妈,你对于我来说,是最漂亮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美丽的女人!”妈妈听了,开心地笑了,用手锤打着我,“你好坏!你好坏!”

“对了,妈,你为什么管安全套叫避孕套呢?现在大家都叫它安全套!”我总想问一些色色的问题。

妈妈被我搂在怀里,“妈年轻的时候,那时候还叫避孕套,当时用就是为了避孕,哪像现在你们年轻人用还为了防性病什么的,没有你们那么开放,那时候,有老公的,想和老公晚上亲热一下的,晚上上床的时候就让男的戴上,那时候还都是单位发的,质量也不好,用着用着,有的时候就破了,妈那时候还有几个女同事因为和老公房事的时候避孕套破了,怀孕的,后来还得单位开证明,到医院做人工流产,多坑人!”

“噢,是这样啊!”我又长了见识!

“咱再买的时候,得买质量好的,回头不小心破了,妈怀孕了,可怎么去单位开证明做人工流产啊!”妈妈嬉笑着说。

“证明好开,妈妈你是部门经理嘛,可证明怎么写啊?”

“这么写:孙丽琴与其子上床办事期间,因避孕套质量不好,导致其母孙丽琴不幸中弹怀孕,特此证明,由其子陪同,到你院做妇科做人工流产,望给予协助。”说完,我在妈妈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我看了看墙上的表:晚上七点十分了。

我忙光着身体下床,打开了电视机,调到中央一台,《新闻联播》。

“别凉着!”妈妈见我不穿衣服就去开电视,怕我着凉。

“没事!”我低头调了一下声音。

“刚在床上整的满身是汗的,小心点!”还是妈妈好啊!

我忙往床上钻,但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我的头脑中,于是我站在了床边,没有立即上床,而是双手叉腰,双脚分开,把下体的那个部位冲着床上正在看电视的妈妈。

“妈,你看!”我用手撸动着大鸡巴。

大鸡巴刚刚“工作”过,现在正处在半硬半软的状态,我用手这么一步楞,慢慢的在我手里变硬。

妈妈看着我在她的面前这么做,把被子撩开,示意让我进被子里。

我进了被子,妈妈被我一把抱在怀里,刚刚才硬起来的的鸡巴,直挺挺的顶在妈妈身上。

妈妈一下子用左手抓住它,一来一回地撸动。

“你就不能让妈好好看会儿电视,又整的这么硬!”妈的眼睛盯着电视,手却在一下不停的动着。

“妈,等一会看完电视,咱俩出动吃点饭吧,我有点饿了!”我说的可是真的哟!

“刚在上床的时候,你怎么不饿?”妈妈边说,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

“这么大的体力活动,你让我怎么不饿。

再说了,在床上把你喂饱了,下了床,你怎么也让儿子好好补充一下啊!”

“死样,等看完新闻的,咱们娘俩出去吃。

你别乱动了,妈让你舒服一会,别射出来啊!”

“听妈的!”

就这样,妈妈被我搂在怀里,靠在我的肩头,在被子里轻轻地给我撸着鸡巴,而我就陪着妈妈看新闻。

天气预报结束了,妈妈的手也不动了。

“乖,起来穿衣服,出去吃饭了”妈妈吻了我一下。

“那它怎么办?”我指着被子底下硬梆梆的大鸡巴。

“等回来吧!”妈妈起身,穿衣服了。

没办法,只好这样了!

这顿饭我吃得特别香八成是在床上累的!出了饭店,我忽然想起避孕套的事。

看旁边没有人,悄悄地跟妈妈说,“妈,咱们去买几盒避孕套吧?”

“嗯,行,上哪买啊?”妈妈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四下看了看有没有人,小声说道。

“跟我走吧”于是,我跟妈妈打了一辆的是。

“俩位去哪?”司机问。

“西大直街,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走”我对司机说我和妈妈不能在自己家楼下的药店里买避孕套吧!?得走远一点!我记得在汉广街的居民区里,有一家专卖这类东西的性保健品店。

在车上,我悄悄地牵住了妈妈的手,妈妈看着我甜甜地笑了,没有反对,在车上,我们母子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

到了性保健品店的门口,我让司机停下了车,车费一共花了二十二。

付完车费,我跟妈妈下了车,司机看了我们一眼,又看了看那家性保健品店,好像明白了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一声不响地开走了车。

这家保健品店叫“爱妻鲜花保健品专卖店”,店面不是很大,在一楼,是从楼房里开出来的门面。

还在营业中,门口放着一张大大的牌子,上面用红字写着:性保健品专卖,夫妻生活用品,男用’延时神油‘热卖中!!!

“妈”我笑着指着那块大的牌子,示意让她看。

其实她早就红着脸看到了那牌子上写的东西,“我还跟你一起进去吧?”她问。

她不好意思了!

“一起进去吧,这又不是什么犯罪,就是进去买点东西嘛!”

“好……好吧!”妈妈红着脸低着头,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

我和妈妈走进了店里。

店里面不是很大,也就是二十多米吧,看样子,原来是居民的住屋,后改成现在这个样的,临街的窗子上是暗色的玻璃,在外面几乎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

一进屋,左右两面是柜台。

“要点什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正在柜台看《晨报》哈尔滨的一种报纸,见我们进来,抬头说道。

“随便看一看”我答道。

那个男的看到我身边还有一个女的,就不知声了,转身回身进了里屋,不一会儿的功夫,从里屋出来一个三十岁的女的。

那女的长得挺好看,是笑着走出来的,“小老弟,要点什么?”大姐挺热情的。

“随便看一看”我回答“没事,随便看一看吧,看上什么告诉大姐一声!”

“这位大姐和你是一起的吧”她指着妈妈。

“是,我们是一起的!”我忙抢着说道,妈妈的脸红红的,让外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大姐在一边不说话了,用眼睛观察,看我们要什么。

我和妈妈在屋里走了圈,原来右面的柜台放的是避孕药啊、避孕套之类的东西,品种挺多的,还有女用的避孕套你听说过吗?左面的那个柜台,放在大多是男用的延时液、延时油;女用的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欢乐金宵之类的东西。

还有各种各样的仿真的男女用性器具、性玩具。

我笑着指着那些东西让妈妈看,妈妈其实早就看到了,她红着脸用手打了我胳膊几下,又紧紧地搂住了。

那位大姐把一切看在眼里,笑呵呵地说:“没事,别紧张,随便看看吧,我们这东西挺全的!”

“安全套有吗?”

“有,要什么样的?要男用的,还是女用的?”大姐几步走到了右面的柜台,拿出好几种。

“这些是男用的,质量都不错,有带延时油的,做爱的时间长一点;还有带螺纹的;带浮点的;带橡胶小毛刺的,质量都不错的”

“哪一种比较好?”面对盒子上各种花花绿绿的图案,我发热了。

大姐笑了“那就看你喜欢哪一种了?这几种买的人都挺多的”

“都怎么卖啊?”我说“带延时油的12;带螺纹的和带浮点的15;带橡胶小毛刺的这种25”

我低着头犹豫着选哪一种更好,那位大姐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你应该问问她,看她喜欢哪一种。”

大姐微笑着指紧紧搂着我胳膊的妈妈说。

“喜欢哪一个?”我低头轻声问妈妈。

“你看着买吧!”妈妈看着柜台上各种各样的避孕套羞涩地说。

“没事的,这又没有别人,自己喜欢哪一种就指一下”大姐说对妈妈说。

“这个!”妈妈用手指了一下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安全套。

“这几种我全要了!再给多拿两盒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我说,干脆全都要了,回家一种一种的慢慢试呗!呵呵~~“女用的避孕套试过吗?也挺不错的!15块钱”大姐拿出一个小盒子,热心地向我们推荐。

“这个怎么用啊?”我是第一次听说有女用的避孕套。

“就是平时用的那种男用避孕套大几号,放到女方的体内,这样的女用避孕套比较薄,女方的感觉能舒服点。”

看来这位大姐好像用过这种女用避孕套哟!“先来一盒吧”我想回家让妈妈上床试一试!

“再看看别的吧!”大姐先一边用黑色的袋子把东西装起来,一边说道。

“这些都怎么卖啊!”我指着左面的柜台里面的东西问。

“哪一个?”大姐走过去“这个!”我指着一个大大的肉色妇女用的阳具按摩棒说。

“这个啊,85,实心的,硅胶做的”大姐笑着说,接着她又推荐另一个:“看看这个吧,也是硅胶做的,电动的!”说着她拿出一个跟那个一样的,不过这个的后面有一根电线,连着一个控制开关。

“多少钱?”我问“190”大姐从柜台下面拿出两节五号电池,放到开关里面,打开开关,那硕大的阳具按摩棒一边嗡嗡地颤动,一边龟头部分还能忽左忽右地摇动。

“这两个全要了”我说。

“还要别的吗?”大姐一边给我把东西放到黑色袋子里,一边问。

“不要了,结一下账吧!”我掏钱。

大姐用计算器算了一下,“344,你给350吧,再给你加一个男用的延时油和一个女用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

“行!”

于是350元人民币成了人家的利润,我则有了一大包“床上用品”!

“以后用什么东西就过来吧!过几天我们这要进点女式内衣”大姐一边数钱,一边对我们说“什么样的内衣啊?”妈妈很奇怪为什么这还卖内衣?

“就是夫妻床上用的那种!”大姐把话说明白了。

妈妈脸又红了!

出了店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妈妈说我:“说好的,买避孕套的,这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东西!”

“等上了床,用上了,妈,你就嫌东西少了”我嬉笑道。

“小点声!”妈妈左右看看没有人“你要死啊”妈妈笑了!

“妈,这些东西足够在床上喂饱你的!”我看周围没人,于是在她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要喂还不是你来喂饱妈,死样!”妈妈看天黑了,于是挎着我的胳膊了。

“妈,回家试试这些东西啊?”

“试呗,谁怕谁啊!”妈妈把我的胳膊挎得更紧了,笑得更甜了。

第二天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卧室的时候,我和妈妈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在被窝里睡得正香。

床头柜上,妈妈的丝袜和高根鞋上精斑点点;一个外面粘有几根女方阴毛,而里面满是男人精液的女用避孕套,和四个盛有乳白色精液的避孕套堆在了一起;两根阳具按摩棒粘满了女性阴道的分泌物,放在一张卫生纸上;地上,几个被人用来擦拭过湿湿的卫生纸,被揉成团扔在了地上;床旁边的椅子上,搭着一件女式胸罩,一件男人的内裤和一件女人的t型丝质内裤被扔在了一起。

这就是昨晚过后我和妈妈激战后的“战场”!

正是从这时候,我和妈妈的关系完全变了!

当我醒来时刚刚六点多,妈妈在被窝里睡得正香,妈妈秀气的鼻子均匀地呼吸着,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容。

被窝里,妈妈全身都紧紧贴在我身上,像个小女生似的双手握着我的胳膊。

我静静地欣赏着妈妈那美丽的睡美人般的样子!那种感觉好幸福啊,终于占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然后看着她喜欢跟你在一起时那幸福的样子,尤其,这个女人是你的妈妈时!!呵~~过了几分钟,妈妈身子动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

“讨厌啊!早上一起来就看着我!”妈妈看着我正盯着她看,撒娇的搂住了我的脖子。

“妈,你睡觉的时候样子都能迷死人啊!”我吻了妈妈额头一下。

“只能迷死你这个小色鬼!”妈妈在我的鼻子尖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亲一个!”我夸张地噘起嘴唇向妈妈吻去。

“不要了!”妈妈嘻笑着把头藏进了被窝里。

“你还敢跑!”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也跟着把头伸进了被子里,“不要啊,呵~~讨厌啊!!不要!”在被窝里的黑暗中,妈妈一面笑着,一面用双手捶打着我,这样的结果是:双手马上就被我抓到了!

“还敢跑吗?”在被窝里,我笑着妈妈,“讨厌啊!呵~~不要啊!”被我抓到双手的妈妈依然不老实,还在笑个不停,脸左右摆着,不让我吻到她。

“还敢反抗!”我左亲一下,没亲到,右亲一下,又没亲到,身子往下一滑,在黑暗中,轻轻地吻住了妈妈的乳房!

“呀——!”妈妈在被子里轻轻地叫了一声。

那声音中有几分羞涩、几分幸福、几分期待!

我轻轻吻住了妈妈的乳房,先是在乳房的四边上用舌头来回地轻扫着,然后慢慢地靠近乳晕,我用舌尖感觉着妈妈乳晕温度,“好痒!你好坏,讨厌啊!————”妈妈撒娇地说道。

我可不管那么多,用舌尖轻扫妈妈的乳头了,横一下,竖一下,左一下,右一下,然后用舌头在妈妈的乳头顺时针扫一圈,再逆时针扫一圈。

最后就用力的吮吸了。

妈妈不笑了,但轻声呻吟了,“嗯~~~嗯~~~~嗯————嗯~~~嗯~~~”

我双手伸到妈妈臀后,扳着她的屁股,身体向下缩了一下,把头伸到她的蜜穴处,伸出舌头,用舌尖抵在唇缝间,上下来回的舔着,并且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肚分别按压一片大阴唇,来回搓动。

大量的蜜液从唇缝间拥出,流得我的手指和舌头上到处都是。

妈妈在被窝里上下挺动着臀部配合着我的动作,并发出酥爽的呻吟声:“哼……哼……”

一会儿,我稍微抬起头,用双手扒开妈妈肥厚的大阴唇,但见阴蒂如黄豆般大小鼓着,一股淫液急速从阴道口拥出,流淌到菊蕾处,凝聚成滴,逐渐变大,掉在那荡来荡去。

我伸手一掏,又把淫液涂抹到妈妈的臀部,藉着淫液的润滑抚摩着。

我又在把舌尖顶在妈妈的阴蒂上时,她发出一深长的“喔……”一声,并且舌尖每舔一下阴蒂,妈妈就“喔”一声,随之而来的就是身体一哆嗦。

“喔……阿泉,儿子……妈里面好痒。”

妈妈娇声说,双手不知不觉中已经温柔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把中指顶在阴道口,使劲往上一捅,整根手指滑进妈妈的阴道中,并被紧紧夹着。

我用手指缓缓着在妈妈的阴道里捅着,每一抽出时,都带股淫液出来,顺着我的手指,流到胳膊上,到处都是。

“妈,你的水真多,流得到处都是。”

“哼……哼……你这……小坏蛋,别……羞……我了,还……不是……你弄的。

喔……,你……可以……使劲了,妈妈……里面好痒。”

妈妈娇喘着。

我于是加快手指抽插的动作,使劲的把手指往里捅,撞击妈妈臀部一颤一颤的,并发出“啪啪”清脆的声音,就如爆竹一样。

“妈,说你是不是骚货,是不是儿子的骚货?”我一边用手指捅着,一边问。

“妈是骚货,妈是我儿子的小骚货,让儿子玩,让儿子操!”妈妈满脸通红、媚眼含丝地在我耳边说道。

第一次听到妈妈说这样的话,好爽啊“哼……对……阿泉,再使劲,把……妈妈……的骚穴……捅爆。”

妈妈随着我的抽插,“哼哼呀呀”呻吟着。

突然,妈妈使劲用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大乳房,“啊啊啊……,快阿泉,妈要……要出来了,喔……快,上天了,呀……啊啊啊……流出来,呀……啊”妈妈身子向上一挺,下身的骚穴里冲出一股股地淫水,她颤抖着身躯,双腿使劲夹着我的手,一会儿过了大约二分钟,她身子软了下来,痉挛着爬在我身上,喘着气,“嗯……嗯……嗯……”

我缓缓的抽出手掌,上面覆着一层淫液。

我笑了笑,擦去手上的淫液。

渐渐的,妈妈缓和过来,抬起头,脸庞微红,眉眼含丝的望向我。

我不由得又把我的美丽妈妈搂在杯里!

“妈,帮我口交好吗?儿子下面还是硬邦邦哪!”我问被我搂在怀里的妈妈。

#[url]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